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锦瑟为谁而鸣》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宇治川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锦瑟为谁而鸣 锦瑟为谁而鸣

    千百年来,白香山的这首《忆江南》向世人展现出了江南风物最为美好的一面,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而国际大都会上安市则更是江南炫目的一道风景。不过,丑就在美的身边,畸形靠近着优美,粗俗藏在崇高的背后,恶与善并存,黑暗与光明相共,正是这座处处展现着美丽与活力的都市,其中的一些角落也正流淌着污秽和毒腐,令人反胃作呕。

    宇治川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锦瑟为谁而鸣》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锦瑟为谁而鸣》,是作者宇治川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千百年来,白香山的这首《忆江南》向世人展现出了江南风物最为美好的一面,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而国际大都会上安市则更是江南炫目的一道风景。不过,丑就在美的身边,畸形靠近着优美,粗俗藏在崇高的背后,恶与善并存,黑暗与光明相共,正是这座处处展现着美丽与活力的都市,其中的一些角落也正流淌着污秽和毒腐,令人反胃作呕。

《锦瑟为谁而鸣》 第17章 免费试读

首先这次更新跳了好几次票,先和大家说声不好意思。其次,请勿再问“究竟何时会有沈潞的肉戏啊?”

之类的问题,因为虽然这文是我写的,但我也不知道,全凭感觉走。第三,还是那句老话,《锦瑟》除了肉还有别的东西,它最根本的目的一直都不是为了肉。最后,作为《锦瑟》肉戏的替代品,下一次会考虑优先更新《我的旗舰版禁脔——甘为精液容器的丝袜美母肉玩具》的第四章,希望大家在会宾室里多提意见。

感谢版主一而再的宽限时日。感谢各位读者,你们一直以来的关注才是这些文完篇的动力。

——————————————————————————————————————

「饶、饶了我吧……求求你……」

段思然此时显然只剩下了一口气,她那凄婉动人的楚楚可怜或许能打动淫棍卢明一时,但对淫兽化了的曹骏根本毫无意义,就像强拆过程中亲属倒地死亡而引发的哭声不能叫钢铁和机械停止作业关闭引擎是一个道理。

「嘿嘿,小婊子,别以为我开了一炮就算完事了」曹骏为什么会同意接手郑学勤的货色?漂亮妞见得多了,可是到目前为止却还没有肏过刚生完孩子的女人,那种滋味不好好地品尝品尝可就太对不起自己裤裆里的那根记忆棒了。

「你……还想……干嘛?啊!」

一声惊叫中女医生的双乳已经被曹骏用抓奶龙爪手死死地扣住,由于生产完才一个多月,只要一经催发便有大量的乳汁输出,而这也正是曹骏此次奸淫的重点目标所在。

「闭嘴!你个破鞋臭婊子!告诉你,老子玩你是看得起你,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挨了一记响亮耳光的段思然不敢再发出哭声来,只得噙着泪水任由曹骏摆布。

本就肿胀的双乳在魔掌的恣意玩弄下开始泌乳,先还只是涓滴汨汨,不久就开始喷出细细的乳柱,浇得到处都是!

女医生的乳汁宛如刚出炉的豆浆一般,所不同的只是多了一丝原味的腥气。

除了极个别的特列外,其实绝大部分的人乳并没有手枪文中的那样可口,口感更是远远及不上哪怕是最廉价的国产问题奶,但正因为是稀缺资源所以在官商两道都甚为流行口吸人体鲜乳。而中华文明的糟粕之一「食补」在这些人的大脑皮层里正在不断地发扬光大继往开来。

乳房并不算稀缺资源,不过美女的乳房、刚生产完正处于泌乳期的美女的乳房可就不多见了。曹骏并不打算浪费这种资源,在一瞬间的乳喷之后他张开了浊臭的血盆大口,原本是用来哺育廖伟杰刚出生的女儿的乳汁,现在却成了淫魔胃中的原味天然饮料,若是廖伟杰此时此刻看到这幅场景,恐怕结果会比2014年的301昆明特大命案的现场还要血腥也说不定的吧?

「咯!」

吸乳淫魔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就将段思然两只膨胀到不行的乳房内的乳汁给喝掉了一半,这还不算,居然还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

「这骚娘们的奶还真不赖啊!」

曹骏对哺乳期女医生的乳汁感到非常的满意,说不定常喝的话是可以壮阳的哦?听说女人的产奶量是和婴儿的需求成正比的,换句话也就是说只要不给孩子断奶,那么至少在理论上这个女人的哺乳期就会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

「曹……曹……」

「什么?你是要我继续肏你吗?真是个淫荡的婊子啊!怪不得卢明和你老公两个人都满足不了你。好,你放心,老子今天一定肏服你!」

「哎……不……不……曹……曹……啊!」

正想多做解释的女医生话都没说完换来的是曹骏不由分说地一顿猛肏,其实她想说什么曹骏哪里又能不清楚?现在的她在曹骏的眼中早已不能算个人,一个送来送去供自己泄欲的肉便器罢了。既然是肉便器,那么它的使命就是供人尽情地泄欲,除此之外再没有其它任何的意义。

尽管人乳并没有加工过了的牛奶那般的口感,但对于成年男性来说却不啻为一种美妙的春药。正常情况下大陆城市里的一对夫妇一生中唯有一次哺乳的机会,更甚至于一次也没有。所以这种相对稀缺的资源对异性的刺激不言而喻,只要你的荷包没有问题,那一切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段思然沦为泌乳的肉便器就是最好的解释。

「说!你天生就是一个淫贱的婊子,你生来就是被人干的,说!」

已成为巨乳肉便器的女医生泪流不止,可是眼泪却不能帮她解决任何的问题,她的乳汁也是一样,本来是为了供给自己刚出世女儿的食粮现在却成了淫魔的美餐,这真是女人最大的悲哀。

「说不说?说不说!」

曹骏无名火起地干脆扇起了段思然一对肿胀的乳房,这便是所谓的「打奶光」了。为了不至于受伤,段思然不得已屈辱地回应了淫魔的命令。

「我说……我是……淫贱的婊子,生来就是被人干的……」

「说,你老公是戴了绿帽子的王八,你最喜欢给老公戴龟帽了!」

强烈的羞耻感深深地灼伤了段思然的鼓膜,但她却毫无办法只能选择屈从,肉便器是没有任何同主人讨价还价权利的。

「我……我最喜欢……帮廖伟杰戴……绿帽子……我老公……廖伟杰是……绿……王八……呜呜」

「哈哈哈,廖伟杰,不知道你现在看得到吗?你老婆说你是个王八,她最喜欢给你戴龟帽了,哈哈哈!」

史无前例的羞耻使得段思然的阴道不由自主地剧烈收缩了起来,这让曹骏倍觉舒爽。在接下来的长时间凌辱中,段思然被当做是器皿一样被玩得乳汁乱喷淫水四射,整个房间内到处都是交媾所流下的体液和散发出的淫靡气味,其间还夹杂着女人的哭喊以及男人沉重的喘息。这场以乳奸为主要乐趣的肉便器凌辱持续了很久,直到段思然的奶水被挤光、而曹骏的精液也全部射尽才算是告了一个段落。

II「大家好,我是玛德琳。普劳恩,来自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巴伐利亚州慕尼黑市,从今天起我将有幸和大家在一起共同学习。我自小就对中国——这个古老而又迷人的伟大国度充满了好奇和高度的兴趣,贵国有句名言:「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和我成为很好的朋友。我的汉语学的还很不够,希望今后大家可以多指点和帮助我,我的企鹅号是XXX,邮箱就是企鹅号加qq。com,在此先谢谢各位同学们以及美丽的江老师和帅气的戴主任,谢谢大家!」

台下在经过一瞬间的沉寂之后立刻爆发出了响亮而持久的掌声——多是男生们在热烈鼓掌,他们双手所发出的分贝声大约是女生们的好几倍之多,只有一名男性是个例外,他只是象征性的装着拍了拍手而已,就连一个分贝也没有发出。

「哇塞,这妞好靓!」

「而且中国话说得好好喔,讲话腔调居然还这么接地气,没准以后有料噢,哎唷!撒手……」

一堆男生放课后在走廊边上兴致勃勃地谈论着新来的女同学,不过其中的一位忽然间被自己的女友揪起了耳朵。

「我说你还真二啊!你以为人家说几句客气话你们就有料啊?实话告诉你,在你们看那洋妞眼睛都发直的时候我看到后边有个男的都在暗笑你们,肯定是早就名花有主了,你们就继续做~ 白~ 日~ 梦~ 吧!去死吧!还不快跟老娘提包走!」

而就在这天的傍晚,上安市的一间不算太豪华的公寓房内,那位中国话说得除了个别发音尚不完美其实已经非常不错了的女孩正在同那位先前假装在鼓掌的男性共进晚餐。

「V o l l k o m m e n ~」「谢谢,能得到你的赞美我很开心的」不带一丝杂质的纯金色脑袋今天的发型显得比较特别,这是第一次被他邀请到他的住所共进晚餐,所以从头至尾都很花了一番心思,女为悦己者容嘛。

满头金发被用力地向后聚拢,不过在前额的两角却留了两撮长长的刘海。系发处用的不是常用的发绳而是丝质的带有普鲁士蓝色葡萄蔓花纹的方帕为基底,然后再系以被染成象牙白色的鹿皮绳。绳子的底端还做过流苏处理,这是非典型的小清新千金范!

方帕后是一束长短合适的纯金色马尾,它搭在兰茵琪送给自己的粉橙色连衣裙那洁白的小圆领上。香水用的并不是大牌,而是自己调配的矢车菊纯露经稀释后佐以卡萨布兰卡香蜂草的合成物,那种悠悠却不见得幽幽的氤氲仿佛是糅合了阿尔卑斯山脚下的芬芳再加上地中海沿岸的清新阳光一般叫人不知肉味了。

「你今天的那番自我介绍很出彩。说实话,我都没想到你的汉语居然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我周凌自认有一点点语言天赋,可我学德语学到和受过高等教育的德国人大抵不相上下的程度也整整花了十年。别说汉语的难度还在德语之上,而你,不过五年而已,却有如此造诣,不简单」年轻男性举起了笛香槟杯,做出了一个邀请碰杯的动作。「咣当!」

清脆的碰杯声发散在还算宽敞的客厅里,两支笛香槟杯里都斟着不到五分之二的淡琥珀色的液体,这是考虑到今晚的女主角尚未成年所以才特意挑选的低浓度果酒,从入口后的表情来看显而易见座位上光彩照人的姑娘对这酒的评价还不错。

「你今晚约我来不会只是想和我交流语言的学习对吧?你先别说,我猜猜看,嗯……是为了那位姑娘的事吗?」

玛德琳开门见山地直接就将话题套在了兰茵琪的身上,20万欧元对普通人来说真不是小数字,周凌让自己带这么一大笔钱给她虽然大致是为了什么她完全猜得到,但她还是想问个彻底和明白。

「你知道,我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就被吸引住了……」

周凌的回忆和自述将饮下了好几杯果酒的玛德琳完全带入了一个陌生却渴望探知的世界。从汉莎航班上的中国籍空乘到在德国求学的学子,从对服饰设计的爱好到将这份爱好当成事业来经营。期间还穿插了两个人多年来的奇异的交往历程——两个人的自尊心都很强,特别是兰茵琪,她虽然外表温和,但性格真不是一般的倔强,最后因为谁也说服不了谁从而使得一对佳偶就这么地分了手……

「我会告诉你现在穿的这件衣服就是她送我的吗?」

毕竟是只有十五岁的少女,俏皮是她们当下的主要年龄特征,脸颊上混合着酒香的红晕在牛奶般肌肤的映衬下看上去就像是成熟蜜桃的外皮一般叫人好像凑上去一亲芳泽,但可惜的是对面坐着的是周凌。尽管他在销金窟里见过无数的交媾和乱搞,尽管他还答应迪特里希未来还要组建隐藏在中国内地特别是在上安的淫媒,但恐怕没几个人知道他居然还是个处男,简直不可思议的事情这真是……

「我不希望她失去一切流落街头,虽然她太倔强以至于压根看不清现实。玛蒂,替我帮帮她吧,我将万分感激……」

因为脑海里一直回响着周凌的这句请求,以至于在回家的路上玛德琳。普劳恩狠狠地将脑袋上的普鲁士蓝色葡萄蔓纹的方帕扯下来并丢在地上,然后是一阵急促而又猛力地践踏……

III以前住所便离第六人民医院不远,所以从很早以前有什么不舒服沈家都会将这家医院视为第一就诊单位。虽然后面搬到了新建的清馨苑小区,不过凑巧的是六院新开的附院离清馨苑更近了,出了小区的门不过步行五分钟的路程而已,因而近期因生理上产生了奇怪现象的女性乘着休息日来到了这里检查。

之前挂的都是专家号,但那些个狗屁专家没有一个能说出病因的子丑寅卯来,有的只会叫自己留院观察,有的干脆只会开出一些莫名其妙当然也是比较昂贵的辅助性温和药物——只要吃不坏人就好,赚钱才是硬道理嘛……

其实照以往的经验来看或许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也许只是自己多心而已。大姨妈照例来的正常得很,皮肤细腻又光泽,简直可以说是轻轻一掐就要涌出水似的节奏,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没有任何的意外。

实在要说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的话,那就是身体近来时常会觉得有些过于舒畅的感觉,好像血液的循环比以前要快,按说这完全是好事,但就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自从停止发育后,文胸的尺码便一直是34D。从小便是身材高挑的类型,腰围一直也是处于很给力的状态,婚后这些年也从没超过60公分。因为腰围纤细所以下胸围便注定了不会超过75CM的范畴,所以36的文胸尺码绝对无福消受。至于有些门外汉总以为文胸码数前面的阿拉伯数字是越大越好,这就不知道到底该说是悲哀抑或是无语了吧……

乳腺之于女生犹如一颗逆生长的大树,其根部则是肉眼可见的乳头,从乳头出发,乳腺则犹如一颗枝繁叶茂的大树四处开花。本来沈潞的底子就相当地好,介于半球形和峰形之间D杯大小的乳房坚挺又饱满,乳晕色泽既有些朦胧又显得相当清晰,而乳头则更是呈漂亮的长圆柱体,宛如符合最严格筛选标准的粉红色花生果。

她并不会知道甚至这一生中可能也无法明白这样的一个事实——卢明昔日给她喂下的药已经不可逆地将她彻底地改变了。这并不是说在这个世界上开挂的神药是存在的,也不是说如满坑满谷九流黄色武侠小说里描述得那样充满了掉落悬崖大难不死必有艳福的奇遇,药效固然是客观存在的,但起决定因素的则还是在于自身而已。

因为爱美而长期锻炼的沈大美人并不清楚自己的体质是属于极其罕见的后期敏感类型。普通的性刺激并不能给她带来太多的兴奋。事实上人类也是一种极其复杂的生物,不但受动物本能的影响同时也容易被后天的教育环境所左右。她爱美、却并不单单是爱外表美。她在某些限定的领域内容易被感动、富有同情心,所以那年才救起了不省人事的秦帆。她自幼备受父母宠爱所以有些大小姐的傲娇脾气,潜意识里较常人有些不为人知的更深一步的细腻感知,若是领悟到了解这一点并针对性地下手,届时他将会唤醒沈大美人自己也不知道的埋藏至深、与寻常女性大为迥异的性渴望,进而成为这世上最性福的男人。

别说卢明不知他之前所弄到的那两种奇异的催情药的成分有哪些,即便是制造者也不是完全说得清楚明白。高浓度的苯巴丙妥其实原本主要是镇静剂的原料之一,而且使用剂量过大的话会很容易使服用者产生依赖症甚至是中毒或死亡,但它的亚类却有无数种,且作用更是天壤之别。「北回归线」的配方并没有保存下来,其本身也只不过是一种实验室性质的催情药而已,但叫人想不到的是它所用的长效性亚类确实对沈潞的神经中枢和松果体造成了永久的改变。

而「自新大陆的福音书γ」则和前者的效用完全不同,它是纯激素类的药物。

经过萃取的高浓度雌二醇被大量地注入人体后往往会造成致命性的伤害,这也是制造者再三叮嘱卢明要把握剂量投放的原因之一。所幸的是卢明施放的剂量比他们建议的还要少一半,正是这鬼使神差的决定使得沈潞非但躲过了一劫,反而略有补益。她近期所查觉的身体异常正是因为福音书的药效同她长期以来的生活习惯相结合产生了巨大的作用,她的肌肤和内分泌会较以往有更好地改善、乳房在受到外界针对性的挑逗后会有轻微的二次甚至是三次发育、阴道和子宫的湿润和分泌能力受大脑意志控制的力度也将被进一步弱化……等等等等。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看,她现在发生变化了的体质在不远的将来都越来越适合被奸淫和凌辱,她脆弱的意志往往会更加激发男人们在她身上驰骋的激情,平常良好的作息和长期的锻炼又使得她拥有充沛的体力能够承受长时间的交媾。无论是卢明、曹骏、郑学勤还是黄安定无不早就立志将这样的一位绝美女性骑在胯下,尤其是曹骏和郑学勤,他们绝不会仅满足于得到一个优秀的性奴,他们需要的是一个比完美还要完美的肉便器、是一个能长期容纳他们肮脏精液的精液储蓄罐,是一个专供他们泄欲的人形器具,是一个被剥夺了自主意识的娇美无双的玩偶,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这场美梦已经越来越接近于实现了。

IV「温莎结应该是这样打的……绕过去……穿过来……对……好了」一位美丽的少女正在指导年纪相仿佛的男生系领带。只见眼前的这个男生身材颀长皮肤白皙,要不是因为咽喉处微微地凸起很容易被误作是留短发的高个女生。

「还不赖嘛,看上去还挺人摸狗样的」「哪有……」

「再转过去让我看看?」

略修身裁剪的定制西服很服帖很有型地套在了男生的身上,对于东亚人种的体型来说,大体呈H型既不强调肩宽也不过分修饰腰线的日式西服无疑是最合适的。

由于两人都是学生根本无力负担上万元的参赛服饰开销,所以都是自己选料子然后再请人代为加工成成衣。这样一来的好处是衣服的尺寸会和体型相当地吻合,但所花费的精力就要远胜于直接去专柜购买了。

相对来说女生的家境显然要好得多,她这次定制的参赛服装多达五套。既有晚礼服式的,也有标准式的,质地虽不算是华贵却也有不差的水准,再加上相貌清纯又甜美,到时候应该是能获得不少潜在的加分。

而男生苦于囊中羞涩只定制了两身,其实只有两身外套而已,连衬衣都是同一件。不过好在有女生的帮忙,她送他的领带、领结再配上袖钉的话,只要观众不是特别地眼尖应该还是没有太多的问题。

「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谢谢你蔡芸」「哎呀,你干嘛呀,都说了这些都是我爸爸以前的,而且现在也用不上了,没什么的,秦帆你就是小家子气」他们两人都是即将参加本月举办的白玉兰杯钢琴小提琴大赛的选手。秦帆角逐的是小提琴组项目,而蔡芸则准备冲击钢琴组的桂冠。白玉兰杯钢琴小提琴大赛是国内水准较高的普及型专业音乐大赛,不但有数十位专家教授的现场点评,而且还将面向全国进行电视直播,若是能在这场比赛中崭露头角的话或许以后的艺术道路会越走越宽。

「那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先回去了,妈妈还在家里等我,你要多加油哦」在留下了数个厚实的西服袋之后蔡芸便离开了,并不算宽敞的练习室里登时就只剩下了秦帆和他刚到手的参赛服,他生怕会弄坏了似的赶紧包装好了起来。

三千五百元的置装费压得秦帆有些喘不过气来,若不是蔡芸帮忙的话根本是没可能负担得起的……

前些天曾送过入场卷给沈潞,他希望她能来看自己的每一场比赛,只要想到她在观看自己就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动力。但沈潞会有那么多空余时间每场都来吗?

即便是来了,自己在聚精会神地比赛中又能注意得到吗?

琴盒上金色的葡萄藤花纹在夕阳的照射下散发出出点点的彩虹,半是明媚又带些忧愁的男生轻轻地将盖子打开来,在这把手工制作的弥赛亚仿琴上倾注了他自己太多的心事。每一次琴弓琴弦所发出的优美音声都好像是那个人在和自己说话,如空山鸣涧一般,那种感觉真的很好却也参杂着一些让人有点遗憾的味道……

「呵,傻瓜,想这些也没有用」秦帆笑着自嘲了一句,回报她最好的方式不就是好好比赛争取获得一个好的名次吗?今后的路还长,艺术的海洋更是浩瀚无边,只要自己能不断探寻总归是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吧?

V「老师,这是我们本季的收支表,请您过目」本来一般的文件用电传既方便又快捷,但这份报表显然有着不愿意让外人得知的内容,所以才会在报表的本身外再加封一个厚厚的盖着火漆印章的牛皮纸外壳。

「很好!非常好!周,你真不愧是我的好孩子!」

迪特里希在看了报表之后笑逐颜开,但这并不耽误他立刻就将报表连壳带纸地一起塞进碎纸机里去,若是连这点素质都没有是不可能有今天这番局面的。

「周边实体经济的控点我们都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如您所见,都是些最优质的资源啊。只是可惜,拥有如此良好的资源和条件,却叫这帮狗娘养的经营成这个样子,在我看来用人渣来形容他们都是一种奢侈……」

「别生气孩子,淡定一点儿。如果这个国家人人都像新闻里面宣传得那般圣洁崇高的话,那么我们也就该失业了」「可是老师……」

「你想说什么我明白,那些琐事就别太过于计较了」「好,我听您的」「另外,我们的工作完成的如此出色,要不要最近去放松放松?」

「您是说上次的那间寺庙?不不不,那地方我再也不想去了」一想起上次在寺院里不但要遭罪跟老师比耐力结果最后还要挨老和尚的板子,周凌的头就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

「哈哈,别担心,不是大和尚那里。这次上安听说要开钢琴小提琴大赛了,好像规模还不小的样子,你有兴趣吗?」

「您是说……我们看中的目标会去?」

「聪明!据我所知王魁茂届时可能会去的,剩下来的事情你应该自己能搞定的吧?」

「王魁茂……」

近期以来都在忙于秘密组建淫媒的事情,结果以前接近王魁茂的计划就暂时被耽搁了。这次迪特里希重提旧事,大概会是个很难办的事情吧?

「玖廷……工业园」这个早在几年前就被毙掉的提案现在被迪特里希重新启动。这不但涉及到高达四百亿欧元的贷款项目,甚至还会牵涉到一些敏感技术的流通,而那些技术都是集团不希望流入到中国的。

「无非就是挂个好吓人好牛屄的项目名称然后干着炒地皮的勾当吧?还真是没有长进,这也未免太没有技术含量了……」

不过不能否认的是,迪特里希主管下的德意志银行集团在华大战略的核心就是暗地里炒地皮。为此不论是远在格罗宁根的销金窟也好还是近在眼前的淫媒也罢都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服务的。

地皮的收益自然绝大部分都会流入集团的手中,但师生两个也有自己的小算盘——暗地里鲸吞这个国家的优质资源生产项目,例如威胁南疆军区参谋长陈志能低价提供的酿酒葡萄和长绒棉,单单只是这两笔就让两人在期货市场上大赚了一笔,而且连一块砖一片瓦都没有投入到生产中去,这种金融吸血的威力自然会叫产出国大受伤害,但这丝毫不会让周凌觉得什么歉意。

「这个肮脏的民族再怎么受伤跟我有什么关系?」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念头,兰茵琪才不会和自己走到一块吧?好强的年轻人只有在这件事情上才会产生一点点挫折感,但这不会影响他和老师一起捞得盆满钵满的大局。

目前陈志能已经掌控在手,他和王魁茂窜通杀人的秘密可以说为自己手中添了一张有分量的底牌,但这根本不足以撼动他们的这个目标。鱼肉一方也好、贪污也好、玩女人也好,其实这些都不是扳倒高级官员们的利器,因为在这个国家里官员不捞钱、不玩女人那是比恐龙还要来得稀有的物种。真正够分量的砝码是让当政者的小集团觉得这个官员对他们有威胁或者说和他们不是一个利益圈子的人,接着就是「选择性反腐」的大棒挥过来以反腐为名行除去政治对手之实。

「玖廷工业园」实施的最大阻碍就是身为民杭区副区长的王魁茂,一直以来他都坚决反对这个项目。迪特里希曾指使多人使出浑身解数希望得到他首肯却一直没能奏效,现在老师有更重要的事,所以才会把这块硬骨头交给自己处理的吧?

「哼哼,王魁茂,我周凌就不信你没有弱点,咱们走着瞧」VI「!……请问你是?」

段思然突然被一位女子叫住了,通过卢明的关系在结束了被「发配郊区」的噩梦之后终于调到了总院在市区新开设的附属院里也就是离清馨苑只有五分钟路程的地方,是什么人在叫自己?

回头一看,是好美貌好端正的一个年轻女子。段思然向来对自己的相貌很自负,但眼前的这位姑娘则更胜一筹、不、起码有三筹的差距了……

「我……是叫我吗?」

段思然的食指一直对着自己的脸,看见对方频频点头后才确认无误。

「是哪位?我不认识你啊?不……但是……好像在哪里见过……不过一时想不起来了……」

「不会有错的……我记得你……你是卢……」

沈潞差一点就把卢明这两个字喊了出来。不会错!那印象深刻的很,卢明之前被自己销毁的照片上的那匹美人马就是她!

在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后沈潞赶紧改了口,总不能告诉别人自己也是在被卢明奸淫时才看到对方的照片的吧?

「您是……这里的大夫吗?」

「是啊?有什么事吗?我今天有点事,您要有疑问的话请去咨询台」现在段思然身上穿的白大褂就像一道闪电划过了沈潞的脑海,勾起了她本已沉睡在记忆深处的回忆。

夏磊!

是当时救治夏磊的那个女医生!

「您是……您是段思然段大夫吗?我记得您以前好像是在急救中心的?」

段思然的表情从迷茫变成了惊愕,在她的大脑回路里似乎从未有眼前这个女子的残像,更何况她来这所新的附院时间并不长……

「不好意思是我太着急了。我叫沈潞,您以前救治过我的前男友,他叫夏磊,是被一场车祸给夺走的……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手术进行到一半时您还出来请家属保持安静的……」

原来是那个男孩的女友,时间过得可真快,那时自己还没有落入魔掌,虽然工作是蛮辛苦的,但那可比现在成为淫棍们的性交奴隶强得多了……

「啊……你好……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请问你现在有什么事吗?」

段思然冷冷冰冰地应付道,作为一具供人泄欲的活体器具她需要保持体力,因此她不想在不能解救自己的行动上多耗费一个卡路里。

「我想和您谈谈,现在」「对不起,我已经有约了,我……」

「卢明!你认识的吧?」

段思然「嗡」的一声犹如五雷轰顶,那两个字就像是贫铀穿甲弹一般轻易地就贯穿了自己心中苦心经营的复合装甲。她失魂落魄颤颤巍巍地被沈潞拉到了一间空闲的妇科检查室,像一只风筝又像是一只山羊,至于是飘过来的还是被牵过来的她完全记不清了。

「请您告诉我卢明现在怎么样了?」

「你……你是找错人了吧,我……我不认识什么叫卢明的……」

「你非要我提起卢明帮你拍得那些艺术照是不是!」

一想起所谓的「艺术照」沈潞就像是阿波罗、马尔斯、吉尔伽美什、齐格飞、斗战胜佛孙悟空或者是别的什么文化里面的战神或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神明附体一般,她咬牙切齿柔荑紧握肾上腺素的分泌急剧升高,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她现在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你……要问什么?我……知道的很少,他一直也在防范……」

「他现在怎么样了?听说他受伤后一直没怎么露面?」

「不知道……我已经快一个月没见到他了……」

「那你们怎么联系的?有没有什么中间人?」

「他现在让我……让我和两个男人联系……」

「谁和谁!」

「一个姓曹,另一个我不知道叫什么……」

「他们是干什么的?」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那你们平时怎么见面?」

「他们给我短信,让我照短信上写的地址去」「他们的号码是多少?」

「不一定……每次都不一样的……」

「该死!真够狡猾的」「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可以放过我了吧?」

「你先生是叫廖伟杰吧?我还可以告诉你我和他是一个科室的同事,如果他知道了你和卢明他们……」

「不不不……我求你,千万千万不能告诉他,你要我干什么都可以,只要不让他晓得……呜呜……」

段思然跪倒在地上低声哭了起来,自从成了性奴之后她的精神一直都处于崩溃的边缘,另一方面不但要抚养年幼的孩子还要被曹骏和郑学勤时常奸淫,搞得气色上也憔悴了许多。

段思然的哭声将凌人态势中的沈潞给拉了回来,女性天生的怜悯和同情又重新占了上风。段思然和自己一样也是个受害者,她受到的每一份苦痛自己都感同身受,叫沈璐又如何再忍心继续逼迫她呢?

「起来……段医生你快起来,是我不好,请你不要记恨我」好不容易止住了呜咽的女医生被扶起,两个人并排坐在了检查室内的一张病床上。沈潞不时地轻抚着段思然的长发轻拍着她颤抖的背部,这对于稳定她的情绪有着很大的益处。

「你想摆脱卢明吗?」

段思然点了点头,这世上有哪个正常人愿意去给变态的淫魔当性奴隶?但是自己还有好多不堪入目的电子档都在卢明的手里。

「只要你听我的,我们联手合作……这样……这样……将来一定能够将这个人渣绳之以法!」

沈潞的话犹如黑夜中撒入的一道光明,而且一直以来女医生也不甘心就这么被人摆布下去,她想要翻身早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只是可惜没有人可以帮到自己。

「那什么……沈小姐你今天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没事谁会跑医院呢?段思然的提问终于将沈潞带到了她此行最初的目的上。

「我……最近身体有点不对劲」「那……要不要我帮你看看?」

「你不是外科的吗?」

「我在当医生之前也是一个女人,是吧?」

这句话刚说完两个人都笑了起来,于是沈潞将自己对身体上的疑惑一五一十地都告诉了身旁的这位新伙伴。

34D的纯白色的文胸刚被解开,一对丰满坚挺的兔子就迫不及待地弹跳了出来,它们是那样地顽皮,随着女主人的呼吸而不时地晃动着。粉色的乳头就像是兔子的眼睛在闪动着迷人的光芒,如此美丽的乳房就算是女性大概也会有不少人想去吸吮的吧?

原本段思然34C罩杯的乳房不大不小,加之现在是哺乳时期故而现在已经涨大到了D杯的程度。但无论从哪个方面比较,沈潞34D文胸下面的乳房个头看上去都要较段思然大上一圈。

「沈小姐……你一直都是穿这么小的号吗?太小的话对身体是不合适的……」

「没有啊,从高中以后我一直是34D……」

「那你最近没感觉到紧吗?」

「你这么说的话倒是真有这种感觉……」

沈潞将褪下来的纯白色华歌尔34D拿在手里对着镜子比对着胸部仔细地端详了起来,确实是有点小了。

「怎么会这样……」

沈潞下意识地喃喃了起来,没道理啊,这不科学……

「最近是不是吃了什么特别的东西?作息有没有不规律?还是局部健身太过了?」

沈潞摇着脑袋一一否定了段思然的疑问,段思然也仔细揉捏过了沈潞胸前的一对妙乳,没有硬核也没有结块所以是肿瘤或乳腺癌的可能性不大。最后折腾到验尿环节后才发现沈潞尿液中雌性激素的比例比一般女性要高不少,但总算还是在正常范围之内。

「别想太多了,回去后饮食清淡一些,健身也请适度不要太过了,过段时候我再帮你检查一下吧?现在一时也诊断不出来只好先这样了」「思然,谢谢你。还有以后别叫我沈小姐了,怪难听的,喊我潞潞吧」这一天,两位受害者之间的同盟就在这间僻静的妇科检查室里结下了,她们以后将会并肩作战,直到将迫害她们的可耻淫棍们一个个打入十八层地狱里为止。

但段思然并不了解沈潞胸部的变化是受到了药物、作息和性格等综合因素的合力,而且不仅仅是胸部,这位美貌不可方物的女性身体的每一处都会或多或少地发生不可逆的改变。她更加不会知道,卢明那可怕地报复计划其中的一个环节就是网罗了四位远远超出了常人性能力、来自黑非洲的巨人来奸淫和蹂躏自己和沈潞。

届时在一个更加隐蔽的秘密场所里,这两位美人将会被各种淫具所桎梏,然后面对面地同时被两名黑巨人疯狂地轮奸。尤其危险的是,痛失性功能的卢明将会将怒火主要都发泄在沈潞的身上,她不会再那么「幸运」地被当做美人马,等待她的将会是骇人的紧缚丝袜肉便器和精液地狱的修行,尽管这一天的到来还有不短的时日。

卢明就是如此可怕的一个魔鬼,可是就连他也没想到的是后面还有后面的后面,如此而已。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