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都市情侠风云录》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第五十章 天机泄露

2020-05-30   编辑:素流年
  • 都市情侠风云录 都市情侠风云录

    我,萧桐,男,今年二十有五,天津静海人氏,七月份刚刚大本毕业。由于那个在我眼中失去了全部活力的城市已经没有任何值得我留恋的东西,我从上了大学后就压根儿没想回去过,只是为了处理父母的后事回去过一次。大学毕业后我来到X市这个中小城市,打算在这里开始我新的生活。

    黄龙天翔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都市情侠风云录》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都市情侠风云录》,是作者黄龙天翔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萧桐,男,今年二十有五,天津静海人氏,七月份刚刚大本毕业。由于那个在我眼中失去了全部活力的城市已经没有任何值得我留恋的东西,我从上了大学后就压根儿没想回去过,只是为了处理父母的后事回去过一次。大学毕业后我来到X市这个中小城市,打算在这里开始我新的生活。

《都市情侠风云录》 第五十章 天机泄露 免费试读

***********************************

《都市》堂堂迈入五十章(这么说话都是让海贼王闹的),再次谢谢兄弟们的大力支持,希望今后仍不吝惜你们的宝贵意见,谢谢!

连发两章不搭界的内容,有朋友说我偏离主题了。呵呵,抬举偶鸟,其实这篇主题是什么连偶自己也不知道,意淫呗。一切情节都是和之后发展有关系的,不过也可能情节铺陈超弱的偶自我膨胀说的胡话,无视吧!

粉久没排版了不知效果如何,好像引号问题还是解决不了,没法子了。

顺祝大家新年快乐,这章的肉戏就算小小的礼物,望喜欢!

***********************************

元旦一过,年关可就在眼前了,阿慧的离职让大家的工作量都增加了不少,这几天我几乎是在连轴转,有时连午饭都拖到快一点才吃得上。

“桐哥哥,差不多就回家吧,有事留着明天再说,实在不行就让我帮你吧,把人忙坏了,人家可要心疼了。”小雅这丫头都看在眼里,下班故意坠在最后,等大家都走光了,从后面搂着我的脖子腻声撒娇。

“呵呵,各有分工,我的活儿你也干不了,”我轻拍着女孩儿的嫩脸,“就算行,我又怎么舍得让我的小雅陪着加班呢?乖,快回家吧,我一会儿就好。”

小丫头见说服不了我,只得红着脸在我颊上吻了一下,拿了手袋磨磨蹭蹭地出门回家。可安静了五分钟不到,办公室的门又被人打开,这回进来的是艳姐,“刚才在隔壁贸易部多聊了几句,可被这雨困住了,阿桐,待会儿和你一块回去喔?”

“啊,下雨了?”我回头向窗子一瞧,果然,雨还不算小,在玻璃上汇成一道道小小的溪流。

“你看你,都忙胡涂了,累坏了吧?”艳姐莲步款款移到我身后,一对玉手放在我的肩头为我按摩起来。

“呵……”我舒服地发出长长的呻吟,反手在艳姐耸挺的丰臀上轻轻揉捏。

“别闹了,”艳姐左右扭动着腰肢躲避我的禄山之爪,“弄得太迟小慧她们该着急了,你还是抓紧把活干完,要……要使坏的话晚上再说吧……”

艳姐啊艳姐,我说你拒绝就拒绝了呗,干嘛还要加上最后那句?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勾引嘛。嗅着若有若无的成熟女人体香,本就心猿意马的我更加无法集中精神,本来十分钟就能搞定的事愣是让我拖了快半个钟头才勉强做完。按下“保存”,我急不可耐地反身搂住了毫无防备的艳姐,“姐姐,你可让我憋得难受死了,快让我解解馋。”

艳姐骤然遭袭,一副又羞又气的神色,真是可爱死了,“你……你这人……咭咭,讨厌,弄得人家痒痒……”

我将口鼻埋入艳姐修长的颈边,伸舌头在滑腻的颈窝儿内轻舔,两手也没闲着,三两下就把她衬衫的下摆从套装裙内拽了出来,一手解着她的钮扣,一手已经在平坦光洁的小腹上游走了。

“阿桐……阿桐,我们……回家去做好不好?到了家,你……想怎么坏,姐姐就……就让你怎么坏……”艳姐在我的挑逗下娇躯不安地扭动,颤声哀求着。

“姐姐,谁让你这么勾人魂儿?我实在忍不住了,我现在要你,回了家一样要你!”我已将艳姐的外套和衬衫扯下,俯首在露在黑色蕾丝镂花半杯乳罩外边的半边硕乳上又亲又吸,将雪白肥美的乳肉弄出了好几个红印子。

“啊!”待乳罩被我脱掉后,艳姐成了真正的无上装女郎。我使力大了点,那对36D的豪乳几乎是弹出来的,颤巍巍地在空气中涌动出香艳的浪涛。

“姐姐,你的身体真是太美了,我他妈的到底积了什么大德?”我的五指深深陷入柔软却弹性十足的娇嫩粉乳中,软囊囊的乳头在我指间快速充血勃起,色泽也越发鲜艳。

“啊……桐,你……你不要……唔……欺负姐姐……”艳姐让肉体上源源不断的快感和我恰如其分的粗话刺激得娇吟连声,身子抖个不停。

“这裙子真是碍事!”拉下了套装裙侧边的拉练,让裙子顺着一对美腿滑到脚面上,我摁着被肉色裤袜包裹着的丰隆美臀大力搓揉,将艳姐整个人搂得紧贴着我,矮了矮身子,让胯间怒挣的阳根隔着几层布,正抵在艳姐的两腿之间。

“啊!啊!”艳姐在我耳边重重地喘着,热气直钻入我耳中。她双臂搂着我的脖子,不停扭动着髋部,让我的坚硬在她的三角地带前后摩擦。

“姐姐,悠着点儿,外面可有人呢,想秀给别人看是吗?你这个荡妇!”临近年关,通达和我一样加班的人可不少,走廊里时不时传来脚步声,更增加公司做爱的异样气氛。

艳姐闻言身子明显绷了一绷,扭动着追求快感的动作却丝毫不见减弱,反而咬着我的耳垂轻轻呢喃,“坏阿桐,故意……。逗人家,姐姐知道,姐姐越……越淫荡,你就越喜欢,对……对不对?”

“乖艳儿,你真是太了解老公了,我该怎么奖励你呢?”怀中美娇娘语出莺声字字句句勾魂夺魄,我心中就别提多美了。欲火狂燃下,探手到她股间,将裤袜的裆部“唰"地用力撕开,抚上了令我神往的桃源溪谷。

“喔!”残破的丝袜下,艳姐今天穿的竟是条无底开裆内裤,让我一伸手就摸到那朵盛放的肉花儿,花蜜早已汩汩而出,触手湿柔,娇嫩无比。惊喜交集的我忍不住叫出声来,“宝贝儿,说你荡妇可一点儿也没冤了你,穿成这样你不是早有准备吧?”

“胡……胡说,人家……人家这样方便嘛,怎么这样蹧践人家?”艳姐玉颊如火,眼波似水,挺着一对丰乳左右摇晃,不依地撒起娇来。

“方便?方便老公我进去才是真的吧?你看你都湿成什么样了,”我掬了一捧花蜜送到她面前,“吃下去,我的小荡妇!”

艳姐柔顺得像只小羊羔,伸出舌尖在我手上舔舐,把沾了我一手的透明液体吮得干干净净,末了还伸着嫩滑的丁香在我手指上恋恋不舍地打转儿,似是没品尝够这样的美味。一对丹凤眼妖媚无比地斜睨着我,嘴角挂着暧昧的笑容,一双玉手还在解着我的皮带,在她熟练的动作下,龙根很快暴露在空气中。

“这是给你的奖赏。”手指拨开她腿间肥美软腻的蛤瓣,食中二指在她快乐的冷颤中缓缓地没入成熟石榴果肉般的媚肉中去,鲜甜的果汁暖暖地划过肌肤,顺着手腕向下流。

相处了这么久,艳姐的身体我早是熟悉无比,手指找准了点儿一挑一捺,她的呼吸便凌乱不堪,可握着我龙根不住撸动的小手却没有丝毫停滞,一条包裹在肉色丝袜中的修美玉腿也顺势盘上我的腰臀上下摩挲,细滑的丝袜触感可真是不错。

“咦,还有劲儿反抗?”我加快了手腕的转动,用大拇指粗糙的指节在阴道口突出的珍珠上来回搓动,二指在细滑湿嫩的阴道内一左一右尽情地跳着桑巴舞缓缓前行,直到捻住了膣肉尽头那圆圆的肉球儿。

“啊……桐,别、别停下,姐姐……姐姐要你……要你……”艳姐已无法继续玉手的动作,双手扶着我的肩背,整个人坐倒在我的办公桌上。

与她的热切期盼相反,此时我却将湿淋淋的手指抽出,还没等艳姐失望的叹息完毕,便擎着龙根抵住了肥嫩鲜美的肉蚌,“这个……可比手指强多了!”一挺腰,龙首坚决地破入艳姐体内。

“呵……”艳姐肉紧得全身都在颤抖,强烈的快感促使她主动将一对美腿的角度张到极限,迎接我的侵入。火热的龙根已经有大半截深深没入同样火烫的艳红媚肉中,“乖艳艳,这样好么?”

“嗯,动一动,阿桐……你快动呀……”艳姐全身的肌肤都变得嫣红娇艳,显是情欲如沸。

我将脑袋上下左右乱摇了一通,嘻嘻淫笑,“我动了,是这样吗?”

艳姐雪臀坐在桌面上,脚够不着地无法借力,急得五内俱焚,只把一双美腿乱踢乱蹬,高跟鞋都踢飞了一只,“老公,快……快动你的腰,人家好难受……好难受啊,用力……用力,把你的……你的小荡妇插……插死吧,嘤……就想听这种羞人的话,你……坏死了!”

看着心爱女人羞不可仰的可爱样儿虽畅快无比,可强忍欲火却不是件好受的事,我不再戏弄她,双手扶稳她纤细柔软的腰肢,身体一抬,龙根猛力捣入紧窄的花径深处,“咕唧"一声响,淫蜜点点,花汁飞溅。

艳姐天籁般的忘情呻吟如同一剂强力春药,刺激我将混身的劲儿都使出来,全力冲刺抽插,把火热的欲望之根一次又一次地塞入那温暖濡湿的门户中,两扇肉门扉随着我的进出不住启闭,撩开湿得不成样子的黑丝绒门帘,鲜红通透的门铃让我忍不住用力按下去。

果然,随之而起的是更加荡人心魂的仙乐,艳姐一排银牙紧咬着下唇,却无法抑止从可爱瑶鼻钻出的哼哼声,额上也微微见了汗,衬在涨得通红的如花玉容妩媚异常。雪白柔软的奶球随着我的动作有节奏地上下抛动,晃花了我的双眼。

我看着好玩,顺手扯下艳姐束发的橡皮筋,让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肩上背上更增诱惑,把包着绒布的橡皮筋套在一边豪乳上,肥硕的乳球立马被勒成了上下两截,好一个晶莹剔透的玉葫芦!

爱不释手把玩了半天,低头在葫芦嘴红艳艳的那粒仙丹上轻啮几下,艳姐变了调的呻吟声陡然拔高,一对肉丝美腿猛地缠上来,紧紧挟着我的腰,竟一颤一颤地泄了身子。虽然敏感体质的艳姐以往和我一对一从来都是惨败,可极少有这么快就高潮的,也许在办公室这种不同环境下做爱,想来偷情般紧张的气氛对她的影响也不容小觑吧!

打铁趁热,将还在剧烈喘息中的艳姐身子扳过来,一条腿垂在桌边,一条腿扛在肩上,换了个侧入的体位,坚挺的龙根仍紧紧嵌在鲜嫩的蛤肉里没有半点松动。她毫无反抗之力,低吟了一声便软软的任我摆布。

艳姐混圆丰润的小腿肚儿隔着丝袜在我肩头辗压摩擦,仅剩的那只高根鞋随着我的抽插一下下地敲击我的肩胛骨,端的舒畅无比。我反手将她高根鞋脱掉,把她玉腿屈起,那只可爱的小脚丫儿便恰好摆在我嘴边。

“宝贝儿,你浑身上下都找不出一个不美的器官。”发着由衷的赞叹,我一手托着秀美可人的脚踝,将那五只躲藏在丝袜里的精灵衔入口中。薄薄的丝袜很快被唾液浸透,舌头的触感也就加倍地鲜明清晰,艳姐的脚趾不住一蜷一蜷地挠拨着我的口舌,软软的趾肉在我口中跳跃扭动,硬硬的趾甲不时从我舌上刮蹭而过。

被我牢牢把住圆润的足跟,艳姐一只雪玉天足任我细细品尝,纵是挣扎亦无济于事,只能瞇着一双凤眼,将猫咪般的腻腻呻吟不时送入我耳中。

窗外雨声沥沥,屋内的水声也“咕唧咕唧”地响个不停,艳姐丰沛的花汁经过坚挺龙根和娇嫩阴道粘膜的反复挤压摩擦,早成了白腻的泡沫,沿着股间流过浅褐色的菊门,在桌上淌了不小的一摊。

“姐姐,你可真是热情啊!你看,流了我一桌,”我把那只不断颤动抽搐的莲足从口中吐出,重新架回肩头,伸手从桌上沾了一些淫液胡乱抹在欢快跳跃着的乳球上,"姐姐,这个我放着不擦掉,明天就会留下痕迹,我每次上班看到的时候,就会想起我的乖艳儿在办公室里是怎样淫荡的样儿。”

“啊、啊……”随着我言语的不断撩拨,艳姐几乎不能自持,全身肌肤红得像要滴出水来,连承受着我冲击的花径似乎都在强烈地收缩着。

“于是小郭小雅他们就会问,‘萧桐啊,你办公桌上那一块块白白的是什么呀?’我是个诚实的人,只好如实地回答那是我漂亮姐姐的分泌物,说不准他们还会凑上来摸一摸、嗅一嗅呢。”我不遗余力地刺激着身下春情勃发的美女的神经。

“坏蛋、流……流氓、变态,别……别说了,别再说了……啊……”艳姐急喘着,用指甲隔着衬衫掐着刮着我的乳头,架在我肩上的脚也没闲着,脚趾钳着我耳垂轻轻拉扯,秘处花道如雏鸟索食般一下下吸吮着,“我……我受不了了,快……快,烫姐姐,用你的……坏东西来烫姐姐!”

看到这个成熟性感的美女被弄得什么淫词秽语都说出来了,心理上的快感真是难以言表,我当下不再控制,搂着她的美腿,放开力量将龙根狠狠捣弄了百来下,如她所愿地将喷薄而出的精液毫不吝啬地深深射入火热的胞宫中去。

“呵……”艳姐双臂紧拥着我,五官全数挤在一起,张着小嘴只发出了一个长音,便僵在那儿不再动弹。我趁势伏在她身上,试图调匀激情下有些紊乱的呼吸,二人就这么静静地拥在办公桌上,享受着灵肉交融的无上快感。

好半天,一脸娇嗔的艳姐才先开了腔,“你这人也真是,在哪儿不好,偏偏要……”

我将束在她奶球上的皮筋取下来,轻抚着雪白的乳肉上被勒出的红痕,嘻嘻地笑,“刺激吗?嘴上说不,心里可喜欢得不得了,对吗?”

“讨厌,人家哪有?”艳姐腾出手拧了我一把,“过道里人来人往的,隔音效果又不好,一个不当心让人听见可怎么办?你听,这时候都还有人呢,脚步声可有多清楚!”

艳姐言者无心,我却心中一紧,这脚步声怎么如此熟悉?难道……

心念刚动,就听来人在门口停住,紧接着竟是让我魂飞魄散的钥匙撞击和门锁转动声。我最不愿发生的事偏偏就发生在眼前,门"呀"地一声打开,一道苗条的声影出现在门口。

“桐哥哥,饿坏了吧?瞧我给你带……”

清脆悦耳的嗓音戛然而止,女孩儿甜美可人的笑容整个儿僵在脸上,兴冲冲的脚步没有停止,却像电影慢镜一样缓下来,彷佛连时间都凝滞在了这一刻。

她的头发被雨水打湿了些,乱糟糟地粘在额前,绿色套装的肩部上臂也几乎都湿了,呈现不同的较深颜色,裤脚处也湿了不少,还沾上了几处泥点儿。抓着手袋和折伞的手微微地颤着,另一只手还拿着个纸袋。小嘴微张,还保持着刚才说"带"字的口型,一对惊愕的美目睁得大大的,似要确认眼前这一幕到底是真实还是幻觉。

三个人没有一毫一分的动作,办公室里静寂得碜人,直到“噗”的一声打破了沉默,那是女孩儿手中的纸袋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从中滚出两个热气腾腾的包子来。

她轻轻摇了摇脑袋,慢慢向后退了两步,转身跑了出去,急促的脚步声再次回响在走廊上。

“小雅!”在我喉口憋了半天的话语此刻才终于迸出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