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上官肖小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上官肖小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笑傲神雕 笑傲神雕

    多年来一直酷爱情色武侠,拜读了多部惊世之作,自己却无丝毫贡献,内心惭愧。正巧小弟现有闲暇,虽自知文笔拙劣,却也有心回馈色界,于是备此拙作,实为班门弄斧。小弟第一次发文,希望能得到各位色友的宽容,在此情色武侠作品风光不再之秋,希望本文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顾名思义,本文以金老先生的《神雕侠侣》和《笑傲江湖》为故事背景,实则为后传,由于《笑傲江湖》一书中无时代背景,小弟钻了个空子,认为故事发生在小龙女在涯底的十六年间,从而融合了两部书的内容。

    上官肖小 状态:连载中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笑傲神雕》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笑傲神雕》,是作者上官肖小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多年来一直酷爱情色武侠,拜读了多部惊世之作,自己却无丝毫贡献,内心惭愧。正巧小弟现有闲暇,虽自知文笔拙劣,却也有心回馈色界,于是备此拙作,实为班门弄斧。小弟第一次发文,希望能得到各位色友的宽容,在此情色武侠作品风光不再之秋,希望本文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顾名思义,本文以金老先生的《神雕侠侣》和《笑傲江湖》为故事背景,实则为后传,由于《笑傲江湖》一书中无时代背景,小弟钻了个空子,认为故事发生在小龙女在涯底的十六年间,从而融合了两部书的内容。

《笑傲神雕》 第26章 身心俱失 免费试读

左剑清和她四手互握,手指紧紧互相嵌住,同时升上了顶峰。他的身体轻飘飘地瘫软在小龙女身上,但那东西还在小龙女的里面跳跃着,一阵一阵的热情在播射。直到左剑清去势已尽,小龙女体内盈满了左剑清的激情,云消雨歇,才一起软倒在草地上,轻轻拥着,共享云雨后的温存。两个人像是剔去了筋骨一般疲软地一动不动,两个身体还是那样地重叠着,他的那东西正在慢慢地脱开,一股浓稠的淫液流渗了出来,顺着小龙女的屁股沟渗在草地上,阳光令人晕眩。

「呃啊……你射得好多……烫得为师好舒服……」

小龙女露出满足的羞态。

左剑清抽出仍然坚挺无比的巨大阳具,小龙女突然伸手向后抓住他的臀部,将他湿淋淋的阳具夹在蜜唇花瓣之间,不让他们刚刚紧蜜交合过的下体分开。

「不要动!我好酸……你舒不舒服?」

小龙女边说边向后挺着俏臀与左剑清的耻骨厮磨着。

「嗯……舒服……我们整整做了三四个时辰……太棒了……你看……现在天色都晚了,徒儿下面仍然硬着!」

这场欢爱从中午一直持续到晚上,从多云持续到细雨,从湖边转移到树林,小龙女的身心确已被自己的徒弟彻底征服,这等无以伦比的性爱,「清儿」这金枪不倒的好本事,又岂是自己丈夫杨过所能给予的,她终于忍不住娇嗔道:「清儿,为师好欢喜,为师今后要你天天这般待我……」

左剑清刚想开口回话,小龙女已经向后仰起上身,从后面拉起左剑清的双手按在自己双奶上,把脸转过来,主动将柔腻的嘴唇堵住了他的嘴,同时将灵巧的柔舌伸入他口中绞动,一股股玉液香津由小龙女口中灌入了他的口中。

左剑清虽操了她整整一下午,但此前小龙女从未主动接过吻,此时他们的生殖器并未完全分离,同时又多了口唇正式的接触,真是香艳无比。

而小龙女主动索吻却是另外一种新鲜的亢奋,左剑清知道这不可亵渎的绝美侠女已经爱上了她,彻底背叛了杨过,无比兴奋地含住小龙女的柔嫩的舌尖吸吮,两舌交缠,与她香甘的津液交流,同时双手轻揉那一对大奶,彼此享受着高潮过后的余韵。

两人热吻了好长一段时间,下体亲密的摩擦着不舍得有片刻分离!

两片粉红娇嫩的蜜唇花瓣夹着坚硬粗大的阳具,摩擦挤压,颜色形状都非常诱人浮想联翩。

左剑清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等得就是这个时刻,他也无法忍耐了,略微调整一下巨蟒的角度,小龙女也感觉到左剑清情酣再战的意图,配合的微分双腿,两个人的性器官就像是多年相识的老朋友一样亲吻在了一起,巨大的蟒头分开敏感湿滑的蜜唇,借着春水花蜜的润滑,轻车熟路的就再次钻进了小龙女那依然紧窄却温暖湿滑的蜜穴甬道里,小龙女被突然的肿涨刺激的「啊」一声惊叫。

「终于又进来了,这次是我主动邀请清儿进入我的这里了,过儿,对不起,我背叛你了,龙儿不再纯洁了,龙儿变坏了,可是,清儿的鸡巴太粗太长太大太硬了,而且他做爱的技术这么好,对我又是这么情深意切,我的身心都不由自主,情不自禁,食髓知味,欲罢不能,原谅我的主动,原谅我的不忠吧,过儿。」

左剑清感到小龙女的蜜穴甬道紧窄中却充满了弹性,湿润中却充满了滑腻,那种被紧紧包住的感觉差一点就叫他喷发出来,他稳定了一下心神,调整一下呼吸,板着小龙女的屁股,腰腹用力,滋,一下就全根插了进去。「奥,师傅终于主动了,这个绝美女侠少妇终于身心归属我了。『

小龙女被左剑清的巨蟒猛烈地全根进入,蜜穴甬道里空前的涨满,两人的性器官完完全全的结合到一起了,那实实在在的感觉是不同以往和杨过做爱时的感受,这种刺激是那么的强烈,那深深的插入,火热的涨满。

小龙女能清晰地感觉出,那巨大的蟒头从蜜穴甬道壁划过,一路钻进最深处,那强烈的感觉叫她张大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双手猛然抱紧左剑清的脖子,把屁股用力地挺向左剑清的小腹,就这样,小龙女用站立的姿势完成了她的第一次主动出轨偷情,咕唧,咕唧,性器的交合声,小龙女的娇吟声,左剑清的喘息声交织在一起。

小龙女由于已经被左剑清彻底打开了身心的禁锢,情欲早已酝酿到了顶点,她的春水花蜜不停地狂涌,随着左剑清的插进抽出,被巨大的蟒头带出来,春水花蜜从两人的交合处顺着小龙女的两条大腿一直流到她的腿弯处,她感到这是她有史以来流的最多的一次,这根她幻想了很久,也期待了很久的大巨蟒,在她的蜜穴甬道里插的插得那样深,那么的有力,真叫她身心俱醉,在这紧张刺激的偷情性爱中,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脑海里早已没有了杨过的影子,眼前的左剑清才是她的爱人,她的丈夫,只有他的巨蟒才能插进她的蜜穴甬道里,她只想被左剑清肏,她紧紧地抱住左剑清的脖子,嘴里「嗯嗯」的呻吟着,跟随着左剑清的动作,她配合地挺动着大屁股,随着左剑清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她有一种眩晕的感觉,大脑意识模糊,蜜穴甬道里强烈痉挛收缩,「啊」的一声长吟,她高潮了,猛烈的高潮叫她的大脑出现了暂时的失意。

左剑清也感觉到了小龙女蜜穴甬道里的变化,那种被柔软的蜜穴甬道紧紧包住且不停蠕动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妙,他再也控制不住了,他知道小龙女的高潮即将来临,努力的做着最后的冲刺,抱紧她的屁股连续的挺动深插,两人几乎同时爆发了,左剑清把浓浓的精液射进了小龙女的蜜穴甬道深处。

回过神来的小龙女,身体从紧绷的状态松弛下来,双手无力的搂抱着左剑清的脖子,左剑清适时的用手托着她的屁股以防她瘫软下去,小龙女就这样挂在左剑清的身上,蜜穴甬道里还紧紧含着左剑清的巨蟒,这次高潮来得太猛烈,到现在小龙女的身体还在一次一次的抽搐,蜜穴眼深处还在不停地跳动着,两人的下边已经是一片狼藉,春水花蜜还在不停地往下滴着。

小龙女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天的傍晚,可想而知昨夜他跟自己的徒儿到底交战了多久。此时她已经身处在一间木房之中。她这一觉睡的很香,印象中从来没有像这次睡这么长时间,想必是积压已久的情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和释放的缘故,她感到神清气爽,高潮后的余韵还在身体里回荡,左剑清不知干什么去了,两人的衣服还铺在地上,小龙女心想,清儿也真是的,这么早也不穿衣服干什么去了。

想到左剑清,小龙女心里一震激荡,夜里是被他抱着睡着的,就在睡觉时他的手也不老实,总是在她的股间徘徊,这个徒弟体力怎么这么好,昨天两人不知疯狂了多久,再次的交合是左剑清趴在小龙女的身上,他把小龙女丰满的双腿分得开开的,大巨蟒不停地在小龙女的蜜穴甬道里抽送。

小龙女只是被动的仰躺着双手抱着他的腰,强烈的刺激使她从鼻腔里发出嗯嗯的,呻吟声,她只觉得灵魂都要被左剑清操飞了,小龙女不知高潮了几回,左剑清也足足射了三次,浓浓的精液把她的蜜穴甬道都射满了。

小龙女现在是羞怯中带着一丝温馨也有一点担心,昨天在她神情迷乱中,也在左剑清猛烈的冲击下,小龙女早已被操的魂飞天外,那里还考虑到什么会不会怀孕的问题,她只想紧紧地含住清儿的巨蟒,体会被精液冲击子宫口的美妙瞬间。

可激情过后小龙女还是有些担心,自己可是在危险期呀,这时怀孕的几率是最大的,被他射进了,万一怀孕了那可怎么办,不过那种肉贴肉的感觉,那种巨大蟒头插进子宫颈如被电击的感觉,到现在还叫她回味无穷。

小龙女和杨过以前的性生活也算是马马虎虎,可就是没有和左剑清来的充满激情刺激,在紧张,害怕,迷乱又期待的情况下,身体变得特别敏感,高潮来得快捷而猛烈,这就是女人偷情产生出的效果吧,要不那些个偷情的男女总是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小龙女暗暗告诫自己,千万不要陷进去,这次就当是一次新奇的体验,可是自己能把持得住吗?

男女间偷情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妙刺激,女人和男人有了一次,第二次还有能力拒绝吗?小龙女真的担心自己的心理防线,能否经得起清儿的冲击?

随着一阵沙沙的脚步声传来,小龙女心里一荡,她知道左剑清回来啦,她的沉稳理智已经荡然无存。只要是看到左剑清她总是心头乱跳,她现在的样子,就像是怀春的少女,看到仰慕中的白马王子一样,心头狂乱而不能自制,小龙女纳闷,自己是一个有夫之妇,怎么会出现这种小女孩的情感,这种情感还是那么的强烈和期待。

左剑清怀里抱着一捆青草,腰里用青草做了个草裙,挡住了他的重要部位,脸上带着笑意冒了出来,小龙女看到他滑稽的打扮,扑哧的一笑,心里一羞说道:「干什么去了呀?」

左剑清看着被精液滋润过的小龙女,更显得娇媚动人,她就那样赤裸着一身嫩白的肉体,温柔的看着他,他虽然尽情的享受过这具迷人的肉体,但他对她还是非常的迷恋,尤其是那雪白肥美的大屁股,现在的左剑清只要看到小龙女就有一股欲望的冲动,更何况赤身裸体的她就那样毫不掩饰的坐在那里,也不介意股间春光的外露,他的巨蟒正在慢慢的勃起。

左剑清憨厚的一笑说:「没什么,师傅,怎么不多睡会?咱们今天走不了,外面水势很大,弄了些软草,铺在地上我们睡得舒服些。」

说完有意的瞟了小龙女一眼。小龙女脸一红心虚的扭过头不敢看他,虽然已经失身与他,自己赤身裸体也不再怕左剑清看她了。

可是小龙女现在,却不敢正视左剑清,她现在只要看到左剑清那年轻健美充满力量的身体,自己的身体就有一股性的冲动。虽然她知道左剑清不会拒绝她的要求,可是她怕左剑清笑她,她不想给左剑清的感觉是一个索求无度的荡妇。

放下怀中的嫩草,左剑清说:「师傅,你先起来,等我铺好呆着舒服些。」

说完伸出手臂。

小龙女很自然的把手放在左剑清的大手里,借力站了起来。一股女人特有的体香直冲他的鼻腔,左剑清心神一荡,使坏的一用力,小龙女「啊」的一声整个身体就扑进了他的怀里,他的手适时抚上了小龙女丰腴滚圆的大屁股,嘴却在她的脖子上轻吻着。

小龙女立时呼吸粗重起来,她扭动着身体娇声道:「清儿。」

左剑清揩了好一会油才把她放开,看着双颊红晕的小龙女说:「师傅你先呆会等我铺好。」

说完在小龙女丰腴滚圆的屁股上拍了拍。

小龙女拿左剑清没有办法,恨恨的在他的胸前轻锤了两下,她现在的表现,完全像是一个娇柔的妻子对丈夫的顺从和爱意。左剑清麻利的铺好青草,再把两人的衣服铺在上面,一副柔软的草床就弄好了,然后再把他腰间的草裙解下放在一边,一时一个粗大壮硕的巨蟒,腾的一下就弹了起来,小龙女立时心头乱跳,娇躯一阵颤抖。

看着那曾在自己的蜜穴甬道里疯狂进出过的大巨蟒,她心里一阵肉紧,那舒心的滋味又回荡在身体里,她害羞的转过身体,娇哼道:「讨厌,小冤家,没正经。」

害羞归害羞,可身体里的欲火已经又被挑逗起来,小龙女很纳闷自己的身体,怎么变得这么敏感和不能自持,虽然处在危险期可原先不是这样的,昨天失身与清儿之后今天更甚了,难道自己的性欲只一次就被开发出来了吗?

接下来两人会发生什么不用大脑也会明白了。左剑清拉住小龙女的手说:「师傅,来试试我们的床舒服不舒服。」

虽然心中充满了羞意,小龙女还是顺从的随着左剑清坐在了上面,感觉很好,软软的很舒适,左剑清紧紧地抱着她,按住小龙女欲动的身体,在她的乳头上嘬了一口,把小龙女嘬的娇躯一颤,小龙女躺在左剑清的怀里,尽情的享受着左剑清的爱抚,她现在对左剑清不但完全信赖而且还有依赖性,在左剑清面前变得小鸟依人,只要有左剑清在她不愿再动脑筋,她甚至想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就这么依偎在左剑清的怀里。

小龙女现在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尽情的享受左剑清爱抚她的屁股,嘬她的乳头,抠弄她的蜜穴甬道,她知道此行结束后,再想这么自由自在的享受偷情的乐趣,是根本不可能的了。她想尽情的利用好每一分时间,把她多年来压制着的情欲尽情的释放出来,无拘无束的过几天美好日子,因为回去后也就意味着她和左剑清的这段插曲的结束。

左剑清现在可是很忙,他嘴里吸允着小龙女粉红的乳头,手里揉捏着另一个,另一只手却在小龙女的股间忙乎,一片泥泞的股间湿滑异常,珍珠花蒂早已充血肿胀,蜜穴甬道口一张一缩的,春水花蜜不停地流出来。

小龙女被左剑清玩弄的娇躯轻颤,「啊……啊……」

的轻吟着。她感到左剑清的巨蟒在她的腰眼处顶的她麻麻,蟒头马眼已经流出精水,滑滑的黏黏的蹭的她很舒服,如潮的情欲很快的吞没了她的身心。这根叫她爱死了的大巨蟒,是那么得坚硬火热,她真想叫这个大巨蟒,进入到她早已麻痒的蜜穴甬道里,深深的插在里面,突然小龙女的一只手被左剑清攥住带领她来到他的胯间,左剑清在小龙女的耳边吹着热气,粗声说:「来,师傅,摸摸,看它想你了。」

小龙女,「哎呀……」

的一声羞叫,本想缩回手,怎奈左剑清已经把她的手放在了他的巨蟒上,刚一触碰到巨蟒,小龙女心跳如鼓,那火热,那硬度,真叫她迷乱,嘴里却撒娇的叫着,「我不摸,有什么好摸的,小冤家,大色狼,脏东西,丑死了!」

完全是一个小姑娘的表情神态,手却不自主的抚了上去。

「太硬了,」

小龙女心想,「真硬,真粗,我的手都攥不过来,这就是进入过我的那里的东西吗?怎么这么粗,是怎么进去的,真奇怪这么粗,进去后我却不疼,只有充实涨满,那感觉真奇妙,就是它把我弄得差点昏过去吗?昨天它疯了那么长时间,今天还是这么硬,真厉害!」

小龙女回想着这个巨蟒,在她的蜜穴甬道里抽插的美妙的感觉,手却不自主的轻轻地撸动着左剑清的巨蟒。

左剑清没想到小龙女真的会攥住他的巨蟒,并还轻轻的撸动着,那粉嫩柔滑的玉手又是一种刺激,他真是爱死了这个美人,他在小龙女的身后喘着粗气,声音颤抖的说:「师傅……我想操你,我受不了了,我肏你,给我吧……」

小龙女身体一紧,她是第一次在欢愉时听到这种淫秽粗俗的语言,过儿做爱时从来没有说过过分的言语,她也是从来不屑只有妓女才能说出的淫语,可是今天她听到从清儿的嘴里说了出来,却给了她强烈的震撼,那种粗俗的言语,却把她身体内的欲望完全的激发出来。「难听死了,什么操,这么粗俗」这操字,从小龙女的嘴里一出口,小龙女就知道她完全沉溺在欲望的漩涡里了。

左剑清放开小龙女往刚铺好的草床上仰躺下,大巨蟒就那么直直的耸立着,小龙女菁的手始终没有松开左剑清的巨蟒。

「来,师傅,你从上面。」

「从上面?我不会。」

小龙女娇羞的说,这种姿势她从来没有试过。哈哈一笑,左剑清没想到小龙女连这种最常见的姿势都没用过,她,太传统了,「来,我教你……」

小龙女被左剑清笑的很不好意思,和自己丈夫杨过做爱,从来都是传统的男上女下,偶尔才尝试着从后面做了两次,叫她在上面还真的没做过,不过她还真想尝试一下,看着左剑清贼贼的笑脸,她一紧手中的巨蟒说:「清儿,不许笑,人家真的没试过。」

左剑清「啊」的一声:「干嘛,师傅,你要是把它弄断了你可就没有用的了。」

「断了最好,谁叫它这么欺负人家……」

「来你跨上来,扶着鸡巴,对准你的蜜穴,坐进去,很容易的。」

「怎么都是这种话,不能讲究一点吗?」

小龙女嘴里这么说,行动上还是按照左剑清的提示,分开双腿,跨在他的胯间,用柔弱无骨的小手扶着左剑清的巨蟒,对准她早已春水泛滥的蜜穴甬道口,用蟒头分开蜜唇对准她的蜜穴眼,慢慢的,一寸一寸的往下坐去,敏感的蜜穴甬道壁接触到蟒头的刺激,使得小龙女嘴里丝丝的吸着空气,真是太粗了。

当巨蟒全部进去后,小龙女像完成了一件重大的任务一样的松了一口气,这一次的进入好像用尽了她全部的气力一样,再一次的进入,叫她深深的迷恋在那火热的充实涨满中,终于又进来了,好满足,她用蜜穴甬道紧紧地含住左剑清的巨蟒,付下身体趴在左剑清的身上,把她火热的樱唇送到左剑清的嘴上,两人尽情的深吻起来,两人的舌头在对方的嘴里翻江倒海的缠斗起来。

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已成亲的女人,在非常的情况下,她可以把身体给你,但轻易不会和你亲吻,只有亲密的爱人才能享受这种特权,现在的小龙女已经把左剑清当成了她的全部,古墓派的掌门,一代绝代侠女,她现在已经把心都交给他了。

性交这种事情,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是不用教的,小龙女和左剑清两人的嘴忙乎着,下面也没闲着,小龙女感到这个姿势做起来非常的舒服,深浅,快慢,都有她掌握,她不停地抛动着她的大屁股,把左剑清的巨蟒吞进吐出,因为春水花蜜太多,两人的交结处发出叽叽的响声。

从后面看,小龙女的屁股更显得宽大肥厚,雪白圆润的臀瓣间,一个粗壮的大巨蟒不停地被吞进吐出,闪亮的春水花蜜被两人的性器摩擦的变成了白沫,两人都沉浸在性交的快感中。望着娇喘吁吁,还在不停的耸动着身体的小龙女,左剑清说:「师傅,舒服么?舒服就叫出来,怎么舒服就怎么叫,你会发现比现在更快乐。」

「我不会,没叫过……」

面对左剑清的引诱,小龙女真想把她现在舒爽的体会大声的说出来,她不敢,那样她就表现的太淫荡了,那和妓女没什么两样,她还想保持一点女人最后的尊严。

左剑清当然了解小龙女的性格,从一个坚贞的少妇走到今天的出轨偷情已经是很大的变化了,想要她尽情的展现女人的妩媚还要慢慢来,只有叫她深陷情欲的漩涡中不能自拔,才会激发她淫乱的本能,那需要慢慢的引诱和挑逗。叫她自己敞开心扉。

小龙女虽然不叫,但她的屁股却一刻也没停下过,她只有不停的起落着屁股才能缓解蜜穴甬道里的麻痒,她骑在左剑清的身上双腿大大的分开,从鼻子里发出嗯嗯的呻吟声。现在也不知道是左剑清在操她,还是她在操左剑清。

左剑清使劲的板着小龙女的两片臀瓣,「师傅,和你肏屄真好,你的小屄真紧,夹的我真舒服,真想总这么操你,你的小屄是我的了,还有你的屁股,都是我的,我操,我操你的小屄。」

小龙女被左剑清粗俗的言语刺激的已经不能自持,她只是「嗯……嗯」的娇吟,也不知是在回答左剑清,还是在抒发自己舒爽的感受,她感觉今天真的要丢脸了,她真想回答左剑清,我舒服,你操的我舒服,你的巨蟒操的蜜穴舒服,使劲操我的蜜穴,在左剑清淫乱的粗语中,小龙女的魂魄已经飞离了身体,在天空中飘荡。

她敏感的蜜穴甬道在巨蟒的冲撞下,已经不堪负重,她的高潮点到了,飞快挺动的大屁股突然的狠狠地一坐,瞬间就停顿下来,双手紧紧抱着左剑清,嘴里啊的一声淫叫,「我来了,我不行了。」

左剑清看着怀里还在不断抽搐的小龙女,心里充满爱怜,他这次控制得很好,没有在小龙女疯狂的套弄中射精,他知道女人在高潮后是需要男人的爱抚和甜言蜜语,感觉小龙女的屁股还在轻轻的颤动,虽然从高潮的痉挛中松弛下来,蜜穴甬道还是紧紧地夹着巨蟒不松,嘴里还在喘着粗气,抚摸着小龙女光滑柔嫩的肌肤,左剑清柔声说:「师傅,舒服吗?」

「嗯!」

小龙女趴在左剑清的身上,娇羞中,无力的嗯了一声。

「不骗你,师傅,如果你把舒服的感觉大声的说出来,叫出来,你会更舒服的,这就是所谓的叫床,会叫床的女人是最迷人的。」

小龙女娇羞的捶打一下左剑清的肩膀娇嗔道:「不会,从来没叫过,那多丢人。」

左剑清嘿嘿一笑:「那有什么丢人的,女人在和心爱的男人肏屄时,说些浪语,不但能更好的说明她在用心的享受和情郎的激情,还能使男人有巨大的征服感和成就感,彼此更能情感交融!」

左剑清做出一副暧昧的表情,把嘴附在小龙女的耳边小声说,「我的小龙儿,我的师傅,和你肏屄真好,你的小屄眼真紧夹得我的鸡巴真舒服,告诉我,喜欢我的大鸡巴吗?」

小龙女羞气得啐骂娇嗔道:「去,怎么总是说这些下流话,小冤家,你就不能讲究点吗,我不爱听,我不会附和你的!」

说完满脸含气地看着左剑清,身体却肉紧的扭动了几下大屁股,蜜穴甬道却把他的巨蟒夹得更紧了。

左剑清舒服地轻吟一声:「好好,师傅,我不说了,你不爱听就不说!」

手在小龙女的后背和屁股上来回的抚摸着,心里却暗笑,每当他说出那些下流的词汇,就发现小龙女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蜜穴甬道收缩更有力,虽然嘴里说着不爱听,可是身体上却积极的响应,他明白,像小龙女这样的女人,不可能说这些下流粗俗的话语,夫妻间的性爱一定是传统平淡,可是每个女人都有她阴暗的一面,这是不争的事实,只是每个人的约束能力不一,意志品质等不同罢了,左剑清相信,现在的小龙女,就她的性格而言,在做出了背夫偷情,红杏出墙的事情,一定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经过这两天的激烈的激情性交,从她的身体反应上也看出来,她淫欲的一面已经出现,但这并不说明小龙女的意志品质不坚,也不是一个淫荡下贱的女人,恰恰相反,越是贤淑端庄的女人一旦敞开身心,释放出来的情欲却是惊人的。

感受到小龙女蜜穴甬道又在不停地蠕动,左剑清积压已久的欲火也想得到释放,那没有射精的巨蟒,在小龙女的蜜穴甬道里坚硬如钢,好像炸了一样的难受。

「师傅,你舒服了,我还没好呢,你看怎么办呐?」

说着,左剑清挺起腰部用巨蟒在小龙女的蜜穴甬道里抽送了几下,发出滋滋的水声。

小龙女一下羞红了脸,刚才使用女上男下的姿势,在新奇紧张的刺激下,做得太投入了,再加上左剑清下流粗俗的言语挑逗,高潮来得太快了,左剑清射没射精她跟本就不知道,高潮后的小龙女,只知道左剑清的巨蟒还坚硬地插在她的蜜穴甬道里,加上左剑清温柔的抚摸,叫她感受到他的体贴,她很享受也很满足,蜜穴甬道里插着个大巨蟒,耳朵里听着下流的淫词,每当听到,蜜穴,巨蟒,操等词汇,她的身体都有一阵悸动,直到左剑清说出他还没射精,她才反应过来,暗想,自己太自私了,她高潮的春水花蜜狂泄,情人却没有享受到高潮的快感,为了她那杀那间的痉挛,它就那么坚强地挺在那里,她心里一阵感动,双手捧起左剑清的脸,在他的嘴唇上深情的一吻,脸红着说:「清儿,对不起,师傅太自私了,你很难受吧?」

说完就上下抛动起她的大屁股,她想让小情郎尽快地射出来,和她一起享受那高潮的美妙。

感觉到小龙女卖力地套动着自己的巨蟒,左剑清体会出了小龙女的柔情蜜意,和与他心灵的贴近,他享受着小龙女那润滑紧窄蜜穴甬道的套弄,他爱怜地抱紧小龙女的娇躯,看着她绝美的俏脸,深情的说:「没关系,只要我的小龙儿,我的师傅高兴我就高兴,你舒服了我就很满足,感谢你敞开心扉接纳我,」

调皮的一笑,「也感谢我的师傅敞开身体叫我插进去,哈哈。」

「讨厌,小冤家,谁敞开身体啦,还不是你勾引我!」

小龙女俏脸更红,心里却倍感温暖,左剑清也能说出如此温暖人心的话语,和他在一起,他的一言,一行,一个动作,都能叫小龙女心灵震颤,这真是一物降一物,自己平时非常恶心的下流言语,从左剑清的嘴里说出来,她却倍感刺激,嘴里说不爱听,身体上却毫不保留地接受了,小龙女感到和左剑清做爱,总有发泄不完的情欲,难道自己就是为他而生的吗。

两人的呼吸又粗重起来,小龙女一刻没停的吞吐着左剑清的巨蟒,咕唧,咕唧的声音,紧密而淫靡。左剑清感到小龙女的欲望再一次的升腾。

「师傅」「什么?」

小龙女已经累的娇喘吁吁,但她不想停下来。

「和我肏屄好吗?」

小龙女猛然收紧屁股,猛烈的动作突然的停顿下来,她把头深深地埋进自己徒儿的脖颈处,从鼻腔里轻轻的哼出:「嗯。」

「喜欢我的大鸡巴吗?」

左剑清继续挑逗她。

「嗯。」

小龙女现在已经是神情迷乱,她真想放开喉咙浪吟一番,可就是放不开,潜意识中,她认为只有妓女才能那样浪叫。

「师傅,我想叫你撅着屁股从后面操你。」

小龙女心神一震,「不要,太羞人了,」

她颤声说。那种羞人的姿势,自她跟成亲以来才用过两回,不过给她的刺激却很大。

「来嘛,我的小龙儿,我的师傅,我想看着你的大白屁股操你!」

左剑清恳求地挺动了几下巨蟒。

小龙女啊的一声娇吟,「就你花样多,」

那种姿势太淫荡了,感觉到蜜穴甬道里巨蟒的抽动,她的声音都在发颤,其实,小龙女也很喜欢这种动物交配的姿势,这种姿势更有一种被男人征服的感觉。

「来吧,试试嘛!」

「好吧,真拿你没办法!」

小龙女做出很无奈的表情和语气。

小龙女轻轻的抬起屁股,噗的一声,把左剑清的巨蟒从蜜穴甬道里吐出,没有了阻挡,小龙女感到一股温热的液体从蜜穴甬道里流出来,巨蟒抽出的同时,却让她感到如同心也被带走了似地空虚失落,她真的好想叫这个粗壮的大鸡巴永远的插在她的身体里。

左剑清立刻坐起身体,给小龙女让出一块宽敞的地方,拍拍小龙女那滑不溜手丰腴滚圆的大屁股:「来,师傅,撅好。」

小龙女满面桃红的扭动酸软无力的娇躯,慢慢地跪趴在柔软的草床上,把头紧紧的贴在散发着草香的衣服上,雪白肥厚的大屁股高高的撅起,两条浑圆的大腿八字形分开,娇羞无力的说:「这样行吗?」

看着小龙女摆出这么一副淫荡的姿势,左剑清睁大双眼,喉结一动,咯噔一声,咽了一大口唾沫,这姿势太诱人了,尤其是像小龙女这样气质高贵的美丽侠女,要在平时左剑清是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今天就叫他碰上了,他暗自庆幸自己的艳福不浅,只见小龙女那雪白圆润的臀瓣间,粉红肥嫩的蜜唇已经张开,中间圆圆的洞眼清晰可见,还在不停地蠕动着,表面沾满粘滑的乳白色的爱液浆汁。

左剑清一股欲火直冲脑际,他不由感叹的说:「师傅,真漂亮,你的大屁股太迷人了。」

小龙女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假装生气的娇嗔道:「小冤家,还看什么,又不是没看过,你来不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