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打炮床的小说 作者打炮床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素流年
  • 变态夫妻的淫窟 变态夫妻的淫窟

    1994年4月6日,在新宿这样的繁华街道上。  市田绫子在深夜的马路上独行,一辆豪华轿车缓缓地靠近她的身边。

    打炮床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变态夫妻的淫窟》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变态夫妻的淫窟》,是作者打炮床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1994年4月6日,在新宿这样的繁华街道上。  市田绫子在深夜的马路上独行,一辆豪华轿车缓缓地靠近她的身边。

《变态夫妻的淫窟》 第一章 少妇的陷落(2) 免费试读

一切声音都静止了。绫子在死一般的沉寂中趴在地板上。至于这是哪里她全然不知道。到底是何年何月也快分不清楚了。看样子记忆已在消失,甚至连以前的事情也开始淡薄了。绫子定睛凝视着眼前的男人,眼珠一动也不动。眸子里几乎没有一点意志了。仿佛厌倦了这个世界。

男人站在绫子的身前,他嘴里叽叽咕咕唠叨着,而绫子根本听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男人命令绫子把裤子也脱掉。

绫子身上只剩下一件几乎透明的三角裤,通过三角裤甚至看得见她的阴道口,男人接着又叫她把裤衩脱掉。她全身最终赤裸了,是在男人的威逼下自己动手脱下的。

男人好像已急不可待,嘴里接连不断地咕哝着什么,他抓住绫子的乳房,使劲地搓揉起来,绫子闭起了双目。

男人抓住乳房用嘴吸住奶头。他的手从她的臀部伸到了她下身的秘境,长时间抚弄取乐。绫子的双膝跪在地上,两手支撑着忍受他的兽欲。在忍耐中也许会出现转机。

“喂,怎么样,准备好跟我了吧?”男人的声音很低。看得出那人十分惬意,自信。

“嗯,是!”绫子不得不回答。

绫子在迷乱中用自己的赤裸肉体取悦着这个男人。他听着绫子的哀嚎般的呻吟,一直微微地点着头,漫不经心地应着声道:“是吗?嘿,你真美!”男人色迷迷的眼睛充满了得意。“是”。“这个女人就是美呀!”“是”。

绫子依然跪在地上。男人的双手在她全身粗暴地蹂躏。她在心底呼喊着:“不!我是被暴力胁迫的。他强行绑架了我。又威胁我,还要如此残忍地玩弄我。”

她为自己羞愧,又在心底为自己辩解。然而,在这深不可测的魔窟,作为女人她又是软弱的。

不一会儿,男人脱光了身子,压在绫子的下半身上,拼命地吸着她的乳头,过一会儿又左右的交换着吸,男人边吸吮边急促呻吟。

绫子的舌头被强吸出来了。

男人固执地将她的舌头往外吸着。

勃起的东西紧抵在绫子的下身黑三角处,并顺手捡起刚才被绫子亲自脱下扔在一边的三角裤。

男人开始用嘴饥饿似的舔着那条三角裤。然后就在绫子的阴道处舔一下,再在三角裤上舔吮一番,三角裤很快被他舔舐得湿了。

男人感到了满足,然后又用舌头开始舔着绫子的腿肚子到大腿的部分。

绫子仍紧闭双眼,任凭男人对她身体的折腾。

男人又开始舔吮他仍拿在手里的三角裤,还叫嚷着边用舌头舔着女人最敏感的器官,绫子被他弄转了身体,脸朝下躺着,男人用手抚摸着凸起的臀部,不断地来回摸着,直到心满意足。这时他把舌头调过来。

绫子又恢复了原来的仰躺状态。

男人骑在她的胸上,臀部紧压在绫子富有弹性的乳峰上,然后不断尽情摇晃着他的臀部,绫子的双手被他紧紧的握住。

他把自己下身的东西硬塞给绫子。

绫子马上领会了他的意思,便无声地开始揉搓起来。

男人闭着双目,嘴里哼哼哈哈的,好像是在咕哝什么,稍后,他将那东西插进绫子嘴里,绫子不断用舌头吮着,轻轻地用牙齿刺激龟头。这也是她从丈夫那里知道的如何使男人更高兴的方法。

绫子又被弄成趴伏的姿势爬在地毯上。

男人抱着她的臀部,将东西伸进去,口里不断地喘息着。

绫子也微微有些气促,这个男人玩弄了她的身体都快半个多小时了,现在才开始有了一些反应。

绫子又被他拱起了腹部,男人骑上臀部开始了真正的事情。绫子将脸贴在地板上一点也不敢吭声。中途时有了一些兴奋感,然而男人的那东西又变小了。完全进不去了里面。于是只好抽出来,此时,呼吸相当的急促。他用手将东西再二次插进去。

男人出声地哼着,一会儿身体一阵紧缩,只感一股热流从体内排出,几秒钟之后,全身瘫软无力。

绫子横躺在地毯上。用手微慢而款款地搓擦着身体上的点点淫液凝固成的精斑。

男人在抽了一支烟后,又赤身裸体地站在她的面前。绫子忘却了羞辱,像淫妇似的取悦他,男人只是低头默默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绫子作得那么认真,又是那般温顺。她将极度的恐惧化作了女性的娇媚,一心为面前这冰冷残暴的男人作乐。她明白自己已失去了存在的价值,而主宰自己命运的也许就是面前男人这丑恶的性器。

希望就在眼前这勃起的男人生殖器上了。绫子今年刚满30岁。她在被劫持到这里的前几天还与丈夫商量准备给他生育个子女呢!

这个劫持了她的家伙看来绝不会简单地放过她的。从他的目光里就能够窥出他对绫子的肉体所包藏着的狂热追求欲望。

望着绫子那匀称的身段和清秀的脸蛋,男人的心里又涌起一股强烈的肉欲。

从现在开始一定要尽情地随心所欲的享用这个美丽的女人。

然后,玩腻了以后,就把她杀掉并且肢解成一块儿一块的肉。

“我是恶魔吗?”男人用手摸着绫子那张白净细嫩的脸蛋问道。

“请不要问我这些了吧。”绫子抬起脸回答。

“好哇,那么,请过这边来。”男人略弯一下身,牵住绫子的手腕。

绫子顺从地被他从跪着的姿势牵着站起身来。他们手牵着手进了浴室。

“先叉大你的腿露出你的阴户在我的面前手淫给我看,然后就含住我的阴茎给我口交。你的身体是属于我的。你作为我的性交奴隶做这些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义务吗?”

“……”

“你不会愚蠢地想到要用牙齿咬断我的阴茎吧?!”男人注视着绫子的脸部表情。

绫子若无其事,眼睛盯着他胯下耷拉着的男人的东西。然后,她开始一声不吭地给他套弄起来。

心里早已怒火万丈。手指不停地抖动着。还在为那句“她的身体是属于他的”

话而气愤。做性交奴隶的身份是被强加的,她没有选择的余地。就在不久之前,这个恶魔般的家伙把她绑架到他的淫窟里,为了满足他难以完结的变态性欲,玩弄她的赤裸身体,直至最后可能还会杀害她。女人应该用她们的身体去充分的抚慰男人,但前提是她对他的喜欢。绫子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不能够用强暴的手段逼迫女人献身的。男人裸着身体,把下胯挺出来,一双充满欲火的眼睛盯着绫子为他用手套弄着阴茎。绫子的手速越来越快,她的身体也开始有了反应。

男人下身的东西呼地朝前冲起,绫子避开视线,便套弄边用手伸向自己的下身开始搓揉。男人勃起的阴茎在全裸着的绫子眼里产生了剧烈的骚动。她叉开了大腿。

男人默默地抬起脚跟,但并没有挪动,好像他并没有打算洗澡的样子。稍思忖一会儿,他弯下身子察看绫子叉着的大腿中间部位。

当过性奴隶的人都明白,这是在检查女人是不是已经性兴奋起来了。

绫子晓得了男人的用意,叉大了腿,好让他看个实在。

男人直起了身子,什么话也没有说。

绫子再次领会了他的意图,于是将膝盖跪在地上,脸凑在男人的下身前,手抓住了男人的东西。硬邦邦的,一直朝上仰着,绫子开始搓揉。这是一种屈辱的差事,被人胁迫的女人必须要屈从男人的无声命令。女人哪怕受到了最大的屈辱,都必须要老老实实地奉伺于男人。

绫子的头发被男人紧紧抓住。

连被强扭转过,强迫将自己的东西靠近她的嘴边。

绫子紧闭双目,稍微迟疑了一下。

抓住头发的那只十分有力的手抖动了一下。

绫子的脸上显露出痛苦的神态,此时心里明白这个时候必须得张开嘴巴。她微微地张开了那张樱桃嘴。

男人使劲地将他的那个东西抵进去,然后紧紧地将她的脑袋抱紧在下身部,那东西一直插到了喉管。

绫子被强迫开始进行口腔性交。插在喉管的东西胡乱蛮捣,胃里直感到阵阵难受,想吐又吐不出来。

浴室里的门边有盥洗池,但是男人不允许洗,甚至连他那酸臭难闻的男人的东西也不洗,这是他有意要折磨绫子的其中一步棋。想让绫子的唾液代替水将他阴茎上面的污垢洗干净。

男人像狼嚎叫一样呻吟着,同时弯身用嘴去咬绫子的雪白粉嫩的乳房。他猛烈地摆动着下身。

当他心满意足大汗淋漓满嘴涂满的是绫子的阴道里的淫液地从绫子身上爬起

来时,绫子早已昏厥了过去。

但这个男人似乎并不以此为满足。

他抽出插在绫子嘴里的阴茎,然后死命地在她的“人中穴”上按着。不一会儿绫子又醒了过来,男人兴奋异常,把他那长长而又挺拔的阴茎再又死命地塞进了绫子的口中。

绫子的脸也被他的手一松一紧地晃动着。

他的阴茎在绫子的嘴里进进出出,来回抽动,阴茎表面上涂满了唾液而闪闪发光。

“怎么样?太太,这回舒服了吧?啊——嘿嘿……”

说着,他握住了充血膨胀的阴茎用力朝绫子的嗓子眼里插去,绫子翻着白眼激烈地咳嗽起来。

由于剧烈的咳嗽,绫子一不小心咬了男人的阴茎一口。

男人发出野兽般的叫声,连忙把阴茎从绫子的口中抽了出来,并狠狠打了绫子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样持续了一会儿之后,他又提起绫子的头发,使她的脸面朝上仰起。

“怎么样?我与你丈夫相比,哪个更好?”男人歪着头,脸上露出了似乎胜利的笑容。

绫子看着那张丑恶狰狞的面目,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恶心感觉。

她没有回答,尽管头发上的头皮被紧紧地揪住,可还是在尽力使上下眼皮合上。

“回答,绫子!”

“你的东西好极了。”绫子只好顺着他的话回答。她对这样的问话早已经有经验了。

其实男人这个时候等待她的也就是这样的回答。假若她不是照这样回答的话,就会遭受粗暴的折磨。那种折磨除了肉体的痛苦之外,心里还十分难受。一般劫持了别人的妻子的男人,做这些事的时候,一定忘不了要问这些话的。女人只要屈从于男人的东西之后,只能照这样的回答。

“接着来!”男人松开了她的头发。

绫子闭上眼皮,脑袋随着他的大腿的抖动而摇晃。

男人用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脑后,一只手抬着她的下巴。

绫子再次开始口腔性交。

男人其实在问话之前就打算将液体喷出来的。不过他止住了,心里盘算着怎么使绫子更感到难受。趁她不注意的时候让她将这种液体吞下去。

这样的真正折磨才能使他心满意足。

绫子双手搂着男人的粗壮腰杆。

“快点,还要快点!”男人大声地命令。

绫子奴隶似地拼命地开始晃动脑袋。

男人的双手又紧紧地抓住她的头发。

绫子喉管里的那东西越插越深了。有几次男人用力将那东西死死抵住。绫子感到了呼吸困难,不由自主地使劲往外出气,顺势想把东西往外抵出。但是,那双男人的手犹如磐石一样重,紧压住她的头部。

男人的双手还在用力压着。绫子感到头部快被压扁了。

挣扎了几下根本不起作用。

突然,绫子嘴里一股异味的热流喷了进来。

绫子的鼻孔被男人的腹肌封闭着,只好靠嘴呼吸很少一点气体。每呼吸一下就要吞进一点那男人的液体。慢慢地竟将那液体吞完了。

“过来!”男人又准备命令她干另外的事情了。

两人走在浴缸边。

男人跨进了浴缸,等绫子刚一跨入,他就将她抱住,并让她背朝他坐在膝上。

男人的手又开始玩弄乳房和下身的东西。

绫子纹丝不动,听任那双毛茸茸的手在身上使劲地搓揉和抚摸。她闭上了双眼,仿佛嘴里还含着那东西,真恶心呀。要不是出来的及时的话,说不定现在她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这个男人的心如此的歹毒,在放任自己在她的嘴里喷射精液的刹那间,不惜置另一条生命于死地。

此时,男人那软塌塌的东西又挨到她的臀部的中央处。心里又感到惊怵不已。

已经过去的经验告诉绫子,再一次的过程会更长,没有成功,男人是不会罢休的。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