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秋水伊人为作者的小说 秋水伊人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禁忌之旅 禁忌之旅

    女人雪白的手臂伸至床头紧紧攥住床柱,臀部向上翘着,承接着来自身后猛烈的冲撞,樱唇轻咬,因无法承受猛烈的欢愉而逸出低低的呜咽之声。  听着女人逸出的呻吟,男人的动作更加的鸷猛,猛的将女人翻过来,如狼似虎的扑上,发泄一般的吻上女人高耸的玉峰,辗转反吮,极尽凌虐。

    秋水伊人 状态:已完结 类型:穿越架空
    立即阅读

《禁忌之旅》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禁忌之旅》,是作者秋水伊人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女人雪白的手臂伸至床头紧紧攥住床柱,臀部向上翘着,承接着来自身后猛烈的冲撞,樱唇轻咬,因无法承受猛烈的欢愉而逸出低低的呜咽之声。  听着女人逸出的呻吟,男人的动作更加的鸷猛,猛的将女人翻过来,如狼似虎的扑上,发泄一般的吻上女人高耸的玉峰,辗转反吮,极尽凌虐。

《禁忌之旅》 第01章 免费试读

“啊啊……救命……我不行了……”

“小浪蹄子,操死你……”

女人的呻吟,男人的喘息交织成赤裸的情欲之色弥漫在空气之中。

女人雪白的手臂伸至床头紧紧攥住床柱,臀部向上翘着,承接着来自身后猛烈的冲撞,樱唇轻咬,因无法承受猛烈的欢愉而逸出低低的呜咽之声。

听着女人逸出的呻吟,男人的动作更加的鸷猛,猛的将女人翻过来,如狼似虎的扑上,发泄一般的吻上女人高耸的玉峰,辗转反吮,极尽凌虐。

雪白细长的双腿紧紧圈上男子的腰际,弓身向前想要更多,水波盈盈的眼眸三分怨怼七分媚惑,“人家要……好人求你……要我……”

男子邪恶的微扬起唇角,手指恶意的在她的幽谷流连往返,逗弄着身上的尤物情欲不断上涨……

“好人……求你求你……”女人发出低泣声,狂乱的想抓住男子的分身塞入自己体内。

“怎么这就知道求我了?”男人的眸子闪过无情与轻蔑。

“求你……”

男人巨大的昂扬抵在她的幽谷轻轻的磨梭,让女子娇喘连连,更加的向他贴近。

“要我……”

男人眸光闪了几闪,猛的一个扎入,自己也忍不住发出一声吁叹,分身迅速的抽动起来,在欲海翻滚不停。

“啊啊啊……啊啊……”女子发出极致的尖叫,一个晕眩昏了过去。

男子抽送的动作丝毫没有停止,恶意的看着身下的美丽的胴体,更加快速的抽动。

女人自昏眩中缓缓苏醒,男人依旧在她体内狂野的律动着,“嗯啊……”忍不住继续发出断断续续的吟哦。

男人分身抽离让她顿失依凭,娇颜之上一片不满。

男子抓住她的双腿向下一拖,昴扬的巨大停留在她的唇畔,以手指慢慢分开她的红唇,“玉娘,要吗?”

玉娘顺从的含住他的巨大,用丁香舌轻轻的舔试着,男人突然一把抓住她的长发,拉进,然后在她的口中抽送起来。

渐渐的玉娘开始挣扎,双手却被男人轻而易举的制住,直到他发出一声巨吼,一股热流喷洒在她口内才将阳具抽回,而玉娘又已昏死过去,玉颜之上一片被爱过的性感。

“这就不行了,还敢说要伺候我?”男子撇了撇嘴,看向跨下再次强硬起来的阳具,直接从床榻上起身下地,没有穿任何衣服的走向房内与另一间房相连的小门前,伸手一推,门应声而开。

另一间房内有一张床,床上也有一个赤裸的女人,清秀而不娇冶,当她看到男子赤身而来,目中闪过一抹惧怕,忍不住向床内缩了缩。

“怕什么?过来。”男子几个大步就走到了床前,一把就抓过了犹如小白兔一般的女子,翻身压上了她。

“相……相公……不要……”女子试图反抗。

“由得你说不。”男子径自分开她白!的双腿,幽谷风光尽现眼前,满意的扬唇,“还是你可爱。”比那个荡妇有味多了。

丽娘很想拢住双腿,可是她不敢,螓首微侧认命的闭上了眼,两串晶莹的泪珠自脸颊滑落。突然下身一凉,两根手指探入她的体内,肆意的进行着挑逗。

清楚的看到幽谷流出的蜜汁,男子眼神一紧,迫不及待的进入想往以久的乐园,嗯,不管过多久她的甬道始终紧窒如初,让他贪恋不已。

丽娘柳眉微蹙,他的巨大让她不适,每次服侍相公她都有种快要死掉的感觉。

感觉他吻去了自己颊畔的泪,一路碎吻从前胸婉延向下,然后就感觉猛烈一如往昔的抽送,她紧紧的闭紧了唇不肯发出羞人的叫声。

“丽儿,叫出来吧,你知道我喜欢听你叫……乖宝贝……”男人轻笑着诱哄,身下加快抽动,迫使身下的人发出呻吟。

“对,这才乖……”她的呻吟让他兴致更高,一遍又一遍的爱她,直到她累得香汗淋淋,几欲昏厥才抽离分身,搂她入怀轻吻爱抚一番才放她入睡。

替她掩好锦衾,男子锐利如刀的眼神朝相连的门扉看去,眼神闪了闪,然后重新走回到玉娘的房间。

玉体横陈的画面极是诱惑,随着她的呼吸雪白的玉峰轻轻的颤动着,让男人的分身再次昴扬,他慢慢的一步步走近,毫不怜惜的粗鲁的将她翻转,将一只枕头塞入她的腹部,从后再次进入她,恶意的等待她的苏醒,然后才开始激烈的抽送,让她再次发出淫荡的尖叫与呻吟。

“干死你……”居然给他偷人,贱人,他白剑堂的女人是能容人觊觎的吗?男子发疯一样的在玉娘的体内顶撞,身体结合处不时发出扑赤声。

脚步声从门外回廊传来,男子剑眉微扬。

门被推开,一个人被扔了进来,当他看到床上不堪的一幕时,清秀的脸上一脸惊骇。看着平时在自己面前娴淑静雅的女子用口含着男子的巨大,一脸的娇媚与曲迎,男人突然觉得胃液一阵抽搐。

“哇……”

听到声响的玉娘眸子轻转,当她看到地上的男子时突然容颜惨变。

白剑堂抽回阳具的同时一把将她推倒在地上,就在地上,就在那清秀男子的眼前再次进入她。

那张美丽的脸跟他是如此的接近,此时却让他无比的厌恶,他胃液一酸,一口秽物尽数喷在她的脸上。

◎◎◎ ◎◎◎ ◎◎◎

火热的巨大进入茂盛的幽谷,尽情的驰骋,汗水温润……女子秀雅的脸上情欲飞扬,凤目半掩,说不尽的风流,道不尽的风情。红润的嘴唇微张,偶尔逸出破碎的呻吟,修长的双腿环在男子精干的腰身之上,两具身躯贴合的密不可分,一同攀上极乐的天堂再缓缓回复到人间。

“宝贝,再来。”身体被男人翻转,然后感觉他从后面再次进入,女子微微的蹙了眉头。

“你好强!”女子发出满足的喟叹。

“喜欢吗?”

“爱死了,再快点……噢……爱我……”

“干死你……”男子双手摸上她胸前的两处玉峰,不停的揉搓,感觉花蕾在自己手下坚硬,他的分身也愈发的肿胀,不得不再次加快抽动……

眼睛猛的睁大,柳敏手抚住胸口,大口的喘气,抬头看向窗台,月光透过轻纱泄入房中,又是那样的春梦──她无言的望向天际的明月,为什么她总是真实的感到被人进入,那感觉是如此的真实,真实到她都怀疑自己早在睡梦中丢失了童贞。

低头看看身下,她的脸不可遏制的飞红,又湿了,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从她十八岁后开始做这样的春梦开始,她一次也没看清那个男人的脸,可是却夜夜被他干,简直郁卒到无以复加。

摸摸自己的眼,柳敏叹气,再这样无休止的做下去,她总有一天会失眠而亡的。她真的不想夜夜笙歌,放纵不休的,她不是浪女啊。

起身倒了杯水喝下,平复了自己的心绪,她重新躺回床上,暗暗祈祷今夜就饶了她吧。

思绪渐渐飘离,人也进入混沌,柳敏再次沉睡,一条健硕的身影从飘缈的天地间走来,慢慢接近沈睡在白茫茫云层间的女子。

手指灵活的解开她身上的束缚,从她光滑的锁骨慢慢下移,在双峰之上流留半晌,再继续向下游移──

“不要……”睡着的人呓喃了一句,手漫无目的的挥了挥,继续她的梦。

温热的唇吻上向往以久的唇畔,辗转吸吮,大手顺势而下直捣花心,激起她本能的战栗,双腿夹紧却无法阻止他手指的肆虐挑逗。

“你是我的,是我的……”男子像证明什么一样发出狂吼,猛的用力分开她的双腿,没有任何前戏的直接插入,激烈的抽动起来。

“不是……不是……”

伸手抹了把额头的汗水,柳敏再次自春梦中醒转,看着窗外的天气渐明,越发的无奈,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她跟他到底有着怎样的纠葛啊,值得他每天晚上不厌其烦的找她挥霍精力,也不怕未来的五十年的精力透支掉。

不管了,她决定天一亮就去找那个鬼阴阳师去,TNN的,就是十八岁那年遇到他之后被他说了一顿前尘宿命才会没来由的夜夜春梦,她一定要砍了他。丫的,当她没脾气啊。

反正睡着也是“累”,干脆不睡了,柳敏直接起床梳洗,找了套运动衣穿上,再翻出球鞋,将长发扎成一束马尾,对着镜子左顾右盼一下,满意的点点头,可以确保修理完人之后可以迅速的落跑。

非常完美!

噙着自得意满的笑,柳敏离开租住的房子,镫上自己那辆从二手市场买来的便宜自行车,找人霉气去也。

还好她一直留有那位该下地狱去旅游观光,不,是长住的阴阳师的住址,否则现在还真不知道去哪找这位大债主。

风和曰丽的天气非常适合去踏青,但是去踢馆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哦,柳敏微眯了眼,快乐的向目的地而去。

离开了喧闹的市区,穿越在郊区小路上,听鸟叫,看绿树,终于也看到了一幢透着鬼气的大宅。

“砰”的一声毫不客气的一脚将大门踢开,柳敏大大咧咧的走进院子。

“喂,有人没?出来个喘气的招呼一下客人啊。”

瞧这院子荒凉的模样感觉就像没人住一样,说不定那个家伙真的下地狱报到了也没准,柳敏突然发现自己非常喜欢这个猜测。

“小姐,你终于来了。”

吓!原来地狱还没收他啊。柳敏脑袋晃了又晃,终于在阴暗的树荫下看到一身黑衣,透着森森妖气的一位长胡子老道。眼睛不由得瞪大,不是吧老天,这家伙怎么跟几年前的样子一样?不连坐姿都没变啊。

心里突然“咯!”一下,柳敏开始打退堂鼓,她要不要当自己从来没来过呢?要知道,人毕竟不能跟妖斗的,没那功力啊。

“小姐,如果你再不来老道也得去找你了。”

“找我?靠,我不找你就不错了,你居然还想找我?”柳敏忍不住拔高了音量,这都什么世道啊。

老道灼灼的目光在她身上打了一个转,柳敏马上觉得浑身一凉,啊,她要闪人了,这里太诡异了。就在她准备转身闪人的瞬间,老道的声音适时响起,“如果小姐不肯回到前世去,那么会有更多的女子遭罪。”

“切,那管我什么事?”不是她自私,而是她又不是佛祖,为什么要为了别人牺牲自己。

“那是小姐的宿命。”

“宿命?难道我不回到过去谁还不行我吗?”

“天地不容。”

这顶帽子扣的就太大了,柳敏转过身瞪着老道,“为什么我就会天地不容呢?我一没作奸犯科,二没坑蒙拐骗,一大好良民,我招谁惹谁了我,凭什么我就得去完成这个什么狗屁宿命?”她火了,前世是前世,她既然已经重新投胎转世了,为什么老天就不放过她呢?

“就算你不肯回去,你的今世也到头了。”

“啊?”她张大了嘴,感觉被人诅咒了。

“你今世只有二十年阳寿,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老道的口气非常的云淡风轻。

“呀呀呸的,你个死牛鼻子,诅咒我你有什么好处?”

“因那人对你的执念太深,导致你每一世都很短,魂魄不停在六道轮回中飘荡,除非你肯回去面对问题,解决它。”

“我现在最想解决的就是你了。”柳敏一个箭步冲过去,捋起袖子决定今天一定要扁死丫的,好端端的被人咒短命,神仙也跳脚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