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snow_xefd(雪凡)免费 snow_xefd(雪凡)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都市偷香贼 都市偷香贼

    我是雪凡!  简单一句介绍的话,这本《都市偷香贼》,是在讲一个穿越到当代都市的绝顶高手采花贼,如何享受人生的故事。

    snow_xefd(雪凡)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架空
    立即阅读

《都市偷香贼》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都市偷香贼》,是作者snow_xefd(雪凡)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是雪凡!  简单一句介绍的话,这本《都市偷香贼》,是在讲一个穿越到当代都市的绝顶高手采花贼,如何享受人生的故事。

《都市偷香贼》 第70章、为他人流的泪 免费试读

对于大多数完全纯洁的处女,后庭花才是三洞之中最难得手的那个。

所以上来能钻这个空子,就可以省掉很多攻陷其他地方的精力。

两天后的下午,许婷依然在刻苦修炼,林梓萌闷闷不乐起床找借口发了一顿脾气后吃点东西又回去睡了,忙完所有家务的岛泽莲过来书房,很自然地坐在韩玉梁身边,看上去打算和他认真聊点什么。

但他刚好在看一部新下载的吞精百发小黄片,那个样貌可爱的女优在各种地方被男人们插进小嘴,一口口吞下浓稠的白浆。

看着这种东西,又有个岛泽莲这样的小姑娘找上门,韩玉梁自然展开三寸不烂之舌,趁着她有点不知所措,把她弄到了桌下蹲着,含住了自己掏出来的老二。

考虑了一下自己的耐力,他点了点鼠标,给黄片快进到后三分之一的位置,眯着眼睛愉悦地享受了二十分钟,抚摸着她的头顶,射了。

“唔唔……嗯……咕咚……”吞下那一口加餐,岛泽莲从桌下出来,纸巾擦嘴又漱口两遍后,望着看起来很高兴的韩玉梁,小声说:“梁酱,阿诺……我,嗯……有事想问问你。”

“问吧。”

“婷酱和叶桑,和你只是公事上的合作关系吗?”

“当然不只,起码我是对她们有更进一步想法的。”韩玉梁很坦率地说,“但我说过,我不打算成亲,我没兴趣把自己绑定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所以在她们愿意退让妥协之前,我就只保持公事关系。”

岛泽莲眨了眨眼,轻声问:“那,梁酱期望的是什么关系呢?只有肉体上的亲密吗?”

“怎么可能,肉体上交流之后,必然会跟着动心的啊。毕竟,你们都是这么可爱的姑娘。”他笑着摸了摸她的嫩脸蛋,“我只是给不起你们这个世界的女孩大部分比较想要的那种承诺罢了。”

岛泽莲的眼睛亮了,“那……那我如果不要那些呢?”

韩玉梁捏了捏她的唇瓣,拉过来亲了一口,“哦?那不就是咱们两个目前的关系了么?”

“不……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我可以当梁酱的女朋友吗?”

“诶?”韩玉梁一怔,笑道,“这和你之前的要求有什么区别吗?”

“有的,我……不要求梁酱做我的男朋友,我单方面和你交往。这样,你就不必对我做男朋友该做的那些承诺了。你……你花心什么的,我也完全不必在乎。”

这女孩还真是在奇怪的地方有种执着,他思忖片刻,问道:“这有什么意义?”

岛泽莲很认真地说:“有啊,这样……我是你的女朋友,哪怕只是女朋友之一,意味着我和你之间,是正当的情侣。我……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毫无名义的野女人。”她有些娇羞地低下头,声音变细了不少,“而且,人家……真的很喜欢梁酱。能成为梁酱愿意承认的女人,我会非常开心的。”

“好吧,那么,你高兴就好。”拿到女朋友这个头衔的岛泽莲,很高兴地坐在韩玉梁旁边,陪他看了几个小时电脑。

他没怎么觉得别扭,反而感到很方便,看资讯的时候能有个人在旁边随口聊聊,来兴致了看会儿黄片,还能有个小嘴在下面叼叼。这种身边随时有具玲珑玉体可以摸摸捏捏搂搂抱抱的滋味,他以前还真很少享受到,颇有点乐不思蜀的感觉。

不过他也猜得出,这里头有岛泽莲的小女人心思在。

男追女、女追男,道理上其实没什么区别,不外乎讨人喜欢四个大字而已。

至于做法上,岛泽莲显然是那种默默陪伴型。

******

很多女孩子不懂默默的重要,最后硬生生把陪伴拗成了纠缠,让男人不胜其烦。

而岛泽莲不会,之后几天,她一大早就起床,匆忙收拾房间忙家务,中午帮着许婷打下手做饭,做好所有活计后,就换上漂亮的连衣裙,上点淡妆,陪在网瘾壮年韩玉梁身边,要么静静坐在旁边椅子上一起看不说话,要么坐在他腿上把自己送给他摸偶尔轻轻呻吟一声,要么跪坐在椅子前的地上含着粗大的肉棒嗯嗯呜呜地哼,只在他有兴趣的时候,高高兴兴地聊天,努力多了解一些他的事情。

知道韩玉梁需求旺盛精力充沛,岛泽莲从那天上午浴室里丢了后庭初蕾起,晚上睡觉就没再锁过门——虽说锁了也没什么用,但终究是个态度问题。

不过韩玉梁没摸进去偷欢过。

一个是因为林梓萌情绪越发糟糕,已经像是传说中的经期综合症,暴躁得像头小母狮子,她整夜整夜熬着不睡,他也不方便跑去她隔壁折腾岛泽莲。

另一个则是因为,他已经把主意打到了岛泽莲的处女上。

他一直在观察,也一直在用自己娴熟的技巧和收放自如的内力拖她沉湎在极乐的肉欲中,他相信自己只要再按兵不动几天,她一定会忍不住主动送上门来。

他觉得今晚就有可能——如果林梓萌没发神经把岛泽莲叫去屋里的话。

韩玉梁不太担心林梓萌对岛泽莲胡作非为,因为现在岛泽莲的债主已经换成了叶春樱,留在这里做家务是为了还人情还利息顺便赖在他身边。

林梓萌没了债权做底气,颐指气使的劲头都下去不少。

而且,她还察觉到了岛泽莲与韩玉梁关系的变化,最近一看到韩玉梁,脸就阴沉沉的,跟刚被乌云颜射了一样。

“老韩,”大概是难得岛泽莲没在,许婷张望一眼,钻进书房问,“我上次说的教招式的事儿,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啊?”

“我有什么可考虑的?”韩玉梁抬起手做了个凌空按揉的动作,“你内功火候到了,我随时可以开始。”

许婷抿着小嘴瞪他一眼,跟着颇为自得地说:“沉香诀我突破六重了,那个涅磐心经,今天下午也到了第二重。这算不算火候到了啊?”

韩玉梁心里暗暗吃了一惊,虽知道许婷这些天除了做饭就一直在忙着练功,据岛泽莲说连在浴缸里都捏着手印静心调息,可确实没想到,她能心无旁骛到这个地步。

这时代可不比他来的那个江湖。

在他熟悉的武林中,习武之人出师之前,每天除了吃喝拉撒睡,就只剩下练功练功不停练功,别的,也没什么事情好做,顶多是男女弟子都有的门派还能私下幽个会解解心焦。

而这个时代,可以吞噬掉时间的东西太多了。

电视、电影、电脑、网站、网聊、网游……光是这些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到的娱乐,便已远超他所在世界的一切。

他这自忖练功专注度还不错的,如今也就剩下睡觉那一个时辰是在提升内功,白天偶尔会练练外功,动得最多的,就是骑在女人身上的时候。

“没想到,你倒是够专心。”他笑了笑,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许婷心思灵活,眼光又毒,一下就猜出他的意思,给了他个面子,笑着说:“我和你可不一样,你失忆了,见什么都新鲜,你整天看得不挪眼的那些东西,我要么不感兴趣,要么都已经看过好多年,早腻了,练内功对我来说才是新鲜事儿,我肯定恨不得十二分投入进去。”

“涅磐心经能到二重,练鸑鷟掌是够了。”韩玉梁摸摸下巴,“这样,我先传你一套弑凤腿,这是万凰宫的基础架势,此外还有腿法和身法的双重效用,相当于你拳脚武功的沉香诀。”

他弯腰伸手捏了捏许婷纤细但紧凑结实的小腿,见她没躲也没抗拒,满意一笑,道:“你身子骨比一般女孩子好得多,以前也练过那什么抬腿道……”

“是跆拳道。”许婷皱眉纠正。

“可我老见你抬腿。”韩玉梁笑道,“总之,那个给你打下的底子还不错,明天上午咱们起早点,趁凉快到小院里,我先让你记住所有招式,你招式练熟了,我再教你配合心法的诀窍。”

“那现在就去呗,你个夜猫子晚上又不睡。今儿可没有岛泽莲粘着你。”

“晚上了……”

“可以开灯啊,林梓萌家这后院有个大灯呢。”

“好好好,你可真够急性子的。”韩玉梁笑着站起,活动了一下肩膀,“那走吧,一起喂蚊子去。”

许婷斜斜瞥了一眼他随着活动而轮廓越发紧绷的壮美肌肉,轻哼一声,说:“得了吧,认识你之后我耐心比以前好了至少十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韩玉梁也不接茬,拿起手机装进兜里。

这时,手机在他掌心嗡嗡震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许婷偷偷把他的手机铃声换成了一首叫《男人好色是本色》的歌,一来电话就唱“你像一只花蝴蝶飞来飞去停不住”,他听得差点被洗脑,换掉不多久又会被换回来,索性拿到手机就第一时间开静音。

“春樱,什么事?”接通后,韩玉梁第一时间报出了来电者的名字,果然,刚才还冲他比手画脚想让他快点挂电话的许婷一听,撅了撅嘴安安分分坐下,托腮等着了。

没想到,叶春樱的声音听起来颇为焦急,紧张,还显得有几分惶恐无助。

“韩大哥,你……你这会儿能来一趟吗?”她很努力让自己镇定,但嗓音还是微微发颤。

韩玉梁的神色顿时变了,“你怎么了。你在哪儿?”

“我在诊所,舒子辰送我来的,放心,我没事,我只是……想让你来帮个忙。见了再说好吗?很急。”

“我马上就到。”韩玉梁二话不说挂掉电话,沉声道,“婷婷,看好林梓萌,有事先应付着,应付不了你就自保,委托不做也不能让你出事。”言下之意,那边事情办完之前,不要打扰他。

许婷看了一眼他的表情,嘟囔说:“哦,你安心去吧。”

韩玉梁一个箭步出门,飞身蹿到楼上,一推房门锁着,当即运功打开,沉声道:“林梓萌,把车钥匙给我,我急事要出去一趟。”

林梓萌和岛泽莲不知道之前在谈什么,见他进来,竟然都露出有点心虚的样子。

“你去哪儿啊?我也一起去吧,整天在家呆着我要闷死了。”

“不行,那边在张家和黑星社的势力范围,你去太危险了。”韩玉梁接过钥匙,径自推窗从二楼跳下,半空一蹬外墙,便远远直接飞落进地下停车场的入口。

置于身后两个姑娘是怎么样的目瞪口呆,他也懒得理会了。

车虽然开得快,但他心里还不算太过焦虑。

******

叶春樱不会骗他,既然说了她没事,那么出事的就肯定不是她本人。

但这女孩太过心善,为自己缩手缩脚缩头缩脑,为别人却能定期去婊子窝那种污秽危险地方看诊送药。要是放在他当年的江湖,早被人敲骨吸髓吃干抹净了。

对这种姑娘,别人出事,也可能给她带来危机。

而且,以她善心的程度,为了见过几面的岛泽莲都肯从敲来的委托费里榨出二十万羊毛还给羊顺便抵债,能劳动她大驾的人实在太多了。

从位置在诊所这个线索上,韩玉梁猜测,这次出事的恐怕是叶春樱曾经的老病号。

他猜对了。

诊所的门是用钥匙打开的,这边还没有新医生接手,叶春樱依旧算是名义上的主人。

但是窗户却已经破了,闯入者,则是出事的那个人。

那人能撞破整扇窗子冲进来,此刻却已经躺在病床上,看起来奄奄一息。

那是叶春樱的老病号,而且,韩玉梁也见过。不仅见过,他第一次亲眼目睹黑天使的威力,就是拜这个女人所赐。

他还记得,叶春樱喊她小宋,是个有点清秀,估计生意不错的妓女。

可她此刻遍体鳞伤,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禁受了什么样的凌虐。

舒子辰坐在一边,手臂上打了绷带,一见他进来,总算松了口气,抄起旁边像是影视道具的唐刀,拍拍他的肩膀,去了门外。

叶春樱原本守在病床边,此刻迎到他面前,看起来颇为伤心地说:“韩大哥,你……能帮帮小宋吗?”

韩玉梁凑近看了一眼,外伤虽然多,但大都不太致命,最狠的是锁骨附近的两下,像是被利刃刺穿了琵琶骨。

“春樱,外伤我不在行啊,这个该是你有办法才对。”

叶春樱摇了摇头,难过地说:“不是伤。”

“那是什么?”

“小宋她……染上黑天使的毒瘾了。”

“什么?”韩玉梁大皱眉头,心想这可有点出乎意料,“怎么回事?”

叶春樱咬了咬唇,长话短说匆匆讲了一遍。

通过做皮肉生意的女人来扩散贩卖渠道本就是毒头的常见做法,黑天使最早出现的那批A型受害者,就有超过一半是应招女郎。

小宋是风月佳人的驻场,在附近一个小KTV里也有夜场临台可出,照说是比较安全的。可黑星社正式下场后,情况就不一样了。

风月佳人本来就是黑星社罩着的地盘,黑星社的中层点单,小宋这种等级的妓女,哪里敢说半个不字,耽搁一夜挣钱的时间,也得赶去把大爷们伺候舒服了。

她没想到,这次等着她的却不是如狼似虎的饥渴汉子,而是套上头的黑口袋,和塞进耳朵眼里的软塞子。

她被带到了南郊一处很隐秘的地方,绑在铁架上,成为了被称作“A型·改”的黑天使的实验品。

她也终于亲身体会到了,当初让秦姐疯狂致死的滋味,可能,还要更强。

测试成瘾性的时候,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测试肉体变化的时候,她又会遍历痛苦迅速恢复,简直如同身处炼狱。

小宋以为自己会这样死在那里,成为最后被拖去烧掉的尸体之一。

但天可怜见,绝望中,她又得到了一丝希望。

和她一批被选中的实验品中,她是适应性最好的,狂暴状态依然能保留大部分理智,肉体的恢复能力和狂暴时的强度提升都达到了让观察员满意的程度。

所以,她和另外两个类似的姑娘一起,被选成了“战斗测试员”。

那时她才知道,A型·改的所有实验品,最后都是要死的。因为理智保留得太多,不方便操纵,只靠成瘾性控制,容易遭到反噬。

所以这些优秀的“战斗测试员”,只是死法和那些切掉脑袋拖走烧了的女人不同罢了。

她们会战斗而死。

对手,则是被那边称为“完美黑天使”的特殊实验品。

从叶春樱转述的形容中,韩玉梁猜测,那个“完美黑天使”的身份多半就是张萤微。

大概是那天晚上的失败加再次失身刺激了张萤微,她在小宋被绑架去的地方参与了更进一步的实验,并像是发泄心中积郁一样疯狂地折磨与她对打的“战斗测试员”。

和小宋一起被选中的三人之一,就是被张萤微硬生生扯掉了头。

小宋不想死,或者说,不想就那么死。

所以,她给自己制造了一个机会。

和她们这些实验品不同,张萤微可以在那边自由行动,时不时就会来充满优越感地观察一下她们。

于是,就在今天晚上,小宋故意挑衅激怒了她。

具体过程小宋没有说得很明白,因为那时她已经非常虚弱,总之,她趁着这次打斗,以一身重伤,换来了一个出逃的机会。

逃进黑街范围后,追捕的车辆被她依靠小巷摆脱。她不敢回婊子窝,更不敢再去黑星社控制的地盘,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城市,她快要被毒瘾剥夺理智的脑海里最后能想到的救星,就是善良的叶大夫。

所以她跌跌撞撞一路跑来了诊所,撞窗而入,在门口找到叶春樱的手机号,用还没停机的固定电话打了过来。

安全起见,舒子辰特地来送了叶春樱一趟,并先进入了诊所,结果,被小宋误会为追兵,双方都添了点伤。

韩玉梁皱眉望着床上眼珠不住在眼皮下颤动的小宋,轻声道:“春樱,我怎么才能帮上忙?你说。”

“小宋的毒瘾就要上来了。她说那时候的她会很可怕……尽管不如续上药的时候那么强,但也不是好对付的。我希望你能帮我制住她。韩大哥,小宋的外伤都能解决,只要……熬过去毒瘾。”叶春樱不太擅长撒谎,韩玉梁一听就知道她必定有所隐瞒。

果然,她的话音还没落,小宋就半梦半醒一样痛苦地说:“叶大夫……杀了我……求你……杀了我吧……”

“黑天使的毒瘾,靠熬真的能过去么?”韩玉梁扭头冲着门外喊道。

舒子辰探头进来,无视了叶春樱哀求的眼神,诚实地说:“目前没有那样的记录,A型发作后得不到黑天使的,就会一直发狂下去。比任何已知的毒品都恐怖。我建议叶大夫考虑一下宋小姐本人的要求。”

“可……我觉得还有机会。不试试,怎么知道做不到呢?”叶春樱难过地说,“小宋如果不想活,就不会那么辛苦逃来这里了。她是相信我能救她才来的啊。”

舒子辰无奈地说:“她也说了,救不了,就杀了她。她主要还是为了把那边的秘密带过来。她做得很好,我已经把大概位置发给沈幽,很快就能查出是不是真的有鬼。叶大夫,如果改进型比原A型更可怕的话,我建议你认真考虑宋小姐的要求。A型之前的成瘾者,没有一个存活下来的,毒瘾发作时,也都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破坏。”

韩玉梁望着小宋身上的伤,轻声道:“你想让她像她那个秦姐一样么?”

大概是想到了秦姐坠楼后残破不堪的身体,叶春樱颤抖了一下,看向小宋的双眼,泛起了痛苦的水光。

“呃……咳啊!”一声痛苦的哀鸣,小宋突然挺身坐了起来。

“药……”她的眼白渐渐变红,神情迅速从虚弱转为狰狞,犹如被丧尸咬过,“给我……给我药……”

韩玉梁摸出为防范一般黑天使而随身带的折叠刀,一摁展开,伸手握住小宋细长的脖子,缓缓道:“春樱,你去门外吧,不要看了。”

“药!药啊啊——!”小宋的嘴张开,疯狂地尖叫起来。

叶春樱退开两步,终于,还是颤抖着转身走向了门口。

她走过的地面,落下了一点接一点的水痕。

几分钟后,洗好刀和手的韩玉梁走到门口,蹲在了跪坐在地,双手蒙面泣不成声的叶春樱身边,揽过她的肩,柔声道:“结束了,已经没事了,春樱,她走得很快,没有受什么痛苦,相信我。”

叶春樱扭身扑进了他的怀里,悲伤地低泣。

过了一会儿,她哽咽着轻声说:“韩大哥,我……可以委托你……做件事吗?”

“当然可以,你可是所长,我本来就该听你的。”他抚摸着她柔顺的黑发,柔声道,“不给报酬都可以。”

“帮我彻底消灭掉黑天使这种药,可以吗?”她攥紧了他的衣服,口吻罕见地带上了浓烈的恨意,“我会支付报酬的,韩大哥,你把黑天使消灭掉……我就为你做一件事,只要能让你高兴,什么事……都可以。这样的报酬,你愿意吗?”韩玉梁的干劲瞬间燃起到顶点。

“愿意,我愿意极了。”而等到送叶春樱回去安全住处,返回林梓萌家的路上,他吹着空调凉风,清醒几分后,才突然意识到一个严肃的问题。

叶春樱的委托和汪媚筠的任务,正好矛盾了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