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公子绿》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林少(linshaoye)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公子绿 公子绿

    就在这时前方走来一位妙龄少女,不知是幻是真,看着动作不快可转眼间已飘至我身前,一身轻功使得优美曼妙,咋看下竟长着一张秀美绝伦的瓜子脸,肌肤细腻雪白,柳眉大眼,翘鼻小嘴,一头乌黑的秀发被一条洁白的细带松松的绑在脑后,既显的清新纯洁又显的妩媚撩人。  随身衣着具是白色,长裙拖至脚底,隐隐可见一双精细的淡白绣花鞋,娇躯披着一件薄薄的长纱,纵然如此,仍是可以看出她体态修长纤瘦柔美,仿若仙子般清丽脱俗,腰间被一条雪白绫带绑着,奇细的蛮腰被完美的显露了出来,也因此和胸前一对异常饱满挺拔的酥乳形成了诱人的对比。  浑身

    林少(linshaoye)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公子绿》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公子绿》,是作者林少(linshaoye)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就在这时前方走来一位妙龄少女,不知是幻是真,看着动作不快可转眼间已飘至我身前,一身轻功使得优美曼妙,咋看下竟长着一张秀美绝伦的瓜子脸,肌肤细腻雪白,柳眉大眼,翘鼻小嘴,一头乌黑的秀发被一条洁白的细带松松的绑在脑后,既显的清新纯洁又显的妩媚撩人。  随身衣着具是白色,长裙拖至脚底,隐隐可见一双精细的淡白绣花鞋,娇躯披着一件薄薄的长纱,纵然如此,仍是可以看出她体态修长纤瘦柔美,仿若仙子般清丽脱俗,腰间被一条雪白绫带绑着,奇细的蛮腰被完美的显露了出来,也因此和胸前一对异常饱满挺拔的酥乳形成了诱人的对比。  浑身

《公子绿》 第三十四章、闭门修行 免费试读

今日并无多少风浪,海面显得十分平静,不知是那杨青松驾船功夫了得,还是这船本来就稳当,虽然坐在一侧的围栏上,但却丝毫感觉不到摇晃。

李赋慵懒地靠在栏杆边,随意地披着外衫,不在意地敞露着胸前的肌肉线条,闲暇地看着窗外的风景,下身隐约传来“噗哧噗哧”的吮吸声,心中更是美得不可言喻。

开关门的声音传来,身下的感觉似乎又与刚才不同。

“用力吸,不然不陪你修炼了。”李赋的语气有些强硬,但身下的那个美人似乎不敢反抗,“噗哧噗哧”的声音又大了起来,李赋笑笑,下身的感觉反比刚才更加强烈了。

“哥哥干嘛这么凶,人雪儿姐姐也是全心全意来服侍你的。”进门的正是刚从林轩房间回来的诗儿。正如林轩看到的那样,诗儿的外衫之内空空如也,没有肚兜,也没有裹裤,半透明的外衫甚至将诗儿的胴体看得一清二楚,下身的那片黑森林也格外清晰。

“怎么样,一路上没有发生什么吧。”诗儿坐到李赋身边,李赋立刻揽住诗儿的腰身,同时也握上了诗儿的一颗豪乳。

“什么发生什么呀,哥哥真是太坏了,让我穿成这样去相公那边。”诗儿娇嗔道。刚才去相公那边房间说雪儿的事情,李赋硬是要诗儿只穿一件薄衫出门,诗儿拗不过李赋的要求,便这么穿着过去了,“相公要是当场把我办了倒也没什么,这要是万一在走廊上遇到什么人,你让怎么出去见人呐!”

说着,诗儿就往李赋身上掐,李赋虽然心中暗爽,但也顾不着疼,忽然抓住下面,正吮吸着巨根的雪儿脑袋,用力地上下套弄着,似乎是马上就要射了。

“唔……”果然,套弄了几十下之后,李赋将精液射进了雪儿嘴里。

“唔……唔……”一股又一股精液冲着喉咙深处冲击而来,雪儿的脑袋又被李赋抓得紧紧的,无法逃脱,无奈的雪儿只能将精液吞进了腹中。

几次浓烈的喷射之后,李赋终于放开了雪儿的脑袋,雪儿也终于获得了解放,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残余的精液从雪儿的嘴角流下,但雪儿也顾不及搽拭,双手撑在地上,粗重地喘着气,刚才李赋射精的时候,雪儿大约是长时间的憋着气了。

爽过一阵的李赋看着身下的美女,昨夜的场景不由浮现在眼前。

…………

昨夜,李赋正调教着雪儿,而一旁的诗儿还在休息,正当李赋心中美美地想要将雪儿射个饱的时候,雪儿控制不住身体的“玄女心经”,又开始对李赋无休止的渴求了。

一开始的时候,李赋也吓了一跳,一旁的诗儿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哥哥开始射精之后,满头的大汗,一脸的恐惧。

“哈!”只见李赋大喊一声,身体运行起了师傅曾经交给自己的“风云决”。

“气沉丹田运周身,三周之后入阳根,冲脉带脉作气田,一种一栽经络生。”此时的李赋虽然身在生死攸关的境界,脑海当中却冷静了下来。师傅所教的“风云决”李赋虽然背了下来,但此刻的他为了能冷静的运用,更是诵读了出来。

“哈,淫女看招。”李赋终于调整好了气息,一口气收回,反而剧烈的挺动起了下身,再次在雪儿的嫩穴中抽插了起来。

“咦……啊……不要……啊……哈……”雪儿突然间变得无比放肆,双手搂着李赋的后背用力抓着,双脚更是大大张开。

李赋一把抱起雪儿,让雪儿挂在自己身上,全身的重量都放在下身的淫穴之上,那沉重的抽插,加上李赋毫不吝啬的速度,雪儿也只剩下呻吟的力气。

“啊……嗯……我……不行了……啊……啊……”听着雪儿的呻吟声,看着哥哥和雪儿姐姐如此放肆,奔放的交欢,诗儿的小穴也感觉到一阵瘙痒,也渴望着哥哥也能这么欺负自己……不,如果是真的和哥哥玩得如此放肆,相信自己没有几下就会高潮不断的吧……诗儿心中无比澎湃,一方面期待着哥哥能与自己交欢,一方面又害怕哥哥这么凶猛,自己受不住怎么办。不自觉地,诗儿已经将手放在了自己的淫穴上骚动了起来。

“啊……我……嗯……还要……啊……好棒……啊……我……飞了……啊……”雪儿呻吟间,已经不知道第几次被李赋推上高潮。只知道李赋停止射精之后,突然间就变得非常的勇猛,加上刚刚高潮的自己,小穴当中还太过敏感,就这么一次又一次地被李赋的大肉棒深深地捣弄着,自己的意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模糊了起来。

“哦……飞了……来了……啊……哇……来了来了……哦!!”雪儿大声呻吟着,丝毫不顾忌相公林轩就在不到百米的距离。只是此刻,她身体内的感觉已经汹涌到令她无暇顾及其他,快感一波又一波迸涌而来,脑海中早已顾不得思考。第一次高潮来得是那么地猛烈,比以前任何一次,与任何一个人交欢之时的快感都要澎湃。

“哥,哥哥……一会,也要……也要这样疼诗儿……”诗儿在一旁更是看得热血沸腾,肉体的淫欲更是让她无法停止手淫,反而越来越快了。此时的诗儿,更幻想着现在就这样被哥哥抱着,凶猛地操着,狠狠地高潮。

“又……又来了……啊……快点……我,我又来了……啊……哇!!”雪儿第一次高潮之后,李赋并没有马上放弃,而是不断地持续抽插,刚刚高潮过后的雪儿马上又进入一波高潮。

“唔……不……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李赋此刻已然不肯放弃凌辱雪儿,即便她连续高潮两次,李赋还在凶猛地抽插着。毫无反抗之力的雪儿只能放松身体,犹如没有精神的肉体一般任由李赋摆弄,李赋抽插了没有多久,之间雪儿的下身一股浅黄色的尿水流出,顺着李赋的大腿流到地上。

“哥哥,哥哥,别闹了,雪儿姐姐不行了……”李赋终于停止了抽插,将雪儿轻轻放在地上。连续高潮的雪儿早就魂不守舍,身体还在感受着高潮的余韵,仿佛中了邪一样,双眼无神,腰身如鱼儿一样一下又一下地抽搐着。

“哼,让你也尝尝我的厉害。”心中十分满足的李赋调笑着,一边喘着气,一边看着雪儿,仿佛胜利者的姿态一般,自豪与满足的心理令他十分爽快。

“哥哥,哥哥,来嘛……”此时的诗儿早已按捺不住,双脚张开坐在地上,一只手撑着身体,另一只手揉捏在自己的豪乳之上,湿润的两腿中央仿佛随时迎接着面前男人的临幸。

只见李赋大笑一声,朝着妹妹成熟而美丽的肉体压了下去。

************

清晨本应是宁静的,但这总兵府的书房却被一声又一声的呻吟声打破。

昨夜,江楚云在总兵府的书房与总兵大人一夜春宵,此时此刻,他们还在忘我的交合,整夜的交欢。

屋内一片狼藉,到处都有精液淫水的痕迹。江楚云的衣服脱了又穿,穿了又脱,这也不知道是第几回了,何总兵的衣服更是散落在屋中央,昨晚的他几乎就没穿上过衣服。虽然将自己所知道的调教女人的方法全部玩了个遍,但似乎还是没有办法完全满足面前的这个美熟妇。

此时的何总兵依旧浑身赤裸裸的,四肢似乎没什么力气,瘫软地躺在书桌前。美熟妇双手揉着自己胸前的肉球,一边呻吟着,一边摆出各种淫荡的姿势。何总兵身上骑着如此美人,怎叫人不下身刚硬。江楚云的身体跪坐在何总兵身上,早将总兵大人的大肉棒塞进自己的美穴,此时正自己上下运动着身体,享受着交合的美感。

有美人在怀,何总兵自然乐得自在,身体放松,仅提着下身肉棒的力气,任由这美熟妇摆布。美人也毫不吝啬自己的体力,虽然玩了一夜,似乎精力也还未全部用尽一样。

“啊……大人……大人舒服吗……啊……妾身,妾身好舒服啊……”江楚云卖力地上下运动着,脸上的痴态更是任何一个男人都忍受不了的。

“嗯,美人……我要射了,射在里面。”何大人终于忍不住精关,双手紧紧抓住美人的臀肉,狠狠地挺起了腰间。

“啊!”只听江楚云尖叫一声,身体不再运动,任由何大人将精液射进自己的美穴之内,“啊……好烫……”

“嗯……咦……怎么……”何大人放开了精关,可是不知怎地,不断地射着精,却停不下来……

“大人……”江楚云媚眼如丝地看着何大人,依旧在射精的何大人怎有力气反抗。

“杨,杨夫人……怎……怎么……唔……”恍然间,何大人终于停止了射精,但双眼却突然变得没有了神气,犹如行尸走肉一般。只是他的呼吸却依旧正常,想必血脉也无任何不畅之处。

江楚云伏下身去,手指亲亲抚摸着何大人的胸膛:“何大人,妾身想知道,皇上最近去了哪儿呀?”

何大人气若游丝地回答道:“皇上,皇上已经三个月没有上朝了……听说是去了北疆……但是最近又听说他要赶往东岳泰山,现在应该还在途中……”

江楚云微微思量之后说道:“何大人,你怎么能让皇上去东岳呢,我听说东岳有乱党,伪装成丐帮,正图谋造反呢。皇上去了东岳,要去救他才是呀。”

“是,是,杨夫人说的极是。我立刻调兵前往东岳泰山,铲除乱党。”何大人无神的双眼中闪现一丝杀气。江楚云看在眼中,十分地高兴。

“何大人,既然是遇到乱党,可千万要杀个干净,一个都不能留,万一他们死灰复燃,那罪过,可就大了。”江楚云的语气略带些挑拨,但声音却恰到好处地回荡在屋里。

“是,我明白,一个不留,杀个干净。”何大人的杀气渐渐变得贪婪,似乎准备好杀光一切的气势。

“遇到什么自称皇上的叛党,也杀掉。”江楚云轻轻抚摸着何大人的胸膛,站了起来,两腿之间更有浓浓的精液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千万记得杀掉哦。”

“杀光,一个不留,杀掉,杀掉,哈哈哈。”何总兵一个人躺在地上重复着这句话,一旁的江楚云则是自然地系着兜肚,穿上裹裤,任由精液顺着大腿流下,似乎她也不怎么在意。

“大人可要记得哦。”说话间,江楚云已经穿上外衫,和昨日一样,露着深邃的乳沟,迈着风骚的步伐,只是媚眼间更加地有神,体态间更加淫绯,何总兵似乎也不在意这些了,只是呻吟着。

“杀掉……杀掉……全部杀掉……”

江楚云微微笑笑,轻盈迈步离开了书房。

************

早饭吃过之后,本想去找诗儿聊聊的,却被菁菁逮住。菁菁似乎十分听从诗儿的安排。故意将我关在房间当中,让我练功。抵不住美人的诱惑,我也静下心来好好钻研起了进来所学的功夫。

爹爹的无相神功我也不知怎的,莫名就从第四层的“凝息”参透到了第七层的“天引”,从周子鹤那儿拿来的“朝阳功诀”我也已经参透到第四层了,还有这“八脉心经”。

随手翻翻“八脉心经”,原来它也是一本内功心法,不过巧妙的是,“朝阳功诀”讲究的是有关“经络”的心法,而“八脉心经”则是讲究了“任督”,“冲带”之类的八脉心法。

最终我还是决定回归我的本源,先从“无相神功”开始修炼。凭我的天资聪颖,一个早上就已经将“八脉心经”被了个滚瓜烂熟,后面甚至不用书本,我也能练的过来。其实只是因为“八脉心经”并不长,短短的几页纸而已,还不是简单的不得了。

静下心来屏气凝神,体内的无相神功开始催发公里,整个人渐渐地进入了入定的状态。闭眼之后,再次张开双眼之时,天已经黑了。

屋内没有人,我先检查了一下身体的气息。正如我所料的,有了“天引”的开路先锋,突破“无相神功”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简单的一次入定打坐,我便突破了第五层的“神定”。进入“神定”之后,周遭的一切都会变得虚无,整个人会很快进入入定的状态,看似这一层对功力的提升没有什么大作用,但只有进入“神定”之后,才会进入第六层“归元”的状态。

也就是说,第五层的“神定”其实是进入第六层“归元”的敲门砖。我相信,既然我已经懂得了第七层的“天引”,第六层的“归元”也一定不是什么难事。

正如之前我所提到的。通过第六层的“归元”在体内创出一个聚气用的“气脉”,再通过“天引”打出去,就会出现石破天惊的效果。之前与丐帮对阵之时,正因为没有聚气用的“气脉”,只通过“丹田”聚气,从而打出“天引”,这么做不但十分伤身,更要命的是,几乎一两天都只能打出一掌“天引”。那不是真的打起来,都得靠吓?这不是我的风格。

此刻,我也下定决心要将无相神功练起来。

“吱呀”一声,我房间的门被打开,进来的正是我的两个小娇妻,诗儿和菁菁。

今夜她们的装扮似乎格外性感,诗儿就穿着一件外衫,虽然并不透明,但是内里似乎不着兜肚,一对豪乳从衣襟之中呼之欲出,衣襟即便微分,也能从中间看到一条深深的乳沟,一坐下更是露出白皙的大腿,相信任何男人看了都热血沸腾。

而菁菁的装扮则更加风骚。上身只穿一件低胸的兜肚,外衫只是挂在菁菁的手肘之上,下身一件略微透明的齐腰襦裙,搭配得十分风雅。只是菁菁胸前的美乳根本不是那一件肚兜可以遮得住的,细嫩的乳肉从束紧的肚兜左右都露出了一些。不高的肚兜更是将菁菁的美胸挤出一条完美而深邃的乳沟。真是让我看了之后现在就想把她压倒在身下,好好地来上一炮。

“怎么?我一不在就偷懒呀。”菁菁怪罪道。她手中拿着的,应该是今晚的干粮。

“怎么会偷懒呢,刚刚屏气凝神出来。”我坐到桌子边,看着菁菁将干粮放在桌上,“你们知道么,我已经参透”无相神功“的第五重了”。

“这样啊,真是恭喜林少爷了。”诗儿没好气地将水放在桌子上,“雪儿姐姐修炼的可比你更勤奋呢,而你现在却还在吃着干粮喝着水。”

“啊,说到雪儿,她今天怎么样?”

“哼,人家可比你勤奋多了,现在还在入定呢。”诗儿没好气地说道,只是不知为何,诗儿的脸红了起来,眼神也变得怪怪的。

“诗儿,你是不是想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了?怎么脸色怪怪的?”我开玩笑似地问道,“早上穿成那样,不会是想勾引相公我呢吧。”

“你,你才怪怪的呢,本小姐今天好着呢。”诗儿生气道,只是红红的脸色还未褪去,实在可爱,“我爱穿什么样我就穿什么样,才不要你管。走了,我去给雪儿姐姐送饭去。”

说话间,诗儿已经抓起一小包干粮走了出去。

“嘿……这诗儿,我只是开玩笑,怎么这么生气呀。”我叨叨着,但是我回头看到在一旁安静吃着干粮的菁菁,心中恍然大悟:“哦,闹半天这小妮子是吃醋啊,哈哈,真是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

“我去把她拉回来。”心中一直想着将诗儿拉回来,好让我今晚来个一皇双后的游戏,怎料就在我起身的时候,穿来了不适时宜的敲门声。

“叩叩叩”

“嗯?这船上不都是相熟的人么?怎么还会有人敲门?”怀着心中的好奇,我问道:“谁啊?”

“林少侠,是我,杨青松。”

“哦,是杨大侠,快请进,快请进。”我将房门打开,把杨青松迎了进来。

杨青松刚一进屋,就盯在了穿着性感的菁菁身上,眼神再也挪不开了。

“杨大侠,愣着干嘛呀,快快请坐。”我嘴上这么说着,让杨青松回过神来,其实心中正咒骂着:“这可是我的老婆,怎么能让你占那么多便宜。”

“哦,好,好。”杨青松也不客气,走到菁菁身边的座位坐了下来。

“杨大侠到访,这是有什么事吗?”我笑着说道,其实心中早就想把这家伙赶出去了,现在就盼着这姓杨的赶紧把话说完,回去开他的船去。

“哦,不不不,其实也没什么事。”杨青松从身后的腰包中掏出两大壶酒摆在桌上,“旅途漫漫,怎么能没了美酒相伴,有了美酒,又怎么能少了美人,不,怎么能少了友人相伴。”

说话间,杨青松已经把酒倒在酒杯中:“我杨青松和父亲一样,平时一到这个时候就得小嘬几杯,昨夜甚忙,没有时间,正闷得慌呢,就找林少侠聊聊。”

“哎,之前说过了,不要叫我林少侠,叫我林轩,或是林哥就好了。”听到有美酒,我也不由得有些心动。这船上除了水就是干粮,实在是食之无味,要有美酒就真的会畅快许多。

“好,林轩爽快,虽然我知道你与父亲是异性兄弟,我也不好意思高攀,若不嫌弃,就叫我青松吧。”我与青松一并将这杯酒干了,话题便聊了起来。

“青松啊,这船不是只有你一个船员么?你在此喝酒,这船谁人来开啊?”

“哈哈,林大哥有所不知,这船是我们家人改造的。平日只要一个人就能开,但只要遇上顺风顺水的日子,挂好了风帆,即便没人也能自己航行。”

“哦,真是好精巧的船啊。”

“林大哥也不必惊讶,造船技术看似精巧,其实也不外如是,不过是些简单的机械传动以及航行的风帆技术而已。”

“哈哈哈,青松不用自谦,或许在业内人之中,这航行技术不过是举手之劳,但在其他人眼中,那可是满满的技术活。”我再与杨青松碰杯,干下这一杯酒,“青松一定是吃过不少苦头,才练就了这一身驾船的好本事,何必谦虚。”

“哈哈哈,林大哥说的是,来来来,再干一杯。”杨青松再次举杯,我们二人觥筹交错间,已经不知何了多少杯酒,只觉得我们越聊越起劲,喝的酒也越来越多,我的意识也慢慢地不再聊天的话题上了。

意识朦胧间,我似乎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青松啊,为何你喝的是那一壶的酒,而我喝的是这一壶……”

“砰”的一声,我的脑袋撞到了桌面上,没了意识。

朦胧间,我只看到杨青松猛地将菁菁搂紧了怀里,一口亲上了她的嘴唇。意识的最后一丝残留,我只听见青松的声音。

“菁菁,你可想死我了,刚才在桌子下面玩的爽么……”

************

同一时刻,李赋的房内。

屋内只有雪儿和李赋二人,诗儿应该是回自己房间去了,并没有过来。此时的李赋和雪儿都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床单遮盖着雪儿胸部以下的肉体。雪儿偎依在李赋怀中,仿佛新婚的小娘子一般,乖巧而调皮地用手指玩弄着李赋胸前的两颗小乳头。

“不如,从此以后就跟了我吧。”李赋思量半天,想出这么一句。

雪儿没有回答只是玩弄着小乳头的手指停了下来,表情也变得严肃。

“不,我没有强迫你,也只是随便这么问问。”李赋将雪儿搂紧了一些,藏在被单中的手似乎又在雪儿的胸前揉捏起那形状近乎完美的肉球,“如果你愿意跟着林轩,那就去吧,只是记得抽些时间陪我就好……”

“如果……如果那日在师傅那里,是你将我救下,我就一定从了你。可是师傅已经将我许给林轩。我又父母双亡,师傅是……”雪儿心中也在纠结着,心中明明向着林轩,可是李赋给予自己肉体的那般快感又是任何人都不能做到的。

“没关系,说不定你都不用来找我,找个时间串串门,就把你给办了。”李赋调戏着抱起雪儿,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腰上,“我也不求个名分,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就知足了。”

“那雪儿答应你,虽然我的心是林轩的,但我的肉体随时准备着为李赋服务。李赋就是我这副肉体的主人……”雪儿认真地将心中的话说完,仿佛完成了誓言一般,伏下身来,与李赋亲吻了起来。

李赋没有拒绝雪儿的亲吻,二人先从轻吻再到热吻,慢慢地越来越热烈,也不知是谁先伸出的舌头,二人慢慢吻得啧啧作响。也不知两个人吻了多久,雪儿才依依不舍地直起身来。当雪儿正想向下坐一些,好让李赋的大肉棒对准之际的肉穴之时,李赋却拉住了雪儿。

雪儿不解地看着李赋,李赋却微微淫笑着说道:“去,穿个风骚些的我看看。”

“讨厌。”雪儿娇嗔地白了李赋一眼,下了床,“不许看哦。”

“好,那我闭上眼。”李赋转身面向床铺内侧,心中更是期待着雪儿一会能穿成什么样。当然,免不了的一定是一场盘缠大战。

“好,好了……”只是略微等待了一小会,李赋便听到雪儿害羞的声音。李赋立刻转过身去,面前的美人令他再也不舍得眨眼。

雪儿只穿了一件改过之后的肚兜。肚兜下摆比正常的肚兜略长些,堪堪遮住到了两腿根部的地方,肚兜身后自然是空荡荡地一片。只是这肚兜的背后系绳十分巧妙,不但把雪儿胸前的两团巨大肉球承托得完美无瑕,略低的衣领之间更是清楚地露出了深邃的乳沟。

“好看么?”雪儿微微转过一些身躯,赤裸的背后似露非露地,雪儿再将双手环抱于胸下,更是将胸前两团肉球托起,似乎雪儿只要稍稍有些动作,那两团肉球就会性感地抖上两抖。

“好,好看……”李赋愣了半天才知道回应,搽了一把口水,这才走下床来。雪儿看到李赋下半身那高耸入云的肉棒,想到一会会被它弄得欲仙欲死,脸上不禁红了起来。

“衣,衣服好看,身材好看,人,人才最美。”被雪儿迷得神魂颠倒的李赋来到雪儿面前,一把将她搂进怀里。

“哼,净嘴甜。”雪儿娇嗔着,心中却乐开了花,任由李赋的手抚摸着自己光洁的后背。

“那你尝尝。”说着,李赋再次吻向了雪儿,雪儿丝毫没有反抗的意图,李赋的舌头伸进了口中,雪儿也积极地伸出舌头回应着。李赋的手也不闲着,一只手扑上了雪儿胸前的美肉,另一只手沿着雪儿的后背摸到了她的美臀。一前一后地揉捏,令雪儿更快地进入状态。但李赋不知道,雪儿早就已经在状态了,小穴湿润得随时都能接受李赋的践踏,淫水甚至已经沿着大腿流下。只是此刻的她只能忍耐着,期盼着一会儿能被李赋的神功干得畅快淋漓,被他干得忘记什么是自我,忘记谁是林轩,忘记哪儿来的道德。

“唔,嗯,啊……”不知吻了多久,直到雪儿都有些头晕目眩了,李赋才舍得放开雪儿。

“原来美人已经这么湿了啊。”李赋收回探索在雪儿下身的手指,手指不知何时早已探进雪儿的嫩穴,嫩穴中的淫水更是早将李赋的手打湿。

“那……那你还不快来……”雪儿的媚骨早已忍受不住,早想着李赋能给自己深深地几棍了。

“来,手扶着桌子,哈下腰。”李赋命令着,雪儿对李赋抛了个媚眼,搔首弄姿地完成着李赋要求的姿势,本就热血的李赋更是忍受不了诱惑,当雪儿刚刚翘起屁股,他便抓住雪儿的腰间,早已整装待发的大肉棒对准了嫩穴,一口气便插到了最深处。

“啊……”雪儿赶到身体深处被填满,忍不住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但接下来,她却只能张着嘴巴,发不出声音来了。李赋犹如猛兽一般凶猛地抽插,令雪儿下身的快感一波高过一波,但很快,雪儿适应了李赋的凶猛之后,便放肆地呻吟起来。

屋内呻吟声一阵接着一阵,桌旁的雪儿那乳波的荡漾,时不时摆出的风骚姿势,还有李赋勇猛的样子,整个屋内似乎到处都透露着淫绯的气息。

屋外,还有一个人从门缝中偷偷地欣赏着屋内的风景,偷看的人似乎早已忍受不住胸中的寂寞,坐在了地上,自己玩弄起来。

************

林轩的房内,林轩正和杨青松杯觥交错,而桌子下面却也另一番风景。

杨青松一只手在桌上倒酒喝酒,另一只手却伸到了菁菁的大腿上,轻轻地抚摸起来。

菁菁坐在林轩与杨青松中间,突然感觉到大腿正被人抚摸着,心中止不住地瘙痒起来。她用眼神示意杨青松不要再继续了,可是那眼神在杨青松严重根本就是索求。无法制止青松,菁菁只能忍耐,而下身的瘙痒又令她忍不住脸红了起来。

杨青松一边向林轩劝酒,一边更加过分地掀起了菁菁的裙摆,原来菁菁的裙子中是有开衩的,只是没有开得那么高,于是坐下来的时候也不会露出来。这可便宜了杨青松,他只是多拉了几下裙摆,手便伸进了菁菁的裙子中更加肆无忌惮地摸起了菁菁的大腿。

此时,菁菁才懂得伸出一只手来阻挡杨青松的入侵,只是这只手反抗的力道比较轻微,让青松反而觉得像是菁菁在引导着自己朝着她最敏感的地方抚摸去一样。杨青松更加得寸进尺地朝着菁菁的大腿根部抚摸而去。

桌上的交盏还在继续,桌下可也好不热闹。杨青松伸到菁菁的大腿深处,时不时地触碰到那令人瘙痒难耐的毛根,菁菁早已忍不住羞涩,小脸蛋更是红得不得了。耻辱感以及林轩就在面前,却被其他男人玩弄的刺激感,令菁菁的小穴不由自主地湿了。

杨青松的手终于摸到了菁菁的蚌口,略有些湿润的肌肤已经不需要什么润滑,单是手指轻轻地抚摸而过,就能感觉到淫水已经流出。杨青松更是大胆地开始抚摸起菁菁滑嫩的蚌口来。

“来来来,青松,再跟你干了这杯。”林轩已经醉得有些不省人事了,而杨青松似乎也有些醉意,只是林轩不知道,杨青松喝的根本不是酒,只是白水,而林轩喝的却是陈年烈酒,别看那小小一户,单是半壶就足能让一个酗酒的壮汉醉得不省人事。林轩这么一杯一杯地喝下去,一会后劲上来了,定会狠狠地睡上一整夜。如此更得杨青松的意思了,虽然喝的不是酒,但美人下身的湿润和面前就能见到的娇羞表情,更是让杨青松恨不得现在就能压在她身上,跟她痛快地来上一炮爽的。

“林轩大哥真是好酒量,来来来,这杯我敬你。”杨青松再次举起酒杯,“祝林大哥能在功夫上更,进,一层楼。”杨青松说着“进”字的时候,手指更是探进了菁菁的美穴之中,美穴微微撑开的菁菁终于忍不住胸中的苦闷,“哦。”地呻吟了一声。

这一声呻吟吓坏了杨青松和菁菁,杨青松装作不知情一般看向林轩,而菁菁更是羞得低下了头。而面前的林轩似乎早已醉了,根本没有注意到菁菁的这一声呻吟,径自端起酒杯,将美酒饮下。

“哈,好酒。”林轩大方地感叹着,又给自己满上了一杯,“青松能给我留下如此好酒,真是感慨啊。”林轩哪里知道,自己喝着别人的美酒,别人却玩弄着他的美娇妻。

“哈哈哈,父亲都说林大侠义薄云天,一壶好酒又何足挂齿,来来来,再干一杯。”杨青松嘴上这么说着,一边给林轩倒酒,一边手更在菁菁的小穴中忙碌地挑衅起来。下身察觉到杨青松已经开始运动的菁菁更是紧紧抓住自己的裙摆,就担心自己呻吟出声音来。

再次干下一杯酒的林轩终于差距出了什么不对的地方:“青松啊,为何你喝的是那一壶的酒,而我喝的是这一壶……”

还未等杨青松回答,林轩便“砰”地一声趴在了桌上,杨青松马上站了起来,一把将菁菁拉起来,并搂进了怀里:“菁菁,你可想死我了,刚才在桌子下面玩的爽么,想不想你的大肉棒哥哥?”

“你……你简直不要脸……唔……”菁菁想说些什么反抗这个大淫虫,怎料青松一口就亲了上来,让菁菁有话也无处讲。有时,菁菁自己也不知道,虽然嘴巴上非常讨厌这个比自己小的小弟弟,甚至心中对他也没有什么好感,但只要他调戏起自己的时候,只要他想和自己行苟且之事的时候,菁菁总是无法全心地反抗他的要求。

这么舒服的事,怎么有心思去反抗呢?反正也只是玩玩,和青松还是和林轩又有什么差别呢?是的,不论是先生还是家人,仆人,都有跟我提到三从四德什么的。可是那都是在家里,既然人在江湖了,何必对自己要求得那么严格呢……反正,舒服就好……

青松吻得十分轻松,菁菁嘴上不喜欢自己,但身体却没有丝毫抵抗的意思。青松便顺势而上,将舌头伸进了菁菁的口中。菁菁不但没有反抗,反而积极地探出舌头来回应青松。更是让青松喜出望外。

二人不知吻了多久,这才唇分,“这回终于原谅我前日没有亲自去救你了?”

“让我原谅你,你想得倒挺美。”菁菁喘着气,身体似乎已经十分地敏感。青松搂抱着自己的双手更是温柔地在自己光洁的背后抚摸,微痒的感觉让身体更想再次体会和青松交欢的感觉,“正是因为林轩,我才有办法从家里出来,就凭你还没那个本事。”

“哼哼,那你说我有什么本事……”青松听到菁菁拿自己和这已经醉倒在桌子上的林轩比较,心中自然是十分不服气。

“哼,你有什么本事我怎么知道,要不现在就来显摆显摆?”菁菁莫名地脸红起来,看向窗外的大海,装作不在乎青松,可青松哪里不知道美人的意思,一把就从背后搂住了菁菁,让菁菁吓了一跳“呀!”

“那我现在就给你表现表现,我的本事有多大。”说着,青松一手抓住菁菁的一只美乳,用力地揉捏起来,早已坚挺的下身更是摩挲着菁菁的臀部。

“呀……你……怎么就在这……啊……哎呀……没看见旁边还有个人么,怎么就,啊,这么没羞没臊的呀……啊……”这边嘴巴上虽然拒绝着青松的骚扰,可菁菁身体却丝毫没有拒绝青松的侵犯,双手只是轻轻放在了青松的手上,并没有想将他的手挪开。

“有个人才刺激啊,过去在松江府上,我们哥儿俩都一起玩过,身边多个人,大不了一起上呗,保管你爽翻天。”青松更逞一时口舌之快,嘴巴上更是大胆地调戏起了菁菁。调戏归调戏,青松也担心林轩突然酒醒,这接下来航行的日子还有十来天,航路漫漫,可不想搞出什么尴尬事。

“求,求你了,别,别在这好吗?嗯……”青松早就熟悉菁菁身上的敏感点,几番抚摸和揉捏的功夫下去,菁菁身体不由自主地做出了反应,不但身体变得火热动情,小穴更是湿润了许多。更不知何时,菁菁的外衫已经被青松脱下。

“那咱走,我知道个好地方,保管一整夜让你销魂。”青松拉起菁菁就往外走。菁菁也没有拒绝,任由青松这么拉着走出了林轩的房间。

二人走在走廊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走廊的尽头,正有一幅拥有傲人曲线身材的美人,正被一个五短身材的男人压在地上,狠狠地操弄着……

如是,青松拉着菁菁走向船舱下面的仓库。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