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天魔》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天魔》有哪些作者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天魔 天魔

    杨存从现代穿越时空,来到古时候一个名为大华的朝代,成为杨家将的后代之一。  小时候的杨存体弱多病,但经过修练后已不同以往。这天是他要出发受封的日子,然而暗潮汹涌的目的地──津门,又有什么未知的危机在等着他?

    棺材里的笑声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架空
    立即阅读

《天魔》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天魔》,是作者棺材里的笑声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杨存从现代穿越时空,来到古时候一个名为大华的朝代,成为杨家将的后代之一。  小时候的杨存体弱多病,但经过修练后已不同以往。这天是他要出发受封的日子,然而暗潮汹涌的目的地──津门,又有什么未知的危机在等着他?

《天魔》 第八章 颠鸾倒凤 免费试读

“不过说实话,你真的不能全怪我啊!谁叫你长得这么美丽?既是红颜,就有吸引别人鎏的可能,所以追根尘誉疋因议读矿,太具有祸水的潜力了。”

杨存的正经在女人面前还真的维持不了三分钟的热度,刚才的深沉也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而已,很快的又回到那个众所周知的他。

一手握住难以掌握的嫩乳,杨存忍不住呢喃出声:“真的好大啊……而且这手感还真是难得呢……”

这不是刻意的羞辱,而是由衷的赞叹。经过高怜心那样完美的身材之后还能遇到这样让人心潮澎湃的美乳,简直不是一般的难得啊。小妖女的巨大,柔软中带着惊人的弹性,随着自己的手指被塑造成扭曲的形状,那种快感终于让杨存的欲望再次回归。

仍嫌不够畅快,肆意玩弄的同时,也不放过顶端格外敏感的小乳头。在成功于洁白优美如同天鹅的脖颈间留下一枚专属于自己的印记之后,杨存逐渐下移,伸出受伤的舌尖,舔上那点已经被玩弄到有点发硬的红樱桃。

“嗯……”

小妖女咬着牙嘤咛一声,狠狠地瞪了杨存一眼。可惜已经明显处于下风的她,那一眼的气势显然不够,看在杨存眼中倒像是媚眼如丝的娇嗔。

“小妖精,你知道吗?你真的很有诱惑男人的本钱呢。”

留下这句话之后,杨存不再客气,一口含住那枚绣珠。

小妖女打着冷颤的动作是那样的明显。

唯一遗憾的是舌头受伤了,不能尽兴。贪婪中带着粗鲁的轮流玩弄着乳头的舌尖终于还是撑不住了,疼得有点发麻,所以这样的游戏只能到此为止。

有点遗憾地将乳头吐出来,看着脸上再次染上红晕的小妖女,杨存伸手坏心地在嫩乳上使劲捏了一把。

都是你,看,将这样有情趣的运动弄得这么不方便!

“嗯啊……”

小妖女顿时低吟一声,那声线,啧啧,都媚到骨子里去了。她恼怒地瞪了杨存一眼,看得杨存心旷神怡啊!

不成,这小妖女越是生气越是羞恨,自己就越满意。难道这也是变态的一种?

不过既然是变态,那就玩点变态的东西吧?

一念所及,杨存带着小妖女就起身,由他压着小妖女的姿势变成小妖女骑坐在他的身上。也因为这一带一起之间,深入阴道中的龙根有了动静,刺激得小妖女娇喘连连,身躯开始火热起来。

“你……”

娇羞愤怒的神色,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来,其余那些顾忌等等还真是顾不上了。小妖女的小手抵上杨存的身体,为了不至于倒下去或者乱动,只能紧紧依附住杨存的肩膀上。

“杨存,你不是男人,说话出尔反尔……”

“是不是男人你不是已经验证过了?”

杨存奸笑着,故意动了动下身。明显感觉到阳根兴奋地跳动之时,他才对吓到赶紧噤声的小妖女说道。末了又补上一句:“我知道刚才是我的不对,那现在换你主动好了。看在我这么善解人意的分上,你能不能不要杀我?”

“杨存……”

这般咬牙切齿的声音,想也知道小妖女该是怎样的心情。

“好了,我知道你对我的名字情有独钟,但也不要唤得如此频繁好不好?不然我会不好意思啊。”

两只大手不断在小妖女那具巧夺天工、完美到如同神造的裸体上游移,玉背、美乳、蜂腰、翘臀,一处也不放过。在粗糙的手掌下,小妖女的体温越来越高,却不敢动弹。因为只要她一动,贯穿在她体内的龙根自然就会作怪了。

而杨存就是在对方琐碎的呻吟声中,一边享受外加忍受,一边出声调侃。

小妖女娇喘连连,惊异地发现下半身没有当初那般撕心裂肺的疼痛之后,古怪地瞪了杨存一眼。在不断作怪的掌心下断断续续地说:“杨存,我今天才……才发现……你的无……无耻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

“嗯,你终于发现了啊?没关系,我身上还有很多优点,以后时间很长,你可以慢慢挖掘。”

小妖女不好受,杨存更像被人用酷刑折磨,喉间干涩异常,即使努力地吞咽,也已经找不出一丁点的唾液,舌尖更是火辣辣的疼。

看到小妖女近在咫尺的唇瓣,他下意识地舔着嘴角。

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动作,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被染上色情的味道。

小妖女顿时惊道:“你……”

在小妖女的认知中,像那些高高在上的大官们,最起码的气势与威严是不可或缺,就像镇王杨术、荣王还有定王。虽然她也不是很在意,可是那种浑然天成的尊贵之气还是让人忍不住就矮上几分。

眼前的这个男人位列三公,在身份与地位上,与那些高高在上的王爷们也差不了多少。

但是这人嬉皮笑脸及淫荡的姿态打破了她的认知。

这个男人当真是杨家人吗?

心念转动,身体却被杨存逐渐点燃。那种莫名的燥热感一波又一波升起,某处更开始一阵一阵发紧。

那样的感觉当真难熬,小妖女的心中又升起不知是第几次的惶恐。

在更大的程度上,一个人的身体比她的唇舌更来得诚实。就像此刻的她。随着杨存指下的动作,一股异常美妙的酥麻开始缓缓升起。体温早就已经高于正常的温度,绝美的容颜上布满潮红,表现在外就成了与痛恨苦恼截然不同的妩媚。

兀自坚定的心境正逐渐崩溃瓦解,紊乱中带着颤抖的呼吸已经无法压下一波又一波的异常悸动。在极端的屈辱中,尽管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的是,她……已经动情了。

仰着祸国殃民的容颜,微张着性感红润的小嘴,她感觉小腹处的火热越来越沉,欲从那处羞人的地方宣泄,却又被堵住流淌不出去,欲哭无泪的小妖女喃喃开口道:“为什么一定是我?上次是,这次……就是因为,我身上有水之灵吗?”

声线不是很稳,再加上本来就是呢喃,很容易就让人忽略话的内容,不过杨存还是听到了。附在她的耳边,他开始轻声为她解惑。

“不是,不只是因为水之灵。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你这个人,动过一次就让人念念不忘,跟上了瘾一样。你说,我还能放过你吗?”……“一 一?……一一些吧!灵在可缘?你一……淫了呢。”似乎嫌这样的刺激还不够,杨存的手指伸到两人的结合处,沾了一些透明中带着丝丝血迹的液体出来,放在小妖女的鼻下,说:“看,这就是证据。”

小妖女已经没有任何言语的能力。被杨存这么赤裸裸的动作羞辱,再加上下半身的疼痛已经退去不少,便挣扎着想抽离。

而杨存也不阻止,笑眼看着。等小妖女拱起腰将龙根排出她的体外,停留在通道口时,才双手按住她的娇腰发力,狠狠往下一按!

“哈啊……”

如果说前几次的呻吟惨叫都是痛苦的话,那么小妖女这一次的呻吟则带着欢愉。

被瞬间填满的快感终于满足她躁动不安的心,那样快狠准的撞击动作让她承受不了,将指甲掐进杨存的肩膀。她仰着头颅,黑发张扬。在这样极致的美景下,杨存终于可以不必继续隐忍,开始肆意而为,快速而猛烈地撞击着。

毕竟是处女之身,就算身怀五丹的修为,小妖女还是很快就承受不住,趴在杨存的身上一起随波浮沉,浑身酸软。

“啊……不要……好了……嗯啊……我……我不行了,放过我……好不好?啊……”

断断续续的求饶声,一声比一声更娇媚的深入骨髓里,连这个死气沉沉世界的空气都开始荡起涟漪。明明已经到了身体所能承受的临界点,但是那股滚烫的灼热感还是不曾散去半分,反而还想要更多。

这样继续下去自己会不会力竭而死?在不停的撞击中,意识也跟着飘飞起来。

至于这个似乎至关重要的问题,小妖女已经没有任何思考能力。

小妖女的每一句呻吟听在耳里都是可比兴奋剂一样的存在,杨存红着眼睛肆意的驰骋,哪里还顾得上答话?只有在鼻翼之间不断喷出的粗重呼吸才表现出他对面前这具肉体是怎样的渴望和满意。

至于放过,那怎么可能?现在可是在兴头上呢。今儿个要是不玩到尽兴,对不起自己流出的那些血啊!

澎湃有致的撞击声在空荡荡的旷野中越来越沉稳,这是继那次与高怜心之后的第二次野战。

说是野战,却又是一个截然不同的空间。这种另类的刺激将杨存的男性荷尔蒙推到最高的顶端,眼看着小妖女被自己弄到上气不接下气,连呻吟也变成呜咽的样子,他才放慢动作,退了出来。

之前被堵在小妖女身体深处的液体得到了释放,一股脑地倾泻出来。乳白色的淫水混合着处女血丝一起流到身下当作床的硬台,然后渗了进去,再也看不出痕迹,而龟头顶端丝丝缕缕的银线扯了许久才断开。

那般糜烂淫乱的景象怎么看怎么振奋人心啊!

本该是紧密闭合的肉缝,因为龙根的撤出而留下一个神秘狭小的圆洞,其中还有液体不断流出来,那些被浸湿的浓黑阴毛及大张的阴唇无一不颤抖着。

而难得的是,经过自己之前那么粗鲁的占有对待,小妖女居然没有受伤,只有阴道四周看起来红肿不堪。

将人家的私密处看了个透澈,杨存的视线才投到小妖女脸上,却看她紧紧闭上眼睛,如蝶般飞舞的睫毛正不停颤抖。

哟,这是害羞了啊?杨存轻笑,心中升起一股怜爱之意,同时轻挑的捏住被阴唇保护的那一点阴蒂,轻轻揉捻起来。

“你……不要……”

在这样的剌激下,想要再装昏迷是不可能的事。腿被杨存压住,闭合不得,小妖女唯有伸手抓住杨存的大手,防止他继续作乱下去。

“呵,你终于不装睡了啊?”

杨存轻笑,道:“这就不要了?真正好玩的还在后头呢!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一定好好疼你,让你毕生难忘。”

毕生难忘?呵呵,好一个毕生难忘啊!小妖女心中冷笑不已,眼眸中更是憎恨与悲愤交加,变得复杂无比。

恨杨存吗?答案是肯定的。他污人清白,这般的羞辱怎能不恨啊丨可是更恨的却是自己。明明就是被对方强占的,明明就是这般羞愧,但是为什么……身体居然还是有感觉,甚至会有渴望?

那种心情已经不是仅仅用几个词汇就能形容,心底的痛苦无法言喻,唯有以清泪宣泄难言的悲戚。

泪,被某人吸进口中,响在小妖女耳边的是杨存看不清表情的一句话:“我明白你心底所想,所以想告诉你一个经验。就是:面对强奸,如果你无法反抗,那么就学着享受吧。”

这句话是杨存在后世学来,据说很有哲理性?真假就不知道了。唯一知道的是,自己还真的不是劝人的料啊,看看小妖女突变的悲愤脸色就知道了。

不再热衷于言语间的逗弄,还不如用动作更直接一些。翻转小妖女的身体,让她摆出一个男人都爱的后入姿势。再次挺身而入的那一刻,杨存弯下了腰身,在小妖女耳边暖昧低语。

“你叫什么名字?都已经这样了,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小妖女吧?”

于是在被蚀骨般的紧致感再次夹击的销魂呻吟中,杨存终于第一次知道小妖女的全名。

“靳冰,我叫靳冰……

“杨存,你记住了,有一个叫做靳冰的女人,如果能活着从这里出去的话,就会以取你性命为首要目标。”

“嗯,这话你已经说过了,我也已经记住了。靳冰……靳冰……这个名字真是好听啊。我同时也记住这是我的女人的名字。”

撩人心境、冲击视觉的运动再次开始,无穷无尽地在小妖女……哦不,现在已经不能再这么叫了,人家有名字,叫靳冰。在靳冰完美动人的肉体上抒发着自己兽欲的杨存,几乎爽到脚丫子都要颤抖。

一开始的靳冰还有所排斥,可是也很快就在这种肉欲的快感中沉沦,让杨存肆意将她摆成各种羞愧的姿势,随意地玩弄。直到全身所有气力都被抽尽,身体得到宣泄之后,才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阴精喷洒的火热让龟头跳动着兴奋不已。望着身下被自己折腾到精疲力尽的女人,杨存加快律动,紧跟着靳冰一起泄了身子。

一股又一股的阳精留在玉人的身体深处,在战栗的抽搐中抱紧了那具全身软三,杨3 医语……“冰儿,真是太舒服了。窝……是太……好了。”

触及灵魂深处的震撼,已经找不到任何一个简单的词汇,除了一个通用的“好”字之外,杨存觉得再用什么都缺了那么一点。

也在此刻,她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

靳冰的阴精喷射出来,并没有像往常别的女人那样停留在阴道深处,随着自己退出的动作而一起流出来。它仿佛像是有生命一般地往马眼里面钻。更加诡异的是,马眼跟见到亲娘的孩子一样,非但不排斥,而且接受得很是迅速啊。

已经记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不科学的问题愈来愈频繁在自己身上上演?反正真实的感觉就是那些阴精进入自己的身体以后,开始了一连串的变化。

不敢掉以轻心,杨存连忙闭上眼睛,气定神闲地入定。

滚烫的感觉没了,被一股清凉代替,与其说是阴精、还不如说是水来得更妥当一些。

那般的洁净,那般的清爽,随着一寸寸的推进,将自己体内、骨子里炎龙所带来最容易影响自己心境变化的躁动统统洗涤干净。意识的深处,心境是否发生变化不是现在该在意的问题,就是炎龙的那声嘶吼……

啧啧,那般的绝望、无助、愤怒、不甘,靠,真他妈的怎么听怎么舒坦啊!

“你们这班龟孙子联合起来欺负我……杨存,救我啊……”

唇角挂起得意的笑容,闭着眼睛的杨存在意识深处经过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以后,终于得到一个自己还算满意的效果。

再次睁开眼睛时,目光精湛,没有任何的疲倦之色。

怀中的女人闭着眼睛,呼吸均匀,陷入沉睡状态。本来想让她好好休息的杨存终究还是因为她那句“若是活着,必将取你性命”的话所扰,开始再次在靳冰的身上点起火来。

再怎么说也是冒着生命的危险啊!现在自己精力这么好,不多玩几次怎么够本呢?杨存为人,吃亏一事明显就不是他的风格嘛。

狠狠抓着雪白的乳房,看着那些柔嫩在指缝间涌挤出来。享受着视觉盛宴的同时,另一只手又开始摸索着袭上湿润到还没有完全退去的花径,以一指之力带动着靳冰的所有。

已经熟悉的情欲很快让靳冰惊醒。看着眼前这个全身赤裸的英俊男人,她的眼中出现一瞬间的迷茫,似乎还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在做什么。

她该不会认为刚才的一切不过是场春梦吧?那自己也太失败了。满意于靳冰眼中的懵懂之色,杨存轻轻在她的额间印下一吻,奸笑道:“怎么样?宝贝,想起来了吗?”

语气轻佻,十足的登徒子模样。

似真还假的温情围绕在二人之间,也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察觉自己下体内多出来的那根“异物”时,靳冰怒声娇喝:“你在干嘛?”

“嗯?交尾啊。”

忍着笑意,杨存回答得一本正经。然后在靳冰压抑着愤怒的眼神中,开始了新一轮的占有运动。

僵硬似铁的阳根,润软温热的阴道,气氛、暖昧的程度,刚刚好。

“宝贝,你知不知道,你刚睡醒的时候最诱人啊。看得我骨头都酥了。

“嗯?你要是想叫就叫出来好了,爷喜欢听你叫。

“冰儿,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男人了。这副身子除了我之外,可再不许让别的男人碰了。这里……还有这里……”

浓郁的情欲中,杨存呢喃着废话。具体也说不上来说了些什么,反正就是知道字字发自肺腑。

娇媚的吟叫、低沉的喘息,在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下,随着阴道内发出的神秘且空洞的声音,再一次将金刚印的世界渲染成一片粉色。

在第二次的欲望宣泄以后,即将陷入昏迷的靳冰在杨存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当时的杨存并没有特别在意,可是真的没想到居然会有那么大的事情发生,就在自己肆意贪欢之时!

等明白过来以后,杨存的眼睛是红的,望着眼前的狼藉悔不当初!

可惜,一切已经太迟了,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将!进万劫不复的深渊中……

靳冰说:“杨存,你会后悔的……”

“后悔?呵呵,才不会呢。要是没有在你身上占够便宜就死,我才会后悔呢!冰儿,别睡,我们再来……”

请续看《天魔》12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