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管家与侠女》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佚名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管家与侠女 管家与侠女

    他是一名管家,像很多管家一样,四五十岁的样子。  生的尖嘴猴腮,体形瘦小,还有那闪动着精明之色的一对小眼睛,但是他却认为自己虽然长的尖嘴猴腮,但那是以瘦为美的特征。  虽然自己体形瘦小,但他胯下的那个肉棒相比他的身体却是非常的巨大。  唯一对自己还比较满意的,就是自己那双精明的小眼睛。  虽然小,却精明的很,看女人更是如此,他可以一眼看出从身边走过的女人是不是处女,更可以从女人走路的姿态看出这个女人今天有没有和男人干过。

    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管家与侠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管家与侠女》,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是一名管家,像很多管家一样,四五十岁的样子。  生的尖嘴猴腮,体形瘦小,还有那闪动着精明之色的一对小眼睛,但是他却认为自己虽然长的尖嘴猴腮,但那是以瘦为美的特征。  虽然自己体形瘦小,但他胯下的那个肉棒相比他的身体却是非常的巨大。  唯一对自己还比较满意的,就是自己那双精明的小眼睛。  虽然小,却精明的很,看女人更是如此,他可以一眼看出从身边走过的女人是不是处女,更可以从女人走路的姿态看出这个女人今天有没有和男人干过。

《管家与侠女》 第十二章 免费试读

静寂的山道在两侧高大林木的笼罩下显得十分幽暗,饶是此时天空上骄阳高挂,映照万物,可阳光却很难从郁郁葱葱的繁茂枝叶间铺洒下到地面,而稀稀落落透过枝叶缝隙射下的光线,也如烟似雾般,让这幽暗绵长的山间林道更增添了几许神秘。

伴着有节奏的马铃声,一队人马正行进其间,前方两匹马上分别是一名老者和一个年轻人,老者年约七十左右,一身紫色道袍,面如古月,朗目修眉,三缕长须垂于颔下,一身仙风道骨,令人望之顿生景仰之情。

那名年轻人年仅十八九岁,天庭饱满,鼻直通粱,睫毛长而且弯,幽暗中双目闪射光辉,朱唇微闭,玉颜泛春,真是个丰神盖世,绰绰超群的佳公子。

随后则是一辆双马并辔装饰精巧的马车,而坐在车辕上驾驶马车的人却是一个相貌丑陋的中年男人,此时他一边驾着马车一边还在侧首倾听着什么,果然隐约间从后面的华丽的车轿中传出女子悦耳的浅笑和谈话声,再看驾车的中年人此时那副晕陶陶、色眯眯的嘴脸,可以看出此时他心中一定在转着淫欲的念头。

马车后方仍是两人两骑,不过两匹马上分别坐着两位女子,其中一位是个年仅及笄,一身侍女打扮的娇俏少女,而另一位则是体态妖娆、美艳成熟的三旬美妇。

再看两人的神情却有些反差,那俏丽侍女完全是一副天真烂漫的神情,一张俏脸更是左顾右盼、兴致昂然,大慨是初临此境,对一切都感到新奇的缘故;而反观那位成熟美妇,却完全是另外一副神情,秀眉微锁,淡淡哀愁浮面,粉首低垂,在马上的身体也如无魂之躯,只随座下骏马行进时颠簸起伏,显得心事重重。

这一行人非是别人,那前方开道的一老一少,其中那位道貌岸然的老道正是昆仑派长老青阳子,和他并骑开道的俊美青年正是南方“无量剑派”幸存的少主方天翔;而在他们身后驾驶马车的丑陋中年男子,不用提也可猜出,有这副尊容的就只有那桑德了;走在最后侍女打扮的少女和那位美妇,则分别是若兰和赵玉凤;而那辆马车里传出的少女嬉笑声,则是那“武林盟”护法、飞云庄大小姐南宫小忆和方天翔之妹方灵霞发出的,这两位年龄相当、且同样具有绝世姿容的少女,在这段时间里,彼此间惺惺相惜,感情直线上升,很快就成为了一对十分要好的姐妹了。

要说这一行人怎地突然出现在此深山荒道中,而且还是如此的一队人马组合,这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原来当初自从方天翔兄妹暂时栖身“武林盟”中,也就是飞云庄后,没过几日各派长老也已陆续到达,盟主唐小芊也在各派抵达前两日回来主持盟中事务,当众人得知“无量剑派”的灭门惨祸和南方武林的严峻形式后,无不为“魔门”的暴行感到愤慨,以及对“无量剑派”欺师灭祖的叛徒颜天雄的鄙夷与不耻,纷纷要求唐小芊竖起正义大旗,领导武林正道各派共同讨伐“魔门”,并誓杀奸贼颜天雄以谢天下。

面对群情激昂的各派弟子,唐小芊再次显示出她超人的智慧和冷静的判断力,首先她代表“武林盟”最高决策层表明立场:“武林盟”成立的宗旨就是以铲除天下一切邪恶为己任,而“魔门”更是天下一切邪恶之源,“武林盟”自然誓要与之周旋到底。

接着,话锋一转,把她对此事件的严重性和对方可能存在的阴谋,依据她的推策再次向诸派代表作简单阐述,她的推断是:

经过几十年的蛰伏与养精蓄锐,“魔门”的这次复出,肯定是有了万全准备,并挟雷霆之势首先发难,且已基本控制了南方武林,由此可知“魔门”实力的强横,不是哪一门一派所能抗衡得了的,所以只有各派协力,团结起来,共同对抗“魔门”,这同时也是成立“武林盟”的原因所在。

此时虽可乘对方立足未稳之机予以痛击,不过“魔门”历来皆阴险歹毒,诡谋更是层出不迭,此次“魔门”一反初衷,不继续以“威”相逼,却突然把“无量剑派”灭门,以“魔门”威势本不致如此,可既然发生了,此事件就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了,这很有可能是“魔门”的诱兵之计,若我们贸然发起进攻,难保不落入到对方的圈套之中,到时若不能及时脱身,被“魔门”分而歼之的话,武林正道实力就将大损,再也不能与“魔门”相抗了,到那时可就成了正道不倡,魔统天下,那武林就将陷入到更加凄惨的境地了。

所以说,尽管危机已迫在眉睫,可越是到了此刻,我们越不能自乱方寸,支援南方武林同道大计还须从长计议、周密布署方可。

唐小芊这番极具说服力的缜密推断,立刻让在场每一个人都从先前的义愤填膺中冷静了下来,在认识到事件严重性的同时,也对盟主唐小芊的无比智慧和敏锐的洞察力俱皆感到钦佩和赞赏,才冷却下来的心,又热血沸腾了起来,而且无形中让众人又重拾自信,都感到在如此一位美若仙子、智比天人的盟主领导下,任何的困难和艰险都将不在话下,未来除魔之日亦不远矣。

群雄纷纷请缨,或毛遂自荐、或推荐派中高手以作征讨魔门的先锋,其中青城派长老岳定山不但毛遂自荐,也推举了派中很多高手,而最引人注意的是被岳定山着重推举的一个人,之所以引人注意,原来此人竟是一名侏儒,体形只有稚龄小儿般大小,相貌虽不甚丑陋,但肤色蜡黄,宛如大病初愈,知道此人的则含笑点头,认为岳定山推荐得当,不识之人则有些莫名其妙,因为他们都看不出此人有何过人之处,直到岳定山介绍之后,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此人姓鲁,名胜,原本乃一弃婴,幸好当年被岳定山偶然发现,于是把他带回青城派中,稍大些时才发现自己拣回来的竟是一畸形儿,资质甚差,根本不适合练武。

这才后悔早知如此,当初自己就不应该发这份慈悲之心了,如今自己是弃也不是、留也不是。

可就在他后悔不迭的同时,竟发现此子练武资质虽差,可天生一副巧手,动手能力极强,且正因不能练武的缘故,更让他有了更多时间去钻研机关术,青城派自然也有这方面的典籍,虽不算精深之学,但却为他开辟了另一番天地,从一开始的小打小敲,到后来的略有小成,接着又受到江南霹雳堂火器的启发,结合自身所学,竟让他发明了不下于霹雳堂的一些颇具威力的火器,虽然霹雳堂的一些威力极大,制作精密的火器他还难以仿制,可其中之原理竟也都能说出个大概,所表现出来的天份令霹雳堂的人也夸其确是天才。

不知是否上天有意眷顾这个身体畸形,但心灵手巧的畸形儿,竟然让他在一次偶然机缘下从青城派收藏的古籍中寻得《鲁班手札》副本,要知这鲁班可是机关术之鼻祖,这《鲁班手札》更是一代大师记载的关于机关术的心得和精华,虽是副本,可其中所包涵的各种匪夷所思,神奇之极的机关术应有尽有,且大多都已失传。

这部机关术宝典对常人来说无异形同天书,不然也不会在青城派中埋没至今了,其中机关术虽博大精深,艰涩异常,可对于鲁胜来说,却无疑视若拱璧,已有些基础的他,钻研起来虽也困难重重,可在他一如既往、勤奋努力,再加上应有的天份,几年下来竟也成就非凡,虽照他自己所说,只学会了宝典中不到六成的机关术,可如今由他发明的一些精巧机关就已经令人惊叹不已了,其中他研制出来的火器更是已超越了霹雳堂,一些威力巨大,制作精密的火器令霹雳堂也是望尘莫及,差幸两派渊源颇深,现今青城派掌门夫人更是霹雳堂掌门人厉火烈之姊厉青娥。

这厉青娥在嫁给青城掌门元妙生之前,其机关术之成就还要高出乃弟,也就是当今霹雳堂掌门厉火烈许多,只不过霹雳堂掌门人自来都必须由男人来担当,所以厉青娥虽是成就非凡,却也不能坏了规矩,后来嫁给元妙生后,谨守妇人之德,相夫教子,机关术也就从此搁下,直到后来出了这个鲁胜,虽是畸形儿,却对机关术兴趣甚浓,颇有天份,所以在初期这厉青娥到是对鲁胜助益非浅,不然就算他鲁胜再有天份,没有人指点,也是难窥机关术之堂奥。

正因为如此,鲁胜对厉青娥自是感恩待德,心中早把厉青娥视为其母,而厉青娥也是对这个身残手巧的畸形儿特别的喜爱,平时呵护有加不说,后来干脆把他认作义子,比对亲生儿子还要疼爱。

所以,如今鲁胜的成就青出于蓝,自然也就投桃报李,不但把最新研制成的火器制作方法向厉青娥的娘家-霹雳堂传授,就是自己这些年对机关术的钻研所得也都毫无保留的倾囊相授,这样一来不但令霹雳堂的实力大增,在江湖上的地位随之飙升,同时也令青城和霹雳堂两派更加的水乳交融、同气连枝,以至于江湖上传言两派实则合为一派,得罪其中一派,则必将遭到两派的联合报复。

虽然这鲁胜对两派的贡献不小,可除了对机关术钻研甚深之外,武功方面,这些年来除了轻功还过得去之外,其他武功限于资质,基本上没有多少长进,不过饶是如此,一般就是一流高手要想赢他却也不能,因为他身上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任何地方都能发出致命的机关,或火器、或暗器,甚至还有一些更令人胆寒的机关让人近身不得,当然这些都要他自己发动才可,不然无论何人在他身边,一个没控制住把人害了,那还不天下大乱了,这些也都是厉青娥教他如此做的,毕竟他武功甚差,唯有靠自己的这项长处防身,并且效果也是甚佳。

可其他方面,特别是日常生活方面,除了知道尊重长辈,安分守己之外,其余都显得木讷的很,更因为知道自身的缺陷,在同门弟子中也显得很是自卑,再加上因为受到掌门夫人的特别关爱,以及对两派的贡献,让一些心胸狭窄的同门嫉妒不已,时常讥讽不说,有时更借机欺负他,虽知道他有机关术护身,却知道他不敢用来对付同门,所以也就有恃无恐,而其中最厉害的莫过于青城掌门之子元季风,因为其母特别疼爱鲁胜的缘故,总让他感到有被冷落的心理,所以心中对鲁胜一直都是暗恨不已,联合派中一些心术不正的弟子时常以欺负鲁胜为乐,而鲁胜对门中弟子的侮辱一向都是默默忍受,从不与之计较,不然以他机关术那些人根本近不了他身边就已经死了多少次了,哪还能容得他们如此放肆。

对于这些,门中长辈也是知道一点的,其中厉青娥更是严厉教训过其子元季风多次,可越是如此,越增加了元季风对鲁胜的嫉恨,对鲁胜的欺凌也更加的厉害,同时也更加的隐秘了。

不过,虽然鲁胜在派中时常遭到欺辱,但大多数派中弟子还是对鲁胜很好的,欺凌鲁胜的那些弟子也都是少数一些心术不正的弟子。

而其中最令鲁胜欢喜的还是来自于他心目中最美丽的仙子,有“芙蓉玉女”之称的青城派最年轻之长老司徒雪的关心,这司徒雪生的人比花娇、艳比芙蓉,因为练有青城派秘传之绝学“芙蓉玉女剑”,顾而得名,其武学天份也是极高,因为这“芙蓉玉女剑”是与青城派另外一门镇派绝学“混元罡气”齐名的绝学。“芙蓉玉女剑”仅限女子修炼,因需要修炼之人感悟出“剑心”方可修炼此剑法,顾而难练。

所谓“剑心”即剑道高手修练达到一定境界时所感悟到的“剑意”,也就是等于把握到了剑道之真谛。

练剑之人只有领悟到“剑意”时,才真正迈入剑之大道,从此修炼只专修“剑心”,招式已属其次,因为此时已是“心中有剑、无招胜有招”的境界;再往后,待修炼到“心即是剑、剑即是心”的境界时,就达到了剑道高手梦寐以求的“人剑合一”的剑道至高境界,到此时剑道已至大成,就可向更高一层的剑道极境迈进,也就是有“剑仙”之称的“御剑术”,到时即可御剑千里之外斩人之首级,已是地仙之流,莫有与之为抗者。

正是这很多练剑士究其一生也无法达到的“剑心”境界,天资奇高的司徒雪在十四岁时就已领悟,被青城掌门元妙生惊为奇材,欣喜之下立即请出已三代没有开封的“芙蓉玉女剑”秘籍,将此转授司徒雪自行修炼。

司徒雪也不负所望,历三年时间,已把“剑心”修至“通明”,至此已初窥剑之大道,未来之成就无可限量,小小年纪其成就已稳居青城派年轻弟子之首,再两年连败派中三大长老,武功直追掌门元妙生,可以预见,不出两年,其武功在派中将不作第二人想。

青城派出此百年难遇之奇材,自然举派皆喜,并且司徒雪本是上代掌门青城子在雪地中拣来的弃婴,只在婴儿随身佩带的玉佩上发现刻有“司徒”二字,又是在雪地中发现,所以就给她取了司徒雪的名字。

第二年,青城子在修炼第十一层“混元罡气”时走火入魔,临终前把掌门之位传给了四十岁不到的元妙生,而对司徒雪都还未来得及确定名份,而这之后,元妙生也一直未给司徒雪确定名份,但大家心中却都把她以晚辈相待。

如今司徒雪武功几可与掌门人分庭抗礼,经过派中长老和元妙生商议,这才把她归为青城子末徒,并列为派中最年轻的长老。

司徒雪虽年纪甚轻,但从小就文武双修,知书达礼,智慧非凡,人又生的美丽若仙,端庄文静,举止落落大方,对派中上下一视同仁,人缘甚佳。

如今破格升为长老,虽令往昔那些暗自对其倾心的男弟子们失望不已,但也自知难以匹配,如今这样,大家都没希望,心态也就平和了许多。

而鲁胜和司徒雪同龄,身世相近,所以两人感情从小就很好,鲁胜更把司徒雪视若仙子,而司徒雪也从未嫌弃过鲁胜,和他感情甚好,因为鲁胜比她大两个月,所以一直称鲁胜为兄,司徒雪对机关术自小也很有兴趣,这些年来,在鲁胜的帮助下,其成就也已达到很高的水平。

后来司徒雪成了长老,比鲁胜高了一辈,在人前自是恪守礼法,可没人时,仍称鲁胜为兄长,令鲁胜感动不已,鲁胜别的不图,只把司徒雪当妹妹看待,心中一直以自己能有如此一位仙子般的妹妹而自豪,从未动过其他的念头,也不敢有其他的想法,一直到那次……

那段时间,鲁胜受霹雳堂所托,研制一种精密的火器,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已大体形成轮廓,只是其中几项关键技术还没完全成熟,正在竭思研制中。

按照霹雳堂所提要求,要鲁胜研制的这种火器名唤“碧火夺命梭”,顾名思义,这是一件长约1尺,宽仅2寸的梭形火器,虽不大,但威力极巨,厉害非常,可以让火器使用者手执一端,发动机关,火器的另一端会立刻展开,从中发射出碧磷阴火弹,且覆盖发射者前方五丈方圆的所有空间,厉害之处就在于这碧磷阴火弹遇物即着,并且水泼不灭,土掩不熄,除了北海玄冥宫的玄冥贞水外,无物可解,端的是厉害非常。

所以说即使是武功一流的江湖高手,碰到它你也只有躲的份,不然被它沾上一点,也难以解救,除非能及时取得那玄冥贞水才行,不过这玄冥贞水天下间唯玄冥宫独有,玄冥宫主人乃是天下间最难惹的玄冥老怪,而玄冥老怪又把玄冥贞水视若拱璧。

这玄冥贞水其珍贵之处还不仅仅只是可破解这碧磷阴火,同时它还是疗伤圣药,不但可治严重的内伤,更可接骨生肌,凡不论有多严重的内、外伤,只要还有一口气在,用这玄冥贞水都可救得回来,可想而知其珍贵。

三十年前,正是魔门肆虐,荼毒天下的鼎盛时期,那时武林正道倾颓,各派皆岌岌可危,魔门大有吞并整个武林之势,就在此时武林圣地“瑶池”现身江湖,重创魔门主力,魔尊释无极和上代“瑶池仙子”宫紫云决战一天一夜,最终败在宫紫云一式“仙莲渡劫”之下,引为平生最大之恨事。

此役之后,魔门隐退江湖,但魔尊释无极曾扬言,他魔功大成之日也就是魔门重出江湖之时。

当时,魔尊极为宠爱的一名爱妾被“瑶池仙卫”之一的赵天华击成重伤,魔尊竟派遣魔门第九长老和“魔奴”之一的“鹰魔奴”共同前去玄冥宫向玄冥老怪借玄冥贞水为爱妾疗伤,虽明为借,但尽遣两大高手前往,意思无非是以势相迫,逼玄冥老怪就范。

要知那魔门之所以横行天下,蹂躏武林日久,当然并不只靠魔尊一人魔倾天下,当时魔门高手无数,魔尊之下就是令武林人闻名丧胆的长老群,其中前十位长老更是厉害,每一位长老的实力据说都不在魔尊之下,要不是上代“瑶池仙子”宫紫云以一招险胜魔尊释无极,并事先和释无极立下赌约,迫使魔门从此隐退。

若不如此,那十大长老再加上魔尊,那实力可真是恐怖之极,虽然“瑶池”也不是没有其他可以与之抗衡的绝顶高手,但真正拼起来,鹿死谁手那就难以定论了。

但要说到魔门中最令人感到恐怖的不是魔尊也不是那十大长老,而是那些神秘莫测、残忍嗜血的“魔奴”,这些魔奴皆有不逊于魔门长老的实力,只比十大长老稍逊,但他们皆是为达目的,虽武功奇高,却往往以众凌寡,暗中击杀各派武林高手,不择手段,血腥残酷,令人防不胜防。

当初上代少林掌门和武当派掌门人,受昆仑派之邀,赴昆仑山商议伐魔大计,谁曾想半路上竟遭狮、虎、象、豹、鹰、蛇六大魔奴围攻,两派掌门英勇战死,随行四十名两派精英弟子也伤亡殆尽,而对方却只失象、豹两大魔奴。

此事件发生后,各派纷纷坚闭自守,不敢妄动。

但过不多久,崆峒派掌门大悲真人,于崆峒山太华洞密室中被残杀,事后,只在洞壁上发现画有一龟、一鹤图案,这才知道竟是被魔奴中的龟、鹤魔奴所害。

之后不久,慕容世家大小姐慕容娇被魔奴之一的蛇魔奴奸杀于秘闺之中,死状惨不忍睹。

这一来,整个武林为之震惊,各派高手更是惶惶不可终日,敌暗我明,如此下去,还没和魔门真正拼个你死我活,就要被魔门各个击破,正在各派苦思良策之时。

一日,一青年书生突然出现在峨嵋派,自称来自“瑶池”,此来是为峨嵋派报讯,魔门将派虎、狼两大魔奴前来暗杀峨嵋掌门丹云子。

峨嵋派众人闻听,皆大惊,但对于这青年书生来历也不无疑问,因为当时江湖上并未有“瑶池”一派,所以青年书生所说众人皆惊疑参半,未敢尽信。

峨嵋掌门丹云子正要进一步求证时,那青年书生却突然攻向丹云子,这一下,皆大出众人意料之外,立刻以为这青年书生假借报警为名,实则就是魔门中人前来暗算掌门,更有可能他就是那魔奴之一。

众人惊怒之余,正要群起愤而歼之,但就在此时才发现,那青年书生年纪虽轻,但武功奇高,丹云子几十年修为,又是一派之尊竟然不能将之拿下,而且青年书生武功极为奇特,饶是众人见多识广,可竟没有一个人能认出青年书生的武功来历。

那青年书生的内功修为本没法和丹云子苦修几十年的内功相提并论,但青年书生和丹云子比斗时,周身竟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晕白光辉,派中长老级的高手见了都大感震惊,他们都已瞧出青年书生所使竟是失传已久的先天真气,并已达到了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气透华表、百邪不侵”之内家真气修为至高境界。

到此境界,真气修为已入先天之境,从此就可以“意到功随,以意克敌”;继续修炼当达到“神与意合,三花聚顶”之时,即可修成金刚不坏之身;再向上即可修成元婴,到时即可瞬移千里、功参造化,与剑道极境相同,都已是陆地神仙之流。

说来容易,可寻常武林人士,修炼一辈子也难以达到先天之境,更别妄想修成那金刚不坏之身了,能达此境界者,武林中也只有寥寥几个神话般人物。

这青年书生因年龄所限,能达到此境界必不是苦修而成。

据派中典籍上所述,真气修为若达先天之境,除了靠苦修之外,若有奇缘得天地奇珍异果为助,或许也可达到。

但这些都不是最根本的方法,若靠苦修,限于资质,有些人只怕一辈子也难达到;若依靠奇遇而得,更是可遇而不可求,百万人中也难有一人有此仙缘。

所以说,这青年书生极有可能是通过典籍中记载的第三种方法才达到的这种境界,这种方法也是最直接、最根本的方法,即通过修炼某种先天真气,直接达到先天之境,不过这先天真气只记载于典籍中,可谁曾想这世上竟真的有此神功。

就在众人暗自揣测之时,只听场中传来一声暴响,原来比斗中的二人业已分了开来,只见那丹云子此时已面现红潮,稍带气喘,而反观那青年书生却仍气定神闲,神态从容地立于一旁微笑不语。

众长老看在眼里,暗自心惊不已,想那丹云子一派掌门之尊,苦修几十年的功力,如今竟还略逊于这神秘青年,想来必是那先天真气之功,同时不由感叹天下之大,奇人异士不知凡几,更有那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之慨。

到了此时,那青年书生才含笑说出原由,他此举只是有意相试,并告诫峨嵋众人,那即将前来的虎、狼两大魔奴,每一人的功力均不逊于他,此次两人齐来,又是暗中下手,若要保掌门人无忧,还需峨嵋派做好万全准备。

说毕,青年书生即径自离去,丹云子这才想起还没请教对方尊姓大名,那青年书生只在远处遥遥送出一句〔我乃“瑶池仙卫”赵天华〕。

此后,峨嵋派听信“瑶池仙卫”赵天华所言,设下埋伏,果然在第二日夜里重创虎、狼两大魔奴,但两大魔奴魔功果真了得,在峨嵋派的天罗地网下,虽受重创,但仍突围逃逸而去。

此事件发生后,使武林各派信心大增,一扫前段时间受挫后的颓废心理,各派联合起来主动出击,一开始倒也打了几个漂亮的翻身仗,可自从魔门长老群出现,武林正道各派便转为劣势,再到魔尊和十大长老的横空出世,各派高手更是不敌,一些规模不大的派地往往在一夜间就被魔门攻陷。

眼看着过不了多久魔门就将并吞武林,就在这危急时刻,一股神秘力量突然出现,并重创魔门主力,后来才知这股神秘力量正是来自那神秘莫测的“瑶池”,那时武林中通过峨嵋那次事件之后,都已经知道了有“瑶池”的存在,所以当“瑶池”出现后,武林各派立刻重新组织起来向魔门反扑,后来才就有了“瑶池仙子”和魔尊一役,魔门也从此隐退。

而“瑶池”在这之后也是销声匿迹,除了极少数门人还时常游侠江湖、铲奸除恶,但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之外,武林中人从未知道“瑶池”之所在,各派在遍寻不获之下,皆知“瑶池”不欲让武林人知道其所在,只好作罢,但为感激“瑶池”的功德,便把“瑶池”列为武林圣地,直到如今。

所以说,那魔门的十大长老和魔奴皆是绝顶高手,魔尊为救爱妾竟不惜派出第九长老和鹰魔奴前往玄冥宫,可想而知那玄冥老怪之难惹。

凑巧的是,当第九长老和鹰魔奴到达玄冥宫时,玄冥老怪竟不在宫中,宫中弟子又挡不住二人,最终还是被二人取走了玄冥贞水,不过这玄冥宫一向不问武林中事,始终保持中立,所以魔门也不欲惹他,第九长老和鹰魔奴只取足够疗伤的部分玄冥贞水,对宫中弟子也未加伤害。

不过这样一来,倒更增加了玄冥老怪的知名度,玄冥老怪知道事情后,曾满江湖的要找魔门的晦气,可那时魔门已经隐退,老怪也只好作罢。

正因为这碧磷阴火如此厉害,又难以破解,霹雳门才把它交由鲁胜制作成威力更加强大的火器,更期望这“碧火夺命梭”日后能为霹雳堂带来更高的江湖地位。

这日,鲁胜正在青城派专门辟给他的住所内研制“碧火夺命梭”,经过近一个月的研制,如今正是到了最关键阶段,每当这个时候,也是鲁胜最感兴奋的时刻,毕竟又一件威力惊人的机关火器将由自己手中诞生,自豪感自不待言。

就在此时,司徒雪却突然到访,本来司徒雪知道这段时间鲁胜在忙着研制火器,但毕竟她也对机关术颇感兴趣,又知道这“碧火夺命梭”威力惊人,制作不易,所以还是忍不住前来向鲁胜请教一番。

司徒雪能来,鲁胜心中自然欢喜的很,寒暄一番后,两人都把话题转移到了“碧火夺命梭”上来,鲁胜向司徒雪介绍了夺命梭的机关原理,司徒雪对这些理论还是熟知的,闻听后倒也基本了然于胸。

正说着话,鲁胜这才想起去给司徒雪沏茶,鲁胜离开后,那司徒雪人本好奇,自认对机关术也颇有研究,于是把那“碧火夺命梭”拿于手中要细细察看,却不知鲁胜研制这“碧火夺命梭”正是到了最关键阶段,既然如此,那肯定是还没完善,除了鲁胜自己,别人谁能清楚其中之奥妙,即使司徒雪已然通晓其中原理也不能够。

果然,司徒雪无意中竟扣动了机关,那碧磷阴火弹已有一些装备在了夺命梭内,这下立刻引发了机关,看到夺命梭一端竟已开启,司徒雪这才想到刚才鲁胜离去前要她千万别动这夺命梭的话来,于是连忙把夺命梭又放回原处,可无巧不巧的,她放回去的位置正好是开启的那端面对着她,在放回去的同时,司徒雪随即向后掠开,照她本意无非是象做错事的妹妹怕哥哥责备,这向后掠开的动作也只是下意识的小女儿态。

可谁知就在她把夺命梭放回原处,而她也向后掠开的同时,就见从夺命梭内无声无息地突然疾射出三点碧光,一上两下迅若闪电般攻来,若不是她有向后掠开的动作,只怕还没等她瞧见为何物就已被射中。

虽遇奇险,但司徒雪却毫不畏惧,想她如此年纪就已达到寻常人一辈子也难达到的武学修为,如此年纪就被破格升为派中长老一职,司徒雪虽从不妄自尊大,但对自己的武功还是自信的很。

她虽也猜出这三点碧光很有可能就是那碧磷阴火弹,她却偏要试上一试,她就不信这东西就不能靠武功去破解。

如今她的剑道已修至“剑心通明”,已达“意动功随”之武学境界,动念间体内真气已聚于指尖,葱葱玉指冲着三点碧光微微点出,立时化作三道剑气激射而出,把那三点碧光击散。

心中方喜,却发现被击散的碧光化作千百点更小的碧光四散开去,还有一些冲着自己射来,这时才感心惊,她自己倒不怕,怕的是这碧火一定会把鲁胜这住所化为灰烬,不但这里有鲁胜多年的机关术心血,甚至鲁胜也十分的危险。

于是,她想也不想就用上了“吸”字诀,千百点碧光如巨鲸吸水般被吸附过来,那些本朝着她射来的碧光已然先到,刚沾上衣服就化成碧火燃烧起来。

直到此时,司徒雪心中才真正感到恐慌,出于武者本能,体内真气自动运转,由“吸”而化作护身罡气罩住周身,后面的碧光去势未尽,有的直接撞上护身罡气燃烧起来,有的则落在地上兀自燃烧……

这些说来费事,可却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已发生,所以当鲁胜沏茶进来时,所见到的景象是,在璀璨瑰丽的熊熊碧火中,一具皎洁若天上明月的赤裸女体傲立其间,那女子美丽圣洁如九天仙子,却偏又一丝不挂地裸裎在自己面前,纤毫毕现、令人喷血,再一细看,这美丽的赤裸仙子却不正是那司徒雪吗。

鲁胜在刹那间只觉得血气上涌,头脑发麻,全身立即僵直难动分毫,宛如被下了定身咒一般。

此时的司徒雪才真正吃到了苦头,一开始就用真气护住全身到还觉不出来,以为这碧磷阴火也不过如此,可这念头刚起,身外热度瞬间就提高了千百倍,虽有真气护身,却仍感如置身洪炉之中,于是又加了三成功力,才稍好些,那阴火却似有灵性,身外热度竟也随之增长,心中这才大骇,再增加三成功力,直达到九成功力时才稍稍稳定下来,身外热度虽很高,但暂时还能抵挡的住,而她却不敢继续增加功力了,这九成功力已接近极限,再增加功力虽然更好些,但损耗也巨,只怕更难以支持长久。

司徒雪这时才发现鲁胜正站在门口,呆若木鸡地站着,而眼睛则直勾勾的望向她,再看地上,托盘和茶杯皆摔在地上,心中不由感到奇怪,心想鲁胜为什么见我危险而不来相救,反而站在那里痴呆般望着自己,连茶杯摔了也不自知呢?

司徒雪直到此刻还不自知,她是护住了身体,可她那一身衣服却早已被碧火烧成了灰烬,如今的她正是在鲁胜眼里变成了个赤裸仙子。

当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如今的形态时,不由羞急万分,护身真气差点就此崩溃,急忙想稳住心神,却心乱如麻,一时哪里还能稳定下来,只觉得体内真气逐渐紊乱,冲突于各经脉之间,经脉涨痛不已,这是她修炼剑道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这才醒起正是走火入魔之征兆,不由吓得亡魂皆冒,心中暗悲难道自己就要命丧于此吗,可就在此时脑海中一道灵光闪现,虽觉极为危险,但为今之计也只有冒险一试了。

鲁胜是被司徒雪一声娇叱震醒的,刚清醒过来就见围绕着司徒雪周身的碧火,先是向四周一扩,再猛地向内一收,最后竟隐入司徒雪体内,司徒雪原本如白玉般的娇躯也在瞬间变得赤红,而司徒雪神情显得十分的痛苦,伸出手臂向着鲁胜方向划了划,却突然口吐鲜血,身形摇摇欲坠,鲁胜见了大急,立刻跑向前来,就在他扶住司徒雪娇躯的同时,司徒雪也终于昏了过去。

鲁胜只觉得如抱赤炭,怀中佳人身热似火,低头望去,只见司徒雪花容惨淡,嘴角鲜血依然,显然是受了极严重的伤害。

鲁胜此时急中生智,抱起司徒雪就冲了出去,直跑出百五十米远,已到了一水潭边,鲁胜毫不犹豫,抱着司徒雪就跳入潭中,乍入水潭,鲁胜就不由打了个寒战,此时正值初冬,潭中之水彻凉无比,武功薄弱的鲁胜当然受不了。

可不一会,鲁胜就觉得身体不但不感到冷,而且还越来越热,原来正是怀中佳人身体上传来的热力。

他发现此时的司徒雪周身已不象先前般赤红,也逐渐恢复成原来的肤色,身体也不似先前般炽热了。

心中方自稍定,而另一种蚀骨销魂的感觉涌上心头,此时才意识到他心目中最美丽、从不敢有丝毫亵渎的仙子,此时正全身赤裸被自己抱在怀中,虽在水中,可佳人那如神物般美丽圣洁的赤裸胴体却纤毫毕现,虽知是自己最疼惜、最敬慕、从不敢有任何奢望的仙子,但此情此景,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有生以来最大的刺激。

望着怀中佳人如白玉般精雕细凿、完美无暇的赤裸娇躯,胸前那对傲然耸立的嫩白乳房上两只鲜红欲滴的樱桃正镶嵌其上,以及那玉白修长、毫无瑕疵的一双美腿间,一丛只有诗人才能形容出美丽的阴影在水中若隐若现,而手中更能感受到佳人那凝脂般光滑细腻、弹性十足的鲜嫩肌肤……

这一切的一切,都给了鲁胜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力,他只觉得体内一股火焰在燃烧,烧得他面红耳赤,烧得他喘不过气来,更烧得他失去了理智……

他伸出一只手颤抖着向怀中佳人身上最魅惑他的一对乳房握去,在即将碰触到时,他的一双手却停步不前起来,并愈加剧烈的颤抖着,此时他的心在良知和欲火间挣扎着,犹豫良久,最终他还是脸通红着、憋足了劲用那只颤抖的手抓住了他心中的向往。

从握住司徒雪乳房的那一刻起,鲁胜就完全失去理智变成了野兽,心理防线一旦被突破,那如潮水般的原始兽性就彻底淹没了他的良知,他似早已忘记怀中佳人先前受到的严重伤害,此时的他完全象一只饥饿的野兽在撕咬着怀中的猎物。

野兽最锋利的就是他一张利齿和一双利爪,此时的鲁胜就用他的“利齿”在司徒雪的脸上、颈上、胸前以及那对鲜嫩的乳房上肆意蹂躏,而他的一双“利爪”则在司徒雪的赤裸娇躯上无处不到的肆意玩弄着,逐渐地,他的一双手向司徒雪两腿间最神秘的少女圣地移去……

司徒雪早已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当她还没睁开眼时,就感觉到身体的异状,而当她看到在她身上肆虐的正是她平日极为爱戴、视若兄长的鲁胜时,从她美目中流下了两行痛苦的眼泪,动念间已想起先前发生的一切,望着一张脸仍埋在她胸前,对她的清醒仍毫不知情的鲁胜,望着他侏儒般的身体,芳心中竟升起从未有过的厌恶的感觉。

感觉出鲁胜的一双手在她身上寻幽探秘、极尽猥亵的抚弄,以及那张嘴也在她胸前的一对乳上啃咬吮咂,司徒雪直想运起剑气把这个令她鄙夷已极的侏儒男人碎尸万段,可她却没有这样做,只是用冷冷的、鄙夷的目光望着眼前在她身上肆虐的侏儒男人,直到鲁胜的一只手得寸进尺,想要深入她少女最神圣的禁地时,她才紧闭起一双腿,让他不能得逞。

当鲁胜感觉出异状时,迎上的正是司徒雪望向他的那对冰冷的、鄙夷的目光,这一下,立刻让他从无边欲海中清醒了过来,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下了难以饶恕的罪行,一刹间,他的脸就变得惨白无比,他想为自己辩解,可他的嘴颤抖着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想从对方的眼神中寻找出一丝的慰籍,可感觉到的全是冰冷。

司徒雪从鲁胜的怀抱中挣脱开来,刚想运气,却发觉体内宛如火烧,这才醒起已中了极严重的火毒,原来当初她用的方法竟是强行把碧磷阴火吸入体内后,再以她体内的无上真气强行化解,这种在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她居然做到了,也幸亏她已达到“剑心通明”的境界,否则寻常高手必定会被阴火瞬间化为灰烬,当然了,司徒雪能暂时压住体内火毒,也多亏了鲁胜的急中生智。

鲁胜在潭中痴立良久,潭水寒气逼人,以他功力还是难以忍受,望着司徒雪在一边闭目疗伤,根本就当他不存在般,鲁胜心痛万分,心知如今司徒雪已把他看成卑鄙小人、淫邪之徒,再难挽回,暗叹一声,这才离开此地,过了一会,他又拿了一些衣物放在潭边,又呆望着司徒雪良久,这才默然离去。

从那天以后,司徒雪就开始闭关练功,鲁胜知道她是在疗伤,更知道司徒雪从此不会再理睬他,心灰意冷之下只一味钻研起机关术,性格逐渐变得孤僻起来,而且也越发厉害了起来,以前当元季风等欺负他时,他只是一味地忍受,可如今不同,谁要是再欺负他,他就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机关术对付欺负他的人,往往把那些欺负他的人搞得狼狈不堪,几次下来,也就没有人再敢欺负他了,厉青娥虽发现他性格有些转变,却也并不太在意,不久,魔门重出江湖的消息就已传遍了整个武林,他也随着岳定山一同来到了飞云庄。

后来,经过盟主唐小芊的深思熟虑,并征求了长老议事团的意见之后,这才决定先派人到西南武林了解魔门动态和西南武林形势,又经过一番讨论,人选才确定为南宫小忆。

之所以选南宫小忆,有几点原因,其一,南宫小忆很少在江湖上露面,魔门中人几乎没有人能认识她;其二,就是南宫小忆年纪虽轻,可无论智计、武功都属一流,应变能力强;其三,南宫小忆已被唐小芊任命为武林盟护法,这一路之上正好借此有行使权利的机会,在盟中也好树立起威信。

其四,希望南宫小忆代表武林盟把一些中立的门派争取到武林盟中。

正因为如此,这才选了南宫小忆为代表前去,而方灵霞则是主动请缨,她可以协助南宫小忆,主要是她熟知西南武林各派,熟知地形,而且她是“无量剑派”后人,那边还有不少其父的知交好友,到时组织起来又是一份不小的力量。

本来这个人选她的哥哥方天翔最是合适,但他却要随青阳子赴昆仑山拜武林异人“昆仑先生”学艺。

而南宫霸天则指派桑德和赵玉凤一路照顾南宫小忆,其实南宫小忆有若兰陪同照顾足矣,但南宫霸天爱女心切,再加上桑德以前随他闯荡江湖多年,江湖经验丰富,所以才指派他跟随前往,最终这一行人马就终于敲定了下来。

这一行人中,最高兴的自然莫过于桑德,在他想来这等于就是天赐良缘,除了那两个讨厌的青阳子和方天翔外,其余无一不是美女,而南宫小忆和方灵霞更是江湖公认的绝顶美女,日日能与这些大美女为伴,是桑德做梦都想的事情,如今美梦成真,他心中一直在算计着,等到和青阳子、方天翔两人分开后,如何进行他的猎美大计。

虽然他早已急不可待,但也知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不过他心知自己也有优势,首先那赵玉凤已被自己收服,可以任意驱策,不怕她不就范,而方灵霞也已落入他的圈套中,那魔门宝典“阴阳魔功”之“阴极阳魔功”,方灵霞告知自己她已开始修炼了,只要自己的魔功修为在她之上,不怕她逃出自己的手掌心,所以说未来最有希望的就是能得到这个大美女,至于南宫小忆和若兰那就得要靠机缘了。

如今众人所在之地正是江西境内,这一路上虽惩治了不少江湖败类,却担心太过招摇,坏了大计,进入江西境内后,一行人马就专拣荒山古道行进,以免暴露目标。

正行进间,走在最前方的青阳子突然面色一变,举手阻住众人前进,并警惕地望向左前方的密林之中……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