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hema52012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hema52012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彩票性缘 彩票性缘

    这个彩票点有个女销售员,二十一二岁左右,有一头飘逸的长发,相貌虽然不是非常漂亮,可是她却拥有一副能吸引我娇小玲珑的身材,特别是那双比列完美的双腿。夏天她喜欢穿牛仔短裤,那双玉腿白皙滑嫩,在晶莹粉嫩的皮肤下,可以隐约看到那纤细淡青色的静脉血管。  虽然从她夏天裸露在外的手臂、长腿看,她的皮肤很好,可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脸上的皮肤却不很好,也许是内分泌不协调的原因,她的脸长了些痘痘,皮肤也缺乏光泽,这也致使她本来很标致的五官看起来少了很多美感。

    hema52012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彩票性缘》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彩票性缘》,是作者hema52012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个彩票点有个女销售员,二十一二岁左右,有一头飘逸的长发,相貌虽然不是非常漂亮,可是她却拥有一副能吸引我娇小玲珑的身材,特别是那双比列完美的双腿。夏天她喜欢穿牛仔短裤,那双玉腿白皙滑嫩,在晶莹粉嫩的皮肤下,可以隐约看到那纤细淡青色的静脉血管。  虽然从她夏天裸露在外的手臂、长腿看,她的皮肤很好,可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脸上的皮肤却不很好,也许是内分泌不协调的原因,她的脸长了些痘痘,皮肤也缺乏光泽,这也致使她本来很标致的五官看起来少了很多美感。

《彩票性缘》 后记 免费试读

一个多月后的某天中午,某饮品店的一角,小艳坐在我的对面,桌面上摆了一瓶啤酒和两个杯子。

「你真的选择冰冰?」

小艳端起桌面上的冰啤酒,半举着向我示意碰杯。

「嗯,那晚之后,我觉得冰冰更适合我。」

我举起酒杯,轻轻碰了碰小艳手中的杯子。

「你……你是不是听冰冰说过我们以前的事情了?」

小艳看着我慢慢饮尽了杯中的啤酒,自己却没有喝,徐徐问道。

「嗯,她那晚才告诉我的,我们做爱的时候告诉我的。」

我撒了谎,我还是要给小艳六点尊严的,毕竟,我的鸡巴正因为她才从勃起的时候原本弧度向下弯曲变成了现在向上弯曲的。

「都说了什么?」

小艳脸色变得很难看,看样子我在小艳的心里也还是很重要的,我看着小艳的脸,心中竟然有些异样。

「她跟我说,其实你还一直跟你以前的男朋友保持的关系,我……我只不过是一个短时期的工具而已。」

我说。

「什么工具?」

小艳脸色变得更难看,「她说的话你全部都信?」

「嗯,就像我以前相信你的话异样。」

我点点头,「可是后来我……我才发现,你……你其实一直都在骗我,利用我,把我当成性爱工具而已,甚至……甚至……还不仅仅是满足你自己……」

我缓缓说,这些话我一直都想对小艳说,可是真的到了说出来的时候,我的心竟然觉得很疼。

「你都知道了,你查证过?」

小艳脸色变得苍白。

「嗯,我还知道你以前的男朋友已经回来了,昨晚……昨晚你们就是在一起的。」

我的声音竟然发颤,「我还……还知道,你一直都很爱他,而且……而且为了他……还出卖过冰冰。」

「你……你……怎么知道的?」

小艳很惊讶,她想不到我竟然知道的那么清楚。

「我自然有办法。嗯……其实,我很感谢你。真的很感谢你。」

我有些哽咽。

「谢谢我什么?谢谢我带你认识了冰冰?」

小艳恢复了自然,因为她从我的语气中已经得知我的选择已经定下来了。

「不,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主要的是……我在你身上得到了很多乐趣……」

我几乎差点就要把我鸡巴从下弯变成上弯的话都说出来了,可是理智的我知道这时候不能说这种话。

「我也知道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冰冰,如果……如果……我现在补偿我的过失,做你一年地下情人,你……你愿意吗?」

「啊……什么意思?」

我听到小艳的话,全身一震,小艳这是搞什么?难道又是什么阴谋吗?

「我知道我和你交往的时候还和阿波保持着关系很对不起你,我还利用你满足他的怪癖更对不起你……」

小艳声音也哽咽起来,「所以……所以我想了很久,我要补偿你,做你的地下情人,时间就是我和你交往的一年时间,这也是我唯一能补偿你的办法了。」

「为……为什么要这样?你……你不会是想什么其他的事情吧?」

我很迷茫,小艳到底怎么了?发疯了吗?难道这又是阿波的安排,他还想从我身上得到NTR的刺激感?

「没有,我只是想补偿你,希望你能原谅我瞒着你一年做出的事情。他……他不会知道,冰冰……也……不会知道。只要你想,你点点头,这一年内,我依然是你的情人。」

小艳看着我,很认真地说。看她的样子,她好像真的是真心的,可是我上过她的当太多了,就算她是真心的,我也绝不会接受,更何况我和冰冰现在相处的很快乐,我不希望有任何旁枝会影响我和冰冰的感情发展。

「不了,这个月我想的很清楚了,你男朋友也回到了你的身边,我们都不要再想以前的事情会比较好。」

我摇着头的说。这一个月来小艳一直和阿波争吵着,阿波当然是认为小艳对他没有对我那么好而吃醋,甚至还动过手,但最终,他们还是走在了一起。

「你真的这么想?」

小艳很失望地看着我。

「嗯,虽然我很怀念你给我的快乐,可是我不会做对不起冰冰的事情,你……你也不要再像以前那样了,好吗?」

我站起身来,「我要上班了,我们就做普通朋友吧。」

说着,头也不回的往大门口走去……

***********************「舒服吗?死变态……舒服吗?」

我仰躺着,双手掰开自己的屁股,双腿高高朝天翘举着,冰冰俯趴在我的屁股后面,右手握住我粗硬坚挺的鸡巴,上下撸动着,左手灵巧的手指在我的臀缝中搔撩着,粉嫩温软的舌尖轻轻在我的菊门上挑弄舔吮着。

「嗯……嗯……好舒服……我操……我都要飞上天了……嗯……」

软软的舌尖撬卷着我的菊门,温热的呼吸喷在我的前列腺上,菊门传来的酸痒让我的心都颤抖起来。冰冰这么一个千娇百媚高高在上的仙女似的美女竟然趴伏在我的屁股后面舔卷我的菊门,这种我以前绝对不敢想也不会想的事情就发生在现在,我觉得天堂就在我的脚下。

「臭臭……呸……」

冰冰皱了皱鼻子,一口唾沫吐在了我的菊门上。「怎么可能?我……我刚才洗的干干净净的,还……还专门用手指捅进去洗了好久……」

菊门的酸痒一浪接一浪越来越强烈,涌向我的心脏,在我的脑门中激起了更强烈的情欲。

「就是臭臭……还有,你的臭疼疼越来越硬了呢……」

冰冰嬉笑着,舌尖并紧开始往我的菊门中钻,右手中握着的鸡巴撸得原来越快。

「啊……好痒啊……我……喔……爽死我了……还好我早就上过厕所了……要不……要不然我一定会拉出来的……」

我喘着粗气,真的有一丝便意涌上心头,我强忍着不让自己在冰冰面前丢丑,虽然已经排空了肠道,但如果这时候放屁的话,仍然会让我觉得很丢脸。

菊门在冰冰柔软温暖舌尖的钻捻下,缓缓松开了,冰冰尖尖的小舌尖终于顶进了一点点,可就是这一点点,带给我的却比之前她用手指更大的刺激和快感,这种快感不仅仅是触觉上的,更大程度上要归属于心理快感。在舌尖顶动的同时,她的樱唇紧紧贴在我的菊门上,往外吮吸着……双唇往外吸吮,舌尖向内顶弄,这两股截然相反的力度带给我的快感让我无法用言语表达。

这已经不是我和她的第一次了。现在我和冰冰之间的性爱,我们都会互相用舌头舔吻对方的全身,就在刚才,我的舌尖已经在她的菊门中施展过魔力了。冰冰的菊花可能是她身上最敏感的地方,每当我吮吸钻舔那里的时候,她的呻吟如痴如醉,阴道中的淫液如春潮一般源源不绝渗出,而且淫液中带着一种异香,令我嗅之疯癫……

「抬高点……让……让我钻得更深些……」

冰冰呼出的热气喷在我已经敏感得稍微一碰都会令全身发抖的菊门上,她用力托高了我的屁股,我顺着她的力用力抬高了自己的屁股,我的腰和我的前胸几乎已经对折起来了。这下可好,我的屁股对着天花板,双手扶在抵在我后腰上冰冰的双膝上,高举着双腿,完全放松了自己的臀缝,屁股正垫在她柔软丰满的酥乳上,感受着那温软的肉球在我屁股上的蹭弄磨蹭。我看着冰冰微张的小嘴中微微探出的舌尖,期待着那灵巧的舌尖再次触碰,期待着她钻舔我菊门时短促热乎的呼吸……

「舒服吗?」

冰冰右手穿过我的大腿紧紧握拽住我经过这段时间舔肛刺激后更长更硬了的鸡巴,配合着她唇舌的在我已经被她嘴唇含吮而外凸出菊门以外那一小圈儿敏感的肠肉上的卷舔有节奏的撸动着。

「喔……喔……舒……舒服……我要飞了……操……你……你对我真……真好……」

我颤抖着,努力从我双腿间看去,看着一脸陶醉春情荡漾的媚眼如丝的冰冰,半张着嘴,粉嫩的尖舌探出唇边,在我的双腿间用舌尖撩拨着那一圈嫩而敏感的肠肉……

「以前小艳有这样帮你玩吗?」

冰冰媚笑着。

「没……没这样帮我玩过……不过……不过她也试过用时候撩扣我的屁屁,那次我好兴奋……」

我说。这也是我更喜欢冰冰的原因之一,我和她在性爱的时候经常会分享以前的性经历,而这种性爱过程中交流以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性爱经历,不但能激发更强烈的性欲,也能让对方能了解自己。

而这些,是以前和小艳在一起的时候绝对享受不到的。小艳从没有跟我说过她以前的事情……

「今天中午你跟小艳都说了什么啊?」

中午小艳约我出去的事情,冰冰当然知道,中午接到小艳电话的时候我很坦然的告诉了冰冰。

「没……没什么……什么要紧的事……也……也就是随便聊聊……喔……好冰冰……你的舌头……舌头再……再往里面顶…顶一点……」

我喘着气断断续续的说。

「真的没有说什么其他的事情吗?」

冰冰往我的菊门上啐了一口,尖尖的舌尖就着那一小口温润的唾沫卷动起来。

「真……真的没有……喔……求求你……求你了,用……用力点……」

我已经被冰冰这种以退为进的卷吮方式挠的心痒难耐了。

「我不信……你说啊……你不说……我就不帮……帮你了……」

说着,握着我鸡巴的手停下了套弄,从我的双腿间抬起了头来一条银丝挂在她舌尖上,而银丝的另一端就正在我双腿间臀缝里……

「真……真没有,她……」

我实在难耐心中痒痒的盼望,如实把小艳的话重复了一次给冰冰听。

「就知道你们绝对不会是闲聊……哼…我虽然原谅她了,可是……可是我不会像她那样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男人……」

冰冰脸色沉了一下,旋即又如春花般灿烂绽放开来,低下头来,把舌尖再次顶在了我的菊门上,「算你老实,这是奖励你的……」

「喔……呃……好舒服……」

当我的龟头膨胀到了极致,鸡巴硬到几乎和铁棒一样的时候,冰冰跨在了我身上,支开了开裆情趣内裤的中缝,扶正了我的鸡巴,把我已经胀到了极点已经没有什么敏感神经能反射触碰感的龟头含进了湿腻温软的阴道中,缓缓坐了下去。

「呃……死变态……你的臭疼疼越来越长越来越硬了……嗯……嗯呃…顶……顶进去了,呜呜……顶的我好……好舒服……」

冰冰穿着黑色长筒丝袜的双腿膝跪在我身体两侧,缓慢但坚决地压低了身体,我的鸡巴终于进入到了冰冰身体。

「你那时候有没有动心?」

冰冰耸动着身体,让我的鸡巴在她的阴道中进出,「有没有想过尽享齐人之福?」

「没有,我不会……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我扶着冰冰穿着丝袜丝柔滑顺的双膝,也拱动着身体,让冰冰能享受更多。

「是吗?嗯……嗯……如果我……我不介意的话,你……你也不接受?」

冰冰媚眼如丝,双手放在脑后,让我尽情欣赏她胸前那对粉嫩饱胀的乳房随着她的身体起伏而晃动的美景。

「啊……你……你可不要乱说啊……我现在……现在和你在一起了,是我几辈子修到的福气,什么……什么齐人之福……我不想……也不会去想……」

我口中虽然竭力否定,可是听到冰冰说出那个可能性的时候,我的鸡巴还是剧烈地跳动了一下,这一下的跳动,冰冰没有可能不会感觉不到。

「哼哼!……说得真好听……不过啊……疼疼已经把你出卖了!」

冰冰黛眉一竖,恶狠狠的加大了起伏的幅度,屁股也开始打着颤儿抖动起来,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冰冰这种半蹲半坐在我鸡巴上晃动屁股用阴道揉挤我鸡巴的动作,虽然这种动作能让我的鸡巴感觉到更多的挤压和揉捻,但是我的小腹可不好受。

「是……是真的啊……你……你慢点……喔……我……疼疼要被你拗断了……」

快感痛苦同时由我的鸡巴反射到我的脑袋瓜里,这可真有点十大酷刑的感觉呢。

「那你刚才是不是撒谎了啊?」

冰冰坏笑着,放缓了速度,看着我龇牙裂齿但又很享受的表情,双手撑在了我胸前,开始用正常的女上位套弄我的鸡巴。

我看着这一个月天天亲密相处的冰冰,感觉到她确实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更开朗了,虽然还是对人有种拒之千里的冷傲,但是心境已经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嗯,我是有点动心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的。」

我深情地说,捧住了她胸前两枚晃动着柔韧十足的乳球,拇指和食指夹弄起她那早已高凸在粉色乳晕中的乳尖,「不过……不过我有件事很想问问你。」

「什么事?我不是都告诉你了吗?我……我们每次做爱,你都要问我以前的事,我……我几乎都告诉你了啊。」

冰冰一笑,以为我又要问她一些以前发生在她身上的香艳往事。

「上次……上次我们……我们在包厢的时候,在看到小艳哭得很惨的时候,我那时候有些不忍,可是看你却一点也不心软,反而很开心呢,以你和她的关系,我们已经报了仇,应该给她留点面子,在我的心里,你不是那种在那种情况下还那个样子的人。」

「怎么?你那时候心疼她了?」

冰冰看着我,很严肃。我也看着她,我们都停下了身体的耸动,这时候再抽插,实在有些不妥。

「我和第一个男朋友的事,我都跟你说的差不多了,可是……可是还有一点我没跟你说过的。」

冰冰眼神放软了下来,叹了口气说。

「是…是什么?如……如果你觉得不想说,或者我不应该知道,你……你就不说吧,我……我也不会乱想了,只要我知道你不是那种心冷如铁的人就行了。」

我真的害怕又勾起冰冰的伤心事,虽然心里很想知道到底那一点是什么,但也不想她再说下去了。

「不,我觉得应该告诉你,因为你现在是我的男人,而且因为你,我解开了这个心结。」

冰冰微笑着,缓缓又动了起来,「傻瓜,你也动啊,让臭疼疼也动起来啊……你想我边说变动,不怕累着我啊?」

我「呵呵」一笑,往上挺动起来。

原来在冰冰和陈涛好的那段时间,她第一个男朋友(也就是那个姓李的坏蛋)回来找她了,而且经过冰冰几次三番的试探和考验之后,她发现姓李的那个男生对自己还是真心的,而且他以前离开冰冰是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

所以在和陈涛交往的时候,冰冰已经又开始和姓李的男生继续交往,这也是小艳日记中记载的有一段时间,冰冰总会在周末无故消失,甚至连陈涛都要找小艳问询冰冰去哪了的原因。

以冰冰的性格,她那时候已经疏远了陈涛,而且准备在恰当的时候用不会伤害陈涛的方式提出分手,从而一心一意跟着姓李的男人。他们甚至都已经开始为未来计划了。

可是就在那次和阿波的关岭之行,让一切都成了泡影。当冰冰被阿波在那个山坳中强行占有的时候,那个姓李的男生正巧打电话给冰冰,不知道是天意还是巧合,也许是冰冰和阿波又或者是在和小艳的在挣扎的过程中,竟然触动了接听键。

就这样,姓李的那个男生虽然能接受冰冰和陈涛的关系,但却不能接受冰冰竟然会在和自己交往的时候,和别的男人玩双飞。

冰冰那时候一直瞒着小艳她已经和姓李的男生复合,原本是想给小艳一个惊喜。而且还在得知小艳和「表哥」暧昧的关系时热情的想帮小艳一把,却不料这一帮把自己的计划和心愿都帮灭了……

「啊……是……是这么一回事,你……你怎么以前没跟我说过?」

我看着冰冰眼角渗出的一滴泪,缓缓滑过她脸颊,我的心也猛的抽搐了一下,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晚冰冰得报大仇时的表情,为什么会对小艳的眼泪无动于衷。

「这有什么好说的,不过现在都已经过去了。那个家伙啊,虽然在床上很放得开,可是却把忠诚看得很重,所以……所以……和他分开了自后,我也许是心里还想报复他,换了好多男朋友,现在终于换到你了。」

冰冰看着我说,「跟你说了这些,你……你还会以为我是冷血的吗?」

冰冰微笑着,脸颊上的泪滴令这一抹微笑更娇艳。

「你本来就是冷血的,以前看我的眼神高傲的很,好像眼睛都长在头顶一样。哼……」

我假装很委屈,其实是想逗冰冰更开心些,我生怕无意中让她说起的这件她心底最伤心的事又会勾起她的愁绪。

「哼!你还好意思说呢,我现在连……连你……连你的臭屁屁都亲了,我怎么眼睛长在头顶了?」

冰冰嘴一瘪,加快了套弄。

「我……我说的是以前啊,你现在表面冷冷的,可是……可是和我在床上的时候骚得很,比那些AV女忧都骚。」

我哈哈笑着,扶着冰冰细柔的纤腰,帮助她套动我的鸡巴。

「你才骚呢!以后……以后不帮你玩屁屁了,弄得臭疼疼又长了那么多……哼!」

冰冰没好气的看着我,可是眉角眼梢却带着浓浓的浪意。

「不嘛……我喜欢你这样玩我……」

我撒着娇,晃着身子。

「对了,你以前和小艳做爱的时候经常自拍的是吧?」

冰冰看着我在她胯间像个小孩子一样晃动着身体撒着娇,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是啊,都是她要拍的,我才没有那种嗜好呢。而且你也知道她拍了干嘛的。怎么?」

我很奇怪怎么冰冰会突然提起这件事。

「我也很好奇呢,我……我还从来没有自拍过这些东西,要……要不……要不我们也拍来看看,我……我也想看你是怎么操我的……」

冰冰说,脸色一下就绯红了起来。

「啊…你……你也想拍?」

我很惊讶,冰冰从来都对自拍没什么兴趣,甚至在现今这个自拍这一项活动已经风靡全世界,在大陆地区更是受欢迎的时代,她都几乎没有怎么玩过。

「嗯……我……我也想试试……」

冰冰腼腆的笑着,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了一部单反相机,看着她腼腆害羞的神色,看着她纤纤玉手中端着的那部高性能相机,我呆了……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