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奴妻要翻身猫眼黄豆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奴妻要翻身 奴妻要翻身

    写在前面的话:呵呵,《奴妻要翻身》的基调是“血腥、暴力、黑暗、欲情、诡谲等各种三观不正的词语,所以......所以它是18禁,点击此文的亲亲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另外主角如果写废了,情节如果写崩了,那是偶滴个人心残脑残手残,假如亲们不能继续容忍滴话请按X.偶的口号是:以淡定的心迎接蛋痛。咳咳,话说,角色和情节的变态猥琐其实就是偶这个亲妈的变态猥琐。掩面飘走──(=^ ^=)

    猫眼黄豆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架空
    立即阅读

《奴妻要翻身》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奴妻要翻身》,是作者猫眼黄豆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写在前面的话:呵呵,《奴妻要翻身》的基调是“血腥、暴力、黑暗、欲情、诡谲等各种三观不正的词语,所以......所以它是18禁,点击此文的亲亲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另外主角如果写废了,情节如果写崩了,那是偶滴个人心残脑残手残,假如亲们不能继续容忍滴话请按X.偶的口号是:以淡定的心迎接蛋痛。咳咳,话说,角色和情节的变态猥琐其实就是偶这个亲妈的变态猥琐。掩面飘走──(=^ ^=)

《奴妻要翻身》 番外十四 老乡·两眼泪汪(非v) 免费试读

青海湖以4500多平方公里辽阔面积镶嵌在屋脊高原的东北部,大气壮美却又秀丽旖旎,映衬著碧绿的草原,斑悯的野花,倒映著飞掠的水乌,洁自的云朵,与湛蓝的天空交相辉映,简直令人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湖。

不,仔细凝视,还是能分清的,那青蓝蓝的湖水虽然蓝得像天空,但比天空要蓝得深谴、蓝得纯净,蓝得洗静。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青出於蓝而胜於蓝”,也是被特为“青海湖”的缘自吧。

位於十间的男人最先夺人眼球,他身形高大强健,古铜肌胜,略带混血的五官完美无侍,窨鲕绝世, 矾黑十带金的犍长眼睛盛满神秘魔蛙,从头到脚都,散著历经了岁月淬炼的成熟蛙力和如冰似火,变幻奠测的高贵霸气,明显是个欠居上位,说不二的男人。

左边抱著小女蛙的男人身形高挑,肌胜雪自别透,五官如女子般阴柔美丽,长长的榔眉心间长著颗确豆大的鲜红散滴的朱砂忘,谩有庄严和慈善,有的是种万分妊异的蛊惑

美。凤眼里柔谴荡漾,唇瓣台著春风般温柔和煦的洼关,虽穿著博巴男人的衣袍,却是濉贵公子的风镐倜傥。他怀里的小女蛙雪喇喇的,脸蛋红扑扑的,乌黑的大眼睛圆溜溜,小鼻子秀气挺撼,嘴儿像玫瑰般柑润,她徽徽偏著头,正好奇地往她这边看过来,那模样可爱得不得了。

右边的男人长著张清秀惶伦的脸庞,眼角处和凶兽样有著两道细细洼洼的鱼尾纹,眉眼间释放著足可蛊惑女人心的邪气。只是犍长的眸子闪动著几分猥琐和接诈,破坏了那种甜气息。

看女人脸上的笑容,看她身上低调却奢华的穿戴,看那三个男人对她温柔宠爱的目光,看那两个少年不露痕迹地护卫在她身边,就知道她的生活定很幸福。

莫名的,罗朱对那个孩子般的女人起了好感,就像……漂泊流浪异乡多年的游子突然碰到个来自家乡的人,陌生却倍感亲切。难道说那个朝她走来的女人是和她样的穿越者?

像是听到了她心里的声音,魔鬼法王策马来到她身边,柔声关道:“小猪,对面女人的两魂三魄来自你原来生活的世界。”

罗朱身子震,心里涌出复杂的微动。穿越者,那个女人果然是个穿越者。但只有两魂三魄来自现代,会不会不记得现代的切。想到这,她宴然挺直脖板,源源嘬了口气,出

乎所有人意料地放声高歌:

“呀啦素哎

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

是谁留下千年的祈时,

难道说还有无言的歌,

呀啦素

那可是青藏高原。”

高亢的奔放歌声飞向云雷,飞向湖面,飞向天边。对面的童颜女人一愣,勒住踱走的马匹,紧接著圆大的眼睛里放射出不敢置信的狂喜光芒,不顾身边少年的阻挡和男人的劝

阻,执意策马朝罗朱小跑过来,同时接著最后一个个缠绕的尾音也放声高歌起来:

“是谁日夜遥望著蓝天,

是谁渴望水久的梦想,

难道说还有赞美的歌,

罗朱捂住嘴,浑身轻颤,眼睛突地湿润了。没有哪个土生土长的古代人会唱风靡华夏大地的李娜的《青藏高原》,那个老乡记得现代的她切记得。双腿用力夹马腹,她向那个

童颜女人冲了过去。

“那就是青藏高原 原 原一’

最后重复的唱词从两个女人口中齐声飙出,海豚高音辖三折,带著刺耳的尖锐破裂。音停,她们同时从马背翻身下来,你看我,我看你,都是微动的眼,满脸的泪水,却又

都愣了。

“天王盖地虎。”

“宝塔镇河妖。”

“谦虚使人进步。”

“骄傲使人落后。”

“人生苦短”

“老乡,我是江七巧,X师范大学肄业生,主修中文,2010年七月穿越。”

“老乡,我是罗朱,X大学肄业生,主修地质,2012年七月穿越。”

两个女人说完又同时伸出双臂,紧紧地拥抱住对方,时间仿佛在这刻静止了。碧草蓝天,阳光自云,美丽的青海湖,还有逐渐走进两个女人的男人和孩子同见证了她们友谊的诞生。

宴然,巨大的水声打破了这份宁静,沉浸在他乡遇故知狂喜中的两个紧紧相拥的女人被惊动了,她们睁著迷茫的泪眼朝响声处看去。眼睛瞬间瞪大睁圆。

只见个娇小的大概十岁左右的女孩在湖边浅滩中,单手抓住个形似鹕鱼的丑陋庞大生物的尾巴往水濉中狠摔……女孩可爱的小脸毫无丝表情,黑眼珠子冷冷的,呆呆的,纤细的手臂仿佛蕴藏著无胄的力量,轻轻松松地抬起、摔下,好似拎在手里的不是啦喊叫唤的身躯庞大的凶恶鹕鱼生物,而是只点也不具备杀伤的小壁虎。每次抬起摔下的动作都是那么干净干脆,每次都发出巨大的哗啦水响和震动大地的撞击声。

“那是……你……女儿。”江七巧咽了口唾沫,小心冀冀地问道。

“……嗯。”同样是第一次看到过度凶猛的女儿的罗朱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她知道三个孩子的力气都承袭禽兽王,但今天女儿表现出的力气是不是……是不是比两个儿子还大。嘴里无意识地呐呐道,“她手里拎的物是青海湖的水妖吧。” 江七巧片刻,轻轻道:“我们全家今天就是来看青海湖水妖的。不过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你家女儿提在手里摔打的不是水妖,而是我家的宠物大鹕。”她家的大鹕啊,那是刀枪不入,连黑虢都奈何不了的接诈凶残物啊。壹然被个十岁的小女孩拎在手里当玩意儿似的摔。这怎么可能。

呃,罗朱哑声。眼睁睁地看著女儿只轻轻挥手,江七巧家叫大鹕的宠物便呈抛物线重重落在了湖岸边的草地上,砸碎野花无数,半天都不动弹。

就见女儿十年不动的眉徽徽抽了抽, 脚踏在那只昏迷的鹕形物背上,仰起头冷冷淡淡又认认真直地对禽兽王说,“阿爸,它太丑了,没资格吃我古格湖里的鱼。”

女儿,当妈的我养了你十年,居然现在才发现冷漠呆滞的你竟是个外貌协会的忠宴成员,有没有啊。罗朱不禁为自己的失职汗颜。

江七巧看看对面不远处几个身著博巴服饰的男人和孩子的互动,又扭头看看互在自己后面不远的三个男人、小女儿以及眼珠子已经定在了罗朱家金刚女儿身上,忘记了两个儿子,突然向罗朱问道:“罗朱,你有几个男人?”

“……四……四个……”罗朱被乍然问道敏感的私密问题,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原来穿越老乡不但扁,还是个豪放型的。

“我三个,数量上你赢了,不过一’江七巧的头扭来扭去,仔细观察了好几眼,终於做下定论,“我的男人整体相貌水平比你家男人高了点,我们扯平。”

听到江七巧的话,罗朱也厚著脸皮来回扭头,仔细瞅了瞅自家和别人家的几个男人,无奈地表示同意,“你说得没错。”顿了顿,又有些不甘心地说道,“不过我的两个儿子比你的两个儿子英俊。”禽兽王的遗传基固太强,两个儿子的五官几乎是他的翻版,能不英俊吗。

一针见血的评断戳到了江七巧的伤心处,这辈子她最遗憾的就是生出个像海苍帝样绝美的儿子。两年前,海苍帝固为当年怪寇差点弄死她,从不接受皇帝命令的他主动请缨,

领兵灭了东镐扶桑。回南岛后两人春风多度,有了女儿的出生。无奈她的遗传实在在太强,这女儿虽然只有六分长得像她,却也算不上绝世美人。她扁扁嘴,眼珠辖了辖,道:

“咱们打个商量,你把两个英俊无比的儿子嫁给我女儿,改善下我家后代的不良基因吧。作为交换,我把我家的两个儿子连结你女儿当丈夫。”

…罗朱眼见认老乡,交朋友的情况有些偏移,瞬间决定先撤退到自家队伍里。不然她怕自己个不小心就被江七巧舌灿莲花地游说弄昏头,卖了儿子和女儿。

江七巧有些傻眼。不行,好不容易才发现俩儿子对女孩感兴趣,绝不自动打退堂鼓放过,目前只能暂时以退为进!了。她连忙上前两步,热情地挽住罗朱的手臂,笑道:“罗朱,对不起,是我太喜政你的英俊儿子和有个金刚的女儿了,夸张点说,那就真的是一见锺爱啊,这也是缘分不是。好了好了,我们做大人的,都不干涉孩子的婚事,让他们先自个从朋友做起。以后彼此喜欢了就嫁娶,不喜欢也是一辈子的朋友,毕竟朋友多了路好走嘛,多个朋友又不是坏事。难得我们两个穿越女人相聚,不如找个安静的地方讲讲彼此的故事。”

讲彼此的穿越故事。这个能接受。“行。”罗朱出言同意,呼出口长气,两个女人不管男人,也不管孩子和宠物,相互搀著、挽著朝湖岸另边交谈去了。

被抛弃的两家男人、孩子和宠物隔著十来丈的距离彼此看了看,发现对方都很强,。遥望眼两个贴得老近的女人背影,目目点点头,逐渐走到一起。

青海湖边,有袖手坐著不干事的,有切磋医术的,有生火造饭的,有捉鱼打乌的,有带小女蛙的,有讨好女孩的,有严防死守的,有起玩耍的,现场气氛居然能特得上和乐融融。

高悬在蔚蓝天空十的太阳尽镕放射出炙烈耀眼的光芒。风呼呼吹刮,湖浪层赶着层,拍击出叠叠涛声。碧草和格桑花在风十跳起了欢乐的舞蹈,似在庆祝这和谐的一幕……

本文正式完结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