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jiyongjun1984免费 jiyongjun1984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丑闻 丑闻

    机舱内的广播正提示着飞机即将起飞,看着身边空姐窈窕的身姿和温柔的微笑,初次乘坐飞机的旅客们的情绪逐渐地稳定了下来。而我则坐在紧临舱窗位置,微眯着双眼,作养神状。  我叫黄膺。性别男,今年十八岁;身高一米八、留板寸头、五官基本端正、面容还算硬朗。目前就读于PLA石城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战略研究专业,大一军校生。

    jiyongjun1984 状态:连载中 类型:官场职场
    立即阅读

《丑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丑闻》,是作者jiyongjun1984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机舱内的广播正提示着飞机即将起飞,看着身边空姐窈窕的身姿和温柔的微笑,初次乘坐飞机的旅客们的情绪逐渐地稳定了下来。而我则坐在紧临舱窗位置,微眯着双眼,作养神状。  我叫黄膺。性别男,今年十八岁;身高一米八、留板寸头、五官基本端正、面容还算硬朗。目前就读于PLA石城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战略研究专业,大一军校生。

《丑闻》 续写 十四(夜窥) 免费试读

人物介绍:

我黄膺

男,今年十八岁;身高一米八、留板寸头、五官基本端正、面容还算硬朗。目前就读于PLA石城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战略研究专业,大一军在校生。我生长在华夏最繁荣地区之一——大河三角洲区域的吴西省三湖市的一个军人家庭。

母亲赵荷

到今年正好四十岁,三湖市江口县茶陵乡人。去年夏天升任市属高新科技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兼管委会主任,正处级。秀丽端庄、慧而不媚了,一头乌黑顺滑的简约中长发、柳眉细长、杏眼柔亮,身高足有一米七的她身材凹凸有致,依然还能够勾勒出绝佳的S型架势来。特别那双笔直修长、更兼丰腴的美腿是因为年少年时在体校练过田径,一直坚持身体锻炼;从职经历:母亲赵荷江口县中学体育老师,父亲去世后在市委某科室副主任,后下乡镇当镇长时得遇时任三湖市纪委书记马桂芝的赏识。其后在那位女性纪委书记晋升为市委副书记以后便提拨了母亲。在她的照拂下,母亲一步步的从市辖区街道党工委书记、市辖区副区长、常务副区长的职位上不断升迁。

继父卫佐民

四十三岁,三湖市武警支队的政委,上校军衔。因儿子卫宝峰斗殴,耽误了晋衔大校,官升副师的机会。曾在父亲生前任刑警队副队长的那个郊区县武警县中队的指导员,任区武警大队副教导员的卫佐民与我母亲在一次碰巧的偶遇后开始谈恋爱,半年后结婚。

继弟卫宝峰

一米八六,留着一头斜刘海短碎发,五官棱角分明,肌肉线条出色,同时满脸痞样却又有几分稚嫩参杂的帅气大个男生,今年十六岁了。现就读于市沧云私立学校,高一年级。

祖父姓黄名泽远

抗日干部出身,戎马身涯几十年。最高职务曾担任PLA野战军驻吴西省部队的参谋长。八十年代中期离休,享受正军级离休待遇,张抚仙副总长曾经是他的手下。祖父祖母育有三个子女;长子黄安国、次子黄定国、三女黄风铃。

父亲黄安国

从部队转业,成为警察,并担任县区级GA局刑警队副队长,在进山围捕武装抢劫团伙的过程中与另外一名干警遭遇了团伙大股的袭击。以二对七的情况下,父亲和那名干警虽然都牺牲了。但还是击毙了三个劫匪,打伤了一个。后来剩余的团伙成员也在次日全部成擒,无一漏网。再后来,父亲和那名干警都被追认为烈士,GA部二级英模。

二叔黄定国

他比我亲生父亲小三岁,和我母亲同龄。现在是PLA第XX集团军下辖的某摩托化步兵旅旅长,上校军衔。其部队驻扎地在吴西省的最南部正皋市那里。

舅舅赵横

头发一丝不苟,长相肥头大耳,身形相当胖硕的男人所发。他引人注目的地方就是其左手腕戴着一块做工精致的高档腕表跟一串翡翠佛珠,现年四十二岁。现在是三湖市江口县一家实业集团公司的董事长。虽然只有初中学历,但善于结交,经营人际关系的他从十数年前下海经商开始,因为有母亲的帮扶,再加上其平日积极捐助灾区、助学扶贫、修桥筑路、安置县内下岗职工等一系列的行为映衬。他在江口县社会声誉和社会地位随之不断上升,几年前更是一举被选为江口县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县城里的百姓对他,都是交口称赞,无一恶言。他自己也是屡屡成为县内,甚至市里一些领导干部家里的座上宾。

项莆清

现年五十七岁,中等个头,留平头,国字脸,吴西省组织部长,省常委。父辈避战乱灾荒迁居至三湖市一偏远小村庄,文革期间,其父照顾在此地接受劳动改造的原省委第一书记冯援,项莆清受到照顾,由三湖市江口县体委下属的少体校当田径教练安排省委党校完成进修,冯书记便将他调至自己的身边工作。在他的关照与提携以及自身的刻苦奋斗下,项莆清仅花了十年不到的工夫就从一个普通秘书,攀升为正厅级的高官。并在那年年底,回到了三湖,担任市长。一年半后,又晋位市委书记。母亲赵荷在当年被调入市政府办公室工作的时候,时任市长正是他项莆清。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和母亲原本便相识。因为当年他还在江口县的少体校当田径教练之时,其所带的队员中,就有母亲。

杨军

母亲赵荷的顶头上司,现任三湖市的市长。而且不光如此,母亲当年刚进入市政府办公室工作的时候杨军就已经是她的直属领导了。只不过后来杨军跟随自己的官场靠山调离了三湖,数年官场拼搏后终于再度杀回三湖市就任市长。杨军秘书在江口县当常委副县长,在今年三个月他就因为受贿被市纪委双规了,令杨军很被动。

杨锦平

杨军的儿子,现年十七岁。和卫宝峰一样在沧云私立学校就读,不过比卫宝峰高了一个年级。他俩的关系很是不错。他俩人结识的缘由也可谓不打不相识,和卫宝峰是沧云私立学校的风云人物。

马桂芝

三湖市政协立席,母亲赵荷在下面乡镇当镇长时得遇时任三湖市纪委书记马桂芝的赏识。其后在那位女性纪委书记晋升为市委副书记以后便提拨了母亲。在她的照拂下,母亲一步步的从市辖区街道党工委书记、市辖区副区长、常务副区长的职位上不断升迁。

母亲的专职通讯员小郑

是那位曾经的马副书记,现在的马主席的小女儿,容貌不是特别出彩,但胜在青春气十足的妙龄女子

宋副省长

吴西省副省长、常委,高大魁梧,身材匀称,穿着白色短袖衬衫,理着干练的平头短发,国字脸,浓眉大眼,鼻挺口方,脸上挂着几分淡笑,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魅力十足的中年男人。

花脸

三湖人,三十多岁,一米七几的个子,理着小平头,眼大眉粗,古铜色胳膊肌肉十分虬结,肩部三角肌同样发达,左眉角至左耳垂,有一道斜斜的疤痕,那对不大的三角眼摄出的森然光芒,收放之间,如吐信的毒蛇一样,令人不敢直视。参加过缅甸彭氏果敢同盟军,落难之际被舅舅赵横收留。

哑巴

舅舅赵横的司机,练有铁砂掌。

白婕

其大约花信年华,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舅舅的情人,圆圆的脸庞,水汪汪的桃花眼,嘴唇丰厚且宽大,极为性感;颧骨与下颚连接的部位弧线甚是优美。

洪丽莉

十一岁,在高新区双林小学读四年级。她的父母,都是高新区正安机械厂的职工。父亲在机械厂职工家属闹事后的隔天就被警方带走,至今还未返家。本来在街上摆摊维持生计的母亲去年被查出了大病。

路人女

大约二十七八岁,个子高挑,身材曼妙,鹅蛋脸,容貌姣好,头发烫了小波浪,衣着打扮都很时尚。

路人男

是三十出头,瘦高个子,脸部线条的棱角比较分明,带着副眼镜,看上去比较坚毅,也略有几分书卷气的模样

厕所苟且女

鬓高挽、容颜狐媚、身材玲珑、曲线毕露;着黑色女士短袖西装套裙,内里搭配翻领白衬衫,脚下一双亮面黑高跟鞋。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能使男人沉迷的魅力。

正安机械厂

始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曾经非常红火。厂区占地面积也很大,横跨三湖市的三个县区交界处,超过了一千亩地。只不过进入新世纪之后由于企业经营不善。虽然进行了几次改组和改制,产区土地经过置换也全都归入了高新区。但是由于这个厂子三湖市政府的股权所占比重比较大,到了前几年的时候企业便几乎陷入了停产状态,职工的工资已经发不出来了。

当台湾企业和本省的一家名为「宏图」的集团公司都看重了机械厂那块土地。台湾那家企业想要以投资办厂的方式来获取那块土地。而宏图集团则有其想法。现在这块土地因为两家公司都有实力,加上由于那块土地上机械厂的厂区、生活区是混在在一起的原因,要想整体出让很有难度。尤其是拆迁补偿以及机械厂职工的后续安排等也十分棘手。所以到现今为止不管是高新区的领导班子,还是三湖市常委会班子都一直没有启动,也没有摆到桌面上来谈。

吴西省

华夏最繁荣地区之一——大河三角洲区域,

睹光市

吴西省汇。有着名的休闲会所太一会所。

三湖市

是吴西省经济比较繁荣发达的城市。

东州市

位于我国经济发达的南部省份,东海省的中南部。它不仅是全国对外开放的城市之一;也是享有副省级行政级别,有着名文湖景区。吴西省隔壁邻市。

石城市

着名的PLA石城国际关系学院就座其中。

****************************************

花脸叫来的是盒饭,一人两盒。填肚子而已,可口的盒饭形同嚼蜡,荧光灯下,两个男人一声不响地闷头吃盒饭,只听见「嗞、嗞」的嚼饭声

「花脸,饭菜虽差,上点酒吧,要不我告诉我舅,你伙食虐待我」

「黄公子,主要你不出这屋,酒是没问题,但我是没三斤白酒是不醉的」

「变态」我心理直骂,抓狂,没干倒他,我先被干倒。他眼角睁亮的疤痕凭添几分狠色,难道没有办法摆脱他吗?军队平时训练,越是主要关头,就更加冷静,我悄悄的打开手机录起音来。

「别啰嗦,拿六瓶白酒来」我大声吼道,相信再吼几声,整憧楼都听得见。

「好吧!只要你高兴,我花脸慢慢陪你喝」

没一刻钟,外卖送来四瓶三湖特产,洋湖青花瓷酒,在大河三角洲区域很出名的白酒。还带了两袋子卤肉,和刚才一样印有宋记快餐,宋记快餐在三湖的饮食业中可算神话,十年前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快餐店发展到今天,在三湖市其的名字竟然跟麦当劳媲美。

一上来跟花脸碰了一杯,满满的喝啤洒用的玻璃杯,一股辛辣刺激直冲头上而去。

「知道谁在干你吗」

「嗯!嗯!……」母亲雪白的丰臀一道道雪的红印,湿漉漉的屄中抽插着粗硬的鸡巴,凌乱的阴毛黑得是这么刺眼,视频中的情景又浮现在我的眼前,又一杯白酒往嘴里灌去。一股在眼眶打转很久的泪水禁不住流了出来。

「来,再来一杯……」

「黄公子,你不能再喝了」

「花脸,我叫你快倒上……怎么,不识抬举」

「啌!当」一声,我把饭桌掀倒,我操,又一脚把椅子踢倒。喝得太急,洒气马刺激着我感观、行为。

花脸却一脸平静地看着我。

我赌气地往卧室走去,眼泪不断地往下流。

「哈哈!哥,你妈就是一个婊子,官场骚货」好像卫宝峰就在我身后讥笑着,「冷静!冷静」另外一个念头在升起。

「我能,但愿能」我悄悄地给我那黑客同学发了短信。

卧室中的空调,发出「嗡嗡嗡」的响声,依稀听到楼下进出人说话的声音,用手推了下钢筋防盗窗,纹丝不动。没过多回,听到大门开门的响声。然后是母亲和花脸简单的几句交谈,然后花脸出去了并且把门反锁。

「笃!笃!……」母亲走进了卧室,眉黛如画,岁月并未在她丰润白皙的脸庞上留下明显的痕迹,鹅蛋型的脸庞上一双翦水秋瞳带着一丝蒙蒙水汽,娇媚如花的容颜透着一种惹人怜爱的哀伤,别有一丝诱人的成熟韵味,她的眼眶微微有些发红。

米白色七分袖的雪纺衣,略微收身的剪裁尽显成熟妇人丰腴柔软的腰身,高耸的胸部凸印出胸罩的轮廓。白皙嫩滑嫩藕一般的玉臂被上衣的短袖恰好处的衬托出来,更显圆润修长。S形的腰肢下,一弯浑圆的隆臀被黑色真丝的百褶裙紧紧包裹着,修长的玉腿自裙下斜伸出来,配着脚下白色的中跟凉鞋,高贵而不张扬,清雅却不柔弱,浑身上下显露出一种娴静温婉,端庄雍容的气质。

「我把你的电脑和换洗衣服拿过来,你看你满身酒气」母亲的脸上瞬间平静如死水一般,眼睛流露出几分怜悯。

「妈,你难道真的不肯告诉我吗?卫宝峰是个疯子,什么事都做得出,爷爷、他爸那里会怎么办,你想过没有?」我还是极力地劝母亲收手,不管是什么目的和计划。

「膺儿,我还是那句话,我是你母亲,你无权教我怎么做。过几天,你自然会知道一切」母亲的脸上冷峻起来,不是母子之间的关系,官场作派丝毫没有商量余地。

「在太一会宝峰是杨锦平带去的,肯定有原因……」我紧握着拳,压住心里的激动和酒精带来的冲动。作为儿子,我还是极力地提醒母亲,即使触碰到她的丑事。

「好了,我知道了,你看你混身都馊了,快去把衣服换了,才当几天兵就学当侦探,社会的东西够你学半辈子」母亲脸色温和起来,微嗔的嘴角微微上翘,丰润的嘴唇、半露的贝齿饶是好看。

「……」我还想力徒辨解几句,注意安全之类的话就被打断了。

「……好了,我知道我的儿子关心我,快去洗一下,我去给你洗点水果……」我虽然心中有千万个的愤怒理由,母亲的三言两语,令我不得不接受这种尴尬的现状的母子关,谁叫我是她的儿子,她是我的母亲。我什么权力指责她的行为呢!

「哥!你妈是个官场婊子,是个骚货,她的奶子很坚挺,她的乳头、乳晕有点黑黑的,很小一圈,像咖啡豆,咬起来像QQ糖一样……胸大、肥臀、口技好,三好女人」在酒精的刺激下,我听不见她后面唠叨什么,我朝母亲高耸胸部盯去,再望着她丰润的红唇,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想注视一下她明亮的双眸,我还是败下阵来,接过她递来的衣服,冲进了卫生间。

雨洒的冷水,不断淋在我身上,不断冲走我污垢,还冲走我的泪水,酒气也冲走几分。

「冷静,你不能哭」军校还是比较能磨练人。

我换上休闲大短裤、丅恤,衣服上淡淡的洗衣粉香味,这是个三室一厅半旧房子,只有一个卫生间,我在大厅搬来个矮櫈子,把笔记本铺在床上,联上天线网洛,点进学校网址。

母亲把果盘摆在电脑旁,红色无子葡萄,削了皮的西瓜插着牙签。还有一瓶瓶盖拧松的恒大冰泉矿泉水。

「我去把你的衣服洗了,把你拖鞋给我,还有过几天我再来接你」母亲看了我的作业几眼后

在网上做了几道题后,酒后有点口渴,拿起矿泉水往嘴里灌,眼睛、矿泉水瓶、光源刚好在一条直线上,矿泉水瓶有白色的混状物。我顿时停住,但喉里还是咽进一大口水,我略有所思,轻轻地走进厨房,把嘴里的水吐了出来。我回来经过卫生间时,传出塑料桶接水吵杂声音,母亲好像正在细声地通电话。

「嗯!好的……」接水声音停了,但我母亲通话的声音还是很小,好像用手摭挡着声音外传。

「说什么呢?」心里嘀咕着,卫生门把手附近,由于铝框架和铝板之间由于长时间使用,接合已经不那么严密,卫生间里的光线从缝隙里钻了出来,我没半点犹豫从裂缝里望去,感觉脑子轰轰直响,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母亲已经不在打电话,正在解雪纺衫上的扣子,一对白底外罩黑色蕾丝3/4杯乳罩包裹高耸乳房破衣而出,雪白深邃沟壑,并非乳罩的垫挤,因为母亲所戴的这种明显是轻薄透气型的,瓷白而结实的细腰还隐隐有马甲线,那是出身少年体校后当过体育老师,平时坚持锻炼的结果。

母亲拿着衬衣往卫生间门口走来,不知受惊或者酒劲原因,竟然没有要躲避的意识,还好母亲只是走到洗手盘边,方便把脱下的衣服挂在衣服挂上。此时我的心感受要跳出胸口,只好屏住呼吸。因为脚步轻微移动声或呼吸稍大吹在门板上的声音,母亲都可能发觉,只好保持这个姿势,即使我很想离开。

因为视距很近,裂缝也只有那么大,只能看到母亲大腿至锁骨之间的身体,没能看到母亲脸上表情,母亲已把乳罩左右两边黑色肩带扯下,准备要解后扣。

「畜生!连母亲的身体都想看」我很想抽自己两耳光,何生出此龌龊的想法。

「哥,你妈是个婊子,被很多大官睡过觉,她口交的技术都是服侍那些大官时练出来的」卫宝峰身影挥之不尽,「看呀!脱光衣服的她,才是你妈真正的面目,大官的情人、骚货」

母亲扯下乳罩,乳房依然这公高耸、坚挺,没有丝毫外扩下垂。母亲把乳罩挂放时,乳房晃动着,很有弹性,乳头跟疯子夸耀的那样,稍为有点黑,像咖啡豆那样,乳晕小小的一圈,很精致。因为工作原因,我出生时母亲并没给我哺乳,小时候常愧疚的给我说起。母亲的身体比我平时想像的还要好的多,母亲都从政多年为何还这么刻意保持身材?」难道是给大官情妇原因」

母亲拉开裙链,弯腰下脱黑色百褶真丝裙,一弘弯翘的丰臀一跃而出,然而下一刻出现的一幕却令我心如刀绞,母亲竞没穿内裤,结实双腿交叉间的屄是细细的一道精致的肉缝,屄虽稍有点黑,几丝白白的纸巾残屑,凌乱而稀细的阴毛像沾了的小鸭绒毛一样一络一络的。母亲用葱根般的中指在屄缝间划了一道。

「怎么还有这么多」母亲轻轻自语,我却天要塌下一般,我几乎支撑不住,眼水迷糊了我的眼睛,嘴巴颤抖着,听到卫生间内传来花洒淋水的声音,于是我依着墙角轻轻的坐了下来。

我突然晕迷过去了,也不知什么时候,我感觉得到我是被人拖到床上的,拖我的人很吃力,时而混迷时而有点知觉,就像断片感觉一样,一个柔软的身体倚在我身旁,温柔手掌轻轻抚摸着的我的短发很舒服。

「妈妈最在乎的就是你了……」女人喃呢的声音就像在梦里一样。饶是好听,令人放松,感到安全。

女人丰满而富有弹性的两肉坨挤压着我左侧肩膀,就是梦中躺在棉花中一般轻柔。

「……这么大了,还不安份,……怎像头公牛一样」一只温柔的纤手伸进我的裤裆,抚套了几下我坚硬的下身,我迷迷糊糊又断片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