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佚名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佚名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人生如梦——女友做伴娘 人生如梦——女友做伴娘

    我和女友曈曈是大学同学,都说大学里面谈恋爱出来没有几对成了,而我们两人则是为数不多的那几对能成的,因为她实在很爱我,当然她爱我的原因是我也那么爱她。毕业后她放弃了更好的工作岗位,和我一起来到我家所在的城市,和我一起生活。日子过的很开心,如果没有下面的这个故事,我想我们会和大多数人一样的生活下去,可是事情发生到现在,我不知道我们的生活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会成为天堂,还是地狱!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人生如梦——女友做伴娘》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人生如梦——女友做伴娘》,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和女友曈曈是大学同学,都说大学里面谈恋爱出来没有几对成了,而我们两人则是为数不多的那几对能成的,因为她实在很爱我,当然她爱我的原因是我也那么爱她。毕业后她放弃了更好的工作岗位,和我一起来到我家所在的城市,和我一起生活。日子过的很开心,如果没有下面的这个故事,我想我们会和大多数人一样的生活下去,可是事情发生到现在,我不知道我们的生活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会成为天堂,还是地狱!

《人生如梦——女友做伴娘》 (14) 免费试读

果然不出我所料,王哥和曈曈找不到我们,又走了回来。我仔细的观察了曈曈的神态,无奈灯光实在太昏暗,看的不是十分真切,不过曈曈却似乎有意的保持着和王哥的距离。而且身上也没有再披着王哥的外套了。

" 你们去哪了啊?" 没有等他们说话,我就主动开口了。而徐萌看到我演戏的样子,坐在那里咯咯咯的直笑,我扭头瞪了她一眼。

" 找你们去了,看你们半天没有回来。" 王哥接话到。

" 哦,我们走楼后面那条路走过来的,应该是走岔了。" 我假装分析着。

" 咦,你们买的水呢?" 曈曈走过来搂着我的胳膊,看到买水回来的我们赤手空拳的。

糟了,我立马反应山来。刚才光顾着在冬青树后面偷看了,怕拎着水的塑料袋发出声音,就放到后面的草坪上了。总不能带他们去后面草坪上拿啊,那不就露馅了。

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回答,徐萌笑的越发的花枝乱颤了。在大家莫名其妙的看着她的时候,她替我圆了谎:" 哦,走路上小凡调戏我呢,就闹到湖里了。" 我勒个晕啊,掉湖里就掉湖里呗,还说是我调戏她。我连忙解释着:" 别胡说啊,我可没有调戏你。" 徐萌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直到看的我有点心虚。我看了看怀中的曈曈,她似乎听到调戏两个字就抛锚了,后面我的心虚完全没有看到。仔细一想,就知道她肯定是想到王哥刚才调戏她了。

看了看曈曈透着纱裙看到的黑色胸罩,不知道王哥刚才摸的时候,是隔着衣服,还是把手伸进去了呢?

" 闹了半天还是没有水喝。" 徐萌这小妞率先发起牢骚了。

王哥突然说道:" 曈曈是不是真的不想去唱歌啊!" 曈曈这才愣过神来,疑惑的点了点头。那地方乌烟瘴气的,都是一群大男人,去了说不定还要叫叫公主什么的。我内心也是不想让曈曈去的。

王哥坏笑了起来,一直笑到我心里都看是发毛的时候才开口:" 好歹咱也是伴娘伴郎,今天是帅帅的洞房花柱夜啊,不闹闹洞房怎么说得过去呢?" 我有点疑惑的看着王哥:" 不是说刚才梅婷把你们赶下来了么?" 我又想起了梅婷那大半个胸酥。

" 是赶出来了啊,小两口急着洞房呢么!可是出来又不带表我就回不去了!

" 王哥继续说到,然后随手拎出来了一串钥匙。

靠,原来这家伙早就有钥匙,估计下午浴室那个场戏,王哥回来的时候就开门进来了,根本不用徐萌留门。我当时就还奇怪呢,我们进门不关大门的话,我应该有印象的。

" 这个是新房钥匙啊,你怎么有呢!" 曈曈小声惊呼了一下。

" 这房子装修的时候,都是我时常过来监工的。装修完文帅就给我一把正式钥匙。" 王哥还是那么坏坏的笑着。

" 你早就预谋好的啊!" 我恨恨的说道。

" 什么预谋不预谋的,你们要是同意去唱歌,咱们现在都在KTV里面坐着了,这不都不愿意去么,我只好给咱们想点节目了。" 王哥一脸的无辜。

" 好诶,这个刺激啊。不知道帅帅和新娘子现在有没有开始盘床大战啊。我一定要上去看看。" 徐萌这妖精又开始闹腾了。

虽然我表现的很没有兴趣的样子,其实内心也是很想去看看的,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对闹洞房这个事情这么热衷的,很能满足人的偷窥欲望和刺激心理啊。曈曈似乎也有点跃跃欲试的样子。

结果当然不用说了,我们一行四人又悄悄的返回了楼上新房。

我们四个人像做贼一样,蹑手蹑脚的悄悄打开了新房的大门,屋里面的灯都被关掉了。我拉着曈曈的手,曈曈紧张的一手的汗。

还好屋子里不是很黑,王哥和徐萌在前,我和曈曈殿后,换了鞋子,轻轻的往新房走去,连呼吸声都不敢太重。我这种感觉刚才在下面我已经体会过一次了,这会竟然有点轻车熟路的意思。

主卧的门没有关,灯也是黑着的。我们四个人在门口探着头看了好一会。只是偶尔听到床上悉悉索索的声音,没有开战的意思啊。难道已经大战完了?没有这么快吧,我心里一直琢磨着。

徐萌率先忍不住了,冒着腰溜到了床边王哥在猫着腰进了门。我和曈曈则暗中不动。

徐萌趴床边研究了好一会,给了个手势让开灯。王哥明白意思以后,立马按开了大的灯得开关。等开的那一刻伴随的是徐萌一声娇喝:" 抓奸!" 只听徐萌的声音未落,梅婷的声音就爆发出来了" 啊!" 猛开了灯,眼睛有个一两秒中的适应过程。看到床上坐起来的两人,我心里直呼变态。

两个人都穿着睡衣,完全没有要开战的样子,洞房花烛夜啊,两个人不会就像这么睡过去吧!

梅婷爬起来狠狠的拧了王哥一下:" 你个死小王,想吓死你姐啊!" 王哥嬉皮笑脸的受了。

我心里有点不爽,辈分乱了啊,梅婷叫王哥小王,我又叫他王哥!

文帅拉开了再王哥身上泄愤的梅婷:" 都告诉你们,说不定他们今天晚上就来了,让你做好心里准备的么,哈哈。" 原来新郎早知道有这么一出,这是摆好了架势等我们呢!好好的一场春宫戏也没看上。

看到曈曈,梅婷跑下床过来把她从我身边拉了过去:" 你也来看我笑话啊!

" 曈曈只是嘿嘿的干笑着。

王哥打了句哈哈,然后说:" 既然大家都来了,总得有什么节目吧,可别想在把我们哄出去了啊。" 新郎道:" 就你一肚子坏水,估计今天不打发了你,我们是过不安生了!" 王哥收起了嬉皮笑脸:" 首先让新郎新娘给我们讲讲他们的认识经过吧,什么时候认识的啊,什么时候确定关系的啊、什么时候发生关系的啊!" " 滚!" 梅婷打断了王哥下面的话。

闹归闹,最后我们一行人还是在房间找地方坐了下来,三堂会审似的开始询问起一对新人来。

王哥时不时的冒出一段荤段子,梅婷就会紧接着发飙,新郎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着闹别人的老婆,我虽然很兴奋,而且没有任何的心理压力,可是却不会觉得向刚才看到王哥调戏曈曈那样的刺激。

也就是两根烟的功夫,基本上梅婷和文帅从认识到结婚的经过就说的七七八八了,那些无聊的小节目,类似什么啃苹果什么的,估计大队人马前面已经闹过了。王哥一副绞尽脑汁的姿态,不停的给新郎新娘出着难题。

曈曈坐在我的旁边,慢慢的开始在我耳边说一些以后我们结婚会怎样的情形的话,我也渐渐和她小声聊了起来。正聊的曈曈满脸向往的时候,王哥打断了我们俩得小甜蜜:" 曈曈,新郎新娘正在做庄重的表述呢,你怎么能打断他们呢。

" 其实我们声音并不大,而且也没有搅乱气氛,看来王哥是想把我们也搅进去。

曈曈有些不好意思:" 继续,继续。我不说话了!" 王哥却依旧不依不饶的:" 不行,犯了错误怎么能不惩罚呢。你打断新郎的发言,作为补偿,就陪新郎跳一支舞吧。" " 啊?" 曈曈有些不明白怎么扯到自己身上了。

在王哥的继续怂恿下,文帅拍了拍梅婷的手背。站起来向曈曈邀舞。曈曈看了着我,我只好点点头。她便伸手被文帅拉了起来。

" 卧室太小了,咱们转战客厅吧。" 王哥的建议被大家认同后,一群人起来去了客厅,打开了音乐。将灯光调的很暗。文帅拉着有些脸红的曈曈,在客厅中央跳起了交谊舞。

舞曲一起,也许是那时的气氛很好。徐萌走过来把我拉起来,搂着我的脖子,也踩起了鼓点。我还只是在上大学的时候学过交谊舞,后面就再也没练过,一时有些手忙脚乱。徐萌却将两个手都搂在我的脖子上,头靠在了我的胸前,按着节奏转换着双脚的步伐:" 就这样跳。" 我看了看有些刻意和新郎保持距离的曈曈,并没有十分在意徐萌对我这么亲密的动作,于是双手扶在徐萌的腰上,脚上也随着音乐的节奏摆动着。

不一会,王哥也以一个标准的邀舞动作,将梅婷也拉入了舞池。

这是什么?三人交换么?我脑子闪过一些很邪恶的念头。

舞曲是一曲接着一曲的,我们三人又换了两回舞伴。当王哥搂着曈曈跳舞的时候,我的注意力几乎全都放在了他们身上,只是王哥这次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动作。

可能有跳了四五首舞曲的样子,大家都比较累了。就都坐在沙发上,继续放着轻柔的舞曲音乐,王哥和新郎又拿出了两瓶红酒。

王哥实在是一个很能说的人,口才十分的好。六个人坐在这里几乎一半时间都是他在说话,而且并不会让人觉得枯燥。曈曈懒懒的赖在我的怀里。小脸又喝的红扑扑的,煞是好看。

话说这个时候已经过了半夜十二点了,梅婷率先撑不住了。结婚当天,新娘新郎都是一直在忙碌着,婚礼实在也是一个体力活啊。

本来我们是要告辞的,新郎却再三挽留,说不行就让我们住下。毕竟是人家的新婚之夜,我们住着算什么啊。梅婷也有些不好意思,觉得挺招待不周的,但实在也是累的撑不住了。最后商定,就让我和曈曈去住到王哥家里。

说好之后,我们并没有立刻告辞,梅婷先去休息了,文帅却在客厅继续和我们聊着。

很快,两瓶红酒就被喝空了,兴致却喝上来了。文帅又拎出来一瓶白的,曈曈却是不肯再喝了。王哥不知从哪摸出来了一副骰子,要边喝边玩。

游戏玩的很简单,就是猜点数那个,相信很多人都玩过。一人五个筛子,各摇各的。然后轮流猜一共摇出了几个几点。输的的人就抿一口酒。

曈曈不喝酒当然就不参与了。王哥他们都是玩这个的老手了,虽然我很快适应了玩法,但是还是不免被他们灌了不少,三两酒下肚后,由于前面喝了红酒,很快就上头了。我怕自己真醉了,说什么也不肯再喝了。

我又输了一把之后,王哥就说到:" 要么喝酒,要么脱一件衣服,自己选。

" 大老爷们的,害怕脱衣服么?我脱下外套就扔到了一边去。谁知脱了一件衣服后,我的运气竟然转好了,剩下的小半瓶酒,在我付出了上身被脱光的代价后,全部灌到了他们三个人的口中。

酒喝完了,那就剩下脱衣服了。但是大家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曈曈看的也是兴奋不已,一直在我耳边给我出谋划策加油打气。

运气这个东西,总是转个不停,酒一空又轮到我输了。输了第一把后,我被迫脱掉了长裤。场上的局面是王哥赤裸上身,文帅上身还有见小背心,徐萌上身还有件胸罩。当然,上身没有脱完的,下身的衣服肯定是一件没有动的。

于是我就成为了第一个脱掉裤子的人。

第二把,又是我输了。只穿了一件小内裤的我,再脱就真的全裸了。可是一圈人并没有放过我,说要是我不脱,他们过来帮我。难道真的要在这么多人面前,当着曈曈的面全裸出镜,我还真觉得很丢人。正准备胡搅蛮缠的耍赖。王哥把话题转移到曈曈身上了:" 你要是不脱也行,曈曈脱一件就好了么,反正她还穿那么多,你们都一家的,谁脱都一样。" 最后实在执拗不过,曈曈躲在我的背后把自己的胸罩从里面脱了出来。没办法,她身上就三件衣服,胸罩、内裤和裙子。

我本打算不玩了,再脱下去曈曈也没得脱了。可是几个人一起数落我,说不玩的话就自动脱光衣服,然后等待他们游戏结束。玩下去还有可能不脱,不玩就必须要脱。傻子也知道怎么选择了。被酒精充斥大脑的我,就继续和他们玩了下去。

几把过后,王哥也剩下了一条内裤,文帅脱光了上身,徐萌却是摘掉了胸罩。

徐萌输掉的那一把,竟然没有任何犹豫的解开的自己的胸罩扔在了沙发上。

看的我和曈曈直咋舌,曈曈还过来伸手捂住了我的眼睛,熟不知我下午却已经连啃带抓过了,甚至都已经在上面留下了几道淤青。王哥却和文帅没有丝毫的诧异,只是小声的欢呼了半天。

曈曈捂住了我的眼睛,说要替我玩。趴在我背上的曈曈,我清晰的感觉到她胸前的那两团柔软,如果现在仔细看的话,那薄透的纱裙,肯定挡不住肉球上的两颗小葡萄,虽然灯光很柔暗,可是这样的若隐若现才最刺激。只是曈曈一直藏在我的背后,应该没有人能看见。

曈曈捂住我眼睛玩的第一把就输了,自己玩输了,却狠狠的咬了我肩膀一口,然后小心翼翼的坐在我身后把内裤从裙子里退了下来。脱内裤的时候,自然就不能在捂住我的眼睛了。我不但看到了徐萌胸前结实挺拔的两团美乳,还看到了王哥看着曈曈内裤的直勾勾的眼神。

曈曈却羞赧的不敢看我们任何一个人,紧紧的靠在我的后背。我心里却在想着,不知道曈曈裙子下面那神秘的幽谷那,稀疏的阴毛会不会透过裙子能看出来。

也许是我的眼神落到的地方刚好是徐萌的方向,曈曈发现后立马又捂住了我的眼睛。

我听到在王哥的淫笑中,又想起了骰子声。

这一把,曈曈又输了!

怎么办呢?要么我脱光,要么曈曈脱光!我身上就只剩下一个包裹着半硬肉棒的小内裤。曈曈则是里面真空的穿着一个长裙。不管王哥怎么撂狠话,反正所以说什么我们都不再脱了。

看到我们强硬的态度,王哥话锋一转:" 那就罚曈曈陪赢的人跳完一整支舞吧!" " 这~ !" 曈曈穿成这样,和王哥跳舞,肯定要被占便宜的啊!但是我却没有说破,只是看着曈曈的反应。

也许曈曈把我看向她的目光理解为向她的求救,毕竟她不跳的话,就有可能我会脱掉内裤。只见她,咬了咬牙:" 跳就跳,只跳一首!" 王哥这个时候也只穿了条内裤,内裤里面鼓鼓囊囊的一团,可以看出来还没有完全勃起。径直的走到我身后的曈曈面前,优雅的伸出了一只手。而他的内裤的位置刚好就在曈曈眼前,窘的曈曈不知看哪里好,只好红着脸看着我。我递给曈曈一个安啦的眼神,她低着头,被王哥牵着走到了茶几对面。

正在放的一首曲子还没有完,王哥也没有急着开始跳,但是手却一直牵着曈曈。曈曈不敢看王哥,也不敢看向我,只是低着头看墙边的踢脚线。

看着两个人木愣愣的站在那里,徐萌有些不耐烦了:" 来来,我们继续玩,谁赢了我和谁去跳!" 我摆了摆手:" 你们跳吧,我头晕休息一下。" 又挨了一顿白眼之后,随着又一曲的音乐响起,文帅搂着上身半裸的徐萌,也站了出去开始跳了起来。

我借机斜靠在沙发后背上,眯着眼睛看着缓缓晃动着得两对人。王哥的手老老实实的抱着曈曈的腰部,曈曈的手虽然搭在王哥的脖子上,但是却僵硬的用小臂顶着他的胸膛,不想让自己贴的太近。文帅和徐萌两人则如胶似漆的抱在一起。

徐萌的乳房被挤成了两个肉饼贴在文帅的胸前。

一分钟过去了,我静静的看着王哥和曈曈的身影,曈曈的头一直扭到对面,留给我的只是一个后脑勺,看不到她的表情。王哥扶着曈曈腰部的手,却是越来越用力了,我慢慢的看到了裙子贴在曈曈屁股上绷紧的臀线。

突然王哥的手往下滑到了曈曈的臀部,我看到曈曈的身躯猛然一紧,胳膊上用力想挣扎开来。王哥却双手用力将曈曈贴向自己,他的手已经有些陷进曈曈柔软的臀部之中。

曈曈一个不留意,被王哥按在了自己的怀里。闷哼了一声,上身用胳膊推开些距离,臀部却被王哥紧紧的抓住,按向自己。连个人像字母Y一样,定在了哪里。我眯着眼睛看着两人紧贴的部位。王哥这会肉棒已经坚挺的勃起了,紧紧的顶在曈曈的小腹上,虽然我看不见他勃起的样子,但是勃起的阳具已经将王哥的内裤上沿拽了下去,隐隐的露了些阴毛。

曈曈一定是感觉到了王哥坚挺的阳具,努力的想抗拒着。只是越抗拒,王哥那双抓着曈曈屁股的手就越用力。我看到了曈曈的微微颤抖,还有那胸前若隐若现的凸点。王哥随着音乐的节奏,抱着曈曈的臀部猛然一个转身。曈曈支撑上身的胳膊随着旋转的力度滑了开去。王哥随即一只手继续按着曈曈的屁股,令一只手抱紧了曈曈的背。就这样完全的把曈曈窝在了自己的怀里。

转身的那一刻,如同放慢动作一般的,我看到了曈曈的脸。娇羞、惊恐、欲望纠缠在了一起。我想我的脸上也一定有这样的表情的痕迹。

这样的插曲没有影响到旁边的新郎和徐萌,文帅的一只手已经握在了徐萌的胸部,还不停的扣弄着她的乳头。徐萌则是花枝乱颤,娇喘不已。

也许是受了这样气氛的影响,王哥的动作更大胆了。他将按着曈曈屁股的中指,沿着屁股中间的股缝向里探索者。裙子被王哥的中指压出了一条缝,把曈曈两瓣翘臀完全勾勒了出来。

曈曈激动的想顶开王哥的手,于是腰部用力,小屁股用的了翘着两边摆动躲避王哥的手指。看到这个场景,我早已压抑不住的肉棒抬起了头。

其实隔着裙子,王哥的手不可能真的摸进去的,反正遮掩赶得扭动带给了他更大的刺激。而且这会,曈曈胸前的两团柔软的肉球,也在王哥的身体上扭动摩擦着。

隔着薄薄的一层纱裙,曈曈几乎算是赤裸着在王哥怀中挣扎扭动着。我几乎忍不住掏出肉棒来打手枪了。

王哥的侵犯个曈曈的挣扎正在继续,而文帅早已从背面抱着徐萌,一直手揉捏着她的乳房,一只手伸进了徐萌的内裤中去。嘴巴还在轻轻咬着徐萌的耳垂。

徐萌的叫声已经很大了,渐渐超过了音乐的伴奏。文帅不怕睡着的梅婷听见么?我突然想起了正在睡觉的梅婷!

刺激的场景已容不得我多想了。我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王哥的动作和曈曈的反应。不一会,曈曈就娇软的瘫靠在王哥的怀里,反抗也只微弱了很多,喘气声却越来越大。

一曲舞曲早已经完了,这时候的我们都没有注意到。王哥揉捏的曈曈的屁股手,逐渐一点一点的把曈曈的裙子提了起来,在腰部揉集了一团,而曈曈的大腿慢慢露了出来,这时候她还没有意识到。

我看着曈曈的裙摆一点点的上升着,柔软的腿部曲线逐渐暴露了出来,当看到曈曈终于露出了臀部的弧线的时候。我忍不住斜坐着翘起了二郎腿,压住了自己涨得难受的肉棒,手也忍不住的按了上去。

这个时候曈曈后面的裙子几乎被全部提起,再提高两公分的长度,从我的角度就可以从后面看到她阴唇的弧度。也许是感觉到了空气的奇袭,曈曈终于发现自己的状态,强扭着把压在王哥肩膀上的手拿了下来,去拨提着自己后裙的王哥的手。

我似乎隐约看到了王哥的手在曈曈的两腿之间进出了一下,看的不是很真切。

然后就被曈曈用力的掰开。裙子一下又坠落了回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