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sinanju sinanju小说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红杏出墙的妈妈 红杏出墙的妈妈

    听着我平日里美丽端庄的妈妈与别的男人下流淫秽的对白,我惊恐地发现我竟然并不是特别愤怒,反而是感到变态的兴奋。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漂亮的妈妈雪白如玉的身体一丝不挂,被别的男人挺着硬胀的鸡巴压在下面操干得死去活来的场面,一会儿又是妈妈媚眼如丝,轻启樱唇把别的男人的鸡巴吞进去,让精液射进自己的口腔,继而把精液喝下去的场面……

    sinanju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红杏出墙的妈妈》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红杏出墙的妈妈》,是作者sinanju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听着我平日里美丽端庄的妈妈与别的男人下流淫秽的对白,我惊恐地发现我竟然并不是特别愤怒,反而是感到变态的兴奋。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漂亮的妈妈雪白如玉的身体一丝不挂,被别的男人挺着硬胀的鸡巴压在下面操干得死去活来的场面,一会儿又是妈妈媚眼如丝,轻启樱唇把别的男人的鸡巴吞进去,让精液射进自己的口腔,继而把精液喝下去的场面……

《红杏出墙的妈妈》 (下) 免费试读

或许是在妈妈甜美小嘴舔弄的刺激,男人的鸡巴根本就没有软化。他把妈妈的身子仰面放平,捉起她的一对嫩如凝脂的玉足,把一只嫩脚吞进口里吮吃,而把另一只嫩脚按在自己硬胀的鸡巴上按揉着,享受着我美貌妈妈绝美嫩脚的足交服务。

而妈妈,已经再度发出轻微的呻吟……

舔吃玩弄了一阵妈妈的迷人嫩脚,男人让妈妈起来下床,穿上高跟凉鞋,双手扶着衣柜站好。那双时尚性感的粉红色薄底细高跟凉鞋,让妈妈的玉足更加俏丽迷人,让妈妈雪白的双腿更加修长笔直。

男人站在妈妈身后,手环伸过去握住她一对白嫩丰挺的乳房,粗大的鸡巴从后面捅进她诱人的两腿之间……

「啪啪啪……」男人狠狠地奸弄,发出一阵阵淫靡的肉体撞击声。

妈妈发出一声声的叫唤……

大概肏弄了几百下,男人突然抽出了鸡巴。

妈妈急忙站起来:「王总,快……快来弄我呀……人家里面好想要啊……」

男人却淫淫地笑了一笑,把妈妈的电话放在她面前:「来,给你儿子打电话!我要边听你和你儿子打电话,边玩你!」

「不要!王总,求你了……」

「还想不想要我的大鸡巴!不打电话不肏!」男人威胁。

被性欲冲错头脑的妈妈无奈地拨了电话……

当电话拨通,妈妈嘴里叫了一声「小天」的同时。

男人的大鸡巴狠狠地插入了妈妈的嫩屄~~

只听几句,我就明白了,昨天我接到的电话竟然就是妈妈在被野男人奸干时打来的!原来妈妈不是生病,她声音异样是因为苦苦压制着因为被男人鸡巴奸弄而想要叫床的冲动。当我为妈妈的关心而甜蜜,因以为妈妈生病而担忧的时候,我哪里想得到,美貌温柔的妈妈,正在爸爸的卧室里,高高翘着白嫩迷人的屁股,让又一个奸夫巨大的鸡巴从后面不停地插入~

屈辱!

巨大的屈辱感占据了我的心里!

可我的下体,却不听指挥地勃起到了极点!

当电话挂断的一瞬,妈妈终于发出一声尖长的呻吟,玉体剧震,获得了强烈无比的高潮!男人却并不没有放过她,他挺着硕大的鸡巴在妈妈的肉洞里一下一下狠狠奸插,还淫邪地对妈妈说:「小骚货,你可真淫荡啊。刚才和你儿子打电话的时候,你的小屄一阵阵的收缩,夹得我的鸡巴好舒服啊……」

……

监视器上的画面已经转黑,我万念俱灰地回到客厅,抱着头坐在沙发上,一遍遍地问自己:「在一个又一个男人跨下婉转呻吟的的这个女人,真是是我美丽温柔的妈妈吗?她还是爸爸的妻子吗?」

……

妈妈下班回来,见我已经坐在家里了,一脸惊喜:「小天,你这么早回来了?不是说要到明天吗?」

说着,她忙着去准备饭菜,一如平时的温柔娴淑,几乎让我以为我刚才看到的都是错觉。可是已经了解她丑事的我,敏感地察觉到她眼角掠过的一丝惊慌和愧疚。

晚上,妈妈洗完澡,来到我卧室。

见我坐在床边,对我说:「小天,快去洗澡睡了。」

我把几张打印出来的屏幕截图扔在她面前。

画面上,几乎一丝不挂的妈妈正被一个男人以各种姿势插入奸淫。

「啊!」妈妈发出一声惊叫,睁大眼睛不知所措地看着我。

「说说,怎么回事?」我以连我自己都难以相信的平静口吻说。

妈妈还是一动不动地望着我,慢慢地美丽的眼睛溢出泪水,终于软软地坐倒在地,掩着脸痛哭失声。

我一阵烦燥,大吼起来:「哭什么!快说,这男人是谁!杨健全又是怎么回事!」

妈妈抽抽噎噎地哭了好一会,才抬起头对我说:「对不起,小天我对不起你爸跟你……」

「对不起?!你也知道对不起我爸!知道对不起我们你还……你这……」

我越说越怒!

妈妈抬起泪眼迷蒙的脸,哀伤地对着我,楚楚可怜。

我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娇美妈妈,我心一下子软了下来。轻轻扶起她让她坐在床上,沉默了一会,我对她说:「妈妈,不管发生了什么,从头到尾跟我说一下好吗?我是你儿子,我有权力知道一切。」

妈妈定定的看了我一会,又低下头,慢慢地止住了哭泣,开始对我诉说……

「他……他是我们公司的董事长,王磊……」

刚听到第一句,我的心就是一沉。妈妈所在的公司是市里颇具规模的一家贸易公司,但也不是太大。王磊是董事长,也是公司最大的股东,照理说这样规模的公司一般都是董事长来兼总经理,但王磊这个人好像无心搞经营,找了一个总经理来管理公司事务,自己反而到处玩乐。连班也不怎么去上。妈妈也是进公司半年了才远远见到这位公司董事长一次,还专门当笑话同我说起过。

我千想万想,就没想到会是他……

在妈妈接下来的话中,我了解了事情的一个大概。

「……那天下午上班时,我们部长接到王总从锦天酒店打来的电话,说他在开个会,要一些业务上的数据。因为平时这块业务是我负责的,部长怕王总问起细节来说不清楚,就把我一起带去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王总,以前他要么出国在外,要么到处旅游,反正我进公司以后就很少见他来公司。部长和我把资料送到后,他果然问了几个细节,我也就回答了。当时我就觉得他老是在看我,可我也没在意。」

「回公司一会后,我就接到王总打来的电话,说有几个数据要我再去解释一下。我就去了,刚进他房间,他要我先坐,还倒了杯饮料给我喝,问我了几个问题。忽然他起身把房间反锁上。我感觉到有些不妙了,想赶快跑,可是他一下子就抱住了我,把我按倒在床上……我哀求他,骂他,拚命挣扎,可是还是被他……」

我愤怒地说:「那你为什么为不告诉我爸?!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他强奸!?这王八蛋,我饶不了他!」

其实站在妈妈的立场上,我多少也能理解女人经历这种遭遇后的选择,告了又能怎么样?自己的名声也完了,工作也完,搞不好家庭也完了!再说这种事往往没什么证据,老总强奸漂亮女职员这种事,每天都在发生,哪个不是忍气吞声的隐忍下来?

可妈妈接下来的回答证明我的想法太自以为是了!她听了我的质问,脸上先是出现了惊恐的表情,然后又变得苍白,支唔了半天才吞吞吐吐的说:「事后我也哭着说要告他强奸。可是……他好变态,把先前他和我……和我……的情景拍了下来,放给我看,笑我说刚才我哪有一点像是被……被强奸的样子,双手把他抱得那么紧……他……他还说我……我流了好多水……」

我面沉如水。

妈妈抬眼看了我一下,又低下头去。半晌才小声说:「开始时,我是拚命挣扎哭喊的,可……接下来不知道怎么了,我有了反应……有了好强烈的快感……我当时真是的清醒的,可就是觉得很想要……」

「贱人!」我在心里愤愤地骂了一声。

「那些天,我好无助,不敢同你说,怕你……再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同你爸说,因为……因为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好下贱!」妈妈说着说着,眼圈又发红了。

我叹了口气,没在这个问题上再追问,怕她难堪,就问:「后来呢?」

「开始的几天,我好恨他,可后来也慢慢的……就不那么恨了,因为我觉得自己也有问题。他给我打过一个电话,我没接。过了一个星期,他很难得的来公司上班,又打给我电话,让我中午到他办公室。我本来不愿意进去的,可是他毕竟是老总,我怕他真的有什么业务上的事,就按他的要求去了。可是就在他办公室里,他……他又把我……」

「他又把你强奸了?!」我紧张地追问。

妈妈脸上出现犹豫有表情,半天才说,

「……不是的……他没逼我,对我说如果我不愿意,可以马上走,他决不会在公司里为难为我的,说着就自顾自的开始解衣服。我……我知道应该马上离开的,可是……我却发现自己迈不开步子,脑子里竟然全是那天他对我……对我那样的画面。我身子一阵阵的发热,直到他脱得精光,又来解我的衣服,我都……都没有反抗……」

我呆住了,心里一阵一阵的悸痛,痛苦地嘶声问她:「为什么?妈妈,为什么!?难道我爸不能满足你吗?」

妈妈看到我痛苦的眼神,欲言又止,低下头去,身体在微微颤抖着。

一阵沉默后,她终于抬起头来,

「小天,我最甜蜜的时光,就是我和你爸结婚前后的那段时光,那时你爸让我尝到了性爱的美妙滋味。那时你爸对我多好啊,天天晚上都让我沉浸在快乐中,有时大白天你爸也让我陪他做爱。那时,我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小淫妇,天天都被你爸喂得饱饱的。当时我想,我就要这样一辈子做你爸的小淫妇了。」

「可是没多久你爸就开始一头扎在工作里了,你爸天天晚上加班写方案到深夜。虽然不管结束多晚,只要我还没睡你爸都要陪我做爱,可是小天,我的胃口早就已经被你爸撑大了!你爸那样草草的对我,我觉得好不满足!」

「我不是在怪你爸,小天!我真的不是怪你爸,我知道你爸那么辛苦工作是为让我们早些过好一点,你爸是为了我,我知道!可是,我一面担心你爸的身体,一面好想你爸痛痛快快地和我做爱。如果你爸没有让我尝过那样美妙的感觉,我想我会乖乖的,可是我已经被你爸开发成一个总也吃不饱的小淫妇了……」

我张大了嘴。

什么都猜过了。

就是没想到我爸爸以前的优异表现竟是妈妈出轨的第一个诱因。

「我好几次暗示你爸,我不再乎过多好的日子,我们的日子已经蛮不错了,我只要你爸对我好就行。可你爸根本就听不进去。好多次我都想让你爸多爱我一会,多爱我一次,可总觉得害羞说不出口,再说你爸工作那么累了,我也不忍心。」

是啊,印象中隐约妈妈是好几次说过这样的话,可我以为那是妈妈体贴我爸,怕我爸太辛苦。感动之下爸爸工作反而更卖力了……

「好多次,在你爸睡着后,我却身子热热的怎么也睡不着,只好一个人到卫生间里……自渎……有时真想跟你爸说,干脆晚上你别弄我了,把我的兴致挑起来,又草草完事,逗得我不上不下的反而更难受……我知道你爸是想尽个丈夫的责任,可一想起你爸只是把我当成了责任,心里就好难过,好怀念以前没升职前的你爸……」

我心里替爸爸充满了苦涩的滋味,失败啊!我爸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眼前的妈妈,而万万没想到正是因为努力的工作忽略了妈妈,让妈妈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

我爸这些年的奋斗所为何来!?

「……你们……多长时间了?」

半晌,我艰难地从发干的喉咙里挤出疑问,「什么时候开始的?」

「……去年九月……」妈妈嗫嚅道。

去年九月……

距离现在已经半年多了。

可叹我这半年来竟然懵然不知漂亮的妈妈已经多少次的在别的男人跨下呻吟。

「你想过没有,如果让人知道了,你,还有我爸,还抬得起头来吗!」我气愤地道。

「……每次我们……都很隐密的……他……也不想让人知道……他说不能害我……」妈妈望了我一眼,怯生生的说。

我五味杂呈地看着妈妈。妈妈这时双手抱膝,缩着身体,楚楚可怜地坐在床上,白嫩俏丽的脸蛋上泪痕未乾,睡衣下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腿和一双如玉的纤美嫩脚。

我美丽的妈妈啊,我还是舍不得离开她!

长叹一声,我挨过去轻轻搂住她的身体,柔声对她说:「妈妈,过去的事我就不再问了,也有我爸的原因。以后我会让爸爸他对你再细心些的,所有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也不告诉爸爸了,今后咱们家三个人好好的过日子,好吗?」

妈妈身体一僵,怔怔地看着我,欲言又止,忽然幽幽地叹了口气。

「小天,不行的……这些日子来,我知道对不起你爸,我无数次的下决心,不再做对不起你爸的事了。可是……可是一到时候,我还是……我的身体好像不是我自己的,我心里越是想挣扎,就越身不由己。我……我也好恨我自己,怎么就这么贱……」

「小天,我还是爱着你们,真的!但……我的心和我的身体好像已经不再是一体的了。和你爸在一起时,我的心和身子都属于你爸,可一和他在一起,我的心还属于你爸,身子却是他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小天,真对不起,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尽责的妈妈了,现在的我,是个下贱的女人……我好怀念那个依偎在你爸怀里的无忧无虑的我,可是,我已经回不去了……小天,我已经不配做你的妈妈了……可我……我又舍不得离开你们……」

随着妈妈平淡而又哀伤的诉说。

我的心沉到了谷底。

后来我已经听不到妈妈在说什么了。

杨建全的事我也不想再追问了。问了有什么用?

妈妈已经不是过去的妈妈了。

愤怒已经被绝望替代,而绝望又渐渐转换成了自暴自弃……脑海里,一忽儿是妈妈和爸爸花前月下、你侬我侬的情景,一忽儿又是妈妈雪白美丽的胴体一丝不挂、被另外的男人压在下面恣意奸淫的画面……

「他是不是在床上很厉害?」我突然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

「是啊,他好强,弄得人家……」妈妈下意识地接口说,脸上透出红晕。但她马上发现自己的失言,抬头惊慌地看着我,又低下头,却在某一个角度定住了,眼里透出复杂的神色。

我顺着她的目光一看,发现妈妈盯着的地方正是我的下体部位,那里不知不觉又勃起了,把裤子撑出一个帐蓬。我一下子觉得羞愧无比!

妈妈迟疑着说:「小天,你……」

我恼羞成怒,心里没来由地烦燥起来。一把推开妈妈,起身到卫生间,用冷水洗了把脸,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一时没掌握好,竟让水喷湿了衬衣,只好把衬衣脱下,打开洗衣机扔了进去。却发现洗衣机里躺着妈妈换下来的内裤。

我拾起内裤,赫然在裆部见到湿漉漉的一大块,散发着刺鼻的气味。

精液的味道?

妈妈今天又和那男人干了!

我稍稍平复下来的欲念又强烈地冲击我的大脑。我忍不住掏出硬挺的鸡巴,一手捏着妈妈被男人精液粘染的内裤,一手开始手淫。

忽然,一个软腻的身体从后面贴上来,一只柔嫩的小手握住了我坚挺的阳具。

我身体一僵,竟不敢回头去看妈妈。

「妈妈,我……」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耳边想起妈妈轻柔的声音:「小天,你对妈妈我还有反应,我好高兴,我好怕你厌恶我,不要妈妈我了!只要你还想要妈妈,不管你爸心理是怎么想的,我都好高兴!」

我没说话,鸡巴却在妈妈小手的搓揉下越发的火热。

彷佛是受到鼓励一般,妈妈的声音越来越腻,渐渐的淫靡起来。

「好儿子,放松些……你是不是觉得我和别的男人上床让你感到刺激?」

我已经被刺激得说不出话来,脸胀得通红,只是粗声「唔」了一声。

「没关系的,小天,别难为情……王总说,好多男人都喜欢让自己心爱的女人给别的男人玩……外面有好多男女都喜欢玩母子间的游戏,可以增加性爱的情趣呢!……想听你心爱的妈妈是怎么被别的男人压在下面玩吗?我详详细细地讲给你听好不好?……」

妈妈的声音越来越淫靡,却透着致命的诱惑。

握着我的肉棒套弄着的小手动作也越来越快。

我的鸡巴已经被弄得坚硬如铁。

我大吼一声,反手把妈妈抱起,一把扯开她的睡衣,将她抱在马桶上方。

劈开她的两条雪腿,鸡巴「吱」的一声捅入她的嫩屄~~

「哦……」妈妈发出一声长长的娇吟。

此时的妈妈,不在像往日那端庄秀丽的形象,而是像一个艳丽无匹的魔女,星眸迷离,朱唇轻启……

我狠狠地一下下操干着妈妈,欲火在身体和脑海里燃烧。

「骚货,那男人今天是不是又乾爽你了!」

「哦……是啊……今天下午快下班时……王总就在办公室里把我……把我又玩了……他那又粗又长的大东西……插得我……快死过去了……哦……小天……快快……插死你的骚货妈妈吧……哦……哦……小天……你漂亮的妈妈被……别的男人操了……你是不是……好兴奋啊……」

妈妈此刻完全是个欲女了,什么下流的话都说得出口。

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淫浪地妈妈,真的刺激极了。

我狠狠地撞击着她,直到在她的身体内喷射~~

……

我躺在床上,任妈妈趴在我的腿间,用她的小口香舌为我清理刚射精的鸡巴。心内只有满足。看着妈妈娇美雪白的脸庞,我在想:或许对妈妈的红杏出墙我其实并不愤怒,只是下意识里觉得我应该愤怒而已,因为如果我不表现得愤怒的话,我会不像一个男人,会被妈妈瞧不起。

可是妈妈刚才的表现已经消除了我的担心,我真的不再愤怒了。想像着妈妈雪白美艳的娇躯在其他男人的跨下扭动,我心里只是觉得捻酸,而这样捻酸的感觉,只是助长我的性欲。

因此,我并不讨厌这样的感觉。

也许真像妈妈说的那样,这会增加男女间的情趣?

「小骚货,你和姓杨的是怎么搞上的?」我还是问出了口。

妈妈这时已经把我的鸡巴舔弄净了,和我并排躺在了一起。

「……大概是两个月前的事。那时王总出国去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要,你爸又老是忙他的事,对我……杨建全一直是那样色色的和我搭讪,本来我是很讨厌他的,可那时,我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坏女人了,也不怎么针锋相对地对对待他了……慢慢地,就和他……」

「后来你们一直偷偷在一起吗?」

「……没有,我和他……没几次的。当时担心你们发现,再说……王总……快回来了,我就和他断了……」

我心里醋意大盛,因为我分不清妈妈和姓杨的分开,是怕我发现,还是怕王磊知道不高兴?我猜还是后者的可能性居多,这让我不由心里很是吃醋。

我伸手在妈妈的娇嫩玉体上摸着,摸到她雪白的屁股,用手指轻轻扣在她嫩嫩的肛门上,问她:「你这儿让人弄过了吗?」

「……嗯……」

「谁弄的?」我明知故问。

「……王总……」

「姓杨的呢?」

「嗯,他……他也弄过……」

「被那么大的鸡巴插这里,不痛吗?」我尝试着用一根手指往嫩菊里戳。

「开始是很痛,痛得像屁股都要被撕开一样……可是过一阵子……就……很舒服……很快活……」

随着我手指在她嫩肛上抠弄,妈妈的屁股开始扭动。

白嫩的脸颊上开始泛起红潮。

忽然,她把嘴贴在我耳边,发出梦呓般的声音:「小天,他们都插过了,你还没插过呢……你爸爸他也没插过……」

……

妈妈的肛门极紧。

说明她肛交的次数不多,这让我多少有点莫名其妙的安慰感。

我的龟头费了很大的力气在钻入妈妈娇嫩紧窄的肛门,妈妈脸开始露出痛苦却又期待的表情,这种表情我很熟悉,就是他被另外的男人肛奸时的表情。我心里泛起一阵酸意,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种暴虐的欲望,用力地一耸屁股,本来准备缓缓插入的鸡巴一下子尽根没入她的雪白屁股里……

妈妈发出一声长长的痛叫,反手推着我,口中不住地求饶。

「小天,轻点……慢点……好痛……」

我不为所动地狠狠奸插着她的娇嫩屁眼,妈妈没办法,拚命地放松括约肌,想减轻痛苦。这使得她的肛腔一阵阵地紧缩,彷佛在死命地吞吮我的肉棒,让我的肉棒越发的坚硬膨胀!也让加快了抽插的频率。

妈妈的痛叫持续了两三分钟,肛门括约肌终于完全的放松下来,从适才的又硬又紧变成了又软又紧,我也终于完全体会到了妈妈肛菊的美妙!她的直肠紧紧包裹着我的鸡巴,龟头所触顶到之处,都是无比的娇嫩滑软,让我飘飘欲仙。

我沉浸在巨大的快感之中,坚硬的鸡巴一下下顶入,像要刺穿妈妈雪白娇嫩的屁股。而不知何时,妈妈也开始发出荡人的呻吟……

************************

次日我醒来,妈妈玉体横陈睡在一旁。她上班近,可以多睡一会。

昨晚我连干了她三次,现在腰都还有点酸。

我的感受很复杂。

数次目睹妈妈在别的男人胯下呻吟,暴怒地向妈妈兴师问罪,结局却是与妈妈一起沉沦在变异的欲望里。我感到羞愧,却又隐约有些解脱的感觉~~原来,接受妈妈有外遇的事实也不是那么困难!原本我只能从网络上的母子恋文中意淫,现在我却在现实生活中体会到了与别的男人共享妈妈的变态快感。

我承认,这很变态,但我确实我很享受这样的快感。

昨晚的经历,不知道是除去了我的心魔,还是更大的心魔取而代之

总之我不在担心妈妈离我而去,这点让我庆幸不已。

这是我最近以来上课心情最好的一天,看着校里的莺莺燕燕,只觉爽心悦目。

我和妈妈又恢复了以往的亲密。

除了爸爸休假在家外,我基本上每晚都陪妈妈。

妈妈也贤淑地给我煮饭做菜。

我们一起吃饭,一起看电视,一起聊有趣的话题。

只是事实上我们都有很大的变化。

我知道妈妈还经常和姓王的私会,她也不对我躲躲闪闪,每次她和姓王的欢好回来,都会显得有点亢奋,有时会很淫靡地挑逗我。有一次她竟然故意在我面前脱下内裤,分开雪白的双腿,浓白的精液从两间慢慢流出,这些精液当然是姓王的在不久前与她奸干,射在她体内的。

她用一根纤白的手指拈起精液送进口里,看着我的双眼内闪烁着淫靡的光芒。

变态刺激让我性欲如狂,我一下扑了上去……

妈妈刚被人射过精的阴道溜滑无比……

有时她会很晚才回家。一次我在家等到她十一点多还没回来,我躺在床上,脑子里满是妈妈被另一个男人压在身下婉转扭动的情景。莫名的刺激让我欲火如焚,我干脆起身到金丽宾馆开了房,叫了两个小姐,玩了一龙二凤的游戏。雪白的娇躯,如玉的美女,耸着两颗娇嫩白腻的雪臀任我暴胀的肉棒进进出出。

那晚,我玩的很尽兴,直到深夜才搂着两具雪白美肉睡去。

第二天早上,我回家时,看见妈妈一人躺在床上还没睡醒。泪水沾湿了枕头。

我的心情有些异样起来,我知道昨晚她一定是和姓王的私会去了。

既然我们各玩各的,她有什么可难过的?

我没叫醒她,拎起书包上班去了。

妈妈的泪水让我的思想上还是隐隐有些触动。

当天下课,我回去得很早,妈妈也早早在家。

吃过饭,我们坐在一起看电视,她忽然把身体腻了过来,我伸手抱住她。

那天我们没做爱,话也没多说,我们都没有提头天晚上的事,就那样抱着睡了一宿。我心想她是不是反悔这些日子以来的所做所为了?不管怎么说,我感觉到了家的温馨,我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纯净母子的感觉了。

次日我下课后早早回家,家里没人。

当晚,妈妈第一次彻夜未归。

我彻底死心了。

或者说,我的心防彻底解放了。

曾经端庄的妈妈变成了一个淫娃。

而我也开始毫无顾忌地放纵自己在外玩各种女人。

************************

一天我放学回到家,发现妈妈已经不在家了,而且带走了一部份衣物。

我的心里一片萧索。

一连几天,妈妈都没有回来。

我开始有点担心,打了两次她的手机都是关机。

我的情绪很低落,也没什么心情去外面找女人。

我知道其实我的心里还是在眷恋着她。

一直过了一个星期,我再次打她手机,终于椄通了,可是……

电话里传过来一阵男女性交时的喘息和呻吟声,还伴随着男人得意的淫笑声。

听得出来,就是王总的声音。

前后仅仅几十秒钟,电话挂断了。

我心头一阵冰凉!

我想找把刀去剁了这个杂碎。

但转念一想,为这么个无情无意的女人,不值得。

大约过了两个星期,妈妈回来了。

「小天,对不起……我已经和你爸……离婚了~」她低着头对我说。

「离了吧……别叫我小天,我不是你儿子了。」我的口气很平淡。

……

就在她准备要走的时候,妈妈突然紧紧抓住我的衣服:「小天,我真的是爱你们的~」

我看着她,她的脸上的神情复杂无比,悲痛、哀怨,更多的是挣扎!

她的心里在挣扎!

我心里热了一下,随即看到她手里的旅行箱,又迅速的冷了下去。

「都这个时候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我说了,别再叫我小天。……家里还有你的东西,要什么你自己回来拿吧……」

我轻轻挣脱她的手,转身回到屋内。

走远了,我忍不住回头看站立的地方。

她捂着脸蹲在了地上哭泣着。

片刻后,一辆黑色轿车驶过来停在她身边,王磊从车上走下来把她扶进了车。

我叹了口气,转身继续走。

我知道,对于这个女人我不应该再留恋什么了。

可是为什么,我的心里还会这样痛?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