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ayoayo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ayoayo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感谢…… 感谢……

    生活,想要由衷的感谢你一句真的很难。万幸,在这无奈的生活中,还能找到值得我们感谢的一些东西。  本文的主人公──娜,与我同龄,与她相识短短几个月,却让我经历了太多,想到了太多。

    ayoayo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感谢……》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感谢……》,是作者ayoayo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生活,想要由衷的感谢你一句真的很难。万幸,在这无奈的生活中,还能找到值得我们感谢的一些东西。  本文的主人公──娜,与我同龄,与她相识短短几个月,却让我经历了太多,想到了太多。

《感谢……》 1-5 免费试读

生活,想要由衷的感谢你一句真的很难。万幸,在这无奈的生活中,还能找到值得我们感谢的一些东西。

本文的主人公──娜,与我同龄,与她相识短短几个月,却让我经历了太多,想到了太多。

*** *** *** *** ***

1~缘起於无奈的生活

十月。东北人民已经开始为即将到来的漫长冬季做准备了。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缴纳取暖费。

我们相识,算是给娜帮了一个忙的。因为她离婚了,没有自己名下的房子,租住着一个小房子,但是她单位还不错,她可以享受100平米的取暖费报销。直接报销这个出租房的话,就不划算了。她不想吃这个亏,於是,就托朋友圈的人帮忙。

如今社会不就是关系至上嘛。碰巧,她的一个朋友是我同事,而我又认识一个建委的领导,他能弄来取暖费发票,我就从中搭桥呗。

果然,很顺利,办成了这一桩小事。

娜很高兴,请客答谢,当然建委领导不可能来了。在一个小饭店里面。我,我同事,娜。三个人吃了一顿简餐。

我本不打算去的,因为我听同事说了娜的生活状态,觉得她挺不容易的,不该让她破费。毕竟咱给帮的忙也不值多少钱。但是同事说,娜就是这样,宁可自己背地里吃苦,面子上的事一定要做好。她真的是挺感谢的。

唉,无奈啊。人,就是这样,每个人都强撑着面子,不知道是给谁看的。

(当然後来我深入了解她之後,才知道她是如此的善良而懂得感恩。 )

其实,像娜与我这样的过客一样的“朋友”,我们每天都要面对很多。因为一件事,就算认识了,都可以成为所谓朋友。而说穿了,不过是熟人而已。大家都是在这个前途迷茫的世上苦苦挣紮的人罢了,多结识一个熟人,就仿佛给自己多寻了一份保障似的。其实呢?这恰恰暴露了,大家都是在这无奈的生活中缺少安全感的。

这事之後。我和娜就也算是这样的“朋友”了。

2~缘续在路上

之後有一天我去幼儿园接女儿放学,在停车时又遇见了娜。

那天,她也是接孩子来,她女儿与我女儿竟然在同一个幼儿园,比我女儿大一岁,因为孩子还小嘛,离婚时判给了她。碰巧她领着孩子在等着打车,我就主动过去搭话,送她一段。

在路上,我们聊了许多关於孩子教育的话题。

我发现她真的很累,独身妈妈,孩子即将上小学,她还很要强地要为女儿准备最优秀的教育资源(我女儿在这个幼儿园,所以我知道这里的消费水准),生活压力一定很大。

我从後视镜里看她那面容,确实显得很疲惫,但是说实话,姿色不赖。当初在第一次见面的酒桌上我就已经发现了,容貌不错,身材嘛,也还可以。但因为那天她是有意陪笑嘛,没显得这麽憔悴。今天是素颜,虽不那麽艳丽,却有了浓重的生活味道,也是一种别样的风格吧。

我特地给她留了我的电话号码,告诉她有事联系。

她临下车还说呢,回头把她女儿用过的图书什麽的送给我女儿一些,怕我嫌弃呢。我连连感谢,这是人家拿咱当朋友才这样做的,我懂,所以我也是发自内心的感谢。

我们俩的关系算有了进展,熟人的边缘,朋友的边缘。

3~深入了解

果然次日中午,她来电话了,说在家呢,给孩子包了一堆图书,让我过去拿。我正在食堂吃饭,就告诉她在家等我一会,我过去取。

我只知道她大概在哪个楼里,具体的号码也不清楚。等我到了她家楼下,打电话给她,却是占线。我只好先等一会了。

过了一会再打,通了,她告诉我,在二单元三楼,我就上楼了。

进门时,我感觉她神色不对,眼睛发红,声音也比电话里沙哑。我就坐下来问她咋了。

我不问还好,一问,她倒哭了起来。她坐下说起来刚才打电话的是她孩子她爹,也就是前夫。

她离婚二年了,丈夫原本是军人转业,有个固定工作。但是他总嫌赚的少,终於在她怀孕之後,丈夫就放下工作出门做生意去了。可是,即使这麽折腾也没见他带多少钱回来,不但经济负担没减轻,相反顾家的劲儿还减少了。

後来,娜还发现,他在做生意的广西南宁又养了一个女人,她跟他哭过,闹过,最後还是没有挽回,终於在孩子三岁时,离婚了。刚才就是他打电话过来,告诉她,这个月的抚养费给不上了,下月一起给,南宁那边的老婆也生孩子了,手头紧。居然还问她能不能借些钱给他。她给他臭骂一顿。

我听她哭着说这些苦事,抽了两棵烟,给她递了两条毛巾擦泪。

这种悲剧是最伤人的,离婚後女人的独自生活之艰难真的超乎想象,我暗自回想我老婆为我做的一切,若有一天要离婚,她心理上也会像娜一样痛苦,甚至可能更多。女人付出的总是那麽多,不论是因为责任,还是因为爱情。每一个男人都应该好好感谢我们身边那个一直陪着我们的女人。

她哭够了,说够了,发泄够了,气息与情绪都好转了。不好意思地对我笑了笑,我拍拍她的手说,说出来就好了,憋在心里是病啊,去洗洗脸去吧。

她去卫生间洗脸了,我起身看了看这个房子,虽然只有小小的50平米左右,但是被娜整理得井井有条,一间母女二人的卧室,一张大床几乎占满了,一间屋子应该是书房兼餐厅,因为里面有书柜和餐桌,厨卫在靠近阳台这边,小小的房间井井有条,墙上还挂了几幅她女儿的照片呢,可见,娜原本应该是个有情趣的小女人,可惜命运不顺啊,生活待她不够好啊。

她洗完脸了,看起来好多了,除了眼睛微红之外,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随後我们又聊了一会轻松的话题,就出发了,当然我拿了她送的儿童图书,这才是正事。然後送她去单位,然後我再回单位。

看着她,一身制服的弱小背影逐渐融入那高大冰冷的办公大楼,腰板笔挺显得那麽干练,丝毫看不出她内心的脆弱。

这个世上,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各种困难出现在我们面前,可能有时也都会想哭,那就哭吧。都不易。

只是,要记得,哭过了就算了,擦干眼泪之後赶紧上路。接下来该走的路,一步也不能少了。因为,你不勇敢,没人替你坚强。 这才是无情的生活。

这次“痛哭”事件过去之後,她对我好像更近了些。准确的定位怎麽说呢,算是位於朋友与知己的边缘吧。

4~浅尝辄止

因为我那一段时间比较闲,经常去幼儿园接孩子嘛,她也是,所以我们见面的时候更多了。

在她的介绍之下,我女儿与她女儿一起参加了一个幼儿画室。这样,就有了後来发生故事的机会。

那天是周六,上午女儿有半天的画室课程,因为顺路嘛,就约好了接她们母女一起去。

她一上车,我就感觉到今天她好像挺开心的,叽叽喳喳地哄着车上的两个孩子。

谁知,在画室里面,正在陪女儿画画玩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单位出了一些事,领导告诉我们几个主要工作人员现在都赶过去。我只好让娜帮忙照看一下我女儿。她同意了。说下课後带去她家。让我下班後去那里接。

当我在画室门口满怀歉疚地张望女儿时,女儿却根本没看我一眼,仍在专心致志地与画纸上的那个海绵宝宝做斗争呢。

倒是娜,正在扭头看向我。四目相对时,她笑笑,对我扬扬头。我却发现,她眼神中那份……什麽神态准确呢?失望?关切?总之,我预感到了一些什麽。

等我从单位出来已是午後1点多了。饭也没顾得上吃,就连忙赶去娜家。接女儿?或者是……

我停车在她楼下,上楼到她门前时,发现她已经悄悄打开了门,对我“嘘”了一下,做个息声的示意。

“孩子刚睡下,我怕你敲门给吓醒了。”

她悄声说。我看她此刻穿着一件朴素的中式小袄和过膝裙子,原本披散的头发也盘到头顶用几根长筷子别住,家庭主妇的扮相,比穿工作制服好看多了。应该是刻意打扮了。

我坐在门口的鞋柜上,她给我找来一双拖鞋,那一刻,我发现鞋的尺码正好适合我,而且像是新买的,刚刚开封。我“咦?”了一声,接过鞋,穿上了。

她明显知道我在质疑什麽,也不好意思了,微红着脸问“咦什麽咦,吃午饭了吗?”

“没有呢,孩子吃了吗?”

“孩子都吃饱了睡的,我给你做饭吧。”

说着,利落地系上围裙,转身近厨房了,然後还特地把孩子们睡觉的房间门关上了,怕做饭的声音和气味飘进屋里来,毕竟这屋子太小了。

我抽烟嘛,只好也来到她做饭的厨房,去抽烟。

她正在切肉,我赶紧制止了,告诉她我吃素,吃点简单的蛋炒饭就行。

她很诧异。然後,就过来到我身後冰箱里取鸡蛋。厨房窄小,在擦身而过时,我假装侧过身给她让路,实则是正好低头俯视她胸前的山峦之间的沟壑。嗯,从小袄的领间看去,一般深吧。还算比较有感的。我邪念遂起。

等她从冰箱里拿了鸡蛋青椒再回来时,我又侧身让路,这次,我假装不经意地让彼此的身体擦身的程度加强了。

她也感觉到我下面的“坏东西”不老实了。脸一红,笑着,嗔道“烦人。”

哈哈,有戏。

我扔了烟头,挤到她身体後面,轻轻揽住她系着围裙的腰间,假装关切,没话找话,趴在她耳边说,“别累着。”

她被我说话吹气吹得一缩脖子,“别捣乱行不?”扭着腰,想把我的手甩开。我下面的二等兵已经立正了,她这麽一扭腰,正和我意。我乾脆搂住她的肚子,二等兵紧贴她的丰臀,蹭了起来。

她不理我了,放弃了扭动,低头沉默继续做着她的蛋炒饭。那就是任我施为吗?

我一见便知她已放弃抵抗。伸手,把竈台的炉火关了。

她诧异地扭头,刚要质疑问难。我立刻用嘴巴迎了上去,吻住她,双手也更加放肆地游走起来。她开始只是接受,不过很快就开始迎合了,转过身,搂住我的脖子。

当我袭上她乳罩,隔着那层布去挑逗她的乳头时,她的身体由僵硬变得温柔如水了。

毕竟这厨房太窄小,而且还在对面楼居民的视线之内。我搂住她,来到了另一个小房间,也就是书房兼餐厅那间。把她推倒在餐桌上,继续刚才的流氓行为。

她,明显是很久没有过性爱了,只是激吻加摸胸就已经让她颤抖了起来。有如处子。

因为怕吵醒孩子们,她把小袄的衣襟咬在嘴里,不敢叫出来,只是闷声哼哼着。

我拉下了胸罩,去吸吮那个目测B罩杯的乳房,同时,掀起裙子,去抚摸她下面。那棉质的内裤已经湿掉了,我喜欢隔着薄薄一层湿搭搭的内裤去爱抚那里,她应该也很受用吧,因为她身体在抖嘛。

我根本没打算进入她身体,因为我身边没有携带安全套。第一次接触嘛,试探为主,谨慎些吧。

但是我看她已经快不行了,也就顺水推舟地扒开她的内裤裆部,将手指探入了,抽插了不一会,她就已经很入境了,躺在餐桌上的身体不住地颤抖,桌子咣当咣当地直响。

我怕把孩子吵醒嘛,就拿回了手,轻轻闻闻,味道正常,就是爱液的味道。

我把这意乱情迷的女人彻底放在桌子上,双腿门户大开,我则坐在椅子上,去细致赏玩。她那里早已是一片汪洋,展开双腿之後,清晰可见那蝴蝶型的浅咖色山谷的幽深处潺潺而出的一泓清泉。

这次我探出两根手指,因为润滑嘛,也顺利进入,但是很紧,我猜这样她会更爽。抽插之余,另一只手又袭上乳头,不住地捏弄把玩。

过了不一会,她的身体再度痉挛起来。裹着我手指头的蜜洞很明显在悸动。我知道,又是高潮了。我缓缓抽出手指头,要把这蜜汁塞到她嘴里去。她咬住嘴唇,惊恐地看着我,不住的晃头,躲闪。

看来她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呢,我戏谑之心大起,於是就把手指头放进自己嘴里吮吸,她瞪大眼睛,嘴巴张开,很吃惊的样子。我迅速吻上她的嘴唇,把嘴里的蜜汁度入她口中。她唔唔的晃头,但是在我双手再度爱抚之下,她放弃抵抗,接受了。

我最喜欢这种带有羞耻感的游戏了,乾脆低头用嘴去品鲍,吸满蜜汁,再送入她嘴里。

如此反复几次之後,她的羞耻感彻底被荡涤一空了。她在迷乱中,抓住我的手,往自己下身送。这无异於在告诉我“官人我要”嘛。正和我意。

我伸两支手指再度大力侵入,力图满足她。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了,终於喊了出来,虽然还是尽量压低的。同时她的下体,在擡举几次应和我的手指之後,又放下了,在桌面上颤抖着。她的声音也变成了抽泣一样的声音。

不幸的是,刚刚她那喊叫声虽低,还是吵醒了孩子们。先是她女儿,然後是我女儿。我们俩都发现了孩子出声音了,她赶紧滚下桌子,一边整理衣服,一边跑进厨房,假装做饭去了。

两个孩子醒来了,没有立刻出来,先是在屋子里说话。

马上我听见娜在厨房里炒饭的声音了。我就去逗孩子们玩去了。

叮叮当当声音响罢,饭来了。

我出来吃饭,我女儿拉着她女儿过来看我吃饭,还煞有介事的讲呢,“我爸爸是大胃王,最馋了,你看,桌面上都是他的大~口~水~”说着,在桌上的淫水痕迹之处指指点点。

三岁顽童的一句话,给娜羞坏了。

我哈哈大笑,眯眼看娜,她红着脸低着头拿纸巾擦桌子。

吃完饭,我们该告别了,女儿跟娜娜阿姨告别时还依依不舍呢。

我也趁孩子们没注意,又在她乳房上摸了一把。她假装嗔怒地推我。我却知道,鱼儿已然上钩了,就不会轻易溜掉了。

可是,这一钩钓上来的究竟会是什麽结果呢?我心里却根本没底。

尘世浮沉的我们,就是这样主动或者被动地,游走於各种可能性的边缘。

5~有惊无险

女儿是单纯的,同时也是存不住话的。刚到家,就向爷爷奶奶妈妈讲述了今天的见闻。

老婆马上质疑:你咋能在别人家吃饭呢?你这个假和尚的刁嘴巴,整天说吃素吃素的。

我故作镇定地解释:不就是因为两家的孩子都一起学习嘛,要不然她也得陪她孩子,一个羊也是赶,俩羊也是放,顺便就把咱孩子带着了嘛。再者,上次我不是给人家帮忙了嘛,今天这也是人家的一份心意。简单的一碗蛋炒饭,让人家还个人情嘛。

家里人总算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

我知道,在这次的风暴边缘,我的危险暂时解除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