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痴情小魔 痴情小魔小说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妈妈欲望记 妈妈欲望记

    男人性欲最旺盛的时候是二十岁左右,女人性欲最旺盛的时候是四十岁左右,所以二十岁的男人和四十岁的女人在一起才能得到性爱最大的满足,性生活才最和谐。

    痴情小魔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妈妈欲望记》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妈妈欲望记》,是作者痴情小魔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男人性欲最旺盛的时候是二十岁左右,女人性欲最旺盛的时候是四十岁左右,所以二十岁的男人和四十岁的女人在一起才能得到性爱最大的满足,性生活才最和谐。

《妈妈欲望记》 第一章 免费试读

“男人性欲最旺盛的时候是二十岁左右,女人性欲最旺盛的时候是四十岁左右,所以二十岁的男人和四十岁的女人在一起才能得到性爱最大的满足,性生活才最和谐。”

“二十岁的男人要事业没事业,要钱没钱,要什么没有什么,而二十岁左右的少女呢,正值人生中最好的年龄段,青春美貌,活力四射,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好女择夫而嫁,一般的小伙子她们是看不上的,都梦想着嫁入豪门,一朝麻雀变凤凰,当现成的少奶奶,你要么是富二代,要么能力特强(包括性能力),要么长相特帅,否则找个身家清白的好女孩是很困难的。”

“而四十多岁的女人呢,她们悦历丰富,家庭事业各项基本稳定,缺的就是激情,她们的丈夫人到中年,和自己的“黄脸婆”过了半辈子,毫无激情可言,事业成功的就家外有家,在外边包个年轻的二奶解决生理和心理的需要,无钱无势不太成功的,就怎么看自己老婆都不顺眼,采取冷漠对待,一个月也不碰老婆一次。”

“要知道这个年纪的女人正值虎狼之年,性需求是相当旺盛的,时间一久怎么熬得住呢,所以这种女人是最容易出轨搞婚外情的。如果你是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子,长的还不算丑,身边又凑巧有一位风韵犹存的阿姨,那么你可不要真的把她当成阿姨看待,说不定她很容易就能成为你的性伙伴,也就是俗称的炮友,不过成或不成,就要看你的本事了。”以上就是我朋友的高论,正值青春期的我对异性有着强烈的好感,对所有关于性的信息都十分感兴趣,说实话,黄色小说和A片我也看了不少,但对我朋友的这种老女配少男的性爱观念,我还是不大能接受,四十岁多的女人,且不论身材和相貌好坏,单是她们和我母亲相仿的年龄,一想到和阿姨级别的女人做爱,我的心就不太舒服。

可我朋友对此却颇为着迷,他的电脑里几乎都是熟女系的A片,还有很多老女人的图片和乱伦小说,他这个人倒是豪爽,从来不避讳自己的特殊爱好,在他身边似乎还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经常聚在一起交流各自的艳遇为乐。

我有幸见识过一次他们的聚会,三五好友盘坐于学校宿舍的上下铺,天南地北,高谈阔论,无菜有酒,好不快活,要不是他们嘴里的话过于龌龊,我还真以为是在上演竹林七贤呢。没有任何性经历的我,在他们中间显得无知而木讷,好在我也不屑与之为伍,我相信他们的话里有百分之八十的水份,无非是几个性苦闷无处发泄的年轻人在一起吹吹牛,YY罢了。

说了这么多,还没介绍我这位朋友呢,他名叫黄朗,比我大一岁,按他自己的理论,他是属于那种长的不算丑,没钱但有的是时间,性欲极度旺盛,最适合勾引已婚妇女的年轻小伙子。

我现在读高中,他也在读高中,不过我上的是省城的名校,他上的却是放牛班。我们是初中的校友,我比他低一个年级,是在一次学校组织的运动会上认识的,那时候他还是挺认真学的,虽然有点偏科,但总体来说成绩还可以。

初三时他迷上了上网,放了学就跑去网吧玩,和同学们的交流也少了,成绩下滑的很快,他父母都是上班族,接到老师反应的情况后说是要严加管束,可要真管也没时间,到后来他更是三天两头就旷课,从来不请假,整天整夜在网吧里泡到,直到后来不经家长同意就退学不念了。谁让他就是那么一个率性而为的人呢。

开始我很好奇网上有什么东西,竟有那么大吸引力,把一个大好少年弄的学都不上了,后来我出于深入敌营挽救同志的目的,和他一起去网吧玩了几次,这才被我发现其中最大的秘密,敢情这家伙是迷上黄色网站了,邪恶的感观刺激吞噬着两年少年纯洁而又美丽的灵魂。

我不但没有挽救到他,相反连我自己也身陷敌营无法自拔了,不过还算我比较理智,没有像黄朗一样完全放弃学业,苦熬了一年之后,我终于以高出中考分数线仅两分的成绩考入了一所普通高中。而黄朗在游荡了一年之后,也得偿所愿进入一所职业高中学电脑,也算是专业与爱好统一吧。

在上高中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和黄朗还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这人待人接物都不错,再加上长相还行,所以有很多女孩喜欢她,经常有不同的女孩出现在他的身边,可我问他哪个是他的女朋友,他都说只是同学或玩伴而已,根本算不上女朋友,即便是这样,也已经让我羡慕不已。

说了半天我朋友,也该说说我自己了,我的大名叫刘岩,同学朋友们都叫我小五,因为我在我们老刘家的叔伯子侄里排行老五,开始只是家里人这么叫我,后来传开了,别人也就都这么叫了。

我说不上有多帅,不过也还可以,也不是因为害羞不敢接近女孩,主要是没有交女朋友的心情。

大家可能会问了,每一个青春期的男生对异性都很感兴趣,我怎么会没有心情呢?其实是因为家里的事搞的我心情很低落。

就在我刚上高中的时候,我父母就因为感情的原因协议离婚了,我跟着爸爸过,妈妈则经朋友介绍去了外地工作。没多久爸爸就领回了一个比他小十多岁的女人,我认得是他厂里的会计小张,我们三个在酒店吃了顿饭,算是我与后妈正式见个面,她送了一双名牌跑鞋给我,我也就礼貌的收下了,表示对她的承认。

其实我知道父母不可能再在一起了,双方再婚也是必然的事,只不过没想到爸爸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新伴侣,用脚后跟想,也知道他和这个女人早就有了关系,说什么因为感情破裂而离婚,说白了不就是第三者插足,这情节在电视上都看惯了。

说真的,我对大人的事不想多管,也不恨爸爸抛弃了妈妈,甚至不恨小张阿姨,我只是心疼我的妈妈,我相信她是无辜的一方,事实也似乎能够证明我的判断。

从那以后我的准后妈就每天都来我家,除了收拾房间之外,还给我洗过衣服做过饭,慢慢发现其实她人不错,长着个娃娃脸,笑起来只有一边有酒窝,说起话来挺逗的,对新鲜事物接受的也特别快,感觉合得来。

我本来对后妈这种事就以平常心对待,毕竟不是小孩了,谁说后妈就一定是坏的,但出于对妈妈的想念和尊重,我一直对小张阿姨不温不火,保持着起码的礼貌,但只是拿她当阿姨看待。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后,一天中午爸爸开车来学校接我,把我带到饭店吃饭,我们点了三个菜,一边吃一边聊,快要吃完的时候爸爸终于说了,他要和小张阿姨结婚了,而且他们要把厂子迁到省城,已经在那边看好了一个房子,要和我他们搬到省城去住。

我只说:“好啊,没问题。”说完了就靠在椅子上喝饮料,默默地,也不抬起眼睛看他,心想这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只是想到将要离开生活了十几年的家,心里有点舍不得,毕竟那是连接我和妈妈感情的纽带,离开那我就感觉离妈妈更远了。

我和爸爸相对无言,沉默了一会儿,爸爸接到小张阿姨打来的电话,说厂里有些事要他去处理,爸爸说:“好的,我现在和小五吃饭呢,等送他上学我马上就过去。”这时我拎起运动包,说:“你有事就先走吧,我约了人打球,然后自己去学校。”爸爸见我这么说,便去柜台结了账,匆匆开车走了。

我一个人走在街上,看着人来人往感觉有些茫然,我不知该做些什么,放下包坐在马路边上晒太阳,暖暖的好舒服,就像小时候穿着妈妈给我织的毛衣。

“妈妈现在在哪呢,生活的还好吗,是不是也经常想我呢?”想着想着,竟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自从妈妈离开家到外地工作后,我一直没有见过她,虽然有她的电话,但我不敢经常打给她,我要努力适应没有她的生活,经常听到妈妈的声音会让我越发想念,而且我还怕干扰到她的生活,所以每个月我们只通一次电话,只要知道她过的好就可以了,其实这种压抑自己感情的事真的很难受,但这就是一个人成长须要经历的过程。

但现在我真的抑制不住亲情的想念,拿起手机给妈妈打了电话,接通后那边响起妈妈的声音:“喂,小五啊。”我停顿了几秒钟,想想该怎么说。

“妈,你在哪儿呢?吃饭了吗?”

“刚吃完,你还好么?最近学习怎么样了?”我和妈妈相互聊了一下近况,然后我就把我们要搬家的事情告诉了她,真希望她不要太难过。妈妈听到这个消息后,果然有些伤心,因为她有足足半分钟没有说话,我猜她这时的心情一定很糟糕。

过了一会儿妈妈说话了:“那个……那你就跟你爸去吧,到了那头给我来个电话,你就照顾好你自己,我在这边挺好,你不用惦记我。”虽然妈妈这么说,但我猜她心里一定不好受,一年多没见过面了,真想看看妈妈现在的样子,是不是比以前显老了,毕竟是四十多岁的女人了,本应是家庭事业双稳定的阶段,却偏偏遭遇离婚这样的事,怎不催人易老呢?

“妈,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想看看你。”

“小五,妈也挺想你的,不过这段时间比较忙,等什么时候我有空了就去看你,你不是想要笔记本电脑吗,到时候妈给你买,你就踏踏实实的上学吧,什么也别想。”

“哦,对了,妈你那能上网吗?要不然我把我网号给你,有空咱俩就网上聊呗。”

“能上倒是能上,可我也不会打字啊。”

“没事,用拼音打字很容易的,还能用视频聊天,我就想看看你。”妈妈被我说通了,想必她也很想看看我现在的样子,于是我把我的网号和密码给了她,约好在这个星期天下午在网上见。我有两个网号,一个是手机注册的靓号,里面都是我的同学和朋友,这个号不能给我妈,还有一个是刚学会上网的时候黄朗帮我申请的垃圾号,当初用来骚扰女生的,换了靓号之后就没用过,我就把这个号给妈妈了。

到了星期天的下午,我终于见到了妈妈久违的笑脸,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漂亮,这使我感到一丝安慰,那天我们聊了两个多小时,似乎妈妈就在我身边,我的心情开朗了很多,想想当初为什么不多和妈妈谈谈心呢,现在我们交谈的每一秒都显得格外珍贵,我暗想有机会我一定要去看妈妈,和她在一起多住几天。

又过了几天之后,我的转学手续已经办下来了,也到了我该和同学朋友们道别的时候了,当然也包括我的最佳损友黄朗,他还特意找了几个朋友在饭店为我摆送行酒,席间说了很多我们过去开心和不开心的事,那天我们都喝高了。

到了新的城市,认识了新的人,我的生活却没有太大变化,依然每天上课吃饭睡觉,爸爸和小张阿姨正式结了婚,他的厂子也扩大了生产规模,比以前更忙了,他的事业越是风生水起,我的孤独感就越强烈,我感觉我只是借宿在这个家里的一个外人,过去的旧家才是我真正的家。

我的业余时间大多用在上网上,和以前的老朋友老同学聊聊天,算是一种享受,可以让我暂时摆脱孤独感,可是黄朗每次和我聊的话题总离不开他那些匪夷所思的不伦艳遇,搞的我哭笑不得,听闻他最近搞上了一个熟女网友,用他的话说就是:“老东西骚的不得了,身材相貌都一级棒,绝对属于可以循环开发的优良品种。”他还说有机会就把那个女人介绍给我,给我破破处,顺便增强一下我们之间的友谊。我不解地问:“给我介绍女人我不反对,不过这和增强咱们之间的友谊有什么关系?”黄朗回答:“嗨……这都不懂……咱哥俩搞一个女人,那不就成连襟了吗,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去死吧你,我对老女人没兴趣,你自己留着玩吧。”

“这我可得批评你了,什么叫对老女人没兴趣啊,我跟你讲,我建了一个群里面都是和我志同道合的朋友,我把那女的也拉进去了,你猜怎么着,没几天她就和群里的兄弟勾搭上了,干过她的人没有不想干第二回的。”

“那你又干了几回啊?”

“嘿嘿……他妈的……这回我吃准这骚娘们了,天天晚上都去她家住,你说我干了她几回了。”黄朗越说越玄了,我怀疑他话里的真实性,简直比黄色小说还要夸张,他还要拉我进他那个群,我是没有放在心上的,就当听他吹牛侃大山。

一个月之后就是期末了,我的成绩还算理想,爸爸说要带我去海南过寒假,机票都订好了。

可就在准备出发的前几天,爸爸突然说厂里要趁年前进一批设备,他要去和外省和供方谈判,所以没有时间陪我去海南了,这次行程自然也就取消了。爸爸为了表示对我的歉意让小张阿姨陪我去滑雪,我表面答应了,可是心里却另有打算。

我的父母过去在一家建材厂上班,爸爸是厂里的采购科长,妈妈是一名普通工人,后来他们厂里效益不好,一大批人被迫下了岗,妈妈就是其中的一个,再后来爸爸借钱承包了濒临倒闭的厂子,靠以前的人脉关系到处跑销路,慢慢地让建材厂扭亏为盈,赚了钱之后干脆买下了这个小厂,自己当起了老板。

如果事情只发展到此为止,也不失为一个好的结局,可事情总没有那么尽如人愿,爸爸当了老板之后越来越忙,他和妈妈的感情也越来淡,有句话叫:“男人有钱就学坏。”当初一起同患难的夫妻没有能够同享福,他们俩终于在去年夏天离了婚,妈妈独自一个人到外地工作。

就在我和爸爸搬到新城市后不久,妈妈就辞去了在外地的工作,回到老家和我二姨一起在商场租了个铺面买服装。我们原来的房子已经卖掉了,二姨的意思是要妈妈先到她家去住,可妈妈怎么也不同意,说二姨家里人多不方便,就自己租了一间平房,地址在老家的职业学校附近,旁边有个网吧,我和黄朗经常去那边玩。

自从我知道妈妈回了老家之后,我就一直想找机会回去看她,将近两年没见过妈妈了,虽然我们有时候视频聊天,可终究是隔着很远,这次爸爸去外省和人谈购买设备的事,要好几天才能回来,我想趁这段时间回老家一趟。

我毫不隐瞒的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小张阿姨,应该说是通知她,我并没打算争得她的同意,她同意我要去,她不同意我一样要去。不过作为一个后妈来说,她还是挺通情达理的,答应帮我保守秘密不告诉爸爸,还提醒我见了妈妈不要问她和爸爸之间的事,我问她为什么,她说这是为了我好。

其实她不说我也知道,小张阿姨不想让我对爸爸产生坏印象,当然了,她更不想使自己处在一个第三者的位置上,我能理解,所以点头答应了。其实就算她告诉我爸又怎么样,儿子想母亲去看看有什么错。

当天我就到车站买了票,坐上了开往老家的零点客车,行驶了十分钟左右,我掏出手机打算给妈妈打个电话,当我刚刚拔完号准备发送的时候,手机突然自动关机了,我暗骂一声:“该死。”白天光顾着回老家高兴了,又是准备衣服,又是去银行取钱,竟然忘了给手机充电了。我把手机塞回兜里心想:“连充电器都没带,不过也好,给我妈一个惊喜。”路上我睡了一会,大概在凌晨三点多的时候就醒了,之后就再也没睡过,我看着车窗外漆黑的天空中密集的繁星,顿觉有种逃离喧嚣的宁静,真想就这样走下去啊。

第二天早晨七点多,就在我似睡不睡的时候,客车抵达了目的地——我的老家。

我拿上装着换洗衣服的背包走下车,一阵北风吹来,真冷啊,但我的心却是暖的,想到妈妈惊喜的笑脸,我都忍不住笑了。

客运站离我妈的住处不远,我打了一辆出租车十分钟就到了。妈妈在电话里跟我说过,她租的房子是一间黄漆大门、红瓦盖的平房,我凭着记忆在这一带寻找着,附近一年来新盖了好几座大楼,和我记忆中的稍有不同,幸好红瓦盖的平房格外显眼,很快就被我找到了。

这是一排四间的平房,坐北朝南,东西各有一扇黑漆大门。我在两扇大门之间来回徘徊,这边看一眼,那边再看一眼,见两边都是上了锁的,本来满心欢喜的我顿时有点小沮丧,心想妈妈肯定已经去商场了。

我正打算离开去商场找,这时却听见东边的大门一响,从里边出来一个老太太,一头花白的头发,身上披了件棉大衣,正往道边的垃圾箱里倒煤灰,那煤灰是刚刚烧烬的,还呼呼冒着热气。

她见我正往自家院里瞧,便问我:“你找谁呀?”我往手心里呼了一口热气,说:“我找我妈,她在这租房子。”这位老太太就是房东,她家有四间平房,东边的两间住着老两口,她有个儿子结婚以后就住在西边两间,中间垒了道墙隔开,各住各的,后来她儿子搬到楼里去了,老两口就把西边两间租了出去。

她见我冻得够呛,便招呼我去屋里暖和暖和,边走边说:“你说上班去了,成天也不着家,得晚上才能回来呢,你先上我这屋呆会吧,暖和暖和,瞅把这孩子冻的,吃饭没有呢?”老太太很慈祥,我不想给她添麻烦,就说:“吃过了。”我跟着她进了屋,一股热气迎面扑来,我哆嗦了一下,舒服极了,只见里屋炕上躺着一个老头儿,正靠在枕头上看电视,还有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穿着秋衣秋裤在炕上又蹦又跳,看见我这个陌生人进来了却又突然老实了,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我看。

老太太吓唬小女孩,说:“小鑫鑫,赶紧钻被窝里去,冻感冒了就领你上医院打针。”小女孩是老太太的孙女,因为她父母工作忙,所以放在老两口这帮着照顾,她一听要去医院打针,立马就乖乖钻进了被窝里。

我和老太太聊了一会儿,身上也暖和多了,就向他们老两口告辞,说要去商场找我妈。

老太太心很好,对我说:“你穿的这么少,到商场这么远还不冻透了。”我笑笑说:“没事,我扛冻,要不行我就打车去。”老太太说:“要不这么着吧,我看你眼睛都红了,昨晚上没睡好吧,我把西院开开,你在那边睡一觉,中午在我这吃,下午四点多你妈就回来了。”我一想这样也好,坐了一夜的车,我还真是有点困了,我又再次谢谢了老奶奶。她说:“没事,你妈那人可好了,平时净照顾我们老两口了,要是别人我还真不放心。”老太太边说边帮小孙女穿好衣服,带我进了西院后把大门又锁上了,之后带着她小孙女上幼儿园去了。我心想这老太太还是不放心我,怕我是小偷往外搬东西,临走还把大门锁了,有意思。

我进了房门,只见整间屋子里堆满了服装货物,里屋才是妈妈住的地方,这里显得有些窄小,整面西墙摆着一套组合柜,化妆台上放着一部笔记本电脑,北边靠墙上一张大床,南面靠着窗户则是一排沙发和茶几,剩余可以走动的空间只有几平米。

我坐在大床边上,想像着妈妈在这里生活的情景,回头一看床上的被子还没有叠,我摇了摇头心想:“妈挺干净利索的人,怎么现在懒的连被子也不叠了,看来她真是太忙了,小时候都是她帮我叠被子,今天轮到我帮她了。”于是我站起身扯着被子的两角,用力一抖,正叠到一半的时候,我看见一条红色的小内裤就在被子底下压着,还有一件红色的胸罩,都是超薄带蕾丝的,我顿时愣了一下,这东西我只在A片和黄色图片里见过,一般女人平时是不会穿这种内衣的,想不通妈妈怎么会穿这个。

我一边犹豫一边把被子叠完放下,手里拿着妈妈的小内裤,心里扑通扑通的直跳,那种感觉我无法用语言形容,想了半天,我又把被子铺在了床上,把她的内衣内裤放回到被子底下,就当没看见的样子,免得妈妈回来了尴尬。

坐了一会,觉得无聊,便拿来妈妈笔记本电脑,躺在床上上网。妈妈的电脑里除了企鹅没装别的娱乐软件,帐号栏里正是我给妈妈的那个号,状态是记住密码。

我出于好奇隐身登陆了妈妈的网号,刚上来就接到了两条留言:“骚妈妈,您的大逼真舒服,干儿子还想要嘛,哪天再出来爽一爽啊?”

“我做你的临时老公好不好,我的寂寞少妇。”看到了这两条留言,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网上无聊的人在骚扰妈妈,但又一想觉得不对劲,这时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了,上次黄朗跟我提过的那个色情群,赫然就在妈妈的群栏里,我整个人呆住了,恍然不知所措。“难道黄朗和我说的那个老女人就是我妈吗?不可能,我妈不是那样的人。”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点开了那个群,仔细看过后我彻底傻了,这个群的创建人正是黄朗,总共有三十多人,其中女性只有我妈妈一个。

我想起黄朗对我说过的那些话,我的头都要炸了,可我还是不甘心,试图在房间里寻找一切可以证明我妈清白的证据,可我找到的都是我不希望看到的,抽屉里成打的避孕套、跳蛋、暴露的情趣内衣,还有垃圾桶里用过的避孕套,电脑E盘里甚至还有很多妈妈的裸照,不堪入目,有她摆着各种淫荡姿势的,有性器官特写的,竟然还有被两个男人同时奸污的照片,加上拍照的人,妈妈岂不是和三个男人……

我不敢再想,终于什么都明白了,我明白爸爸当初为什么要和她离婚,是我误会了爸爸,想必当初他也和我现在的心情一样,我不能接受这样的妈妈。

我走了,回到我的新家,什么时候再见妈妈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