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尘埃落定免费 尘埃落定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风流乱情录 风流乱情录

    实际上,风流乱情录是我仿照一些西式翻译母子文的写法写的,像陌生人,深夜访客,访客再临等。  有不少狼都觉得西文比较直白,感觉缺少情节,或者说缺少互相挑逗的情节,因为西文中母亲一般都会更主动一些。  可我很喜欢西文的风格,主要是跟我做人习惯有关。  本来,写完燃烧夏威夷时就不想再写了,可一来有狼友建议我写,二来也是自己生活中的一些琐事解决了,文章也该完结。最早动笔时候想的名字是狂野非洲,可对非洲实在没感觉,而且结合自己的心情,就写成了尘埃落定。  但愿生活中的纷纷扰扰也能尘埃落定吧!

    尘埃落定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风流乱情录》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风流乱情录》,是作者尘埃落定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实际上,风流乱情录是我仿照一些西式翻译母子文的写法写的,像陌生人,深夜访客,访客再临等。  有不少狼都觉得西文比较直白,感觉缺少情节,或者说缺少互相挑逗的情节,因为西文中母亲一般都会更主动一些。  可我很喜欢西文的风格,主要是跟我做人习惯有关。  本来,写完燃烧夏威夷时就不想再写了,可一来有狼友建议我写,二来也是自己生活中的一些琐事解决了,文章也该完结。最早动笔时候想的名字是狂野非洲,可对非洲实在没感觉,而且结合自己的心情,就写成了尘埃落定。  但愿生活中的纷纷扰扰也能尘埃落定吧!

《风流乱情录》 尘埃落定(下) 免费试读

在泰国很顺利的办理了国籍,在厂区奠基后,又玩了一阵子,当然少不了带着母亲她们去山野间打野战,来享受纯天然的性爱乐趣。按照行程,我们要回国处理海琴和父亲的事情了。

“我们先去东北的别墅吧!”

这是回到中国后,母亲跟我说的第一个想法,我知道她想做什么。“好的,妈妈,”

有些难以自已,我搂住了她的腰肢说:“先去举办我们的婚礼吧!”

母亲亲了我一下,满脸都是幸福的笑容。可我忽然发现,身边其她几个女人多少都有些失落!我心里一紧,自己把她们的事情忽略了。可母亲却帮我及时解围说:“好了,我们先去东北的别墅那里避暑,那边有教堂,我想伊莲娜,娜佳会同意在我之后嫁给你吧?”

听妈妈这么一说,外婆她们自然不能反对,忙点头表示同意。接着她又对海曼说:“你的婚礼要怎么办还要看你的选择,另外用不用跟你的家人说一下?中国婚礼好像都需要父母的同意吧?”

海曼这才明白妈妈的想法,便高兴的解释说:“我其实不着急婚礼了,反正已经登记,我想跟姐姐一起嫁给他!”

说完,竟然坏坏的朝我一笑。

母亲没有再说话,而是看向海琴,海琴被母亲一看,不由得抽搐了一下,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我知道该怎么做!”

她抬起头,看看我,没想到我也正在看着她,四目相交她又低下了头,说道:“我已经跟他父亲协商好分手的事情了,另外……另外……”

她看我很奇怪的看着她,也就没卖关子,说:“我已经告诉他,小满和海曼正在交朋友的事情了。”

真是石破天惊!我终于彻底明白哭笑不得的感觉了!“他也没生气,说估计到你们有可能会出这样的问题了。”

怕我着急,她忙说道:“他之所以这么快跟我分手,也是怕你们万一有了感情,不好相处!”

她还在述说当时跟爸爸商量的情景,可我没有听进去。此时,我对父亲的愧疚已经很难形容了。从小到大,我跟他的交流真的很少,连见面在一起的时间都很短,所以,对他一直没有什么感情。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体会到了金钱对生活的重要,而父亲与我很少相处,正是因为他在拼命的去聚拢财富,从而使我们生活的更好。

如果说当初我跟母亲偷情,给他戴了绿帽子,还可以说是由于长期的独处,我跟母亲的母子情才发生了变质,成为男女之情,多少都有父亲他的原因的话,那么,后来我跟海琴的事情基本上就是我纯粹自私的心理导致的了。为了防止海琴将来跟我抢夺父亲的财产,为了防止我跟母亲的事情败露,我完全主动的跟她发生了关系,甚至,这次还在泰国跟她正式结婚了。这顶绿帽子完全是我给父亲戴上的,完全是为了我的欲望。

在知道我跟他事实上的小姨子可能发生不该发生的恋情时,他并没有震怒,而且在有机会离婚来防止我的受到干扰时毅然选择了放弃自己的婚姻幸福。他对我没有像别人父亲那样关怀呵护,可对我的关爱是实实在在,甚至是放纵的。想到我给他的回报,我自己都羞愧难当。

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当即,我们商量好,海琴和海曼回老家看看自己的父母,并且,告诉家人海琴已经离婚和海曼准备结婚的事情。然后再到东北和我们会和,天气凉快一些后再补上她们的婚礼。而我和母亲外婆,姨妈则先去那边,举行她们的东正教婚礼。

婚礼那天天气不错,阳光明媚,偶尔刮过的小风让人觉得很舒服,并不燥热。

妈妈穿着雪白的带有明显俄罗斯风格的婚纱和我一起走上了红地毯,来到牧师面前接受祝福。除了外婆和姨妈,只有附近一所福利院的那些孤儿们在保育老师带领下参加,一来是这边没什么亲戚,二来就是有亲戚也不敢请来,娶自己的亲妈?

还是低调吧!可就是这样,母亲也已经十分激动的了!不像往日里那么沉稳,那么有自信,完全是一副初次踏入婚姻殿堂的小女孩的样子,那么激动,那么兴奋。

红扑扑的脸庞如同红苹果一样诱人,真想扑上去咬一口。一边接受牧师的祝福,一边看着母亲,看着她眼睛里噙着的热泪,我的心也动了一下,从来没有过的感动!每当想起母亲的时候,总是将她和赤裸裸的性爱划等号,见到她更是只想着把她扑在地上,用自己的鸡巴狠狠在她阴道里肆虐耕耘,直到把自己的种子播撒在那温柔的子宫里。

尽管为了我,也是为了她自己,母亲做了许多努力,甚至为我找了这么多美艳的女人。可直到这一刻,我才忽然意识到,她为我付出太多了,她对我的爱绝不是所谓的母亲对孩子的溺爱,或者性欲冲动下的欲令智昏。她对我绝对是爱,是母子夫妻爱的综合!

当牧师说完祝词,让我吻新娘的时候,我亟不可待的抱着妈妈,认真的吻上她那红红的嘴唇。品尝着她那散发着清香的香舌,吸吮着那甘甜的香津,味道是那么美,美得我不愿放开,用尽各种姿势,各个角度去品尝。直到妈妈快要窒息了,我才忽然醒悟过来,抱歉的笑着,放开了她。福利院的孩子们因为有糖果和点心吃而在欢呼雀跃,虽然他们有这样或那样的缺陷,但也许他们对于快乐幸福的要求是最低的!再想想我们去福利院捐款,并告诉老师是作为我们结婚纪念而捐赠的时老师们那激动的样子。看着那些孩子们,我当时就邀请他们来参加婚礼,而老师也非常痛快的就答应了。跟老师寒暄几句,我跟妈妈,现在也正式成为我妻子的莉娜一起,不停的拿点心发到每个孩子手里,外婆和姨妈也被景象感染,也过来帮忙。这一刻,我觉得我看到的是人性中最单纯的一面!

回到了别墅,刚一进屋,母亲就问我,“大门锁好了吗?”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她就一下子解开头上的发饰扔到了一边,说:“好了,总算可以彻底放松了!”

说着,就开始脱自己的婚纱,而外婆和姨妈也在一愣神的功夫明白了她的意思,也笑着开始脱自己的衣服。我当然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又锁好房门后,自己也摘掉领结扔到了一边,今天又要大战一场了,这可是我的洞房花烛夜,尽管天还没有黑!

母亲她们已经飞快的脱光了,天气还比较热,穿的本来就不多,所以,她们脱起来比我要快的多。而这时,她们又都赤裸裸的围到我身边,一起动手帮我脱起衣服来。感受着男主人的待遇,尽管以前也享受过,但跟今天的情形毕竟不一样,今天我的正妻就在旁边嘛。

“亲爱的,为了庆祝,我准备了新东西,你来!”

妈妈平日的沉稳早就不见了踪影,小姑娘般和外婆她们拉起我,连推带拽的进了功能厅。看到地面上摆放的东西,我明白她们要玩什么了。三副母亲在泰国穿过的,美女马的鞍具,一套车锁,还有一个迷你的如轮椅般大小甚至还更秀气的两轮马车。美女马加上美女马拉的马车,这真是太好了!我愣神的功夫,妈妈她们已经开始互相帮忙穿上了鞍具,我看了看说明书,将马车准备好,就等她们摆好位置来驾辕了!

按照母亲当初跟她们说的,母亲是我的正妻,她们也就是过去的侧室,所以,应该是母亲在最前面,而外婆和姨妈在后面并排拉车。可这个马车的车架设计是有些中西合璧的意思的,或者说更多考虑的是按照一匹“马”做的准备,那样根本不能配套使用。考虑再三,我有了灵感,那就是母亲和外婆她们的位置倒过来,母亲在后面直接将车架套在她的大屁股上,而外婆和姨妈则并排在她前面,这样只需要改动一下套索的位置就可以了。

终于准备好,我坐上马车,看着三个硕大浑圆,而且白皙的大屁股整齐有序的排在我面前,真像自己就是个沙场上的将军,站在战车上指挥千军万马去征伐一样!可与那些将军不同,我的三匹骏马都是母马,都是与我有直接血缘的美艳无比的西洋母马!在宽敞的功能厅里转了几圈,不时的用特制马鞭抽打几下她们的屁股,我真怕把她们那雪白的大屁股上抽出伤痕,哪怕只是一点,我都会心疼。

这样的座驾就是给个豪车我也不换!毕竟豪车可以用钱买,而这样的座驾呢?就是有钱也买不到吧?

驰骋了好一会儿后,我的胯下的鸡巴也已经耐不住性子,一跳一跳的想要大战一场。看着母亲屁股上渗出的点点汗珠,再看看外婆和姨妈也都是类似的情况,我知道,该慰劳一下我的坐骑了!捧着妈妈肥大的屁股,鸡巴偶尔蹭了那臀肉一下,真是舒服极了。对准她的阴阜,和身向前一冲,粗壮的鸡巴如热刀切黄油一样,轻易的挤开两片阴唇的守护,侵入到湿热温暖,泥泞不堪的阴道里。被鸡巴占据了空间而挤压出来的淫液如涓涓细流一样顺着鸡巴的棒身流淌,有的直接落在了地上,有的则流到我的阴囊处才纷纷落下。看到这些制造生命时候衍生物被浪费,姨妈忍不住爬了过来,伸头到我和母亲之间,张嘴就把我的阴囊吞入口中,细细品尝起来。

外婆看到姨妈抢先了却也没有别的办法,转而躺倒在妈妈身体下面,对着母亲那双豪乳攻击了起来。又一个敏感带被攻击,母亲措手不及,本来还有些压抑着的叫床声再也控制不住,她彻底放开了心怀。“啊……呀……顶进去了……操破了呀……”

声音越来越高亢,尖利的直透屋顶,钻入云霄之中!她太激动了,我也是一样,终于让母亲成了我的妻子,而且无论法律上还是宗教上都实现了我的这个梦想。我也放开一切羁绊,全心全意的一次次侵入母亲身体,让我尽可能的跟她结合的更加紧密,彻底融为一体。我要让她真真切切感受到我对她的爱意有多么浓,有多么深,所以,每次操入都是竭尽全力,直到龟头顶开子宫口,挤入子宫,被温柔的子宫壁阻止才停住。

母亲也明白的感受到了我的努力,不顾四肢酸软,尽可能的将那圆润肥大的大白屁股朝后用力的狠顶。我们每次相撞都发出清脆的劈劈啪啪的响声,到底是母亲生给我的鸡巴,跟母亲的屁股简直就是最完美的组合!撞击声清脆悦耳,更有让人听了心驰神摇的作用。可即使是这样,我总觉得不过瘾,每次操动都会尽可能的比上一次用力,恨不得把自己也塞回到母亲阴道,塞回到那曾经居住过的子宫才甘心!

母亲那如同大磨盘一样的屁股悍勇无比的左摇右转,阴道里的温度也是急速上升,显然,她想让我缴械投降。虽然我很想把我的精华毫无保留的交给她,播洒在她体内那适宜孕育生命的肥沃土壤中,可总要将她先操得服服帖帖才成,否则如何能显示出我华夏男儿的尊严?努力的冲刺,双手将母亲的腰肢牢牢的控制住,这样她的动作无论怎么说都会受到我的控制,幅度范围会缩小不少。而在她身下一直苦干的外婆也加紧了动作,每每将她那对豪乳吸得完全绷起,如同一个肉皮球一样,白晃晃发射着光亮。

虽然姨妈也在帮着妈妈,将我的阴囊含得暖暖地,可我却不在乎这些小的干扰,集中精神的对母亲的蜜穴展开行动!催动胯下那条她生给我的,混合了中俄设计的肉质加农重炮,对着她那纯粹的俄式防御体系狂轰滥炸!俄式防御工事从来不是豆腐渣工程,炙热的温度,湿滑的环境,收缩越来越强烈的阴道壁,对来势汹汹的侵入者展开了毫不留情的打击。一时间,我的重炮和母亲的防御工事僵持在了一起,谁也不肯服输,谁也不服软。

在那一刻,我的眼里只有母亲那雪白肥嫩的大屁股,而母亲眼里有什么我是不可能知道了,她只有不停的将头左摇右摆,任凭一头长发随着摆动四散飞扬。

终于,经过我的努力,母亲开始出现了阴道温度骤升,淫液分泌加速,及阴道壁收缩更加有力的现象,她要高潮了!我双手发力,不再让她随便摆动,发动了最后的攻击。“哦……喔……啊……呀……”

母亲咬着牙,却是忍不住发出声声惨叫,我被她还是不肯服软的态度激怒了!突然将大鸡巴抽出,只剩龟头卡在里面,但并没有立即翻身杀回,而是就这么着,左右碾动鸡巴,徘徊在母亲阴道口。这下,已经到了风口浪尖上的母亲急坏了,她一边向后不停的挺送大屁股,一边惊慌失措的问我:“为什么?为什么停下?不要停,快,快呀!”

就在她转过头来,焦急的看着我,正要说话时,我忽然发难,竭尽全力的将大鸡巴向前一冲,如脱缰野马一样,冲开一切阻挡,将龟头直挺挺的冲入母亲的子宫里。“你啊……”

母亲措手不及下被我杀得终于大叫了出来,“呀……啊……痛……顶穿了,啊……操死我……啊……”

反复冲杀了几十下,忽然她身体一紧,大屁股猛顶几下后,死力的向我怀里一送,将我的大鸡巴整根吸入了进去!冰凉的阴精汹涌喷出,淋在我的鸡巴上好不舒服,而母亲的阴道则有力的阵阵收缩,企图将我的精华完全挤榨出来,留在她那炙热的子宫里。我没有立即拔出来,这感觉太好了,从后面隔着母亲的大屁股抱着她,真是舒服极了!

也许是受到婚礼的刺激,母亲这次高潮来得特别猛的缘故,平时只需要几分钟就可以恢复过来的她居然只泄身了一次就软倒下去,而我正好想先放过她,毕竟身边还有两个美味可口的熟妇要吃呢!费力的抽出分身,正要行动,却发现外婆和姨妈已经并排趴在我面前,将大屁股对着我了。姨妈的屁股更加白皙有弹性,而外婆的屁股则胜在肥大多汁。踌躇了一下,我忽然有了主意,让外婆撅着屁股趴在我面前,而姨妈则以同样的姿势摞在外婆上面,双脚站在地上。这样,两个大屁股对着我,我可以随心所欲的同时享受了!

我抖擞精神,大鸡巴舞动起来虎虎有声。时而在姨妈阴道里逞凶,时而到外婆子宫里肆虐,将这对母女花操得晕头转向丢盔弃甲!没有任何的怜悯,事实上,我知道对于她们这样的欲壑难填的熟妇来说,更需要的是真刀真枪的实在东西。

那些所谓的技巧对于她们来说意义不是没有,但也真的不大!外婆不说,就说姨妈,听妈妈她们的说法,当年姨妈在俄罗斯的时候也是风骚放荡的很,说她跟当地官僚子弟几乎都有过一腿也不为过。想想后来姨妈的表现,还有当初临走时跟她前夫吵架离婚的情景,我想她一定是个床上悍将!当然,姨妈成为我的女人,在床上的表现确实很突出,无论是花样还是耐战程度都比母亲要高出不少,也就是我天生的纯阳之体,否则,一般男人还真不好满足她!

这对母女花都努力的在我面前表现,努力的将大屁股以最完美的形态吸引我的目光,我本来就烧得正旺,却没有在母亲身上得到发泄而憋得难受的熬人的欲火立即一下子又窜了起来!我每一寸神经都在被烘烤着,催促着我潜意识里面的征服欲,我要对这对母女花展开征伐了!

“啊……顶穿了……”

姨妈的叫声高亢嘹亮。“哦……要撑破了……”

外婆的叫床声相对低沉一些。可我没有时间欣赏她们的叫床声音,尽管这声音很美妙,如同弦乐一样撩拨人的心思。飞速的将我的鸡巴在两个肉穴里变换出入,将里面的淫液带得四处飞扬,有的落在我的小腹上,腿上,有的落在外婆和姨妈的屁股上,但也有的落在了地毯上!不时的拍打两下这两个同样硕大浑圆的大白屁股,看着淡淡的手掌印如同鲜艳的花朵一样若隐若现,真是奇诡的美丽!而她们母女以这个姿势被我同时奸淫,也助长了她们的性欲,都悍不畏死的将大屁股向我猛顶。熟妇就是这样,无论男人采取什么行动,都会出色的做出合适的反应。想想海琴姐妹,特别是海曼在床上的青涩,熟妇和少女间在床上的区别立即就分出来了。

在我锲而不舍的杀伐下,外婆和姨妈先后丧失抵抗能力,连续被我操得高潮四五次后,我才放过了她们,因为我感觉到自己也已经快到了极限,而我最希望的还是把精液射进母亲的子宫!

母亲虽然刚才高潮来得很强烈,可休息这么久也恢复过来,毕竟以前她是可以一个人应付我的热情的,尽管那时候她的下场往往也是被我干得昏迷过去。

“好啊我的宝贝儿!”

母亲性感撩人的飞了我一眼说:“你把她们也操晕过去了,那么还有力气吗?我是说,还有力气再帮我浇灭心里燃烧的那团火焰吗?”

“当然!”

我也笑嘻嘻的站起身,鸡巴从外婆蜜穴里抽出,猛地一跳,将上面的淫液摔了出去不少,却还不时的跳跃显示出自己的活力。“妈妈,我想我可以做到,而且,不只是熄灭你心里的那团火,我还想,还想……”

走到母亲跟前,我搂过风骚的她到怀里说:“我还想把一些东西留在您的子宫里!”

母亲“扑哧”一笑,说:“哦,我没意见,不过你只是想把东西留在我身体里那么简单吗?”

“当然……不是。”

我自己都感觉自己的笑容变得有些淫荡了,“我还想,让那些种子长大,然后再出来……”

说完又亲了母亲一下。

没想到母亲这次并没有嬉闹,而是很认真的说:“我也希望这样,亲爱的!”

她的眼神让我看着就心动:“我真的很想给你生个孩子,哦不,是许多孩子。而且……”

她看了看外婆她们说:“伊莲娜她们那天也去做了检查,伊莲娜也还有生育能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外婆的年纪基本上都是快到女人绝经期了,而且,一般女人在绝经前卵巢已经不能产生成熟的卵子,也就是说不能生育了。可没想到母亲竟然说她还可以生育,那么我想外婆一定也想给我生孩子的,果然,母亲接下来的话印证了我的想法。“伊莲娜当然还有娜佳都愿意给你生孩子,不过,我觉得还是让她们不要同时怀孕的好,否则,我们都怀孕了,可够你受的了!”

说到这里她不由得掩嘴一笑,但嘴是掩住了,可随着她的笑声,她的身体不由得微微颤抖着,将胸前那两团肉球颠得一跳一跳,看得我眼珠差点掉下来。“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我带着商量的语气跟母亲说,毕竟还是要征得她的同意最好。“哦,可以,不然……”

她又看了看我那已经因为兴奋而跳动不止的鸡巴说:“不然,我怕你会强奸我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的那团火焰再也压制不住,“腾”的燃起。

“我现在也能强奸你!”

说着就要抓她。可母亲一看我的表情,似乎很害怕的,提前一步跑了开。我在后面追,她却一边跑一边喊:“强奸了,救命,儿子强奸亲妈了!”

没有跑几步,她就被我在楼梯上抓住,我顺势将她挤在楼梯扶手上而她的腿也自觉的分开站立,“我现在就强奸了你这个勾引儿子的妈妈!”

说着将鸡巴向起一挑,直接插入了她体内!“哦……儿子强奸亲妈了……”

妈妈脑袋猛地后仰,将头发甩了起来。我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立即展开了大刀阔斧的攻势!

粗壮的大鸡巴坚硬如铁杵,左冲右突的在母亲阴道里横行肆虐。每次都是竭尽全力,每次都是尽根没入,恨不得把她的蜜穴操穿才甘心!“啊……呀……啊……”

母亲惨叫声在别墅里回荡,真像在遭受强奸,不应该说是像在遭受一群人轮奸一样,让人听了心里觉得发寒。可没过多久,她的声音就发生了变化,不再是惨嚎呼叫,而是变得含混不清,变成了所谓的无字真经。也许是姿势更加狂野,母亲很快就高潮不断,我没有再可怜她,而是对其发起不断的攻势,胯下的俄式血统的中国重炮狂猛的攻击,很快就将她带上一个又一个的高峰。但我也是到了强弩之末的地步,在她高潮了四五次,最后又是猛烈的高潮降临,蜜穴里冰凉的阴精汹涌而出,淋在了我正在凶悍攻击的龟头上时,我再也忍不住,腰眼一酸,怒吼着将自己对母亲的爱意全部射向她蜜穴最深处,打入到我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母亲的子宫!

“回家了,真的回家了!”

这是我唯一的想法。努力的将鸡巴再抽送了几下后,母亲阴道发出的难以想象的收缩力终于将我的鸡巴勒住,让我寸步难行。同时,她子宫如同黑洞一样,发出强大的吸引力,将我的鸡巴向里面猛吸。我射出的精华全部被吸了进去,疯狂的在母亲子宫里乱窜,找寻着可以结合成新生命的,自己的另一半!不过,由于我射入的精液太多,以至于母亲那肥沃的土壤都不能完全吸收,部分白浊的液体在我奋力将鸡巴抽出后悄悄的跟着溜了出来落在了地毯上。考虑再三,为了让母亲受孕几率提高,我拿来靠枕,垫在了她大屁股下面,这样,她的蜜穴口就被抬起,精液也就流不出来,可以有时间慢慢吸收了。

看母亲已经沉沉的睡去,而脸上那甜美的笑容足矣说明,她有多么满足。可以想象,我的种子正在寻找一切机会在她体内生根发芽茁壮成长。不久,在曾经养育我的地方,我的下一代差不多就该形成了吧?

起身抱着昏睡的姨妈到了沙发边,将她放到了沙发上,而当我要将外婆也抱到沙发上时,外婆忽然一动,居然费力的睁开了眼睛。她勉强的说:“亲爱的……你……你还可以再来吗?”

我点点头,不过却有些诧异地看着她,她现在连睁开眼睛都很费劲,难道说还没有满足?”

那就好,”

她似乎有了些精神说:“那就再在我身上来一次吧!”

看我迟疑,又解释道:“你知道,医生说我现在还可以怀孕,但时间不会太久了,但我真的想给你生个孩子,哪怕只有一个也好……”

她的呼吸已经调整了过来,可我听了她的话却很是感动。

虽然不想继续对她杀伐,可既然她有这样的要求,那我还能说什么?还是行动吧!为了让她省点力气,我将她放到沙发上,提着那双修长而不失肉感的大腿向着她身体对折过去。虽然她的大屁股是悬空着的,可现在却是高高抬起,蜜穴一张一翕的像是饥饿的孩子在张嘴乞求食物。看着外婆虽然疲累但很坚决的表情,我再也忍不住,俯身亲了亲她那性感地嘴唇,然后更是蹲下身子,抱住她那硕大的屁股对着她高耸的阴阜亲了又亲。她被我亲得一阵颤抖,阴唇居然都收缩抽搐了几下,但我没有理会,而是继续向下,掰开她两瓣雪白的臀肉,神情的亲吻上她的颜色虽深,却也褶皱清晰地菊花!“哦不,那里脏的……”

外婆扭动几下大屁股想要躲开,但她不是不喜欢,只是觉得让我亲她屁眼有点过意不去。我还是没有理会,继续抱住大屁股亲了一会儿,感觉差不多了才心满意足的站起身,舔了舔舌头,没想到那里的味道也不错!清香扑鼻的,难怪早晨她们洗澡洗了那么久。

“亲爱的外婆,我来给你下种了!”

虽然我说的是土话,但外婆显然明白了我的意思,“哦,好,我等不及了,你快来吧,外婆要给好外孙生一大群的孩子!”

既然她已经等不及了,那我自然不会客气,扶正她大屁股的位置,调整好鸡巴的角度,对着那淫水已经再次渗出的蜜穴,一坐腰,“滋……”

整根鸡巴没入了进去!“啊……”

外婆的叫床声再次响起,我对她的杀伐也再次开始了!

在我的鸡巴时而如重炮猛击,时而如蜻蜓点水的轰杀下,外婆的防御迅速土崩瓦解,本来就没有恢复精力的她再次高潮不断。我没有怜惜,因为我知道现在她最需要的安慰就是我将浓缩全部生命精华的种子播撒到她体内那片应该不差于母亲的,同样是极度肥沃的,适于播撒生命的土壤里!

我的身体完全失去了控制,大脑里已经是一片空白,本能的反应驱使我不断的加快速度,将鸡巴在外婆阴道里奋力进取,直捣黄龙。在外婆高潮了四五次后,我也被她的阴精刺激得舒服无比,酸麻的感觉自尾椎直达头顶百会,“外婆……你快动……我来了。哈……”

外婆刚奋起余勇将大屁股努力上挺,以便使她的蜜穴离我的鸡巴更近,更加方便我的冲击,我便压抑不住心中的兴奋,大叫一声,将精液射入了进去。“啊……”

外婆被我火热的精液一烫,也是一个哆嗦,再次高潮泄身,接着人就再也支持不住晕了过去。我努力的将精液射向外婆体内最深处,但最后也是感觉一股疲累难以控制的袭了上来,也不拔出鸡巴,就趴在外婆身上睡了过去,睡的特别沉。

连续几天,我的生活都是吃饭睡觉,做爱再做爱。当然,我每次不是把精液射进母亲的子宫,就是射进外婆的子宫,相较之下,其实还是射进外婆的多一些。

虽然我非常渴望让母亲怀上我的孩子,可那天她们的话都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外婆现在还可以怀孕,但机会不会太多了。而母亲还很年轻,还有的是时间,所以,我也就尽可能的多给她一些机会。

半个月以后,我忽然接到海琴的电话,她们处理完老家的事情,来找我们了。

母亲开车把她们接到了住处,我激动得抱住她们每人亲了又亲,久别重逢的喜悦让我笑得连嘴都闭不上了。可细看之下我发现,海曼还好说,除了有些晒黑,变化不大,倒是海琴,清瘦了不少。她本来就不是身高马大的类型,现在跟母亲她们站在一起更加显得弱小了!“你瘦了很多,是想我吗?”

我其实是有些想逗她开心的意思,可没想到海琴居然被我一说,眼泪哗的流下来,抱住我扎在我怀里大哭起来!

这下轮到我手足无措了!看看母亲,我向她投去求助的眼神,可没想到母亲竟然做了个可爱的,但此时对我来说却是近乎抓狂的笑容,然后耸了耸肩,转身进屋去了。而外婆和姨妈自然是跟着她走,有些幸灾乐祸的留下我孤助无依的站在门厅,只能搂着海琴说不要哭之类的毫无用处的话安慰。关键时刻,海曼帮忙了!她一边劝海琴,一边对我说,她们父母知道海琴跟父亲这样的金龟婿“离婚”了,都骂她不懂事,她们又不能说我的实际身份。最后,还是海曼机智的拿出母亲拿给她的,作为聘礼的八万元钱交给了她们父母,才把事情缓和下来。其实,后来她们父母知道我的身份是“外国人”而且,在国内投资不少时也换了副嘴脸。对海琴固然不再埋怨,对海曼更是亲热的让她自己都觉得不适应,要知道,她们老家重男轻女的思想很严重,从小她们父母可没少打了她们。

本来事情也算是圆满了,听说海曼要跟我结婚,她们的父母自然是欣喜若狂,可对海琴似乎就觉得会给他们增加负担似的,居然没告诉她,就给她偷着去找婆家了。海琴知道后多年压抑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她一边大骂父母见钱眼开,一边告诉她们自己离婚后也找到了新的归宿,而且她离婚后也分了百万以上的财产。

没见过海琴对自己发这么大脾气,她父母自然有些挂不住,周围邻居听她骂的那些话后,也都或明或暗的说她父母不该那么势利。而她说自己也分得了上百万的财产更是让她父母心里懊悔不已,可海琴没有管那么多,她多年的怨气,怒气彻底爆发,如果不是海曼拉她回来怕是不知要闹出什么事情来呢。

听海曼说完我才明白,海琴是觉得自己太委屈了,想到她父母的势利,我也是心情激动,“别哭了,你们两个我一起娶!”

听我这么一说,连海琴带海曼都是一愣,可她们看我气冲冲的样子不像是逗着玩,海琴虽然眼泪还没有干,但也不敢再哭,悄声问我:“你是不是没想好呀?我们两个你一起娶?让吗?”

“我怎么没想好?咱们现在是泰国籍,而且在泰国已经是合法夫妻了,还怕什么?”

我一说她们才想起,也是,这么多年了,突然换了国籍还真忘了。

联系了一家颇具规模的婚庆公司,按照海琴她们的想法,要来个纯粹中式的婚礼,所以就没有要婚车,而是用轿子,将她们从化妆的影楼抬到订酒席的饭店。

本来,我还想要少惊动别人,可海曼说她们的父母和不少亲戚都要来参加婚礼,没办法,只能这样了。可考虑到穿帮问题,就索性告诉她们的亲戚,她们姐妹两个都是嫁给我,一个所谓的泰国华侨,婚礼就在当地最好的一家酒店举行。本以为会有不少麻烦,可没想到她们的父母竟然没有生气,而是喜笑颜开的说好,当然,对于我送的定礼也都收下了。

婚礼当天,在据那个婚庆公司说,是他们公司最好的司仪的主持下,婚礼顺利举行。当然,为了掩人耳目,母亲她们只是以挚友亲朋的身份出席,我们的关系还是尽量保密好。

洞房花烛夜少不得对这对姐妹花大加征伐,必须确立我的权威,特别是在床上!

似乎该心满意足了!可大约也就是一周的样子,母亲告诉我,她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让我去公司一趟说是难得回来,想见我。本来已经忘乎所以的我心情一下子就冷了下来,终于要见父亲了,海琴说她跟父亲说过我跟海曼的关系有可能有发展,而父亲跟她那么痛快的分手其实也跟这有关。一想起父亲我总是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歉疚,他常年不在家是为了让我生活的更好呀!我对他的报答却是这样,可以说是恩将仇报了。可该来的终究要来,我没有理由拒绝,那就去见父亲吧!

母亲开车送我到了父亲办公地,她没有跟着我进去,而是坐在接待室喝着前台小姐倒给她的咖啡,用眼神鼓励我一个人去见父亲。知道我的身份,前台小姐以为我是因为对父亲的敬畏而有些发憷,朝着我微笑说:“总裁今天挺高兴的,好像还给你带礼物了呢!”

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朝她点了点头算是回应,谁能知道我此时的心情?再长的路也有走到头的时候,长长的走廊显得那么短,很快就到了办公室门口,我习惯性的推开门,发现父亲正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来了小满。”

看见我他很高兴,我也笑着回答:“是,您才回来呀,这次好像感觉您比以前出去时候都累。”

父亲笑着点点头,虽然脸上有疲劳,但却很高兴的样子说:“是,这次去的地方多,而且,每一年身体都会比上一年差很多,哎……”

说着他摇了摇头,向我招了招手,示意坐下。我便坐到了他身边,在他殷切目光注视下,我心跳都感觉快要失控了!

问了问我学习的情况,又问了问我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其实,在我对父亲单薄印象里,他很少关心这些事情。但还是如实的跟他说了我的情况,他笑着听完,忽然说道:“那天你海琴阿姨跟我说,你跟海曼感情很好?”

终于说到正题了,我紧张的不得了,可还是没有回避,当然也不能回避。“是,我们……我们在……交朋友……”

说到后面我的声音还是小了。父亲却很平静,点点头说:“恩,她比你大三四岁,也还算年纪相配,你们就试试看吧!看看能不能合得来。”

说完他没有再说什么,低头沉思着。我也不敢打扰,就静静的坐着,等着他说话。

“我跟你海琴阿姨已经分手了,”

他没有抬头而是继续垂着头说道:“一方面是为了你跟海曼,但也是为了不耽误她,我跟她在一起还是不合适,毕竟我要常年跑外,对她约束太多了。”

他忽然问我:“她去泰国投资,你知道吗?”

我没想到会问这个问题,顺口就说到:“知道,是当地的华裔弄的项目,据说回报不错,而且她好像已经入了泰国籍了。”

我正在后悔自己说多了时,父亲却点点头说:“我知道,她投资其实主要还是为了国籍,海曼也是泰国籍了吧?”

没等我回答他继续说:“这样,你如果跟海曼有发展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毕竟知道我跟海琴关系的人本来就不多。”

他还是在为我考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其实,我一直都觉得挺对不起你的,包括你母亲。”

父亲忽然说:“虽然,我能给你们钱,但从感情上却是欠你们良多。所以,海曼的事情不要有顾虑,本来就没有什么血缘,而且,现在连最后的那点姻亲关系都没了,你们不必忌惮什么。”

我哭的心都有,如果这时候我告诉父亲,我不止跟海曼已经正式结婚,连母亲,姨妈,外婆,甚至包括他曾经的续弦海琴都娶了,他会不会疯掉?但我不是傻子,这样的事情决不能说,特别是在父亲面前。

跟我又说了一会儿话,本来父亲准备跟我一起吃饭的,可忽然接了一个电话,说是外地一个老板来找他谈生意,他只好抱歉的跟我说下次再说了。

从父亲处回来,坐在车上一句话也没有跟母亲说,母亲也没有跟我说话。直到到了家,她停好车,就在我们要下车的时候,她忽然开口说:“亲爱的,你跟你父亲谈的应该很好,为什么不能高兴一些呢?”

我这才回过神来,歉意的说:“哦对不起妈妈,我心里有些感触,我不是有意不理你的。”

“嗨,不要叫我妈妈了,明白吗?”

妈妈装作生气的样子,特别的可爱。“哦对不起,我又忘了,只能在床上叫你妈妈对吧娜佳!”

母亲俏皮如小女孩的撅着嘴跳下车,我也跟着回家了。

生活还要继续,每天都要辛勤劳作,将我的种子在母亲她们体内播撒。虽然,海琴她们也有强烈的给我生孩子的意愿,可母亲说她们不能同时怀孕否则我会很难熬,海琴她们也知道我的情况确实如此,只好先享受我的爱抚而不急着创造生命的结晶了。

终于母亲的肚子有了动静,在连续一个多月的耕作后,母亲告诉我她的例假没有准时到,去医院检查时候确定是怀孕了。我高兴,母亲高兴,其她女人难免会有些失落。不过,我承诺她们都有机会,她们也就不是太过在意。又过了两个月的时间,母亲肚子已经明显大了起来,我每天都给她照几张相,有穿孕妇装的有赤身裸体的,总之要留下她每一天的记忆。而这时候,外婆又传来喜讯,她的例假也没有准时到,而检查后被告知是怀孕了。她最怕是到了绝经期不能生孩子,没想到会成功,激动之余她差点跳起来。

当母亲顺利产下我的第一个孩子时,初为人父的喜悦充斥了我的全部思维。

面对这个胖嘟嘟如同肉球一样的,既是我的儿子又是我弟弟的小生命,心里的感慨真的很多!为了防止孩子有什么缺陷,我们每周都按时去检查身体,找了专门的营养师为母亲量身定制最佳的配餐菜谱。而这个孩子目前来看是健康,没有缺陷的。看出躺在床上,虽然有些憔悴但精神很好的母亲,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她才好。“妈妈,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VIP病房没有别的病人,姨妈在看着孩子,我便向母亲说出了心里话。“哦,宝贝儿,你又忘了我们说过的,除了在床上,否则不许叫我妈妈吗?”

母亲笑了笑说:“这其实更主要的是为了以后孩子好,不然你随口叫我他会思维混乱的。”

我明白母亲的意思,点了点头,亲了她一下,逗她说:“但是我们现在也在床上,你躺着,我也有一半在床上对吗?”

母亲笑道:“是,没错。不过,说真的,我为你生孩子只是一个妻子的责任,不用感谢的!”

“当然,”

孩子似乎睡着了,姨妈走过来插话说:“那么你现在已经生了孩子,伊莲娜也快生了,我是不是也可以要一个了?”

“等我恢复了,你就该准备了。”

母亲满足的说:“不止你,海琴她们也可以准备,要给他生很多的孩子,我想我也会再给他生的。”

过了两个月,外婆伊莲娜也顺利生产了,是个女孩。由于外婆和母亲都是生育过孩子的,而且屁股本来就比较肥大,髋部骨骼打的很开,所以都是顺利自然分娩,没有剖腹产。我已经顺利完成中考,升入了本校高中部。结业式上,同学们看着抱着孩子来接我的母亲,外婆,还有肚子已经突出的姨妈和海琴,当然少不了在一旁忙着照顾她们的海曼,纷纷问我是什么人。我只说是我的女人,别的却都没有解释,虽然他们肯定不会相信,但这确实是真的。

按照我们的计划,海琴跟姨妈在母亲和外婆恢复后也有了身孕,而海曼为了不耽误学业,只好再等等了。

考虑到实际情况,我们给孩子们都申报了中国国籍,毕竟还是这边环境更安全。

过年时候,我们请了影楼的照相师到家里,为我们拍了全家福,我坐在中间,母亲和海琴坐在两边,她们都曾经是我该叫妈的女人。外婆姨妈,还有海曼三人在后面,而且除了海曼每个人都抱着孩子,外婆还抱着两个,她总想在停止排卵前给我多生几个孩子,结果如愿以偿的,很快又种玉成功。母亲曾经跟我说过,我应该找一个年纪相仿的女孩,可我没有答应,毕竟海曼年纪比我大不了几岁。

而且,不管怎么说,我们这样的家庭关系是一般人难以接受的,何必为了一个本来就不认识,更加没有一点关系的女人来破坏这些和我更加亲密的女人的关系呢?

我偶尔会去看看父亲,他也会尽可能的把我往他的交际圈里面带,我当然知道他是想让我以后接手他的生意方便。

总之,娶了母亲她们,并让她们给我生下孩子,我的一个重要心愿已经满足,算是尘埃落定了。以后的事情不可预料,但有亲密的家人陪伴,我什么困难都不怕。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