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白水生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白水生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我和岳母那些事儿 我和岳母那些事儿

    熟女文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有更新,为的就是写这个短篇,本来想拿这篇文章参赛的,可是想了想还是算了,因为此文是我看了情色交流区sexfoxx写的《这样的丈母娘如何能忍》发展而来的,第一个桥段就是他那篇文章,後续是我延续写出来的,不知道符不符合版主要求,主要还是那位兄弟的岳母看起来实在是太诱人,让我看完之後觉得欲罢不能,总想有个後续的发展,满足一下猎奇心理,如果版主觉得第一个桥段不合适,我再改一下,另外《熟女》文第六章写的的确是转折有些生硬,有些急於求成了,後面会稍微圆一下,後面应该还能有个五六章,就该完本,争取

    白水生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我和岳母那些事儿》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和岳母那些事儿》,是作者白水生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熟女文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有更新,为的就是写这个短篇,本来想拿这篇文章参赛的,可是想了想还是算了,因为此文是我看了情色交流区sexfoxx写的《这样的丈母娘如何能忍》发展而来的,第一个桥段就是他那篇文章,後续是我延续写出来的,不知道符不符合版主要求,主要还是那位兄弟的岳母看起来实在是太诱人,让我看完之後觉得欲罢不能,总想有个後续的发展,满足一下猎奇心理,如果版主觉得第一个桥段不合适,我再改一下,另外《熟女》文第六章写的的确是转折有些生硬,有些急於求成了,後面会稍微圆一下,後面应该还能有个五六章,就该完本,争取

《我和岳母那些事儿》 (下) 免费试读

岳母里面没有穿胸罩,只有一条内裤在下身穿着,我从她身後又看到那两只大白奶後,毫不客气的双手抓了上去,刚才在梦境中的景象成为了现实,两只嫩白的乳房,被我肆意揉捏成了各种形状,我用两指轻轻揉捏她樱桃般的乳头,乳头高高立起,岳母喘息开始加重,唇间已经开始发出轻微的呻吟。

我错开身体,将岳母稍微放倒一些,与她的红唇印上,舌尖立刻就搅在一起,口水在我俩嘴巴里流动,甚至还有一些顺着岳母的嘴角滴落在床上,当我再次抚上岳母裆部,阴阜那处内裤上面已经被淫水打湿,湿漉漉的滑腻异常,我又轻轻揉了几下,立刻又从里面渗出更多的液体,粘在我的手指上。

我擡起头,看着岳母羞红的双颊,把粘着黏液的手指放在她眼前,轻轻捏了一下,手指间的粘液拉成了一道细丝,对她说,隔着内裤都能流出来这麽多,里面是不是还有更多,让我进去帮你擦干净吧。

岳母轻笑着打开了我粘着黏液的手,羞红着脸说,不许进,已经这麽多年没有人进去过,你也不许进去看。

岳母的这句话像是对我发起进攻的号角,根本就没有一点要阻拦的意思,我单手抓着她的内裤上缘,就想把内裤往下面扯,可是岳母却抓着内裤两边死活都不肯松手,虽然内裤扯下後能看到她的阴毛,还有一条不算太黑的缝隙,可是当我松手之後内裤又弹了回来,把我刚才看到的又给遮住了。

反复几次,我急的没有办法,只得让岳母平躺在床上,我一只手按着她的两个手腕,另一只手飞快的拉着她的内裤往下扯,岳母不断地扭动着她的丰臀,非但不能阻止内裤往下滑落,反而还让内裤更加顺利脱离了她的臀部。

内裤脱下来之後,我放在鼻尖闻了一下,腥骚味立刻就充满了我的鼻腔,那种味道如同一瓶伟哥似得,再度让我鸡巴暴涨了一圈,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近距离查看一番,内裤里面究竟包裹着的是什麽,才会产生出这样诱人的味道。

内裤被脱下之後,岳母双腿是并拢在一起的,只能看到大腿交汇处一撮稀疏的毛发,她这个年纪,阴部的毛发竟然还是乌黑发亮,虽然不多,但质感看起来非常不错,我跪在床上,双手按住她的膝盖,想要将她两腿掰开,可是岳母夹的很紧,不得已我用了些力气还是将她双腿强行分开,看来那句胳膊拗不过大腿也不是非常准确,至少在岳母身上并没有得到体现。

大腿分开之後,岳母腿间的那条肉缝就显露出来,红褐色的阴唇微微分开,里面的淫液正潺潺的向外流,我伸手将两片阴唇分开,里面粉嫩的蜜穴口已经张开,周围亮晶晶的全是淫液,我又将她已经极度充血的阴蒂剥开,露出一个小小的肉尖,粉嫩至极。

我控制不住自己,低头直接就将肉尖吸进了嘴里,舌尖不住的与肉尖碰撞,让岳母身体开始微微的颤抖,她口中不住的叫喊着,怎麽会这样啊,怎麽会这样啊,随着她的叫喊,蜜穴口那里的淫液往外流的更加汹涌,甚至倒灌进了我的鼻腔。

岳母的呻吟越来越重,我双手抱着她的大腿将她的屁股擡高,不让淫液再堵住我的呼吸,这样我就能更加痛快的舔弄她的肉穴,我将舌尖探入她的穴口,像是吃冰激淩似得在上面舔了几口,粗糙的舌苔与她肉穴细嫩的皮肤摩擦到,让岳母惊声尖叫出来,肉穴里面急剧的收缩几下,又是一股粘稠的透明液体流了出来,她竟然直接被我舔弄着泄了身,这要多久没经历过男人才会变的这麽敏感。

我正舔弄着,突然感觉自己的鸡巴被捉住,然後进入到一个湿热的环境中,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岳母侧着身躯,正迷离着双眼盯着我的鸡巴。

鸡巴在她嘴里边进进出出,我感觉不到她一丁点的齿感,她的口活不错,甚至还知道用舌尖往我马眼儿里面钻,舒爽的让我立刻就想将精液排放到她的嘴里边,还好我控制的不错,没有在决战前倒下,我俩又互相舔弄了一阵儿,我转过身体,终於爬上了这具日思夜想的娇躯。

岳母的穴口早已经泥泞不堪,她这种熟透了的女人根本就不用试探,我的龟头对准之後,直接就将鸡巴连根没入,要不是我们耻骨间的碰撞,我觉得自己甚至要将蛋蛋也给送进去。

随着我的抽动,岳母呻吟的更加大声,她的声音在整个房间内回荡,与我猛烈的撞击声形成了一曲优美最的乐章,可能是刚才我自己撸过得缘故,也可能是岳母舌尖太过销魂,更可能是她肉穴太久没有鸡巴插入,里面的吸力异常强劲,我没过多久就感觉到精关有些把持不住。

我凑到岳母耳边小声说,妈我要射了,我要拔出来了,不说这句话还好,岳母听後,她双腿紧紧的盘在我的後腰上,不让我起身,她喘着粗气说,不要出去,不要出去,求你给我,全部都给我吧。

我听完她的话,鸡巴再也控制不住,突突的连喷几下,把积攒许久的精液全部都射进了岳母的肉穴之中,射过之後,岳母依旧紧紧的抱着我,不让我离开,而我也疲惫的压在她的躯体上,感受着她的温柔。

好一会儿,我怕把岳母压坏,撑起身体跪在她的两腿中间,看着我刚射进穴口里的精液慢慢流出,刚软下去的鸡巴又开始跳动,隐隐又想要硬起来,而岳母却羞涩的伸手将穴口掩住,像是初经人事的小女孩似得说,不许看,不许你看,坏家夥就知道欺负我。

我哈哈大笑,笑过之後却开始有些担心,怕岳母怀孕,要是这母女二人同时怀上我的孩子,这可真是玩大了,我将自己的忧虑说了出来,岳母轻轻用脚踢了我一下,哼了一声才说,现在才想起来这种事,早干嘛去了。

说完,岳母神色变的有些黯然,只听她继续说,放心吧,我不会再怀孕了,要是能得话,我不介意给你生个孩子。

我被岳母的想法给惊到了,但又十分感动,我重新躺到她身边,在她额头上亲了几下之後,说不要那麽伤感,咱们以後多努力努力,我多射进去几次,说不定就能怀上了呢。

岳母笑骂着打了我几下,又是叹了口气,说,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说着,她又捉住我的鸡巴,轻轻套弄几下,俯身把我疲软的鸡巴吃进了嘴里,她也不顾我鸡巴上还残留着我俩的淫液,吃的很是卖力,几乎鸡巴上每一处皮肤都被她的舌尖扫过,尤其是整个龟头,她舔的更是用心,我的鸡巴在她悉心呵护之下,重新恢复了生气,直挺挺的插在她的红唇里面。

岳母见我又重新有了战斗的活力,她最後在马眼儿上狠狠的吻了一口,翻身骑在我身上,主导着鸡巴,对准她的蜜穴重新坐了进去,她似乎已经彻底放开了,坐在我身上臀部疯狂的晃动,叫的也十分大声,好像是要将这些年积攒的欲火全部都发泄出来,随着她身体晃动的节奏,我也配合着向上擡起屁股,以期每一次的抽插都能将鸡巴送入她肉穴的最深处。

这天下午我们一共做了三次,尝试遍了岳母所能做到的各种体位,甚至在老婆身上没有试过的体位,岳母都配合着我完成了,岳母的转变让我浴火消解了不少,甚至有些开始怕岳母会这样无休止的索求下去,幸好到了老婆快回家的时间,我俩才没有继续下去,真要是由着岳母,恐怕一天一夜她都能陪着我折腾。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跟岳母都不敢对视,甚至连说话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不敢看对方的眼睛,生怕老婆会看出来什麽,可是这种诡异的气氛,还是让敏感的老婆看出了不妥,她当时没有说什麽,只是在晚上睡觉前问我是不是惹岳母生气了,我当然不能随便承认什麽,只能含糊其辞,让老婆好是不高兴的教训了我一顿,我也只能点头哈腰的听着,心里面却在想着岳母丰韵的肉体。

万事有了开头,就很难再挡住心中的豁口,岳母的欲火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浪高过一浪,我和老婆的休班时间有些差异,她甚至当着我的面开始算什麽时候我俩能够独处,说是要排解我的压力,不让我出去乱搞,其实还不是她欲壑难填,想着能让我多操她几次。

日子一天天的在过,老婆的肚子越来越大,她也变的越来越慵懒,吵着要休产假,可是时间不到,单位也不给批,她也只能按规矩去上班,我开始有些发愁老婆要是休了产假,我又要重新过上和尚般的生活,不过趁着她还没休产假,能多操岳母一次是一次,以後的事以後再说。

这天老婆上班,我在家休息,岳母去她店里面盘账,我看了会儿电视觉得无聊,就去洗个热水澡,想要好好的睡一觉,感觉跟岳母偷情,比干自己老婆还辛苦,睡醒之後岳母就能盘完账回来,免不了再大战一场。

正洗着,我听见房门有被打开的声响,我也没在意,反正这个家里的两个女人身体我都操过,只要不是她们同时出现在我面前就行,过了一会儿,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岳母含笑走了进来,她不知从哪搞来一件吊带睡衣,以前从没有见她穿过,这件睡衣其他地方并没有出彩的地方,就是十分短,短的连阴毛的遮不住,岳母就这样穿着它出现在我的面前。

她好像有些尿急,进来以後晃动着白嫩的大屁股直接就坐到了马桶上,我听见一股强烈的水流声击打在马桶内壁,刺激着我的鸡巴瞬间就硬起来,直接就指着岳母的脸蛋。

岳母红着脸,她依旧还是那麽害羞,小解完以後并没将我鸡巴捉住的意思,而是走到淋浴下面对我说,让开一些,我要清理一下。

我也不知道她要清理什麽,不过还是很听话的让出了淋浴,只见岳母挺起小腹,尽量让她下阴擡高,扒开两片肉唇,任由水流冲刷着她的下体,时不时的还用手指在上面揉搓,似乎是真在洗下体的样子。

我看着岳母的样子,感觉身体里的血液直往头上涌,鸡巴翘的都快与肚皮平行了,我舔着脸,凑到岳母跟前,说,妈你哪脏了,下面视线不好,我帮帮你吧,说着,就要伸手过去帮她洗下体。

岳母一把就将我的手给打开,说,去去,用不着你帮我,你看你身体还没有洗干净呢,说完,她将喷头关上,手上倒满了沐浴露,将我全身上下都抹了一遍,最後轮到鸡巴那里是她抹的更加仔细,沐浴露的滑腻在她双手套弄之下起了许多白色的泡泡。

我将岳母的身体反转过来,把她的吊带脱下扔在一边,笑嘻嘻的说,我也帮你洗洗吧,你在外面这麽长时间,也有许多的汗,不洗洗怎麽行,说着,开始揉捏她的两个大乳房,我对这两只乳房是爱不释手,感觉永远都玩不够,岳母也十分享受的闭上了眼睛,任由我在她身体上游走。

她可能觉得我鸡巴顶在她後腰上有些不舒服,反手将我的鸡巴捉住,鸡巴上还满是沐浴露,岳母每次稍稍用力的时候,鸡巴就会从她手里面挤出去,然後她再将手放松,鸡巴又努力的钻回来,她拇指再次在龟头上扫过,手掌用力,鸡巴重新又挤了出去,如是十几个来回,弄的我只抽冷气,要是这样被她一直玩下去,我用不了多久就要败在她的手里边。

我拿下喷头,在我俩的身体上狠劲冲了一遍,将泡沫算全都冲干净之後,我按住岳母的後背,让她双手按住马桶,手指在她阴唇上摸了几下,让里面的淫液充分涂满阴唇附近,这才把早就硬邦邦的鸡巴送了进去。

岳母闷哼一声,回手在我腿上拍了一下,娇嗔着说,也不知道怜惜我,这麽用力,你就不怕把我里面给捅透了,看你以後还怎麽玩。

我没管那麽多,依旧我行我素的抽插着,岳母的肉穴我早已经不是第一次玩了,耐操程度远超我的想象,如果这样能玩坏,那以前早就捅穿了,岳母被我抽插的开始进入状态,呻吟声又开始大了起来,可能是第一次在卫生间做,她叫的歇斯底里,让我感觉卫生间的墙壁都在颤动。

乐极才会生悲,就在我俩进入忘我境界的时候,都没有听见家里大门打开的声音,然後卫生间的门又被打开,我老婆一脸不可置信的站在卫生间门口,一手捂着嘴巴,一手指着我俩,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我也是感觉到周围光线的变化,这才朝卫生间门口看去,发现老婆吃惊的脸庞,这个时候我的鸡巴还在岳母的身体里,我甚至忘记了停止抽插,还在机械的前後耸动,只是幅度小了许多,岳母感受我身体的变化,她回头看了一眼,也发现了满是惊诧的老婆,她身体瞬间就僵在了那里。

老婆看过我们的丑态之後,恨恨的将卫生间门关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岳母这才反应过来老婆还怀着孕,她赶紧将刚才那件吊带穿上,飞来的冲出了卫生间,我有些懊恼,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我与岳母的事情,早晚都要在老婆面前败露,不同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这次被老婆当场捉住,我反而轻松点许多,但只求老婆不要想不开对她和肚子里的孩子有影响。

我在卫生间呢又呆了一阵,借着穿衣服的时候,把门打开了一条缝隙,倾听了一下外面,并没有听到老婆的哭喊声,只听到她和岳母嗡嗡的说话声,我这才稍稍放心。

说是穿衣服,其实卫生间里就一条内裤,我磨磨蹭蹭的穿好之後,见鸡巴上还残留着岳母的淫液,也不想清理,就这样走出了卫生间,来到外面之後,发现岳母和老婆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出来了,她俩并排坐在沙发上,老婆正黑着脸,见我出来之後把头甩到一边,而岳母则看着我朝老婆那边努嘴,她的意思我明白,就是想让我快些去哄哄老婆。

我腆着脸坐到老婆的另一侧,心里面一直都在盘算着该如何去哄她,女人就吃这一套,大堆甜言蜜语下去之後,再大的火气也能让她烟消云散,更何况这中间牵扯到岳母,她们母女二人能并排坐在这里,我觉得老婆心里的气恐怕已经下去一大半了。

我不太清楚岳母之前是怎麽和老婆说的,但无非也就是打了感情牌,我按照这个套路下去,应该也能奏效,我将手臂放在老婆的身後,轻抚着她的肩膀,说晴晴,妈待我们不薄,买房子妈妈也帮忙不小,她这个年纪孤单一人,你又不希望她再找别人,她平时还咋过啊!

老婆轻轻哼了一声,嘟着嘴把头扭向了另一边,说,难道这就是你们背着我做那种事的理由麽,要不是我今天提前回家,还不知道要瞒我到什麽时候。

虽然这话老婆是对我说的,但她却看向了岳母,让岳母有些尴尬,我看到岳母的窘态,知道不能让老婆继续这样耍小性子了,我抄起她的腿弯,将她抱坐在我的腿上,惹得老婆一阵惊呼,岳母也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老婆虽然怀着孕,但肚子还没到很大的程度,要不早就该休产假了,她身体并不算重,我很是平稳的就把她放在我腿上了。

老婆坐在我腿上之後,是背对着岳母的,不管她头再往那个方向扭,都不会再看向岳母了,这样也就避免了岳母的尴尬,我将一直手插进老婆的孕妇裙中,隔着内裤轻轻的揉捏着她的屁股,继续说,妈其实还不是为了我们好,你看你怀孕这麽长时间,我都没有碰你,我也憋的难受啊,你肯定不想让我出去胡乱搞吧,要是出了什麽问题,我们这个家可就全完了,妈也是考虑到这些才迁就我的,我的晴晴大宝贝最善解人意最孝顺了,肯定能明白妈的良苦用心,对不对!

老婆能这样平心静气的这样和我说话,其实在她内心里早已经接受了现实,她想要的只是我的一个态度而已,我这样低三下四的求她,老婆虽然还是嘟着嘴,但脸色已经好看了许多。

岳母这个时候其实没法儿插话,她正低着头在玩自己的裙角,她还穿着那件短的不像话的吊带裙,只是下身已经穿上了内裤,但内裤却薄的可以看到两片阴唇,这才是最诱人的穿着,我时不时扫过去几眼,暗自咽了几下口水,另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探到了岳母的两腿中间,轻揉着还是肿胀不堪的阴蒂。

岳母从鼻腔里轻轻发出嗯的一声,显然她没有想到我会这麽做,双手抓着我的那只手腕,想要将我手拿开,却又万分的舍不得,所以双手抓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老婆没有发现我跟她妈之间的小动作,仍在自顾自的说着,但她的态度已经软下去许多,只听她说,我也清楚妈妈把我养大不容易,她也有需求,哎,算了,你们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记得以後要对我妈好,你以後只能有我跟我妈两个女人,要是让我听说还有别人,看我不把你这个东西给扯下来。

说着,老婆伸手就抓住了我的鸡巴,因为刚才跟岳母在卫生间里才干到一半,这会儿我又是摸老婆的屁股,又是揉岳母的阴蒂,鸡巴早就从内裤里面探出头了,被老婆这麽一抓,瞬间有股凉嗖嗖的感觉从鸡巴根上传了出来,让我也不敢再继续去骚扰岳母了。

老婆刚才的一番话,已经算是彻底认可了我和岳母的关系,我能同时得到她们母女二人,还有什麽不满足的,这种日子给个神仙都不换,哪还有心思再去找别的女人,我连连向老婆保证不敢去找别的女人,又对她狠劲的夸奖了一番,夸赞她懂事云云,我这番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终於将老婆给哄的眉开眼笑,她被我摸的有些动情,抓着我鸡巴的那只手迟迟都不肯放开。

我摸了一下老婆的裆部,她跟她妈一样,水流出来的都很快,内裤外面已经是黏糊糊的一片,可是苦於她怀孕,我不敢弄她的蜜穴,生怕对她肚子里的孩子有影响,只得把手从她裙子里抽了出来,说乖晴晴,你也忙了一天,休息一会儿吧,多睡睡对肚子里的孩子有好处。

老婆也有颇多不舍,又在我鸡巴上捏了几下才放手,她也是顾虑到肚子里的孩子,并且孕妇也嗜睡,经我这麽一说,她竟然打起了瞌睡,点点头,说那好吧,不过你要哄着我睡觉才行。

我也不知道她是出於什麽目的,不过这个时候,我哪敢违逆她的意思,她无论想让我做什麽,我都得照做,我陪着老婆走向卧室,期间我看了看岳母,发现她神情有些落寞,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目前把老婆哄开心了才是最重要的。

我抱着老婆的双腿将她放在床上,等她慢慢躺平之後,我开始给她捏小腿肚子,女人怀孕的时候由於身体突然加重,小腿肚子容易浮肿,常帮她揉捏一下,能让她感到更加舒心,我的手只在她膝盖以下按摩,没敢往上多模一寸,生怕把她再摸的淫水直流,她真要是太想要,我就不知道该怎麽办了。

渐渐地老婆的呼吸开始均匀起来,她已经进入了睡眠状态,老婆睡觉的样子十分可爱,不晓得她梦到了什麽,睫毛一跳一跳的,脸蛋上有一抹红晕,却是有着浅浅的笑容,檀口微张嘴角还流出了一些口水,她是直接穿着孕妇裙睡的,可能是有些热,只用被子盖住了上半身,下身由於刚才我给她按摩的缘故,两条腿叉的很大,我发现她纯棉内裤的裆部有一块儿铜钱大小的湿痕,刚才她看到我跟岳母在卫生间里做那事,恐怕也强烈的勾起了她的淫欲,虽说她心里不舒服,但恐怕老婆早就有把我分享给岳母的想法,要不也不会这麽快就被我和岳母给哄开心。

我在老婆有湿痕的内裤上按了按,将我手指打湿之後,我放在鼻尖闻了一下,的确是淫水的味道,老婆其实是最辛苦的,怀着孩子不能做爱,她的欲望不知道要到哪儿发泄才好。

我轻轻地离开卧室,发现岳母已经不在客厅里面,我朝岳母房间看了一眼,发现她也要躺到了床上,可能是刚才没有做完的缘故,岳母将她那条薄内裤褪到大腿上,一只手正盖在裆部,中指上下活动,显然她是在自己满足自己。

我踮着脚尖来到岳母身边,伸手从她大腿内侧滑了下去,将她正在自慰的那只手挤开,我的中指立刻就取代了她的中指,开始在蜜穴里面来回抠弄。

岳母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她睁开眼发现是我之後,才不再那麽慌张,岳母从鼻腔里哼了一声,扭过去脸不再看我,娇滴滴的对我说,去找你家晴晴吧,回来我这里干什麽。

我见她撒着娇在吃老婆的醋,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想不到岳母还有这样的一面,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我以後可有的忙活了,我的中指又往她蜜穴里面伸了伸,岳母的G点我早已经摸清楚在哪里,我在上面揉按几下,立刻让岳母舒爽的呻吟出来,我凑到岳母耳边,吹着热气对她说,以後你跟晴晴是我一大一小两个老婆,小老婆现在休息了,我这就过来伺候大老婆,你还有什麽不满意的。

岳母红着脸颊,也不知道听清楚我在说什麽没有,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双手不断的在四周摸索,其中一只手摸到了我两腿之间,直接就将我的命根子抓住,她像是抓住宝贝似得,连着两个蛋蛋一并握在手心里把玩,让我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喝喝的怪叫声。

岳母把玩了一阵,觉得不过瘾,从床上坐起,起身的时候也没有将我的鸡巴松开,她跪坐在我身边,一头就紮进我的胯下,我感觉自己的鸡巴湿热无比,岳母这次吃鸡巴的时候十分卖力,从她嘴巴里发出吸溜吸溜的声音,我低头看了一眼,有大量的口水顺着她嘴角往下滴,刚才在卫生间里只做到一半,岳母显然是没有释放出来,她即将达到顶点,却突然被打断,再度见到我的鸡巴,她肯定要突然爆发出来,完全不顾及自己的形象。

我的手顺着岳母的背部滑向她的丰臀,又顺着屁股沟的缝隙摸到了蜜穴里面,岳母的淫水比老婆还要多,尤其是在这种欲求不满的时候,她流出来的淫液甚至顺着我的手指往下滴,我抠弄了一阵,还是觉得肉穴比嘴巴来的痛快,我站起身将岳母的屁股拉过来,让她跪在床上,而我站在床边,像刚才在卫生间里那样提起鸡巴就插了进去。

岳母丰臀高高翘起,两只手按在褥子上面,脸贴在手背上,她光滑的背部形成了一道斜坡,脊椎骨那里明显有一道凹槽,随着我的抽插,她前後迎合着,力求每一次的插入都能到达她身体的最深处,而岳母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呻吟声一浪高过一浪,似乎是想将身体里的压抑情绪全部都释放出来。

我用力掰着岳母的两瓣翘臀,也做着自己最有力的冲刺,刚才在卫生间里我也没有完全尽兴,这会儿要在岳母的身体上找补回来,岳母的肉穴吸力很强,并且随着我的每次抽插,里面都能适时的夹上那麽一下,虽然她的桃源秘洞我已经进入很多次了,但每次都能让我有种不一样的感觉,这次也不例外,随着摩擦力度的加大,我也把持不住自己,直接就将自己的精液射进岳母的蜜穴之中。

射过之後,我突然感觉到背後有人,猛地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老婆正倚在门框上,直勾勾的看着我和岳母的交合处,一只手还插在内裤里面抠摸,她显然是被岳母的叫喊声给吵醒,这才过来观战,从而忍受不住开始自己抠弄起来。

我这个时候倒不是很慌张,拍了拍岳母的屁股,让她起来往後看一眼,而我赶紧走到门边,扶着老婆的胳膊走进岳母房间,让她坐在岳母身边,岳母这时候还在撅着大屁股,我刚射进去的精液还正顺着肉穴口往下面滴,岳母回头看见老婆走了进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翻坐过来,刚经历过高潮,她的呼吸还有些粗重,脸颊潮红的十分厉害。

岳母也看出来她女儿动了春情,想了想,对我说,其实孕妇也不是不能做那种事,我怀着晴晴的时候偶尔也有过那麽几次,只要体位恰当,动作幅度再小一些,对肚子里的胎儿不仅没有坏处,还大大有益。

作为过来人,岳母对於这种事还是很有发言权的,老婆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用埋怨的语气对岳母说,妈,你怎麽不早点告诉我,害得我现在这麽辛苦。

岳母讪讪地笑了笑,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牵扯到你们两个的那种事,我怎麽好开口,就怕你会说我是老不正经。

我忍着笑没有吭声,岳母她女儿说她老不正经,却不妨碍她爬上女婿的床,不过这总想法只是在我脑子里过了一下,没敢当着老婆的面说出来,这要是把她们母女两个都给得罪了,以後我的性福还要往哪儿着落。

怀孕的女人智商普遍下降不少,老婆根本没往那方面想,她是迫不及待的想让我操,晃着岳母的胳膊说,妈你别卖关子了,快点教教我,你们两个倒是玩的开心,把我可给坑惨了。

岳母也觉得不能亏待了她女儿,扫了我一眼,却变得有些害羞起来,哼哼哈哈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老婆有些着急,又催促了一次,岳母这才红着脸小声说,就,就像刚才我那个样子,屁股撅的高高的,就不会压到胎儿。

老婆听完岳母的解释,就想翻身把屁股撅起来,岳母连忙将她按住,指了指我的鸡巴,说家里就这麽一个男人,你着什麽急啊,得有称手的家夥才行。

老婆扭头看向我软趴趴的鸡巴,由於刚跟岳母干过一次,鸡巴垂在两腿之间,老婆指着我下面的那个家夥说,快点给我硬起来,没看到老娘这会儿急着要用。

老婆突然变得这麽中二,让我有些不适应,就算我能力再强,鸡巴想要再硬,也得有个过程,不是说让它起来就能起来的,她们两个母女在嘀咕,完全把我甩到一边,根本不问我的意见,这会儿说让我鸡巴硬就硬,我又不是吹气球的,说起来就能起来。

见老婆心急的想要上手抓,我赶忙躲闪到一边,生怕老婆心急之下把我鸡巴给弄伤了,那以後就没得玩了,老婆抓不住我的鸡巴,她又追不上我,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岳母拍了拍她的後背,悄声在老婆耳边说了一句什麽,然後就见老婆使劲儿的点头,我心中感觉到有些不妙,不知道她们又在密谋什麽,这母女俩联合起来,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吃得消。

岳母见我还在一旁躲着,笑嘻嘻地朝我招了招手,让我去她身边,我有些犹豫,不过还是慢吞吞的走了过去,老婆见我小心翼翼的样子,有些不乐意,翻了翻白眼对我说,你偷吃的那股劲头去哪儿了,这会儿让你光明正大的过来,你倒是不乐意了。

这会儿我和岳母都还光着屁股,只有老婆身上还穿着衣服,我当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对於老婆的挖苦,我讪笑着没有回答,只是凑到岳母那一边,生怕老婆再强行去抓我的鸡巴。

这次老婆倒是没有上手,岳母却是把双手伸了过来,一手捧着我的两个蛋蛋,另一只手环成一个圈,在我疲软的鸡巴上套弄,弄了几下发现没有起色,岳母索性把头凑了过来,张嘴就将鸡巴给吃了进去,岳母的红唇裹着我的龟头,舌尖不住的在马眼儿那里打圈圈,这种刺激让我舒爽的叫了出来。

老婆仔细的看着岳母的动作,不过由於我的鸡巴是在岳母嘴里含着的,老婆根本看不清楚岳母舌头上的动作,只见到我舒爽的不能行,还有鸡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老婆双眼渐渐迷离,舌头在嘴唇周围打转,显然也是想像岳母一样,要尝一下我现在的鸡巴到底是什麽味道。

岳母发现我鸡巴已经硬起来之後,她不舍的从嘴里面吐了出来,拉出一道长长的丝线,岳母又朝我鸡巴上看了一眼,强忍着心中的欲火扭过头,示意老婆快点趴在床上,把屁股高高的翘起来,把我老婆的姿势摆好,她又伸手牵住了我的鸡巴,缓缓地将我鸡巴拉到老婆穴口那里,她主导者我的鸡巴,先是在肉穴周围蹭了几下,让周围充分润滑之後,这才拿着鸡巴往里面送。

将鸡巴送进去以後,岳母朝我点了点头,示意我可以开始抽插,不过她的一只手始终按在老婆的蜜穴外边,作为一道缓冲,不让我鸡巴进的太深,另一只手却是托住老婆怀着胎儿的位置,生怕我撞击太过猛烈,会压到老婆。

在岳母的精心呵护之下,我每次的抽插都十分小心,老婆可能是因为怀了孩子,盆骨已经开始张开,她肉穴里面没有以前那样紧致,甚至和岳母比起来都略微有些不如,不过我操得十分开心,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操孕妇,虽然是我老婆,但依旧觉得异常刺激,再加上光着屁股的岳母在边上做技术指导,试想有几个男人能做到我这一步。

操了有好一会儿,我鸡巴根本就没有任何感觉,就觉得老婆肉道里面有股热流涌了出来,她明显是已经泄身,岳母也发现老婆穴口那里涌出了大量淫液,意识到老婆泄身了,她将我的鸡巴从老婆肉穴里面拉了出来,帮着老婆侧躺在床上,趁着老婆休息的时候,她又把屁股撅起来,让我快点进去给她止痒。

我刚才操着大肚子的老婆虽然非常刺激,但鸡巴上却不是非常敏感,见岳母这边撅起了屁股,我毫不犹豫的就插了进去,果然岳母的肉道要比怀孕的老婆紧致许多,更何况她肉道里面还会收缩,更是嘬的我龟头阵阵麻痒。

老婆没用多长时间就缓过劲来了,她见我正在操岳母,酸溜溜的说,妈你这是帮我呢,还是自己享受呢,我都没用我老公几下,你倒是不客气的又用上了。

岳母甜丝丝的笑了笑,说,妈这不是看你累了麽,想让休息一下,但也不能让你的好老公闲着不是,要是放软了,你等会儿咋用呢。

我听她俩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天,把我撇在一边,又些不太满意,重重的在岳母的丰臀上拍了一巴掌,留下了鲜红的五指印,我狠劲的抓着岳母的臀肉说,我是不是你老公,是不是?

岳母被我抓的疼了,她大声哀求着说,你是我老公,是我母女俩的老公,求你不要掐了,再掐屁股都要被你给掐掉了。

老婆听着我跟岳母的淫言浪语也觉得十分刺激,她将一条大腿擡了起来,用指头将两片阴唇分开,嘴里呢喃着说,老公,好老公,快点过来操我,我一刻也等不急了。

我看着老婆竟然显露出这种淫荡的样子,她以前从没有这样过,我立刻就把鸡巴从岳母的肉道里抽了出来,也侧躺在老婆的身後,抱起她擡起的那条大腿,使劲的操了进去,由於体位的缘故,我插的并不很深,这样正好也能让老婆的肉穴收缩,操得老婆大声呼喊,一点也不比她妈声音小。

上一次我的精液给了岳母,这一次我没有偏心,在将老婆操的又一次泄身之後,我也将子孙袋里的精液射进了老婆的蜜穴之中,滚烫的精液烫的老婆身体微微颤抖,始终夹着我的鸡巴不愿意让它滑出来。

我和岳母的故事到此就讲完了,不是我不再操她们母女二人的肉穴,相反在我老婆怀孕期间,我操岳母的次数更加频繁,老婆实在是忍不住的时候,我也会帮她疏解一番,但为了胎儿着想,岳母不让我多操,每次操老婆的嫩穴时,岳母都会在旁边做技术指导,生怕我稍不留神就将老婆给操出毛病,当然岳母也是光着屁股在指导,我操的兴起时,还用手指扣进她的蜜穴,按在她的G点上,甚至能让她们母女二人同时泄身。

老婆十月怀胎之後生下了女儿,母女平安,经过几个月的休养以後,只要把孩子哄睡着,岳母和老婆都会趴到我身体两侧,她们母女二人配合的十分娴熟,轮流伺候着我的鸡巴和卵蛋,又轮流让我操她们的肉穴,直到岳母渐渐老去,两腿之间的阴毛都变成白发,我才停止了和岳母之间的关系,最後一次操岳母的时候,她下面已经不再分泌淫液,还是在老婆的肉穴里面充分润滑之後,才让岳母的肉穴最後一次吃了我的精液。

每每岳母坐在阳台上那张安乐椅晒太阳,当发现我过去,她都会笑的十分开心,我女儿也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她闪烁着大大的眼睛,伏在岳母的腿上,却不明白外婆见我之时,为何会笑的这麽开心。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