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欲望游戏》tmp13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欲望游戏 欲望游戏

    这是一个不容易产生爱情的时代,几乎什么东西都可以用金钱买到,情感是否也不例外?  我,毕业多年,在国有银行中熬过,在期货风云中搏杀过,又回到校园,与MBA的同学高谈阔论过,现在在上海一家私募基金工作。这些年来,经历过人性与社会的黑暗,沉溺于对金钱和女人的追逐。所得的结果是:能让我彻底放松或者激动的事越来越少。再也没有在白衣飘飘的纯真年代里,和同学吃一次最便宜的火锅时的畅快淋漓,没有了在女生楼前第一次邀女友跳舞的忐忑不安。  尽管如此,还是有那么一些人虽然经历了更多,却固执的追求着真情实感。

    tmp13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欲望游戏》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欲望游戏》,是作者tmp13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个不容易产生爱情的时代,几乎什么东西都可以用金钱买到,情感是否也不例外?  我,毕业多年,在国有银行中熬过,在期货风云中搏杀过,又回到校园,与MBA的同学高谈阔论过,现在在上海一家私募基金工作。这些年来,经历过人性与社会的黑暗,沉溺于对金钱和女人的追逐。所得的结果是:能让我彻底放松或者激动的事越来越少。再也没有在白衣飘飘的纯真年代里,和同学吃一次最便宜的火锅时的畅快淋漓,没有了在女生楼前第一次邀女友跳舞的忐忑不安。  尽管如此,还是有那么一些人虽然经历了更多,却固执的追求着真情实感。

《欲望游戏》 第10章 免费试读

半夜醒来,房间里的一切在隐隐绰绰中象是要浮起来。我深深地叹口气,推开正若只八爪鱼缠绕着自己的盈盈,弯腰下了床,轻轻拉开一点窗帘。月光正从窗外一片片飞来,汇在一起又象是水在流淌。这个世界也许只在此时才会有点清澈。我从床头摸起包烟,横着撕开,抽出其中一支,用嘴唇含住。空气很好,在皮肤上滑动,总有着隐约的快感。静静地看着,我恍若置身于一个巨大而又香甜的梦中。烟灰在寸寸跌落,只至那灼热的感觉逼近了指尖时,才猛地惊醒过来。

心中莫名其妙地升起股焦躁。

我看了看盈盈精致娇好的脸,象一张工笔小画。睫毛很长,是弯的,随着她的呼吸声,上下跳动。唇微微嘟着,有些厚,但更让人想尝。有些奇怪,我为什么有这么漂亮的女孩还不满足?也许情欲就象是女人一样捉摸不定。

她呢喃着,翻了个身,又睡着了,没听清她想说什么。微微的呼吸声与正在墙壁上滴滴嗒嗒响的钟声,奇异地交织在一起,有着说不出来的味道。又似根羽毛,轻轻挠着我的鼻子,有些痒。盈盈半个身子裸露在被子外,身子很白,微微泛光,象是玉雕琢的一般。

我忽然想起了小时候童话中的故事。眼前的她就那个酣睡中的公主,等着我去吻醒她。这个念头让我柔情涌动。我舔了舔略有点干燥的唇,坚硬涨大的欲望立即象根鞭子般在心灵里猛地抽了下。

把烟头往烟灰缸里面一扔,我兔子般蹦回床上。没有说话,只用力把盈盈一搂,我吻上她的双唇,以我的舌头挑逗她可爱的小舌头。她仍然还没有醒,呼吸却变得沉重起来。

我极为轻柔的解开她丝绸睡衣。水蓝色的内衣裤和洁净无暇的肌肤以及娇柔的身材曲线一点一点的沐浴在温柔的月色中。

也许她已经醒来了,却仍旧闭着眼睛,故意没有作声,任凭我的爱抚。

我温柔地抚摸她光滑亮丽的秀发,将双唇移到她的脖子轻轻吻着。慢慢的向下,然后是柔美滑嫩的肩膀……极具弹性的胸部……

「老公……我……嗯……」

在我爱抚她胸部的同时,她终于受不了我持续不断的挑逗,发出了声音。

我解开她的胸罩,丰满而坚挺的胸部展露在我的眼前。粉红色的双峰上的果实早已翘首盼望,当我轻轻捏上她的同时,从她口中发出了「喔……」

的娇啼。

我左手从她的身后绕到胸前爱抚着她的左乳,右手渐渐往下滑动。平坦的小腹……细弱的小蛮腰……

直抵她的大腿内侧。

「盈盈你好美啊……」

我象一张饥渴的大网,完完全全的笼罩了她,脱去她全身仅剩的内裤。我将她的双腿撑开,吻上她那颗珍珠的同时,爱的呼唤从她口中激荡着。

我不停以舌头鉴赏着这颗珍珠,一阵阵的如潮爱水从盈盈那诱人的情欲花园激流而出。虽然我们已经有过无数次肌肤之亲,敏感的她还是痛苦地紧咬着下唇,她忍住快感不发泄的能耐已经被消磨殆尽,只要我再展开致命一击,立刻可以让她享受宛如腾云驾雾般的快感。

「老公……」

她终于也爆发了起来。其实昨天晚上,她就盼望着和我恩爱的,我们三个星期没有见面了。这在我们认识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她火速褪下我的内裤,那炽热发烫的欲望早已蓄势待发。

我迫不及待地深入盈盈那块潮湿处。湿湿的,温柔的,娇嫩的地方在我攻击下也一颤一颤的。焰火在脑海里一朵朵开放。啊了几声,盈盈也就癫狂起来。两个赤裸的身躯就象个圆,滚过来,又滚过去。又象是两个勇猛而又旗鼓相当的摔跤手,你勾着我,我绊着你。喘息着,呻呤着……

我记得最后的时候,我是从后面进入她的,我按着她圆润的臀,忘情的抽动。

我可以看到她长长的秀发和倒挂着的双峰在跳动着。一黑一白,那种景象非常刺激。而我的每一次抽动,都可以抵达她那孕育生命的地方。

我引领着可爱的她奔向令人心醉的梦境,一种美到让人不想醒来的梦境。在她一阵又一阵呻吟之中,我闭上了双眼,我俩就这样飘浮在云雾袅袅的山巅,一浪又一浪地攀高。这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战争吗?我恍恍惚惚地想着。然后,就感觉到自己象是被什么东西高高抛起。呵,飞起来了,真好。幽香丝丝缕缕泌入心底,这就是生存的意义么?

我大叫一声,像一团软泥扑倒在同样如软泥样的她的身上。我把脸贴着她细腻的裸背,双手环抱着她,一手在她胸部,一手在她小腹,什么话也不想说……

「老公……我爱你……爱你……最爱你了……」

她转过身来和我相拥,「感觉好美……」

「我也是啊!……」

在高潮的余韵之中,我爱抚着她的酥胸。她随手拿起床边的面纸擦拭着我脸上的汗水。

在热吻中,我们再次进入梦乡。

认识盈盈已经几年了,我真的发现自己对她有了感情。虽然这种感情还不足以让我对她专心一意。那更象是亲情,她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她整个人,里里外外,身体和灵魂的每一寸都是我的。她的美丽为我而开放,她的柔情为我而萌动。每次从她身上得到酣畅淋漓的满足之后,这种男性的征服的自豪尤其强烈。

和其他女人,包括珊珊,我都没有如此强烈的感觉。

虽然我和她没有正式结婚,但除了那张婚约,她对于我,和一个妻子的角色没有什么区别。我享受她的爱,以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离开我,即使在认识婷婷之后。

婷婷不能算非常漂亮,身材苗条纤细,皮肤白皙却缺少盈盈那样的光泽。咋一看是一个很文静的江南女子。举手投足,她是刻骨的妩媚和妖娆。

要不是亲历,我实在不能想象作爱的时候她居然会那样巨大的能量。也许我们知道没有未来,每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所以更加的投入和疯狂……

自从阳橙湖的那次后,她又消失了。我马上要面临考试,再加上有盈盈在身边,暂时也把她忘记了。我不想让盈盈进我们公司,她就整天在家里,象个温柔贤惠的妻子,给我做饭,洗衣,搞卫生。我每天下了班看书看得很晚,她也不肯先睡觉,默默得在边上陪我,时不时为我递上一杯咖啡,或者在疲乏得时候,为我捶捶背。我问她这样的日子是不是很没劲,她总是摇摇头说,她愿意,只要我在她身边。我深切的感受到她对我的深爱,让我感动。

那一年是第一次MBA全国联考,我报考的是复旦。自我感觉考得不错,这让我自信增加了不少。对于面试我一点也不担心,我想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这里面有盈盈很大的功劳,没有她的支持,我是不会在最后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发奋看书。春节我和她一起去了我的家乡,我父母以前只见过盈盈一二次,而且时间很短。这次我们在家里整整住了半个月,盈盈让我在亲戚朋友面前大大的露了脸,她的美丽、温柔、体贴和乖巧获得他们的交口称赞,特别是我父母对盈盈更是喜欢得不得了。甚至一向对所有其他女孩的长相都非常挑剔的老妹也说老哥我的艳福不浅,说盈盈快赶得上她得偶像李嘉欣了,这让我得意非凡,要知道,我老妹可不会轻易夸奖人的。以前见到珊珊的时候,她还说珊珊的鼻子不够挺。我不知道盈盈使了什么魔法,让我一向骄傲自大的老妹对她死心塌地,后来我和盈盈分手后,老妹不理我好长时间,我的婚礼她也没来参加。

两年后我妈妈突然患了重病,弥留之际,她还要我早点和盈盈结婚,要我不要辜负她。我流着眼泪答应了,可是在那个时候,盈盈已经离开我了,因为我给了她最深的伤害。我最对不起的就是我妈妈和盈盈,她们都是曾经最爱我的人。

我妈妈在世的时候,我很少回去陪她,总是借口太忙。

而盈盈,她给了我她生命中最灿烂的年华换来的却是我的伤害。

失去的永远也追不回来。这句话也是盈盈在分手前流着眼泪对我说的。

我永远会记着,它教我如何去珍惜现在拥有的东西。

可是那个时候,我还觉得一切是可以挥霍的,女人,金钱,包括我的青春。

现在回想起来,我和盈盈的分手是必然的,她可以原谅我一次二次,但不会永远原谅我。而如果不是她彻底的离开我,我也不会明白一个最普通的道理,真情可贵!所以我现在的妻子真的因该感谢盈盈,是她让我懂得去珍惜。虽然我妻子很吃盈盈的醋,因为在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永远保留着盈盈,也许还有珊珊的位置。但是我的妻子也明白,正因为如此,我再也不会去伤害她和我的孩子,她们永远是我这辈子呵护的宝贝。

第一次伤害盈盈是由于婷婷。那是98年的情人节,我和盈盈回到上海的第三天。

每年我们都会度过一个非常浪漫的情人节夜,当然今年也不会例外。

我定好了华亭的烛光晚餐和房间,礼物是一台当时最牛的笔记本电脑,我把它放在房间里,准备给她一个惊喜。

一个电话轻易的改变了我的计划。我正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有点心绪不宁,预感好像有什么事会发生。当我看到来电的号码时,心里一阵狂跳,热血冲向脑门。是她,居然是她,婷婷!我以为她这次真的会永远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蓦然,她那极其纤细柔软的腰肢和那双简直可以把男人的魂都要勾出来的眼睛一下子浮现在我眼前。

我犹豫了,反复拿起电话,又放下。终于电话不再响了,我如释重负,长舒了一口气。家里,盈盈正在等着我。我加快了速度行驰,好快点回家。

我不知道一旦她再打电话,我还有没有这样的毅力来抵挡婷婷的诱惑。好久,快到家了,电话没有再响,我知道,按婷婷的风格,她是不会打第二次的,而我,居然隐隐有点遗憾。

电话再一次响起,我没有看号码就知道是她。我实在控制不住,想也没想就接了。

在她面前,我的控制力是如此薄弱,简直不堪一击。

「哪位?」

「我。」

那个声音有点异样,似乎她的情绪十分激动。

我们一阵短暂的沉默。

「你能来吗?」

她突然哭泣起来,让我非常吃惊,我以为她是从来也不会哭泣的女孩。

「你在哪儿?」

「你家的楼下。」

「什么?你等着,我马上来。」

那个时候,我已经不会思考,只顾加大油门往前冲。很快,前面的路旁出现了她的身影。春寒料峭,她却穿得非常单薄,一件白色的圆领毛衣,外罩一条米黄色的背带裙,手里拿着同样颜色的包。她的头发剪短了,好像还烫过。她没有发现我,眼睛看着我家的方向,以为我会从那里出来,直到我的车停在她的身边。

我看了一眼我家的窗户,我知道盈盈在等我,不过我也顾不得许多了。

见到婷婷,我的理智已经全部崩溃。她看见我,惊呼了一声,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座上。我们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热情的接吻。

我伸长手一把托住了她的后脑勺,狠狠地吻住她柔软的红唇,像只狂鹰猎取她的甜美。她的唇好柔、好软,我嗅到她徐徐淡淡的粉香,瞬间迷醉了心神,炽热胶着的两唇相贴,缠绵排恻的亲吻。好久,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拉开自己的身子,她的唇竟诱人到如此地步,让我忘了身在何处。

「我以为你消失了。」

「我以为今晚你不会来了。」

我们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我再一次看了一眼我家的窗户,然后启动了车。「我们去哪儿?」

「去你想去的地方。」

她把手机关了,「今晚我们不要任何人来打扰,好吗?」

我点点头,随手也关掉了自己的手机。我甚至都没有考虑一下盈盈的处境。

我把她带到华亭,她代替盈盈成了今晚的女主角。在烛光下,我们象多年的恋人。

「我本来不想来找你的……我要结婚了。」

「啊?」

我没有听清楚。

「我说我要结婚了。」

「和小王?」

我明知故问,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嗯。」

「恭喜你啊!修成正果!」

我故作轻松,好缓解尴尬的气氛。她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酒,蓦然,在红色的烛光下,我看见她的眼里蓄满泪水。

「小姐,拜托,你是要结婚,不是上刑场,干吗哭啊!」

「我真情愿没有认识过你。」

她的眼泪夺眶而出。她猛得站起来,就要走。

我急忙抓住她得手臂。「怎么了,开个玩笑就生气了。别人都在看我们呢。」

她勉强又坐了下来,眼泪止不住的流淌。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安慰。

过了好一会,她自己停止了哭泣,甚至挤出了一丝笑容。「是啊,我何必哭呢。」

她又回到了从前那个她了。「来,我们在干一杯,不要辜负今晚的美酒啊!」

吃晚饭,她提议去的迪厅,我也没有反对。她喝了许多酒,又疯狂得跳舞,最后几乎要散架了。她朦胧着眼睛说:「抱我回去吧。」

我叹了口气,默默的把她的手臂拉环到自己颈上,背起了她。她伏在我背上,好像真的睡着了。以前我也这样背过珊珊回宿舍,她总是光着脚丫子,嘴里哼着歌,两个人的影子被月光拖得长长的……

华亭的电梯里,一个老外疑惑的看着我们,或许她以为我在拐骗少女呢。我打开了房门,把她放在床上,轻轻的摇动她,睡着的她真迷人,嘴角微微往上翘,似乎正有个甜梦。

「吴毅……」

她睁开眼睛,「谢谢你背我过来。原来你早有预谋。」

我知道她其实没有醉,我也没有告诉她这里本来是我和盈盈预备的。

「婷婷,」

我倒了杯水给她,「你喝多了。」

「是吗?」

她似乎对此很不以为然,双眼柔柔凝视着我。「我一直无法忘记你。」

我的心狂跳了几下:「你说什么?」

婷婷一眨也不眨地看着我。「我说我无法忘记你。」

「你醉了。」

我闷着声音。

这是最好的解释,如果不是醉过了头,她不会对我讲这种话,就算我今天不顾一切和她相见。

「我像吗?」

她偎进我怀里。「好吧,随便你怎么想,如果你觉得我醉了才胡言乱语,我倒觉得我不够醉,我想再醉一点,你去拿酒来。」

「好,我去拿酒!」

我像触电般的推开她。以前我们谁也没有说过任何比这个热烈的话,因为我们都知道我和她之间纯粹是一场游戏,我有盈盈,她有小王。

而她的话让我害怕。天啊!我当初是个如此懦弱而不负责人的人。

「给,酒。」

我真的去拿了酒过来。

「真是好酒。」

婷婷眼睛一亮,开瓶后直接对着嘴灌了一口。她狂野的喝法让我皱起眉心。「喝慢一点,女孩子家不要对着瓶子灌酒,不雅观……」

我还没说完,她猛然扳住我的双肩,红唇堵住我的嘴,浓烈呛人的酒液顺着喉咙流进我的胃,烧得我一阵麻辣。

我连咳几声,嘴角还沾着几滴酒。她笑了笑,又喝了口酒含在嘴里,如法炮制再次吻住我,顺利灌下第二口。

「婷婷……」

我不知道她想干么,不过我知道一个男人是无法经得起这种挑逗的。

「抱我。」

她软语要求,娇躯主动跨坐到我大腿上。

我的下腹几乎是一下子就敏感起来,两人的私处正隔着彼此的衣料做着最直接的磨擦,她的刻骨的妖娆让我心碎。

「为什么我感觉你有点怕我?」

她挑挑眉,勾住我的颈子。

「我不是怕你,」

我苦笑,「你知道,我这个人……怎么说呢……」

她轻叹一声,吐气如兰,「怕我会缠着你,是吗?」

「不……不……」

我咬着牙,「怕你又会消失了。」

「不要管以后,只要现在……」

她的纤指极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脸庞。

我定定的望着她,一股暖潮在我胸腔里沸腾,她爱怜的举动令我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婷婷睫毛往上一扬,双眸澄澈如水。她软软地挨近我,把耳朵贴到我的心脏处。

「你心跳得好快。」

她嘴角的笑意醺然如醉。她压向我,把我压到床上,她垂下睫毛,有些羞涩,面颊也绯红起来。我不由自主的抱住她的娇躯,她的低姿态我见犹怜,谁能不心动呢?

「帮我脱衣服。」

她馨香的气息拂到我耳际,耳语恍如天籁,她瞅着我,眼里泪雾弥漫。她居然再一次哭了。泪水滴到我的胸膛上,淬然间,我狠狠的抱紧了她,嘴唇炽热的堵住她的唇。她闭上眼睛,泪水滑到两人唇间,我吸吮着她的泪水,翻转过身将她压在身下。

「答应我,今晚什么也不要想……」

她热烈的反应我狂热的吻,边吻边要求我的承诺。

「我答应,我什么也不想……」

我已经无法控制,疯狂的吻她。

她喘息着把我拉向她,小手抽出我腰间的皮带,摸索着我裤头的拉链。

她急切的脱去我的衣物,大胆直视我激越的昂扬,然后,她的触碰几乎让我疯狂。

当我脱掉她的衣服,赫然发现她身上的银色内衣就是那次我在昆山买给她的。

虽然有点大,确让我无比心动。柔情排山倒海的向我涌来,银色内衣裤更是种诱惑,我的吻落在她全身雪白的肌肤上,然后我抬高她的腿,顽皮的在她大腿内侧来回亲吻,湿热的舌尖弄得她尖叫连连。

「毅……」

她弓起腿告饶,可是我一下又拉直她的腿,银色内裤在指间滑落,她无私的呈现在我眼前。

「你真诱人。」

我一副恶狼的样子对她扑过去,扯掉她身上仅余的胸罩,含住她挺立的蓓蕾。我灵巧的唇舌在她胸前侵扰,爱抚让她扭动不安,我的手指挑逗着她最敏感的核心,带给她一波波欢愉的战栗。

婷婷的黑色秀发披散在床单上,爱欲狂潮在她体内奔窜,她本能的贴着我,双腿磨擦着我的亢奋。我用双手抬起她的臀,硬挺之处穿进她的甬道,随着她的娇喘低吟,我加快节奏,愈来愈快,终至控制不住喷洒于她体内。

那一晚我也不知道和她缠绵了几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不在,床边有她留下的纸条。

吴毅:谢谢你昨晚能来!

我走了,明天我要去结婚了。这次我真的不会来找你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本来是一场游戏,只是有点太过火。你说呢。

如果,昨晚你要我不要结婚,我一定会义无反顾。但是你没说。我知道我的想法太女孩子气,我以为你会说的。不过,还好,你幸亏没说。这对我们俩都好。

再见!

婷婷字我看着纸条,怅然若失。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