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崩坏3RB》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雨师泽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崩坏3RB 崩坏3RB

    比安卡·幽兰黛尔·阿塔吉娜却并没有闲暇享受。金发的少女是驻紮在天命总部的众多女武神之一,本月负责各个空港的巡视任务。虽然年仅14岁,但幽兰黛尔已是赫赫有名的战士,美丽,认真,优雅而强大,她给人的印象永远完美可靠。在天命总部里,天赋异禀的优秀人才不胜枚举———但从未有那个女武神如同她一般坚毅努力,动辄十倍於他人的训练量对於幽兰黛尔来说如同家常便饭,当其他人还在为通过女武神考核而发愁的时候,幽兰黛尔早已被评定为了「A」级,并多次成功执行高难度的任务,这般实绩折服了每一个人,大家都都坚信并期待着少女正式获封为「

    雨师泽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崩坏3RB》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崩坏3RB》,是作者雨师泽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比安卡·幽兰黛尔·阿塔吉娜却并没有闲暇享受。金发的少女是驻紮在天命总部的众多女武神之一,本月负责各个空港的巡视任务。虽然年仅14岁,但幽兰黛尔已是赫赫有名的战士,美丽,认真,优雅而强大,她给人的印象永远完美可靠。在天命总部里,天赋异禀的优秀人才不胜枚举———但从未有那个女武神如同她一般坚毅努力,动辄十倍於他人的训练量对於幽兰黛尔来说如同家常便饭,当其他人还在为通过女武神考核而发愁的时候,幽兰黛尔早已被评定为了「A」级,并多次成功执行高难度的任务,这般实绩折服了每一个人,大家都都坚信并期待着少女正式获封为「

《崩坏3RB》 第十一章:堕炎 免费试读

“对疫病宝石的研究有什麽进展了吗?”

休伯利安底层研究室。舰长半倚在办公桌上,无量塔姬子跨坐在舰长的身上,衣衫半裸,丰硕圆润的胸脯随着呼吸起伏,翘立的乳尖上汇聚着晶莹的汗珠。红色长发紮成马尾,恍惚迷离的俏脸与寻常的姬子不同,眉眼间稚嫩了许多,倘若平日所见的姬子是绝景般的玫瑰,此时是姬子便是初结的涩果。

“比……比起疫病宝石,舰长,你不觉得,应该先尝尝我的这副新躯体吗?好不容易才复原了我十八岁的模样,难不成对你就没有一点点吸引力?”

姬子呼吸粗重。嘴上虽然抱怨,但男人沈醉的吮吸着自己的奶头所带给她的刺激无疑证明着自己对他依旧充满了诱惑。成功的复活卡莲和塞西利娅後,姬子便依样学样,先凝聚出自己的圣痕,然後复制了数个躯体。有年轻的自己,有最适合使用崩坏能并搭载了姬轩辕圣痕的自己,有普普通通,隔绝一切崩坏能的自己,当然也有为了搭在疫病宝石,特制的律者之躯。

舰长实现了他的承诺,姬子自然也遵守了她的约定。对战争装甲及疫病宝石的研究循序渐进,颇有成果,隶属於舰长的私人女武神小队正在实力日益增长。前一段时间德莉莎携带极东支部部分女武神叛逃倒逆熵这件事吸引了奥托的注意力,丽塔被派往天穹市参与德莉莎相关的任务也给舰长带来了时间。故而明明是大白天,他也敢堂而皇之的前来和姬子调情。

“怎麽可能,无论何时,姬子都是最有魅力的哦?”

吐出沾满口涎的奶头,舰长轻笑着揉捏着姬子饱满的乳肉。相比平日柔嫩软腻的绝佳魅力,年轻的姬子则充斥着青涩的活力。青涩的肉体配合娴熟的灵魂,自有一番别致的销魂滋味。姬子白了眼前的男人一眼,恋恋不舍的从舰长身上下来,跪在地上,白色的裤袜微微露出些许肉色,分开男人的推,将这心许良久的粗黑阴茎两只手堪堪握住,主动拍打着自己的脸颊:

“这种话骗骗其他人就够了,反正只要能让你硬起来的女人,你都会这麽说的吧?”

“哪里,我只对姬子说过哦?”

微微吸一口气,胯下姬子柔顺的张开檀口,将早已无法忍耐的阴茎含进嘴里。似是而非的俏脸浮起一丝红晕,美人的香津从嘴角渗出,也许是卡莲毫不在意自身感受的深喉式口交给了姬子一些触动,她也开始尝试学着用紧致的喉舌侍奉着男人的分身:

“酒酸似稼杜,唔椰痕卡西,卓似假梨(就算是假的,我也很开心,这是奖励)”

“你也不必学卡莲,姬子就是姬子,何苦强迫自己做不舒服的事呢?”

身下女人的小心思舰长一清二楚。卡莲和塞西利娅都是天命万里挑一的当时代最强女武神,八重樱更是拟似律者,与她们一起组成“天启”小队,堪堪成为A级的姬子心里有些自卑,故而无意中模仿着三女。但真要论起来,三女实则为圣痕的复制人,反倒只有姬子才是实实在在活在当下的人类,没有任何需要自卑的地方。

拉起姬子,舰长也不再多说。让美人背对着自己,脱下贴身的短裤,因为跪在胯下二微微有些僵硬的膝盖自白丝裤袜外微微露出泛红的肉色,男人压在姬子的背後,一只手肆意揉捏着充满着弹性的完美巨乳,另一只手扶着阴茎,对准姬子的蜜穴。

“要进来了~”

身下美艳的胴体男人早已无比娴熟,硕大的龟头摩擦着敏感的阴蒂,揉捏着乳尖的手微微用力,早已被男人挑逗的无比性奋的姬子媚眼流苏,沈腰扭动着美尻,无言得发出邀请。舰长微微吸了一口气,抵住蜜穴,腰一沈,强势的侵入了姬子年轻的身体里。

“咕……果然,还是有点痛啊~”

姬子微微一僵,处子的鲜血缓缓从交合处流出。她是享乐主义者,早在和舰长相遇之前,就已经有过男性的交往经验。自和舰长欢愉过後,拥有崩坏兽一般体力和精力的男人彻底满足了姬子的欲望,故而在那之後她也未尝其他男人的味道,单从身体上来说,已经沈沦於舰长的怀抱。如今更是连同性命都交给了舰长,重获新生的姬子认同了男人对自己的所有权,故而在新的躯体上将处子献给了舰长,代表着自己的臣服。

舰长倒是无所谓这些,他虽掌控欲很强,但大多还是倾向於心灵,在肉体的方面倒是很开放。姬子虽然因为被自己喂饱了再也没有出去找过其他男人,但若是姬子真的找其他人来欢乐,他也不甚在意。故而姬子重铸肉体後献给自己的处子,男人并未做他想:

“痛的话,就不要把处女膜也一并复制出来啊,这种事痛过一次就够了……”

“……蠢蛋……”

身体渐渐放松下来,姬子轻轻叹了口气。自己表示忠诚的行为并未被舰长所理解,不解风情的男人令她忍不住轻骂出声。理解了并未将自己视为私人玩物的姬子微微有些动容,但很快便被舰长娴熟的摩擦夺走了理智:

“唔……还,还是这样子,好涨……”

大手揉捏着挺翘的臀肉,坚硬的阴茎在姬子处子的密穴内,随着美人很快的适应,渐渐获得了行动的空间。透明的温热爱液逐渐分泌出来,夹杂着姬子诱人的体香,刺激着舰长的欲火。低头看去,翘得老高的美尻渐渐不自觉的扭动,褪下的白色的裤袜被爱液打湿,姬子灿金色的眸子蒙上了一层水雾,微微舔着嘴唇,美人无言的诉求着欲火。

无需赘言,缓缓耸动起下身,粗壮的肉棒一下下打进姬子粉嫩的蜜穴内,美人紧紧的箍住下身,每次进出都带出大股爱液,姬子两条美腿微微颤抖着,火辣的娇躯随着男人的冲撞一顿一顿:

“轻,轻点,别那麽用力啊~”

氛围逐渐火热,男人的喘息混合着女人的呻吟回荡在房内。肉体和性器的交合碰撞彻底释放了两人的欲火,姬子瑧首後仰,素白的肉体忍不住颤抖着,巅峰的快感席卷全身,子宫贪婪的吮吸着男人的龟头,纯白的阴精渐渐从交合处渗出。

“咕……要射了……”

随着舰长粗重的喘息,捏着姬子臀肉的肉长更加用力,剧烈的冲撞了数十下,男人死死抵住姬子的花心,白浊的精液灌满了纯洁的花蕊。处子的娇躯和调教完毕的意识完美的结合,美人紧致的处子蜜穴与娴熟的迎合带给舰长无以伦比的销魂享受,男人趴在姬子的身上微微喘着气。

“唔……好充实,被舰长射的满满的……”

绯红的面庞充斥着高潮後的余韵,香汗打湿了姬子的发丝,迷离的眼神诱惑着舰长很快又一柱擎天。姬子嘤咛一声,偷偷低下头,眼看着男人拔出阴茎,无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先……先干正事吧……”

一只手握住舰长的肉棒缓缓撸动着,姬子打了个响指,哒哒脚步声适时出现在男人身後。舰长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是和姬子别无二致的面容。

火红的发丝散落,璀璨的金色眸子茫然无神,却自有一番威严。火辣的娇躯纵使是穿着束缚服也难以掩盖,裸露在外的白洁肌肤隐隐似乎有红色的微妙纹路若隐若现,仅仅是看到这个女人的第一面,舰长被崩坏能侵蚀的身体本能的响起警告,毫无疑问,眼前的女人,正是以无量塔姬子为素体,植入了疫病宝石的人造炎之律者。

“这麽一看,我还真是漂亮啊,便宜你了。”姬子一边服侍着舰长的分身,一边啧啧道。特制的素体虽然和姬子别无二致,但是经过了各种改造,如今这幅躯体的机能不仅适应疫病宝石,而且必要时随时可以启动自毁。

所谓律者,其诞生必然伴随着侵蚀被选中者的意识,单纯的律者核心是无法产生律者人格的。不论是西琳,芽衣,温蒂,皆是如此,作为人时代的性格被扭曲,怨恨与负面情绪结合,这就是律者的诞生

但万物一旦产生了规律,那麽必然会被利用。对於这种侵蚀他人思维而诞生的方式,舰长异想天开,自有一番想法。他通过改造圣痕技术,使之可以一瞬间将圣痕从肉体上剥离。将姬子的圣痕搭载在特制的素体上,然後再嵌入疫病宝石。炎之律者在诞生的瞬间本应侵蚀姬子的思维,却因为这副躯体的思维来源於圣痕而非灵魂,这点侵蚀上的时间差便带来了意外:

将提供人格的圣痕剥离出身体之外,远离疫病宝石的影响范围,炎之律者的觉醒进行到一半便被强行终止,这就产生了前无古人的拥有律者的力量,却无法思考能力的这副素体。

被疫病宝石侵蚀的小部分律者人格尚未成型便离开影响范围带来的结果便是全面被姬子的本体人格所反压制,姬子反而能借由这完全没有成型的律者人格的种子反过来操纵炎之律者的躯体,这份律者的能力,就这样被两人牢牢地掌握在手中。

“该开瓶酒庆祝一下吗?”

姬子眼神迷离,在反叛出天命的那一刻,自己已经做好了战死沙场的准备,然而计划失败後,本以为自己将拖着残破不堪的身体被处死,却被舰长告知自己还有重返战场的机会,这使得本就对叛变有愧的姬子斟酌半晌最终选择了效忠。

只是自己怎麽也没想到,这个男人的研究果然过於疯狂,窃取神明的力量如今已然成功,自己将等同於自己性命的圣痕交给了舰长,也就是完全将自己交给了男人。卡莲,塞西莉亚,空之律者,炎之律者,这个男人手上的底牌越来越丰富,自己也越来越不可能逃离他的掌控。不过,服从於这般有野心有行动力的男人,也不是什麽坏事。接下来要做的,自然是彻底收服这位人造的律者。

褪去炎之律者的拘束服,代表着灾难的神使就这般自然的被舰长抱在怀中,丝毫没有反抗。一对浑圆饱满的酥胸随着律者的呼吸上下起伏,微微颤抖的乳肉上,粉嫩的乳首宛若诱人的樱桃,任由男人品尝。伸

出手指放在律者娇嫩的红唇边,炎之律者温顺的张开嘴,乖巧的吮吸着舰长的手指,温热的唇舌令男人十分满意,另一只手捏住律者的乳头,巍巍颤颤的乳肉入手饱满挺涨,一只手完全无法掌握的巨乳毫无疑问是最上品的杰作。

姬子脸色微微发红,她和炎之律者共享感官,舰长揉捏着律者的奶子,自己也同时有感受。纤细的腰肢宛若水蛇一般扭动着,“嗯,嗯~ ”的鼻音漏出,毫无疑问,这幅敏感的胴体仅仅是被舰长捏着奶头,便已经有了感觉。

“唔?”

舰长娴熟的挑逗很快便将律者的乳首勾得兴奋得硬起来,但很快男人便又有了新的发现。诱人的乳首含苞待放,隐隐有什麽东西要出来的样子。有了塞西利娅的经验,舰长很快反应过来。他忍不住低下头,凑到另一只奶子旁,张开嘴,用从塞西利娅身上练习出来的技术,灵巧得吮吸着奶头。

“啊……泄,要泄了~”

一旁共感的姬子哪里忍受得了这色中老饕吸奶的技巧,炎之律者捂住脸,身子不住颤抖着,却舍不得离开男人的嘴。无意识的将身体凑到男人面前好方便他玩弄,敏感的肉穴泛起丝丝涟漪,随着时间积攒,律者身体狠狠僵硬的弓起,肉穴中淫液喷涌而出,与此同时,甘美的纯白奶水也仿佛被打开了水龙头一般,再也无法控制。

“被,被舰长吸出奶水了呢……”

姬子神情恍惚。看到舰长迷惑的眼神,她撩了撩鬓角,露出一丝媚笑:

“毕竟是律者的身体,後备防范手段多一点不是什麽坏事吧?她体内的崩坏能会随着流出奶水而减少哦,舰长一定很喜欢的吧?想象一下,一边干着她,一边挤出奶水,就和小喷泉一样,是不是更兴奋了?”

“这……这毕竟是用的你的身体,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呵,说着漂亮话,肉棒还不是更大了?而且,既然能更换身体的话,不试试各种以前不敢或者不能玩的方式,那不是很亏吗?真想看到我的身体被舰长玩坏呢~”

“你原来是抖M吗?”

嘴上调笑着,舰长却并未停下。将高潮後的炎之律者摆好姿势,姬子趴在自己的素体上,两对浑圆挺涨的乳球贴在一起,白色的乳汁将姬子的奶头也染上了白色,摩擦着奶头,共感所带来的双倍快感令姬子乐得几乎昏厥过去。两幅绝世的娇躯赤裸着相互拥抱摩擦,舰长缓缓掰开炎之律者的阴唇,粗壮的阴茎抵在神之使者的花径口:

“要进来了!”

腰一沈,随着两声“啊”的娇喘,男人毫不留情的贯穿了炎之律者的处女花径。蜜穴死死咬住男人的阴茎,炽热得超乎想象的幽径险些令男人当场缴械。

“不,不妙啊,律者处女的小穴,有点难以把持……”

崩坏的宠儿不愧其名,舰长品尝过的三位律者哪里是人类的名器所能比拟的。雷之律者的生物电流刺激,空之律者的极致胵肉叠加,如今的炎之律者又是另一番滋味。毫无疑问最为上级的炽热的肉腔本就足够令人难以自持,偏生能力本质为操纵分子运动的炎之律者能让男人的抽插永远保持在高潮的临界点,这番强忍住高潮品尝着律者小穴的体验绝对是无上的享受。

“不愧是,不愧是律者……”

舰长额头已然是大汗淋漓,初尝炎之律者的滋味偏生自己还是刚和姬子来过一发,忍耐力本就大不如前。射精的临界点被律者强行固定,随着上百次的抽插,已然出现了腰肢的酸楚。然而身下的律者也不好受。姬子和律者摩擦着身体所带来的双倍快感通过姬子的共感毫无保留的反馈到炎之律者的体内,然後这番快感再次传给了姬子。来来回回传输,数番叠加下来,两女都陷入了极端的癫狂:

“啊啊啊啊!要,要飞了,舒服死了啊!”

炽热的蜜穴极致收缩,子宫不受控制的下沈,紧闭的花心大开,咬合着男人的龟头,姬子和炎之律者爽的不能自已,眼角上翻,嫩舌不受控制吐出嘴外,口涎缓缓滴落嘴边,炎之律者的奶水宛若喷泉一般喷涌,爱液混合着乳汁,将房间内淫靡的氛围推上了最高潮。

“泄了,泄了啊啊啊啊啊~”

无限叠加的快感终於完全冲破了炎之律者的防线,她再也没有余裕控制舰长了。随着两女身体同时僵硬,炽热的爱液混合着阴精冲刷着舰长的龟头。男人长久被停滞的巅峰终於到来,将手捏住两女那绝美的乳头,任由炎之律者的奶水打湿自己的手掌,舰长胯骨紧紧按压着姬子的美尻,一声低後,积攒了良久的精液毫无保留的将炎之律者的子宫射得满满的。

“被,被舰长内射灌满了~”

高潮过後喘着粗气抱在一起的三人浑身大汗淋漓。两女驯服的抱紧舰长,一左一右,满脸都是虚脱般的幸福。玫瑰般的香气充斥着鼻腔,舰长忍不住盖上两女娇嫩欲滴的嘴唇,同时品尝着嫩舌。

被舰长内射灌满子宫的炎之律者下体上,淫靡的图案缓缓浮现。本就没有心里,身体屈服在男人的肉棒下後,炎之律者被镌刻上了从属於舰长的标记,从此作为舰长肉棒的俘虏。再也没有背叛的可能了。

“哈,淫纹吗?你的女武神小队“天启”里面已经有三个女人都有这个标记了哦?什麽时候给那个巫女也种一个,天启小队干脆就叫你的私人玩物小队好了~”

姬子调笑着。舰长耸了耸肩,也不回答。持有着德古拉圣痕的男人如今通过性交已经获得了塞西利娅,卡莲,德莉莎,炎之律者四个眷属。但卡莲塞西利娅本体是圣痕,德莉莎作为实验体本就能吸收崩坏能来强化自己,炎之律者又是特制的崩坏能适应体,四女形况都有其特殊之处,舰长还无法下定论。

心底打着盘算,倘若淫纹的力量对正常的女武神也能做到在不影响心智的情况下令其成为自己的眷属,那麽舰长接下来就要想办法给丽塔种上了。女仆身份暧昧,虽然是自己的床伴,但丽塔同时还是主教的监视者,自己如今瞒着主教做的那些事,如果不把丽塔拉过来,那麽男人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说来,因为德莉莎带着极东和圣芙蕾雅派系背叛的缘故,主教最近确实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逆熵,这才给了我干自己私活的时间。丽塔被派往天穹市执行任务,我身上的压力顿时轻了许多。姬子,就趁着这些日子,做好准备,我有预感,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太轻松了。”

把玩着炎之律者的奶子,舰长忍不住俯身含上了这对完美的乳珠,吮吸着律者的奶水。姬子微微点了点头,看到休息过後的舰长再次恢复了精神,不由得娇笑一声。

“舰长,精力还是这麽充沛。唔。还是说,我的奶水,有补充你的体力的功能呢?”

蕴含着律者崩坏能的乳汁对於依靠着崩坏能达成充沛体力的男人来说毫无疑问是一剂补药。现实就是这麽有趣,律者杀手塞西利娅的乳汁能够永久压抑舰长体内的崩坏能,而炎之律者的乳汁则能令渐渐脱离崩坏能控制的男人身体短时间内再次恢复那宛若崩坏兽一般的体力。将律者杀手和律者同时纳入胯下的男人,这番就能在没有崩坏能侵蚀的风险的情况下将自己的女人们喂得饱饱的了。

“既然如此的话……”

姬子眼看着舰长再次恢复精力,抿了抿嘴。再次打了个响指,舰长眨了眨眼,却看见,周围,那宛若血色的玫瑰,身着教师服的普通人,未曾抛弃的本体……姬子给自己准备的各种素体,都围了上来。被数个姬子围在正中,鼻腔中充斥着美人的体香,舰长恍惚间,看到了姬子绝美的妩媚笑容:

“战争的骑士,只有一个人,怎麽能算得上是战争呢?所有的姬子,都任由你享用哦,舰~长~”

……

“所以你们现在是在海渊城,和可可利亚汇合了吗?”

通讯录上,德莉莎眨着眼,娇俏的面庞上满是稚嫩的娇憨。接到舰长的指示背叛天命和逆熵汇合已经有三个多月了,初尝肉味的修女这三个月因为见不到舰长的缘故,有些隐隐的幽怨。这点舰长也有所察觉,但此时一切以安全为主,他也不适合直接去找德莉莎。故而前段时间德莉莎报告自己在天穹市遇到丽塔後,他思前想後,还是决定干脆让德莉莎先行和可可利亚汇合,海渊城是逆熵所属的极度隐蔽的据点,在那里她们就能隐藏下来。

“说来,可可利亚母女三人我也很有没有宠信过了,如今可可利亚,萝莎莉娅,莉莉娅,德莉莎,布洛尼亚都在海渊城隐蔽下来,倒是可以找个时间过去和她们玩玩,不然恐怕可可利亚都要成怨妇了……好像本来就是怨妇来着?”

舰长笑道。听到舰长终於可以过来找自己了,德莉莎脸色顿时欢愉了许多:

“那说好了,一定要来哦?我和布洛尼亚都很想你,你要是敢不来的话,哼!”

说罢,修女握紧了拳头,示威一般的晃了晃。舰长苦笑着摇了摇头,挂断了通讯。

“反差好大啊,德莉莎,怎麽感觉成了我的眷属後,她就有点憨憨的……该不会是吸血鬼降智?”

“你在说什麽降智?”

突兀的清冷女声出现在舰长耳边。男人顿时打了个激灵,定睛一看,舰长室的门打开了一般,金发的姬骑士半个身子显露出来,正在往舰长室里面走。

“吓我一跳,进来前先敲门啊,比安卡!”

男人心虚得将通讯终端藏了起来。这是当初自己向可可利亚要来的,属於逆熵的通讯终端,自然由逆熵人员进行了加密,不用担心被天命的信息情报机构搜寻到。平日里他就是靠着这东西在和德莉莎她们联络,如今看到幽兰黛尔,自然吓得不浅。

好在幽兰黛尔也没有看到舰长和德莉莎她们的联络。她手握着黑渊白花,白了舰长一眼:

“你不是找我借黑渊白花研究吗?诺,给你。”

说完,将巨大的骑枪随手靠在门背後。舰长眨了眨眼,嘴角上扬,露出欣喜的表情。“天启”的死亡骑士装甲,是以黑渊白花作为搭配的特化武装,以能够完美搭配释放黑渊白花的力量,使持有者媲美死之律者为理念设计的。他能够根据主教留给他的资料再造死亡骑士的装甲,但具体的实战还是需要配合黑渊白花。

眼看幽兰黛尔如此配合,舰长欣喜的站起身。将姬骑士拉进怀里,舰长轻轻抚摸着那蜜色的金发:

“神之键就这麽简单的借给我,比安卡,我……”

“少说两句感谢的话,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再说见外的,我立马把它拿回去。”

“呃?那,不说见外的,说调情的?”

“倒不是不行。不过比起调情的话,你不该来点具体的行动吗?”

“唉?”

舰长有些发楞。低头看去,幽兰黛尔的俏美面庞上浮起一丝红晕。外人看来冷峻的面孔如今煞是可爱。舰长眨了眨眼睛,顿时反应过来:

“啊,说来,丽塔外出执行任务有段时间了呢~”

“啰,啰唆!在那之前,她不是被调到你的船上了吗?好久,好久都没有……”

“咳咳……”

舰长会心一笑。这对主仆二人定然是平日里经常互相慰藉,幽兰黛尔自小便在自己和丽塔的欢愉中耳濡目染,再加上青春期的缘故,定然是欲望难以自持。自己不在的时候,她还能和丽塔一起处理性欲,但如今丽塔上了自己的船,她还没调过来,而自己有有一段时间只顾着处理天启小队和琪亚娜的事,没有去找她,这使得幽兰黛尔积攒了许多的欲望无处发泄,这才主动找上门来,甚至焦急到不敲门都要进来了。

“积攒了许多吧?那,今晚不要走了,留下来陪我?”

脸红到了耳根,几不可闻的点了点头,被舰长看穿的幽兰黛尔浑身一软,瘫倒在男人怀中。伸出手勾起姬骑士的下巴,舰长和幽兰黛尔对视片刻,两人心有灵犀,同时闭眼,吻在了一起。

“唔……唔……”

主动送上香舌,幽兰黛尔和舰长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献上香津。男人的魔手顺着铠甲的缝隙,不甚熟练的解着装甲幽兰黛尔察觉到舰长的动作,不由得微微扭了扭身体,配合着男人的行动。

“这玩意好麻烦啊……”

离开幽兰黛尔的嘴唇,舰长抱怨道。似乎是大脑反应满了半拍,幽兰黛尔还楞楞的吐着舌头,一条银丝在两人的舌尖久久不曾断开。听到男人的抱怨,幽兰黛尔蹙着眉头:

“总,总不能每次来见你都不穿铠甲吧,那也太明显了……”

嘴上这麽说,姬骑士心里还是有一点歉意。将舰长推坐在办公椅上,幽兰黛尔主动跪在男人的胯下,黑色的毛衣上,未着胸衣的一对浑圆丰腴的胸脯微微颤抖着,纵使是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硬起来的乳尖那淫靡的形状。

将舰长的肉棒释放,幽兰黛尔俯下身子,掀起毛衣,将男人的阴茎纳入乳沟,再盖上毛衣:

“乳,乳交补偿……射在毛衣里面也可以哦?”

舰长瞪大了眼睛。幽兰黛尔的乳肉本就充盈而柔嫩,软腻的胸部仅仅是乳交的侍奉就已经足够令男人难以把持,如今更是被衣物束缚住,将两只奶子紧紧的和自己的肉棒贴合在一起,龟头甚至抵在下颌的衣领出,紧窄的被毛衣所挤压。这种销魂的享受顿时将男人的理智所击溃。幽兰黛尔似乎是还嫌享受不够,缓缓推压着乳球,姬骑士伸出嫩舌,隔着衣服,舔弄着舰长的龟头。

“不,不妙,要射了……”

胯下幽兰黛尔那旁人看来只有冷峻一个表情的俏脸如今就在舰长的胯下下流的侍奉着,流露出温顺驯服的颜色,男人无论是身心都到达了巅峰,低声喘着气,随着一声呻吟,白浊的精液顿时毫无保留的射了出来。

“被,被染白了,舰长的精液的味道……”

幽兰黛尔有些发楞,胸前的衣物已被舰长的精液完全染成了白色。起身放开男人的肉棒,贴身的毛衣湿漉漉黏糊糊,微凉刺激着姬骑士炽热的胴体。

“最喜欢舰长精液的味道了……”

锐利的眸子如今含情脉脉的看着舰长,这般巨大的反差没有男人能够忍受,舰长脱掉幽兰黛尔的衣物,浑身只剩一双黑丝,令姬骑士站立着伏在墙边,男人抱住幽兰黛尔一条黑丝的美腿,阴茎抵住春水泛滥的花径口,一沉腰,毫无花俏的一插到底。

“进,进来了,终於又被舰长插进来了,好舒服~”

自被舰长夺取处女过後也有一段时间了。一旦尝到了舰长的肉棒的滋味,同丽塔间虚鸾假凤的互相慰藉便再也无法满足幽兰黛尔。时隔良久终於再次品尝到了舰长的肉棒,姬骑士只觉得平日里和丽塔一起欢愉所欠缺的那点没有发泄的欲望顿时积攒起来,一瞬间将敏感的娇躯欲火彻底点燃:

“好棒,舰长的大肉棒~要,要被干上高潮了!”

紧致的花径剧烈收缩,爱液不受控制的分泌出来,幽兰黛尔微微翻起白眼,腰肢扭动着寻求着男人的刺激,花心下沈,咬住舰长的龟头,身子一僵,顿时大股爱液喷涌而出。仅仅是插入没几下,天命最强的女武神就这般被男人干上了高潮。

“这麽快就高潮了吗?看来的确实很久没有发泄了呢,今晚不会让你睡哦?我要把你的欲望彻彻底底释放~”

抱着幽兰黛尔的一条腿,舰长压在姬骑士的身後,伸出舌头舔弄着少女的耳垂。直到幽兰黛尔身体放松下来,他才提腰微微磨了磨姬骑士的花心,然後再次抽送起来。

“又,又来了,大肉棒又动起来了~”

现役的天命最强女武神也无愧其名,幽兰黛尔很快便恢复了过来。被男人冲撞着,姬骑士勉勉强强收缩阴道,箍住了男人的肉棒,配合着给与舰长更深的刺激。支撑着身体的腿微微颤抖,性器的交合处,舰长每一次出入都带出汩汩爱液,很快便将地板打湿。

“幽兰黛尔也很厉害哦,下面夹的真紧啊……”

舰长愈发性质高昂,眼看着幽兰黛尔浑圆的乳球在墙上被按压成盘状,挺翘的臀肉随着自己的冲撞一次次被压扁,又一次次弹回原样,对这副绝佳肉体的探索永无止境。捏着幽兰黛尔大腿的手微微用力便陷入了肉中,黑色绝佳的婆娑触感也令舰长倍感欢愉。

“要,要射了,幽兰黛尔,再夹紧点……”

数百次的冲撞,直肏得幽兰黛尔泛起白眼,自己都记不清自己陷入了多少次高潮後,舰长终於即将到达了巅峰。呼吸逐渐粗重,幽兰黛尔闻言,提起身体里最後一丝力气,迎合着男人的抽插,嘴里不住露出呻吟:

“射,射进来吧,舰长!把,把我灌满……啊啊啊,来了,被舰长内射了!”

随着男人粗重的喘息骤然停下,然後是一声悠长的出气,大股白精灌进了幽兰黛尔早已下沈大开的子宫内。姬骑士浑身剧烈抽搐,被舰长的精液一烫,幽兰黛尔再次一僵,浑身陷入了高潮。

将酥软的幽兰黛尔抱进怀中,舰长清理着两人身上的秽物。良久,幽兰黛尔才回复过来。平趴在会客沙发上,姬骑士羞涩的发掘,男人还压在自己身上,那根令自己无比销魂的粗壮阴茎正插在自己的臀沟内,上下抽送着。

“说来,这里还没用过呢~”

将一根手指缓缓插进幽兰黛尔粉嫩的菊穴内,舰长在姬骑士的耳边低语诱惑着。

“现在,现在还不可以,要,要留给我来到你的船上那一天,作为庆贺……”

菊穴内插着舰长的手指,臀沟内摩擦着舰长的肉棒,幽兰黛尔顿时又被勾出了欲望。她转过头,媚眼流苏,看着舰长:

“我,我又想要了……”

美人的邀约哪里有人回拒绝,舰长轻笑一声,腰一沉,再次插进了幽兰黛尔的小穴内,开始了新一轮的征服。就在两人欢愉的同时,天命总部,主教办公室。

丽塔扶了扶鬓角的灰发。奥托读完了手上行动报告的最後一页,低着眼,手指敲打着桌面,发出当当当的声响:

“也就是说,天穹市大乱过後,我可爱的孙女如今随着逆熵的特斯拉博士转移到了她们新的据点。那个地方,是海底的古代遗迹,海渊城是吗?”

“是的,主教大人。这是多方打听搜寻後获得的确切情报。”

“有点意思了。据我所知,逆熵派手中的渴望宝石持有者,可可利亚,如今就驻紮在那里,看来有价值去一探究竟了呢。嗯,你们不灭之刃出动,目标海渊城,以获取渴望宝石为第一优先行动目标。我的孙女的话,在不影响第一行动目标的情况下,能带回来也好。”

丽塔听完命令,深深鞠了一个躬,却并未答话。奥托歪了歪头,突然恍然大悟:

“啊,也对,如今你隶属於休伯利安。这样,你告诉幽兰黛尔,让她带着不灭之刃和休伯利安一起行动,我们的中校也是时候出去做做任务了。倘若这次行动顺理,就让幽兰黛尔的不灭之刃驻紮在休伯利安,我看她也等了很久了。”

“遵命,主教大人。”

丽塔闻讯点了点头,正要离去,却又被奥托叫住:

“说来,你监视中校,有什麽异常吗?”

“……他似乎在和姬子大人做着什麽实验,具体情况我还没有打听,除此以外没有什麽异常。”

“无量塔姬子麽?无非是新一代弑神装甲或者身体更换之类的东西,这倒是不必深究了。呵,他现在能发现更换身体这种路,倒也算是个可造之才。这种事我轻车就熟,如果他的实验有什麽岔路,你过来找我,我可以给他传授一些经验。”

挥了挥手,奥托让丽塔退下。仅一人的房间里,回响着低沈的笑声:

“海渊城……量子之海麽?”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