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接班人免费 接班人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女友陈瑶的秘密 女友陈瑶的秘密

    本人一直是绿文爱好者,以前想过要写一些东西,但是一直没有毅力和时间,起初看到《月老》和《收养》惊为天人,里面的部分情节真的是让人叹为观止,但是两部都崩了,让我很难过,类似《沈嘉》《凌辱》这类长篇无尿点爽文实在是太少了!  恰巧进入了春色满园,这个听说了 N年的传奇之地,所以我打算提笔,本篇是实验之作,是一个萌新踏入写作圈的第一步,不是职业写手,语文成绩从小就不好,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不喜勿喷!欢迎一切改进意见!

    接班人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女友陈瑶的秘密》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女友陈瑶的秘密》,是作者接班人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本人一直是绿文爱好者,以前想过要写一些东西,但是一直没有毅力和时间,起初看到《月老》和《收养》惊为天人,里面的部分情节真的是让人叹为观止,但是两部都崩了,让我很难过,类似《沈嘉》《凌辱》这类长篇无尿点爽文实在是太少了!  恰巧进入了春色满园,这个听说了 N年的传奇之地,所以我打算提笔,本篇是实验之作,是一个萌新踏入写作圈的第一步,不是职业写手,语文成绩从小就不好,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不喜勿喷!欢迎一切改进意见!

《女友陈瑶的秘密》 (二十)归来 免费试读

晚风吹拂着房间里的窗帘,星星与月亮害羞的躲进了云层里,房间里的景象让人看一眼就会血脉偾张,空气似乎都变得火热起来。

房间里一个健硕的男人坐在地上,背靠着桌子,双眼无神的望着前方,而在房间的中间那张巨大的席梦思床上坐着一个更加健壮的男人,他浑身大汗正在微微的喘气着,下身的肉棒只有勃起时的一半大小,偶尔还会向下滴着白浊的精液,可以看出他刚刚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性爱。

而最惹人注意的是床前的那对男女,两个人正面对面的抱在一起,少女一条修长的腿正垫着脚尖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另一条则被男人高高的抬起。这个姿势使得少女私密的小穴暴露在所有人的目光下,只见原本紧窄红嫩的小穴里正插着一根肉棒,而肉棒的主人正是此时抱着少女的这个男人。

粗大的肉棒将小穴撑的大大的,少女两只手紧紧搂着男人的脖子来维持身体的平衡,而男人一手按着少女圆润丰满的屁股,同时下身有力的前后挺动着,另一只手则是托着少女的臻首,大嘴紧紧的含着那红润的小嘴,粗糙的舌头不断的掠夺者少女口中的香津。

「……啊……啊……嗯……呃……啊……啊……」

房间里回荡着少女甜美的呻吟声,哪怕隔着一堵厚厚的墙壁都还是清晰可辨。没错!这个少女就是我美丽的女友——瑶瑶!而此时的我却被捆绑住了身体,甚至连嘴巴都被堵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

站着的姿势并不能完全插入,还会有半截的肉棒被挡在外面,所以嬴十二抽插了一阵后觉得不甚过瘾。于是他的另一只手向下一捞,将瑶瑶原本站立的那条腿也抬了起来,这样瑶瑶整个人就被端了起来,搂着嬴十二的两只手臂现在抱的更紧了,而瑶瑶身子也因为重力的缘故向下滑去,原本还留在外面的一截肉棒就这样完完全全的被送进了瑶瑶的小穴里。

嬴十二调整好姿势,双手紧紧抱着瑶瑶挺翘的屁股,微微的拱起身体,就像是一台性爱机器即将启动一般。果然嬴十二停顿了一下,然后就开始暴风骤雨般的抽插起来。

「……啊……啊……啊……呃……啊……啊……」

瑶瑶大声的呻吟起来,她只能双手紧紧搂着嬴十二的脖子,整个人就像是挂在他的身上一般,而嬴十二则是把她像时钟的摆锤一般前后抛动着,使得肉棒每次都能抽到接近龟头的顶端,然后又重重的顶了进去,每一次都会狠狠的撞在瑶瑶小穴深处的花心上,产生酥酥麻麻的电流传到她身体的每个角落。

就这样暴插了将近一百来下,嬴十二忽然大叫一声紧紧的抱着瑶瑶的屁股,而下身紧紧的顶着瑶瑶的身子,可以想象的到此时嬴十二胯下的巨龙正在向瑶瑶小穴深处喷洒着一股又一股浓厚的精液。而瑶瑶也在这同时达到了高潮,她紧紧的抱着嬴十二的身体,修长的双腿也勾在了他的身后,精致的小脚绷的直直的,身体还不时的会颤动起来。

捆在身上的绳子似乎压迫到了我的动脉血管,一种眩晕的感觉越来越重,整个世界好像都围着我旋转起来,混乱的和我脑子里纷繁复杂的思绪一般,妮妮察觉到了我的异常,走到我的身边似乎准备替我松绑,然而我还是双眼一黑,完全不可抑制的晕了过去。

然而就在我失去意识之前,我看到了坐在床上的灰熊站了起来,从嬴十二的手里接过了瑶瑶娇小玲珑的身子,而他胯下的肉棒,再次恢复了起来……

……

「醒了?」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我缓缓地睁开眼睛,窗帘被完全的拉开了,刺眼的阳光穿透薄薄的窗纱把整个房间照的亮堂堂的,也使我一瞬间被致盲了一般,只能看到房间大体的轮廓,我依稀辨认出这里应该还是在荣誉酒店的房间里。

过了好一阵子,逐渐适应刺眼的阳光后,我终于睁开了眼睛。环顾了一下四周,左月以及原本摆在桌子上的设备都已经不见了,而妮妮则坐在椅子上看着我。我忽然想起昨天晚上发生在隔壁房间的3P,下意识的往门外看去。

「不用看了,都走了,这里现在只有你跟我。」

妮妮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还没等我询问便开口说道。而我也预料到了,此时并不觉得惊讶。我的视线又回到妮妮的身上,此时的她身上穿着一件洁白的短袖连衣短裙,两只纤细雪白的藕臂轻轻的抱在胸前,看着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此时因为她的姿势原因,在妮妮大腿内侧昨晚看到的五彩斑斓的刺青终于可以看清楚了,原来是一只五彩的蝴蝶,而短裙底下露出一截白皙的脚踝,精致的小脚穿着一双匡威帆布鞋,配上精致可爱的俏脸显得十分年轻有朝气。

这我实在难以把昨天晚上那个妖娆惹火的尤物和眼前这个乖巧可爱的少女联系起来,但这段时间颠覆我认知的事情已经不是一件两件了,我所经历的事情也要比电视剧要离奇的多。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

「你们把瑶瑶带去哪了?」

「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他们就离开了,瑶瑶也跟着走了。」

听完这句话,我不由的冷笑了一下,不论是方杰还是嬴十二这一段时间的所有作为,以及眼前这个与他们一伙的女人都难以让我产生一丝的信任,于是我便讽刺的说道:

「跟着走了?听你这么说,瑶瑶还是自愿跟他们走的?」

妮妮也听出了我语气中的不屑,抱在胸前的两只手臂随意的向两边张开作无奈状,继续看着我说道:

「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这样。」

我继续背靠着床头沉默的坐在床上,一时间我有些迷茫,说实话现在的我并不在意瑶瑶去哪了,哪怕现在她就在我的面前,我也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分手吗?说实话,我并不舍得,而且瑶瑶一开始并不是主动想要出轨的。和好吗?这就更不可能了,男人都会介意自己的女人被别人玩过,更何况像我这样经历了这一系列事情,我真的能放下过往的一切原谅她吗?

如果说瑶瑶真的是自愿离开的话,不知道如何面对我或许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吧?

「到女人心里的路通过阴道。」

床前的妮妮忽然开口说道,我把目光又转向她,不过此时的妮妮正坐在椅子上边玩弄着自己的指甲。我没有开口,就这样注视着她。过了一会儿,没得到我的回应的妮妮抬头与我对视了一眼又低下头继续说道:

「张爱玲说的这句话,我刚开始听到的时候觉得不以为然,不过后来逐渐发现她说的确实是真理。」

这句话我也听说过,不过当时也只是拿来当笑话来看,甚至拿来调戏女孩子用,于是我反击道:

「照你这么说单凭做爱就可以产生感情,那强奸犯岂不是要开心的飞起来?」

瑶瑶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那肯定不是啦,不过你不能否认的是强奸也是能产生快感的,毕竟生理反应属于条件反射,你只要给给予足够的外界刺激,它绝对是会作出反应的。」

我撇了撇嘴,没有说话。虽然她说的确实是对的,但这并不能代表什么。不过妮妮也没打算让我回应,而是顿了顿又继续说:

「如果女性本身并没有非常抗拒的情况下,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吧。女性通常对第一个夺走自己身子的男人印象深刻,但实际上女性对所有进入过自己身体的男性印象通常都会比只谈不啪的来的深刻,性是爱的升华,亦或者说可以反作用于爱。」

我忍不住想要打断她,于是开口说道:

「你跟我说了这么一堆莫名其妙的东西想要表达什么?」

妮妮转过头来看着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问到:

「你多久没和瑶瑶做爱了?」

「我……」

我正想回答,但是忽然愣住了,上一次和瑶瑶做爱是什么时候来着?我居然一下子想不起来,这似乎已经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了,一个月前或者两个月前?

「嬴十二他们或许是敲门砖,但致使瑶瑶变成这样的,真正的推手并不是他们……」

妮妮的声音继续在房间里响起,完全不给我喘息的机会。

「……也不是方杰,而是……你!」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我吗?虽然我下意识想要反驳,但想要说话却如鲠在喉,我从心底里不得不承认妮妮说的一些话是对的。对于同一个女人而言,一般前三十次男人是带着新鲜感和爱在做,后来是带着兽欲在做,最后是带着任务在做。

刚和瑶瑶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我恨不得天天都抱着她躺在床上,瑶瑶也从来没有拒绝我的索取。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情况就变了,做爱变成了一时兴起才会发生的事情,而瑶瑶也从来没有向我索取。

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爱她,但有些东西却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变了样子,我从来都没有关心过瑶瑶的性需求,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她到底是开心还是痛苦。或许这也是因为中国女人骨子里就带着含蓄所导致的吧?哪怕想要做爱,顾忌瑶瑶也难以启齿,就像是和我做爱时,总是强抑着呻吟时的倔强。

我忽然也明白了,瑶瑶为什么不向我开口求助。其实从一开始瑶瑶就明白,如果把一切都向我坦白了,事情是可以解决的,但我跟她的关系可能就到此为止了,以我的骄傲,是绝对无法接受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玩过。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她越陷越深时,面对我内心的那些苦痛挣扎。

我默默的从床上起身,准备离开这个噩梦一般的地方,毕竟在这里自怨自哀并不能改变什么。我拉开房门准备离开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妮妮,然而后者此时正看着窗外。

「你们这些男人,非要等到事情无法挽回的时候才……」

妮妮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声音太低以至于我听不清她具体在说什么,只不过那落寞孤寂的眼神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一样,正在默默的舔舐着自己的伤口,可以看得出在妮妮的身上也发生过许多事情,只不过现在的我并没有去探究的好奇心。

……

一路浑浑噩噩的回到家中,打开门鞋子也懒得换了,我直接穿过走廊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倒了下来,我感觉就像是胸口被压着一块大石一样,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就在此时我忽然感觉房间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具体是怎么样一时有些说不上来。我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环顾了一下整个客厅,思考具体是哪里让我感觉不对劲。

手机!我猛然间发现原本放在客厅茶几上瑶瑶的手机不见了,并且窗户也被打开了。难道是瑶瑶回来了?我忽然内心有些激动,立刻起身朝着房间走去,然而打开门,里面空无一人,被子还是凌乱的卷在床上,和我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紧接着我又去了房间的其他地方,然而都一无所获,瑶瑶应该是回来拿了手机很快就离开了。

正当我准备关上书房的门时,正好抬头看到了客厅天花板角落的那一抹黑点——监控摄像头!我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头,自己亲手装的怎么给忘了!看一下监控什么事情不就都一清二楚了吗?

于是我又推门进了书房,打开电脑进入监控视频软件,看着软件进度条的同时我的内心既激动又有些忐忑不安,不过好在没让我等多久,昨天的监控视频文件就被我找了出来。移动鼠标点击播放,监控视频是按照一天的时间进行分别保存的,也就是说每个视频都是从每天的零点开始录的。

我用最高的速度进行快进,没过多久昨天一整天的监控都被我看了过去,然而并没有发现有任何人进入我们家。难道是我感觉错了?不过不信邪的我又点开了今天的监控视频,快进还没多久一个人影就从大门过道口走进了客厅,我立刻点击暂停,仔细一看这个人果然就是瑶瑶!

我让视频开始以正常速度进行播放,瑶瑶走进客厅后环顾了一下,然后走到茶几边上拿起自己的手机,这时的手机早就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于是瑶瑶便把手机放进了包里。

接着瑶瑶就转身想要离开这里,然而却看到了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已经插满了烟蒂,瑶瑶可以想象得到我坐在沙发上彻夜未眠的样子,这时她那憔悴却依然美丽的眼眸闪过一丝的心疼。瑶瑶将烟灰缸里的烟蒂和烟灰倒进了垃圾桶里,然后又转身去把窗帘和窗户拉开,让外面清新的空气洗涤大厅里污浊的空气,让明亮的阳光照亮大厅的每一处黑暗。

此时又有一个人影走进了大厅,我仔细一看,又是嬴十二这个阴魂不散的男人。我不由得握紧拳头,然而此时我的任何动作都无法对视频产生任何的影响。

嬴十二并没有说话,只是这样看着瑶瑶,就像是老公在等着老婆收拾好一起出门似的。而瑶瑶看了他一眼也同样没有说话,拉好窗帘后便转身跟着嬴十二准备离去,走过茶几时还顺便拎走了垃圾袋,瑶瑶的动作就和平时任何一次出门一样,只不过这一次让我感觉她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一样。

两人一起消失在通道口,不一会儿喇叭便传来「砰」的一声关门的声音,他们就这样离开了。我看了一下视频的时间,竟然是半个小时前!也就是说我和瑶瑶差点儿就碰到了!

我立刻起身拿起手机打电话给瑶瑶,然而电话提示是瑶瑶的手机还是处于关机的状态。我焦急的在房间里团团转,几次都想要出去找瑶瑶,然而江门市这么大,出去无异于是大海捞针,虽然我已经快要失去理智了,但还没到做这种蠢事的地步。

于是我开始给所有可能接触到瑶瑶的人打电话、发信息,我谎称我和瑶瑶闹了一点矛盾,现在她一直都不理我,所以如果有瑶瑶的任何的消息立马打电话告诉我。

忙完这一切,我又重新坐回了沙发上长出了一口气,大厅的空气里似乎还隐隐约约的残存着瑶瑶身上的香气,仔细想想这是不可能,我自嘲的笑了笑,如今的我已经黔驴技穷了,能靠的只有精神胜利法了。

……

很快,一个星期就过去了。刚过去第一天的时候瑶瑶的手机就可以打通了,然而却一直都没有人接。过了一段时间后,不知道是她把我拉黑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瑶瑶的手机又开始偶尔打不通了。七天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对于我来说就是度日如年。

「……嘟……嘟……嘟……嘟……嘟……」

我又拨通了瑶瑶的电话,电话信号有节奏的响着,这几天我估计打了几百个电话了,对于我来说都有些麻木了,然而正当电话即将自动挂断,而我也准备把手机从耳边拿开时,电话里忽然一下安静了下来,电话接通了!

「……」

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完全没有料到就这一次普通的拨打瑶瑶就这样接起来了,甚至有一瞬间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里,或者听错了,我快速看了一眼屏幕,通话也确确实实开始计时了!我不敢确定的,尝试的问了一句:

「瑶瑶?」

电话里还是很安静,只有一些轻微电流的声音,过了一会儿,电话的那头便传来了瑶瑶低低的声音:

「……嗯,是我。」

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在我耳边完全不亚于一阵惊雷,我激动的忍不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开始在大厅里左右徘徊着,但还是按耐着内心的激动轻声说道:

「瑶瑶你在哪……对不起……之前是我误会你了……都是我的错……你在哪我想见你!」

「我……」

瑶瑶沉默了一阵,似乎有些犹豫。我紧张的捏着电话,心里也在暗暗祈祷着。过了一阵,瑶瑶终于还是说道:

「我在白成沙滩。」

「好!我马上过去,你等着我!」

白成沙滩!那是我和瑶瑶确定关系的地方。我胡乱的穿好衣服和鞋子,接着便火急火燎的朝白成沙滩赶去。

也就二十来分钟的车程,我就来到了白成沙滩。现在的时间差不多是下午四点左右,正是白成沙滩人多的时候。满眼到处都是人让我有些头疼,我开始艰难的在人堆里辨认着瑶瑶的身影。

找了十来分钟,然而却一无所获。我忍不住想要再打电话给瑶瑶,然而刚拿起手机还没拨出去,脑子里忽然灵光一现。沙滩旁边两三百米有一处乱石滩,据说这些石头是因为火山喷发才形成的,而当年我就是在乱石滩上跟瑶瑶表白的。

于是我便朝乱石滩走去,这里怪石嶙峋,并没有什么好玩的,所以来这里的人并不多,偶尔只有成对的小情侣坐在角落说着情话。我一边寻找着好落脚的石头,一边环顾着四周,忽然就看到一个角落里坐着一抹熟悉的背影。

她穿着一身连衣短裙,旁晚的海风调皮的想要掀起女孩的裙子,不过女孩的两只手放在膝盖上阻止了它的动作。女孩一头乌黑的秀发随意的散落在身后,不时的被风扬起,在空中带起阵阵波浪。我刚一走近,便闻到了发尖散发的阵阵清香。

我坐到瑶瑶的旁边,陪她一起看着天边即将落下的夕阳,我们都没有开口说话,就像是刚确认关系时那般的羞涩。又像是心灵相通的默契,已经超越了语言的范畴。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夕阳也终于快要消失在海平面,我转过头去轻轻的对瑶瑶说道:

「走吧!我们回家。」

此时的瑶瑶也笑了,笑容就像百合花一样纯粹,她轻轻的点了点头,牵着我的手从石头上站了起来,我低头轻拍着衣服上沾染着的灰尘,忽然发现瑶瑶的鞋带掉了。

正当我蹲下身准备帮她系上鞋带时,有一抹颜色吸引了我的注意,由于瑶瑶白皙娇嫩的肌肤的衬托而显得更加的明显。在昏暗的夕阳照映下,瑶瑶精致纤细的脚踝处赫然纹着一只栩栩如生的五彩蝶……

「上卷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