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浮沉大仙免费 浮沉大仙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地心 地心

    西平寨是云贵大山中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小村寨,因为群山环抱,建国以来四十余年也没有通路通电,仅有一条崎岖的山路与外界相连,除了每个月派人去往县城置换必须的药品,这个几百口人的村子便与外界没有其他的来往。西平寨似乎是过着自给自足的世外桃源般的生活,不过这个极度闭塞的小村子,罕见的迎来了外来人的足迹,那是一队远道而来的科考队,这只十余人的科考队跋山涉水,花了整整两天时间才从县城走到村子。

    浮沉大仙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地心》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地心》,是作者浮沉大仙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西平寨是云贵大山中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小村寨,因为群山环抱,建国以来四十余年也没有通路通电,仅有一条崎岖的山路与外界相连,除了每个月派人去往县城置换必须的药品,这个几百口人的村子便与外界没有其他的来往。西平寨似乎是过着自给自足的世外桃源般的生活,不过这个极度闭塞的小村子,罕见的迎来了外来人的足迹,那是一队远道而来的科考队,这只十余人的科考队跋山涉水,花了整整两天时间才从县城走到村子。

《地心》 第十章 免费试读

走出大概几百米,隧道开始崎岖起来,再往前就没有人工开凿的痕迹了,只是铺设了一条两米左右宽的小路。

大家头顶上悬着大大小小的钟乳石,手电的光照过去,钟乳石上附着的水渍反射出晶莹的光,石缝中渗透下的水顺着钟乳石流到石尖,凝聚成水滴,最後轮到地上,在坑坑洼洼出形成积水。

「哎呦!」只见侯冬冬脚下一滑,屁股实实在在地磕在地上,疼得他五官都拧在一起。

侯冬冬站起来,摸了摸屁股,忍着痛破口大骂:「什麽破路!?这帮人不知道把路修完吗?留着一半是什麽意思?脑子有坑!」

看着侯冬冬滑稽的模样,张誉谦忍俊不禁,但还是安抚道:「好了,你骂也没用,人家又听不到。」

侯冬冬搭上张誉谦的肩膀,皱着眉头问道:「诶!你说这些地心人好好的陆地不呆,干嘛非要跑到地下来?」

「这我哪知道?」张誉谦耸了耸肩。

「那我们能遇到活的地心人吗?」侯冬冬又问道。

张誉谦推开侯冬冬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白了一眼说:「你别老是问这种我回答不了的问题,我又不是全知全能。」

侯冬冬嘿嘿一笑:「那还不是你聪明嘛!」

「别说话!前面有情况!」走在前头的柳烟如摆了摆手,提醒後头的人不要发出声音。

大家停下脚步,微微弯腰,警惕地看着前方的黑暗,一片寂静之中,隐隐能听到前方传来「轰隆轰隆」的声音,大家不知道那是什麽声音,不敢轻举妄动。

王亮扭头对身边两个马仔吩咐道:「哎!你们俩个!去前面看看。」

「这......」那两个马仔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冒险往前走。

「还不快去!」王亮恶狠狠地向着两个的後脑勺就是两巴掌,带来这麽多马仔,不就是走在前面当炮灰的?

正当两个马仔犹犹豫豫不敢向前之时,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的桑嘎倒是收起枪迈步走了过去,边走边说:「没什麽,不过是水声而已。」

「水声?你确定?」王亮不是很相信。

「你们这些城里人没进过大山,不知道也正常,这不过是地下暗河而已。」桑嘎挥挥手,示意大家跟上脚步。

有了桑嘎这一番话,大家也就放宽了心,跟着桑嘎往前走,声音也越来越清晰。走出通道,一行人来到了一条不见边际的地下裂谷,两侧石壁相隔五十米左右,有一架五米来宽的铁桥连通,轰隆的水声正是从裂谷底部传来的。

「听这声音,水量很大嘛。」王亮不禁感叹。

众人站在石崖边上,探出半个身子向下望去,裂谷深不见底,手电照射下去的光也被谷底的黑暗所吞噬,只能听得到湍急的水流冲刷两侧的石壁。

在手电的光线能照射到的石壁上,大家看到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洞,这些洞大的估计有十米宽,小的可能只够一个人蜷缩才能进去,也不知道这些密密麻麻的洞里有什麽光景。

「以前只在网上看到过图片,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侯冬冬一脸兴奋,对於从小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来说,今天见到的所有的一切都新奇的。

「别光看了,过桥吧。」王亮招呼大家继续前进,踏上了铁桥。铁桥的路面铺了一层铁皮,但是年久失修,有许多隆起,踩在上面发出「哐啷哐啷」的声响。

众人踩踏铁皮所发出的刺耳又强烈的声响不断回荡在裂谷之中,但是这种声响不仅仅只有他们听见。忽然!一个黑影从铁桥下直掠上来,它的速度极快,快到大家一时之间都无法用电光照到它。

「那是什麽!」

黑影最终停在了大家的正前方二十多米处,大家赶紧把光线聚集过去,这下才看清了它的样貌。它的本体像个人,浑身长有短短的黑灰色毛发,它的头光秃秃的,嘴里长出两颗尖利的獠牙,它的两臂融入了一对翅膀中,这对翅膀又延出皮毛与双腿相连,这个新出现的怪物倒像极了蝙蝠。

这只人形蝙蝠直直地立在大家面前,瞪着一对红彤彤的眼珠看着众人,嘴里不断地发出「咕噜咕噜」的低鸣。

突如其来的怪物让走在前头的几个马仔吓破了胆,其中一人端起枪就准备开枪,张誉谦大喝一句「住手!」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马仔已经扣动了扳机,一梭子弹就这麽打了出去。

那只人形蝙蝠来不及闪躲,子弹全部打在它的身上,它惨叫一声,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一边飞一边发出「嘎达嘎达」的尖锐怪叫,霎时之间,像是回应一般,不断有同样的怪叫声从桥下传来,大家探出头,竟看到桥下一片黑压压的东西向上涌来!

那黑压压一片的都是人形蝙蝠!成百上千的怪物发出刺耳的怪叫向铁桥袭来,所有人都被眼前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快跑!」

不知谁高喊一声,这才让大家反应过来,转眼之间「黑云」已经快压上桥了,所有人连忙迈开双腿向铁桥对面跑去。

没跑出十米远,只听得「哗」地一声,无数的人形蝙蝠从铁桥两边掠过,它们团积在半空中,不断发出「吱呀吱呀」的怪叫,这些声音像是一把电钻往人们的脑袋里钻,耳膜的刺痛让所有人瞬间失去了行动能力,他们捂着耳朵跪在地上,像是听到了紧箍咒的孙猴子。

「啊啊啊啊!别他妈鬼叫了!」难以忍受的侯冬冬架起枪向人形蝙蝠群扫射,这种人形蝙蝠倒不像之前的猴面人那麽健壮,几发子弹穿过身体就能要了它们的命,侯冬冬这一轮扫射下来掉下了五六只人形蝙蝠,倒也打散了一小群。

「喂!都别楞着了,一起打!」见子弹的效果明显,桑嘎也不管耳膜的疼痛向空中开枪。

随着一只只怪物落地,原本严密的「黑云」被打出了一个个小口,所有人都有了信心,於是又有一排排子弹向空中射去。十多把枪,一轮下来就是几百发子弹,很快就将空中的人形蝙蝠打散了,尖锐的怪叫也随之消失了。

「操你妈!叫啊!再叫啊!」怪叫消失了,侯冬冬向空中骂着脏话来发泄心中的愤怒,可是发泄没多久,他的脸上又布上了惊恐,「卧槽!它们飞过来了!」

「趴下!」张誉谦早就注意到了人形蝠的变化,他迅速拉倒身前的柳烟如和身边的侯冬冬。

然而最前头的两个马仔慢了一步,飞掠下来的一群的人形蝙蝠直接咬住他们的身体飞回半空中,无论他们两人如何惨叫挣紮也无济於事,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被撕裂成了好多块。

血液还有撕碎的肉块掉落下的,掉落在一些人的身上脸上,最後则是那将颗被撕咬得不成样子的头颅,正好掉落在王亮的脚边。

「啊啊啊!走开!走开!」王亮像是踩到了电门,浑身颤抖地窜出几米远。王亮做过砍街地混混,手里的命也不是一两条,但是那两颗血淋淋的头颅还是让他吓得不轻,两颗头的头皮已经被啃咬掉了许多快,露出了里头的森森白骨,两个瞪大的眼珠似乎是在表述自己惨死的怨恨。

就是这一个空当,柳烟如最先清醒过来,她手一扬喊到:「继续跑!」大家纷纷紧跟着她的脚步附着身子向前跑,王亮被吓软了腿,两个马仔只好馋着他跑在最末尾。

也就几秒的空隙,大家已经跑到了铁桥的中段,而人形蝠又组织了新一轮的进攻,这一次冲过来的人形蝠给多了,它们从四面八方飞过来,形成一个包围圈,想把大家困在其中。

「别停下!」柳烟如意识到局势的严峻,她扣动扳机想撕开前方的口子。

包围圈越来越小,想一个蚕蛹一样把所有人包在其中,翅膀震动空气的声音还有人形蝠「嘎吱嘎吱」的叫声混在一起,嘈杂的声音让大家烦躁无比。

忽然!又有几只人形蝠极速掠下,它们张口血口亮出獠牙,两只大眼发出红色的诡异的光,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魔!

「爬下!」

这回所有人都早有准备,一看到人形蝠飞来就连忙匍匐在地,他们甚至能感觉到人形蝠从自己身上飞过所有带来的风浪。

柳烟如扭回头,急冲冲地喊道:「集中火力!在前面撕开一个口子!」

大家心领神会,待那几只人形蝠又飞回半空中之後,柳烟如、王春九、桑嘎、张誉谦架起冲锋枪冲在第一排,等打完子弹剩下的人又补上。

人形蝠群果然承受不住集中的火力,刚刚还是一堵黑色的墙,几通火力下来就被打得四散逃开,人形蝠的包围圈也很快出现了一个缺口。

「趁现在!快跑!」所有人都使出了吃奶得劲,一口气就跑出了十多米,个个都像博尔特附体。

「前面有扇门!跑进去就安全了!」就在铁桥的另一头,大家看到又一个通道口,而那里有一扇半开的大门,这给了大家极大的希望!

「小心後面!」正当大家朝着前方撕开的口子狂奔的时候,人形蝠改变了策略,它们转向人们防备薄弱的後方进攻,一群人形蝠趁不注意迅速飞到了对於後头。

眼见怪物要飞到自己身後,王亮瘫软的四肢忽然有了力量,他不顾手下的死活,竟然将搀扶着自己的两个马仔一把推向人形蝠!人形蝠抱上两人的躯干,张开血盆大口撕扯下一块块碎肉!霎时间惨叫声传入每一个耳朵。

「让开!让开!」王亮用两个马仔的身体减缓了人形蝠的扑杀,而他自己则推开身前所有人,飞也似的奔向桥头。

「卧槽!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王亮所有的行为正好被侯冬冬看在眼里,他指着王亮得背影正想破口大骂,张誉谦赶紧拉住他的手腕:「别废话!赶紧跑!」

大家跌跌撞撞跑出几步,另一群人形蝠又飞到了大家头顶,不过它们只是在头顶来回盘旋,似乎没有直接攻击人群的意思。

面对这一群人形蝠怪异的举动,所有人都不知其所以然,甚至有几个马仔放缓了步伐,擡头张望。

「别停!赶紧跑!」张誉谦心中一惊,直觉告诉他人形蝠不会这麽轻易放所有人一马,他大喊着想让大家不要放松警惕,可是还没等他的喊叫结束,半空中的人形蝠就趁着几个马仔缓步张望而与队伍有空隙的机会俯冲下来!

「小白脸!火力掩护一下!」

「好!」

侯冬冬不像王亮那种从街头厮混出来的冷血无情的混混,他毕竟是个正常人,他赶紧招呼张誉谦一起开枪给落在队伍後头的马仔做掩护,而正因为有了两人的火力掩护,人形蝠没有第一时间切割开队伍。

「兄弟!多谢了!」马仔们连滚带爬终於跑出了包围。

「走!」侯冬冬摆摆手,他则与张誉谦一道拖在最後给队伍断後。

此时的王亮已经跑到了桥头,柳烟如也紧跟其後,他们拉动闸门,留下一道两米的口子留人通过。

「快!快!」柳烟如不断地照顾着後面的人。

其他人一边抵抗着试图再次扑杀人群的人形蝠一边跑向闸门,一个个都通过闸门,还剩下落在後头的几个马仔和侯冬冬张誉谦二人。

「小兄弟!你们先过去!我们给你们掩护!」

在马仔们的掩护下,张誉谦和侯冬冬眼看就要跑到了闸门边,而人形蝠们见人们一个个都逃进了闸门,暴躁地不顾冲锋枪的火力直直地扑向马仔们,这一次密密麻麻的「黑云」一起压来,几把冲锋枪的火力已经无法阻挡。

「不好!快走!」马仔们见情势不对头,赶紧扭头跑向闸门,可是他们与闸门有一段距离,而飞速的人形蝠已经扑到了他们身後!

「啊啊啊啊!走开!走开!」人形蝠的速度实在太快!跑在最後的人不幸被扑倒在地,一只只人形蝠抱在他身上不断啃噬他的肉体,他挣紮着嚎叫着,凄厉的声音听得人背後发寒。

「哎呦!」只顾着撒腿跑的张誉谦没有注意脚下的石头,一个趔趄摔倒在地,而已经安全跑进闸门的侯冬冬回头见张誉谦倒在地上,一脸焦急地喊着:「小白脸!赶紧过来!快!快!」

张誉谦想起身继续跑,可是正当他蹬脚准备站起来时,右脚腕突然传来一阵刺痛!他伸手一摸,那里已经明显肿胀起来,而身後的人形蝠已经近在咫尺!

「闪开!」王亮突然推开侯冬冬,准备关上闸门。

侯冬冬一把抓住王亮的手,大声喝道:「你想干嘛?!」

「傻逼!没看到那些怪物要飞过来了吗?」王亮瞪得双眼如铜铃般大小,他已经近乎疯狂。

而就在两人对峙的当口,一道丽影冲了出去!只见柳烟如一个箭步闪到张誉谦身边,二话不说架起他的身体一把推到闸门边,而柳烟如则一个侧滚翻躲开了人形蝠的袭击,也安全逃回了闸门,然而身下的马仔则没有那麽幸运了,他们全部被人形蝠淹没,哪怕关上闸门,隔着一道门还能听到他们凄惨无助的哀嚎。

「操你妈!老子一枪崩了你!」怒不可遏的侯冬冬一脚踹倒王亮,枪口也对准了他的胸口。

「住手!」王春九也将枪口对准了侯冬冬。

「哎哎哎!侯少!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黄毛机灵,一见情况不对马上开始打起了哈哈。

「滚蛋!」侯冬冬一把推开黄毛,「这狗比差点害死我兄弟!还有什麽话好说?」

「猴子!」张誉谦也意识到不对劲,他走上前撤开了侯冬冬的枪口说:「别冲动,好不容易逃出来。」

侯冬冬指着王亮的鼻子,一脸气愤地说道:「这娘希匹的刚刚想把你关在外面!」

张誉谦一楞,他没想到还有这麽一件事,这样想来也难怪侯冬冬会这麽生气,不过能逃出人形蝠的魔爪已经让人倍感幸运,张誉谦也不像侯冬冬那麽冲动,也懒得去计较了,他拍拍侯冬冬的肩膀说:「算了算了,就剩这麽几个人了,还得一起找出路呢。」

既然张誉谦发了话,侯冬冬也不再发作,「嘁」了一声扭头走到一边,黄毛一直陪着笑脸说一些恭维的话,王春九也赶紧扶起有些狼狈的王亮。

张誉谦又走到柳烟如跟前,微笑着说:「刚刚多谢你了。」

「不客气,你不是也救了我一次?」柳烟如若有若无地笑了一下。

张誉谦和柳烟如二人打个照面,在王亮眼里却变成了眉目传情,尤其一向对人冰冷冷的柳烟如说话变得非同一样的温柔,像变了一个人,看的王亮不是滋味,於是讥讽道:「柳大美人,你什麽时候和他们这麽亲密了?」

「是啊,别忘了你是我们这一边的。」王春九也附和道。

「你们两个搞不清状况吗?」柳烟如无奈得摇摇头,她真是恨铁不成钢,二十多人的队伍只剩下八个人了,他们俩还在挑动矛盾,柳烟如冷冷地说道:「就剩这麽几个人,你们还想分解成两派吗?」

王亮这时才忽然想起来,带来的马仔们已经死得一个不剩了,哪怕算上柳烟如,自己这边也才三个人。看着抓来的桑嘎一群人脸色不善得盯着自己,王亮的底气荡然无存,「就不该给他们枪!」他心里这麽想着。

「哎呀~干嘛这麽严肃嘛。」见形势不对,王春九嬉笑着走到柳烟如身边挽起她的胳膊,作出一副亲昵的样子,「人家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姐姐知道你和那个小帅哥......嘻嘻,亲密点正常。」

「你胡说什麽?别乱说!」柳烟如甩开王春九的手,慌忙地把脸扭向一边,可是一瞬之间还是捕捉到了她脸上攀上了一丝腮红。

「哎呀哎呀!是姐姐我多嘴了,你看我这张嘴,这些事姐姐我不该说出来的,烟如你别往心里去。」王春九掌了掌嘴,可是嘴角依然扬起一个得意的微笑。

「你,你别说了,什麽事都没有!」柳烟如转过身来对王春九义正辞严地说道,可是她的目光不自觉地的瞥向了张誉谦,两人目光相交,柳烟如触电般地一个激灵,又慌忙转身快步往前走了。

「嗳!你慢点!等等我!你说你有什麽好害羞的,咯咯咯~」

被王春九这麽一搅闹,所有人的注意都转移到了柳烟如和张誉谦的关系上来,最兴奋的莫过於侯冬冬了,刚刚还一脸气愤的他转眼满脸都写满了八卦,「看不出来啊小白脸,我还以为你多纯情呢,原来也是个骚包,这麽快就拿下那个大美女啊。」

面对侯冬冬一脸猥琐的表情,张誉谦无奈地摇摇头说:「真没什麽,那个王春九瞎说的。」

「瞎说?」侯冬冬给了一个白眼,「人家柳烟如脸都红了,还能是瞎说?」

「喂!你信她不信我?」张誉谦锤了侯冬冬一胸口,没好气地说道。

侯冬冬撇撇嘴,竖了一个中指,说:「信你才有鬼!」

「哈哈哈,男欢女爱,人之常情,有什麽好避讳的。不过身陷囹圄还能捕获一颗芳心,你这小夥子还真是让人佩服啊。」桑嘎也打趣道。

侯冬冬搂着张誉谦的肩膀,低声道:「哎,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这柳大美人绝对是尤物一个,老实告诉兄弟,爽不爽?」

张誉谦一把推开侯冬冬的手臂,「卧槽!你滚吧!能不能别这麽猥琐!」一直被调侃莫须有的事,绕是一向斯斯文文的张誉谦也忍不住爆了粗口。

「切!你也脸红了,还嘴硬。」说着侯冬冬手架着下巴,作出一副深思的样子道:「小爷我纵横情场这麽多年,还真没遇上一个能和柳大美人比的。嘿!说起来那个王春九也是极品,也就比柳大美人差一点,啧啧。」

听到後半句,张誉谦又想起之前在河边偷窥到王春九群交的场景,脸更加滚烫,为了掩饰囧态,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模样说道:「哎呀说那麽多干嘛,继续走吧,人家一会儿走没影了。」

张誉谦刚走出几步,前方忽然传来一阵响动,紧接着就是王春九的尖叫声和枪声,张誉谦心中暗喊一句「不好」!赶紧向前头跑去。

大家跑到事发地,看见几只人形蝠扇着翅膀在王春九周围绕着圈圈,王春九慌乱地开枪扫射,却一发子弹都没打中。

另一边柳烟如的情况更加紧急!只见她被一只人形蝠扑倒在地,她的枪掉落在一旁,只能拿着一块石头堵住人形蝠的嘴防止它的撕咬。张誉谦见状擡起枪瞄准人形蝠的脑袋,一发子弹射出,打得它脑浆四溅。

柳烟如推开人形蝠的屍体,一个翻滚捡起枪,正准备干掉了围在王春九四周的那几只人形蝠,却被它们率先逃回了通道深处。

侯冬冬看到人形蝠的屍体,满脸愁容地挠挠头说道:「怎麽这里面还有这些怪物?」

柳烟如瞧了张誉谦一眼,点点头以示感谢,不过很快又撇过头,似乎不想被人发现他们俩之间的互动。

「奇怪,它们怎麽主动跑走了?」桑嘎疑惑地说道。

看着深幽的通道深处,张誉谦心中的某种直觉越来越强烈,「跟上去看看!」他不等大家的回应,提起枪就追了上去,大家无奈,也只好紧跟其後。奇怪的是,那几只人形蝠并不像其他人形蝠那样行动迅速,反而看起来像故意地能让後头的人看到自己的踪影。

忽然,那几只人形蝠向右一拐,消失不见了,大家追了上去,发现石壁被钻了一个洞,黑漆漆的深不见底。

张誉谦正要往里走,侯冬冬立马拦住他,问道:「哎哎哎!你干嘛?」

「追进去看看啊。」

「你疯啦?里头这麽窄,要是它们回过头攻击我们,我们躲都没地方躲!不行不行不行。」说着侯冬冬就把张誉谦往外拉。

张誉谦挣开侯冬冬的手,正色道:「这几只人形蝠的行动明显和之前的人形蝠不一样,我感觉它们故意想把我们引过来,既然来了,当然要进去看看!」

「它们把我们引过来,也许就是在哪里埋伏,然後把我们一举歼灭!」侯冬冬挡在洞口,一副谁也别想过去的样子。

桑嘎也说道:「说的不错,就这麽进去太危险了。」

「不!不会。」张誉谦斩钉截铁地说道。

「你凭什麽认为不会?」桑嘎反问。

张誉谦抱着手臂来回踱步,神色坚定地说:「如果那些人形蝠像杀了我们,组织几十上百只直接冲杀就行,我们已经无处可逃了,而它们只是飞来那麽几只袭扰了一下然後把我们引到这里,如果是为了埋伏我们,不是多此一举?」

听张誉谦这番话听起来倒像是那麽回事,侯冬冬和桑嘎听了也默默点了点头,见二人态度有所缓和,张誉谦继续说道:「我有直觉,这几只人形蝠故意我们引到这里来,一定是想让我们见什麽东西。」

「这些怪物有这麽高的智商?」侯冬冬疑惑地问道。

张誉谦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他望向来时的方向,低声道:「这些猴面人,人形蝠,绝对都是人体基因改造的产物,保留一些人类的智慧当然不稀奇。」

「那些都是......人变的?哎呦!」张誉谦的话让黄毛浑身起鸡皮疙瘩,他真的无法想象这些丑陋恐怖血腥的怪物曾经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正说着,洞里突然传来人形蝠「嘎嘎」的怪叫,还时不时地丢出来几颗碎石头,这样的反应更加肯定了张誉谦的猜想,它们一定想把人们引到什麽地方去!

张誉谦兴奋地指着洞内,说道:「看到了吧!它们在招呼我们!我得进去看看!」

王亮摇头晃脑地说:「要去你去!我可不去。」

见王亮表态,王春九站到他身边,没好气地向柳烟如问道:「柳大美女,你呢?」

这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柳烟如,她却瞥了张誉谦,没有丝毫犹豫:「我也想进去看看。」

「你!」

王春九刚欲开口,柳烟如抢先说道:「来这个地方死了那麽多人,我不想糊里糊涂地回去。」

王亮双眼微缩,他淩厉的目光在柳烟如和张誉谦之间扫过,而柳烟如怎麽会在意王亮异样的目光?她走到张誉谦身边打着手电朝洞内望了望,然後迈开长腿走了进去,张誉谦紧跟其後,侯冬冬、桑嘎、黄毛和东甘丹也一个个跟上。

王春九尴尬地看向王亮,「要不,咱们也跟上去吧。」

王亮双拳紧握,脸色不善,恶狠狠地说:「这个柳烟如,从来都看不起我。」

「哎呀~你和她计较什麽,她一直这样,等你接替了女王,再收拾她也不迟,现在咱们还是快跟上吧,咱们两个人呆在这里......太不安全了。」柳烟如他们进了洞,现在外头的王春九和王亮只剩两只手电了,两人瞬间被暗黑包围,王春九感觉暗处随时都会冒出什麽恐惧的东西。

王亮看着王春九因害怕而警惕地四处张望的模样,轻蔑地一笑,然後走进洞口大步跟上。

「哎!等等我!」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