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婚姻战场,欲望如刀》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fg1999ch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婚姻战场,欲望如刀 婚姻战场,欲望如刀

    一个正太、一个御姐组成了二次婚姻家庭,还有伴随而来的一大笔财富。  这样的婚姻,聚集了太多美好而脆弱的东西。  财帛动人心,美色诱人罪,一群心怀不轨的男人和女人,瞄准了这对鲜嫩的夫妻。  婚姻如战场,且看御姐如何以欲望为刀,打响这场婚姻保卫战。

    fg1999ch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婚姻战场,欲望如刀》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婚姻战场,欲望如刀》,是作者fg1999ch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正太、一个御姐组成了二次婚姻家庭,还有伴随而来的一大笔财富。  这样的婚姻,聚集了太多美好而脆弱的东西。  财帛动人心,美色诱人罪,一群心怀不轨的男人和女人,瞄准了这对鲜嫩的夫妻。  婚姻如战场,且看御姐如何以欲望为刀,打响这场婚姻保卫战。

《婚姻战场,欲望如刀》 番外——痛并快乐着(3P) 免费试读

我是李晓玲,但是很多认识我的人不喊这个名字。

他们一般喊我胸姐。

今晚,琳和君邀请我去神仙窝。

我知道在神仙窝会发生些什么事情,我不想和琳这个小婊子一起去伺候一个男人,但是我又想见到君,我想君的大鸡吧。

虽然内心很纠结,但是最终我还是去了。

屋子里非常安静,但是空气中依然散发着温热的肉体气息,还有各种体液的味道。

三具一丝不挂的肉体横陈在神仙窝厚厚的地毯上。

君仰面躺着,喘着粗气,琳则是闭着眼睛侧卧在他旁边,双臂交织伏在他的胳膊上,仿佛死去了一样。

我偷偷看着琳,这个小婊子,昨晚真是疯了一样,那么骚、那么浪,几乎将君榨成了渣,到最后,连我也没放过。

我的下体酸痛,昨晚趁着君将我操的意乱情迷的时候,琳没少用各种工具来招待我君操我的逼时,琳这个骚婊子用跳单来刺激我的阴蒂;君操我的屁眼时,琳这个骚婊子用假阳具(还选了个特大号的)来操我的穴;君操我的嘴巴时,琳这个骚婊子用手指同时扣的我的阴户及屁眼。

妈了个逼,老娘毕竟老了,玩不过琳这个小婊子了!

我注意到沉睡的琳的阴唇突然抽缩一下,乳白色的液体,悄悄地随着收缩一点一点地淌出来,看着琳疲惫而满足的脸,我的心中酸涩之极,这种极致的满足本来应该是属于我的,永远属于我的,却让这个女人得了去,老娘真是命苦。

我的眼光又落在君的身上,他的阳具象死蛇一样垂在肚皮上,已经不再勃起,但是尺寸依然让人惊叹,紫红色的龟头上涂满了琳和我的的体液。

君的相貌清秀,却有着硕大的阳具,在他17岁的时候,我就为这个大鸡巴而沉迷不已。

但是昨晚我和琳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性爱刺激。

君昨晚显然非常兴奋,他像一个君王,在他面前,我居然达到七八次甚至十几次之多的高潮。琳也是一样,我嫉妒的看到了琳反复在高峰跌荡挣扎的放浪形骸……

昨晚,最开始君对付的是我,我还有点扭捏,君吻着我,舌头像涂了蜜一样;琳压着我的上半身,在她的爱抚下,我终于慢慢酥软下来,呼吸开始变得沉重。

虽然君脱下我的内裤时,我出于面子考虑,给了他一点阻力,只是一点。但是当君坚决而温柔的分开我的大腿,琳嘲笑着看着我,我羞愧不已,我的双腿间已是泥泞一片……

君起身,阳具夸张的晃动着,他先在我的阴道口略转了一下,就毫不犹豫的挺入,那紫红色的阳具骄傲的一点一点没入我的滑腻阴唇,我的心也一点一点地下沉,又咚咚的跃动起来!

君彻底进入后,开始慢慢的发动,「唉——」,我开始喘息,眼睛却慢慢得睁大了,君的粗大显然让我在多年后再次感到了那种曾经有过的刺激。

我是那种「阴道敏感型」的女人,在君逐渐加快的频率和力度下,我开始不由自主地哼出声来,过了没多久,我的身体开始哆嗦起来,双手猛地抱住了他的腰。

「呃——啊」,我尖叫,我居然这么快就到高潮了!但是君继续机器一样的运动,我张大嘴喘气,就像是离开水的鱼,就这样一波一波的高潮迭起,直到昏死过去……

我高潮之后,琳立刻迫不及待的推开了我,这个小婊子,你没男人会死吗?

刚刚射精之后,君的大鸡巴明显软了下来,琳迫切的给君套弄着,连嘴都用上了。君的鸡巴很快又硬了起来,他将手探到琳的下体,轻柔的抚摸着琳的小阴唇。

琳躺在地毯上,笔直修长的大腿撑开到极限(妈的,为什么我的腿上就那么多肉呢?

君再也抑制不住冲动,猛地翻起琳的双腿,琳的身材虽然高大,但是却很柔韧,双腿几乎贴到了头边,丰满肥厚的阴唇像嘴一样厥起来,君的大鸡巴毫无阻力的插入了她的身体。

「啊!——老公」,琳不由自主地叫起来。

老公,呵呵呵,很久以前,我和君约定过,我在做爱的时候叫她老公,现在,他却被另一个女人喊着老公。

听到这声老公,我的心都快碎了。

君一边开始抽插,一边看了我一眼,我酸涩的一笑,君回以尴尬的一笑。

「老公,你太厉害了,把我的逼都快操翻了,你怎么这么能干啊、啊、啊」琳开始尖叫。

「因为你太诱人了,不把你操够了,我会后——悔——死——的——」

君喘息的回答,下体的速度越发快了起来。

妈了个逼,这对奸夫淫妇。

琳的乳房随着撞击一波一波的荡漾着,君仿佛炫耀似的,每次都把鸡蛋一样大小的龟头抽出来,再捅进去!

琳的阴唇每次都被翻进翻出,她的液体早把屁股下边的地毯阴湿了,「哎——我不行了——我要飞了——俄——俄——」

随着她的长叫,她努力的抬起了上身,身体成了一个弓形,眼睛瞪得大大的死死的看着下身,看着那个穿梭在她身体里的大鸡巴,嘴张得大大的,君也更加猛烈的运动。

我近乎愤怒的爬近他们相交的地方,看得真真切切,只见琳的阴唇一缩一缩的,原来高潮又到了!

忽然从琳的阴道口涌出大量的液体,随着君的进出四溅,有的溅到我的脸上了,好像他也射精了,但是过了半分钟,他还在插入着,没有停下的意思。我把脸上的液体仔细闻了闻,是琳的味道!原来琳射液了!在欢场多年,传说中的射液,在琳身上发生了!

我的心嫉妒的都要爆炸了!

我也要,我也要被君操的尿出来。

君的速度已经达到了极限,忽然他猛地抽出大鸡巴,发出波的声响。

琳也随着鸡巴的抽出颓然瘫软,我以为君已经射完了,哪知道君抓着琳的腰,把琳翻了过来。

然后君把琳的屁股搬起来,琳成了跪地的姿势,她已经和死人一样任由他摆布。

君的大鸡吧「梭——」

的一声插入,琳只是闷哼了一声,君又开始了不停歇的撞击。

「君真的长成大男人了!」

看着君操着琳,我估摸时间,前后至少操了有半个小时了吧,我心想着。君从琳的后边啪啪的撞击声音越来越大,我甚至怀疑隔壁的客人是否可以听到。

琳的脑袋埋在地毯上,还好地毯够厚,琳的头发乱蓬蓬的遮住了脸,一声不响的随着撞击颤动着。

君像疯了一样,抓着琳白皙健美的屁股,往前是琳让人嫉妒的细腰,和高高撅起的屁股成了鲜明的对比,硕大的乳房像吊钟一样摆动,这一幕连我这个女人都觉得性感之极!

君一边插,他的手也不闲着,时而摸琳的乳房,捏琳的乳头,时而抚摸她的背和屁股。

然后君甚至把食指轻轻的按在琳的菊花门口绕动,就着琳的液体,把琳的菊花涂满,然后把手指慢慢而坚定的插入了她的后庭!

原本像死去一样的琳立刻有了反应,「啊——俄——」

她终于又开始发出声音了,抬起了头,随着君的手指搅动,和啪啪的撞击,琳猛然的开始疯狂的摆动头。

那一刻,琳的青丝飞舞,像魔女,也像飞天,更像迪厅中的摇滚歌手,「啊——来把——来操死我把——来啊——用力啊——操——操操操——」。

看着琳的疯狂,君终于忍不住了,发疯似的开始最后的冲刺,一根长长的鸡巴,几乎要把琳的身体穿透!

我的手也开始在阴部上狂揉!

终于随着君的一声大叫,这对狗男女同时到达了高潮,君的鸡巴终于停止了运动。

过了片刻,波的一声,君的阳具从琳的阴道里掉出。

我吃惊的看到,琳的阴道一时间竟然合不上,张开着粉红色的洞,任由精液流淌出来,琳也终于再次昏死过去了!

君拖着疲惫的身体,下了床,到卫生间冲洗,我也跟着进去。我将君的鸡巴慢慢洗干净,我揉搓着君的大阴茎,片刻之后,我蹲在君的面前,开始吃它。

君安静的看着我,像一个国王,眼神忽而温柔,忽而野性,我也任由君看着我,不停的吃着君的龟头,让君的龟头在我的嘴里抽搐。

我把玩着君的鸡巴,一边吃一边撸,时不时来个深喉。

终于,君的鸡巴慢慢的又开始硬了。

我站起身来,坐到了浴室池上,双脚踩在台面上,背倚着镜子,看着君。

他先是一愣,立刻反应过来,君的眼神中透着狂喜。

我不能输给琳,我得给君不一样的刺激!

我静静地看着君,慢慢的扒开自己雪白的大屁股。

我的屁股真大,那团肥肥的臀肉的直径几乎要超过我的肩。

「屁股宽过肩,快活似神仙」,就凭我这屁股,君就离不开我。

君一声不响的挺着鸡巴走过来,把梳妆台上的润滑油打开,抹在我的肛门上,然后手攥着阳具,慢慢的挺入我的肛门,我感到自己要被打开了一样,说不清楚是痛楚还是激动,但是我的阴部却开始湿润起来!

他一边开始慢慢进出,一边开始扣我的阴部,我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转过头与他甜蜜的亲吻。

君开始只是让自己进入一半,因为我感到有些疼。

后来随着我的放松,我开始示意君,他也开始尽根没入,我也从有些不习惯开始了彻底的享受,终于感觉我比琳做的更好一些。

我呼吸开始加重,身体深处像有什么东西涌上来一样,我的肛门开始痉挛一样的收缩。

君也意识到了什么,也不由自主地开始加快,随着我们不约而同的闷哼,他死死的抵住我的身体,我感到了身体里鸡巴的跃动,终于我也像烂泥一样瘫软在台面上。

随着他的退出,有股透明的液体从我后庭流出,君疲惫的笑了一下:「你们两个都够磨人的啊,看来我明天要走不了路了。」

我软瘫在浴室里,喘息着说不出话来。

这个时候,琳一瘸一拐的挪进浴室,她的眼神中藏着深深的嫉妒。

琳用一种挑衅的眼神看着我,嘴里格格笑了起来:「哟,兰会所的老板娘,管理着几百号小姐的胸姐,这就不行啦。我还以为君会被你榨干呢?原来是你被放倒了啊。哟哟,看看这屁股,这胸,这些年来不知道滋润了多少男人啊。」

听了这话,我只觉得眼冒金星,心中一口血几乎要喷出来,我立马还击:「你个骚婊子,你别说我。看看你这胸、这屁股、还有这大长腿,看来陆一鸣以前也下了不少功夫嘛。」

君见着我们两个立马有翻脸杀人的迹象,他只干了一件事情,他将我们两个挨个按在浴室的墙上,让我们并排撅着屁股,他的大鸡巴开始轮流插着我们两个。

那一夜,我痛并快乐着;我想,琳应该也是一样!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