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何不在平凡中堕落》僭七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何不在平凡中堕落 何不在平凡中堕落

    我很奇怪为什么母亲如此美丽,父亲还在外面拈花惹草,经常夜不归宿。她一米六七的身高,年轻时的身材偏瘦,现在丰满了些,刚刚好,腹部只弯腰是才有一小圈肉。  胸部很大,我偷看过她的内衣,是D杯。当她穿上那种紧身的裤子之后,可以看见她圆圆的丰满但不硕大的屁股,我不知道她的屁股是否下垂,这个很难观测。

    僭七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何不在平凡中堕落》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何不在平凡中堕落》,是作者僭七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很奇怪为什么母亲如此美丽,父亲还在外面拈花惹草,经常夜不归宿。她一米六七的身高,年轻时的身材偏瘦,现在丰满了些,刚刚好,腹部只弯腰是才有一小圈肉。  胸部很大,我偷看过她的内衣,是D杯。当她穿上那种紧身的裤子之后,可以看见她圆圆的丰满但不硕大的屁股,我不知道她的屁股是否下垂,这个很难观测。

《何不在平凡中堕落》 第七章 免费试读

日子就这么过着,说平淡的话一些人该不高兴了,这种生活叫平淡?全世界有几家?但在我看来平平淡淡甚至有些索然无味——最漂亮的那根羽毛始终没有插在野鸡身上,它也就变不成凤凰。

都说通往女人心灵的通道是阴道,我已经进去一次了,但再想进去却怎么都不行。真的是怎么都不行。我和母亲可以互相手淫,互相口交,我揉她的胸,她抓我的屁股,但一说到真正的做爱,她立刻清醒了。每次我都抓狂地想把阴毛一口气全拔下!他妈的是老妈定力太强,还是我技术做得不好?参考以下场景——我和妈用69式互相口交(说服她用了一个星期)她把我的鸡巴舔得锃光瓦亮,我也把她舔得欲发如潮。我看着她劈开的腿和一张一合流水的淫穴,两根手指毫不犹豫地插进去,富有技巧地抠挖抽插。另一只手一会捻捻阴蒂,一会拍拍屁股,总之是全力出击。做这个真是不容易,胳膊一直弯的,手也累得够呛。

不过老妈总算还有感恩的心,知趣地把闸门打开,淫水流了我满满一胸膛,最后她没有精力给我口交了,一心一意等着我把她弄高潮,右手死死攥住我的命根子却不撸动——疼得要射了。

我自然不会让她得逞,就在她咿咿呀呀大叫连呼快快快之时,我哧溜一抽手,推开老妈一个鲤鱼打挺起来压住她,挺着阴茎向她刺去,说:「妈,刚才那不好玩,咱来真的,保证你爽上千倍。」

老妈这只红艳艳的鲤鱼打不了挺,但气力却不小,一憋气撑起来将我推开,她站起来理了理凌乱的秀发,晃着奶子弯腰捡起内裤胸罩,从容地说:「今天就这样吧……」

留下目瞪口呆仍然坚硬如铁的我。

我做梦都想一亲芳泽,真的做了好长时间的梦。我梦到母亲被我口交得情欲高涨,忍不住牵着我的阴茎塞进自己的下面,连呼快快快。也梦到食指中指两兄弟把母亲弄到高潮,她无力地趴在床上,我问她可不可以干,母亲不回答,我就掰开粉白的屁股,爽快地一插到底。

但这终究是梦,每次醒来都遗憾万分。今天又从春梦中醒来,空调的暖风温柔和我身上的汗毛调情,我的阴茎一柱擎天,精神得像……像什么呢?现在感觉最贴合这个比喻的就是,像见了周蕙荑的罗英,像见了露着雪白奶子和粉白屁股的周蕙荑的罗英。我的身材不错,胸肌腹肌一应俱全,穿过平整的胸肌和坑坑洼洼的腹肌,目光到达之处是高耸入云的欲望之塔。它有多高呢?真没多高,和看书的读者一般大小,但若说与众不同,它激起的不伦欲望真能穿破天穹。我忽然想到,母亲还没有舔过我的乳头,她可以吃着我的阴茎,害羞又怜爱地注视着我,我可以抱着她的脑袋狠狠抽插她的嘴直到喷出精液让她向AV女友那样扶着地板咳嗽呕吐地埋怨我(我估计爸都没能这样,也就是一个母亲才能如此迁就儿子,把这当做不能和我做爱的补偿)但是想想,要是她能艳媚地舔着我的乳头,拨开自己的内裤把我的阴茎套进去,该有多么美好。

我倒是拨开了自己的内裤,露出直挺挺的阴茎。因为母亲已经开始忙碌早饭,我的卧室门也没有关,我希望她能多看我的鸡巴几眼,即使现在她已经再熟悉不过。

我就闭上眼睛等啊等啊,想象母亲是如何的激动,怎样的脸红心跳。我知道母亲走了过来,我预测她会把我打醒吧。但没有,我感到床有动静,她的肌肤碰到我的小腿,忽然,我感到龟头进入了什么东西,胸膛也被两只手撑着。我慌忙打开眼睛,看见妈坐在我的身上,已经把我的鸡巴慢慢全放进去,她摸了摸我的脸,说:「儿子,妈给你,不折磨你了,什么都给你。」

她挺立的乳头分外诱人,乳房随着她上上下下轻轻地晃动而如水波荡漾。我握上奶子,绷紧身体拼命感受妈阴肉给我的紧致和温暖。我问:「妈……你怎么……」

妈说:「我忍不住了,今后,你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吧。」

说完,她握住我抓她奶子的手,拼命地套弄寻求快感。我不知道情欲喷发的女人力气这么大,她的双手很有力,仿佛希望我把她的大奶子抓烂,大屁股啪啪啪如最高频率发动机带动的活塞,嘴中啊啊啊的叫着:「抓我奶子,使劲,干我……快,使劲……操死我……」

这种被强奸的感觉令我很不爽,于是翻身起来将她压在身下,却不活动:「妈,从今天起我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你让我操了?」

妈抓着我的胳膊,挠了我几下,焦急又带有笑意地说:「对对,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快弄,快点。」

我将全身的力气都鼓上。同样的啪啪啪声,只不过我在上高高的俯视,妈在下快乐地承受,频率更高,冲击力更强。汁水四处飞溅,有妈的淫水,还有我们的口水,我按着她的胸操得凶狠,她却快乐无边失去自我。我问她能不能射在里面,妈不回答,好像没有了力气。

那我什么也不管,在她震天响的淫叫和我的低声怒喝中,全射进她的阴穴里。

我很满意,洋洋自得。摸进内裤,潮湿一片,精液的腥味迅速在房间中徘徊,终于从朦胧中醒来。他妈的!竟然遗精了!又是梦!

按理说我这种几乎天天都有「性生活」的人绝不会遗精,但确确实实的,真真切切的,由于对老妈的执念,我梦遗了。可惜宝贵的精液,你们应该在老妈的嘴里,或者奶子上,实在不应该惨死在我的内裤中。

我脱下内裤,跳下床冲了出去。妈看我光着屁股风风火火的,问怎么回事。

我在厕所里,隔着门说,也不知道对你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我遗精了,今天就不缠你了。妈咯咯笑起来,她说,活该,老天看你太烦人惩罚你,最好叫你天天弄在内裤里。

我将内裤丢在盆里,已经打开了喷头准备清洗,却被老妈的话激了个无名火起——遗精本来就是万分不爽的事。

我关掉喷头走出浴室,湿淋淋地来到老妈面前,说:「妈,我不想洗澡了,麻烦,你给我用嘴舔干净吧。」

我的眼神和语气很严肃认真。

妈惊讶地看我走过来,更惊讶于我说出的话,她一巴掌拍在我的脖子上,生气地说:「你把你妈当什么了!太得寸进尺了!回去洗澡!」

我隔着衣服揉她的奶子,说:「妈,今天心情不好,你就给我口一下。都射进嘴里好几次了,这次也没什么。」

妈挣脱我,看了我湿哒哒半硬不硬的鸡巴一眼,皱起眉头:「不行,我嫌脏!要弄也先去洗干净。」

「不脏啊,妈你不都吃过了吗!」

「别这样跟我说话!」

「嗯,好好,那你给我口交吧。」

「你先洗澡去,咱……吃完饭再弄。」

妈劝我。

我说:「妈你别墨迹了,我现在就是心情不好,特别想要你。你就给我弄弄,你也没什么为难的,我也能舒服点。」

我真的很不爽,哪个男的醒来内裤湿成一片心情都不会好。但我更多的是想要母亲皱着眉头不情愿地给我清理鸡巴,至于悲伤的苦脸,只是装出来的。

妈看我执着的样子,终于妥协。我问:「妈你吃过饭没?」

因为我见桌子上只有我的饭菜和稀粥。

妈说:「当然吃了,你起得这么晚我还等你啊?你……快坐过去吧。弄完赶紧吃饭。」

妈指着沙发。

我笑着说:「那多麻烦,我就坐这,我一边吃您一边弄,咱谁也不耽误谁。」

我坐在椅子上,鸡巴已经翘起来了,潮湿粘稠肮脏不堪。

妈很生气,转身就走,说:「不弄了!这么多花花肠子哪学来的!把你妈看得太贱了!」

我忙上去抱住妈,两只手吻上乳球,陪好道:「妈你怎么又生气了?我从没把你看低过。你儿子想多和你接触接触,我心情不好时想老妈不是好事吗?」

「就这样接触,你吃着饭我趴桌子底下给你那个?」

「哎呀,您总想歪,家里就两人干什么不行,要不我先给你口两下?」

说着去扒妈的裤子。老妈连忙推开我,不情愿地说:「以后少看那些黄色影带,弄得都心理变态了。」

自己却站在椅子旁边等我坐下。

我过去坐下,说:「嗯嗯,以后只跟老妈交流。妈你去桌子底下,让我侧着身吃饭,难受。」

我想,日本AV很少有这种情节,倒是看的黄色小说让我获益匪浅。

妈蹲在桌子底下,脸带怒容地看着我,更增三分娇艳。她握住我的鸡巴,啐了声:「真脏!」

然后犹犹豫豫地吞下去,始终皱着眉头。

我爱死了这种表情,这种情景。以前在幻想中才能出现的情节真的实现了。

我温柔地捧住妈那娇艳妩媚的脸蛋,她的脸因为不甘和紧张而潮红不已,我说:「妈,先含一下,全吞下去。」

然后把母亲的脑袋向前拉,她皱着眉头但没有反抗,就这样,她的嘴唇紧紧嘬着我的阴茎根部,我顶到她的喉咙。

爽呆了。我头仰天闭上眼仔细感受,湿热的舌头,和流动的唾液。

妈却受不了,她推开我,低着头咳嗽起来,突出两口唾液后说:「呛死我了。」

我说:「嗯,那我不强迫你了。你来吧,我还要吃饭。」

我摆好自己的早餐开始吃起来,斜眼看下方,妈幽怨地看我一眼后又含入我的鸡巴,慢条斯理地吞吐,舌头灵活得像跳舞的小猫。我吃一口煎蛋,说:「妈,你对我真好,我爱死你了。」

妈吐出鸡巴,喘口气说:「少废话,以后别弄这些鬼点子折磨你妈就行。」

「如果你把衣服脱了就更好了。」

「不行!一会要出门,你一折腾又得半天,衣服弄乱了都没有什么换得了。」

「妈你要去哪?什么时候回来?」

「就是去街道办点事情,不到中午就回来。」

我喔了一声,眼神和妈对视上,都不由得一笑。妈心领神会地又含入我的鸡巴,我却阻止她,说:「妈,我想你用奶子给我弄……你还是把衣服脱了吧。都脱了,我看着心里好受,出来也快。要不一会你迟到了。」

妈无奈,只得从我,她说把衣服脱回卧室,让我先把饭吃了。我欣然答应,确实,被口交吃饭根本吃不下去。

虽然朝夕相处并且知根知底,但是妈晃着奶子扭捏着从卧室走出来时还是把我惊艳到了,她捂着阴毛走过来,说:「有……有点冷啊。你吃完了没?要不去里面弄?」

我说:「没吃完呢!空调开得挺足的,不冷,来,我给你暖和暖和。」

然后抱住老妈,嘴含进去大块乳肉大口咀嚼,口水飞溅,手当然攻上肥腻的屁股,妈全身滑溜溜的,让人看不腻摸不腻。

她脸红地推开我,说:「还是赶紧给你弄出来,我真有事。」

我乐颠颠地做回椅子,拉过妈让她钻进桌子下面,双手摸了摸被口水打湿的奶子说:「奶子都湿得差不多了,弄起来肯定爽!」

「爽爽爽,爽你个大头鬼!为了你,你妈都不要脸成这样了!」

她嘴上骂着,却淫荡地捧起大奶子夹住我的鸡巴。

我嗯了一声,享受妈给我的服务,拿起一个鸡蛋剥起皮来。妈费力地给我做乳交,都没有余暇看我一眼。她一定很累,但是羞愧之心却不见得有多少了。想想最初的誓死抵抗,到现在可以顺从的满足我的无理要求,唉,是什么改变了她呢?对我的爱吗?肯定有,但是也肯定不是主要原因。如果她爱我,怎么都可以爱我,扇我几巴掌让我好好学习也是爱我。她的迁就,还是来自欲望对她的侵蚀吧。

欲望是深不见底的,让平凡的事物升华为不伦的淫荡。

妈累得甚至有些喘气,提着奶子上上下下着实费力。我伸出手摸她的下巴,调戏说:「小妞奶子真不错,又软又大,真是便宜了我这把老枪。」

妈又怒又笑,一口咬住我一根手指,得意地看着我挑衅。这正中我下怀,食指像刚才的阴茎那样进进出出,也得意地看着她,表示——我现在在奸你的嘴和奶子。

妈的舌头立刻和我的食指搅拌在一起,眼神魅惑无比,让我大为兴奋更硬三分。我两都专注于新交合的部位,妈停止了乳交,我又伸进去中指,捏住香舌叫它动弹不得,但妈轻轻地咬了我一下,舌头上下翻转将两只手指舔了个遍。最后,我捏住她的舌头,她咬住我的手指,我喷出火焰的眼睛死死盯着她,她摸着自己的奶子,欲望无限地看着我。

空气都沉默了。

就在我准备将她压倒在地就地正法时,天空打了一个雷!

不是真的雷,是我家防盗门的开锁声——我爸回来了。

我和妈都愣了一下,她迅速地站起来,却忘记自己在桌子底下,脑袋狠狠撞上去。我慌忙地把她拉出来,说:「快进屋!」

妈捂着脑袋逃进卧室,我也跑回自己屋,回头看了一下,屁股真圆,真白。

我暗自庆幸老妈把衣服脱到自己的卧室,若当时我脑子走歪了,强迫妈在客厅脱衣,那真的不可收拾。

这时老爸打开门进屋来,我赶紧关进自己的门穿衣服,他的脚步声远去,保佑老妈那边不出意外。过了一分钟,我透过门缝看,他们俩都没有出来,于是忐忑地去偷窥她们的卧室。

到底发生什么呢?是老妈路出马脚还是两个人……开干?或许老爸见色起义也说不定。

要说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