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美母沉沦》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美母沉沦》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美母沉沦 美母沉沦

    我一边走着一边懊悔不已,暗骂自己猪头,心想,在谁的课堂上睡觉不好,偏偏要在生物课上睡觉。虽然生物老师不是班主任,但是对我来说她比班主任还要可怕。  因为这个美的让人窒息的生物老师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妈妈——安怡娴!  这个名字和港台影星安以轩很相似,不过妈妈要比她漂亮的多。虽然已经30出头的年龄了,但是生的活像少女一般。乌黑靓丽地秀发高高挽起,红润白皙的肌肤晶莹剔透,好像随时都能滴出水来。

    魔都黄瓜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美母沉沦》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美母沉沦》,是作者魔都黄瓜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一边走着一边懊悔不已,暗骂自己猪头,心想,在谁的课堂上睡觉不好,偏偏要在生物课上睡觉。虽然生物老师不是班主任,但是对我来说她比班主任还要可怕。  因为这个美的让人窒息的生物老师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妈妈——安怡娴!  这个名字和港台影星安以轩很相似,不过妈妈要比她漂亮的多。虽然已经30出头的年龄了,但是生的活像少女一般。乌黑靓丽地秀发高高挽起,红润白皙的肌肤晶莹剔透,好像随时都能滴出水来。

《美母沉沦》 第十一章 张筱沦陷 免费试读

张筱的水中被我用注射器加入了些药剂,但不是春药,是类似蒙汗药的东西。这种药能瞬间致人昏迷,但是药性并不长,最多致人昏迷十分钟左右。不过即使这样也足够我控制住张筱了。之所以不用春药的原因是,我要让张筱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享受淩辱的过程,让她彻底在羞耻中沦丧。

我从暗处走了出来,对於涛说道:“把她的衣服扒光,绑到避雷针上。”

於涛向我露出赞许的目光,笑道:“还是你有办法,如果我没听你的第一次就把有药的水拿出来,估计我们的计划就落空了。”

我没有接话,只是冷笑一声。其实我完全可以把两瓶水都下药的,思量再三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就算我现在把他们两个都放到,现在图一时之快报了仇,那後面呢?我不敢保证仅凭我一人之力能控制得了两个人。说不定以後还会反被他们所制,这样就有些得不偿失了。说到底於涛也就是个小喽啰,张筱才是正主,只要把正主控制了,其他的都不是事。

“楞着干嘛?再不动手她就醒了。”我瞪了眼还在出神於涛囔道。

於涛这才去扒张筱的衣服。由於现在酷暑天气还没有完全消下去,所以张筱只穿了件纱织的连衣裙,很容易就被拔了个精光,只剩下文胸和底裤。然後我又和於涛合力把张筱捆绑在避雷针上。

整个过程於涛都显得有些激动,双手都有些哆嗦。不过也难怪,张筱和妈妈虽然在样貌上不相上下,但是张筱那种高不可攀的霸道气质却是妈妈远不能及的。我相信任何男人在她面前都会觉得自己特别渺小,甚至自卑。而就这样一个女人,如今却沦落道任人摆布的境遇,任谁,特别是於涛这种人怎麽可能不激动呢?

把张筱彻底绑牢後於涛伸手想扯去她的文胸,却被我阻拦了。我告诉他,我要让张筱感受自己被淩辱的每一个细节,看着自己被别人退下遮羞布。然後我让於涛摆放好DV机,准备全程录制。

一切准备好之後,我们就静静的站在张筱面前等她醒来。

不得不说的是,张筱的身材确实是极品中的极品。肌肤白皙水润,散发着诱人的光泽,身上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肉,胸脯坚挺,细腰丰臀,两条美腿修长纤细,温润如玉。浑身都散发着成熟女人诱人的气息,如果不是在如此情景的前提下,我想是男人都会多出一丝敬畏之心,而不是一种猥亵的姿态。

这时,张筱“婴宁”一声醒转过来,眼神朦胧地打量着四周,当她看到面前的我和於涛时,脸上猛地一惊。随後又发现自己衣服被扒的精光还被绑着,更是惊恐万分,奋力挣紮起来。吼道:“你们想造反吗?快放开我!”

“张校长,很意外吧?”我走到她跟前冷冷的嘲讽道。

只是一瞬间的时间,张筱的惊恐却消失了,换来的却是一丝冷笑:“安然!我倒是小看了你,不过,你知道你这麽做会给你们母子带来什麽後果吗?”

我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的处事冷静,明明自己已经成了别人俎上鱼肉,却还能趾高气扬的要挟别人。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说着我拿出剪刀剪掉她的一根肩带。

张筱大惊,叫道:“你干什麽?”

我冷笑一下,叉开剪刀向她另一根肩带伸去:“我最讨厌的就是被别人威胁,这是我绝不原谅的。”

张筱明显慌了:“安然,我告诉你,我手上有一份你的DNA鉴定书,你若敢对我怎麽样我就把它公布出去,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我估计你妈已经告诉你了吧?”

“还敢威胁我!”我毫不留情的把她另外一根肩带也剪断。此时她的文胸只能依靠背带勉强支撑,摇摇欲坠的随时都有走光的可能。

只听张筱歇斯底里地尖叫一声,然後求饶道:“好,好,我不威胁你,咱们谈条件如何?”

我不禁笑了,真不知道这女人此时还有什麽可以说服我的:“说说看。”

“只要你放了我,我就把鉴定报告还给你,而且我马上辞职,从此消失。”张筱一脸讨好的说道。

我听後摇摇头,说道:“这个条件不足以满足我。”说着,我把剪刀伸到她两片奶罩的连带上。

张筱大惊:“还有,还有。罗仧准备对付你和你妈,我可以做你们的内应,帮你们对付他。”

“尽说一些废话!”随着“哢嚓”一声,张筱的奶罩应声而落,顿时一对肥美白皙的奶子弹跳出来,美中不足的就是那对奶头,呈鲜红色,而不是稚嫩的粉红色。想必是被男人把玩的多了的缘故。

张筱再次尖叫起来,同时一脸愤怒的瞪视着我,脸上居然没有一点羞耻和屈辱,甚至还有些蔑视我的感觉。看来她刚刚的示弱都是假的,所说的话也未必真心。

“想叫就叫吧,现在学校里静悄悄的,刚才的那声叫喊显得特别刺耳儿,不知道学校的保安会不会听到寻声赶来,或许还能解救你。”我冷笑的说道。言下之意是告诉她,再叫的话吸引了别人,你这香艳的一幕就曝光了,堂堂校长看你以後怎麽做人?

张筱岂会不明白我的用意,愤恨的把头扭向一旁,不再说话。似有无所畏惧之势。

我呵呵一笑,对於涛说道:“上刑具!”

於涛早就安耐不住了,喜滋滋的就冲了上去,口中说道:“校长,你的奶子比我想想中的好看多了,好几次我都幻想你的奶子打飞机,今天能见到真的真是太好了。”

说着便伸手摸了一把,那软弹的奶子在微微的触碰之下却是微微一颤,煞是诱人。於涛兴奋的叫道:“卧槽,手感太棒了!”随机又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只见张筱眉头一皱,怒吼道:“滚开,恶心的东西!”

於涛反而嘻嘻一笑,拿出一对小夹子说道:“校长还记得这个东西吗?这个东西是前几天你刚买的,还没用过呢?”

只见於涛手中的夹子每只下面都带有一根细细的铁链,铁链的最下方有着一个万向钩。

张筱一见之下又惊又怒,她当然明白於涛的意思,大骂道:“你这个混蛋,你敢……”

“校长别生气,我只是想让校长试试一下合不合身。”於涛一脸猥琐的说道。

接着便把夹子夹在那鲜艳的奶头上,然後随手晃动下那两根铁链,於是铁链便盘旋在奶头上荡漾开来,看上去无比的淫荡。

此时张筱眉头紧皱,小脸通红。不知道是疼痛、是屈辱还是愤怒?或许三者都有。

这时於涛又从口袋里捧出一把类似砝码的东西,看上去像是金属材质,有大有小。他把这些东西在张筱面前晃了晃说道:“这乳夹的款式和校长挺配的,不知道这个东西跟校长配不配?”

“你这个混蛋,你敢这麽对我?”张筱低声嘶吼着。

“校长,你的脾气太暴躁了,这样有失御姐的形象哦。”於涛淫笑着把一个最小的砝码挂在万向钩上。

张筱的大奶猛地一坠,鲜艳的奶头被拉的有些变形。张筱猛吸了一口气,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一定要平衡搭配才美观,是不是校长?”於涛说着在另一个万向钩上也挂上另一个最小的一颗砝码。

张筱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於涛,你不要後悔!”

“怎麽校长是嫌我挂少了吗?那咱们再来。”说着在两个万向钩上又各挂上一颗稍大一点的砝码。

张筱不由得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喘息着骂道:“你这个卑鄙小人。”

“看来校长还是不满足。”又各挂一颗更大的。

此时已经挂了六颗砝码,直把那鲜艳的奶头拉的老长,像橡皮筋一样拖着砝码一上一下的来回跳动,而她的身体完全被固定在避雷针上,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肆意蹂躏她。

张筱的额上已经渗出细汗,大口喘息着,但口中仍不屈服:“你们,你们就等着吧。我会回敬给你们的。”说话时,眼神中透着一股阴寒。

於涛拿出最後两个最大的砝码,说道:“校长,如果你现在求我的话,这两个我就不挂了。”

“让我求你们这两个下贱的东西,做梦吧!”张筱不屑的怒吼道。

於涛佯装一声叹息,默默的把最後两个颗砝码挂了上去。

顿时,张筱的奶头连同奶子都被拉扯的变了形,看上去甚至有些恐怖。张筱痛的一声惨呼,眼泪差点出来。只见她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两条腿也力不从心的打颤起来。

“只要校长求饶,我立刻就取下来。”

於涛说着,还轻轻往下拉了下铁链,引得张筱又是凄惨一呼,身躯也随之颤抖。看来已经到了她所能承受的极限了。

“你去死吧!”张筱却仍旧一脸恶毒,狠狠的说道。

“我看你能忍到什麽时候。”於涛脸色一变,从包里拿出一根黝黑的东西。

这个东西做的非常恐怖,长度大约有二十多刚分长,想海参一样浑身长满软刺。开动之下发出沉闷的“嗡嗡”声,可见它震动的强劲力度。另外还像虫子一样不停的蠕动。

“校长,现在求饶还有机会。”於涛把那个蠕动的东西张筱身上,轻浮的撩拨着,直把张筱惊的眼睛一闭,把头扭向一旁。

“看来校长是喜欢这个东西的。”说着,於涛手持着那只海参从张筱腰间探入内裤里,落在她蜜穴上。

张筱身躯猛地一颤,尖叫道:“拿出去,快拿出去!”

於涛根本不理会她,用手指拨开蜜穴花瓣,对准穴口,一点一点的把海参插了进去。这种没有任何润滑的插入让张筱痛苦不堪,只见她不断娇吟着,面孔扭曲成一团。

“校长,开心吗?这可是你亲手买的玩具哦。”於涛用海参在张筱的蜜穴里来回抽送着,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奶子。

“嗯……”张筱传出一声悠长的呻吟,腰肢不断扭动着,想要躲避於涛的抽送。

“看来校长并不太满足。”说着把海参的马力开到最大,然後把手抽了出来,将那只愤怒的海参留在她蜜穴里。

“啊……拿,拿出来……”张筱近乎哀求的说道。同时来回扭动着屁股想要摆脱那只海参的折磨。可是在内裤的庇护下,怎麽也掉不出来,反而像是一只正在打洞的老鼠,不停的蠕动着往里钻。

於涛得意的笑了:“校长这是在求饶吗?”

“就,就当是我在求,求你,快拿出来。”张筱即将妥协。

“就当?那校长还是不打算求饶咯?”於涛隔着内裤抓着海参的根部来回抽送起来,只听从内裤中传出轻微的“噗呲”声。

“啊……”在强烈的刺激下张筱忍不住浪叫了一声:“求,求你不要在折磨我了,我,我受不了了。”

“校长要说明白,是哪里受不了呢?”於涛仍旧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反而动作逐渐加快。

此时张筱已经面色潮红,大口娇喘起来:“上,上面,疼……”

“说清楚,上面哪里疼,校长不说我怎麽知道怎麽帮你?”

於涛手上的动作已经变得飞快,并且力度也变得猛烈起来。只听“噗呲噗呲”的声音也欢快的响了起来。

“啊……啊……乳头,我的乳头快要,快要被撕裂了……”张筱呻吟着,悲鸣着。

“那你还不求我?”於涛厉色说道。

“求,求你饶了我吧,别在折磨我了……啊……放开我的乳头……”

“看在校长这麽有诚意的份上我就暂时饶了你。”说着便把万向钩上的砝码一颗一颗的取下来,但是夹子仍旧夹在乳头上。

“还,还有下面,别,别在进去了。”得以喘息的张筱再次提出要求。

“行,那就给你换个玩具。”一直没有说话的走了过来,手里拿着剪刀。

张筱看到我愤怒逼近的样子脸上再次现出惊恐,慌道:“安然,安然,你听我说,你不是喜欢欣儿吗?只要你饶了我,我就把欣儿送给你,好不好?”

听到罗欣儿的名字我不由得一楞,我是对她是颇有好感,可是,我们毕竟是堂姐弟,有好感又能怎麽样呢?我不由得愤怒起来,这个恶毒的女人,为了保全自己居然不惜出卖自己的女儿:“你简直无耻至极,身为人母,居然会出卖自己的女儿,不仅如此,你还道德沦丧,你明知道我和罗欣儿是堂姐弟关系还说出这样的话,你是想让我乱伦吗?”

随着“哢哢”两声,张筱的内裤从腰际剪开,应声落下。

顿时一簇茂密黑森林暴露出来,而那只海参突然没有了内裤的庇护,也蠕动着从蜜穴里向外滑落,随着“吧唧”一声掉在地上,从而也带出不少淫液,把地上也湿了一片。

这个瞬间张筱只是楞了一下,随即继续哀求我,完全不顾自己最後一块遮羞布也已经没了,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人前。

“不是的,欣儿不是罗家的人,她身上根本没有罗家的血脉。”

我不由得一楞,这倒是个新闻:“你的意思是,罗欣儿不是罗仧的女儿?”

“是,她是罗仧的女儿,但她不是罗舫呈的孙女。”张筱慌忙解释道。

看来张筱是狗急跳墙了,这可是她在罗仧母子面前的保命符,现在居然敢告诉我。我突然恍然大悟,罗欣儿说那份鉴定书上是我和老爷子的名字,当时我就觉得奇怪,原来是这个原因。这也就不难解释罗仧母子为什麽一直都想把爸爸驱逐罗家,甚至不允许他有孩子,特别是儿子。原来,罗仧并不姓罗,老爷子是被骗的。

张筱见我楞楞的不出声,以为我心动了,继续说道:“这样你和欣儿在一起就不算是乱伦了。”

我冷笑了起来,朝张筱更逼近了些:“那我就把你们母女全都收了。”说着便着手在她蜜穴处,撩拨着。而我心中却在想,欣儿,今天我就替你惩罚你这个丧心病狂的妈妈。

张筱身躯一颤,惊恐道:“安然,你不能这麽做,你不能……”

我哪还管她说什麽,手指拨开蜜穴花瓣,中指对准穴口就插了进去。引得张筱一声惨呼。

由於我是第一次接触男女之事,不得章法,只是在她穴内一阵胡搅,把张筱弄得连连喊痛求饶。

这时一旁的於涛看不下去了:“兄弟,女人不是这样玩的。”

说着拿出一根绳子,用两头拴住张筱的两个腿弯,然後把绳子挂在张筱的脖子上。这样张筱就变成了一个悬在半空的M。

顿时,张筱门户大开,粉嫩的美鲍微微张开,穴口处还挂着丝丝淫液。

“来兄弟,今天老哥给你上一堂生理课。”说着他拉着我蹲下,一同看向张筱蜜穴。

张筱羞耻的把头扭向一旁,眼泪不自主的流了下来。一向高傲的她什麽时候受过这种屈辱,并且还是被两个小辈捆绑着指着自己的阴户大做研究。

“啧啧啧……校长的骚逼果然是人中极品,不禁粉嫩,而且是蝴蝶逼,你看这对翅膀多麽的肥美!”

於涛指着张筱的阴唇品论道,说道激动处还伸手在阴唇上拉扯了下。拉的的穴口一张一合的好似要说话一般。

“再看看这里,校长的小豆豆也是世间少有,一般女人的阴核最大也不过黄豆那麽大,而校长的足足有花生米那般大?还真是天生淫荡呢。”

於涛又拉开张筱阴蒂上的包皮,一只粉嫩可爱的小突起显露出来。顺势用手轻轻撩拨了两下。引得张筱身躯一颤,轻吟了一声。

“这颗小豆豆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一般在调情阶段只要不断刺激它,就会给女人带来销魂的快感,使女人的阴户不断溢出爱液。这爱液呢其实就是润滑剂,是为了方便男人操她而生的。下面老哥就给你示范一下。”

说着,於涛把阴蒂上的包皮提的更高了,整颗阴核都暴露了出来。

“别,不要再碰哪里了……”张筱惊恐的叫道。

於涛正玩的兴致勃勃,哪管她说什麽。当即便伸出手指,用指尖在那颗粉嫩豆上轻轻敲击。他每敲一下张筱的身躯都会跟随者颤抖一下,而鼻息间也会相应的发出一声娇喘。

“其实在女人还没有进入状态的时候,男人应该隔着包皮搓揉女人的阴核,让女人慢慢进入状态,当女人有了些反应之後,再用手指蘸上些爱液在直接揉搓阴核,从而给女人带来更大的刺激。而当女人濒临高潮的时候就可以像我这样用手指快速敲击阴核,把女人送上云端,那时候女人就彻底沦陷了,只要有大鸡巴干她,她什麽都可以答应你。”

於涛顿了下继续说道:“像我这样上来就直接用手指干敲是错误的,一般女人是受不了这种刺激的。比如咱们的校长。”

我不自主的向张筱脸上看去,只见此时的张筱面目狰狞,脸色涨的通红,牙齿狠狠咬着嘴唇,像是在忍耐的着极大的痛苦。再也没有了往日冷傲蔑视天下的气势,宛如一直丧家之犬。

“求,求你别再折磨我了,给我个痛快吧。”张筱艰难无力的哀求道。

“想要痛快?不可能的。”我冷哼一声,转身从於涛包里翻出几样东西。

张筱一看之下吓得一哆嗦,惊呼着求饶:“拿走!拿走!我不要,我不要!求你了,我不要……”说道最後几乎变成了哀嚎。看来张筱的女王气质彻底被征服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