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巨棒土匪香穴娘》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巨棒土匪香穴娘》有哪些作者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巨棒土匪香穴娘 巨棒土匪香穴娘

    龙胜虎:武功高强的土匪头子,下身是『黑龙取珠棒』,偏爱熟女,最后所娶的六位夫人,皆是自己的长辈。  张牡丹:古城县富贵商号的千金,也是大汉奸刘二狗的夫人,最后嫁给小虎,下体为『蝴蝶穴』。  林香兰:龙向天的大夫人,龙向天死后与二寨主通奸,后被小虎收入房中,下体为『蜜桃春水穴』。  许素琴:龙向天的二夫人,龙向天死后,因为嫉妒林香兰,与小虎结成夫妻,下体为『乌螺宝穴』。  苏琳儿:龙向天的三夫人,与小虎师生缘分,因照看小虎的伤势,被小虎要了身子,下体为『凤冠宝穴』。  文玉茄:小虎的姑母,颇为淫荡,原先是开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历史军事
    立即阅读

《巨棒土匪香穴娘》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巨棒土匪香穴娘》,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历史军事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龙胜虎:武功高强的土匪头子,下身是『黑龙取珠棒』,偏爱熟女,最后所娶的六位夫人,皆是自己的长辈。  张牡丹:古城县富贵商号的千金,也是大汉奸刘二狗的夫人,最后嫁给小虎,下体为『蝴蝶穴』。  林香兰:龙向天的大夫人,龙向天死后与二寨主通奸,后被小虎收入房中,下体为『蜜桃春水穴』。  许素琴:龙向天的二夫人,龙向天死后,因为嫉妒林香兰,与小虎结成夫妻,下体为『乌螺宝穴』。  苏琳儿:龙向天的三夫人,与小虎师生缘分,因照看小虎的伤势,被小虎要了身子,下体为『凤冠宝穴』。  文玉茄:小虎的姑母,颇为淫荡,原先是开

《巨棒土匪香穴娘》 第14章 六女同床合家欢 免费试读

丁三儿死后第二天,小虎在天还未亮的时候带着一家老小出了奉天城。满满两大车家当,还有商号多年的积蓄,真可谓万贯家产随身带。虽是小虎身怀武功,他也不敢在中途停顿,一直到傍黑天,才赶到了卧牛山下。

“前面的人都给我站住,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也不知从哪蹦出来一个瘦猴模样的少年,拿着一把大片刀,站到了小虎的马车前。

“呵呵,你奶奶的,连老子你也敢劫,你是才入伙的吧。”小虎一看眼前的瘦猴,心中又气又喜,这小子八成是后来上山的,没见过自己。

“嗯啊,我是今年……你废什么话,车上拉的什么?”瘦猴刚要回话,一想起自己的身份,当下态度又强硬了起来。

“钱,整箱的银元,你自己可拿不动,赶紧上山去叫人,我在这等着你。”小虎笑眯眯的冲瘦猴说完,一纵身来到他面前,轻轻一推将瘦猴掀了一个跟头。

“哎吆,竟然敢动手,好小子,跑就是孙子,等爷爷上山喊人去。”瘦猴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小虎撂倒,心知自己不是对手,当下撒丫子直奔山寨。

不到盏茶的功夫,瘦猴子还真带着一票人马又杀了回来,领头的二冬瓜一看到小虎,激动热泪盈眶,上前将小虎抱起来狠狠的摔倒地上,这可吓坏了小虎身后的几位夫人,尤其是蒋媚娘和文玉茄,她们哪里见过这种打招呼的方式。

不过二冬瓜赶忙嬉皮笑脸的将小虎又拉起来,大口一个大当家的叫的欢快,接着招呼随行的众位弟兄,把小虎一行人请到了山上。

兄弟见面,分外热闹。只是军师林自序打一看到小虎和他几个夫人,脸色就显得不正常,小虎本以为是林自序见到林香兰还活着,有些接收不了,没想到最后老军师竟然神秘兮兮的将小虎叫到房中,压低声音对小虎说出了一个惊人的秘密:蒋媚娘就是小虎的生母。

小虎听完,如同被雷电击中,整个人都呆若木鸡。

林自序反而安慰道:母子成家,自古有之,只要别人不知,大当家的也不必介怀。

小虎转念一想,林香兰、许素琴、苏琳儿,以前不也是自己的义母么,这不跟了自己之后,还为自己生了儿子。当下,他重拾心情,到前厅,与山上的众兄弟豪饮了起来。

第二日,小虎选了十几个身手敏捷的兄弟,偷偷潜入了古城县。军师林自序带着剩下的兄弟,与城外的八路军会合,只等小虎的信号,便一起向县城发起总攻。

小虎看了一眼张胜男提供的军火库地图,发现鬼子的军火库竟然修在张家商号旁边,小虎想起与他有过半月夫妻之情的张牡丹,心中感概万千,想必牡丹现在早已嫁做他人妇,不知还能否记得他这个小伙计。

可当小虎走到张家商铺的时候,却见商号里冷冷清清,张牡丹穿着一身破旧的衣裳,正在柜台前逗弄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儿。小虎远远的一看,只见那个孩子长得虎头虎脑,与香兰为他生的念山倒有八分相似,当下小虎心中暗道:难不成这个孩子就是自己的骨肉?

当下小虎用围巾裹了面孔,扮作平常的商客走进商铺,压低了声音问道:“掌柜的在吗?

张牡丹闻声将幼童抱在怀中,看了一眼小虎的模样,回道:“我就是,不知道这位大哥要买什么东西?

“你是掌柜?我想打听一下,原来的老掌柜去哪儿了?”小虎道。

“家父一年前就去世了,你是家父的朋友?”牡丹仔细看了一眼小虎,但还是没有认出来。

“嗯,也算是老相识了,敢问大姐,怎么商铺里不见你家主事的?”小虎接着问。

“我相公早在一年前走了,大哥要是没事儿,就请自便吧。”张牡丹见小虎没有要买东西的意思,就下了逐客令。

通过张牡丹的回话,小虎基本已经确认,张牡丹怀中的幼童就是自己的骨肉,当下又问道:“你家原来有个叫虎子的小伙计,你可还记得?

小虎问完这句话,张牡丹明显身体一颤,愣了好一会,才将孩子放到地上,自己却慢慢向小虎走过去,一直走到他的身前,才猛一伸手拉开了小虎的围巾。

当牡丹看到小虎的脸庞时,突然像发了疯一样,开始拼命的撕打小虎,之后便一头撞进小虎的怀中,满腹的怨言接踵而至,旁边的小孩顿时吓得大哭了起来。

原来小虎用计将刘二狗杀死之后,二狗以前的仇家就开始报复张家,张老掌柜被活活逼死,张牡丹当时一心只想着去卧牛山寻找小虎,但眼见父亲过世,张家商号的生意也一落千丈,只好独立撑起了这个家。只是两个月后,她发觉自己有了身孕,知道自己怀了小虎的孩子,就想找人去卧牛山给小虎送信,但当时小虎正带领卧牛山的好汉,四处洗劫地主大户,古城县到处都贴满了小虎的画像,牡丹也就不敢对他人提及小虎的事儿。直到后来小虎大闹了胡家庄子之后销声匿迹,县里的百姓都传言他已经死了,牡丹听后,心痛不已,但身为一个女人,又挺着一个大肚子,她也无法去寻小虎的下落,只能历尽千辛万苦,将孩子生了下来,算是为小虎留一条根儿。

小虎听后,觉得自己太对不起她们母子了,当下让一个随行的兄弟顾了一辆马车,将牡丹母子速速运往卧牛山寨,详情他也没给牡丹说,只说让她先去等自己,等他办完事儿之后,就跟她卧牛山相会,从此再不分开。牡丹对小虎的话言听计从,当下匆匆收拾了行囊,离开了古城县。

中午时分,小虎顺利的将日军军火库炸响,随后带着兄弟们直接杀进了日军司令部,亲手毙了金桥一郎。于此同时,城外的八路军和卧牛山的好汉们也一鼓作气,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全歼了守城的敌军。

清扫完战场后,小虎准备带人回山,张胜男身穿一身八路军服找到了他,问小虎今后的打算。小虎说准备继续带着兄弟们与日军开战,直到把他们全部赶出中国。胜男劝小虎还是早日撤离卧牛山,鬼子不会就此罢手。小虎也考虑到这点,打算带领兄弟们一起投奔八路。胜男表示欢迎,但前提是小虎必须跟自己的女人断了联系,因为八路军有八路军的规矩,不许带家属,而且小虎还有多位妻子,这是万万不允许的。

小虎左思右想,为了自己的女人,他只得选择与大家告别,张胜男和卧牛山的众好汉一再挽留,但小虎淡淡的说了一句: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兄弟不负卿!之后,小虎落寞的离开了大伙儿,几经辗转,带着几位夫人去了香港。

到了香港之后,小虎利用手里的钱财,开始涉足远洋贸易,一是为了养家糊口,二是为八路军提供后勤援助。但闲暇的时候,小虎总是回忆起与寨中的兄弟们快意恩仇的日子,每次他都会喝的大醉,模样甚是落寞。

小虎的几位夫人,到了香港之后,一起住进了一所别墅,她们见到相公整日郁郁寡欢的样子,心中多是不忍,可是除了心疼之外,她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让小虎开心。

时间如流水,转眼即三年

三年后,小虎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他的生意也越做越大,并且成立了龙虎贸易公司。就在小虎21岁生日的时候,他的六位夫人为他精心准备了生日礼物。

小虎下班回家之后,吃过寿宴,就早早的回了房间,按照规矩,今晚张牡丹要陪他休息。但小虎迟迟不见牡丹的身影,当下小虎穿了睡衣,信步走到牡丹的房间内,不料屋里竟一片漆黑,小虎摸到灯的开关,生气的将灯打开,但眼前的景象,立马让他惊呆了。

张牡丹的房间中摆了一张巨大的软床,上面并排站了他的六位妻子,每个人都是中西合璧,下身穿着各色的丝袜,上身穿着丝质的肚兜,中间雪白的屁股,排成一面肉墙。众人都笑意吟吟的看着小虎惊诧的表情,接着便如同一只只美丽的蝴蝶,开始在房中翩翩起舞,最后围在小虎身边,一起将肚兜扯下,将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乳房一起挺到了小虎眼前。

蒋媚娘爱恋的看着小虎道:“老公,这是我们姐妹为你准备的第一件礼物,香奶舞,你要看好了,玉茄,放音乐!

接着文玉茄打开留声机,里面传出: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

众位艳妇随着音乐,围绕在小虎身旁,模仿着夜总会舞女的姿势,肆意的摆动起自己的乳房,当下房中好一片粉白乳浪,看的小虎下体马上有了反应

一众女人中,乳房最大的当属林香兰,最翘的却是苏琳儿,小虎一手搂着一个,先猛嘬了两口林香兰的大奶子,又舔了舔苏琳儿小巧的乳头,却引得其余四位美妇人怨声一片。牡丹自从有了孩子之后,乳房也变的有些下垂了,当下有些吃醋的说道:“老公偏心,要亲就都亲,不能有偏有向!”

其余几个女人也随声附和。

小虎当即一声令下,让几个女人站成一排,他从头到位,每人舔六下乳头,大口吃六次乳晕,最后再吻咬每人三分钟。众人听后皆拍手叫好,规规矩矩的站成了一排,但当小虎挨个啃吃她们的乳房时,每个人都说了一句和小虎共同的往事。

“老公,还记得以前你总偷摸人家吗?”这是蒋媚娘说的。

“相公,还记得奴家为你乳交时的感觉吗?”这是林香兰说的。

“宝宝,还记得你用如意棒捅人家的穴穴吗?”这是许素琴说的。

“亲爱的,还记得小时候我打你的手心,长大了你却捅我的穴心。”这是苏琳儿说的。

“夫君,还记得你在仓库中假装强奸我的感觉吗?”这是张牡丹说的。

“郎君,还记得你用羽毛玩人家的穴肉吗?”这是文玉茄说的。

“记得,我都记得,你们就是我这辈子最美好的回忆。”小虎吃完、摸完,心中感激的说道。

“老公,还有第二份礼物:美脚按摩。姐妹们,赶紧让老公躺下吧。”文玉茄说完,众人已经将小虎按倒在床上,七手八脚的将他的睡衣脱掉,众人站在小虎身边,那一只只散发着香气的丝袜美脚,就踩到了小虎的身上。

六人分工不同,文玉茄为小虎踩脸,香兰和媚娘为小虎挠乳头,琳儿、素琴则为你小虎做起了足交。

只用了一分钟不到,小虎的鸡巴就被几个女人弄得一柱擎天,激动之余,小虎将玉茄的肉丝小脚一把握住,嗅着上面的香气,一下就将她的脚趾吃到了口中。却不料玉茄反而不领情,故意大声说道:“姐妹们快看,相公又偏心了,他为我吃脚趾呢。

玉茄的话引得众女子对小虎又是一通数落,最后只好让众位夫人躺好之后,她们把脚一起伸到小虎面前,等小虎挨个将她们的玉足舔过一遍之后,众美人方才放过他。

琳儿笑眯眯的趴倒小虎耳边说道:“老公,下个节目是你最喜欢的:玉蚌吐水。

还没等小虎明白过来,几个夫人又都换了姿势,每个人从床下摸出一个枕头,垫到自己的屁股下面,众人如同花瓣一样,美腿交织,将美穴纷纷展露在小虎面前,等待着小虎的抚弄。

“老公,你不但要将我们下面弄出水来,还得让逐个点评一下我们姐妹的穴穴,要把我们下体的特点都说出来哦!”琳儿躺在小虎正前方说道。

“呵呵,这有何难,与你们过了这么久,对于几位娘子的宝穴,我早就了如指掌了。”说完,小虎开始趴倒苏琳儿的凤冠穴上轻柔的舔舐起来。

苏琳儿的凤冠穴最是敏感,虽然阴道较深,穴珠要隐藏在两片突出的阴唇中间,但只要将她的阴唇分开,轻轻用舌尖一拨弄她的穴珠,她便开始呻吟不止,淫水潺潺了。

“琳儿的穴是凤冠美穴,阴唇丰厚,且阴道深长,寻常的男人很难使她达到高潮,不过这样的美穴就是怕人翻开她的阴唇碰她的穴珠,只要琳儿的阴唇一被翻开,她就老实了,你们看,琳儿已经动情了。”小虎说完,将手指轻轻插入琳儿的穴中,拿出来时,手指已经蘸满了透明的淫液。

小虎接着转头看向琳儿旁边的张牡丹,冲牡丹坏笑了一下之后,用手指将她的两片阴唇拉长,分别按到她的大腿内侧,一口将她的穴珠含住,用嘴唇使劲挤压,之后再用舌尖轻轻拨弄了两下,最后两根手指按住他的阴唇,两根手指在穴中抽动了三四回合,牡丹便已呼吸急促,双手不由自主的按住小虎的手背,不许他在行动下去。

“牡丹原来是粉蝴蝶穴,但有了宝宝之后,阴唇颜色加深,变成了紫蝴蝶穴,她需要的力度稍大的玩弄,只要将她的阴唇分开,她就觉得自己身心都放开了,要是我再用手指捅她几下,没准她已经丢了身子。”小虎说完,轻轻吻了一口牡丹的樱桃小口,开始转向了林香兰。

林香兰此时已经穴水充裕的几乎要流出来,小虎用手指在她阴阜上方稍稍用力一按,一股滑腻的淫水瞬间喷出一尺远,小虎看了呵呵一笑,把嘴唇附在香兰的穴珠上,轻轻一吸,又是一股穴水流进了小虎口中。

“香兰的蜜桃春水穴,都不用我碰,刚才我吃她乳房的时候,恐怕她已经控制不住了。她的穴穴就是这样,只要稍微一点点刺激,就会蜜汁如泉涌。”小虎舔了舔嘴唇,看了一眼羞涩的香兰,接着又向许素琴伸出了魔掌。

小虎现将许素琴的屁股抱到自己的双腿上,让她倒立着身子,接着小虎伸出手掌,开始慢慢拍打起她的阴户来,大约打到十几下的时候,素琴的阴唇开始随着小虎的手掌击打发出‘啪啪’的响声。

“素琴的穴可谓人间极品,是乌螺宝穴,虽然外面看不出来,但只要男人将鸡巴插入她的穴中,她的穴儿就会自动收缩,就算两个人都不活动,也能让普通的男人达到快乐的巅峰,不过素琴遇到我就不行了,她抵挡不住我一百回合的抽插,就要筋疲力尽。”小虎看到素琴被自己拍打的身体疲软,当下心疼的将她抱在怀中,柔声安慰了一番,才转向了文玉茄。边缘上用舌尖划动了两下,玉茄已经变得急不可耐的摇摆起她的香臀来,同时,穴中的淫水也开始渗透出她的阴户,将她的阴唇渲染的如同一颗泡菜。

“玉茄的穴穴是菜花穴,生有这种美穴的女人,多性欲高涨,淫水充足,虽然她的穴心生的靠后,而她却最容易丢身,像我这样的性能力,玉茄招架一次,就要休息几天,否则就会身心过度疲惫。”小虎说完,又接连吻了玉茄的外阴三下,当下把玉茄逗得心花怒放。

最后小虎才爬到蒋媚娘的身后,将媚娘的身子扶起来,让她仰在自己的胸前。小虎先用双手轻轻揉捏了一会儿媚娘的白奶,之后才把手慢慢滑倒媚娘的大腿内侧,一摸之下,手掌上已经满是媚娘的爱液。

“金针宝穴,我的救命宝穴,媚娘的穴不但颜色鲜艳,内里更是妙用无穷,里面生长的肉粒,在阴茎插入时,给男人带来的刺激也是无与伦比的,一般的男人在媚娘身上基本撑不过三分钟,就算你们相公我,也只能连续插半个小时,不过媚娘天生多情,半个小时,基本上可以让她丢三次身子了。”小虎一边说,一边轻轻的用手指轻轻的抠弄起媚娘的美穴,在众目癸癸之下,媚娘紧咬下唇,身体都激动的开始发抖。

“相公……莫要再欺负奴家了……姐妹们还有礼物送给你……等一会儿媚娘自会让相公玩个爽利……”自从小虎知道了媚娘是他生母的秘密后,他对媚娘越发疼爱,所以每次与媚娘在一起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想让她达到高潮。

“就是啊相老公,你别再欺负大姐了,赶紧躺下。以前都是你把我们姐妹几个入得欲仙欲死,今天是老公的生日,我们姐妹几个要欺负欺负你,让你也体会一下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感觉,所以我们给相公准备的下一个礼物就是:骑木驴比赛。”牡丹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是有些吃醋的,再说她与几个姐妹跟媚娘一样,早已春情勃发,恨不得将小虎的肉棒永远夹在自己的穴中。

“什么骑木驴比赛?”吓唬不解的问道。

“就是骑你啊,老公你今晚就是我们姐妹的木驴,乖乖躺下,我们姐妹要轮流在上面用穴穴套你的鸡巴,看你能撑过我们几个人?”文玉茄在一旁开心的解释道。

“呵呵,那你们可不是我的对手,行了,我躺下,谁先来。”小虎说着就仰面朝天躺在床上,下面的大鸡巴如同一根铁棒,直直的伸向屋顶。

“就按和小虎欢好的先后顺序吧,牡丹姐,你先来,香兰姐第二个,我第三个上。”素琴双眼紧盯着小虎的巨棒,焦急的在一旁说道。

“我,我怕是不行,刚才我已经被这个冤家差点弄到高潮,现在一坐上去,还不得接着就败下阵来。”牡丹说话的时候,偷瞄了小虎狰狞的鸡巴一眼,吓得当场退缩。

“那就我先来,牡丹妹子你稍微休息一下,别怕,咱们姐妹六个,还治不了他吗。”香兰早就急不可耐,说完就跨到了小虎腰间,一只手将自己的水穴分开,一只手握住小虎的鸡巴,慢慢坐了下去。

香兰刚一上马的时候,气势还挺凶猛,但随着数十个起落之后,穴心子被小虎的龟头一桶,她便不敢再动,众姐妹在一旁为她打气,玉茄还故意的舔起了小虎的乳头,希望以此来加大小虎的愉悦,让他早点射精。但小虎似乎知道香兰已经到了高潮的临界点,开始腰部发力,又接连猛顶了香兰十几下,香兰终于支持不住,身体一软趴倒小虎的怀中。

“坏相公……你也不知道让让人家……这么快就把人家捅丢了身子……讨厌……”香兰说完,心知在众姐妹面前不能表现的太过自私,一狠心,将屁股一抬,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小虎的身体。

“乖宝贝儿,过来让相公吃吃你的大奶子,别生气,一会儿相公,一定多插你几下。”小虎说完,伸手将香兰的小手握在手心里,将她拉到自己面前,让她俯下身来,自己用嘴咬住了香兰红枣一样的乳头。

“相公,到我了,你可要小心哦。”素琴说完,将小虎的龟头固定在自己的穴门前,用力一坐,直接小虎的鸡巴全根吞入穴中,用自己的穴肉将那条硕大的肉棒紧紧包裹住,并开始不停的收缩阴道,穴中的螺肉开始不由自主的摩擦起小虎的阴茎。

小虎经过赤阳参的滋补后,性能力早就是常人所能企及的,他一边吃着香兰的巨乳,一边挺动屁股,两百于抽之后,素琴便已全身颤抖,小穴的力气也被小虎抽插殆尽。

“老公……你先别动……哎吆……不行了……好老公……快点……好美……嘿嘿……姐妹们不好意思……我也不行了……”素琴虽然败北,但心情却十分愉悦,看来刚才小虎一番抽插,她真的十分受用。

“好相公,琳儿自知不是你的对手,你可千万手下留情,不要让奴家太过丢脸。”苏琳儿胆子小,虽然小虎与她在一起的次数最多,但她也是最不经干的。

苏琳儿将小虎的鸡巴吞入穴中之后,还没等小虎活动,她直接将小虎的龟头抵在自己的穴心上,屁股接连摆动几次,让自己的穴心子与小虎的龟头缠绕到一起,不过几个回合,她娇嫩的穴心子突然一软,随着琳儿的一声长叹,她也丢了身子,众人皆唏嘘一片,都说琳儿太傻,非得自己往枪口上撞。

小虎起身将琳儿抱了过来,轻轻的吻在她的小嘴上开心的说道:“我的小琳儿太纯情了,以后老公会好好疼你的,乖,来骑到老公的脸上,让为夫给你嘬嘬小穴穴。

琳儿当下收拾羞愧的心情,满脸幸福的将自己的无毛美穴送了小虎面前,任由他啃吃起来。

“牡丹姐,你还要休息吗,你不来我可上了。”文玉茄毕竟开过青楼的女人,对付男人她有自己的手段,当她骑到小虎身上时,反手握住小虎的春袋,一起一落间,手指也轻微用力,为小虎揉捏起两颗蛋子来。

小虎此时一手揉着香兰的大奶,一边吃着琳儿的美穴,又被玉茄揉着蛋子,他还真有点飘飘然的感觉,但为了不让自己过早的败下阵来,他气聚丹田,鸡巴快速在玉茄的穴中抽插起来,又是不到一百回合,玉茄撅着小嘴从他身上爬下下来。

“我没事儿了,大家看我的,肯定让相公出精。”牡丹似乎忘了自己刚才害怕的模样,翻身上马后,开始尽情的在小虎身上驰骋。

小虎双手放开香兰的美乳,一把抱住牡丹的屁股,将她的身体紧紧按在自己的腰上,牡丹的穴珠瞬间就淹没在小虎的阴毛中,屁股再被小虎前后一推,牡丹穴珠被摩擦的同时,穴心子又被小虎的龟头杵成了一团肉饼,她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当下娇喘连连,泼出了阴精。

“虎儿你好厉害,妹妹们都被你入丢了身子,看来媚娘也只能锦上添花了,虎儿你只管尽情的捅插就行,这个节目完了之后,我们姐妹今晚就随你摆弄了。”媚娘说完,缓缓的将小虎的鸡巴吃到穴中,金针宝穴轻柔的将小虎的男根咂住,媚娘轻声的呼唤着小虎的名字,开始晃动起美臀,穴中那颗温暖如玉的穴心心,与小虎的龟头紧紧的依偎在一起,一股母性的疼爱与温柔,在媚娘心中升起。

这时的小虎情欲也到达了巅峰,他坐起身来,将媚娘抱在怀中,双手托着她的雪臀,开始不停的上下推动,媚娘如同巨浪中的一叶孤舟,任由小虎将自己的身体肆意颠簸,不消片刻,媚娘便已经身体痉挛,阴精一泻千里。而小虎还在急速的挺动着下体,继续将她抬高压低,表情也变得凶狠起来。

“哦……虎儿……你是不是要到了……你就把精子给妾身吧……啊啊啊……虎儿……你好猛……奴家和众姐妹加一起也不是你的对手……你就绕过我们吧……乖乖宝宝……快……快给奴家吧……都赏了我吧……”媚娘秀美紧蹙,小嘴微张,双手环在小虎的脖颈上,有气无力的说道。

“相公,你就给了媚娘姐吧,好相公,加油!”众位夫人在一旁也看得兴奋异常,纷纷把身体都贴在了小虎和媚娘的身上。

终于在一片娇呼声中,小虎将精液赐给了媚娘,他疼惜的看着媚娘疲惫的神态,轻轻把将软未软的肉棒抽了出来。众女子争先恐后的张开小嘴,为小虎清理起了下体。

六张小嘴!有舔龟头的,有舔春袋的,有舔乳头的,有舔手指的,有舔脚趾头的,还有与自己接吻的,小虎哪里享受过这种待遇,所以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在众夫人的欢呼声中,他的鸡巴又一次翘了起来。

这一次各位美妇人都变成了乖顺小猫,任由小虎在她们身上扣、摸、插、戳、吻、咬、舔、杵、捅,她们被小虎摆出各种姿势与他做爱,或站、或坐、或躺、或跪、或观音坐莲、或凤凰展翅、或倒插杨柳、或罗汉攀枝,极尽淫荡与快乐的极致,众女轮番将自己的美穴献于小虎的面前,被他指挖、舌舔、屌插,皆丢了又丢、痛了又痛、飞了又飞。但每个人的脸上都一直洋溢着幸福、甜美、淫荡、满足的表情,大家一直玩到天亮才相互拥抱这睡去。

当太阳又一次洒满人间的时候,小虎看着满床的温香暖玉,心中感慨万千,当下走出卧室,在书房中写了一首诗词:

人生本就匆匆间,

何必做那英雄汉,

半生戎马揽河山。

不如情爱永相伴。

菩提子,

佛法天,

大道轮回几人见,

不过世间一笑谈。

今朝坐拥俏罗衫,

逍遥更胜无情仙。

闲扯:本书写了近两个月,因为涉及到的抗战情节较多,怕读者看着看着就没了耐心,所以刻意删减了一部分内容,导致故事前后有些衔接问题,忘大家谅解。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