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阿丝拉 阿丝拉小说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情欲公寓 情欲公寓

    晴雨公寓,一座坐落在H 市黄金地段的高档住宅公寓,我正住在其中的506房。  这天一大早,母亲谢雅一个追命夺魂call把我从香艳的春梦中拉了出来,由於工作上的繁忙,我有大半年时间没回家了,也难怪老妈天天打电话来催。

    阿丝拉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情欲公寓》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情欲公寓》,是作者阿丝拉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晴雨公寓,一座坐落在H 市黄金地段的高档住宅公寓,我正住在其中的506房。  这天一大早,母亲谢雅一个追命夺魂call把我从香艳的春梦中拉了出来,由於工作上的繁忙,我有大半年时间没回家了,也难怪老妈天天打电话来催。

《情欲公寓》 9 黑丝大小姐的沦陷 免费试读

接下来很顺利,路上没遇到别的人,我很快把索菲搬回了家,回到家後,我的理智有一瞬间的恢复,拉弓没有回头箭,一旦把索菲强暴,後果就不是在H市混不下去这麽简单了,但最终怒火还是战胜了理智。

「操她妈的,大不了去坐牢!」看着被扔到床上的索菲那双美得惊心动魄的黑丝大长腿,我的鸡儿开始蠢蠢欲动。

但我没有着急下手,而是去旁边书柜的抽屉里翻出一排小药丸,这是针对女性的烈性春药,某个猪朋狗友送给我的,其强劲的效果我曾亲眼见识过,能让贞妇瞬间变成荡妇,但这药拿回来後我还没用过,以我泡妞的手段和本钱,并不需要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不过今天对付索菲,情况就不一样了,我阴笑一声,赶紧弄出两颗小药丸碾碎用水给索菲喂送下去,然後坐到床边,先摘掉索菲的高跟鞋,露出两只可爱精致的嫩脚,透过薄如蝉翼的黑丝,能够看见玉足白皙皮肤下的血管。

「好美的脚。」我忍不住捧起其中一只嫩足,凑鼻子上去闻了闻,一股淡淡的皮革味和汗味钻入鼻中,奇异的是,这仿佛像伟哥一般,让我鸡儿的硬度猛地暴涨两个档次。

「啊嗯!」两眼射出淫光的我等不及了,把眼前黑丝脚五只小巧的脚趾头一并含到嘴里,像是品尝人间最美味的佳肴一样地反复舔弄。

能让我变得如此痴迷丑陋,可见索菲这双玉足有多完美了。

沈醉再舔脚过程中的我当然没有忘记索菲一双性感的大长腿,另一只手摸上索菲另一条黑丝腿,从大腿根摸到小巧的脚趾,又重新摸回去,那丝滑的感觉真是棒极了。

被我上下摸索,加上春药开始起效,索菲近乎完美的脸蛋渐渐变得绯红,显得更加艳丽无双,见状我不禁感叹这个女人真受上天的宠爱,这样极品的颜值和身材,几乎可以秒杀我所认识的所有女人,大概也就苏敏和家里那位才能与之媲美。

「难怪公司里很多男人私底下都说,能上一次索菲,死也值了,这话倒不夸张。」舔够了索菲的小脚,我才开始脱除索菲的衣服,下身只留下黑丝和内裤,上身的紫色蕾丝胸罩也没有脱下,只是往上推,露出一对翘挺的酥胸。

「好挺的奶子。」我狠狠地捏了两下那对白兔,索菲的身材属於黄金比例那种类型,胸不是很大,但也接近D了,肌肤如雪,又滑又弹手,仅仅是抚摸,我就欲火焚身了,但依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原因很简单,我不喜欢干「死人」,我在等,等索菲醒过来。

突然间,我又想起一件事,於是把索菲摆出几个风骚淫荡的姿势,拿起手机当了一回陈老师。

或许是听到拍照的快门声,索菲终於醒了过来,刚睁开美眸,就看到我拿着手机对她拍照。

「谢……扬?是你!?你……你在干什麽!??」索菲一看是我,顿时花容失色。

「我在给你拍艳照,等会儿再好好地肏你一顿……不,是干爆你。」见索菲醒来,我的神情立马转冷,怒火并未随着时间消散,而是一直压在心底。

「你…你敢!?」索菲下意识地怒斥一声,却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衣服已经被脱掉大半,身体瘫软无力,动都动不了,而且全身发热,下面……好痒!

面对无法动弹的索菲,我没有丝毫畏惧,把手机放到一旁,就一巴掌抽向索菲的俏脸。

啪!

「啊!」索菲疼得尖叫一声,看我的眼神瞬间变得惊恐起来,心想这个男人竟敢打她?

「你应该很清楚我为什麽要这麽做,要怪就怪你自己欺人太甚!」我没有任何怜香惜玉,反手又是一掌。

「啊!!不要,不要打了……」索菲害怕地叫喊起来,但声音也是有气无力的,她很快猜到自己被下药了。

「你说不要打就不要打啊?现在是我说了算!」我恶狠狠地骂道,心里却有点狐疑,这个女人好像没想象中那麽硬气啊。

结果,索菲居然「呜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这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

「难道……」阅女无数的我即刻猜到索菲是怎样一个人了,这娘们看起来精明能干,高冷威严,其实只是一层薄弱的外壳,在公司几人之下千人之上,有深厚背景的支撑,当然足够硬气。

但现在遭到从未面对过的袭击,面临被侵犯的危险,女人天生的胆怯和软弱就暴露出来了。

想明白这一点,我却更加气愤,抓住索菲的头发将其提了起来,恨恨地说道:「不过是个被宠坏的大小姐,我为公司贡献了这麽多,居然被你这样外强中干的贱人赶走……别以为我会放过你!」

「你、你想做什麽?」索菲已完全不知所措,正如我想象的那样,她没有在公司时那麽强硬,毕竟她从小到大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她有美貌有才能更有背景,哪有人敢对她这样?

「你是不是傻逼,我刚才不是说了要干爆你吗??」

「不!你不能这麽做,我……我给你钱,你放我走好不好?」

「去尼玛的,现在就算你求我回公司给我升职加人工,也於事无补了!」

说着,我把自己脱光,将粗大的兵器亮出来,索菲一看,俏脸上写满了畏惧和绝望,另外还有无法抑制的欲望,春药已经完全发挥效果,如果她能动,一定会忍不住像过去无数个夜晚那样,用自己的纤纤玉指自我安慰。

「我该怎样享用你美丽的肉体呢?」我就像一个即将吃掉猎物的猎人,舔着嘴唇自言自语道:「先看看我们索菲大小姐的骚逼长什麽样子好了。」

说完我粗暴地撕开索菲裆部的黑丝,将与胸罩同款的紫色蕾丝内裤拨一边去,露出极其漂亮的蜜穴,粉嫩的阴蒂,粉嫩的阴唇,粉嫩的穴肉,而且蜜穴周围没有一根毛。

「我的天,你是……白虎?」我惊呼一声,死死盯着索菲正流水潺潺的无毛阴户,鸡巴一硬再硬。

索菲紧闭双眼,流泪满面,神情非常复杂,既有绝望无助,也有害羞耻辱,这是她第一次被男人看到自己身上最私密的地方。

看到索菲如此楚楚可怜的模样,我却铁石心肠地讽刺道:「绝望的滋味不好受吧?你知不知道,早上我被轰出公司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感觉,所以你这是咎由自取,怨不了别人!」

「呜呜……」哽咽的索菲再次开口哀求:「求求你,我求你了,我还是处女,你不能这样对我,只要你不强奸我,我什麽都答应你。」

我听後心里一动,问道:「真的什麽都答应?」,对於索菲是处女的事情我并不惊讶,前面已经说过,索菲虽长得极美,但一直没传出任何绯闻,在公司也没男人能够接近这个天之娇女,是个洁身自爱的女人,估计也没谈过恋爱。

「真的!我向天发誓!」听了我的话,索菲猛地睁开眼睛,赶紧回应道,那期盼的样子就像溺水时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那好,只要你接下来肯乖乖听我的吩咐,我说什麽你就做什麽,我就答应你不肏你,如何?」

「嗯!只要你不侵犯我,我什麽都听你的!」索菲连忙点点头。

「呵……」我轻轻一笑,意味深长。

看到我可恶的笑容,索菲心里既愤怒又屈辱,其实她很清楚和我交易无异於与虎谋皮,但她察觉到自己的力气在慢慢恢复,只要恢复力气,她就有机会反击逃跑了!

「来,把舌头伸出来,我要舔你的小香舌。」我开始下达命令了。

索菲听了却下意识拒绝道:「不要!」,舔她的舌头,这不就是接吻吗?她初吻还在呢!

「谑?这麽快就反悔了?看来你很想我肏你啊。」我冷哼一声,直白地要挟道。

索菲娇躯一震,咬着贝齿天人交战了一会儿,最後还是乖乖把粉嫩的舌头伸出来,被夺走初吻,总比被夺走贞操要好。

「别想着咬我,否则你知道後果的。」

见索菲把舌头伸出来,我兴奋极了,一口含住索菲香滑的舌头舔弄翻搅,还故意把口水渡到索菲的嘴里,索菲感到无比难受和恶心,但又不敢乱动,只能任我欺负。

可我的吻技尝过的人都说好,未经人事的索菲哪里能抵挡我的攻击,在春药的催动下,舌头不自觉地和我缠绵起来。

我爽得飞起,一边亲吻曾经的女神,一边揉弄索菲软弹翘挺的美乳,粗大的鸡巴在索菲的蜜洞口不停磨蹭,三管齐下,没过多久就把索菲弄得神魂颠倒,流了一床单的淫水。

直到缓不过气,我才放开嘴里的小舌头,看着意乱情迷的索菲问道:「告诉我你现在的感觉。」

「很……很舒服。」索菲都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麽话,过了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啊」一声,赶快闭上眼睛不敢看我。

「哼。」我轻蔑一笑,把头埋到索菲的胯下,用舌头含住索菲发胀的阴蒂用力一吮,索菲立马尖叫一声,大量春水从蜜洞内往外涌。

是的,索菲高潮了。

「怎麽会……这麽舒服……」索菲狂乱的表情表明她从未感受过如此激荡的高潮,平常自慰哪会这麽爽,这当然有春药的功劳,但我的挑逗技巧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

「你刚才是想等恢复力气趁机逃跑吧?」我突然开口揭穿索菲的想法:「你太天真了,告诉你吧,我给你吃的春药药效能持续12个小时,而且这种药我还有不少……你觉得你还能逃出我的魔掌吗?」

我的话如同一把利剑重重地刺穿了索菲,她这下算是彻底地绝望了。

留意到索菲的表情变化後,我没再说话,而是继续给索菲舔逼,索菲这白虎穴太漂亮了,我可以舔一辈子!

就这样,索菲在我高超的口技下连着高潮了两次,爽得她嗯啊大叫,反抗逃跑之类的想法不知甩到哪里去了,她显然低估了我玩弄女人的能力。

「这也太容易了。」看到索菲一脸「我好爽我还要」的神情,我就知道这个女人已经沦陷,或许事後索菲会恢复理智,该怎麽对我还是怎麽对我,但至少现在,她会对我言听计从,情欲的魔爪已经牢牢抓住她了。

「坐起来自慰给我看,一手揉自己的奶子,一手抠逼。」我再次下达命令。

索菲目光一闪,稍微犹豫就乖乖坐起身靠在床背,按照我的吩咐,一边揉自己奶子一边用手摸阴蒂,轻轻地呻吟。

「黑丝脚别闲着,给我足交。」我也坐起来,和索菲面对面,把挺立的棒棒往前挪到索菲的黑丝脚边。

索菲这次想都没想,立刻照做,用精致的黑丝脚帮我夹鸡巴,虽然技术烂得没话说,但我却得到极大的快感,想想都知道这肯定也是索菲第一次给别人足交。

「说点淫荡的话听听?让我看看你的词汇量。」我又说道。

索菲脸一红,小声地说了一句:「雅蠛蝶……」

「噗。」我忍不住笑出了声,然後才不满地说道:「你平时自慰是怎麽叫的,能不能投入点感情?」

沈默了一会儿,索菲才闭着眼睛情动地呻吟道:「嗯……啊……好舒服……真好……」

索菲本来就好听的声音加上呻吟时淫荡的表情,让我不禁一哆嗦,差点就在索菲的小脚中发射,可今天已经射了不少,我不能再轻易射出来,不然游戏就提前结束了。

我赶紧深吸一口气,把射的冲动压下去,然後坐到索菲旁边,让索菲继续用脚帮我撸鸡巴,我则又埋头到索菲的美乳间,愉快地含弄索菲两枚可爱的乳头,从乳头的硬挺程度就可以看出索菲正处於极度的兴奋和舒爽之中。

「啊……啊……嗯……」原本被我命令自慰的索菲下意识地抱住我的头,发出销魂的呻吟声:「你……你好会……舔……舔得我好……舒服……」

「是不是比你自慰舒服多了?」我抽空问道。

「是……是啊……」

「想不想更爽?」

「嗯……想要……」索菲如实回答。

我呵呵一笑,接着竟靠在床背,不再给索菲舔奶子,索菲一怔,美眸里闪过一丝失望,然後眼巴巴地看着我。

「干嘛?我累了,休息一下不行吗?」我瞪了索菲一眼:「做你该做的事情。」

「噢。」索菲听後,一双美脚更加卖力地套弄我的鸡儿。

「应该可以肏了。」我心里琢磨着,但转眼又邪恶地想道:「不,不急,我要让这个女人跪着求我肏她!」

於是接下来我故意不理索菲,任春药催动的情欲在其体内积累,索菲没过几分钟已经忍不住,不用我吩咐就想伸手抠逼自慰。

不料我却一把抓住索菲的两只手,命令道:「不许自慰!」

「啊?怎……怎麽这样?」索菲委屈极了,她浑身发烫,蜜穴痒得不得了,再不自我抚慰一下,她感觉都要发狂了。

「想舒服就求我。」我冷冷地说道。

「我求……求你了。」索菲再次感到巨大的屈辱,可这次她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心思了。

「求我什麽,说清楚点。」

「求你让我舒服。」索菲立马说道。

「说重点,想我怎样让你舒服?」我追问道。

索菲一楞,过了好一会儿,才扭扭捏捏地回答道:「用嘴……帮我舔……下面。」,说完索菲再次羞耻地闭上双眸,但很快就尖叫了起来,因为我已经来到她身下,抱住她的黑丝臀,狠狠地帮她口,那种仿佛上天堂的感觉又袭遍她全身。

「啊!!」

不到10秒,索菲又高潮了。

……

一转眼,两个小时过去了,索菲已经高潮了五六次,俏脸上全是崩坏的表情,但令我意外的是,这娘们竟然没有主动要求我肏她,哪怕是处於极致的狂乱中,也只是一味求我帮她舔逼。

「岂有此理,这女人就这麽喜欢让人帮她口吗?」我看着床上已经昏睡过去的索菲,愤愤地想道,想起这两个小时几乎都是让索菲爽,自己却没射出一发子弹,更是气得不行。

这到底是谁强奸谁?

「唔,要是今晚没搞定索菲,明天上班时间这女人没在公司出现的话,就会引起不少人的怀疑了。」这时候我已经冷静下来,虽然还没把鸡巴插到索菲的白虎穴里,但强奸肯定是算了的,所以事到如今已经不能回头,只能想办法彻底把索菲征服。

老实说,在没动手之前,我是没有征服索菲的想法的,毕竟我一直以为索菲是那种坚强不屈表里如一的高冷女强人,下手之後,双方就会不死不休,但了解到索菲的本性後,情况就不一样了。

「只要把索菲肏服了,让她拜倒在我的牛仔裤下,我既出了口恶气,强奸一事也不用担心了。」

想通这一点,我就知道今晚任重而道远,不过索菲暂时不能再战,我也有点累了,於是把索菲五花大绑再把索菲的嘴巴塞住扔到衣柜里,自己则去洗澡休息。

到了23点多,门铃响了,去开门一看,果然是许若兰。

这时候正是我和兰姨恋奸情热的时候,自然要多做一些爱做的事情,结果我又和许若兰大战了三百回合,然而在大战之前,我有意把藏着索菲的衣柜的门打开一条缝隙,好让索菲欣赏和领略我真正的本事。

「啊……小扬……兰姨要泄了……泄了!啊!!!」

美妙高亢的尖叫声落下,许若兰迎来了一天之内的第12次高潮,我也射出了进入夜晚後的第一发白浆。

「呼~ 真爽快,兰姨,还来吗?」我抱着许若兰丰腴的胴体,坏坏地问道。

「不来了,再来兰姨就要脱水了。」许若兰俏脸通红地回答道,眉宇间透着愉悦的满足。

「今晚就在这儿睡吧?」

「不行,会被小雨发现的。」许若兰摇摇头。

「哦,那好吧。」我听後终於放心下来,倘若许若兰留在这儿过夜,反而不好办。

於是和我又温存了十来分钟,许若兰就悄悄地回去了,把许若兰送出门後,我迫不及待地回到房间,把衣柜的门拉开。

果然,赤条条的索菲已经醒了,白皙的皮肤透着异样的红,香汗淋漓,一双美目完全迷离,胯下流出来的淫水把我的衣柜底部全弄湿了。

「感觉如何,我的美人儿?」我把塞在索菲嘴里的丝袜拿掉,笑吟吟地问道。

「给……给我。」索菲有气无力地说道。

「给你什麽?」

「你的……鸡巴。」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