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刘落第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刘落第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丞相的囚妾——黄蓉 丞相的囚妾——黄蓉

    1 本文是网络短篇《夜探丞相府》的续篇。  2《丞相的囚妾——黄蓉》分上下两篇,上篇共14章节。

    刘落第 状态:已完结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丞相的囚妾——黄蓉》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丞相的囚妾——黄蓉》,是作者刘落第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1 本文是网络短篇《夜探丞相府》的续篇。  2《丞相的囚妾——黄蓉》分上下两篇,上篇共14章节。

《丞相的囚妾——黄蓉》 第16章 血战 免费试读

北营将士连夜拔营,火速回归襄阳城中,准备迎战即将到来的蒙古大军。

贾似道带上黄廷芝赶赴南阳隆中山调兵15万,赶往徽州拦截阿里海牙。

贾似道把李氏兄弟留在了襄阳城,要他俩誓死保护黄蓉,并给了李石河一道密令,道:「若李辉不服黄蓉调遣,可拿此密令上山服他!」贾似道离开隆中山时,再三敲打李辉,要他配合襄阳作战,抵御蒙古大军。李辉唯唯诺诺,满口应承!

两天过后,忽必烈的18万大军轰隆隆地来到了襄阳城下。

元军又祭出老一套--围而不攻。

在这种情况下,吕文焕的紧张神色逐渐好转,他道:「黄女侠,你看元军是不是又来找死啊?再用上回的手段弄他!」

黄蓉往城下看了又看,道:「大帅,不可!忽必烈非伯颜之流,故伎重施必中他的奸计!」

又回头对郭靖说道:「靖哥,速派武林高手潜入敌营打探虚实,我怎么觉得鞑子今日少了许多!」

郭靖道:「蓉儿,我这就去!」

黄蓉道:「靖哥,你要小心!」语气中尽是关爱之情!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

且说贾似道率领着15万宋军直奔徽州方向拦截阿里海牙,但他的队伍刚到雍州边际一个叫「青石坑」的地方,就中了阿里海牙的埋伏,15万人马在大「坑」里犹如惊慌失措的兔子一般被元军围剿猎杀!

贾似道怎么也不相信阿里海牙的军队行进得如此神速,只三天时间就扫平徽州杀进了雍州!

当他得知阿里海牙的军队全是10万轻装铁骑的时,他惊呆了!

「文武全才」的黄廷芝此时也显露出「草包」本色,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和突围!

贾似道这才想起黄蓉的话,连忙发令:「黄廷芝,你率领后阵将士原路回撤,前阵人马随本太师强冲突围!」

鲜血淋漓的宋军将士得令后一分为二,前突后撤,仓惶逃窜!

贾似道拍马挥刀,一路狂奔猛砍,残肢断腿为他铺出一条血路!

但是,他身边的宋军越来越少,前面的元军却是越来越多……

************

襄阳这边,郭靖打探到敌情正与吕文焕黄蓉等回报。

「伯颜正在往东面调兵,欲用15万元兵围困隆中山,然后全力攻击襄阳城!」

黄蓉一边思索一边点头道:「这就对了!这就对了!」

吕文焕又惊又气,道:「黄女侠,哪里对了?襄阳这不就孤立无援了吗?」

黄蓉道:「大帅,城下元军也就只有三万了啊!我五万襄阳将士难道抵挡不了三万远道而来的蒙古鞑子?」

吕文焕露出笑容,道:「对啊,哈哈哈!」黄蓉道:「大帅,你即刻给李辉传信,要他将15万人马分兵三路,一路驻进南阳城,一路驻进阳罗堡,一路留守隆中山,我看他伯颜怎么围!」

吕文焕道:「好!」

郭靖道:「蓉儿,还有一件事,忽必烈那营中有十个黑咕隆东的铁家伙,说是叫『火炮』,说那东西攻城拔寨无坚不摧!」

黄蓉道:「火炮?」

李辉接到吕文焕的信件,看后大怒,道:「吕文焕你个狗日的,每次蒙古人到来都是老子的军队出战,是你狗日的守襄阳还是老子守襄阳?居然还来指挥老子,你算个逑!老子这回就是不动,让你狗日的打上几天再说!」

杨邦宪道:「大帅,伯颜的人马正在合围我隆中山啊,分两路人马下山也不是下策!」

李辉一拳扎在案台上,道:「来得好啊,老子早就想单独会会这厮了,每次都是那个黄蓉把老子指挥来指挥去,这次老子要凭一己之力击溃伯颜那厮,让他们瞧瞧老子的厉害!」

杨邦宪道:「大帅,太师问罪下来怎么办?」李辉道:「打了胜仗他问个屁罪!」

杨邦宪不再说话,低头偷偷叹了一口气。

襄阳传令官身中数箭打马跑入襄阳城,踉踉跄跄冲入襄阳府大堂。

「禀报……大帅,李大帅他……不肯下山,山下……好多元军……」传令官说完,口吐鲜血倒地死去。

众人大惊。

「反了他还,我去会他!」李石河说完,冲出大堂,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这时,几声「轰隆轰隆」的炮声响起,忽必烈开始率军攻城。

黄蓉等人即刻奔往北城战场。

北城的景象让他们目瞪口呆--炮火在城墙上肆虐开花,守城将士被炸得肢体横飞、血肉模糊!

最要命的是城墙两侧已被炮火炸开两个巨大的口子。

吕文焕大惊失色,道:「这……这……这是什么东西,怎会如此厉害?」

黄蓉道:「火炮!」然后又道:「大帅,火速撤下众将士,快!」

宋军刚撤下北门城墙不久,元军就停止了炮轰,开始用云梯攻城。

吕文焕连忙派部将孟珙、范天顺、张顺、张贵领兵上城御敌。

黄蓉带领丐帮守城墙东面破口,郭靖带领武林义士守西面破口。

襄阳北城一时杀声震天,兵铁声、惨叫声,交织出一幅惨不忍睹血腥图画!

宋军守城有术,又占领地利和人数方面的优势,元军攻得艰难,心生焦急!忽必烈索性撤回攻城将士,又改用炮轰……

「轰隆轰隆」的炮声中,宋军又被炸死炸伤许多,众人连忙撤回到城下!

郭靖黄蓉死守的城墙破口已堆满了各色尸体,有蒙古人也有宋人……

元军炮轰过后,继续用云梯攻城。

宋军也继续上城抵御,元军仍旧占不到丝毫便宜……

忽必烈又撤回将士,用炮猛轰……

这回宋军学聪明了,当元军回撤时,他们也撤回到城下,元军的炮火在这次的轰炸中并未得到多少好处!

襄阳的城墙,该炸烂的都被炸烂掉了,炸不烂的地方任凭火炮如何猛轰,它也坚不可摧!

但是,城墙可以坚不可摧,而士兵的血肉之躯是可以炸烂的!

忽必烈坚信这一点,他想出了一条" 壮士断臂" 的残忍打法--他用少量的士兵攻城,而宋军就会有大量的将士涌上城墙抵御,然后他再开炮,元军宋军一齐轰!

这样一来,死伤最多的就是宋军!

如此三番五次,宋军伤亡越来越惨重,有些士兵被炸得哆嗦惶恐、没了斗志!

天黑时,忽必烈笑着鸣金,得胜收兵!

襄阳府大堂,众人聚集在一起商量对策,个个都是灰头土脸、满身血污!

这时,李石河神色凝重地走进了大堂。

众人齐齐上前围住了他,七嘴八舌地询问南阳李辉的情况,因为李辉的15万大军是他们最大、也是最后的希望!

然而,李石河踌躇了半晌,说出的却是让他们绝望的话语--李辉已被围困在隆中山上,与伯颜交兵三次,三次皆败!

而最让他们震惊的是贾似道的消息!

李石河说:「太师中了阿里海牙的奸记,兵败雍州,生死未卜!」

「啊!」吕文焕跌坐到帅椅上,面如死灰!

黄蓉转身伏墙,偷偷地流泪!

郭靖指着隆中山方向怒吼:「李辉,你……你殃民误国!」

************

如果,贾似道在黄蓉身边……

又如果,黄蓉在贾似道身边……

可是世间万事如果繁多,却没有一个如果能改变结果、扭转乾坤!

************

夜已深,襄阳城的天空黑得可怕!

天刚亮,吕文焕打开城门,投降了忽必烈!

阿术、霍都、史天泽、金轮法王四人率领部下冲入襄阳,举刀狂砍、大肆屠城……

无数将士死了,无数将士跑了!

无数武林义士死了,无数武林义士跑了!

只有丐帮众人和李氏兄弟的一千多号人马在郭靖黄蓉的带领下奋起抵抗……

但是,他们哪里抵挡得住如潮水般涌入的虎狼元军!

黄蓉眼睁睁地看着亲人们在自己面前倒下--

最先倒地的是郭芙和耶律奇,然后是大小武!

他们的热血之躯被元兵残暴地捅成了马蜂窝,并加以无情的践踏!

「芙儿!奇儿!大小武!啊--!」黄蓉发疯似的乱叫着,冲过去挥剑劈死数名元兵,抱起郭芙那血肉模糊的尸体放声痛哭!

李石敢在她身后倒下、李石河在她身后倒下……

数千名元军握着明晃晃的长枪,将伤心的黄蓉团团围住……

郭靖身边堆满了元兵的尸体,他红着双眼,奋勇砍杀……

元兵越来越多,敢上前与他交锋的却越来越少!

这时,人簇中走出阿术、史天泽、霍都和金轮法王,四人各站一方将郭靖围在当中。

他们的武器已成红色,滴滴嗒嗒地滴落着宋人的鲜血……

************

大路上难民如潮,相扶相携逃往江南。

耶律燕和完颜萍拉着郭襄、郭破虏站在路边回望襄阳城--那里已是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17--落日

忽必烈进入襄阳三个时辰之后,伯颜也攻上隆中山,砍了李辉!

郭靖和黄蓉被几个蒙古大汉拖进了忽必烈的大帐中,俩人的手脚都带着镣铐,身上被牛皮筋绳五花大绑!

大帐中,上位端坐着忽必烈,下面两边分别坐着伯颜、阿术、史天泽、霍都、金轮法王等。

「靖哥!」黄蓉呼喊着郭靖,襄阳城破之后,这还是他们首次相见。

「蓉儿!」郭靖也呼喊着黄蓉。

蒙古大汉连忙拖开俩人,嘴里斥道:「见我大汗,速速下跪!」

按的按踢的踢,但他们怎么也奈何不了郭靖黄蓉,二人始终直站着、深切地关注着对方。

忽必烈举手制止了蒙古大汉的暴戾,起身下座,走到郭靖面前深深一揖,道:「小侄拜见郭伯伯、郭伯母!」又抬头喝斥那几个蒙古大汉道:「我命你们好好款待两位故人,怎地竟如此无礼?打开镣锁,松绑!」

「大汗不可!」金轮法王等连忙起身道:「此二人凶猛狡诈,非同寻常!」

「都坐下,郭伯伯是我先父之义,不会害我!」忽必烈淡淡地说道。

几个蒙古大汉识趣地开了镣锁,解了牛筋绳。

「郭伯伯,宋室已亡,你随侄儿共享宋土如何?」

郭靖大声怒道:「够了!你蒙古兵侵宋以来,残民之逞,白骨为墟,血流成河。我大宋百姓家破人亡,不知有多少性命送在你蒙古兵刀箭之下,说什么共享,分明是要我郭某叛国投敌,呸,忽必烈,你休提当年之义,国难当头,私交为轻,今日你不杀我,他日我定取你颈上人头!」

郭靖这一段慷慨陈词来得极是突兀,大出众人意料之外,就连黄蓉也楞楞地看着他。

瞬间,黄蓉眼眶一酸流下泪来,她明白了,靖哥这是要以身殉国!

忽必烈哈哈大笑,道:「久闻郭大侠忠厚质愚,口齿迟钝,那知言辞竟是如此锐利!哈哈哈!」

他转身回到上座,正色道:「郭靖,你只知我元军杀你多少宋人,可知你夫妇又杀戮我多少蒙古同胞?」

他抓起案上令箭,往地上一扔,道:「把郭靖拖出去,绞了!」

「谁敢!」黄蓉摆开架式,护住郭靖。

郭靖潸然泪下,轻声道:「蓉儿,不用了!襄阳城破,大宋国亡,我难辞其咎,还有何面目苟活于世,你成全我吧!」

「不,靖哥!大宋江南仍在,我们合力杀出去,来日再驱除这帮鞑子!」

「哈哈!笑死我了!」伯颜起身走到黄蓉面前,道:「黄女侠你在说笑是吧?这帐外可有20万大军,你杀得出去?」

「我先杀了你!」黄蓉一掌劈向伯颜,伯颜侧身闪过,拔出短刀与黄蓉打斗起来。

「蓉儿!」郭靖出招,袭击伯颜。

金轮法王、霍都、阿术、史天泽都拿起武器加入了战斗……

这样的战斗其实毫无意义,实力悬殊到离谱,所以很快就分出了胜负--郭靖黄蓉再度被绑缚起来,并箍上了镣铐!

行刑的蒙古大汉拖着郭靖出了大帐,走进校场,上了刑台。

「嚯!嚯!嚯!嚯!」成千上万的蒙古兵在摇枪呐喊。

「靖哥--靖哥--!」黄蓉呼喊着一路追出帐外,最终被按跪在刑台下。

刑台上有一个高昂的木架,一根粗绳悬挂在木架之上。行刑的蒙古大汉将绳头系上郭靖的脖子,转身猛一拉绳索,郭靖的身体就顺着木架上吊至空中,另一个刑手抱住郭靖的腿脚往下一拽--卡吧一声,一代英雄气绝身亡!

「啊--啊--!」黄蓉喷出一口鲜血,晕死在地!

她,泪眼目睹了这一切,这一切终于还是发生了!

她,为了躲避这一切,献出无数高贵圣洁,换回无数羞耻凌辱,但这一切还是发生了!

她,老天给了她一切美好的东西,惟独留下了命运!

伯颜从地上抱起黄蓉,回到大帐对忽必烈说道:「大汗,把这个女人赏给我吧!」

忽必烈操起案上酒碗狠砸在地,起身向伯颜怒吼道:「伯颜,你放肆!」

伯颜吓得跪倒在地,大帐里的所有人都齐刷刷地跪下了!

「宋室坍塌,毁在无道,我军渡江南下要做有道之师,方能平定江南!」

忽必烈厉声说道,「何为有道之师?即是不抢、不淫、不滥杀!我不杀黄蓉,只因她是中原第一大帮帮主,身后帮众何止千万,杀她有百害而无一益!而你大胆伯颜,江南未平色心就起,可是想坏我一统大计?」

伯颜脸色铁青,道:「属下愚昧,大汗恕罪!」

忽必烈回到上座,发令道:「为了江南路好走,放了黄蓉,宁息丐帮!」

************

蒿草荒芜,残阳如血!

黄蓉孑然一人蹒跚在襄阳郊外,她神情呆滞、蓬头垢面、满身血污!

突然晴天霹雳,数声响雷炸过,天地之间幽幽飘起一首歌谣,凄凉而又悲壮。

************

等谁那沸腾的魂魄

来拯救这天涯萧索

是谁恩怨情愁演活

心上牵挂无暇抖落

如让山水为之褪色

只为世事撰写一个传说

唯匡世经纬

胸怀天下

血染敌镇却为残杀

难道有违天道错

叹悲歌未彻

为憾奈何

怕岁月过

惟有信念活

你是风沙的怒吼

你是断崖的坚守

你是剑锋过后

仰望月夜眉间的落寞

你是滴水的沉着

你是落花的幽柔

你是万人称颂

却为日落默默哀叹的血肉

************

贾似道兵败失踪,李辉战死南阳,吕文焕开城投降,元军势如破竹,直逼长江天堑。

度宗下旨令赵必率领最后的18000名将士死守长江南岸,掩护宋室南逃。

赵必老泪纵横,将妻小交与度宗,奔赴郢州。

汉水两岸人如蚁蝼,嘈杂喧嚣,千万北岸难民惶恐渡江南逃,无数大船、轻舟、竹筏在江里忙碌穿行。有许多无钱无办法的人只身游水渡江,大都被滚滚洪流冲走,只留下声声哀嚎……

赵必带领5000将士站守南岸,对难民严加盘查,那些不会说宋话的人都被视为蒙古奸细,用长枪捅死踹入江中!

汉水如血,呜咽奔腾……

一只竹筏靠拢南岸,走下数名衣衫烂缕、满身血污的乞丐。

「说,哪里人氏?去往何处?」一群官兵横枪盘查。

「瞎了你的狗眼,老子是丐帮的,刚从战场下来,狗日的,有种就捅死老子!」几个乞丐目露凶光,冲着官兵骂骂咧咧!

其中有一名乞丐没有参与毒骂,但此人岂丐蓬头垢面,表情木呐,看那神情恐怕连自己身在何方都不知道!

「你,说!哪里人氏?」眼尖的兵头发现了这个呆人还没说话,就将长枪伸进乞丐丛中拦阻呆人的去路。

「长官,他被吓傻了,说不出话!你们是没看见,那战场上的断手断脚,烂肠子烂肚子,血糊糊的到处都是!长官,你行行好,放他过去吧!我以丐帮的声誉做保,他绝对是宋人,是我们丐帮的人,不是蒙古人!」一个乞丐挤出笑脸,上前与兵头周旋。

「少他妈废话!」兵头收回长枪,一挥手说道:「给老子杀了!」

众官兵举枪就朝呆人捅去,一个乞丐连忙用打狗棒挡开长枪护住呆人,另几个就与袭来的众官兵撕打在一起!

「打,打,打!打死他们!」许多被拦阻的难民高声喊叫着,也参加了殴打!

官兵涌来一拨又一拨,而参加殴打的难民也越来越多,南岸顿时乱成一团!

赵必得报,打马来到岸口,看着乱成一团的人簇,冷笑了几声,侧头对身旁的副将说了几句什么。副将得令下马,拔剑出鞘,带领数十个铠甲兵勇一路砍杀下来。他们见人就砍,不分官兵难民!

只一会儿工夫,就有数十人惨叫着跌入汉水……

人簇立刻惊骇地分散开来,官兵站一边,难民站一边,规规矩矩,不再撕打不再说话,都惊恐地看着那一群满手血腥的铠甲恶魔!

赵必翻身下马,拍打着手中的马鞭,得意地走了下来。

「怎么回事?」赵必厉声喝问。

「回禀王爷,是丐帮闹事,他们包庇蒙古奸细!」兵头心悸地上前回话。

「呵呵!胆子不小,人在哪里?」

「在那!」兵头抬手指向难民中的丐帮弟子。

兵勇驱开人簇,赵必傲慢地走到众乞丐面前,道:「交出来!」说完这话,他的目光落在了那个呆人的脸上,呆住了!

「没有蒙古人,我们都是宋人,都是丐帮的,我们丐帮是杀蒙古人的……」众乞丐七嘴八舌地在辩。

但是,赵必一句也没有听进去,他的目光停留在呆人的脸上,他的心跳在加速,他的心中在狂喜--黄蓉,你怎么落得这副模样,哈哈!你也有今天!

赵必仰头大笑数声,转身就走。

副将快步尾随跟上,问道:「王爷,这……如何处置?」

丐帮的事迹他们都知道,不敢乱来。

赵必边走边发令:「把那个呆头呆脑的蒙古奸细绑了,送到我的住所,其余的推下河去喂鱼!」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对副将严厉地说:「记住,那个蒙古奸细要毫发无损地给我送来,否则要你的狗命!」

「是,末将遵命!」副将躬身领令,转身唰地拔出佩剑……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