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azomom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azomom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30   编辑:素流年
  • 己妻人妻 己妻人妻

    「十七号,胡妍玫小姐。」  穿着一身白色护士装的年轻女子打开诊疗室的门,对着外面叫道。不过这仅仅具有形式上的意义而已,因为除了最后这一位患者以外,整个候诊室也已经没有别人了。

    azomom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己妻人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己妻人妻》,是作者azomom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十七号,胡妍玫小姐。」  穿着一身白色护士装的年轻女子打开诊疗室的门,对着外面叫道。不过这仅仅具有形式上的意义而已,因为除了最后这一位患者以外,整个候诊室也已经没有别人了。

《己妻人妻》 (九) 免费试读

「老师!怎么办?梅梅跑出去了!」

隔天一早,在赵天财还在厕所盘算今天要怎么安排的时候,陈白兰慌张的声音就传入耳中。

「她跑出去做什么?」

赵天财第一个想到的可能性,就是报警抓他这个强奸魔。

但陈白兰的话马上否定了这个可能性:「梅梅说她不相信她的朋友像老师讲的那个样子,然后就跑掉了!」

「这个笨女孩……」

赵天财没想到这个少女居然会叛逆成这样子,不过这种年纪的孩子对朋友的信赖本来就比家人和师长要高,而陈月梅又是个得不到家人关爱的女孩,因此对朋友的依赖心更重,这也是情理中事。

「而……而且梅梅穿的衣服很……」

陈白兰脸蛋稍微红了起来,虽然她欲言又止,但从这种表现来看,陈月梅的装扮大概也不会保守到哪去。

「你放心,我去带她回来!」

赵天财说完话立刻跑了出去,正好看到陈月梅在路口拦下一台计程车坐了上去,裸露的双臂与大腿让赵天财不禁皱紧眉头。

事实上,陈月梅的装扮比赵天财想像的还要更诱人,上身单薄的细肩带小可爱下根本没有其他衣物,昨夜饱受蹂躏的粉红色尖端隐约可见,一件短得让人觉得和内裤没两样的牛仔短裤包覆着刚失去处女的秘处,两条修长白嫩的大腿完全暴露在外,这样的穿着活像在邀请男人来强奸她一般。

至于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老爸看到女儿穿得太清凉一般的反应,赵天财也来不及细想,拦了另一台计程车,对司机说道:「跟着前面那台计程车!」

这时,赵天财很庆幸自己还记得带钱包出门。

「怎么……」

司机狐疑地问道,他从来没想过会遇到这种抓奸一般的情景。

「没什么,前面那丫头是我的……唉……」

赵天财叹了一口气,一半是真心的,另一半则顺便逃避解释两人关系的尴尬──总不能对司机说,自己昨天奸了她,而她现在则想看看别人会不会也奸了她吧!

「我也有一个女儿,实在很难知道她们这种年纪的女孩在想什么,穿得这么少,也没想过别人会怎么想……」

司机自顾自的说着。

「只希望她不要受伤就好了……」

赵天财发自内心的叹气道。转念一想,自己才是「伤害」她最深的人,似乎没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

忧心忡忡的陈白兰在家中坐立不安,不知道妹妹和老师会发生什么事情。半小时后,赵天财才带着披着他的外套、哭成了泪人儿的陈月梅回到家中。

「梅梅!」

陈白兰担心的叫道。

「姊姊……」

看着姊姊慌张的样子,陈月梅的泪水又滚了下来,姊妹俩紧紧相拥,从国小三年级至今,这是姊妹之间第二次的拥抱──第一次在昨天晚上。

「梅梅你怎么了?」

陈白兰一抱之下,立刻发觉外套下的妹妹上身是完全赤裸的,她往下一看,陈月梅不仅只上身没穿衣服,连下半身也只有一件拉链坏掉的超短牛仔裤遮蔽,隐约透出的肤色证明牛仔裤下也是完全净空的。

「抱歉……我到得太慢了点。」

赵天财道。不过实际上,连他也没想到陈月梅叫出来的那个「朋友」居然会急色到一进包厢就把她的衣服撕破,打算强奸。

「梅梅……应该……没事吧?」

陈白兰问道。

「因为老师救了我,呜呜……」

陈月梅抓着仿佛还留着赵天财体温的外套,感觉就像被他拥在怀中一般。差点被自己信赖的朋友强奸,却被真正强奸自己的男人拯救,而这个家伙还一直用关怀的傻笑看着她,如此奇怪的反差让陈月梅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恨他,或者老实的承认自己对他有了好感。

「老师谢谢你……」

陈白兰说出让赵天财更觉得尴尬的话,明明自己才是蹂躏她们姊妹的强奸魔,怎么一转头就成了大英雄啦?

「姊姊……帮我拿衣服好吗?」

「嗯!」

「老师……」

支开陈白兰之后,陈月梅突然整个人扑进赵天财怀中,啜泣着说道:「请抱我……」

「啊?」

「反正……人家已经被老师……过了……」

陈月梅的声音弱得像蚊子一般:「如果是……和姊姊一样……那也可以……」

赵天财抱住她,一句情不自禁的「如果你真的不要的话我不会勉强你」差点就说了出来,幸好还来得及提醒自己,他本来就是为了上她们姊妹俩而来的。

「在这里吗……」

赵天财问道。

「嗯……」

陈月梅踮起脚尖,抬起小脸努力的吻了赵天财一下,赵天财搂着她似乎稍微用力点就会勒断的腰,免得她跌倒。

等到陈白兰拿着妹妹的衣服回来时,陈月梅身上的外套早已滑落地面,牛仔短裤也溜到大腿上,湿润的秘处正被少女自己的纤细手指侵犯着。

「梅梅……怎么在这种地方啊……」

陈白兰顿时脸红心跳。赵天财巨大的肉柱在妹妹的手上脉动着,像是要表演给姊姊看一般,陈月梅主动握着它,引导它进入自己的菊穴。

「啊啊……老师……好烫哦……」

陈月梅淫叫着,但颤抖紧绷的肉体触感却让赵天财知道她根本就是故意叫给陈白兰听的。

「讨厌……梅梅叫得那么大声,会被发现的……」

陈白兰羞红着脸,但右手从妹妹的衣服下翻出来时,手上却多了一条紫黑色的棒状物──一条两头有着模拟男性象征的双头龙。

「到房里……姊姊再让梅梅叫得更大声哦。」

陈白兰吻了吻妹妹一时不知要如何反应的脸颊。

「啊……姊姊……」

看到姊姊淫媚的样子、以及手上粗大的双头龙,陈月梅发育中的小巧身躯不禁起了一阵颤抖。

************

两天后,陈家姊妹在月梅的房间里和赵天财胡搞着,体会到屁股快感的月梅正被装着双头龙的姊姊侵犯着后庭,双头龙的另一端则深埋在白兰的蜜穴里。

少女身上的汗水反射着灯光,显露出青春的光彩,而赵天财则恣意地开拓着姊姊的后庭或者妹妹的淫穴,然后用自己的精液饲养这两头母犬般的美少女。

「老师……梅梅……姊姊……要丢了……啊……」

陈白兰抓着妹妹小巧乳房的手在她的胸前留下明显指印,不断颤抖着的身躯紧贴着妹妹的背,淫乱的精水沿着双头龙流到月梅同样一片潮湿的蜜肉上。

「啊呀……姊姊……」

陈月梅的小胸部被紧紧抓着,但她的语气中却仍只有喜悦,陈白兰的颤抖沿着塑胶制的双头龙传入她的肚子深处,激得她也跟着登上性欲的顶峰。

赵天财的棒子从早上踏进门开始就没有休息过,但几小时下来也仅仅射过两次,而且仍旧气势磅礴的在女孩的体内或嘴里驰骋着,两个女孩反而被他搞得全身脱力。除了他本来就天赋异禀之外,胡妍玫和廖秋香内服外敷并进的精心进补更是让他如虎添翼。

陈白兰勉力从妹妹的体内拔出双头龙,深色的塑胶与皮革和她白里透红的肌肤相映成趣。瘫在床上的陈月梅翻过身来,握着还插在姊姊淫穴里的棒子,顽皮地转动着它。

「啊……梅梅……不要玩……」

陈白兰尖叫着,但十分喜欢看姊姊慌乱难耐媚态的陈月梅却只是变本加厉的摇着棒子。

不过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陈月梅玩弄姊姊的同时,赵天财也已经拿着两根按摩棒,迅速而准确的刺入女孩的双穴中,还将开关开到最大。

「呀啊……啊……」

「嗯……姊姊……啊……」

两个女孩二部合唱般的放声淫叫。

就在此时,房门竟然无声无息的打了开来。

「你们三个在做什么!」

熟悉的女声从门口传来,瞬间把沉溺于性爱当中的三个人动作冻结。

「你们居然做了……这种事!」

站在门口的女子自然就是廖秋香,而她身边自然还有一个陈秀春在。

虽然是串通好的,但突然间被「抓奸在床」,赵天财也吓了一跳,不过他很快就平复下心情,等着看廖秋香会用什么方式让姑嫂母女四人共事一奸夫。

「要你们读书用功,结果居然用这种功……」

廖秋香和陈秀春一步步走向吓得脸色苍白、紧紧相拥的赤裸姊妹花。

「竟然还用这种淫乱的东西……」

廖秋香一把抓住双头龙,亲生女儿的体液立刻弄脏了她的玉手。就在白兰与月梅等待着母亲的教训时,廖秋香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狡狯,随即淫媚无比的说道:「两个淫乱女孩……淫荡得和你们的妈妈一个样……」

「咦?」

突如其来的转折让女孩反应不过来,而接下来廖秋香的动作更让她们吓得魂不附体。

庄重得有点冷漠的母亲拉高裙子,露出被两根假阳具深深侵入、而且还不断渗出淫乱蜜汁的神秘地带。

「你们姑妈也是这样哦……」

听到廖秋香这么说,陈秀春也红着脸解开自己的裙子,让女孩们看到自己被假阳具弄得湿透的前后双穴。

除了皮革制成的固定带外,两个美丽的妇人下体是完全没有遮蔽的。

「妈……妈妈……」

「我和你们姑妈也想……加入……」

廖秋香和陈秀春一人按住一个女孩,同时解除自己身上所有的衣物。

「妈妈和你们一样,也喜欢做这种事情……」

「也喜欢老师吗?」

陈白兰问道。

「嗯……当然……」

「是妈妈让老师……对我们这样的吗?」

陈白兰语气中开始带着火药味,但廖秋香终究还是点头承认了。

「所以……老师本来就对人家的身体有……预谋了吗?」

陈白兰双里滚出泪水,推开母亲就想夺门而出,但还是在门口被拦了下来。拦着她的人,居然是她的妹妹陈月梅。

「姊姊!」

「梅梅……为什么要挡住我……」

「因为姊姊是笨蛋!」

陈月梅嘟着嘴说道。

「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们都被骗了耶!」

陈白兰说道。

「就算这样又怎样!姊姊还是自愿的,人家可是被老师强奸耶!」

陈家姊妹俩的说话让廖秋香不禁斜眼看了看赵天财,后者现在只能尴尬的笑着,活像是做贼却被主人当场抓到的小偷。

「不管老师是不是骗我们的,老师对我们都很好啊!如果只是要强奸我们的话,老师根本没有必要去救我!」

「这个……也许……」

陈白兰为之语塞。确实,让陈月梅被另一个人强奸,反而有利于让他消除强奸的证据。

「而且,老师也没有必要还要求姊姊和人家的功课啊!」

这个论调十分有力,毕竟赵天财几乎每次都会问她们功课写好了没?也不会要求她们翘掉补习班的课,比起做爱,他似乎更重视女孩们的课业。

「梅梅……」

「人家知道老师是真心地对我们好的,所以不管怎样……人家都愿意和老师做……」

「我……」

陈白兰其实已经被说服了,除了赵天财一直以来不断释出的善意之外,他带给她的极致快感也是让陈白兰回心转意的原因。

廖秋香二人一直没有开口。这时廖秋香才说道:「兰兰、梅梅,对不起,妈妈不应该这么做的……但这是妈妈的主意,你们不要怪老师。」

「不……自始至终,终究还是我的错吧……」

赵天财说道,对于自己为了报复陈百胜而搞上她们全家的事情,他一直耿耿于怀:「我一开始就不该做这种事情的……」

「不!」

陈秀春说道:「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我和秋香姊只会孤寂到老死而已,就是因为有你,所以我们才会知道身为女人的喜悦啊!」

「如果没有老师的话,人家还是等着被强奸的坏孩子呢!」

陈月梅也帮腔说道。

「我……人家知道老师是好人啦!」

陈白兰哭了出来:「可是……可是……人家不喜欢被骗的感觉……呜呜……」

「现在就……没有骗你了啊……」

廖秋香抱住女儿,轻柔地说道:「是妈妈让老师和你们做的,要怪就怪淫荡的妈妈吧。」

「淫荡的……还有我……」

陈秀春也靠近侄女说道。

「人家也很淫荡吧,姊姊也是……」

陈月梅趁机握着还插在白兰体内的双头龙,逗弄着被母亲和姑妈包夹住的少女。

「啊啊……妈妈……我……啊不要……我知道……我也……很淫荡……不要揉……」

被三个女人玩弄的陈白兰很快就投降了,然后被她们架到床上,大开着雪白双腿,让拔除双头龙后的潮湿蜜穴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请老师……惩罚……不乖的白兰……」

陈白兰颤声说道。

「怎么会不乖呢?你很乖啊……所以我要给你奖励。」

赵天财说道。不过他的惩罚和奖励似乎都是同样的东西,都是靠他胯下无敌的大肉棒来让女孩飞上天堂、或者坠落地狱。

「需要这个吗?」

廖秋香从自己的名牌包包中拿出几个形状怪异的圈状物。

自从遇到赵天财之后,这个原本塞满股市行情和损益表的包包,大部分的空间就被情趣用品占据了。

「这是……」

「太阳环啰!」

廖秋香将长着许多触须的橡胶圈圈套在赵天财的龟头后方,然后催促他用这「加工」过的棒子蹂躏亲生女儿。

「啊啊啊!」

肉棒一插尽根,环上的触须也顺势刮磨着陈白兰的嫩穴。虽然已经被赵天财开发了一段时间,但她毕竟还是个纯洁的少女,哪受过这种刺激,没几下就完全败在太阳环与大肉棒的攻击之下,泄出大量的淫精。

「兰兰的身体好淫荡……这样就泄了。」

廖秋香趴在女儿滑嫩的小腹上,舔着她喷出的阴精,同时吸吮着胀红的阴核。

「妈……妈……我……啊……」

陈白兰已经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只能颤抖着身体承受赵天财与母亲的玩弄,像长了手的肉棒不管出还是入都带给她强烈的快感,让她没隔多久就泄出大量女人的精华。

一旁的陈秀春和陈月梅自然也不会闲着。陈月梅被姑妈抱在怀中,啜吸着她硕大的乳房,而女孩稚嫩的部位则被陈秀春拿着跳蛋任意挑逗着。

「姑妈……人家要……丢了……」

陈月梅在她柔软的乳房中喘着气说道。

「呵呵,姑妈不会那么容易就让你泄的,梅梅好像比较喜欢用屁股嘛……」

陈秀春将跳蛋往后移去,碰触着女孩紧缩的菊穴,然后塞了进去。

「啊呀~~」陈月梅尖叫着,跳蛋没入的瞬间,一股淫精洒了陈秀春满手,陈秀春也不嫌脏,拿出满是女孩阴精的手,故意在她的面前舔给她看,还表现出一副品尝到琼浆玉液的陶醉神情。

「姑妈……」

陈月梅小脸通红,把个脸埋在陈秀春的乳间不敢抬头。

「梅梅的淫精……很补的唷。」

陈秀春温柔地说道。

房中,两个少女放声淫叫,一个赵天财就已经可以摆平她们姊妹俩,何况现在又多了两个熟知女体奥秘的美妇人,两个少女很快就被搞得死去活来,淫精泄了又泄,最后在小穴埋着假阳具、后庭被母亲与姑妈用双头龙插入的情况下,上身紧紧相拥的姊妹花才在赵天财的精液沐浴下,得到了完全的满足。

「舒服了吗?」

廖秋香舔着二女儿脸上的精液,温柔地问着。

「嗯……好舒服喔……」

陈月梅全身放松地让母亲抱着,享受着女性高潮后的深远余韵。

「天财主人的精液怎么好像越来越多啊……都已经好几次了还这么多……又这么浓……」

陈秀春刮起侄女脸上的精液,看着那银白的丝线说道。

「大概是你们弄来的那些鳖和蛇干的好事吧。」

赵天财看着两个女孩身上足以淹死她们的精液,悻悻然的说道。他对于自己原本就十分强大的性能力与日俱增有些反感,虽然男人总是希望自己的性能力超强,但若强得需要好几个女人才能应付的话,其实也不见得会有多快乐。

「那……请主人惩罚我们……」

「总有你们说的。」

赵天财拉起陈秀春的大腿,肉棒对着空着的后庭长驱直入。

「啊呀!啊!撞进去了!」

陈秀春惨叫出声。之前廖秋香塞在她后庭里的跳蛋被这一撞顶到更深处去了,幸好电线没断,不然问题可就严重了。

「肚子里面……好奇怪啊……有东西在动,我……啊……肚子……好像……啊啊……人家……要死了……啊……肚子……要……裂开了……」

无视陈秀春的呼喊,赵天财自顾自地进行活塞运动,因为他知道这样只会让她舒服得死去活来,从她此时脸上的喜悦神情就可得到证明。

跳蛋的震动也让赵天财感到异于寻常的快感,他的肉棒在她的体内突的又胀大了一圈,原本就狭窄的肠道被撑得像要裂开一般,也让陈秀春体会到足以让下半身完全失去功能、带着痛楚的强烈快感。

「就算痛……可是秀春的这里湿得吓人呢!」

廖秋香拔掉陈秀春肉穴里的双头龙,舔着她不断流出淫液的蜜穴。

虽然已很熟悉两个人的夹攻模式,但陈秀春还是和过去一样毫无招架之力,无论他们对她做什么事情,陈秀春都只能哭着承受着洪涛巨浪般的快感,喷出大量淫荡的汁液。

看着母亲和姑妈的激烈淫戏,床上两个已经被玩弄得全身乏力的少女也不禁再次燃起欲火,两双小手开始轻抚着自己汗湿的裸躯,自慰着。

双穴被玩弄、眼里看着两个侄女贪淫的模样,陈秀春逐渐模糊的意识被欲望完全占有,硕大的乳房像装满水的汽球一般上下晃荡着,顽皮的想挣脱赵天财的魔爪。

「换个姿势吧。」

赵天财要廖秋香躺在床上,然后将泄得昏沉沉的陈秀春放上去,让两个女人呈「69」的姿势互相舔着对方的淫穴。

赵天财的肏干让陈秀春全身酸软,蜜穴也压在廖秋香的脸上,让她能够轻易的用舌头和嘴唇来挑逗她。

在一旁自慰的姊妹俩也勉强爬了过来,一人一边的吸吮着陈秀春的巨乳。赵天财看到这状况,本来扶着陈秀春臀部的双手移向少女两腿间的秘裂,用手指侵犯着她们。

「呀啊!老师……」

「姊姊……好厉害喔……」

「我要……丢了……啊……」

「秀春……」

四个美女一起在赵天财的胯下发出淫荡的呼喊,就算是国王也不见得有的待遇让他兴奋无比,胯下的东西也精神百倍地摧残着陈秀春,直到她在一阵阵抽搐中翻白眼晕过去为止。

赵天财把肉棒从她无比紧缩的后庭拔将出来,和小孩子拳头一样大的暗红色龟头及布满血管筋肉的粗长阴茎,让廖秋香既害怕又想要,光是想像它进入自己小穴的模样,她就似乎快要高潮了。

赵天财把晕倒的陈秀春放在一旁,目标转移到今天还没被肉棒蹂躏的廖秋香身上,而在奸她之前,赵天财先暗地里比较着眼前的四个女人。

青春年少的白兰和月梅姊妹俩固然有着源自相同血脉的清秀美感,但白兰是一派温顺文静的模样,而月梅却是阳光般的活泼少女,这差异也反映在她们对性的表现上头:白兰比较被动,而且较为重视精神上的结合,而月梅却是个相当主动的女孩,同时有着被虐的素质,相当喜欢赵天财对她使用捆绑、强奸等SM技巧。

相对于两个少女,陈秀春和廖秋香则有着成熟人妻的美感,也比少女更愿意和赵天财玩一些奇奇怪怪的花样,例如陈秀春就十分喜欢被赵天财虐乳,即使每次都弄得红肿不堪也在所不惜。

四个女人之中,廖秋香是最美的一个,或许也是最淫荡的一个,她不但愿意接受所有种类的玩法,而且除了引介了小姑供他淫乐之外,连两个女儿也双手奉上了。如果不是廖秋香,赵天财的复仇、或者说是后宫计划大概还只是赵胡夫妇的空想吧。

廖秋香温顺的爬了起来,仔细的舔着赵天财那沾满诸女体液的肉棒。

这时,大门口突然传来人声,理应还在医院、或者胡妍玫怀中的陈百胜突然回家了!

「白兰?月梅?都在家吗?」

陈百胜的叫唤像是对房中沉溺性欲的人们当头淋下一盆冷水,如果让他看见自己的老婆、妹妹和女儿正被个陌生男人搞得高潮迭起,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但不管是什么反应,都不是他们乐见的。

廖秋香知道大门口女儿的鞋子骗不了人,因此对着陈月梅打了个暗号,要她回应,毕竟这里是她的房间。

「啊……爸爸,我在家。」

「妈妈呢?」

「说我不在!」

廖秋香压低声音说道。

「妈妈不在家!」

「嗯,没事别乱跑知不知道。还有……爸爸有事忙,别来吵我。」

「知道了。」

陈月梅她们自然不希望陈百胜来找她们,但她们并不知道,在陈百胜一边讲这种话一边走进隔壁书房的时候,他的身边还有个全身都被风衣包裹着的美女。

这美女自然是赵天财的爱妻胡妍玫,只见她脸颊晕红、双腿紧夹,一副娇羞不胜的样子,任谁也看得出来她风衣下必定大有文章。

胡妍玫的紧张不下于房中的其他女人,如果被陈月梅她们看见自己现在的样子,对陈百胜的复仇或许就到此为止了。不过她不知道自己丈夫也正在女孩房中搞着陈百胜的家人。

陈百胜关上房门,暗自嘘了一口长气,为了刺激而把情妇带回家来的代价,很有可能是家庭破碎。

「脱掉吧。」

陈百胜压低音量说道。不过胡妍玫只是扭了扭身躯,并没有其他动作。

「对了,我忘了!」

陈百胜走上前,脱掉胡妍玫身上的风衣,露出底下近乎全裸的美躯。柔滑的肌肤被褐色的绳索划分成许多淫靡的区块,纤细的双手被紧紧反绑在背后,这也是她之所以不能脱风衣的缘故。

陈百胜的绳技比赵天财的好,麻绳在胡妍玫身上就如同一件诱人已极的衣服般,紧密而温柔的缠绕着这个美女的娇躯,并与深埋前后双穴中的假阳具一同带给她异样的快乐。

「为了不让你出声音,只好这么办了。」

陈百胜看着被假阳具折磨而娇喘连连的胡妍玫,怕她叫出声音来,因此拿出一个箝口球塞进她微微张开的小嘴里。

箝口球碰到嘴唇的瞬间,胡妍玫身体微微地一颤,但还是顺从的任陈百胜处置。这段日子以来,虽然内心仍旧不情不愿,但她的身体却已经臣服于陈百胜的蹂躏,就算他想玩什么奇怪的花样,胡妍玫也鲜少是拒绝的。

「嗯……」

胡妍玫扭着纤腰,娇美的肉体因为先前的紧张与玩弄而发烫,被绳索束缚的胸部与塞着塑胶棒子的双穴渴望着男人的慰藉,本来就贪淫的她在陈百胜的调教下变得越来越淫荡,脑袋里几乎无时无刻都想着被男人蹂躏的快乐,不过……或许对方不是男人甚至不是人也没关系。

「小淫妇……这样就想要了啊?」

「嗯……」

胡妍玫红着俏脸,点了点头。

「那就趴在墙上吧,记得,我女儿现在在墙的另一边。」

「呜……」

胡妍玫低吟了一声,脸上显现出畏惧的神情,但这只增添了陈百胜的兽欲,他就是想看她这样的表情而冒险带她回来的。

胡妍玫才刚靠在墙上、翘起粉臀,陈百胜就迫不及待的拔出塞在她小穴里的假阳具,用自己的肉棒插了进去。

「呜……嗯嗯……」

胡妍玫发出低沉的呻吟声,湿透的小穴内壁紧紧缠住陈百胜的肉棒,压榨着她所渴望的精液。陈百胜自然不会那么窝囊,他深吸了一口气,稳住阵脚,开始奸淫着胡妍玫。为了今天,他可是内服外敷、锻炼进补,准备得十分周全,不把她搞个死去活来绝不罢休。

还不知道自己今天会惨遭蹂躏的胡妍玫扭着腰迎合着陈百胜的抽插,让肉棒能撞击到淫穴里的敏感处所,她只觉得今天陈百胜的肉棒,隐约有接近丈夫的感觉,不管是大小、热度还是力道都远胜平常。

(啊……我会被搞死的……胡妍玫这样的想法,在墙的另一边也有个女人有相同的感觉,她的嘴里也塞着箝口球,不过是她自己戴上去的,因为她心知没有人可以在赵天财的大肉棒抽插下完全不发出声音的。廖秋香高翘着屁股,用和胡妍玫类似的姿势趴在墙上,上半身悬在女儿的书桌上方,一双柔软的乳房压在女儿的课本上,剧烈的晃动着。

仅仅隔着一层墙壁,两个男人尽情的奸淫着对方的妻子,而被侵犯的两个女人,也毫不吝惜地让淫穴喷泄出快乐的泉水,若非各有顾忌,或许也可以发现两个女人的淫叫声也是各有千秋、各擅胜场吧。

(哦哦……主人的肉棒……好……厉害啊……我要……丢了……又丢了……

这样……身体会受不了的……喔……嗯……可是……好想就这样……永远……

(啊啊啊……老公……人家又要被奸到泄了……他好厉害……哦……我的身体……都被他玩了!哦……泄了……全身都麻了……又酸又麻的……啊……人家还要泄……

两个女人就像是要和对方比拚淫荡程度一般,在肉棒的奸淫下泄出了大量淫精,让两个男人的棒子上沾满对方妻子的蜜汁,能更顺畅的奸淫着她们。

「妈妈泄了好多喔……」

赵天财胜在他这边多了三个美女任自己玩弄。此时白兰和月梅姊妹俩躺在床上看着母亲的淫态,低声谈论着。廖秋香的蜜穴就像淫水和阴精的水龙头一样,每次的抽插都带出不少液体,在地上聚集成水洼。

「人家也好想这样泄……」

月梅羡慕地说着。

「放心,你们一定能做到的,姑妈和你们的妈妈会帮你们练习,让你们可以泄更多。」

陈秀春抚着侄女的脸庞说道。

墙另一边的胡妍玫淫水其实也不会比廖秋香少到哪去,为了因应赵天财的持久、本来水量就十分丰沛的她,淫乱的花蜜也早已沾湿了书房的地板和自己曲线优美的大腿。

「你真淫……这骚水流得像自来水一样,真有这么爽吗?」

「嗯嗯嗯……」

胡妍玫羞得满脸通红,但还是点了点头,娇躯一颤,又是一股阴精喷泄而出。

「不管你想泄几次我都奉陪哦!」

这句话自然是赵天财专用的台词,只有他才有能力对女人说这种话,而且轻易办到。

(干死……我吧!廖秋香身体不规则的抽动着,蜜穴紧紧夹着肉棒不放,虽然说不出话来,但她的身体却已经回应了赵天财的挑战,淫荡的泄出了阴精。

「看来我们也得补一下,免得被主人榨干了。」

陈秀春对着看得目瞪口呆的少女们说出平时只有男人会说的话。

「嗯啊!」

胡妍玫发出稍微大声的呻吟,迫使陈百胜得装咳嗽掩饰过去,埋在少妇后庭的假阳具被高潮的痉挛与女体的扭摆挤了出来,啪的一声,掉在地板上。

陈百胜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手指却仍无情的代替了假阳具,戳入她颤抖的菊穴。另一只手也同时绕过她紧实的细腰,拈着她敏感肿胀的阴核,一股热腾腾的淫液立刻喷了他一手,但他却仍继续玩弄着那个突起,同时也不忘持续着蹂躏她的活塞动作。

(丢好多次……啊……他好厉害……好厉害……我又要……死了……好想永远……被玩……啊……老公……救我……胡妍玫被干得死去活来,但就在她即将被陈百胜的性技带入背叛丈夫的淫狱之前,陈百胜射精了。

「嗯嗯嗯!嗯……」

大量的精液涌入体内,烫得胡妍玫一阵颤抖,又丢了一次精。

(啊啊啊……老公……人家……差点就……虽然胡妍玫仍认为自己只是虚与委蛇地敷衍陈百胜,目的仍旧是从他身上得到金钱和物质的供给。但她不免也有种感觉,或许现在的自己根本就是人尽可夫的淫妇,只要有肉棒,对方有没有钱根本不是问题。

(如果老公和他一起搞我的话……我一定会被奸死的……高潮后全身无力的胡妍玫暗暗想着。

贪淫的想法让胡妍玫自然流露出一股淫魅的神情,衬托着绳索的束缚,让她既有娇弱不胜的体态、又有着放荡的渴求,梨花带雨的盈盈眼波更让陈百胜刚射完精的肉棒又蠢动了起来。

虽然他想再上她一次,但他也很清楚这里不是长时间偷情的好地方,因此他只得压下欲望,帮脚步踉跄的她穿上风衣,带着她离开此处,前往另一个可以尽情肏干她的地方。

而耐力比陈百胜强上许多的赵天财,虽然在此之前已经在陈秀春的肉穴里驰骋了一个多小时,但他还是在陈百胜与胡妍玫离开后继续又多搞了半小时以上,才用大量滚烫浓稠的精液填满廖秋香的子宫。

「啊啊……主人……」

廖秋香仰躺在书桌上,香汗淋漓的双峰仍旧剧烈地起伏着,没有桌面支持的双腿无力地垂着,两腿间红肿的蜜穴里缓缓地流出米白色的黏液。

「接着……谁要先来的?」

赵天财转过身来,仍无疲态的肉茎硬挺挺的指着床上的三个裸女。

「啊呀!」

女人们尖叫出声,但双腿却已主动分了开来。

「真是一群淫女啊!」

赵天财笑道。

************

虽然已经接近半夜时分,但这个城市依旧热闹无比,「不夜城」的外号确是名符其实。赵天财开着车走在路上,他没有心情去注意外面的喧嚣,只是想着从发现妻子与陈百胜的关系后,自己的人生似乎已经有了剧烈的转变。

物质的充裕自然不用说,从机车代步到开著名车,从破烂公寓到豪宅两间,夫妻俩靠着肉体得到过去所不敢奢望的生活,这样的变化,几个月前的赵天财绝对不敢相信有这种好事。

「就像……作梦一样。」

赵天财喃喃自语着。

另一方面,不管是胡妍玫还是廖秋香她们,这五个女人每一个都是能够让男人为之疯狂的美女,过去他一直认为娶到了胡妍玫就已经用光自己一辈子的好运了,但现在自己却一口气搞上了五个,让他觉得就算会马上遭天谴也一点都不奇怪。

而且有一天廖秋香她们总会发觉赵天财已经结婚了,到时候如果能皆大欢喜地纳入后宫的话当然是最好,但事情真有那么顺利吗?

不小心的话,搞不好会变成「鲜血的结末」啊……

但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赵天财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而已。就在他认清现实的同时,他也已经走到了自家门口。

「嗯?怎么这么暗?」

赵天财打开客厅的电灯,才发现妻子还坐在椅子上等着他回来。同样的情景似乎之前赵天财也做过,不过那次是为了和胡妍玫摊牌,而现在的胡妍玫却是满脸笑容的迎接他回来。

「怎么不开灯?」

「这样才省电啊!」

胡妍玫节俭的个性仍未改变,不过赵天财其实也是。

「小傻瓜!孩子们都睡了吗?」

「嗯,都已经睡着了……啊……」

胡妍玫被赵天财一把拉进怀中,熟悉的柔软娇躯与女体的香气让赵天财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欲火再度燃起。不过,他也发觉妻子的身体抱起来似乎有种奇怪的触感,他伸手一摸,才发现胡妍玫身上还绑着许多绳子。

「这些……是他弄的?」

赵天财看着展现繁复花样却又不会伤害胡妍玫身子的绳索,暗暗佩服陈百胜在这方面还真是个天才。

「嗯……因为我说老公你不在家,所以……他就把人家绑成这样……还说要绑着不能弄掉……他要检查……」

胡妍玫说道。

「真是个混蛋啊!」

赵天财抚着胡妍玫的肌肤,同时将她的睡衣解了开来:「让我看看他是怎么绑的……」

被丈夫检查奸夫留下来的痕迹,胡妍玫羞得连耳根子都红了,但还是乖乖让赵天财看她被绳索凌辱的裸躯。

「嗯……原来是这么绑的啊……」

赵天财研究着陈百胜的捆绑方式,好拿来绑他的老婆妹妹或者女儿。赵天财的视奸让胡妍玫全身发烫,那才被蹂躏许久的淫穴,更是湿得流出水来。赵天财自然不会忽略这个反应,他抬头冲着妻子微微一笑,立刻一嘴吻住她淫水四溢的蜜穴,吸了起来。

「啊啊……老公……不……不要吸啊!」

胡妍玫双腿颤抖,像是要软倒下去一般,只能靠着双手撑着赵天财的头来稳住身子。但赵天财也不只是吸吮而已,他还用手戳弄着胡妍玫嫩穴的层层花瓣,以舌头、嘴唇或牙齿欺负着她的阴核,这样的方式能轻易地让廖秋香飞上天,当然也能让胡妍玫感受到极乐的喜悦。

「老公……不行啊……会丢了……啊……人家……丢了……」

胡妍玫的阴精喷了赵天财一脸,高潮过后的她再也撑不住身子,软软的跪坐到地板上,倚在赵天财怀中喘着气。

「说说今天他是怎么玩弄你的吧……」

赵天财说道。

胡妍玫一五一十的说出今天的遭遇,赵天财却是越听越惊讶,夫妻俩此时才发现原来那时候他们竟然在一堵墙的两边和陈百胜夫妻做爱。

「真是危险啊……也亏他敢玩这么大,不过可别带他来这里喔。」

赵天财说道。

「嗯,这里是我们专属的地方……」

胡妍玫深情的献上香吻。夫妻俩在地板上黏在一起,赵天财反抱住胡妍玫,让她有能力在深吻的同时腾出手来解放他的大肉棒。

「老公你今天已经做那么多次了……这里还这么硬……而且比以前的大好多哦……」

胡妍玫跪坐在丈夫大腿上,以女上男下的姿势握着他的大肉棒。

「你老公我可没这么容易被榨干的啊……」

赵天财让胡妍玫的小手引导肉棒进入她的体内,巨大的异物在胡妍玫自己的体重加压之下轻易的完全没入其中,只剩下硕大的子孙袋留在外面。

「呜……」

胡妍玫咬牙忍住叫声,免得吵醒沉睡中的孩子,但撕裂般的痛楚还是让她全身发抖,她知道这是必然的事情,毕竟丈夫的肉棒实在太大了。

赵天财将她拥进怀中,一边亲吻着她一边开始进行活塞运动,而胡妍玫也忍痛迎合着他的动作,虽然是第一次用这种姿势,但夫妻俩还是配合得天衣无缝。

「老公……啊……你要干死我了……啊呀……你是不是……要处罚人家……啊……撞……子宫……撞坏了……被你撞……撞死了啦……咿啊啊……」

胡妍玫被戳得狂叫不已,如果不是还记得压低音量,她的叫声不但可以吓醒孩子,大概连整栋公寓的邻居都可以叫醒。

「你叫得真大声啊!」

赵天财取笑着。

听到丈夫的话,胡妍玫被欲望增添艳色的俏脸上浮现一抹害羞的红,弱弱的反击道:「和你的她们比起来呢?谁比较好?」

「比什么?谁比较淫荡?」

「讨厌……啊!」

胡妍玫拍打着赵天财的胸膛,而他则只是轻描淡写却力道十足的往上挺了一挺腰,就瓦解了妻子的娇嗔攻势,取而代之的是淫靡的娇吟。

「我觉得……你们一样淫荡……身体和小穴也是一样的好……」

「啊哦……来搞我吧……把你的淫妇干死……人家要让你……知道……人家比较好……」

或许是对抗意识,胡妍玫开始主动地扭起腰来,小穴也不规则的收缩痉挛着。赵天财发现妻子的变化,也认真的发挥他的技术与「长处」,反击着自作孽的胡妍玫。

「啊啊……老公……人家……的穴……要老公插……淫妇的穴穴……被老公插得好舒服……丢了好多次……哦!哦……老公你好强……啊……」

「舒服的话就尽量丢吧……」

赵天财奋力冲撞着她,用自己粗长热硬的销魂棒让妻子达到一次次陈百胜所无法给予的强烈高潮。

「老公……你好厉害……啊啊……那里……好酸……好满……一直在丢……哦哦……」

赵天财也可以感觉到胡妍玫阴道中的痉挛程度,沾满她体液的巨根不断汲取着她的生命精华,肉棒上明显的棱沟扎实的刮磨着她的淫肉,每一次插入都将她阴道中的所有液体挤出来,但却永远也挤不完。

「哎唷……啊……人家……被奸死了……啊……好爽……又……要飞了……老公……你干……干死我吧……干死小淫妇……我不行了……丢了好多次……全身都……坏掉了……呀……哎……」

胡妍玫终究还是无法抵御赵天财的攻势,在多次泄身之后也只剩下趴在他身上娇喘的份了。

赵天财抱着妻子,用腰力挺起上身变成坐姿,手捧着她屁股肉,巨阳改从下方狂暴的奸着她的嫩穴。

「哦……呀……哎呀……舒服得……要死了……老公……」

胡妍玫紧搂着赵天财的头,大小适中的柔软乳房挤压着他的脸,一阵强烈的酥麻感窜上脑门,她又泄了。

夫妻俩在平时生活的客厅中翻云覆雨了将近两小时,双手捂着嘴的胡妍玫已被赵天财干得快要晕过去,这时他也觉得有些精关不固,虽然还可以靠着暂时冷却或锁精技术再搞上一大段时间,不过他还是决定增加速度与力道,趁着妻子登上顶峰的同时将整根肉棒拚命往里插去。

「呜啊啊!老……老公!」

胡妍玫美目大睁,强大的冲击让她脑海中一片空白,不等她恢复,赵天财的肉棒就在她的淫穴深处胀大了一圈,伴随着一阵像要捣破子宫的狂跳,大股大股的精液喷射出来,再度将她的蜜穴与意识染成雪白。

「啊啊啊啊~~~」胡妍玫的娇躯大力颤抖了起来,穴肉紧紧夹住赵天财的肉棒,阴精狂泄而出。

像要榨干自己一般,赵天财与胡妍玫都将体内仅存的精液与阴精毫无保留的通通泄给对方。在漫长的喷射结束之后,赵天财再次搂着胡妍玫躺在地上,享受着灵肉合一的余韵。

「老公……我爱你……」

胡妍玫的俏脸靠在赵天财结实的胸前,一头被汗水打湿的长发杂乱的披撒在两人的肌肤上,高潮后的余韵让疲惫的她看起来比平时更美。

「我也爱你。」

赵天财搂着妻子,温柔的回应道。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