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佚名为作者的小说 佚名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白领情缘 白领情缘

    站在镜前,张儒剑打量着自己赤裸的躯体。方正的国字脸上嵌着深邃明亮的眼眸,高挺的鼻梁,刀削斧砍般的唇线,给这个儒雅的年青人一丝冷俊的神色。他皱皱眉头,双手用力握紧,环于胸前,胸前的胸大肌以完美的曲线展示在他面前,平坦的小腹,有力的双腿,无不显示他身体的健壮,腿间的阴茎懒懒的垂下,好似暗示主人已经太久没有让他一展风采了。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白领情缘》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白领情缘》,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站在镜前,张儒剑打量着自己赤裸的躯体。方正的国字脸上嵌着深邃明亮的眼眸,高挺的鼻梁,刀削斧砍般的唇线,给这个儒雅的年青人一丝冷俊的神色。他皱皱眉头,双手用力握紧,环于胸前,胸前的胸大肌以完美的曲线展示在他面前,平坦的小腹,有力的双腿,无不显示他身体的健壮,腿间的阴茎懒懒的垂下,好似暗示主人已经太久没有让他一展风采了。

《白领情缘》 第十八章 生日 免费试读

第二天,直到下午两点我才来到学校,在教务处和几个导师一阵寒阐并称身体没有完全恢复,又请了几天假。几位导师对我倒是关怀倍至,虽然我现在马上就毕业了,学校也根本不再管理我们这帮准社会游民。所以在请假的时候出奇的顺利,看来只要我能准时交出毕业论文,其他的导师好像也都什么都不管了。每遇到一位老师,老师都是非常关心我的伤势,我又要不厌其烦的讲述我英雄救美的事迹。当我满头大汗两眼昏花舌干唇燥的从教务处出来都快五点了!

我在校园中漫步了一圈后我就离开了,并有意识的闭开了一些认识的人,在学校的四年里,我因为家境贫寒,而且一下课就出去打工,除了原先宿舍里的几个死党外也没有几个和我很熟的同学。虽然自己受伤已经全治愈了,但要是向刚才在教务处一遍又一边的讲述故事,不要说舌干唇燥而死,烦都先烦死了!

回到家中,开门的是孙姿,看到我这么早回来虽然很惊讶,马上又非常欣喜的急忙吧拉进屋。

“儒剑,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到晚上才能回来呢!”孙姿弯腰下去,打开鞋柜,从鞋柜中将我的拖鞋拿出来并帮我换上,看到孙姿这种小妻子的形态和动作,一种从未有过的家的感觉从心中升起!

“姿姐……”正当我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从书房冲出一道人影……

“剑哥哥,你回来啦!”菲菲带着一股青春少女特有的气息迅速扑如我的怀中,差点都踩到了正蹲在地上给我换鞋的孙姿。

我伸出双手将菲菲搂入怀中,用手在菲菲的俏臀上“啪——”地给了她轻轻的一巴掌,“你呀,没大没小,差点踩到你妈妈!”

噢……敏感的屁股被我拍了一下,但我的手并没有移开,反而继续在她的屁股上来回抚摸。怀中的菲菲脸色一红,不好意思的在我怀中轻轻扭动。突然一把推开我抱着她的双手,拉着我急忙往客厅里面去。

“哥哥你快来看,我和妈妈都买了礼物送给你了!”

我微微摇了摇头道:“这也真是的,我哪要你们们给我买什么礼物嘛?”说着我转向孙姿道:“你们两个也不用操什么心啊,我也不要你们什么礼物。”

“知道啦,不过买个生日蛋糕总是要的吧。”孙姿笑着道,瞟了一眼拉着我的手的女儿,她嘻嘻一笑道:“我都差点忘了,昨天你就已经收到了最好的生日礼物了,自然不用我们再准备什么礼物了。”说完她嘻嘻笑了起来,倒把菲菲笑得满脸绯红,不依的嗔道:“妈……你……你好坏……”

“哦,现在就开始嫌弃妈啦?”孙姿笑吟吟的逗着菲菲,让菲菲大感吃不消,只得转而向我求援:“哥,你看妈嘛,老是取笑人家,你也不管一管?”我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她道:“好了,别这么小气啦,让她笑话一下又有什么关系呢,当初你也不是没少笑话她嘛。”菲菲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拉着我去客厅看礼物,借此来掩饰心中的羞意。

“嘻嘻,剑哥哥,这个是我妈要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娇羞的菲菲脸上红潮未退,指着茶几上放着的用丝带包扎的小盒子,孙姿俏脸微红的瞟了我一眼,轻轻点了点头。莹莹嘻嘻一笑,一把从茶几上拿起了盒子,娇笑着道:“今天回来,妈妈一直都不准我看,现在你回来,我来看看是什么……”说着她就要去拆开盒子。

“菲菲……”孙姿有些羞急的喊道,我看在眼里心中微微一动,朝菲菲瞪了一眼道:“丫头,别胡闹,把礼物给我。”菲菲本待再说什么,看我狠狠瞪了她一眼,这才满腹不高兴的将小盒子递到了我手中,小嘴噘得老高。我有些好笑,伸手捏了她的小鼻子一下,笑骂道:“你看看你,嘴上都可挂油瓶了,小姑奶奶,你可别忘了,这是你妈妈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呃,你怎么抢着要拆?”

莹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抱着我的手臂晃了晃道:“那你就快拆咯。”这丫头,虽然已经提前告别了少女之身,但还是一副小孩心性,气来得快也去得快。我爱怜的摸了摸她的脑袋,笑着道:“不急,不急,呆会再拆不迟,倒是你的作业做完了没有”

孙姿转身去了厨房,“剑哥哥,现在可以拆开了吧?”看着孙姿走入厨房之后,菲菲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拆孙姿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笑骂道:“你都想了一天上了,拆就拆吧。”

“嘻嘻……”菲菲嘻嘻娇笑着,毫不客气的拿过小盒子就拆了起来,才把盒子拆开,菲菲就大惊小怪的叫了起来:“哇塞,是领带呃。”我凑过头一看,可不是嘛,是一条很精致的领带,我没好气的在菲菲的小脑门上敲了一下,笑骂道:“领带就领带呗,值得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哥,你还真是迟钝呃。”菲菲一副悲天悯人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我已经不可救药似的,抱着我的胳膊娇声道:“哥,这可是我妈在向你表白心意哦,你的魅力还真是超级无敌呃。”我当然知道女孩子送领带的暧昧之处,但是我更知道孙姿的心意,同时更加坚定了我的誓言

饭后,吃过生日蛋糕,我抱这菲菲蜷在沙发上看电视,孙姿尽着家庭主妇的职责继续收拾残局。

“哥,你冒汗了,蜷卧在我怀里的菲菲看到我额头上因吃饭而冒出的细密的汗珠,连忙起身从茶几上拿纸巾准备给我擦汗,我也感觉很热,反正我和她们俩人的关系确立后在家也没什么顾及的。我把衬衣一脱,光着膀子感觉凉快多了!

菲菲温柔地替我将额头上的细汗擦掉,因为她直这身子替我擦汗,那少女翘起的胸部在我的眼前一阵乱晃,我举手向菲菲的玉乳摸去,另一只手压住菲菲的上半身,向怀里一紧,顺势将菲菲搂在怀中,

哥,别乱摸,还没擦好呢!菲菲在我怀里轻轻的扭动,却没有完全拒绝我的抚摩的意思,随着右手抚摩菲菲的柔软带来的感觉,我的左手也顺着菲菲的背部向下滑去,少女粉嫩的臀部包裹在白色内裤中,臀部随着少女的挣扎扭动着,从双腿的缝隙中似乎可以看到紧包在少女下体的内裤上隆起的肉唇的形状,我感觉肉茎有些反应。

隔着少女的内裤,手顺着少女臀丘的形状滑下,又缓缓爬上,少女的身体微微颤动着,臀部形状很美,臀丘间的内裤随着抚摸陷落下去,我微微用力捏着,少女的肉臀有着惊人的弹性,抗拒着男人的抚弄。

菲菲感觉着自己的臀肉被男人品味着,我的抚摸让她感觉很舒适,但少女的矜持又让她不能不有所反抗,她小声的搞议,“不要啊……剑……哥哥剑……哥哥……”声音小得自己都听不清,但已让她觉得自己已经在反抗了。

我的手顺着少女的臀沟向腿间抚弄着,感觉菲菲的腿夹的很紧,我试探的用手一拨,夹紧的腿就放松了,少女内心的渴望让她的抵抗显得那样的无力,身体象不设防的城堡渴望着男人的占领。

我隔着内裤用手指勾勒着少女肉唇的形状,两片肉唇夹得很紧,从外面只感觉到柔软的触觉。我爱怜的抚摸着,不忍心让少女肉唇这美好的形状受到破坏,只在上面轻抚。

菲菲感觉小腹下男人的肉茎散发着灼热的温度,男人那轻柔的手让自己感觉身体在悄然融化,下腹因我的肉茎带来的热浪带着强烈的快感冲击着她的心灵。她索性闭上眼睛,紧咬双唇,体会着从下体涌上的快感。我感觉手下的内裤有一些湿润,看去,在内裤肉唇隆起的下方已然湿了小小的一片。

菲菲一把抱着我的头,双眼喷射着无尽的欲火,俯首下来,将朱唇狠狠的盖在我的大嘴上。看来小妮子已经完全情动了!

菲菲挣脱我的热吻,亲吻我的上嘴唇,下嘴唇,下鄂,并一路往下,在我的脸上至胸膛留下了一条晶莹的玉线。突然,我感觉乳头被菲菲一下吸住,菲菲在我的胸前舔了两下,忽然发现,我胸前的小豆豆居然也有点发热向前突起。这下更加热情的含住我的乳头来回吸舔,嘶……,我不由吸了一口凉气,怀中的菲菲昂起头,挂着两行清泪的脸上露出如花似的笑容:“嘻嘻,没想到剑哥哥的咪咪也能硬起来呀……哈哈!”说完还伸出可爱的小香舌在我的胸膛来回的舔着。

由此导致我本来就勃起阴茎噌——的一下马上竖了起来,在下面小兄弟的充血下,头脑感觉清爽多了,成都的天气本来就很湿热,饭后更是感觉身上有些粘粘乎乎的不太舒服。胸前的舔弄及下体的抚摸,感觉窝着的身子有点难受,我不由将胸膛向前挺了一挺“呸……呸……剑哥哥的身体是咸的,小狗狗好久没洗澡澡了!臭臭!”说完还从我我身上蹦了起来。脸上挂满了调皮的笑容

这时孙姿已经收拾完餐厅看到我和菲菲腻在一起的情形,温柔的笑了一下,凑国来在我的脸上轻啄了一下柔声问道:“是不是感觉身子有些粘乎乎的,我去放水,洗洗就舒服了。”考虑的还真周到,难怪有人说「温柔乡、英雄冢」,要是每天都被这温柔甜蜜的滋味包围,人的斗志肯定会被一点点消磨掉的。

等孙姿去浴室放水时,“剑哥哥,你要不再吃点。”仿佛是担心我身体没有复原,菲菲问我要不要在吃点东西。

我开玩笑的说道:“怎么啦,怕我呆会儿没力气啊?”菲菲俏脸一红,白了我一眼,万种风情,都在这含情一睨中。

“那当然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嘛,要是你今天没有吃饱,那传出去还说我和妈妈虐待你。”

看着菲菲俏皮的样子,我心中老是有一种想把她抱在怀里狠狠的蹂躏她一翻的感觉,一把把菲菲搂住,不免又对其上下其手,搞得她在我怀里连连娇喘不息。

“好了,儒剑,水放好了,过来洗澡吧”浴室传来了孙姿的声音。

看着怀中面红耳赤,双眼已经快盈出水来的菲菲,在她的双唇上温柔的一啄,“小乖乖,哥哥去洗澡了,等下再来收拾你!”我抱起菲菲,向左一转,将菲菲放下然后进去洗澡了。

当我洗完澡出来时,外面的灯已经全关了,而原先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菲菲和孙姿俩人也不见了踪影。

我大惑不解,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觉得

正在我胡乱猜疑之即,听到房内传来了菲菲的声音……“剑哥哥,进来吧。”当我推开房门的那一刻,我被眼前的景象给完全吸引住了目光,让我完全没法将目光转向他处,母女俩人脱得光光溜溜,并排趴在床边,将雪白的屁股高高的撅起……

母女俩每人的小蛮腰上都系了一个大大的用丝绸做成的礼物状的大型蝴蝶结。天,原来这就是她们母女准备的生日礼物!!!!

母女俩同时反头看着赤身站在门口的我,两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充满了情欲的火焰!

看到眼前一大一小两个雪白美丽的臀部,我的眼睛里也开始冒火了,欲火也在胸中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我有些不能自制的伸出手去,一手一个抓住了母女俩各自的一个屁股蛋儿,大力的捏了起来,那种柔软中充满弹性的感觉让我流连忘返,母女俩趴在床上发出低低的哼声,有如小猫叫春般,让我一阵阵肉紧。

感觉到血液都要沸腾起来的我不再迟疑,手掌顺着臀缝下滑覆盖上了母女俩风景各异的花园,两人还真不是一般的敏感,我的魔手只不过是在她们的花园外稍事逗留,玉露就从她们的花径当中汩汩流出,我也就顺水推舟的伸出中指分别在她们已经湿滑的花径当中抽动了起来,母女俩立时哼哼唧唧起来,显得情动已极的把臀部往后顶着,好让我的手指能够更深入她们的花径。

“剑哥哥……别逗菲菲了……要痒死人了……”菲菲的身子难耐的扭动了起来,小脸憋的通红向我求饶起来,看来破身不久的她身体异常的敏感。

看着菲菲那少女天真的脸上流露出的淫媚神情,我心中的邪火再也无法忍耐了,我拔出已经被她的玉露弄得湿漉漉的手在她雪白的屁股上擦了擦,单手握着硬挺的肉棒抵住她还滴着玉露的蜜穴口用力一挺,粗壮的肉棒就应声而入,瞬间充满了她紧窄的蜜穴。苦忍了半天的欲火终于得到了发泄的机会,我一刻也不停息的冲刺起来,菲菲娇媚的叫床声也在室内响起。

“哼……剑哥哥……你的……好像比……下午昨天……更大了……顶得人……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嗯……哼……好胀……嗯……”菲菲轻声哼着,小屁股却剧烈的晃动着,迎合着我的一次次冲刺。

我现在可是一心二用,一手揽着菲菲的细腰向她的娇嫩的小穴发动着猛烈的攻击,另一只手却还在孙姿的股间活动着,替我无法分身二用的肉棒暂时安慰着她寂寞的芳心。

虽然和孙姿还有菲菲全部都玩过,但是玩这么刺激惹火的3P游戏对于我来说可是生平第一遭,刚开始的时候手和腰部的动作很不协调,经常有顾此失彼的感觉,而且还老担心肉棒从菲菲的蜜穴当中滑落出来。

说真的,要真是肉棒滑落了出来,搞不好的话肉棒有被生生顶断的危险,我能不担心吗?不过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之后,我已经进退自如,在我手指的照顾下,孙姿的肌肤也变得火烫了起来,娇吟声也渐渐大了起来:“嗯……儒剑……再进去一点……对……啊……啊……你别碰我那儿……啊……”

“啊啊……剑哥哥……你好厉害……啊啊……菲菲……要快活死了……啊……

妈……你怎么……叫得这么……大声啊……剑哥哥……碰到你……的什么地方……

了……“菲菲快活的呻吟着,小屁股往后不停的顶挺着,迎接着我的一次又一次撞击。让我感到好笑的是,这小丫头在我的狂抽猛插下居然有闲心去关心旁边自己母亲的状况,还真是个异数。

“嗯……傻丫头……就是……那个……小豆豆啦……嗯……丫头……你怎么还没完呐……”

“啊……啊……好美……剑哥哥……再来一下……啊……好……剑哥哥……停下来……”在这紧要的关头,菲菲却叫停,可是我却如何停得下来?我的肉棒继续在她的蜜穴当中快速出没着,口中气喘如牛的问道:“菲菲……为什么……要停下来……是……剑哥哥……弄疼你啦……”

“不是啦……我是让你先……给我妈……捅捅……”菲菲一边剧烈的迎合着我,一边气喘吁吁的道:“剑哥哥……你轮流……干……我和……妈妈……不是更……有意思嘛……要不然……

妈就……等得……太久了……剑哥哥……你说……

是不是啊……“

“嗯……你说得有道理……剑哥哥……就听你一回……”我搂着菲菲的细腰用力的抽插几下之后,抽出湿漉漉的肉棒立刻刺入已经洪水泛滥的孙姿小穴中。

久违的感觉让孙姿情动已极,她激动的迎合着我,雪白的屁股疯狂的向后顶着,令人销魂的的娇吟也从她的小嘴当中不断泄出:“啊啊……儒剑……你怎么……说也不说……一声……就进来了……啊……顶得好猛啊……啊……胀死人了……你的……真的好象……大了一点了……”

孙姿虽然已经是生过孩子的妇人了,但是久旷之下的蜜穴依旧相当紧窄,比之女儿的嫩穴亦不遑多让。

“姿姐……你别夹得这么紧啊……要不然呆会我完了……你欲求不满别怪我啊……”我喘着粗气用力的抽动着肉棒,口里调笑着情动已极的孙姿。当然啦,刚才还搂着菲菲纤腰的手现在正照顾着她骤失「热狗」的「小馋嘴」,虽然手指比不上可口美味的「热狗」,但是也聊胜于无嘛。

“嗯嗯……儒剑……你怎么也变得……这么坏了……啊啊……太重了……不要……顶得……

这么深啊……“

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其实很可能是在说要,就像现在的孙姿就是口不由心,明明晃着白花花的大屁股直往我枪口上撞,巴不得我顶得再深一点,但是口中却是再说反话,我当然不会在这种问题上犯错误,我顶得更深更重了,孙姿不能自已的大声娇吟了起来:“啊……儒剑……你要顶死……姐姐了……啊……”

在孙姿的背后猛烈的冲刺了数十下之后,我我又重新回到菲菲的身上,向她发起了第二轮攻击,抽插数十下之后我又再次从背后深深的进入了孙姿的体内,开始了新一轮的鞑伐。

就这样,我轮流在母女俩的身上发泄着欲火,母女俩的娇吟声是交替响起,此起彼伏。我的欲望是前所未有的强烈,母女俩雪白的屁股都被我撞得红红的,两人因为是轮流挨插,所以就像上台阶一样,是被我一步一步推上快乐的颠峰,因而支撑的时间也比平常更长。

不过在禁忌快感之下我持续的时间更长,我的火力是前所未有的猛烈,母女俩在我的猛烈「炮火」之下,一次一次又一次被推入极乐的高峰,直到两个多小时(?)后,大汗淋漓的我才喘着大气在菲菲的蜜穴里猛烈的爆发,结束了这场持久的战斗。

孙姿挪动着疲惫的身躯凑过来,亲了我一下,并对我说:“儒剑,明天菲菲就要毕业考试了,今晚就早点睡吧。”

点了点头,在母女俩每人的额头亲了一下,筋疲力尽的我搂着同样疲惫不堪的母女很快就进入了梦乡,美妙的一天也终于在我的轻鼾声中划上了休止符……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