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佚名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佚名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杏林竞秀,谁领风骚? 杏林竞秀,谁领风骚?

    他知道这个女人,马上就是自己的胯下尤物了。不由得有些激动,更有些得意[俞姐] 王肖寒的手顺着她的衣领滑进了胸罩里面,轻轻在她凝脂般的肌肤上拂动着[你知道吗?我期待你这样的女人很多年了,你的一切是这样的完美,与我心中的女神惊人的吻合,使我第一次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被你俘获了,我想着你,每次都那样的让我激动、幸福]王肖寒的手抓住了俞敏硕大的乳房[唔——] 俞敏全身扭动了一下,轻轻的呻吟让他的骨头都酥软了,但是男人的肉棒却更加坚挺了,硬硬的顶在她的胯部,王肖喊轻轻的捏住小小的乳头,无限爱怜的揉动着[嗯——]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杏林竞秀,谁领风骚?》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杏林竞秀,谁领风骚?》,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知道这个女人,马上就是自己的胯下尤物了。不由得有些激动,更有些得意[俞姐] 王肖寒的手顺着她的衣领滑进了胸罩里面,轻轻在她凝脂般的肌肤上拂动着[你知道吗?我期待你这样的女人很多年了,你的一切是这样的完美,与我心中的女神惊人的吻合,使我第一次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被你俘获了,我想着你,每次都那样的让我激动、幸福]王肖寒的手抓住了俞敏硕大的乳房[唔——] 俞敏全身扭动了一下,轻轻的呻吟让他的骨头都酥软了,但是男人的肉棒却更加坚挺了,硬硬的顶在她的胯部,王肖喊轻轻的捏住小小的乳头,无限爱怜的揉动着[嗯——]

《杏林竞秀,谁领风骚?》 第10章 免费试读

简平骑着摩托正往医院赶,春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烦着呢。其实他与他老婆没有感情,结婚的时候年纪太小不懂事,听从父母的安排糊里糊涂就结婚了,婚后两人的性格差异太大,使他们没有共同语言,加上是他老婆长得太难看了,而简平是个见异思迁的货色,所以生了两个孩子之后就很少在一起行房了。

尤其是45岁都还没有他老婆就闭经了,自此之后干脆就分房睡了。夫妻有名无实,他老婆也懒得去管他的那些破事,也管不了。今天一个、明天一个,怎么管啦。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简平老婆今天要做手术,要他去签字。女儿一直在医院护理,所以一有借口,就离开了,昨天晚上和校医章慧娥在保管室里干了一炮,一个晚上睡的美美的,一大早就被女儿的电话吵醒了,但又不好发作,只好慢悠悠的收拾好东西,骑上摩托走了。

忽然电话响了,他厌烦的停了车,一看号码,陌生的他不耐烦地接通了[谁啊?][哦…这么大火呢,在干什么啊?我是王凤琴啊]电话里王凤琴嗲声嗲气的说[啊?对不起,是你啊]简平想起前几天和凤琴那次别样刺激的性爱,立刻兴奋起来了[你…在哪里,有事吗?][你这没良心的,把人家搞了一次就不理我了,要不得的啊]王凤琴继续在撒娇。

[瞧你说的不是刘校长在家吗?我不敢呢,其实我的心里天天在想你的呢]男人温和的说[那你现在过来,我在君豪酒店519 房间,五分钟之后我就不等了,你看着办]王凤琴不由分说挂了电话。简平如奉圣旨般加大了油门,呼啸着朝君豪酒店赶去。他飞一般的来到了519 房前,激动的敲响了房门。

王凤琴笑吟吟的开门,把他迎了进去,刚关好门,女人装了弹簧般的跳到男人的怀里,双手紧紧的吊住男人的脖子,双腿缠在男人的腰间,急切的和男人吻在了一起。简平的雨衣尚在身上,他想不到女人也有猴急的时候,他笑着拍着女人的屁股[凤琴,等一下,让我把雨衣脱了好吗?乖][不嘛]凤琴撒娇[不嘛,上次搞了我一次就不管了,我想你,想得心都斜了,你呀,没良心][对不起,心肝宝贝]简平把安全帽扔到地上,又把雨衣脱掉,这才抱着女人的臀部,一边接吻一边来到了床边,缓缓的倒到床上,简平伟岸雄壮的两百多斤的身体压倒了匡凤琴的身上。男人渐渐硬起的JT有力的顶在凤琴的大腿上。

男人的手粗鲁的在女人的胸脯上揉捏,凤琴尚穿着衣服的乳房在男人有力的手掌里挤成各种形状。凤琴在男人的蹂躏里发出了母兽一样的呻吟[唔嗯……]男人并不去解开她的西装衣服,只是把女人扎在裤腰里的衣服拉了出来,水蛇一样的手灵活的顺着衣服的下摆往上漫游,他熟练的单手解开了女人前胸打开的胸罩,把酥软无比的乳房抓在手里。和面一样的搓揉着,看着女人的脸色渐渐的红润起来,他知道凤琴的情欲在自己抚慰里渐渐的升腾起来了。他用两个手指头捏住了珍珠一样的乳头,先是轻轻地用指肚肉了几圈,酥酥的感觉乳尖向四周扩散[唔……嗯……]简平得意的看着高贵端庄的校长夫人被自己挑弄下淫靡的样子,另一只手解开女人的的裤带和拉链[凤琴啊,你老刘回来后,那还不拼了命操你啊][才不呢]凤琴睁开杏眼,感觉男人的手指滑到了自己的阴部,她向上顶一下[就是回来的第一个晚上操了一次,以后就天天和别人在宾馆里打牌呢,才懒得理我][啊,这么漂亮的女人都不操啊]男人的手指进入了女人的阴道里[唔…噢……]凤琴全身抖动起来[要是我,个个晚上都把操的欲仙欲死的,呵呵……啊……]匡凤琴浪叫起来,自己的阴道里面好像有千万条虫子在爬动,[快点,我要你,老简……快……不要再弄了……]简平也想进入风骚女人的身体了,他放开了女人,准备脱自己的衣服,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烦躁的接通了[我知道了在路上呢,马上就到了,啊?还有三十分钟就要手术啊?好,我快点]然后对着凤琴苦笑了一下[对不起啊,凤琴,我老婆马上要手术了,我得走了]说着就去拿雨衣[不行]凤琴弹了起来[不是还有三十分钟吗?我要你]说着抓住男人的JT,看着男人的眼睛,用力的抚摸着。

[好吧,我们快点操一次,手术完了我再来陪你]说着把女人的内外的裤子往下一拉,留在一条腿上。又帮女人把高跟鞋穿好,拉开自己裤链,掏了一阵这才把硕大的JT掏出来了,凤琴把双腿分开,湿漉漉的阴部张开着迎接男人的造访。

简平压在匡凤琴的身上,把自己的阴茎对着了女人的阴道口,把龟头在阴唇上研磨了几圈,用力一顶[噢……]王凤琴销魂的浪叫起来,她的屁股也拼命地向上一顶,她的阴道完全被充实了,空虚太久的阴道终于得到了男人的耕耘[哦……唔……嗯……]简平感觉自己的JT被女人紧紧的箍住,热热的阴肉裹住自己的龟头,深深的顶了几秒后,他开始了有力的抽插。但心里又惦记着医院的事,加上昨晚也和章慧娥做过,所以快感总上不来。

而身下的匡凤琴则是已经娇喘连连,欲仙欲死了。非同凡响的阴茎正有力的操着自己,她纵情的呻吟着[操我……老简,用力啊……啊……舒服……]老简则机械的操着女人,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失[刘校长回来的那天晚上,他只操你一次吗?],简平突然想起那事情[你们不是隔了很久没有操屄吗?][嗯]匡凤琴的美丽的脸庞上布满了细细的汗珠[快点操我,我要……]简平加快了力度与速度[那晚他是怎样操你的啊][嗯……唔……他……啊,吃完饭后,就把我拖到了卧室里,火急火燎的帮我脱衣服,我还来不及把给你撕烂的丝袜脱掉了,他看见了,就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是不小心弄破了,他不信,说想起了你裆部的湿漉漉的一片,便说你操了我,我争辩,但是他不信,还说刚才我的脸红扑扑的,很定是操屄了,我假装生气了,说你不要侮辱我,就想穿衣不给他操了,结果他硬是把握按在床上,把我给操了……]简平听见女人的描述,仿佛看见了刘维正把鸡巴一下一下的王凤琴的阴道里插,他渐渐的兴奋起来了,快感迅速的在血液里焚烧。他更加用力的操着匡凤琴,[唔……舒服……操我……]王凤琴浪叫着抱住男人的腰。簇起眉头接受男人的进攻。

简平越想越兴奋,他突然觉得脊柱的末端有点酥酥的感觉,他知道他要高潮了,于是死死的一手抱住凤琴的肩膀,一手托起她的臀部[凤琴,哼……呵…我要射了……唔……]他死死的把龟头顶到女人的子宫口,女人也拼命地往上顶,准备迎接男人有力的喷射。突然,简平全身一阵痉挛,火热的精液欢快的在匡凤琴的阴道里飞奔[唔……哦……]王凤琴浪叫着,死死的抱住男人[射吧……射死我……我要死了……]在男人几股有力的喷射里,女人也达到了高潮,一阵阵温热的淫水醍醐灌顶般的浇灌在男人的龟头上,沿着阴道壁流到男人的裤子上。

暴涨的激情迅速的隐退。简平也顾不得许多温柔了,就把自己硕大的阴茎从王凤琴的阴道里拔出[啵……]的一声,带出了几股白色的液体,飞溅到女人的阴阜和雪白的床单上。他们各自收拾自己的[残局]王凤琴满意的说:[和你做爱真是太爽了,记得等下完事后还回来哦,我等你][忘不了的,乖乖]简平淫笑着在女人的阴部抓了一把[我还会回来操你的,有你爽的] 说着拿起雨衣,匆匆的走了。

应该是十二点之后,王凤琴依稀听见门锁里钥匙撬动的声音,房间的门终于完全被推开了又轻轻地关上。王凤琴正闭上双眼,其实她已经很清楚的知道简平办完了事情回来了,但她故意装睡。

简平走近了女人的床,就迅速的脱掉自己的衣服,只剩下一条内裤,这时凤琴偷偷的眯着眼睛看了一下,看见是简平光着身子站在窗前,正色迷迷地看着自己,心里不由得一荡,尽管与他有过两次性交,但都是穿着衣服做的,凤琴并没有看清男人赤裸的样子。

高大威武的简平,尽管五十多岁了,但是肌肉还很结实,厚实的胸肌让王凤琴惊叹不已,肚脐边的茸毛特别的多。黑色的内裤下裹着他那雄壮的性器,虽然没有显露出来,但也可以看见他缩成一团的外形。就知道那东西好大,让她心理好喜欢。

王凤琴看着简平,眼睛里春水一样晶莹诱人,半笑半羞的样子,让简平无限的怜爱。他走到床前把盖在凤琴身上的被子拉开。整个房间顿时布满了春光,凤琴只盖着一条白色的毛巾被,被他揭被子地时候带开了,王凤琴几乎是裸露的身躯已经完全映入的他的眼睛里。

一个圣洁的性感女神向那勇敢的猎艳者展示她那妖娆的身段。那粉红色的小内裤紧紧的贴在惠儿那隐蔽的耻骨间,就像一个忠实的卫士一样守卫着凤琴那隐秘花园的贞洁门扉。

简平并没有过多的欣赏王凤琴那丰满盈白的身躯,便爬上床把他那粗大的手放在了凤琴雪白修长的小腿上,顺着小腿去探索她那神圣雪白的身躯。随着男人的触摸,她的身体不断的微微颤抖着。

简平的手很快的便寻找到他要触摸的地方。女性的第二性征,王凤琴那丰满挺拔、诱人的乳房已经完全的被男人厚实的手掌掌握了。他仿佛要确认丰胸的弹性般似的贪婪的亵玩着凤琴的乳房。娇嫩乳尖也被他的色手抚捏住,还不时用手指不断的挑逗着凤琴那两粒美丽葡萄。

简平感到了王凤琴身体的扭动,他没有粗暴的去蹂躏她的乳房。而是像春风般的去抚摩她的乳房,让王凤琴去感受他那带有技巧的抚摩,在送她到欲仙欲死的境界之前他必须把女人的情欲挑逗起来。

必须承认,讲评的确是个调情的高手。他先是像画圈圈似的轻揉着,指尖不时的去拨动娇小的乳头。时而又用手指轻夹着乳头去揉捏着乳房。女人甜美的呼吸着[唔……嗯……] 他的嘴此时也没有闲着,伸出长长的舌头,慢慢的从王凤琴的脸庞上舔了下来。吻向的她的胸脯,靠近了乳房,却没有一下子欺近那平躺依然高耸的胸脯。

而是从乳房外侧舔过,接着转向腋下,顺着爬向平坦的小腹,再次逼近乳房便像条蛇一样沿着乳沟由外向内慢慢的圈向了乳头。舌头代替指尖去挑逗娇嫩的乳头,头慢慢的往下压,含住了乳头,就像一个婴儿一样贪婪的去吸吮乳房。被嘴代替了的左手温柔的在王凤琴的身上滑动,像是要去安抚女人那脆弱的心灵和微微颤抖的身躯,又像是要去寻找另一个可以激发女人心里的性欲。

王凤琴那微微颤抖的身躯在男人不知倦怠的安抚下渐渐升腾。简平的手也不再随意的游动,只停留在凤琴雪白修长的大腿上。顺着大腿的内外侧往返的抚摩,时不时有意无意的处碰到她臀沟底趾骨间底紧窄之处。像是在探索着王凤琴原始的G 点,一个可以勾引起女人爱欲的原始点 .简平的手挪动到王凤琴平坦的下腹,抚上光洁细嫩的小腹,探进小三角裤的边缘,探向女人隐秘的芳草地。

非法的入侵者从容的在花丛中散步。贞洁的圣地已经全无防范,简平的左手向草地的尽头开始一寸一寸的探索。底部是半透明的小T 字型性感内裤正清楚的报告着灵蛇般的指尖每一寸的渐渐侵入。芳美的草地已经被攻掠到尽头,苦无援兵的花园门扉已落入魔掌。

王凤琴慢慢的张开了白皙粉嫩的双腿,简平手掌已经笼罩住了她的阴部。灵动的指尖快活的操纵着,艳丽的门扉被简平的的手指弄得稍稍闭合,又微微的拉开。指尖轻轻的挑动着,温热柔嫩的花瓣被迫羞耻的绽放,不顾廉耻的攻击全面的展开。

门扉被摆布成羞耻的打开,稚美的花蕾绽露出来,在色迷迷的侵入者面前微微颤抖着。粗糙的指肚摩擦着嫩肉,指甲轻刮嫩壁。花瓣被恣情地玩弄,蜜唇被屈辱地拉起,揉捏。粗大的手指挤入柔若无骨的蜜唇的窄处,忽然偷袭翘立的蓓蕾。王凤琴下腹部不自主地抽搐了一下,男人火热的手指翻搅肆虐。纯洁的花瓣屈服於淫威,清醇的花露开始不自主地渗出。

终于简平露出了他那狰狞的性器。虽然还没有完全的勃起,但也感到十分的巨大。黑黑的阳具又粗双长,尤其是大头。匡凤琴的双颊早已经绯红。肌肤也呈现出白里透红的颜色,就像刚拨了皮的鸡蛋一样。本已丰满的乳房早已胀得鼓鼓的,就像布满气的皮球一样,绷得紧紧的,看起来更加的圆满。红葡萄样乳头也高高的翘了起来,就像红色的宝石一样滚镶在雪白如玉的乳房上。

乳头和乳晕也由原来的暗红色变成了深红色。整个人看上去是如此的协调、均匀、艳丽,没有一点的瑕疵,就像一个完美的艺术品一样,简平轻轻的分开王凤琴本是的双脚,已经是意乱情迷的王凤琴地双腿轻轻一掰便向两旁分开,露出了三角内裤包裹着的女性神秘地带。

男人的舌头终于移动到了凤琴的大腿根部,她都快急死了,她期待自己的阴部的抚慰。但是,他的舌头并没有很着急去亲吻她的阴部,而是不停的亲吻我的大腿,还不时的用舌头挑动我的阴毛[天王的爷啊……唔要……好……唔…] 女人的呻吟总是那样的令人销魂,她恨不的让他马上去亲吻自己的阴部。

看着美丽的校长夫人扭动着白鱼一样的身体,简平狡黠的笑了,他点了点头,挑开了阴部上的内裤,他的舌头灵蛇一样轻轻的触碰着女人的水淋淋的阴部。

王凤琴浑身一震,他用双手轻轻的掰开了女人的两片阴唇,舌头就在女人的阴蒂上挑逗着,我浑身象触电一样[哦好舒服啊……啊……舔我……我要……唔唔……] 王凤琴浪叫起来。双手用力抚摸着自己的双乳,幻想着是他在抚摸,她不停的颤抖着身体,渴望着更猛烈的亲吻。

简平开始吸女人的阴唇,吸的吱吱做响,她被那声音弄的心里更是痒痒的,她恨不得男人的头钻尽自己的阴道里。感觉自己被送上了泰山之巅,在浩瀚的云海里招摇。豆粒大的雨点拼命地敲打在窗户的玻璃上,在情欲膨胀的世界里的色情男女早已经灵魂出窍,游荡在云蒸霞蔚的天国里。

男人并没有脱掉王凤琴那狭窄的内裤,而是把他那粗大的龟头顶在了她那狭窄的方寸之地,挤刺王凤琴的蜜源门扉,女人全身打了个寒颤。粗大的龟头似乎要挤开王凤琴紧闭的蜜唇,隔著薄薄的内裤插入她的贞洁的女体内。简平再次的双手再次去袭击她那毫无防御的乳房。丰满的乳房被紧紧捏握,让充血的大粒的乳头更加突出,更用拇指和食指色情地挑逗已高高翘立的乳头。

贞洁的蜜唇被粗壮的火棒不断地挤刺,纯洁的花瓣在粗鲁的蹂躏下,汹涌的渗出蜜汁。愤怒的龟头挤迫嫩肉,生疏的棱角无比鲜明。无知的三角裤又发挥弹力像要收复失地,却造成紧箍侵入的肉棒,使肉棒更紧凑地贴挤花唇。紧窄的幽谷中肉蛇肆虐,幽谷已有溪流暗涌。

成熟漂亮的凤琴正狼狈地咬著牙,尽量调整粗重的呼吸,可是甜美的冲击无可逃避,男人知道匡凤琴在期待,她期待那又粗又长的大鸡巴的进入,简平温柔的脱掉了王凤琴的三角裤,女人流出来的爱液把三角内裤的底部都湿润透了,上面还留着女性的芬芳,凤琴身上仅存的一丁点遮羞布就这样散落在床单上。所有的障碍已经扫除。凤琴神秘的三角区地带也已经尽映入男人贪婪的眼中。

两片蜜唇已经被亵玩得肿胀扩大,翻出后再也遮盖不住那粉红色诱人的狭窄肉壁了[啊,天啊,咯样大啊] 王凤琴惊呼。她第一次清楚看见男人坚挺地JT雄伟的丰姿,男人的JT已经完全的勃起。巨大的龟头宛如婴儿的拳头般,粗长的黑色性具就像一条烧焦了的木棍一样生长在他的跨下。还有那充了血的龟头也是褐色般接近黑色。

巨大的性具开始慢慢的靠近王凤琴圣洁的门扉,龟头的尖端已经穿越的浓密的黑森林,处碰到纯洁的花瓣。所有的藩篱都已被摧毁了,赤裸裸的粗大阴茎直接攻击惠儿同样赤裸裸的膨胀着的蜜源。男人并没有更过火的动作,只是轻轻的挨住芳草园的秘洞口。

简平的手指再次挤入狭谷抚弄著顶部,更开始探索那更深更软的底部。用手掌抓住顶端,四支剩下的手指开始揉搓位於深处的部份。羞耻的蜜唇只有无奈地再次忍受色情的把玩。粗大的指头直深入那看似无骨的花唇的窄处,将它翻开并继续深入更深的地方,最敏感的小珍珠被迫献出清醇的花蜜。

在男人色情的蹂躏下,幽谷中已是溪流泛滥。男人的指尖轻佻地挑起蜜汁,恣肆地在无草的地上信手涂抹。脉动的硕大龟头微微的向前挺进紧紧顶压在水汪汪的蜜洞口磨碾,去挑动那敏感的小珍珠。

简平的阳具已经突破第一道防线,娇嫩的两片蜜唇无奈地被挤开分向两边,粗大火烫的龟头紧密地顶压进匡凤琴的肉洞口,赤裸裸的嫩肉被迫接受著肉棒的接触摩擦,她咀嚼着任凭男人尽情地品享著自己少女般紧窄的肉洞口紧紧压挤他那粗大龟头的快感[唔啊……] 王凤琴发出了被征服者的快乐的娇笑。

匡凤琴的蜜唇早已经屈辱地雌服於男人粗大的龟头,正羞耻地紧含住光滑烫热的龟头。男人的指尖不断的去袭敏感的花蕊,嫩肉被粗大的龟头压挤摩擦,化成热汤的蜜汁,开始沿著硕大的龟头的表面流下。龟头的尖端在花唇内脉动,使王凤琴全身的快感迅速上升。

男人再次微微的挺进,巨大龟头的尖端已经陷入蜜唇深处的紧窄入口,蜜唇也已经紧贴粗大的龟头。粗大的龟头死死的顶住女人湿润紧凑的蜜洞口,尽情地品味著蜜洞口嫩肉夹紧摩擦的快感,不住地脉动鼓胀。虽然还没有插进,但也已经是性具的结合,此时已经和真正的性交只有毫厘的差距了。

[快啊,简平] 王凤琴毫无羞耻的叫道,她已经在那无法平息的情欲中抖动起来了。她不断的调整自己沉重的呼吸,不断控制自己官能上的刺激。但她已经感到男人体尖端的侵入,甚至已经感觉到整个龟头的外形。

[比肖哥的龟头还要更粗更大呀] 当一想到王肖寒哥的时候,王凤琴那接近迷幻的性快感又来了。一种熟悉的声音从她的心里呐喊了出来:[快呀,快来吧,我要粗大的鸡巴。那种膨胀、发烫、甜蜜和疯狂的感觉呀]王凤琴感受到男人JT那炙热,坚挺,粗大的样子,雄厚坚固而且青筋暴露的肉棒,她忍不住再次一把握住他的男性的象征体,快速地套动着,使她感到满脸羞红。简平用舌头去舔了舔凤琴脸,双唇轻吻她的脸庞,慢慢的吻向惠儿的耳根,在她的耳朵旁温柔的说:[放心吧,凤琴。我是一个很疼女人的男人]王凤琴感到自己手上那储积以久的力量。粗大、炙热的物体穿越了她的手心再次渐渐前进。她紧握的手慢慢的松开。她感到自己的手正无意的把简平那肮脏的利器引导进她的阴道里。

此时王凤琴就像一棵娇嫩的小草,心甘情愿的等待着暴风暴雨的袭击。已经没有任何的力量可以阻挡悍匪的入侵。粗大的性具像松了的猎犬一样,准确无误的向它的猎物方向推进。

简平的阴茎可以说是完全的勃起来了。巨大的龟头也膨胀到可怕的程度,正朝着校长夫人的跨间那片狭窄幽谷间推进。巨大的龟头慢慢靠近,陷入了那早已滋润的沼泽里。

赤裸裸的阴茎接触到王凤琴同样赤裸裸的蜜源,龟头的尖端再次陷入那早已是泥泞的纯洁幽谷当中。膨胀的蜜唇早已失去了防卫的功能,正羞耻地紧含住光滑烫热的龟头。龟头的尖端再次去探索那雨后的幽香芳草地,蜜汁再度被迫涌出,淌滋润了男人的龟头。

简平那粗大地龟头开始在惠儿地秘洞口进进出出,尽情地品味著蜜洞口嫩肉夹紧摩擦的快感,狭窄的神秘私处入口被迫向外微微扩张。男人一边恣意地体味著自己粗大的龟头一丝丝更深插入匡凤琴那宛如处女般紧窄的蜜洞的快感,一边贪婪地死死盯著她那火烫绯红的俏脸,品味著这矜持端庄的女性贞操被一寸寸侵略时那让男人迷醉的羞耻屈辱的表情。

粗大的龟头慢慢的消失在王凤琴的阴部,狭窄的女性私处入口已经被无限大的撑开,去包容和夹紧简平的龟头。简平的龟头挤刺进那已经被蜜液滋润得非常润滑的秘洞中,有力的插入王凤琴的蜜洞,纯洁的嫩肉马上无知地夹紧侵入者,粗大的龟头撑满在女人湿润紧凑的蜜洞,不住地脉动鼓胀。

王凤琴强烈地感觉到粗壮的火棒慢慢地撑开自己娇小的身体,粗大的龟头已经完全插挤入自己隐秘的蜜洞中。自己的蜜洞竟然再次夹紧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的粗大龟头,虽然还没有被完全插入,王凤琴已经被巨大的刺激感像发狂似地燃烧著。[进来了,唔……真大……] 匡凤琴在心里呐喊着。女人那柔软的神秘黑三角嫩肉地带正让一个雄壮的阳物入侵,[唔……用力操我……] 匡凤琴放下了一切尊严,说出了淫荡的话。

王凤琴的下半身有了难以抑制的反应,开始被又痒又麻的快感所支配了,不由自主地皱起双眉,尽情的娇喘着。[舒服吗?] 简平看着淫荡的女人,这个平日里高贵端庄的校长夫人,现在在自己的蹂躏里无耻的求欢,让他心里很美,[你和你妹妹一样的骚,呵呵……][我和我妹妹,谁更好操啊?] 匡凤琴说出了连自己都吃惊的话。

[我好久没有操你妹妹了,我和她操的时候她还只有28岁,水很多很多,呵呵……不过想起来,还是操你更舒服些] 简平想起他和严红英的点点滴滴的过往,不由得更兴奋起来,越发用力操着校长夫人。

王凤琴更加开始大声地喘息着,紧闭双目,双手用力地楼着男人的背部,像是怕他忽然离开她似的。

王凤琴听了男人的褒扬,十分的开心与得意。她白鱼一样扭动着自己飞鱼的身体配合着男人的进攻。她口里声嘶力竭地叫着∶[哼——不得了,……老公——我好痒——好酸啊——快给我吧——我要你……JT——插——进到底——快啊——] 简平用力提臀[唧!] 一声,20厘米的JT直插到匡凤琴的子宫口了。

他用力插着,他感觉自己的阴茎像是插进了无边无际的泥潭里,温热的阴柔有力的包围着自己的JT,子宫口想一把小口一样吮吸着自己的龟头,快感迅速的在血液里爆炸[啊,——老公————慢点插吧,用力操我——对,对————啊——]匡凤琴她大声浪叫着,把男人抱得紧紧的,两条肉虫,肉贴着肉,合二为一,密不透风[啊!真舒服……爽死我了……操我啊……] 王凤琴像一个职业的荡妇一样享受着男人带给她的性爱,水蛇一样的腰部不停的迎合着简平的抽插,秀美的眉头不时紧紧的皱在一起,看样子是又舒服又刺激又满足呀。

一会儿后,王凤琴觉得还是不够过瘾[我上来吧] 女人说,然后翻身把男人压在下面,手快速的把着那巨大的阳具捅在了自己的桃源洞里面,一秒钟也不想耽误的样子。王凤琴开始不停地上下蹲坐,让宝贝在桃源洞里进进出出,一时左右款摆,一时上下耸动。

只见王凤琴张口闭目,秀发纷飞,娇喘连连,桃源洞中的淫水沿大棍棒而下,打湿了简平黑黑的卵袋。王凤琴双手握自己乳房,身子上下不停的摇动,一对乳房也跟着颤抖摇摆,她双手捏着深红的奶头,加上那雪白的皮肤,看得简平眼花缭乱,心满意足。

匡凤琴剧烈的运动了一会,她觉得高潮来了,于是爬在扬总的身上娇喘如牛,整个背部弯成弓状,下面小洞壁肉紧夹着肉棒[唔,老公……我要射了……用力往上顶……操我……我要死了……唔……啊……快] 简平在女人的激励下,用力往上盯着她,每次都顶到女人的腹部深处,子宫口也被无情的撑开了。

女人一阵快感、一阵沁凉的感觉交织着,[唔……] 她抱定男人的肩,娇喘着、颤抖着[哈……我要射了……射啊……] 匡凤琴阵阵阴精如洪水般涌出,如醍醐灌顶一样浇灌着简平的龟头,又顺着阴道口流遍扬总的黑卵袋,湿淋淋地一大片。

高潮过后的王凤琴无力的倒在简平的身上,抱住他的头,和他接吻,任由男人硕大的JT还留在自己的体内[老简,和你做真的是太舒服了] 王凤琴心满意足的看着男人[做你的老婆那简直是太幸福了][呵呵,我老婆?5年前就闭经了,我们早就没有的性生活了]简平粗大的手抚摸着王凤琴凝脂一样细嫩的背部和浑圆的屁股[哦,难怪你老是偷腥,嘻嘻] 王凤琴娇笑着[能偷到你这条鱼儿是我不敢想的,而且和你操屄这样的舒服也是出乎意料的] 简平轻轻的向上顶着[是吗?] 王凤琴笑颜如花一样灿烂甜美[你除了我妹妹,还偷过那些女人啊?][这个不能说的,呵呵] 简平把王凤琴翻过来,压在自己伟岸的身躯之下。

匡凤琴默契的把腿分得最开,任由男人不停的抽插,享受着高潮过后的余韵,[说嘛] 王凤琴撒娇般的恳求着[我看看那些女人是我的姐妹嘛] 说着又淫荡的扭动着身体,配合着男人的抽插。

[哎呀,你呀] 简平用力操了几下[这个也要知道啊,呵呵,我告诉你啊,最早的是你的妹妹,之后是那个校医章慧娥,还有校门口水煮西施况素梅,还有……还有那校理发室的何莲凤,还有就是……女老师龚玲玲,加上你一共就是六个][这么厉害啊] 王凤琴娇笑着,看着男人挥动着屁股,一下一下把征战几十年的老肉棒掺进自己的阴道里,在男人有力的进攻里,刚刚隐退的激情又渐渐的升腾起来了。[不行着呢,我的计划是二十个,还差得太远了] 说着豪情万丈的操着匡凤琴,女人在男人的阴茎下显得那样的淫荡与可爱。

[你还想操谁啊?] 王凤琴淫笑着看着男人黑幽幽的脸,她翘起头,看着又大又长的JT在自己的妎里进进出出,那是她看过的最美的风景了,激情不觉间又更上一层楼了。[我想操……那个杨璐玲老师,还有王肖寒的老婆倪虹……还有嘛……县高了她们再说][你还真的敢想,那么年轻那么漂亮的女人,你敢勾引吗?] . [有什么不敢?你堂堂的校长夫人,高贵端庄美艳绝伦,不也给我操了吗?而且让我操上瘾了呢] 简平揶揄着女人[要死啊,你敢笑我] 说着捶打着男人,在彼此淫荡的笑里,他们感受到了无边的快乐和自豪。疯狂的性交的快感在彼此的血液里蔓延、扩大、爆炸。

匡凤琴被插得死去活来,面部的表情已经十分僵硬,开始出现痉挛状态,就像快要爆发的火山,而她的双手紧压着简平的腰部,肥臀尽力向上挺着,要把整条肉棒吞噬在逍遥洞内,让它占有所有空间。她终於忍受不住,声嘶力竭叫喊起来∶[用力┅啊┅太舒服了┅我又要┅死了┅]大概这就是女人们所最喜欢的欲仙欲死境界吧,她不断地呻吟、不断地狂叫,简平在她声浪的刺激下,终于把持不住了。他抽出大肉棒,将它伸向王凤琴的嘴边,只见简平一阵阵哆嗦,爆射出了阵阵浓浓的精液,匡凤琴秀美的脸上成了白花花的世界。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