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武林秘史之侠骨留香》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seraph(无锡阿福)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武林秘史之侠骨留香 武林秘史之侠骨留香

    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一切都无法挽回。院外传来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和喧哗声,我站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双手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经过一路急奔,此时身上热的难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不住滚落,有的流进眼睛里,再滑过面颊流进嘴角,味道有苦有咸,也分不清是汗还是泪。  「已经没什么可做的了。」  我呆呆的看着地上的那具尸体,脑子突然闪过这样的念头。

    seraph(无锡阿福) 状态:已完结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武林秘史之侠骨留香》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武林秘史之侠骨留香》,是作者seraph(无锡阿福)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一切都无法挽回。院外传来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和喧哗声,我站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双手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经过一路急奔,此时身上热的难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不住滚落,有的流进眼睛里,再滑过面颊流进嘴角,味道有苦有咸,也分不清是汗还是泪。  「已经没什么可做的了。」  我呆呆的看着地上的那具尸体,脑子突然闪过这样的念头。

《武林秘史之侠骨留香》 尾声 免费试读

夜深人静,红烛暖帐。

「嗯……嗯……好……好大!又顶到了……啊……」

修长光滑同时又结实有力的一对古铜色的长腿死死的缠住我的腰,美腿的主人那张往常英气飒爽的俏脸此刻春意荡漾,珍珠一样的汗滴沿着鬓角的发丝滴滴滑落。

无尽的火热快感从我们赤裸交接的地方传来,我紧紧的捏着那对结实高耸的突起玉峰,狠劲的前后摆动着腰部,「素虹,还是你爱惜相公我,不像她们一样早早的就撑不下去了。」

说着我扫了一眼大床上横着的另外两具赤裸的白皙胴体,丁岚心这个嘴硬妮子坚持了两轮就娇声求饶了,而二嫂方婉月刚刚在高潮中昏厥过去,现在还没有苏醒过来呢。

「我……我也不行了……你去弄其他姐妹吧……」

七妹柳素虹身子一阵颤抖,双腿猛地夹紧了一会,同时小穴里一道清流喷射出来,高潮了。

看起来她们三个一时半会是不能再激烈运动了,可我仍然一点倦意也没有。

下床披上衣服,看了一眼疲惫之极的她们,我悄悄的开门走出卧房,就在明月的照耀下在寂静的院落中漫无目的的散步。

距离我们江南七侠遭受大变和我退出江湖,已经快三年了,想来江湖上已经把我「游龙剑客」冯玉轩这么一号人物忘了个干干净净了吧。

这三年来,我把心思全部放到家族的生意上,百草堂不但稳居江南第一,而且业务开始进入北方和四川一带,生意日益兴隆。

为了让生意更好的开展,我借着举人身份,花钱捐了个闲官,同时在地方上训练团练,这样就不用担心官府有人眼红家族的生意而来找麻烦了。自然我的武功也没有放下,三年来我的功夫突飞猛进,屡次突破重要的关口,自信已经不在当年的大哥病侠龙飞之下。

婉月、素虹和岚心三个女子一直陪在我身边,在我的慢慢影响下,她们也习惯了和我大被同眠的生活。

不过,柳素虹毕竟是我的结拜七妹,而方婉月名义上也还是我的二嫂,所以我们虽然夜夜春宵,但我却不能给她们两个大妇的名分,只有丁岚心,三天前我们低调的正式拜了天地,之后立刻纳了婉月、素虹为妾,当然对她们来说这些只是对外的说法罢了。

前面出现了两扇木门,原来我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路的尽头。

这里是……「养心堂」,我好久没有来这里了吧,脑子里的思绪不停,我随手推开木门,走进这个长久无人的小小佛堂里面。

佛堂正中是一张长条桌,桌上放的不是佛像,而是一排牌位。

龙飞、陆天风、孟怀远,鲁头陀,葛志平、乐山道人、郑林……看着那些牌位,回忆起了当年的种种腥风血雨和过去的三年生活,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终于笑了出来……

走到桌子跟前,入眼的第一个牌位就是大哥龙飞的。

「大哥,你不要怪我。」

我在心里默念着:「我当初从粉鹰杨明、粉蝶杨俊兄弟俩得到的洞玄经,复制一份后把原本交给大哥当众销毁,自己则偷偷的开始修炼。为了不露痕迹的采阴补阳,我花钱从各地买来素质还好的女孩子在一处秘密的农庄修炼,刚开始练习的时候难免掌握不好火候,大概前后有三十多个女孩子死在这个过程中。

大哥,你不知道从哪里发现有人偷偷修炼洞玄经的事情,因此开始秘密调查。我知道你已经有点怀疑我了,毕竟我是搜查杨明尸体拿到洞玄经的人。你一向铁面无私,如果真抓住我练功的证据一定会大义灭亲的。所以,我别无选择,只有先下手为强了,把你的行踪透露给曹雄他们,你地下有知,还是瞑目吧。」

我看下去,下个牌位是二哥陆天风。

「陆二哥,你一直最是忠厚心软,本来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朝你下手的。只是,谁让你碰巧撞破了我和七妹之间的事情呢。你为了顾全七妹的名节和大家兄弟情谊,因此只来和我说,要我和素虹一刀两断。别的事情还好,七妹我是无论如何不会放弃的,因此我只有选择让你死了。

我表面上答应你,同时把洞玄经中一段经书拿给你看。那一段经书对你有益无害,唯一的问题就是在修炼突破的那天阳气初升之际,修炼者会有片刻进入所谓的假死状态,身体僵硬,没有任何知觉。

我算准时间,那天早晨赶到你闭关的院子的时候你正好进入假死状态,那枚钢针就是我亲手在一步之内射出去的。二哥,我知道你对二嫂婉月感情深厚,这或许是你最放不下的一件事了。婉月这么纤细的一个人儿,竟然有那么丰硕的豪乳,我会好好照顾她的,尤其是晚上,在床上。」

孟三哥,你精明强干不下龙大哥,看事情又细致缜密。从你怀疑我们之间有内奸的那一刻开始,我们之间就只有一个人才能活下去。我特意给杨俊和吴兰他们留出一个可以狙击你的机会,他们果然没有浪费它,想必他们也早就知道生死判孟怀远的可怕吧。能被那些黑道好手这么看重,三哥你死的不冤。」

鲁四哥,你真的死的好冤啊。以你粗钝的性子,我完全没有必要对你下手的。只是杨俊被我们伤成太监以后居然洞玄经大成,实在出乎意料。我当时洞玄经的火候还差的不少,对上他几乎没有什么办法,要不是你奋不顾身,我还真没有机会杀掉他,谢谢你四哥。」

葛老六,当陆二哥要我和七妹一刀两断的时候,我就决定要杀你了,所以你要怪就怪二哥吧。素虹虽然和你认识时间最长,但是她的第一次是给了我的。后来她和你成亲,每次想到你们两个同床共枕,我的心就很疼。我也没想到杀你那么容易,小小的激将法一用,你就单身冒险去了。

后来,七妹连小嘴和后面菊花的第一次也都给了我,说起来六弟你从来没有真正得到过她,因此也无所谓失去她,九泉之下也可以安心了。」

后面的牌位是乐山道长的。

「道长,我当初怎么也没算到你的存在。你不但要给大哥报仇,更关键的是你居然还在为回春斋的丁老板蒙冤身死一事出头。回春斋一直是我家百草堂最有力的竞争对手,自从我接掌家族生意以来,更是被回春斋处处压的抬不起头来。

不错,丁老板医死王妃、下狱暴亡、家人被盗贼灭门这一切都是我在背后策划和推动的,为了冯家的基业不得不如此。

我实在没想到丁家还有丁岚心这个独苗,而且还有你的支持。道长,你武功可以和我大哥相比,经验行事可以和我三哥相比,这里面你实在是我最棘手的对手,所幸我还可以从丁岚心的身上下手,那夜佛堂中夹带了春药成分的焚香果然效果很好,还不易察觉。

那晚当我向你射出曹雄的金钱镖的那一刻,我其实是孤注一掷了,心里实在是没多大把握,看来老天还是青睐我多一点。伪造你的那封信可不是很容易,费了我整整三个晚上呢,不过还是很值得的。岚心被我调教得很好,白天的时候很有大家风范,晚上在床上也浪的让人爱不释手呢,还要多些道长对她的养育之恩哪。」

郑林老兄,其实我们真的很对脾气,一起喝酒,一起逛青楼。只是我在外面购买处女练功的事情实在风险太大,要截断的线索太多,如果你要动手查一定逃不过你的眼睛。我知道你野心很大,一直在等待一个大功劳好在丐帮中上位,我们的友情在你的前途上恐怕是半文不值。借刀杀人,我手上没有直接沾上你的血,也算是大家相识一场了。

哦!对了,你的那个相好我替你养在一个秘密别院里了。那女人可真有滋味,有了双胞胎女儿了身材风情还那么好,她在你死了以后又生了第三个女儿,是你的。我会好好对你女儿的。过两年等你那个相好的双胞胎女儿成年,我会好好调教她们的,而你的女儿还得等个十年吧。」

走着走着就来到了长桌的尽头,在角落里放着最后的那个牌位,不像前面几个,上面积了不少灰尘。

「幽兰」牌位上就这么简单的两个字。

「幽兰,或许我该叫你吴兰,其实我最矛盾的就是对你了。当初我洞玄经小有初成的时候,就在床上发现你身有武功的事实。仔细调查后发现你的真实身份以及你和曹雄他们之间的联系,你知道我当时是什么感觉么。当你知道有个要杀自己的女杀手天天睡在你身边,你能睡得着么?我从那以后整整两年都没有睡着过。

看着你把曹雄他们一个个安排到我的府邸和药房里,这样后来追查的时候没人想到对手就在我的手下里面。通过你,我把一条条消息放给曹雄他们,让他们对江南七侠中的其他几个人的行踪了若指掌,帮助我完成了那些暗杀的工作。

等我的几个兄弟死的差不多了,曹雄他们也都完了的时候,我对于要不要对你出手犹豫了好久。

你我之间其实有过很多欢乐和温情,可惜我不知道那是真是假,而且你知道的太多了,比如二哥其实不是你们下手杀的等等。自古红颜多薄命,你也算死得其所了,不必担心我,有婉月她们几个陪我,我很快活。」

夜风轻拂,我藏在心中深处的秘密终于小小的发泄了一下。关上木门,我再不回头的离开养心堂。这几年养尊处优的生活让我发现之前风餐露宿刀头喋血的江湖生涯是多么幼稚,不过那时候年轻么,谁没有个热血冲动的时候啊。

回到卧房,我放轻脚步来到房门外面,凝神聚功于耳,只听见门内床上的咛咛细语。

「相公好厉害,该不是吃药了吧,弄得人家浑身一丝力气也没有了。」

「好会卖乖的小丫头,你还说呢,等相公一来就看见你浪的骚样子。」

「还是婉月姐好,相公对她最温柔了,偏心么……」

我越听心头越热,把门一推,大步走进睡房,「你们谁也别争,相公一起疼你们。」

然后是一阵娇吟不依,满室皆春。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