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我家的女人》wlsix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我家的女人 我家的女人

    我妈一条腿靠在沙发靠背上,一条腿无力的拖在地上,头和脖子靠着沙发一头的扶手仰卧,随着那人的拥拱,我妈高耸的乳房荡漾着。  那人象机器一样重复着一个相同的动作,单调而有力的抽插了三分钟,直到把阳具深插在我妈的子宫里,弯腰吮住我妈的奶头,他一边一抽一抽的射精,一边吮我妈的奶汁,直到射完他还不着急抽出阳具,继续吮奶,直到五分钟用完。

    wlsix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我家的女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家的女人》,是作者wlsix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妈一条腿靠在沙发靠背上,一条腿无力的拖在地上,头和脖子靠着沙发一头的扶手仰卧,随着那人的拥拱,我妈高耸的乳房荡漾着。  那人象机器一样重复着一个相同的动作,单调而有力的抽插了三分钟,直到把阳具深插在我妈的子宫里,弯腰吮住我妈的奶头,他一边一抽一抽的射精,一边吮我妈的奶汁,直到射完他还不着急抽出阳具,继续吮奶,直到五分钟用完。

《我家的女人》 第十三章 免费试读

又过了几个星期,舅妈表面上生活如常,不过因为我知道她已经怀孕,特地注意她的身材、肚子和乳房。她的肚子和大屁股没什么变化,但是就算隔着衣服也能看出她乳房比原先大了许多。舅妈走路的姿势也跟原先不一样了,屁股扭得厉害,上面的两只乳房也跟着一颤一颤的,透着那么一股子骚劲,常常弄得我眼里冒火,口中发干。

一天晚上快睡觉的时候,表弟小强端着碗走进我们俩睡的房间,愁眉苦脸的说他妈妈要他睡觉前喝牛奶。

我一看眼前这碗热气腾腾的「牛奶」就觉得不对,这「牛奶」又白又稠,还有一股子腥味,似曾相识。一刹那间,我明白了,这哪里是什么牛奶,分明是人奶,我说怎么闻起来这么熟悉,敢情让我想起我妈天天不得不把奶挤出来时的那股奶腥味。

看眼前这碗奶,白得发亮,这么多脂肪,我敢打赌这是人奶,而且这奶必是舅妈的无疑。想到这里,我脑子里浮现出舅妈一对丰硕的乳房充满乳汁被胀得大大的样子,想着她的奶头很快也要变得象我妈的一样又黑又大往外凸,下面就开始发硬。

我接过表弟手里的碗,咕咚咕咚,津津有味的把那碗人奶一饮而尽,满意的抹抹嘴,对目瞪口呆的表弟说:「这不是牛奶,这是你妈的奶。人奶是好东西,大补的,傻瓜!」

表弟愣了几秒钟,才恍然大悟地说:「哦……我说我妈今天怎么这么奇怪,还特地说这牛奶是单位发的。」

我随后把那天在肥牛家看到的事从头到尾跟表弟说了一遍。表弟显然已经从上次目睹舅妈被山民轮奸的心理冲击中恢复过来,舅妈在他心中的形象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变了。我大部分时候一想到我妈就想到她的奶子和骚屄,仿佛她身体的其它部分只是附属品,比如她的双腿只是用来把她的奶子和屄送到该去的地方用来供男人们享用的。

表弟虽然还不到把舅妈简化成两个奶子和一口屄的地步,但这种转变是必然的和不可逆的,也就是说,儿子一旦对自己母亲的性器官发生兴趣,以后就再也不会对它们视而不见了,相反只会越加的把母亲看成可以用来满足性欲的女人,母亲这个角色慢慢就反而被淡化。还有什么比玩弄自己母亲身上孕育和喂哺过自己的性器官更让男人兴奋的呢?

当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燥热难当,老二挺得老高。舅妈无疑已经沦落为那个黄处长的玩物,猜想过去,黄处长想把她给谁操,她就得老老实实撅起屁股把屄露出来让谁操。除了黄处长之外,肥牛的表叔无疑在捣鬼,让舅妈泌乳也许也是黄处长授意的,看他们上次鬼鬼祟祟在一起商量着什么就知道没好事。

我从我妈身上的经验得知,出奶的女人乳房比不出奶的女人乳房好玩不知道多少倍,光挤奶就有很多种玩法,而且泌乳妇女的乳房被奸污她的男人吮吸时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负罪感,潜意识里会趋向认同男人觉得她不过是发泄性欲工具的看法。

舅妈被开发出来成为男人的玩物,我没有意见,甚至还正是我想要的结果,然而让我闷闷不乐的是这中间没有我的份。可恶的黄处长,利用了我和表弟达到目的以后,就再也没来找过我们。现在我强烈的性欲没有地方发泄,而明摆着舅妈成熟的肉体已经被开发出来,却没办法享用,这个滋味实在不好受。如果能经常干舅妈,尤其是如果能跟表弟小强一起瞒着舅舅干她,那就最好了。

怎么办呢?我想来想去没有好办法。去找黄处长吧,不但很没面子,显得自己连住在一起的女人都搞不定,而且他顶多也只能让我现场观摩,而他的那些把戏对多年前就见过我妈开香艳麻将局的我来说实在不解渴。说到能让我解渴的场面,也许只有舅妈那次在山道上被十几个人轮奸才差不多。

那天以后,我和表弟小强晚上睡觉前常常有「牛奶」喝,少的时候我就让表弟一个人喝,多的时候就一起喝。每次舅妈都说是单位多出来发给大家的,但我和表弟都心知肚明那是舅妈的奶给男人们吮剩下的,就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按照我的猜测,哪一天的奶少,那一天舅妈的子宫里的精虫就一定多,反之亦然。

可怜的是一直蒙在鼓里的舅舅,他还一直坚持用避孕套,从来没发觉舅妈的下体有什么不妥,不知道自己老婆的屄常常是在外面被别人真枪实弹的操够玩够了才放回来让他吃点残羹。他好像也不知道舅妈泌乳的事,因为舅妈晚上睡觉前总要背地里把奶挤干净,免得过夫妻生活时引起舅舅的怀疑。

时值高一暑假的第二个月,我不认识什么同学,也不去学校参加补习,经常去附近的游泳池一泡就是半天,游泳池下午3点前的月票特别便宜。一面看偶然出现的美女一面胡思乱想,表弟小强也常常跟我去。舅妈被我们这么一折腾也起了兴致,常常利用单位午休时间来跟我们一起来游泳。

表弟告诉我,舅妈读大学的时候曾经在系运会里拿过女子游泳冠军,虽然结婚以后家里事情忙,不常来了,但一旦让她的瘾上来了,就恨不能天天来。

我喜欢舅妈跟我们一起去游泳,因为可以借机观赏舅妈的胴体。舅妈穿一件红色的紧身泳装,很普通的那种,肩带不粗不细,胸口不高不低,后面露着大半个背,下半部分紧紧包裹着她如今有些显得丰腴的下腹部,两只白白的屁股蛋只露出来小半,但走起路来还是一颤一颤,从前面看过去,高耸的乳房也一颤一颤的。

一看到舅妈在泳池边走路的姿态,我就想起她屁股蛋中间夹的粉红色嫩屄和两只充满乳汁的大奶子。

那时候我总想着如果舅妈的游泳衣突然撕裂或者胀破,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出她白嫩性感的肉体该有多刺激。唉,久违了,舅妈的肉体,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观赏和享用。

最难受的不是享受不到舅妈的肉体,而是明知道几乎天天都有人能吮着舅妈饱满的奶头直接吸取她新鲜浓腥的人乳,而后将他们一个比一个丑陋的生殖器里肮脏的精液肆意排泄在舅妈的子宫里让她的身体吸收。

由于充分的性行为,舅妈比半年前显得丰腴多姿,在我这个老鸟眼里比未被开发前的舅妈简直是判若两人。

如果说那时的舅妈只是偶然成为我性梦的对象,现在的舅妈简直时时刻刻在吸引着我。

现在操舅妈毫无疑问比几个月前在宾馆里那次要过瘾。看来女人虽然天生是男人们的玩物和性工具,但还要靠善于使用的男人耐心开发,最好还要许多不同男人精液的悉心浇灌,才能充分享受到女体的妙不可言之处。

就在我因为舅妈丰腴性感的肉体近在眼前,却无法享用而感到无比痛苦的时候,机会却不知不觉的降临了。

这还要从某堂化学课说起。从初中开始我就一直讨厌化学,从元素周期表到配平反应式到氧化还原反应,搞得我头昏眼花,不胜其烦,上课几乎总是在睡觉中度过。拜化学课所赐,我已经修炼成能够睁着眼睛抬着头打盹的功夫。

某天下午的化学课上到一半,我从周公那里神使鬼差的回来,老师正在讲硫酸把纤维素降解成葡萄糖的原理,然后他把一大团棉花丢进装了硫酸的烧杯,搅拌了几下,棉花顷刻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忽然有了个模糊的想法:舅妈的游泳衣如果会被硫酸化掉就好了。

我很快觉得自己可笑:什么时候能把硫酸泼在舅妈游泳衣上呢?

我知道硫酸会把人烧伤,所以不会在舅妈穿着的时候泼,但如果她不穿的时候泼,游泳衣顶多就是被烧出几个大洞甚至完全消失,而舅妈是不可能穿一件破游泳衣去游泳的。

我想到把游泳衣的布料用酸液破坏得一下水就烂掉,但很快又否定了,因为技术难度高,而且布料变质很容易被发现,最主要的是我想到舅妈的游泳衣是尼龙的。刹那间我脑子里电光火石一般连转了几十圈,连我自己都奇怪为什么转得这么快。就在我因为灰心而再度昏昏欲睡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舅舅家卫生间里那瓶用来洗厕所的浓盐酸。

一下课,我就到讲台前面拉住化学老师问盐酸能不能溶化棉花。

老师虽然很惊讶我为何突然变得这么好学,还是很仔细的给我讲了酸液溶化棉纤维的原理,还给我写了盐酸降解棉花的化学方程式。

我装模作样的一边听一边点头,还把方程式抄在化学书的空白处,一面在心里盘算让舅妈当众裸体露丑的全新计划。

当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的计划已经大体成型了。我猜想舅妈的游泳衣虽然是尼龙的,但线可能还是棉纱线,而这正是我要的效果。

我只要趁舅妈不注意,把她的游泳衣泡在盐酸里一段时间再拿出来晾干,表面上看起来游泳衣还是好好的,因为化纤不怕酸,但连接整件游泳衣的线都已经被腐蚀掉,这样的游泳衣舅妈穿上了去游泳,只要一会儿功夫就会分崩离析,那时候她在公共游泳池里肯定会顾此失彼,春光无限。

我犹豫是否把这个计划告诉表弟,最后还是决定事先不告诉他,考察他当场的反应。如果他看到自己的母亲在游泳池里当众赤身裸体而无动于衷,那就说明他已经成为我可以信赖的一丘之貉,我们就可以更进一步的在家里把舅妈变成我们的性奴。

不少女人潜意识里都渴望儿子对她们的性奴役,而反映在显意识,就往往给自己找各种各样的理由,这些理由无不笼罩在母爱的伟大光环下,比如让强奸自己的儿子逃脱法律惩罚等等,实际上她们是在给自己都意识不到的乱伦骚情找借口罢了。越是表面上一本正经的女人和母亲,骨子里越是闷骚,这样的女人甚至只要儿子的阳具一插入,她的骚屄立刻就原形毕露。

经过我自己的经验,我越加相信,要占有和开发一个女人,使她成为人尽可夫的娼妇,最方便的办法是让她儿子参与,那样的话整个过程会顺利得多。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