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老柳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老柳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平凡的激情 平凡的激情

    目送父子离开,柳絮关好门,收拾好碗筷。离上班时间还早,柳絮走进卫生间脱下衣服打开淋浴,简单的冲洗了一下,对着镜子边擦拭边欣赏自己的裸体。  镜中的女人白皙清纯,虽然三十五了,还是那么年轻漂亮,饱满的乳房、纤细的腰身、浑圆的屁股,双腿间浓郁的阴毛非常显眼。看着镜中的自己,柳絮不觉轻叹了一声,慢慢地穿好衣服,又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摇了摇头,迈步走出家门。

    老柳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平凡的激情》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平凡的激情》,是作者老柳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目送父子离开,柳絮关好门,收拾好碗筷。离上班时间还早,柳絮走进卫生间脱下衣服打开淋浴,简单的冲洗了一下,对着镜子边擦拭边欣赏自己的裸体。  镜中的女人白皙清纯,虽然三十五了,还是那么年轻漂亮,饱满的乳房、纤细的腰身、浑圆的屁股,双腿间浓郁的阴毛非常显眼。看着镜中的自己,柳絮不觉轻叹了一声,慢慢地穿好衣服,又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摇了摇头,迈步走出家门。

《平凡的激情》 第09章 爱,激情,平凡(结局) 免费试读

李长江第一次感觉到时间的漫长,每一天都在彷徨中度过,无精打采的,对生活好像失去了信心,拒绝了陈姐的邀请,回到家里也不爱说话,柳絮对此很不满意,嘴上没说,明显表现出来了。

三天过去了,这天柳絮又没回家,直接去了军哥家,李长江麻木的呆坐在家里,说不出的寂寞孤独。闭上眼睛,过去的生活那么平淡,却是那么幸福,一切都消失不见了,柳絮说没有背叛,可这一切都是背叛,柳絮背叛自己,自己背叛柳絮,陈姐背叛军哥,军哥背叛陈姐,自己原来生活在背叛之中,苦笑几声,眼角流下浑浊的泪水。

几声敲门惊醒了茫然的李长江,无力的打开房门,是玲子,玲子冷冰冰的站在门前。李长江心里充满惊喜的惊呼:啊,玲子,你回来了,你,快进来。玲子进屋看着李长江,眼里充满幽怨和愤怒,猛地把挎包砸在李长江身上,愤怒的责问:懦夫,气死我了,你在做什么呀?你会失去一切的懂吗?

李长江低下头,怯懦的问:你没回家吗?玲子恼怒的说:回了,回家看见你老婆撅着屁股在,在,你,你你,哎!

李长江惊恐的说:你看见了,我,我已经没有感觉了,玲子,我,我好难受,好寂寞,要不是心里惦记你,我,我可能已经上吊自杀了。说完痛苦的坐在沙发上抱着脑袋。玲子即心疼又气愤,叹息一声爱抚着李长江的头,语气温柔许多的说:好了,别那么没出息了,好在一切还来得及。

就在此时,门开了,柳絮脸色惨白的进来,后面跟着慌乱的军哥,陈姐最后一个进来,满脸羞愧。空气仿佛凝固一样沉寂,玲子打破沉默,冷冷的说:都坐下吧,今天好好谈谈。军哥小声说:玲子,回来咋不先打电话告诉我一声呢?

玲子看了一眼爸爸,无奈的摇摇头说:提前告诉你,就不会被我发现了对吗?

军哥羞愧的低下头,不敢正视女儿。陈姐有点怕玲子似的胆怯的小声说:玲子,对不起,不是你想的那样,都,都是我的错,别,别怪你爸爸好吗?玲子冷漠的哼了一声,陈姐闭嘴不敢在说话。

柳絮平静许多,事情到了这一步,也没啥不能说的了,看了一眼玲子说:你已经看见了,也没啥隐瞒的,以前我和军哥的事,不是你极力劝解长江的吗?你不是支持我继续和你爸爸的吗?为此你还和长江有过一腿吗?今天怎么教训起我们来了,再者说,这事长江是知道的,他没有反对,不是也一起参加了吗?怎么今天倒是我做错了。

第一个惊呆的是军哥,他听到玲子和长江有一腿后,脸色煞白,手在颤抖,有股怒气冲顶,好像暴打长江一顿。却无力的呆坐在那,大脑一片混乱。

李长江心里更是百感交集,这一步步都是自己走的,多少次对自己说,不能这样,可控制不住自己的鸡巴,控制不住当王八的兴奋,如今自己的状况,何尝不是自己造成的,愿的了别人吗?

陈姐吃惊的张大嘴,环视眼前的人,有点找不到北了,混乱的不知道说什么,更不知道想什么,麻木的呆坐在那里。

玲子平静的说:好,说出来也好,今天就说个明白。当初是我的主意,我也有自私的一面,我不否认,我是真的可怜爸爸,我是成年人了,我知道爸爸的苦,我知道柳姨的好,我更知道柳姨和李叔的感情有多深,知道李叔和爸爸的兄弟情有多真。

我也坦白的说,开始我对李叔,是有报答的意思,一个男人,把自己老婆送上朋友的床,很不公平,所以我才主动接近李叔,或者说是勾引。后来我爱上李叔了,我知道这样不对,也不能破坏李叔和柳姨的家庭和感情,我选择退出。同时你们想想,那时候的我们充满浪漫和激情,那时因为我们有爱,有性,有情。

至于陈姨,你也是苦命人,追求性福没有错,可你们做事的方式不对,你们说说,你们在一起有情吗,有爱吗?你们觉得这是激情吗?这是淫乱,对每个人带来短暂的性高潮后,你们在伤害彼此,彼此的家庭和爱情,这样你们觉得幸福吗?

柳姨,你只知道李叔同意你这样,你可否感觉到李叔那已经不是包容,是变态的性欲左右了思想和感情,你没觉得你不在关心李叔了吗?你没感觉到你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了吗?记得以前你每一次和爸爸约会回来,都会更加温柔,更加爱李叔吗?现在你还有这种感觉吗?

爸爸,你年纪最大,你难道不清楚这样后果是什么吗?你能和陈姨离婚娶柳姨吗?你做的到吗?你的良心允许吗?你不去主动把话和李叔说开了,你不觉得你们之间已经很陌生了吗?这是你想要的吗?你是沉迷在淫欲失去理性了。

陈姨,你和爸爸的结合是你向往的幸福,你心里的阴影为什么不和爸爸好好沟通,相互谅解,你选择了逃避,选择了这样的方式,你想过后果吗?你不觉得幸福离你越来越远吗?你还有勇气面对幸福吗?某种意义来讲,你们的确没有背叛,都是你们自己选择的,可你们背叛了生活,生活如果背叛了你们,那就晚了。

李叔,你觉得自己可怜吗?你孤独寂寞,难道不是你自己造成的吗?那个充满爱心的人哪去了,懦弱,自卑,你不觉得你很没有担当吗?你不去努力留住柳姨的心,却在往外推,你失去的不只是柳姨,还会失去这个家,失去我对你的爱。

四个加起来一百五十多岁的人,被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教训的无言以对,都低下头,默不作声。静,出奇的静,静的能听到每个人的心跳。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玲子说:回家吧,都好好想想吧。说完率先拿起挎包,走出李长江家门,军哥和陈姐默默的跟在后面,留下李长江和柳絮傻傻的坐在那。

柳絮低声说: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会这样难过,我,我确实忽略了你,玲子说的没错,哎!现在想想,这段日子过的确实混乱,我们都错了。李长江痛苦的说:这不怪你,我是很懦弱,其实你和军哥再一次发生关系,我,我心里是不同意的,玲子说的对,我有点变态了,我对普通性爱好像没兴趣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不看军哥操你鸡巴都不硬了,我,我每次完事,都很孤独寂寞,想死的心都有。

柳絮忍不住流下眼泪,弱弱的说:对不起,我没察觉到你的变化,我沉浸在欲望里,迷失了双眼,我们的生活变了,变得没有感情,我徘徊过,犹豫过,可我没有思考过,性快感左右了我的情感,长江,我们回到从前吧。说完『呜呜』的哭出声来。

这一夜,李长江和柳絮谁也没有睡着,往事如烟,历历在目,各有所思。第二天起来,还要上班,李长江不知道能不能面对军哥,和玲子的事让他心里非常愧疚。

到了店里,玲子已经等他和柳絮了,柳絮对玲子又爱有恨,说不出什么滋味。

李长江低声说:你这么早过来,怎么没去你爸爸店。玲子平静的说:都说好了,也说开了,你们也不要考虑过去的事了,投入工作中是最好的办法,我已经辞职了,打算回来和你们一起干,我想组建一个公司,需要你们的支持,今天我们中午一起吃饭,具体聊聊。

五个人坐在一起,尴尬又别扭,李长江明显感觉到军哥的敌意,玲子也感觉到柳絮的敌意,只有陈姐默不作声,仿佛是局外人一样。

玲子变得很职业,冷静的说:大家不要想着昨天,我们谈今天,陈姨,你说你们公司现在很不景气,仓库空了好几间对吗?陈姐没想到玲子第一个问的自己,紧张的说:是的,有人议论公司可能要解体,人员要分流,象我们这样的,没人愿意要,正发愁呢。

玲子笑了,鄙视的说:你们还想吃国营大锅饭,当然不行了,我的计划是这样的,赶紧找关系,接手仓库,现有的工作人员我们全部接受。

军哥困惑的说:要仓库干嘛?对我们有什么用吗?玲子说:现在城市发展很快,空间已经很小了,仓库的价值越来越高,我们既可以出租,也可以自己利用,现在物流发展很快,我们为什么不成立一个物流快递方面的公司呢?

李长江毕竟经商多年,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大的发展趋势,也是绝好的商机,马上开口说:着主意不错,军哥和陈姐以及柳絮,都是干储运的,着方面业务很熟悉,我看还可以把我们现有的业务扩展为批发兼零售,前景一定不错。

柳絮插嘴说:想法是很好,可我们有实力吗?这可需要几百万的投资啊,怎么解决。太冒险了吧。沉默片刻,玲子冷静的说:是有风险,但是商机不可错过,现在竞争激烈,市场多元化,抢得先机,是我们成功的首要条件,资金可以想办法,我想大家把钱都拿出来,另外可以贷款,最主要的是需要你们的支持。

又是一阵沉默,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大事,多年拼搏下来的积蓄,不是轻易就能下决心的。军哥对女儿的想法有疑虑,但是自己的女儿,咬着牙说:好吧,我没意见。陈姐犹豫了一下小声说:我更没意见了,做生意我不懂,不过单位那些人我可以打招呼。

李长江看了柳絮一眼,柳絮低声说:你做主好了,我也没意见。李长江坚定的说:好,就这样,我同意玲子的计划,我们一起努力。

一个大胆的计划就这样开始实施了,军哥和陈姐分别找关系,托人联系领导。

很快双方代表坐在一起谈判,一切都很顺利,只有人员留用环节费了不少事,那些有关系有人的,都不愿意留下,都被分流到其他单位,为的是保留国营事业单位的铁饭碗。那些没关系没人的,惶恐的不知所措,都在打听工资待遇等等,军哥陈姐和柳絮都知道,那些有关系有人的工作从不卖力,所以都愿意那些没关系没人的留下,玲子制定了新的劳资制度,工资待遇比以前更好,通过绩效考核激发了每个人的积极性。

玲子从新分工,仓库由军哥和陈姐负责,柳絮做总会计,李长江负责店面销售并协助玲子管理日常工作,玲子展现了职业经理的魅力,业务全面展开,公司员工增加了十个人,都是玲子聘请的大学生。

这期间,每个人都投入到紧张的工作,忙碌的不可开交,好多事都需要从新学习,仿佛忘记了过去的慌乱日子,焕发出新的工作和生活热情,几个月下来,公司逐步进入正轨,业务范围增大,业绩明显,大家都看到了希望。

柳絮在办公室,经常和玲子相处,慢慢的对玲子充满钦佩,心里的芥蒂消失了。李长江经常和玲子一起工作,朝夕相处,更多了份感情,玲子却保持着固有的距离。李长江困惑过,但更多的是在玲子身上学到了积极向上的工作作风。军哥和陈姐对现在的业务熟悉的很,加之现在是自己的,更加努力,经常一起探讨各种问题,感情无形中增进了许多。

李长江和柳絮回复了往日的欢笑,虽然性爱很少,也没有那么多激情和高潮,但是很幸福,很温馨。军哥和陈姐好了许多,做爱次数不多,但是和谐了许多,偶尔的肛交也自然快乐许多。

这一切玲子都感受到了,露出欣慰的笑容,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又经常独自伤神叹息。和李长江合作的非常合拍,尤其李长江的进步,让她非常高兴,只是没有表露出来。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有快过年了,紧张的安排春节事物后,军哥约李长江单独见面。一壶茶,两个人好久没有单独见面谈话了,熟悉又陌生,显得尴尬别扭。

军哥清了清嗓子说:我们好久没说话了,今天我们谈谈吧。李长江默默的点点头说:是啊,时间过得真快,又快过年了,这三年的经历太复杂了,我都三十九了。

军哥也感叹的说:一切好像在做梦一样,我们都有责任,都有过错,我们四个人的事也就不多说了,今天和你说说玲子。李长江虽然做了心理准备,还是有点紧张,最怕的是谈论玲子。军哥已经提出来了,只好面对了。

军哥叹息一声说:长江,玲子毕竟年轻,还要嫁人,她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什么性格你也清楚,我和陈姐说过几次让她找对象,都被她拒绝了,我知道她心里只有你,装不下别人,我想你也不希望她这样过一辈子,总得想个办法解决,不能当误孩子的幸福啊。

李长江愧疚的说:军哥,玲子的事怨我,我也劝过几次,每次玲子都瞪眼,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对不起,军哥,我说句良心话,我也爱玲子,从心里爱,这种爱和柳絮不同,但是我知道我和玲子不可能,我也没法离开柳絮,更无法面对舆论,也许是我太懦弱了,哎!你有什么打算和办法吗?

军哥沉默许久,抬头看着李长江慢慢的说:这丫头的性格我们无法改变,慢慢的也许会遇见喜欢的人,我们尽量创造机会吧,哎!要是逼急了,玲子可什么傻事都赶出来了,你知道吗?我发现几次她在夜里偷偷哭,我心里很不好受啊,长江,我想了好长时间,在没有遇到合适的人的时候,就让玲子做你的情人吧,玲子交给你,我也放心。

李长江惊出一身冷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这是从军哥嘴里说出来的,赶紧摇头说:不不,这不行,我不能在犯错误了,不能当误玲子的幸福,军哥,这不行。

军哥平静的说:别说了,我不能看着玲子如此孤独,柳絮那里我去说,我想柳絮应该能接受玲子,毕竟,毕竟我们的关系都不一般。

李长江感动的流下眼泪,颤声说:军哥,要是玲子同意,我绝不会辜负你和玲子,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军哥无奈的摇摇头说:我也是没办法,不过说好了,玲子一旦遇见可心的人,你必须放手,毕竟你们年龄差很多,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李长江忘记自己是怎么走出茶楼的,浑身轻飘飘的,激动的想大声喊叫。回家上楼,迎面遇见下楼的柳絮,柳絮看见李长江说:军哥找我说有重要事情商量,我要是回来晚了,你自己做饭吧,菜我已经洗好了。说完下楼走了。李长江进屋坐在沙发上,心里又喜又期待。

焦急的等待,李长江坐卧不宁,说不出是激动还是兴奋。柳絮八点才回来,一进屋,李长江感觉迎过去,接过柳絮的包关切的问:外面冷吧,手冻这么凉。

柳絮眼神复杂的看了李长江一眼说:今天出息了,这么关心我呀,瞧你急的,哎!

你是等我还是等我的消息。

李长江脸红了,不敢抬头看柳絮。柳絮坐下幽怨的说:军哥都和我说了,孽缘,真实孽缘,我们两家啊,扯不断的孽缘,这回你满意高兴了,不过我提醒你,我是这的主人,玲子只能是你的情人,哎!也许这就我命吧。

李长江激动兴奋的几乎一夜没睡,足足操了柳絮一个小时,柳絮即满足又有点失落,笑骂李长江有了玲子,就像发情的公狗一样。

第二天柳絮陈姐和玲子一起逛街买衣服,李长江和军哥在家忙活晚饭,军哥提醒李长江:这事得看玲子的意见,柳絮和陈姐今天会和玲子说,玲子同意不同意还不知道呢,你也做好心理准备。李长江心里一会美一会慌,说不出什么滋味。

三个女人拎着大包小包的回来了,玲子最后进来,脸色羞红,有点扭捏的不敢看李长江,陈姐嘻嘻哈哈的和李长江开玩笑的说:哈哈,今天荣光焕发呀,脸红什么?军哥小心的观察女儿的表情,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露出无奈的笑容。

一顿饭,玲子始终没有说话,低着头只吃眼前的菜,柳絮努努嘴示意李长江,李长江红着脸给玲子夹菜,玲子脸更红了,小的不能在小的说:好了,人家吃饱了。陈姐和柳絮都笑了,军哥还是无奈的摇摇头。

吃完饭休息一会,军哥起来对陈姐说:我们走吧,回家还要事呢,说完和陈姐拿着东西,没等玲子反应过来,已经走出房门,陈姐笑着回身关上门走了。

玲子想拿东西跟着爸爸走,又不想走,紧张羞涩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柳絮说:你给长江买的毛衣拿出来,让长江试试合身不。玲子脸更红了,没有了职业经理的严肃,像个害羞的小女孩一样,拿出意见暗红色的毛衣,塞进李长江手里,躲在柳絮身后,不敢抬头。

柳絮看着李长江穿上玲子买的毛衣,酸溜溜的说:暖和吧,暖心吧,玲子眼光就是好啊,看看都合身啊。李长江咧着嘴傻笑不语。

柳絮又对玲子说:不早了,我们先洗洗,给我搓搓背吧,好久没搓背了,脏死了。看着两个女人进入卫生间,李长江有点浑浑噩噩的,这太出乎想象了,傻呵呵的一个人偷笑。

总算出来了,柳絮裹着浴巾推开卧室的门对同样裹着浴巾的玲子说:把睡衣递给我。玲子红着脸进入卧室,把睡衣递给柳絮,柳絮拿着睡衣转身边进入小卧室边对傻呵呵的李长江说:还不洗洗睡觉了,都几点了。

李长江快速进入卫生间,简单冲洗一下,兴奋的挺着鸡巴出来,两边卧室的门都关上了,犹豫不解的站在那里,看看柳絮那边,看看玲子那边,懵了。这时候柳絮打开门,穿着睡衣看着李长江胯下的鸡巴幽怨的说:进去吧,这回你美了。

说完眼圈一红,忍不住流下泪水。

李长江抱住柳絮,深情的说:柳絮,谢谢你,我会永远爱你,你要是不同意,我,我不会勉强的。柳絮推开李长江说:不要说了,我们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别辜负了我们大家的心,快去吧。说完进屋关上门。

李长江推开门进入卧室,玲子躺在床上,盖着大被,只露出红红的脸和一双含情的眼睛。李长江慢慢靠近玲子,掀开被角,转进被我,浑身触碰到玲子温暖的光滑的肌肤,身体一颤,搂过玲子。

床头灯柔和的灯光映衬下,玲子娇羞的注视着李长江,眼里充满爱的火焰,吐气如兰的芬芳,醉了李长江,温柔深情的吻在玲子额头,眼睛,两张嘴慢慢的吻在一起,彼此吮吸对方的舌头,品尝彼此的津液,呼吸变急促了,炙热的情欲蔓延,仿佛融化彼此,玲子的乳头已经变硬,娇艳欲滴。李长江一口吮吸一颗乳头,一只手温柔的捏另外一颗乳头。玲子轻声呻吟,伸开双臂,身体舒展,乳房高挺。李长江慢慢的向下吻,脸贴着玲子柔软的阴毛,闻着玲子少女的气息,痴迷的爱抚玲子光滑的小腹。玲子分开双腿,阴毛下粉嫩的阴户微微开启,肉芽微微突出,几滴甘露闪着光。

李长江伸出舌尖,轻轻的把一滴甘露舔进嘴里,融化在口腔,在肉芽上轻柔的舔弄几下,玲子颤抖几下,微微张开的缝隙几下收缩,一滴滴甘露沁出,一滴滴被李长江收进嘴里,化进心里。

玲子开始扭动屁股,低声呻吟:嗯嗯,啊,啊,给我,爱我,啊。李长江压在玲子身上,紧紧吻在玲子,屁股一沉,两声幸福的低吟,火热的鸡巴深深进入温暖湿润阴道,慢慢的挺动,慢慢的抽插,慢慢的体会那充满爱意的快感。

玲子搂住李长江后背,屁股挺动,迎合李长江一次次深入,幸福的呻吟:啊,啊,长江,啊,我,我好幸福啊,我等这一天太久了,爱我,啊,啊,好硬啊,好,好舒服,啊啊,长江好能干啊,啊啊,我,我来了,啊啊,啊。

悠长的呻吟,李长江幸福兴奋的抵住玲子阴道,感受着进到收缩带来的快感,热情的吻着玲子,玲子陶醉着,快乐着。喘息一阵,翻过身骑在李长江身上,昂着头,挺着胸,上下起伏,饱满的双乳顺着起伏上下晃动,李长江握住玲子双乳,鸡巴用力上挺,几度驰骋,玲子喘息着说:长江,啊,啊,好厉害呀,我受不了了。说完翻身撅起屁股。李长江爬起来,亲吻玲子屁股,阴唇四周的沫沫乳白色,删着淫光。

李长江握住鸡巴,对准玲子阴道,狠狠的插了进去,玲子一声呻吟:啊,天啊,好深啊,啊啊,我喜欢,长江,操我吧。爱人,操你的爱人,给你的爱人高潮,啊啊,啊。再也控制不住情欲的李长江奋力猛插,卵蛋拍打玲子的阴蒂,淫水滴落在床单,湿了一片,在玲子又一次高潮抽搐下,李长江深深射入玲子体内。

激情过后,搂着玲子,李长江幸福的吻着玲子。玲子幸福的依偎在李长江怀里,温柔的说:长江,这才叫激情,我爱你。李长江激动的说:我也爱你,玲子,我好幸福。温存一会,玲子温柔的说:我们都需要爱,都需要激情,柳姨,陈姨,爸爸也需要爱,需要激情,而不是简单的淫乱,把柳姨请过来吧。

李长江此刻才想到柳絮,心中暗想,人啊真是怪,激情的时候什么都不重要,什么都不在乎,可生活还得继续,平凡的日子还得继续,有爱的激情才是真的幸福。对,应该把柳絮请过来,也许明天柳絮和军哥还会爆发激情,自己也许还会和陈姐激情,愿我们都用爱换取激情,在激情和爱中,过平凡的日子。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