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tulip529.免费 tulip529.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人妻的圈套(只言片语) 人妻的圈套(只言片语)

    沈言和我是患难哥们,从小玩到大,一起打架,一起逃课,零食分着吃,衣服换着穿,上大学也考到了同一个城市,直到上学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那小子。  在大学期间,沈言经常到我们学校找我蹭饭,沈言挂在口头的名言就是:「朋友是食堂,女人是衣裳,三天换个食堂,七天脱件衣裳」,偶尔还在宾馆来次「交际联欢。」  仅仅靠他养父的每个月给予也无法满足他的后宫培养计划。

    tulip529.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人妻的圈套(只言片语)》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人妻的圈套(只言片语)》,是作者tulip529.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沈言和我是患难哥们,从小玩到大,一起打架,一起逃课,零食分着吃,衣服换着穿,上大学也考到了同一个城市,直到上学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那小子。  在大学期间,沈言经常到我们学校找我蹭饭,沈言挂在口头的名言就是:「朋友是食堂,女人是衣裳,三天换个食堂,七天脱件衣裳」,偶尔还在宾馆来次「交际联欢。」  仅仅靠他养父的每个月给予也无法满足他的后宫培养计划。

《人妻的圈套(只言片语)》 第十九章 后记 免费试读

*******************************

本文既然是色文,就必须要有色文情节,前面几章大多没有涉及,最后给大家补上一章吧!

*******************************

「老公!我也要……不要,好姐姐,你不要这么弄我啊!啊……我马上要来了。」

丫头的舌头主动伸进了我嘴中,和我纠缠在一起,下面却被阿妗的手指弄到了高潮,淫液带着精液喷发出来……

没错!现在我是在双飞!

本来出院之后,我一直在考虑怎么样把阿妗先骗回家,虽然阿妗的心结已经解开了,情绪却没有稳定下来,时不时痛苦一阵,时不时对我说对不起。

正在我办理完出院手续走回病房时,丫头告诉我:「我说让妗姐和我们一起回家,她答应了!」

我不知道我那个时候的表情是哭还是笑,没有想到折磨的我整夜睡不好的问题,却被丫头轻松搞定,甚至这丫头到最后临走才告诉我!

就这样,我和丫头带着阿妗回家了。

不过让我们三个很难看的问题出现了,因为阿妗离开我甚至主动要求离婚的消息并没有告诉邻居。

而那天我抱着阿妗回家时,却没有人看到,他们看到的只有阿妗跳楼后,我和一个年轻女子,穿着睡衣站在一起。

结果导致,当我们三个人回家后,所有人都知道是我始乱弃终,抛弃了阿妗,包养丫头做二奶。

我不知道该如何说这件事,此时再去解释只会越来越乱!

在诸多女人的不解目光还有诸多男人崇拜、鄙视的目光中,我拉着她们两个匆匆上了楼。

我并没有太在意别人的眼光,我要做的事情,是对着我的良心做的,我绝对不后悔!

不知道丫头和阿妗说了什么,两个女人在卧室中掩门说笑着,可怜我却要去做饭。

吃饭时,阿妗想说什么,却一直说不出来,丫头还在一旁鼓动她,两个人这样的行为却真的让我看不明白!

最后还是丫头忍不住跳起来替阿妗说出来,「妗姐是想问你能不能原谅她,她……你不让我说,那你就自己说啦!」,丫头刚刚说了一半,阿妗忍不住去拉丫头的胳膊。

「丫头是个好女孩,祝你们能白头偕老……我……我很高兴!」,阿妗说着说着,眼圈又变的红红的。

最后在丫头和阿妗颠三倒四的话语中,我明白了她们的意思。

阿妗知道自己已经不能生育,所以希望我能娶丫头为妻,而丫头也希望阿妗能留下来,如果阿妗愿意的话,她也愿意我们三个生活在一起!

而阿妗对我感到很是愧疚,虽然知道我依然爱她,可是自己心里依旧过意不去。

我知道,丫头也知道,如果阿妗留下来,必然陪她的时间就会少了,可是丫头说,能做我妻子,她已经很满足了,却不希望看着阿妗一直痛苦下去!

只要她做出让步,我们三个都可以不用再继续承担这种心灵的磨难。

想想,丫头做出这种让步,却让所有事情得到了最好的解决,我突然发现我之前对她的爱还是太少了!

虽然听着丫头说出这话,阿妗没有哭出来,眼睛却红红的。

最终,那天晚上,我是抱着阿妗和丫头躺在穿上入睡的。

虽然左右都有火热的胴体紧紧贴着我,想到医生嘱咐过的事情,只要强忍着欲望睡觉了……

很快,出院两天后,我就联系并且买到了新的住所。

在等待三周多的时间后,房屋终于装修完毕。

我和丫头也就在入住的那天正式领取了结婚证,然后入住新房。

婚礼没有邀请太多的人,只有几个比较熟识的人,一起吃顿饭就结束了。

晚上我给阿妗和丫头穿上了大红的新衣,在洞房中,我们三个却也来了次中国传统的拜天地。

「我,张雅妗……」「我,尙春艺……」「我,叶天问……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你)的丈夫(妻子)了,我们要一起幸福百年!」……

轻轻地拿下丫头的红盖头,看着丫头娇嫩的嘴唇,我忍耐一个多月的欲火蓬发出来。

另一只同样挑下阿妗的红盖头,双臂搂住两个玉人,一起倒在床上。

「丫头,你帮阿妗脱衣服。」,两个女人都等着我去脱衣服,我却也忙不过来。

「不行!今天必须你自己帮我们脱,不脱你就别想上来了!」,丫头坚决地拒绝了我的提议,不过挺翘的小屁股用力抬起,好方便我帮她脱下内裤。

那我还能说什么呢,都说了今天是我们三个人的洞房之夜,理所应当是由我替他们宽衣的,不过,我明明记得中国古代都是妻子帮助丈夫宽衣的啊!

不管了,再不脱,我的兄弟就要急疯了!

刚刚把丫头扒光了,还没有来得及去享受一番,接着挪动下身子,解开了阿妗的衣服。

待帮阿妗脱下衣服后,我转身又趴到丫头身上,因为想到今天是我和丫头的新婚之夜,已经退让许多的丫头,理应首先得到恩泽。

舌头轻轻顺着丫头的玉腿慢慢向上,没有在私处停留,直接吻在丫头的肚脐上,然后稍稍右移,找到丫头左侧腰部的敏感点,轻轻舔舐着。

阿妗还没有习惯这样的三人性爱,一直躺在那里害羞地捂住脸。

丫头却没有放过阿妗的意思,伸出小手玩弄着阿妗的乳头,时而还给阿妗搔搔痒,却使得阿妗终于放开姿态,轻轻坐起来,把胸部的两团乳肉顶在我身上不断摩擦着。

感觉到后背上的异样,我连忙分出一只手摸索到阿妗的私处,摸着这片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蜜境,手指就好像到家一般熟练地插进阿妗的肉穴中,虽然医生说阿妗进行房事已经无碍了,可是我却不忍用力抽插,只是轻轻抚弄着。

另一方面,我的精力却主要集中在丫头身上,舌头舔弄会敏感点后,干脆把头埋进丫头的玉腿间,舌头慢慢舔舐着丫头的两片娇嫩红润的肉瓣,偶尔把嘴唇贴上去,把我的口水还有渐渐流出来的爱液全部吸到嘴里,然后全部吞咽下去。

感觉我的肉棒有些胀痛,于是直起身来,把丫头的两条玉腿高高抬起来,正待要插进去时,却想起这次却是当着阿妗的面和丫头做爱,我和丫头不约而同看向阿妗,却看到阿妗静静坐在旁边,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什么,似乎发现我和丫头的目光,脸蛋却害羞的红了起来。

看到阿妗的样子,我就没有再多理会,兄弟已经到了温柔乡前,就差我的临门一推了。

伸出手抱着丫头挺翘的屁股,腰部用力一顶,硕大的肉棒,瞬间消失在肉穴中。

看着丫头娇媚的小脸,我忍不住俯下身体,与她舌吻起来,两个人忘乎所以的交媾,上面的嘴唇还有下面的生殖器都紧紧贴在一起,疯狂地缠绵着。

突然感到身体重了一些,原来阿妗轻轻俯下身体,把上身紧紧贴在我背部,轻轻晃动着,让两团乳房轻轻拂过我的皮肤,瞬间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畅,腰部疯狂地抽动起来。

感觉我就要射了,丫头却用力的抬起屁股迎接着我的抽插,终于在丫头疯狂的呻吟中,我和丫头一起到达了高潮,精液瞬间射入丫头的子宫中。

今天丫头却是没有有避孕措施的,任由我的精液射了进去,然后紧紧抱着我的背部,不想让我起来,似乎想用我的肉棒把精液堵在阴道中。

这样休息了片刻,抬起头来,看着阿妗静静坐在旁边,看着天花板沉思着。

可是此时的阿妗却是全身赤裸地沉思着,还插在丫头蜜肉中的肉棒再次膨胀起来。

虽然听着丫头轻呼一声,我知道她又准备好了,不过可惜,我却是要把这次给阿妗了。

阿妗似乎没有看到我起身的动作,直到我将她推倒在床上,这才发觉我已经趴在她身上,而丫头也轻轻爬起来,双手在阿妗身上四处游动,可见,丫头却是比阿妗放开了许多。

手指轻轻擦过阿妗的阴唇上,已经感觉到些湿润的感觉,却没有多等待片刻,直接将肉棒插了进去。

突然,我正要开始进行抽插时,阿妗掩面哭了起来。

「不要啊!不要,放开我!」

我知道因为我的插入,让阿妗再次想起了那天傍晚的强奸,我的眼圈却也红了,因为我也想起那天我站在墙外,听着阿妗在里面无助的哭喊声,声音是那么嘶哑和凄凉。

我的手穿过阿妗的背部,把她紧紧抱在怀里,轻轻吻在阿妗的娇唇上。

然后把嘴贴在阿妗耳边说着:「没事,老公在这里,没事的!」

听到我的声音,阿妗却慢慢回过神来,看着我和丫头的面孔,哭声却慢慢停下来。

不过刚才阿妗的一阵挣扎,让我的肉棒不再没有萎缩下来反而因为阿妗的挣扎更加胀大了。

难道那几个人强奸阿妗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么?

看着阿妗依旧残留些许泪水的脸颊,我不禁为我的想法觉得羞愧,肉棒却慢慢地抽插运动起来。

刚刚体会过丫头阴道的紧和浅,再感觉阿妗阴道的深和滑腻,原来刚刚射精就开始做爱的那种酸痛却很快就消失了。剩下的只有释放我欲火的冲动。

刚刚高潮一次的丫头却依旧没有满足,凑到我身边,舌头轻轻在我身上滑动,两只小手却轮流在我和阿妗身上抚摸着。

或许刚刚被丫头抚摸过了,此时想要报复,阿妗的玉手却顺着丫头的腿缝插进依旧残留着我射进去的精液的阴道,轻轻抽插着。

或许阿妗的动作有些生疏,或许同为女性的缘故,或者是因为刚刚高潮的缘故,丫头很快就在阿妗的手指上高潮了。

「老公!我也要……不要,好姐姐,你不要这么弄我啊!啊……我要来了!」

丫头的胳膊用力搂着我的脖子,娇媚的声音,让我再次火大,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三人的做爱让我很难以坚持下去,在丫头高潮的嘶喊声中,我再次把精液喷发出来,这次却是射到阿妗的体内,虽然阿妗已经没有生育能力,我却还是喜欢射到她体内。

第二次射精后,我的身体已经疲惫不堪了,轻轻搂过丫头和阿妗,一起慢慢进入睡梦中……

其实还有一点没有说过,沈言的大肚子女人被接走了,前面提过我让弟兄去联系沈言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了,经确认这个已经半疯半傻的女人确实是沈言的嫂子,那个可怜男人的妻子。

就此,因为杀死那个即将出生的小生命的最后一点愧疚也烟消云散了,他,或者说她,本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丫头的舅舅,那个老头,送进医院不多久,就病情加重死去了,而丫头那个年轻的舅妈丝毫没有提及老头的死因,因为丫头的舅舅没有儿女,所以她舅妈理所应当的得到了所有遗产。

而之后没有出乎我意料的,在我和丫头结婚之前,丫头的舅妈就改嫁了!

(完结)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