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收获人妻的小贼》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收获人妻的小贼》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收获人妻的小贼 收获人妻的小贼

    小王,是一个小贼。一天晚上,进入到房地产老板马总的别墅中,却意外地发现了这个家庭淫乱的一面公公觊觎儿媳、儿子偷奸女佣、空虚的母亲就……  经过种种努力,再加上一些巧合和运气,小王最终得到了别墅中的三个成熟美女女工淑惠、女主人茹芬和儿媳芝绣,名副其实的成为“收获人妻的小贼”!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收获人妻的小贼》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收获人妻的小贼》,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小王,是一个小贼。一天晚上,进入到房地产老板马总的别墅中,却意外地发现了这个家庭淫乱的一面公公觊觎儿媳、儿子偷奸女佣、空虚的母亲就……  经过种种努力,再加上一些巧合和运气,小王最终得到了别墅中的三个成熟美女女工淑惠、女主人茹芬和儿媳芝绣,名副其实的成为“收获人妻的小贼”!

《收获人妻的小贼》 第十二章 免费试读

淑惠准备好了午饭,上楼去喊芝绣下来吃饭,却怎么也找不到茹芬吓小王,后来她忽然发现楼下洗手间的门关着,才有这么一敲一问。她听到小王说他和茹芬都在里面,不由得感觉到有些奇怪。正想要开门看看,洗手间的门从里面打开了,茹芬当先走了出来:“没事,小旺说自己迷了眼睛,我帮他用水冲一下。”紧跟着小王也走了出来:“是啊,刚才眼睛里进了东西,我还以为要瞎了,多亏有阿姨帮我洗了一下眼睛,现在好了。”

“这孩子,不许乱说,什么要瞎了。”淑惠说道,心里产生了一丝疑虑,自己刚才和好面时,马太太就已经不在客厅了,到自己做好午餐,最起码过了半个小时,难道她这半个小时都在帮小王冲眼睛?如果不是,这么长时间他们在洗手间里干什么?

她的眼睛跟着茹芬的脚步,忽然发现茹芬的小脚上穿着的是小王的那双男式大拖鞋,应该属于儿子小王,那刚才难道她是光脚走进洗手间的吗?不会,马太太最爱干净,从不光着脚在房里走来走去,再干净的地面也一样。那么,难道刚才是她顺便穿了小王的拖鞋?也不会,如果她有时间穿小王的拖鞋,那她为什么不穿自己的?

难道……难道她是被小王抱进洗手间的?这小冤家绝对有这样的力气……他抱自己也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不对不对,想着马太太,怎么转到我自己身上来了……淑惠想到小王几次将自己抱起来奸淫,脸不由得有点发热,赶紧收回思绪。

“马太太被我儿子抱进洗手间半个小时。”这个念头一起,就再也收不住,淑惠也知道这样想人家不好,可是……可是怎么看她的推理都更接近事实。

再深想下去,自己的儿子将美艳成熟的马太太抱进洗手间,可是马太太既不反抗也不呼救,那她就是自己愿意的,前天她还用嘴帮儿子那个,还有芝绣……淑惠的内心一阵酸意泛起,自己刚把儿子赶出厨房,他就跟马太太……好象茹芬这个第三者要从她手里夺走爱人一样的感觉,她盯着换好拖鞋走向饭厅的茹芬……可是……可是马太太出来时那么平静,怎么看都不象有事的样子……淑惠想到这里,再看向茹芬的脸,她的神情很自如,跟平时也没有什么两样啊……就是啊,儿子那么强,如果马太太被他那个半个小时,她一定会达到高潮的,恐怕还不止一次,那样的话她脸上总该有些高潮后的余韵吧,可是怎么什么都看不出来呢……儿子每次弄完我,脸都要红很久的……怎么又想这个,羞死人了……这么说马太太跟儿子没什么……唉,算了,反正这小冤家那么强,自己一个人也应付不来,就跟她们分享一下也没关系吧……马太太和芝绣对我又那么好……可是自己这样纵容,如果有一天他要几个人一起来……那可怎么办……哎呀,怎么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羞死人了……淑惠想着自己不足与外人道的心事,想得呆住了,忽然小王来到她身边,搂住她的肩膀说道:“妈妈,你发什么呆啊?走,吃饭去。”淑惠回过神来,看着儿子的笑脸,也看不出什么不对,她“哼”了一声,甩开小王的手臂自己向饭厅走去。小王呆了一下,一时也没琢磨明白,肚子已经饿的呱呱叫,他自嘲地摇摇头,跟着淑惠去了。

沉闷的午饭快直到快两点钟才吃完。小王一阵困意袭来,他算是真正掉进了欢乐窝,不,简直就是淫乱窝,短短三天时间里,马家三个成熟美女无一幸免,他已经奸淫了淑惠四次、芝绣两次,将茹芬口爆一次强奸一次,自己还打手枪三次,即便是修炼“御女心经”早有大成的他,也感觉有些疲倦。

吃过午饭,小王就叫着:“好困!”独自回房间洗澡睡觉去了,倒是让害怕小王纠缠而心中惴惴不安的淑惠和芝绣都暗自松了一口气,不过在她们的内心深处是否还有些许失落甚至失望,也就不得而知了。至于茹芬,本来想找机会跟小王谈谈,声明自己不会再任由小王胡来的坚决态度,也只好作罢。

马总打电话回来说是有应酬,小王估计他在外面花天酒地去了。晚饭后,茹芬和芝绣早早都回到房间,把房间门都关得紧紧的。只留下淑惠收拾碗筷,小王想要帮忙,却被淑惠推出了厨房,他只好无聊地独自在客厅看着电视。

做完家务的淑惠来到客厅,跟小王一起看电视,她坐得离小王远远的,摆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正经神情,她不想至少暂时不想让小王把自己跟他一起看电视当作一种勾引行为。

其实,淑惠本打算问问小王跟茹芬的事情,可是她心里一直犹豫着,坐了好久,最终还是没有开口。也许是因为有心事,也许是因为一天没有休息还被小王奸淫了两次让她过于劳累,看了一会电视,心力交瘁的她居然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小王爱怜地看着有些憔悴的妈妈,不忍心叫醒她,又不想她就这样,靠着睡觉,就走过去,轻轻将淑惠抱起来,准备送她上楼休息。刚走到楼梯口,淑惠就醒来了,见自己被小王抱在怀里,以为小王又要跟自己那个,惶恐地说道:“你快放妈妈下来……你干嘛啦……”

“妈妈,我没干什么啊,只是看你太辛苦,想送你去睡觉。”

“不用你……要不是你白天的时候……妈妈也不至于……你放下我……”淑惠的扭动力度逐渐加大:“你抱我……抱我上去……肯定又没想好事……”说着她的脸有些红了。

“哎呀妈妈,这你可冤枉我了,我是心疼你,今晚绝对不会乱来的。”小王本打算就这样抱淑惠上去,可是看到她急切的神情、布满血丝的双眼、微乱的头发,也就不再忤逆她,叹口气只好轻轻把她放在地上站好。淑惠小脚一沾地,就赶紧上楼。

看着淑惠的身影,小王不合时宜地又加了一句:“妈妈你上三楼睡,记得给我留门,我一会就上去陪你。”

“你……”正为小王的体贴有些感动的淑惠听到这句话,又羞又气,停住脚步回身说道:“你想得美。妈妈今晚在二楼睡,不……不陪……不陪你睡。”盯着淑惠的俏脸,小王奇怪地说:“妈妈你中午不是答应……”

“你还敢提中午……”淑惠白了小王一眼:“谁让你中午的时候不听妈妈的话,非得要……要那个,还差点……差点被马太太发现,这……这是惩罚……”看到小王满脸写着失望,淑惠自己也有些不忍,柔声说道:“再说,妈妈也是……也是为你好,你还是小孩子,这样身体……身体吃不消的。”

“可是妈妈,没有你我睡不着。”

“你这孩子,哪来的这么多花样,反正,今晚不行就是不行。还有,你也不许……不许……”淑惠本想警告小王也不能去茹芬或芝绣那里,可是怎么也说不出口,赶紧改口说道:“你要是听话,明天妈妈就陪……”淑惠不由得暗骂自己,本没打算给儿子好脸色的,怎么说着就象是打情骂俏了,赶紧话锋一转:“明天妈妈看你的表现再说。”

“可是妈妈你不跟我睡,我怎么表现呢?”小王的表情也不知是撒娇还是耍赖。

这句意味深长的话,倒把淑惠弄了个大红脸,她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小王的“表现”,这小冤家,睡梦中都能那么厉害,臊得她赶紧轻啐一声,扭着纤腰丰臀一溜烟逃上楼去了,留下小王一个人在楼梯口看得直流口水。

马总回来时已经醉得一塌糊涂。淑惠和芝绣已经睡着,只有茹芬之前接到司机小张的电话下楼来到客厅,不过这美妇一直没有正眼看小王。她换上了睡衣,还没有洗澡,小脚上穿着浅咖啡色的透明丝袜,中午被小王弄湿的那双已经换掉了。

小张一个人根本搬不动马总那瘫软的肥硕身体,小王只好帮他一起按照茹芬的指示,把马总给抬到二楼房间里。终于把马总放到床上时,小张已经累得几乎虚脱,小王体格好倒还没事,不过他不想那么快离开,也装着累得不能走路的样子在床边地板上坐下,大口喘着粗气。

茹芬热了一块毛巾给马总擦脸。虽然不喜欢马总喝醉,但是多年来马总与茹芬一直很恩爱,所以茹芬对于马总的心疼还是过多埋怨。

休息了一会,小张就告辞回去了,小王关好大门,准备上楼去玩游戏机。刚上到二楼,茹芬忽然从房间里出来叫住了他:“你,过来帮忙。”小王不知有什么事,跟着茹芬来到房间里,原来马总要呕吐,可是茹芬力气小,不能扶他起来,只好叫小王。小王没费什么劲就扶着马总来到洗手间让他吐完,又把他扶回床上,半分钟不到,马总震天的鼾声就响了起来。

小王看着给马总盖被子的茹芬,眼光贪婪地顺着茹芬睡衣下的玲珑曲线走了一圈,最后落在浑圆的柔滑足跟上。茹芬回头发现小王还站在那里,说道:“好了,你去睡吧,这里没事了。”

“阿姨,你看,如果一会马总再有什么怎么办?”小王眼光又盯着茹芬的丰满的双乳,吞了口唾液,一语双关地笑着接道:“所以我觉得我不能走,阿姨你没有个男人不行啊。”茹芬心思都在马总身上,也没多想顺口说道:“没事,他吐过就会一觉睡到天亮,再说你算什么男人,充其量一个小男孩而已,留下也没……”话刚出口,茹芬立刻就想起中午在楼下洗手间里,被这个“不能算男人”的小男孩抱在怀里奸淫的情形,他是那么有力……那个东西也是……也是那么……她俏脸不由得红了。

这时茹芬终于反应过来,这孩子跟自己在一起,实在是很危险的,他的目光正盯着自己的……胸部……他随时……随时可以把自己再次……再次强奸……当“强奸”这两个字出现在脑海里时,茹芬不由得害怕起来,她缩了一下身体,双臂端起护住一对丰乳,却不知这样更让小王感到兴奋。本来他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机会,准备独自睡觉的,可是老天眷顾,把个美妇人送到自己面前,如果就这样放过,那岂不是浪费?

茹芬惊惧地发现,刚才男孩跟自己进入房间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将房门给关上了。

“你……你不能……你……出去……”小嘴里吐出的言词是那么无力,茹芬一步步向后退着。

茹芬心里清楚,她怕眼前的这个大男孩,她怕他与年龄完全不相称的强横,怕他的孔武有力,怕他的那个东西,它那么大那么硬那么热,当它毫不怜惜地强行进入自己身体时带来那么强烈的充实和冲击。

但她更怕自己,她虽然是被强奸,但是感受到了丈夫从未给予过的高潮,竟然在男孩的怀抱里被他弄得两次泄身,她怕自己从此不能再反抗甚至会享受和沉迷于男孩的奸淫,她怕自己在身体上直至精神上都会背叛丈夫……茹芬的小腹里有一团火在慢慢升起,她的身体也有些发软,后退中她的双腿碰到床沿,她娇呼一声向后倒去,仰面朝天正好压在马总身上。

“老婆……”马总也不知是被压醒,还是梦呓,忽然叫了一声,双手一伸,就把身上的妻子搂住,茹芬正防备身前的小王,冷不防被马总抱着,吓得尖叫一声。马总的人依旧迷糊着,手却丝毫不停,居然就开始揉搓茹芬的胸部。

“老公……嗯……”茹芬发出叹息般的娇吟,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却哪里敌得过马总的力气,她再一看小王也已经不见了人影,估计他是看到丈夫醒来被吓跑了吧……茹芬想着,也就不再挣扎,任丈夫把自己搂在怀里。

即使是在醉酒中闭着双眼,马总也能轻车熟路地轻易就解开了茹芬胸前的纽扣,伸手进去扯掉乳罩,捻住茹芬的乳尖揉搓。虽然马总力度不准确也不均匀,一会轻一会重的,茹芬还是被丈夫几下就弄得浑身发软,心道丈夫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跟自己那个了,今晚难道……果然,马总一只手牢牢地搂住茹芬的身体,另一只手就探索着伸到茹芬的下身,直接就伸到她的睡裤里,先是在茹芬秘处按了几下,然后就拉着茹芬的裤腰向下推,茹芬被丈夫强有力的臂膀抱在怀里,再被他驾轻就熟地一弄,早已软在丈夫怀抱里,现在看丈夫的手脱自己的裤子,茹芬就主动向上拱起下身,让丈夫能脱得顺利些。

同时茹芬被丈夫的胳膊圈住的小手也勉力挣扎着,去摸马总的裤裆,入手的时候却发现丈夫的那个只是微微有些发硬,还没有真正勃起……不过,就算是勃起……比那孩子的也……也差的……太多……被小王强奸后,刚才再遭到丈夫如同强暴的对待,茹芬一时也有些恍惚,在她的脑海里一度将小王和丈夫的形象重叠起来,她多么希望丈夫也能有那样的雄伟,可是……茹芬回过神来,却发现丈夫虽然依旧将自己搂得很紧,但是居然再次传来鼾声……难道他……他睡着了……这死家伙……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已经入睡的丈夫还在继续向下拉自己的裤子……不对,那一定不是丈夫……是……是那孩子!

茹芬勉强抬起头向身下一看,果然,小王正坐在自己脚下,茹芬大惊,这孩子胆子也太大了,丈夫还在他怎么就敢……小王刚才确实没走,他一看到马总抱住茹芬,立刻就蹲了下来,准备先溜进床底躲起来,找机会再奸淫茹芬,后来发现马总调戏妻子纯属“本能行为”,又见到茹芬踢掉了拖鞋的两只小丝足送到自己面前,就忍不住开始玩弄起来,现在他左手正握着她的一只小脚轻轻揉捏着,右手拉着她的裤腰,配合着马总的手一起往下拽着她的睡裤和内裤。

茹芬的下身马上就要露了出来,她想要拉住自己的裤子却被丈夫抱住,小手根本够不着自己的裤腰。看来要不是小王喜欢玩弄她的小脚,两只手一齐上阵的话,恐怕早就把她的下身剥光了,难怪刚才被丈夫弄自己时,小脚也传来奇怪的一丝温热麻痒,当时还以为是幻觉,原来……原来是那孩子在弄自己的脚……茹芬羞急之下,抬起那只尚有自由的小脚就蹬向小王的脸,却几乎只是轻轻在小王脸上点了一下,倒是小王主动把脸送到茹芬娇小丝足的脚底让她踩着,还亲吻吸吮她的足心,茹芬被他弄得痒痒的,心里一酥,力气就越来越弱,连小脚也无力收回。自己现在是被丈夫抱在怀里,却又被这个胆大包天的小鬼戏辱,茹芬实在没法接受。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叫醒丈夫搭救自己,却在此时马总不知怎么双手一搂,将茹芬紧紧抱住,嘴里还念叨着:“老婆,好香……”茹芬吓得不敢动,下身却感到忽然一凉,原来小王趁着茹芬反抗停止,直接双手一起抓住她裤子一拉,刷的一下就顺势把茹芬的下身剥光了。

“呀……不行啊……嗯……”茹芬正惊惶失措,蜜穴口又一阵温暖的触感传来,让她下身无比麻痒,原来小王双手握着茹芬的小脚分开,大嘴一张就把茹芬的小穴吸住,舌头随即分开阴唇开始挑拨着敏感的阴蒂。

丈夫就在身边,却无意识地牢牢控制着自己,任那本来只属于丈夫的身体被其他男人玩弄着,茹芬羞愧中带着罪恶感,同时也不可抑制地产生了一丝对丈夫的怨恨,负气地停止了挣扎扭动,任小王肆意品尝自己娇小柔嫩的粉红蜜穴。

天……他在舔那里……舔到我的小豆豆了……好痒好舒服……不要……舌头不要伸进来……老公……你怎么能就这样让别的男人如此……如此侵犯羞辱你的妻子……茹芬被小王舌奸着,她的小穴深处早已湿润,蜜液也慢慢流出阴道口。茹芬心理十分矛盾,她既希望丈夫能够从这小色魔手里解救自己,又怕被丈夫发现现在的样子。精神上倍感屈辱,身体却又被小王弄得快感叠生。心里抗拒着小王舌头的侵入,肉体深处却隐隐期待着小王快点把那个东西放进自己的……那里……“求你……不要……嗯……不要在……这里……”茹芬知道,现在想要让男孩放过自己已经不可能,她只希望不要在丈夫怀抱里被他淫辱,带着喘息和呻吟她娇羞地恳求着:“咱们……咱们……出去……嗯……好……好不好……嗯……啊……嗯……”小王却不回答,他仍然贪婪地舔吸着茹芬的下身,“啧啧”不断的消魂水声让茹芬更加羞愧。他怎么……怎么连那水……都……都喝……喝下去了……也不嫌……嫌……呀……他怎么还舔……舔我的肛门啊……不行啊……好脏……“不要……啊……脏……”

“阿姨……”小王终于抬起头来,笑道:“你的小穴和菊花蕾都好美啊,怎么会脏,阿姨你身体的每一寸我都好喜欢。”茹芬被小王舔弄得意识也有些模糊,忽然失去了刺激,下身向上顶着,好象自愿送上寻求小王的侵犯。他说……什么……什么菊花蕾……啊……他说的是我的……我的肛门吗……羞死人了……这孩子怎么……怎么……正想着,忽然发现自己的下身是自己主动向上顶着的,茹芬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阿姨,叔叔也好爱你呢,连睡觉也不放手。”小王好象故意增加茹芬的羞耻感,专门提到马总,还无耻地说道:“叔叔,你可以放开阿姨了,我会替你让阿姨快乐的。”

“嗯……不……别……”茹芬也忽然想到自己的处境,小嘴里无力地吐出拒绝,可是就连她也不知道她拒绝的到底是什么。

睡梦中的马总原本一直紧紧搂着茹芬,小王一说完,他就好象得到了指令自愿向男孩奉献出妻子一般放开了双手,茹芬娇软的身体无力地从马总身上滑了下来,小王赶紧放开茹芬的小脚,双手一接,将茹芬轻轻抱在怀里。

顾忌到茹芬的身体,小王并没有直接将肉棒插进去,而是抱着她骑坐在自己的巨大的阴茎上,由于肉棒上挑的力度很大,它的粗糙火热的表皮紧紧着茹芬细嫩柔滑的蜜穴口和小肛门。

“啊……”感觉到下身毫无缝隙的亲密接触着那凶器,茹芬娇呼一声,嫩白的小手抵住小王的腹肌,拼命推拒着,同时想让自己的下身后退想要离开他的身体。

小王饶有兴趣地看着娇媚美妇人在自己怀抱里的徒劳挣扎,忽然双手松了一下,茹芬的丰臀骑着那长龙就向后滑去,等于完全将自己的菊蕾和蜜穴紧贴着肉棒滑动。摩擦中带来强烈的刺激和快感让茹芬浑身娇软酥麻,巨大的龟头更是大力刮蹭着从肛门上滑过,最终被小王控制着,精确地停留在茹芬早已泥泞湿滑的娇小阴道口,轻轻分开柔软的阴唇,瞄准着诱人的蜜穴深处。

茹芬被弄得浑身颤抖,想要再后退却已经不可能,可是如果这样,不用小王做什么,那东西也会插进自己的身体,她娇呼着赶紧将身体向前,希望回到刚才的状态,将小王的肉棒压制在自己丰臀下面。

茹芬却没想到,这一前一后绝对是有区别的,刚才后退,下身的嫩肉被刮得向前,虽然刺激剧烈却还没有什么,现在是向前滑动,又是以这样阴唇分开骑在阴茎上的形式,那么当下身的肉都被刮蹭得后移时,敏感的阴蒂就不能再受到保护,而是会一路受到摩擦。

“哦……”只听茹芬喉咙里发出一声压抑的娇呼,她忽然紧紧抱住小王,头部用力后仰,身体跟小王紧紧贴在一起,下身不断抽搐,小穴里也不断涌出火热的粘滑蜜液,她居然还没等小王插入,自己就弄到了高潮。

茹芬无力地喘息着,小王看着怀中美熟妇小嘴微张的娇态,心中爱意顿生,他伸头吸住茹芬柔媚的樱唇,舌头伸进茹芬的口腔里搅动着,又把她的小香舌勾出来吸吮纠缠。茹芬任小王湿吻自己,她闭上美丽的双眼,泪水顺着眼角不住地滑过脸庞。

她并不是怨恨小王,她气的是她自己,如果发现小王跟淑惠的不伦关系时,她能够及时制止……如果自己不偷窥手淫……如果被男孩强制口交时,自己不顺从……如果不心软早些让淑惠把小王送走……如果自己被男孩猥亵玩弄小脚时坚决拒绝……如果被小王抱进洗手间强奸时不是顾忌着面子大声呼救……如果刚才自己弄醒丈夫向他求助……这孩子已经吃准了自己的软弱,在自己丈夫身边都敢这样对自己,以后……以后我该怎么办……老公……对不起……我又被他弄得泄了身……他的那个东西还没有进入我的身体……我却主动摩擦得自己……自己……老公……我不想这样的……你……你救我啊……茹芬想着,张开泪眼转头看向丈夫,丈夫却依旧熟睡着,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正面临被强奸的命运。

“阿姨你怎么哭了啊?”说着,小王轻轻吻去茹芬脸上的泪水。

茹芬被他弄得脸上有点痒,向后躲了一下。她望向小王,他的眼里流露出的关心看起来很真诚。

茹芬觉得自己没办法理解面前的男孩,他的面容是那么天真纯洁,他做爱时的技巧却又那么老练。他爱抚自己的时候是那么轻柔,就象对情人一般,他抱起自己却又那么有力那么粗野不容抗拒。他要强奸自己时态度是那么坚决,不论自己如何哀求挣扎都没有用。他关心自己时却又那么细心,强奸自己后还不忘给自己整理丝袜还穿好拖鞋。

即使是在强奸自己的过程中,他也那么照顾自己的感受。就象刚才,自己从床上滑落时,他的那个东西明明已经对准了自己的那里,可是他怕伤到自己,并没有直接进入自己的身体,却是让自己先骑在那东西上……忽然想到自己现在依然坐在小王的巨棒上,茹芬的下身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她俏脸有些发红,转过脸避开小王的视线。

茹芬说不清自己对这孩子的感觉,他身上有着一种奇特的气息吸引着自己,让自己对他的强奸无法产生真正的恨意。难道我……我已经接受了他,可是……我已经有了丈夫……我不能背叛……想到了丈夫,茹芬才惊觉丈夫就在身边睡觉,自己却赤裸下身,淫荡地坐在男孩的大肉棒上,羞愧不已的茹芬赶紧想要从小王说身上站起来,可是纤腰依旧落在小王手里,她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

“你……你放开阿姨……好不好……叔叔就在那里……你……你不能……这样……”茹芬也知道这样的哀求对小王是没有用的,自己既然已经落在这小色鬼手里,他绝对不会就这么放过她,可是让她就在丈夫身边被他奸淫,她在心理上实在难以接受。

“叔叔?没事的,刚才他不是帮助我弄阿姨的吗?”小王涎着脸说道。

“不是……不是的……”茹芬也不知怎么辩解,却没想到小王说完竟然真的放开了茹芬的纤腰,茹芬愣了一下,以为这孩子良心发现,自己终于有了转机,正想起来,却发现小王的双手已经从内侧将自己的一双秀美的大腿勾住,手也托着她弹性十足的丰臀。小王一用力竟然抱着茹芬站起身来。

“呀……”茹芬娇呼一声,身体后仰几乎要摔倒,原本扶着小王肩膀的小手本能地用力搂住小王的脖子。等到小王站好,茹芬才羞涩地发现,自己被男孩以一种异常淫荡的姿式双腿分开抱在怀里,虽然看不到,但下身传来的灼热的触感让她清楚知道他的那个大东西正好顶在自己的那里,已经分开自己的小肉唇,只要他想,立刻就可以进入自己。

“不行啊……”茹芬用力搂住小王的脖子,在丈夫鼾声的鼓励下,将身体上挺,希望脱离开龟头的窥伺,却不想自己一向上就把酥胸正好送到小王的嘴边,她的睡衣扣子除了最下面的两颗,其它的早已被丈夫解开,衣服歪斜着敞开,左边的香肩巨乳都毫无遮拦,小王顺势就将茹芬的娇嫩乳尖叼在嘴里,牙齿轻咬细磨着敏感的花蕾,舌头也不断弹拨着。

“嗯……”茹芬被胸前传来的酥麻快感弄得身体发软,赶紧往后躲,让身体离开小王,不料翘臀就随着她的动作向后一坐,凄美快感忽然从下身传来,原来小王的巨大龟头及时钻进了茹芬娇小紧窄的蜜穴里。茹芬被刺激着,身体更加无力,又继续下落,这下肉棒也跟着插入了一小截,那强烈的充实感再度传来,蜜洞里的嫩肉不知羞耻地蠕动起来,与肉棒纠缠在一起。

“原来阿姨喜欢自己主动的……”小王笑道:“真是没想到。”

“你还……还说……嗯……你……你欺负……欺负阿姨……嗯……阿姨……不理……嗯……不理你了……嗯……唔……”茹芬的红唇间发出如诉如泣的娇吟声,听在小王耳中又象是埋怨又象是撒娇。

“我欺负阿姨?我怎么欺负阿姨了?”

“你……你……”

“我看是阿姨欺负我才对。阿姨你赖在我身上,还吃着我的鸡鸡。”小王看茹芬羞得耳根都红了,更加不肯放过她。

“谁赖……赖在……是你……你……硬……硬要……进……进来的……那是强……强……”说道最后,茹芬的声音几乎小的听不到了。

“阿姨,你说人吃饭,是人主动,还是饭主动呢?”茹芬一时没搞清小王要表达什么意思,却听小王接道:“当然是人主动了,所以,阿姨的小穴吃着我的肉棒,是阿姨主动。所以我说,男人是不可能强奸女人的,应该是女人强奸男人才对。我说的是吗,阿姨?”看着小王火辣辣的目光,听着小王强词夺理的说法,同时被“小穴”、“肉棒”和“强奸”这些平常听到都会让她脸红心跳的“淫词”刺激着,再加上下身不断传来的不可阻挡的快感,茹芬实在无法抵抗,娇呼道:“你……你坏死了!阿姨……不跟你……嗯……说话……”说着她“嘤咛”一声紧紧搂住小王,把俏脸埋在他肩头再也不肯抬起来。

“既然话已说够,阿姨,那我要开始啦……”小王说着,双手用力捧着茹芬的丰臀上下,开始让茹芬的小穴来回吞吐巨大的肉棒。

“啊……嗯……唔……嗯……”茹芬趴在小王肩头,紧咬着红唇压抑呻吟。

小王缓缓抽插着茹芬娇小紧窄的阴道,充分感受那又温暖又紧窄又湿滑的感觉,赞叹地说道:“阿姨你真的是极品中的极品呢,如果不跟你做过,怎么也想象不出,象阿姨这样生过孩子的女人,居然会有这么紧小的阴道,叔叔真是好福气……”

“嗯……不许你……说……嗯……嗯嗯……”茹芬娇喘不断,微嗔道:“你这孩子……嗯……都……都把人家……嗯嗯……这样……了……嗯……啊……嘴上还……还要……糟践……糟践人家……”

“没有啊,我说的是实话呢。阿姨,你知不知道,书上说女人小穴的极品,是五个字,叫嫩暖紧湿滑,女人小脚的极品也是五个字,叫小腴软秀香,这两条十个字,占全了的一万人里也没几个,阿姨你却完全符合,你这不是极品中的极品吗?”小王干得兴奋舒爽,就忍不住跟茹芬卖弄起自己对女人的认识来。

“你……你……你哪来的这么多……歪理……嗯……嗯……什么下流……下流的书……教……嗯……教人这些……这些东西……嗯……啊……”茹芬娇羞之下忍不住反驳。

小王说道:“我的运气真是好,一下就遇到三个极品美女,阿姨你是一个,我妈妈也是,还有芝绣姐姐……”

“你妈妈……芝绣……嗯……你这孩子……你跟……跟芝绣……”对于小王与淑惠的不伦关系,茹芬是知道的,可是听他的话,难道他跟芝绣也……他竟把自己和芝绣婆媳两个都……小王自知失言,吐了一下舌头,赶紧加大抽插的速度和力度。茹芬忽然觉得小王的动作越来越大,龟头在花心上一点一点,有几下几乎突破到子宫里,强烈的快感袭来,让她的思维变得模糊起来,再也想不下去,只是娇呼道:“呀……你……你轻……轻点啊……嗯……嗯……啊……”一时间房间里除了茹芬的娇吟,就只剩下大肉棒穿刺小穴的“咕唧咕唧”的淫声,茹芬的蜜穴里不断流出淫水,顺着她的丰臀滴滴答答落下来。

“呀……你怎么……嗯……快……不行……嗯……啊……嗯嗯……”茹芬终于适应了小王堪比发动机一般的活塞运动,恢复了一点神智时,却发现小王抱着她走到了床头,就站在丈夫的脸旁抽插着自己,她勉力向下看去,只见丈夫“呼哧呼哧”睡得正香,脸上早已喷溅了不少自己下身流出的那些羞人的水滴,居然有几滴还落到他的嘴里。

茹芬羞得不知所措,赶紧软声对小王说:“阿姨……嗯……求你……咱们不能在……嗯……这里……你……你抱……抱……阿姨……嗯……到……嗯……洗手间……好不好……”

“嘿嘿,阿姨,我是怕叔叔醉酒了口渴。”小王怪笑着:“我就不信叔叔没有喝过阿姨小穴里的水。”

“你……你这孩子……以为叔叔跟……嗯……跟你一样……不……不要……嗯嗯……”茹芬说着把头转过来,不敢再看丈夫。

小王却不管茹芬的娇羞,他觉得在离丈夫的肥脸那么近的地方,抽插美丽妻子的小穴,带来的禁忌快感真是十足。

茹芬见小王毫不在意,急得快要哭出声来:“嗯……阿姨求求你……嗯……羞……羞死阿姨了……啊……嗯……”小王见自己将这美人阿姨戏弄得差不多了,也就放过了她,说道:“就照阿姨说的办,不过以后阿姨你得听我的。”

“好……阿姨……嗯……阿姨以后……以后……嗯……全听你的……你说怎样就……怎样……嗯……”说着茹芬发现自己的语病:“嗯……你又欺负……欺负阿姨……不来了……嗯……”说着把俏脸再次伏到小王肩头。

小王却没有把茹芬抱去洗手间。他一步三摇,走到床的另一边,抱着茹芬上了床,将轻轻她放倒在马总身边,而自己也跪在茹芬双腿中间,肉棒依然插在她的小穴里不曾拔出。

茹芬发现不对时,已经被放躺在丈夫身旁,她侧头见到丈夫的脸,第一反应就是想要逃,可是自己的一双美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小王给架在他的肩头,下身依旧插着小王的长枪,娇小紧窄的秘洞被塞得满满当当,充实无比,哪里还有逃走的可能。茹芬羞愧无比不敢再看,双手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酥胸,扭了几下纤腰身体却依旧软绵绵的无力挣扎。

茹芬见小王并不急于抽插,反而转头开始亲吻自己的小脚,又想到身边的丈夫可能随时都会醒来,不由得心里着急,赶紧对小王说道:“你……快点啊……要是被……被叔叔发现……阿姨只好……只好自杀了……”听到茹芬说自杀,倒是把小王吓了一跳,随即就反应过来:“什么自杀,阿姨你别吓我。再说这也不怪我,谁让阿姨的小脚生得这么可爱,我每次看到就有亲一下的冲动。”

“你……偏就你这……孩子……花样多……你……你就不能……边亲边……边那个……那个啊……”这句话一出口,连茹芬都觉得自己实在是淫浪得不可救药,赶紧捂住自己的发烫的脸,连一对椒乳也不顾了,只见那娇嫩嫣红如同花蕾一般的乳尖轻轻摇动着,再加上茹芬娇柔话语中带着无限勾引的含义,让小王不由得一阵目眩神迷。

茹芬不知就里,等了一会见小王依旧不动,心急之下,干脆紧闭美目,红着俏脸,双手举起抓着床头的栏杆,用力自己摇动下身,让小穴摩擦小王的肉棒。

对于这样一个矜持美丽的贵妇,能够主动做出这样的举动,实在已经超越了她的极限,更是让小王兴奋到了顶点,他感觉自己的肉棒也胀得更粗更硬。小王将茹芬的一对美腿抱在胸前,一边亲吻吮吸着那娇小玲珑的丝袜秀足,一边大力开始抽插起那紧窄温润的小穴,直干得茹芬玉体酥软,娇呼不断,全然顾不得丈夫还睡在身边。

在朦胧的灯光下,大床上,一半死猪般睡着肥胖的丈夫,鼾声如雷,另一半的美丽成熟的妻子则沉醉在与男孩的交媾中,娇啼婉转,乳浪翻滚,秀腿轻摇,春色无边。

小王走出房间,轻轻把房门关好。刚才他把茹芬送上两次爱的颠峰,自己也将浓精射入她的子宫。心细的小王温柔地将瘫软的茹芬抱到洗手间浴缸里,服侍着娇弱无力的美人阿姨洗净身子,给她换好另一套睡衣,又把她抱回床上躺好,盖好毛巾被,才轻吻她的朱唇道别出来。

从茹芬满溢着似水柔情的目光中小王知道,这娇美的阿姨以后不但不会再赶自己走,她的身心都已经完全属于自己了,就象芝绣和淑惠一样。

想到那边两个独守空房的美人,小王的下身又有了感觉。因为下午休息恢复得好,他到现在还是没有一丝倦意,想着芝绣的“今天不准”和淑惠的“今晚不行”,站在寂静的走廊上,看着被芝绣和淑惠关得紧紧的房门,小王从短裤的口袋里,摸出一小截钢丝,嘴角挂着笑意,自言自语道:“伤脑筋,要从哪边开始呢……”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