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怪人|天堂圣客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怪人|天堂圣客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岳父相 岳父相

    “乘妻子出国 兽父奸女儿”现在的报纸愈来愈过份了,好好的国际大事不上头条,反倒是这种风化案子却赚了这个位置,而且写得绘影绘声,简直就是色情小说一样。  失礼的是,我总会被吸引……特别是这一段,因为我的太太正好也是出国了。

    怪人|天堂圣客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岳父相》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岳父相》,是作者怪人|天堂圣客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乘妻子出国 兽父奸女儿”现在的报纸愈来愈过份了,好好的国际大事不上头条,反倒是这种风化案子却赚了这个位置,而且写得绘影绘声,简直就是色情小说一样。  失礼的是,我总会被吸引……特别是这一段,因为我的太太正好也是出国了。

《岳父相》 (二十三) 免费试读

就在软瘫着趴在幼薇的脊背上享受着她的体贴和温存时,我的手机响了,幼薇懒懒地拿给我,摸起来,放到耳边。

“老公~~”全身紧张地一悚,没想到这个时候英淑打来电话,而我还正趴在女儿崛起的肥臀上,老二插进她的小屄里。

“爸~~”幼薇不知怎么了,疑惑地看着我,我吓得赶紧捂住了她的嘴。

“我已经买了飞机票,还有两个半小时就到家了。”英淑听起来很高兴,我却头皮一炸,“什么?”听的英淑在那边莫名其妙地,“老公,你怎么了?”

拿着手机怔怔地,好容易回过味来,赶紧掩饰着,“是公司的员工,要不要到机场接你?”

“不要了~~”英淑少有的撒娇声,“晚上,我给你买了礼物。”趴在身下的幼薇意识到是母亲打来的,一动不动地保持着那个姿势,看着龟头还插在幼薇的小屄内,她的两片阴唇夹裹着,一阵麻酥直冲向大脑。

“哪有浪费的了~~老夫老妻的。”看着从幼薇那里喷出一股白白的精液,向着幼薇使了个眼色,幼薇会意地从包内拿出纸巾。

“老公~~”英淑表现出从未有过的温情,“人家~~人家就是想早一点回家。”

轻轻地擦拭着幼薇的屁眼,从上到下,翻开两片阴唇,饶有兴趣地翻弄着紧贴在龟头上的肉舌。

“知道了~~大家都盼着你回来。”不得不应付着。

“那你是不是不想呀?”没想到英淑竟然从我话里找出了漏洞。

“呵呵~~幼薇她们天天念叨着,我还~~”幼薇在下面,我能怎么说,心里就想早点结束通话,却见幼薇支撑不住,身子微微地向上仰起,从两人错开的缝隙里,猛然见到裂开的阴瓣里隐伏着阴蒂,忍不住地探手按上去。

“爸~~”刚发出一个音,就意识到那边会听到,幼薇赶紧捂住嘴,皱着眉头向我使眼色,我听着妻子的声音,刺激地按住幼薇的阴蒂玩弄。

幼薇经不住我的挑逗,身子扭摆着,只是不发出声音,却抑制不住粗重的喘息。

“什么声音?”英淑在那边似乎听出什么。

幼薇的肉瓣翕动着,吸引着我按住她的屁股,将没有完全软下去的老二尽力插进去。“老公,你在搞什么?”

我忽然心性大起,“英淑,在看~~看A片。”这个时候,看这种东西,在老婆眼里也是理所当然,英淑果然嬉笑了一声,“老不正经,时间到了,不跟你说了。”

狠狠地挤进幼薇里面,看着幼薇俯爬下去的姿势,抽插了几下,“拜拜~~”扣上电话,刚想有所动作,就听到老陈的声音,“嫂子的电话?”原来他和青楠早已站在旁边听了多时,只是不敢说话。

“干爸,真给力!”青楠翘起大拇指,“干着女儿和老婆打电话,”眼睛乜斜着老陈,“你让老妈说了几句,就~~”

“我就喜欢这种冒险刺激。”

惊讶于青楠的想法,“不怕被你妈发现?”

“只要老爸不在乎~~”青楠说到这里,看了看老陈,“我们宿舍里的贝茜那才叫幸福,每到周末,她老爸就和她在宿舍里搞。”

“那~~”我和老陈同时问了一句。

“就在床上,当着我们搞,她说她老妈知道,说看着她们恶心,她们就只好到宿舍里。”

“真的,青楠?”没想到幼薇也感到吃惊。

“你们学校里那个政治学教授爱泼斯坦不也和女儿乱伦?听说他们还互发短信调情。”

“就是了。”一提起这些就感到兴趣,幼薇跪坐起来,“那个女儿还到处显摆,说她父亲追求她。”

刺激地想像着和幼薇和幼芳在床上当着英淑搞,我这做父亲的轮流插着她们的小屄。唉~~天下的父亲呀,如果你想和女儿发生性关系的话,就把女儿送到国外培训。猛然就想起英淑回来还有两个小时,赶紧说了句,“幼薇,时间不早了。”

***************

大包小包地买了一些英淑喜欢吃的东西,推开门,却见幼芳从里面奔出来,“老爸~~”她兴奋地两手抱住了我的脖子,将身子悬吊在那里。

“怎么回来了?”幼芳这几天学校里搞排演,她是主力,就一直吃住在学校。

“不告诉你~~”幼芳少女特有的口气,弄得人心痒痒的。

幼薇放下手里的东西,“累死了,累死了。”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幼芳,有没有水?”幼薇一直都懒于动手,这些事情本应该都是我效劳的,今天她却对着小妹发号施令。

“厨房里有,你自己倒吧。”幼芳粘着我,仿佛一离开我就要跑掉一样。

“唉~~”幼薇叹了一口气,“撒痴卖俏,投怀送抱,还是老爸命好。”

“嗡~~”幼芳回过头来,对着幼薇吐着舌头,做了一个鬼脸。

“老妈今天晚上回来,就没有那么自由喽~~”幼薇起身走向厨房。

“爸~~”幼芳不相信似地,“妈真的今晚回来?”

也不想这个时刻这么快到来,可英淑分明打来电话,我这个做父亲的也幸福到头了。“你妈刚刚打来电话,还有一个半小时。”我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

“什么?”幼芳一下子情绪低落下去,“说好三天以后,怎么就~~”

这小丫头竟然也不希望母亲回来,难道英淑真的就成了我们父女之间的绊脚石?看着幼芳拉长的脸,伸手扭着她的嘴,“没良心,连妈都不想要了。”

幼芳生气地看着我,跺着脚摇着身子,“坏爸,人家就是~~就是想多和你在一起嘛!”

明知故问地,故意逗起小妹的情绪,“那妈回来你就不能和我在一起了?”

“不理你了~~”她竟然因为此,转过身子不理我。忽而又转过来,笑逐颜开地,“老爸~~妈还有一个半小时?”

真是小孩子脾性,一会儿阴一会儿晴,“是呀,怎么了?”

“那你~~”她的声音竟然变得很小很小,“你答应人家的事~~”说到这里,眼睛扑闪着看我。

莫名其妙地望着她,一副不解的神情。

“坏爸!你说话不能不算数。”亟待地看着我的表情,猛然想起几天前幼芳的生日,难道她~~她要我这个做父亲的为她~~

“幼芳~~你干净了?”试探的口气,探寻的眼神。

“坏老爸,今天就是第三天,人家~~人家~~”幼芳娇羞扑面地,嘤嘤地说着,眼睛狠狠地剜了我一眼,羞惭惭地凑近我的耳边,“人家吃了黄体酮。”

“什么?”我从来不知道什么黄体酮,也没听说过这个药名。

“死爸爸~~”幼芳听的我问,脸刷地红了,“黄体酮就是催经药!”

“你?”惊讶地看着她,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我的女儿为了要我给她~~开苞,竟然吃药催月经。

“人家怕妈妈回来,可她还是回来了。”幼芳语气里有点不高兴,转而笑着对我说,“好在还有一个半小时。”她说着,推着我,“老爸~~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就那样被幼芳推着脊背,又惊又喜,临进门的一刹那,我回头看了看客厅,却不见幼薇的踪影,心里蹦蹦跳着,和幼芳进了我的卧室。

“幼芳,你真的~~”幼芳搂着我的脖子,她的个子只到我的嘴巴,望着女儿日渐发育成熟的身子,心里像吃了蜜一样。我等待的就是这一刻,已经夺去了幼薇的处女,再为幼芳开苞,像我这样的父亲,这世界里又有几人?

“是不是想着那只小猫咪?”幼芳把手放在我的嘴上,按着我的嘴巴俏生生地看着我。

双手抱着女儿的小蛮腰,喜颠颠地,“爸梦里都喜欢那只Pussy!”

扭着身子戳了我一指头,轻笑着,“色爸爸,就知道你嘴馋。”

“呵呵~~”面对青春美丽的女人,哪个又能是柳下惠?何况还是投怀送抱。

“你才是只偷嘴的小猫咪。”想着英淑将要回来,而幼芳趁这个时候却和我偷情,这不是偷嘴又是什么?

“坏爸,人家才不是来,人家只是喜欢爸爸。”幼芳面上过不去,又舍不得这一刻,强词夺理地狡辩着,我怕这个时候伤了女儿的自尊心,就改口说道,“知道你喜欢,”低头亲吻着幼芳的小嘴,“爸才是喜欢偷腥的猫。”

“嗡~~你是只大色猫。”幼芳等待着我伸到她的嘴里,和我纠缠。

“爸~~”幼芳猛地挣开去,用手抹着嘴,“你~~”

逗得我欲火上升,不知道幼芳又想干什么。

“你嘴里有股腥味,是不是偷吃了~~”

怔怔地醒悟过来,原来这小妮子竟然在逗我。“坏东西!”伸手胳肢女儿的胳肢窝,幼芳经不住咯咯地笑着。

定定地看着幼芳,“刚才~~刚才,老爸偷吃了幼薇。”

原本以为我会告诉她什么,没想到却是这么一句话,幼芳俏眼一瞪,“坏爸爸,坏爸爸,”她一边骂着,一边狠狠地捶着我。

突然听到幼薇的声音,“老爸~~”

架住了幼芳的手,扭头看见幼薇站在门口。

“你们?”她不满地看着我,心里似乎在说,都什么时候了,还顾的调情逗欲。

“二姐。”幼芳拉住了幼薇的手,一副受了委屈的的样子,“他就是个坏爸爸。”

“呵呵,爸怎么坏了?他是不是想在你身上使坏。”幼薇拣酸带醋地说。

幼芳知道姐姐不怀好意,干脆先下手为强,“爸说,刚才他偷腥来~~”

幼薇转动了一下眼珠子,“偷什么腥?”

幼芳抿住嘴,“他说你把腥味都弄到他嘴上了。”

忽然体味出幼芳的意思,脸一红,“死丫头,你敢说我,说我~~”她追着幼芳,两人在卧室里追着、闹着,我看着一对女儿亲密无间的游戏,心里只希望飞机延误。

“姐~~姐~~别闹了。”幼芳求饶着,跑到我的怀里,看着幼薇扑过来,顺势带进来,将两个女儿紧紧地抱在一起。

“坏爸,就知道护着她。”幼薇安静下来,靠在我的怀里。

看着两个娇俏的女儿,闻着她们身上的香气,才知道什么是暖玉偎香、左拥右抱的滋味,这些天,身边总是有两个女人缠绕,让我这父亲的乐不思蜀,长期下去,英淑在我心里究竟还占多少位置?想起当年的皇帝虽说三宫六院、嫔妃无数,风流也不过如此。

“爸也护着你。”一时间父女情意在眼神里流荡,两个女人紧紧靠着我,期待着我的爱抚。

“爸,你给老妈买了什么礼物?”回来的路上,幼薇看到我一直在妇女用品柜逗留着,就惦记着我给英淑买的礼物,内心里本不想让女儿知道,可这个时候再瞒着她们,肯定会惹她们伤心,就在我迟疑着是否该告诉她们,是否该让她们知道的时候,我看到幼薇和幼芳期待的目光。唉!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可隐瞒的,“傻丫头,可不许笑话老爸。”

转身从床头柜里拿出早已备好的礼包,幼薇随即抢过去,翻看着里面的东西,“老爸,好浪漫呀,这条小裤裤~~”她抖落着那条情趣小裤,眼神里满是羡慕。

就看到幼芳眼里有一丝异样,想起前几天对幼芳的承诺和先前幼芳说的话,心痒难耐地期待着那个时刻。

“老爸,这下面怎么还有个洞洞?”幼薇惊奇地看着底裤下面的椭园形,用手比量着,抬头看着我,“不会吧?”

这个时候,我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想和英淑性游戏的秘密竟然被自己的女儿看到,做父亲的颜面何存?一把夺过来,猛然想起幼芳生日那天,幼薇看着我递给她的那条情趣小裤,躲闪着跑了。

“幼薇,爸可是早就送给你了。”怪怪地看着她,幼薇的脸一红,似乎想起了什么,“那个小洞洞可是~~”幼薇说到这里赶紧停下来。

“这个小洞洞可是穿在身上让男人插的。”悄悄地对着她,对女儿说出这么淫荡的话。

幼薇捂住了脸,扭过身子。她肯定在私下里穿过我送她的底裤,只是没想到还会有这一节。

刺激中就想把幼薇扳正了,让她看着我。

“那你先插妈妈!”赌气地说出一句,让我几欲抓狂,“小东西,我就先插了你。”早就想体验一下穿着底裤干女人,只是和自己的亲生女儿,又怎么能下得了手?

“坏!”幼薇捂住脸跑了出去。

“坏爸爸,原来你买那么多,就是要把每个都插透呀。”看着幼薇跑出去的身影,却听到幼芳酸酸的声音。

嗨!在心理早已幻想了多遍,插了幼芳,再插幼薇,然后借着英淑回来,和她那样翻滚,若是有机会,有一天去大女儿幼梅家,在她的床上,体验父女的激情,没想到今天被幼芳一语道破。

“幼芳,爸早已对你承诺,三天后~~”这多少也是对幼芳的安慰,那条情趣小裤在幼芳的初夜,我第一次用在她的身上。

“爸,时间不多了哎~~”这个时候,幼芳竟然冒出这么一句。

抬头去看床头上的时钟,离英淑说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Shit!和她们在近乎边缘的性戏中,不知不觉竟然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赶紧抱着幼芳,“小妹,Give me your pussy。”

“Dad,will you sleep with me?”

“Come on baby.”

“Ok,let's go。”

“I fuck you in your ass ride.”

我们刺激地用英文说着粗鲁下流的语言,兴奋于彼此的感情宣泄。

解开小妹的裙裤,却发现幼芳穿着我送给她的情趣小底裤,下面赫然贴着“大馋猫!”狂喜地猛然揭开,幼芳竟然事先在露出的小洞洞上涂满了白白的蛋糕。

一个女儿骂我是色鬼,一个女儿骂我是馋猫,原来在她们心里,我这做父亲的就是专事奸淫女儿的色狼。

“你?”

幼芳双手扒着裙裤,亮出那只小猫咪,“我要你~~象舔幼薇那样。”

原来幼芳一直耿耿于怀她生日那天我和幼薇做的游戏,终致于还要我舔回来,只不过今天幼芳穿着那条情趣内裤,更增加了淫猥性感。

抱住了幼芳的小皮皮,将裙裤脱到膝盖以下,用舌头在那没填满的缝缝里轻轻一刮,鲜嫩的小妹呈现在眼前。

风卷残云般地卷起白白的奶油蛋糕,幼芳的小妹已经轮廓分明,贪馋地看着还残留着奶油的裂缝,手指轻轻地分开来,厚厚的肉舌紧闭着,掩盖着女人的洞穴。

“爸~~小猫咪~~小猫咪~~”幼芳低头看着自己腿间,兴奋地看着我做的一切。

舌尖从下到上,轻轻地撬开幼芳的屄叶,就感到幼芳身子微微一颤,跟着插进嫩嫩的洞穴。

“老爸~~”

抬起头来,看着幼芳的表情,羞得幼芳瞪眼看着我,用手狠狠地捶打着我。

“不许看,不许看。”

幸福地承受着女儿的娇嗔,没想到娇蛮的小妹竟然也有害羞的时候,就那样在小妹的注视下,厚着脸皮再次扒开她的阴唇,猝不及防地把舌尖插进去。

“嘘~~”小妹仰起头,嘴里发出一声轻吟。

跟着用手攫取了小妹的阴蒂,捏住那硬硬的豆粒。

“老爸~~老爸~~”小妹惊乍乍地叫着,看着我把嘴堵在她的阴户上。余光欣赏着小妹的表情,在小妹鲜红的屄洞上搜刮。

“爸~~”幼芳紧紧地抱着我的头,大腿一阵阵哆嗦,一股咸腥的液体喷到我的嘴里,顺着口腔流下去,刺激地摸着小妹的阴蒂,再也不让她有一丝喘息的余地,嘴里猛吞着她的屄叶,感受着幼芳风中的颤抖。

“幼芳,舒服吗?”小妹几乎趴在我的脊背上,她已经经不起我的攻击。

“老爸~~好难受!”她带着颤音哭着说,“你给我,好不好?好不好?”

怜惜地扶起她,刚搂抱了想放到床上。猛见幼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面前,她手里柃着那条幼芳生日我送给她的小底裤。

“幼薇~~”抱住了一个女儿,又来了一个,看着幼薇欲言又止的表情,就明白了她的心思。

“爸,我要你~~”知道我和幼芳正在做着,幼薇嗫嚅着,终于脱口而出,“我要你给我穿上。”

看着我放倒小妹,幼薇磕磕巴巴地说,“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该说,可~~”幼薇不想打扰我,可又忍不住想让我这个做父亲的亲手给她穿上我送给她的礼物,脸上露出既渴求又尴尬的神情。

怎么就不能给你穿上,我还要当着小妹亲手剥下你的内裤,再将小底裤给你穿上。回身揽过幼薇,“二小姐,就让老爸效劳了。”熟练地按动了匙扣,在裙裤滑落的一瞬间,却发现里面什么也没穿。

幼薇捂住了脸,透过指缝悄悄地看着,幼芳竟然仰起身子,看着我这个做父亲的如何扒下亲生女儿的内裤,再给她穿上。

我不愿在两个女儿面前失却了做父亲的尊严,虽然幼薇的小屄上像男人刮掉了胡须一样露出短髭,经过多次的开发,微开的屄缝绽开着柔软的屄叶,虽然我的喉咙里已经因欲望而发出强烈的咕噜声,但我还是忍住了,拿起那条小底裤,将幼薇的一条腿扳起来,套上,再板起另一条腿,双手将小底裤拉上去。Shi t!那个椭圆小洞正好露出幼薇的小妹,看着淫猥的小妹小嘴一样地翕动,我几乎拉出眼睛来看。

“老爸,二姐剃了毛毛哎~~”幼芳惊讶地发出感叹。

羞得幼薇一下子捂在小洞洞上。

多想拉开幼薇的手,再看一看这个时候女儿那地方的模样,但幼芳已经在盯视着,我怎么能拉下脸来,象头色狼一样看女人隐秘。

“幼薇~~”心里还是忍不住,用着口型和幼薇对话,“你的小妹真的~~”喉咙里再次发出咕噜声。

幼薇撇着嘴,突然放开手,剃掉了阴毛的小妹竟然如婴儿般光滑。老二猛地掘起来,恨不能顺着底裤的边缘立时插进去,享受亲生女儿的肉体。

突然听到时钟的报铃声,“现在时刻,晚上八点整。”抬头看看那急促的秒表,竟然赛跑似地匆匆划着时间。

“老爸~~还有十分钟哎~~”幼芳蹬着腿在床上焦急地喊着,仿佛听到英淑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幼薇还在等着我这个老爸搞她,幼芳却期待着我给她开苞,我这个做爸爸的却只有一个老二,猛然想起下午买给英淑的替代品,好了,就让他暂代老爸行使职权吧。

从给英淑买的礼品包里打开,拿出那个准备给英淑用的物品,拦腰抱起幼薇,几步奔到床上。

“幼薇~~来不及了。”匆匆地说完,将那只美丽的蝴蝶安插在幼薇的洞洞里,幼薇的眼睛好奇地盯着,直到我做完了这一切,“老爸~~”那只蓝色的蝴蝶伏在幼薇的腿间,阴茎大小的东西插进幼薇体内。

哪里还顾得再说别的,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我要在英淑回来前,给幼芳开苞。

“幼薇,幼芳已经没了例假,你妈不到十分钟就回来。”我只能把大概的意思跟幼薇说明白。

“小妹~~已经~~”幼薇惊喜地看看我,看看小妹,忽然伏身贴在我耳边,“老爸,我要看着你给小妹开苞。”

安排好了一切,小妹叉开腿幸福地看着我,眼里流露出对父亲的崇敬和爱意,我这个做父亲的毕竟是一诺千金,三天前的承诺,就要对幼芳实现,伏身跪在幼芳的腿间,幼薇在后面解开我的裤子,我的老二早已翘挺地站起来,迎接着这神圣的时刻。

幼芳的小屄内晶亮亮溢出淫液,幼薇从后面抓住了我的老二,伏身到我的腿间,“老爸,我要为你鸣锣开道,小妹,别怕。”她攥着拳头,向小妹鼓劲加油。

已经为人妇的姐姐,她当然知道女人开苞意味着什么,痛并快乐着,这是对女人第一次的最好诠释。幼薇低下头,含住我的老二,将唾液涂满我的鸡巴,手指按住幼芳的阴蒂,轻柔地搓着。

“二姐~~二姐~~”幼芳闭上眼睛,呻吟着,小屄内早已水漫金山。

“老爸~~”幼薇抬起头,抱住了我的腰,“你要轻点吆~~”引导着我的老二,在幼芳的小屄上轻轻地拱开。

幼芳的两片如蝴蝶展翅,大阴唇肥厚地展开着,那阴蒂在幼薇的手指按摩下,旋转着,不时地逗起幼芳的惊叫,直看得我欲望陡升、血脉奋张,若不是幼芳的第一次,我会奋不顾身地要了她们姐妹,在幼薇的牵引下,调整了一下姿势,幼芳仰身扒着两腿,看着我这个做父亲的鸡巴在她的小屄上磨蹭。

盈盈地握住了幼芳的奶子,就听到幼薇喊道,“开了~~开了~~”幼薇看着嫩嫩的屄叶夹裹着我的鸡巴头子,一点一点地吞进去,“小妹,你要忍住奥~~”

“老爸~~”幼芳惊喜地看着我们父女交合,心情澎湃着,“使劲~~使劲~~”

听着幼芳怂恿着我这做父亲的,在亲生女的面前,奸淫另一个女儿,而还要女儿为其摇旗助威,这天下还有什么纲常禁忌,还有什么伦理道德?大脑一热,下意识地用力挺进去,就听到幼芳叫了一声,眼泪扑簌地流下来。

“好了~~好了~~没事了。”幼薇看到已经尽根没入,兴奋地眼神停留在父女两人的性器上。“老爸~~落红了。”

一股鲜血从幼芳的小屄内溢出来,慢慢地从幼芳里面抽出,看着粘满了鲜血的老二,仿佛向我宣示着自己的罪证,心疼地搂抱了小妹,“幼芳,对不起。”

幼芳却兴奋地看着那圈鲜血,“老爸,我是你的女人了,我要做你的女人。

”她强忍着疼痛,在我的嘴唇上亲吻。

幼薇在我的老二上擦拭着,“老爸~~你的鸡鸡上都是血哎~~”

低头看着从幼芳里面滑出的老二,欣慰的笑着,三个女儿,我开了两个,虽说幼梅是在结婚后才和我发生关系,其实她内心里早已有了爸爸。

“老爸,干我。”幼芳的疼痛未消,就发出邀请。老二跃动着,早已做好了冲锋,猛然看见幼薇底裤上的那只翩飞的蝴蝶,心中一荡,知道幼薇早已期待着我的临幸,只是因为幼芳的开苞,才没有说出来。Shit!就让那只蝴蝶做了幼薇的爸爸。

按动了手里的遥控,就听到幼薇的体内发出轻微的旋转声。

幼薇先是一愣,继而惊喜,“老爸~~”身体的快感连同新奇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地两眼迷离。那只小蝴蝶扑打着翅膀,首尾震动着,直刺幼薇的阴蒂。

“啊~~啊~~坏老爸~~”幼薇两手欲拿又舍不得的扎煞着,感受着按摩阴茎的穿插,她惊喜地看着我,表情复杂而又兴奋,变换了一下强震开关,幼薇竟然张大了口,“啊~~”蝴蝶头部俯趴在阴蒂上,飞快地按摩着,幼薇的心仿佛被吊在半空中,一股热流迅速传遍了她的身体~~

看着幼薇夹紧了腿,倒在床上,再也没有了后顾之忧,迅速地对着幼芳的白嫩的小屄,猛地刺了进去。

“爸~~”

两个女儿同时浪叫着,叫我这个做父亲的立时攀上高潮。

“老公,幼薇、幼芳~~”英淑在院子外高声喊道,同时就听到钥匙旋转门锁的声音,没有时间了,架起幼芳的两腿,看着几乎朝天暴露的阴户,飞快地抽插着。

“老爸~~老爸~~”幼芳强忍着疼痛,被我这个丧尽天良的父亲操干着,幼芳,原谅我的粗鲁,若不是英淑就在眼前,我会温柔地爱抚你的奶奶,让你高潮。

“爸~~小妹~~”幼薇的声音带着颤栗和女人动情的尖叫,伸手按住了幼芳勃起的小痘痘上,就见幼芳咬牙把屁股拱起来。

电动的按摩合着父女屁股的撞击,淫荡的声音在卧室里一波一波地回荡着,英淑开了院门还要穿过长长的走廊,听着英淑高跟鞋踢踏踢踏的响着,鸡巴暴怒着,看着幼芳紧张而又兴奋的表情,欲望就如汹涌的潮水喷涌而出。

“幼薇~~”仿佛要女儿一同进入高潮,幼薇在我的叫声里,呀呀两声,像一只鱼儿跃动着身子,突然从两腿间喷射出一股淫液,惊心动魄,从没见过女人喷精,竟然在二小姐的身上看到了。

英淑已经到了前院,抽出萎缩的鸡巴,赶忙喊了声,“快~~快~~”幼薇、幼芳急急地回身抓着内裤,飞快地跑了出去。

忙乱地套上裤子,却听到英淑已站在客厅里,用手抓了一下头发,硬着头皮走出来,英淑笑盈盈地目光,“老公~~”

刚想扑进我的怀里,就听到身后幼薇、幼芳的声音,“老妈回来了。”

这个情景太抓狂了,这么短的时间,我的两个女儿竟已全副武装出迎母亲的到来,赶紧叫了一声,“幼薇、幼芳,还不快让老妈就座。”

英淑嗔笑着瞪了我一眼,“老东西!”

前呼后拥地牵扶着英淑,象恭迎女皇一般,看到三个女人和谐相处,心里竟有暖暖的感觉,如果英淑知道这些天我和女儿的胡天海地,在她出国的时间里,我接二连三地做了自己的岳父,她是否能原谅我?

“老爸,你给老妈倒杯水!”一句话提醒了我,三个女人回过头来的目光,竟然都包含着情人般热辣辣的爱,只是各自表述不同。

起身去取暖水的当口,竟然被地上的凳子绊了一脚,跟着听到幼薇“啊~~”地惊叫着,捂着腿间撇下英淑和小妹,望着幼薇慌乱的身影,猛然想起刚才将要倒下扶住桌子的情形,无意中按动了遥控,Shit!竟然还是强档,难道幼薇没有拿下遥控蝴蝶?

在老婆的面前按动了和女儿性游戏,那个时刻,那个插在幼薇体内的长长的鸡巴一定强烈地震撼着她的阴道,蝴蝶的翅翼和首尾刺激着她的阴蒂,怪不得我的二小姐慌乱地跑上卫生间,想起刚才幼薇的狼狈样,如果她这个时候站在这里,该是怎样一副表情,半蹲着两手捂在腿裆,想叫又不敢叫,想住又不能罢手,只能任由着蝴蝶在里面震荡,不知不觉老二竟然在裤裆里一下子站起来。

一个绮想就在这时显现在脑海,再买上两个,在我和英淑欢爱的时候,让两个女儿在另一个房间里,我这做父亲的一边插着妻子,一边操纵着遥控,让她们一起潮起潮落,这个想法一出,心虚地看看她们,幼芳竟然抿着嘴偷笑,这小妮子一定也猜出幼薇刚才的举动,暗暗地向她使了个眼色,才发现英淑莫名其妙地眼神。

“老婆――喝水喽――”盯着卫生间,我不知是对着英淑还是女儿们喊,反正我把那个确定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老二早已插进我自己的女儿里面,做了自己的岳父,对三个女儿私下里也早已叫了千万遍,还在乎父女之间那不清不楚的关系。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