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偷香情缘crystall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30   编辑:素流年
  • 偷香情缘 偷香情缘

    一直认为熟女人妻,是最有味道的,她们性感成熟,热情奔放,由于老公的冷落,或者不解风情,每当夜深人静,孤单寂寞的她们,尽管激情似火,也只能靠自己的一双玉手,她们多么渴望能有一个可人出现在面前。

    crystall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偷香情缘》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偷香情缘》,是作者crystall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直认为熟女人妻,是最有味道的,她们性感成熟,热情奔放,由于老公的冷落,或者不解风情,每当夜深人静,孤单寂寞的她们,尽管激情似火,也只能靠自己的一双玉手,她们多么渴望能有一个可人出现在面前。

《偷香情缘》 九 免费试读

六月初的一天,我如约来到沈艳云的别墅,令我想不到的是,杜鹃也在。她看到我吃了一惊,说:“哥,你就是沈老师的足部护理师?”

“啊,是啊,以前在大学专门学过,你怎么在这?”我显然明白了沈艳云的用意,信口胡说着,眼睛不自然的扫到她的脚上,要不是看到膝盖弯,有一点丝袜的褶皱,几乎看不出穿了丝袜。

“哇,你太厉害了,都没听郑浩说起过呢。他出差去了,刚好沈老师一个人住,说让我陪她,顺便给我教点跳舞的秘诀。”

我调制好了药水,开始仔细的清洗、按摩沈艳云的脚,难怪她一定要让我学好这技术,难道是为了今晚吗,一会就能摸到杜鹃的脚吗,心里激动地乱跳。

沈艳云对杜鹃说:“鹃鹃,我们跳舞的一定要有一双匀称的腿,还要定期护理,不然容易造成脚伤,可能一辈子也不能跳舞,轻微的脚趾扭伤,通过按摩会恢复的很快,而且作为一个女人,也不能亏待自己的脚啊。”

杜鹃说道:“可是找一个护理师应该很贵吧,我能不能让我老公学会,在家里给我按摩。”

沈艳云呵呵一笑,说:“傻丫头,这不是现成的吗?你又叫他哥,他还能收费?”

我心里不住的点头,哥愿意天天给你按,用舌头帮你护理。杜鹃涨红了脸,说:“可是,可是我总觉得不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难不成你还有封建思想啊,现在外面足浴馆多了去了,这样,现在让石磊先给你按一下,你今天也跳了一天舞,我的脚趾都有点酸痛,你难道不难受啊。”

杜鹃犹豫着,我装作没事一样,说:“怎么,不相信哥的手法?”

“不,不是,我先去趟洗手间。”沈艳云也跟着走了过去。大约一分钟后,她拿着一条肉色的超薄裤袜,在我的眼前晃动,小声说道:“怎么样,带着她体温的丝袜哦。”

我几乎有点颤抖的接过那双丝袜,在袜尖处狠狠的闻了一下,禁不住舔了舔,尝一尝那还带着体温的味道,然后迅速的装进衣袋。我调好温水,等着杜鹃的到来,有种心急如焚的感觉。

她走到脸盆前坐好,依然觉得不好意思,犹豫着又站起来,说:“要不我还是不按摩了吧,我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沈艳云说道:“你今天学的是芭蕾舞,脚趾明天会很酸痛,你可是我最好的学生,老师还能害你吗?”显然这句话的分量很大,酷爱跳舞的杜鹃,终于又坐了下来。

一双雪白的小脚,从拖鞋里出来的时候,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简直太美了!

我在药水中握着拿双小脚,肆意的意淫,丝毫没有按摩的章法,左手握着深深的足弓,右手的五根手指,交叉的在她的趾缝里穿梭,弄得她一阵酥痒,我感到她的脚在我手中的躲闪,更加兴奋了,鸡巴也越来越硬。

迅速的洗完脚,我迫不及待的擦干她的双足,一边仔细的端详着,一边温柔的捏着,应该说是抚摸着她的双足,皮肤光滑白嫩,玉趾如葱,趾甲上黑色的指甲油,我每碰触一下,她的小趾就微微一动,恨不得马上含进去。

沈艳云这时走了过来,说:“鹃鹃,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你面前的这个男人,也就是你称之为哥的人,是个恋足狂,是个大变态,他偷偷的在更衣室里,闻你们每一个学生的鞋,舔你们的鞋底,并且威胁我,如果不按照他的意思办,就要强暴我,杀死我,我实在是没办法,他的口袋里就装着你刚脱下来的丝袜,袜尖已经全是他的口水了。”说着话,一把扯出了那双丝袜。

我和杜鹃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杜鹃像看怪物一样,惊恐的看着我,我一时间,恨不得立马死去,我无法做任何解释,只听沈艳云说:“他经常威胁我,舔我的脚,还问我要穿过的丝袜,要是不听他的,就打骂我,今天我对你说的这些,都是他事先安排好的,对不起我害怕。”说着话,竟然假惺惺的哭起来。

也不知道是怎么逃出那栋豪华的别墅,我就像做贼被人抓个现行一样,虽然这一切,好像都是沈艳云给我下的套,偏偏又没法辩解,心理上的折磨更是痛苦,担心杜鹃告诉郑浩,或者更多人,多年的好友之情,一去不复返,还要忍受铺天盖地的口水、白眼,身边的人可能都会因为自己变态的行为,而觉得丢脸。

如此忐忑不安的过了一夜,两天、三天,竟然和以前没什么分别,看来自己并没有被揭发出来。时间一长,自己发誓一定要戒掉的恋足癖,又开始死灰复燃了,不过好在,隔一段时间,能去找陈红缓解我高涨的激情。

半年后的一天,杜鹃忽然约我出去,这期间也和郑浩一起吃过几次饭,没见杜鹃有什么异样,仍然叫着我哥,难道现在要旧事重提,应该没这种可能。果然,我到的时候,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她好像很犹豫,想说又不敢说,我意识到事情可能有点麻烦,思虑再三,她说:“这件事我不能告诉郑浩,我觉得也许只有你能帮上我,我……我想要个孩子。”

看见我惊愕的表情,她的脸涨得通红,说:“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想和郑浩生个孩子,可沈老师她不让。”

我松了口气,刚刚紧张的想到她要借种,我说道:“你生不生孩子,关她什么事?”杜鹃叹了口气,吞吞吐吐的讲述了事情的原因。

原来沈艳云自从那晚后,利用郑浩出差,教导舞蹈的机会,与杜鹃每天吃住在一起,而杜鹃正是新婚燕尔,初尝男女之欢,禁不住沈艳云的抚弄纠缠,两个人做了同性恋之间的勾当,一发而不可收拾。

可杜鹃是正常性取向的女人,只是一时性起,晚上又难熬深闺寂寞,现在想要退出,过正常的生活。沈艳云却拿出不知何时偷拍的视频和相片威胁,要与她长期在一起,并不让她生小孩,还不停的劝她说,男人怎么怎么坏,多么肮脏,只有女人才是最好的。

听完后,我略微的猜到一点,看来沈艳云当初给我讲的故事,应该是真的,致使她性取向的转变。我仔细的想了想说:“对付这种对男人仇视的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感到男人的好处,或者让她爱上男人,有点难办。”

杜鹃听我这么说,脸色更加难看,我说道:“别担心,哥一定帮你搞定,我今晚先去会会她。”

思来想去,只有用最原始的方法,不过以沈艳云的心理,估计不可能这么乖乖听话,我突然想到了催情药,于是到成人用品店,买了一瓶催情药水。

晚上六点半,一吃完饭,我就来到她的别墅前,按响了门铃,她原本兴奋的脸,一看到我马上就要关门,我一把推开门,强行走了进去,说:“我要和你谈谈。”

“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请你出去,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了。”

“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今天杜鹃来找过我了,她不想和你再玩那个游戏,希望你放过她。”

沈艳云一张脸马上变了,说:“你胡说!我们感情很好,再说她不可能去找你这个变态。”

我注意到茶几上还冒着热气的咖啡,慢慢的坐在旁边,说:“哼,你认为她不找我,我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的,我的目的很简单,你把她的视频给我,从此不要再骚扰她。”

“不可能,她和我在一起很开心的,这一定是你想出来的诡计,我要给她打电话。”趁她找电话的功夫,我快速的将催情药水,倒了小半瓶在她咖啡里,然后故意站起来,说道:“你又何必骗自己呢,你是个有心理疾病的女人,不要把所有的人都想得和你一样,她告诉我她很痛苦。”

沈艳云泪水慢慢的流了出来,无力的坐在沙发上,我继续说道:“你正值青春年少之际,应该是个雨夜,或者是繁星满天,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可是当你睁开双眼的时候,自己赤身裸体的躺在一个陌生的床上,而身旁却躺着一个男人,下体带来的阵阵刺痛……”

“你闭嘴!马上给我滚出去!”她一边骂着,一边去拨电话,我一个箭步,夺下手机,说道:“你不是很牛B 吗?怎么?害怕别人说这些往事啊,哼!成天说我们男人,多么无耻,多么肮脏,你又有多好,还不是和人睡了以后,就安心的做别人的女人,照我说,你这样的女人,就是活该。”

“你说够了没有,说完了赶快走吧。”

我觉得这招看来有用,继续刺激她说:“你是不是看到一堆堆的钱、首饰,就觉得这钱来得太容易了,于是就握着男人的阴茎开始口交,主动让男人摸你的乳房,你和妓女有什么区别?”

“结果没想到,人家嫌你老了,离你而去,你就开始痛恨男人,因为再不能这么容易的赚钱,而自己又不好意思去做妓女。”说到这里,我突然停住了,因为我看到她竟然笑了。

她笑了一会,说:“哼!真可笑,你觉得女人真的那么容易恨吗?那是切骨的恨,我就给你讲讲,男人是什么样的。”

那个男人再占有了沈艳云之后,竟然又把魔爪伸向了她17岁的妹妹,强暴之后,当晚又把她妹妹送去给他生意上的伙伴,可怜17岁的少女,不堪羞辱,第二天就自杀了。

说到这里,沈艳云和发疯了一样,拼命地在我身上打着,高跟鞋也雨点般的在我身上踢着,阵阵的刺痛,我却一点也不躲避,任她发泄着,我第一次看到了她脆弱的一面,那伤心欲绝而又愤恨无比的表情,我禁不住连声说着对不起。

她大概打得累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着她梨花带雨的脸,心里莫名产生一丝怜惜,我想要拿纸巾给她,一起来,竟然没站住,右腿被踢得疼的厉害。

沈艳云看着我,显然有种报复的开心,我说道:“那个男的呢。”

她淡淡的说道:“出车祸死了,我真恨我自己,没能亲手杀了他。”

我沉默了一会,说:“就算这样,你也不能痛恨男人,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这样的,比如你的父亲,应该就很疼你。”

“哼!他也配当父亲吗?除了打牌喝酒玩女人,还会干什么,竟然想用她女儿,去还赌债,男人全部都该死绝,你赶快从我眼前消失。”她歇斯底里的吼起来。

我心里这个恨啊,提什么不好,于是说道:“我希望你放过杜鹃,让她过正常的生活,难道你觉得你们这样很正常吗?”

“有什么不正常,我们在一起很幸福……”我打断她的话,吼道:“那是你一厢情愿的,要是真的相爱,你又何必拍什么视频,因为你知道你们是不正常的,那只是你自己的幻想而已,你需要的不是杜鹃,而是一份真正的爱,一个真正疼你爱你的男人。”

“你走!我们是相爱的,为什么要来拆散我,我要杀了你,你害死了我妹妹,我要杀了你。”沈艳云突然疯了一般,在我身上又抓又咬,忽然抓起茶几上的水果刀,猛的刺了过来,我本能的一躲,刀尖扎在我肩膀上,瞬间肩膀上的殷红一片,她吓得把刀扔掉。

当我脱掉毛衣查看伤口的时候,沈艳云也不知是因为口渴还是因为紧张,一口喝干了茶几上的咖啡,心中有一丝不忍,幸好水果刀不是很利,刺得不是很深,不过血却留的很多,一会儿整个胸口都是红色。

我看着脸色惨白的沈艳云,说道:“其实你是一个善良的女孩,从你刺我的这一刻就看出来了,你还是一个柔弱的,需要人疼,需要人爱的女人,让我来照顾你好吗?我会让你体会真正的幸福。”

沈艳云没有说话,看着她渐渐潮红的脸,我觉得有点过意不去,说道:“那个,你去用凉水冲一冲身体吧,对不起,我在你咖啡里,放了催情药水,本来是想……”说到这里,我再也说不下去了,自己都觉得这个想法太龌龊了。

她也感到了身体上的变化,一种怨毒的眼神看着我,我羞愧的不敢看她,我觉得自己伤了一个,已经是伤痕累累的女孩。药力开始发作了,沈艳云已经不受控制的撕扯着衣服,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可是泪水却止不住的流着。

这一刻我真希望这个药是假的,哪怕吃完就没有意识也好,老板说只要三四滴就够了,我竟然倒了小半瓶。这时沈艳云双腿已经不受控制,一只手也伸到了两腿之间扣弄着,鼻尖发出动人心魄的呻吟。

我不敢再看这香艳的情景,走出门外,看了看手机,刚刚九点多,我拨通了杜鹃的电话,也许现在只有她,可以来帮帮沈艳云了,我不能再在她受伤的伤口撒盐。

因为害怕出意外,我一直在客厅里坐着,依稀的听到二楼卧房里,传来阵阵呻吟,而此刻在我的耳里,却全是悔恨。

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睡梦中感到有人在身边看着我,睁眼一看,四周一片漆黑,看了下手机,凌晨四点,借着手机的光亮,突然发现沈艳云正面无表情的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我一阵慌乱,从沙发上站起来,一瘸一拐打开了灯,走到她跟前,对着自己扇了两耳光,不停的道歉。

我说道:“我知道现在说这些都没用,我一心想帮助杜鹃,刺痛你心里的伤痕,接你的伤疤,甚至还龌龊的想要占有你,但是从这一刻起,我想照顾你,爱护你,让我来弥补我的过错,我不求你的原谅,只希望你不要再活得那么辛苦,活在那个充满伤痛的过去。”

沈艳云似乎压根就没听我说,两眼发直,神情呆滞,心里不禁想到,该不是药量太大,脑袋受了刺激,说胡话了吧,难道竟然疯了,心里更加不好受,问道:“你没事吧,头痛吗?还是怎么了,这是几?”我伸出一个手指,在她眼前晃动。

“你干吗拿着棒棒糖在我眼前晃啊,我又不是小孩子。”我一听彻底崩溃了,我抱着她的头,悔恨的泪水流了出来,说道:“对不起,我不想这样的,我一定把你治好,就算治不好,我也照顾你一辈子,对不起。”

沈艳云从我怀里挣脱出来,站起来,像小女孩一样,拍着手说:“不嫌羞,这么大的人还哭鼻子,真好玩。”我注意到她只穿着单衣,脱掉外套,拉着她的手,说:“小云乖,天冷了,把外套披上,再去好好睡一觉。”墙上的钟突然“当”一声,半点报时,沈艳云扑进我的怀里,呜呜的哭起来。

我抚摸着她的秀发,说:“是不是害怕了,别怕,只是钟响了一下,我带你上楼去睡吧,才刚刚四点半,你还能好好睡一觉。”

她抬起头,看着我说:“你以后要一直这么宠着我。”我嗯了一声,突然觉察出不对,反应过来她是在逗我,紧紧地搂住她,喜极而泣。

她温顺的像只小猫,依偎在我怀里,说:“你怎么那么傻,脚都给你踢青了,也不知道躲,吓死我了,下午差点杀了你。”

我轻抚着她的背说:“美人的玉足踢过来,我当然不能躲啊,那是我的荣幸,而且那时候,我体会到你心里的苦,我想让你发泄出来。”

“你真好,以后我也再也不会了,你真的不是为了她,才甘心让我欺负的吗?”

“刚开始是,不过到后来听了你的故事,我被感动了,我觉得上天太不公平,为什么让这么个美人,受这种痛苦,我想帮你承担所有的痛苦,让你做快乐的女人。”

沈艳云双目含泪,说:“不许骗我,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突然变了语气,说:“你脑子一天都装些什么思想,拿那种药水,给我喝。”

我支吾着,说:“当时也没别的办法,我就想让你感受到,男人的好以后,会放过杜鹃。”

她说道:“不过,也就是那时候,我对你的想法改变了,我意识到我可能真的想错了,你明明可以得到我的身体,但是却一脸的悔恨,我感到你很痛苦,看着你一瘸一拐的走出去,我突然觉得男人,并不都是那么坏。”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那你之前找我,都是你设好的一个局吗?”

沈艳云说:“是的,那时候我对男人的愤恨正是最顶峰,身边的男人,看我的眼神全是那种,色迷迷的,我认识了杜鹃,她活泼可爱,静如处女,动如脱兔,窈窕身材婀娜妩媚。我被她深深的打动了,可在她婚礼的现场,我注意到你那如火的目光,我不允许有人对她虎视眈眈,晚上上课时,你时不时的出现,而且你的表现实在太诡异了,目光时刻盯在她的腿上,我上网查了一下,心里更增加了对男人的鄙视。”

“于是我就想了这个办法,既能让杜鹃感到你的恶心,又能让她对我心存感激,不过倒是便宜你了,让你亲吻、抚摸我的脚,害得我每次都要洗很多遍,不过……不过你舔我的时候,其实满舒服的。”

我不禁想到了她的一双玉足,由于她枕在我的腿上,一双脚蜷缩在沙发上,我不由自主的握住了她娇小的嫩足,说:“我想给你舔一辈子脚,好不好?”

“你讨厌,我的脚又没有杜鹃的好看,你还不是巴巴的为了她,想来欺负我,是不是现在又想起她了。”

恩,我点了点头,沈艳云从我怀中起来,我一把把她搂住,说:“我现在想好好感谢她,如果没有她,我就不会恋足,也就没机会认识你,更不能好好疼你,爱你。”

她娇嗔的打了我一下,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像个害羞的少女,把头埋在我胸口,我们抱在一起一直聊着,直到杜鹃起床,她看到我两这状况,以为是在做梦,竟然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我说看什么啊,哥魅力无限,现在她是我女人了。

随后的一段时间,因为到了年底,各类总结又多,又加上厂庆30周年,她是舞蹈老师,各单位都找她去帮忙排练节目,经常早出晚归,我也不怎么去打扰她,虽然也亲吻抚摸,但是却一直没有上床,不过心里却发觉,她就是我这辈子应该找的人,应该去好好疼爱的人。

这天下午,我早早的开溜,买了一大束玫瑰,跑到舞蹈教室,里面有很多的人,因为各单位人多,所以她把人都集中在这,分拨的指导,这时正被一群女孩围在中间,我分开人群,走到她跟前,递上鲜花,女孩们都笑了,她羞红着脸,鲜花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小声说:“要死啊,你先在那边等我一会。”

我突然单膝跪地,拿出一枚钻戒,说道:“云云,嫁给我好吗?我不敢说能让你锦衣玉食,我会尽我的努力,让你开心,让你幸福,不求天荒地老,只想和你牵手相爱一生,我爱你。”

“噢!”女生们炸开了锅,又吸引了更多的人过来,沈艳云被这突来的状况,惊得呆在那里,泪水突然流了出来,女孩们开始有节奏的喊着:“答应他,答应他……”

终于沈艳云点了点头,接过了鲜花和戒指,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她流着幸福的眼泪,脸却红的像熟透的苹果,学生们开始起哄:“老师,今天我们放你假”。“老师,啥时候请我们吃喜糖”……

沈艳云羞红着脸,拉着我跑出了教室,在培训部的花园里,她娇嗔的说:“你讨厌死了,这么多人,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让我到时怎么给他们讲课啊。”

“你不喜欢吗?我想让更多的人分享我的幸福。”沈艳云含情脉脉的看着我,说:“我喜欢,我要你给我说一辈子,这种好听的话。”说着话,搂着我的脖子,吻了起来。

吻着吻着,她感到了我勃起的肉棒,娇羞的拍打了他一下,说道:“你等我一下,我去换衣服,吃完饭,然后……”话没说完就飞快的跑了。

我不禁开始意淫晚上的大战,鸡巴越来越硬了。两人随便在一家店吃过饭,一进她的别墅,我们就激情的吻在一起,一边吻着,一路脱着衣服,等走到二楼的卧室时,已经只剩下内裤,不过别墅里暖气很足,抑或是我们的激情,丝毫感觉不到冷。

我把她扑倒在床上,一手掀开了她黑色的蕾丝胸罩,握住巨大柔软的乳房,红艳的乳头已经坚硬的挺立,我咬着她圆润的耳垂,亲吻她的脸颊,香唇,一路向下,含住了粉红的乳头,轻咬慢嘬,她快乐的呻吟着,一双手激情的在我背上抚摸,又狂乱的抓住我的头发。

我双手揉弄她的乳房,舌头渐渐向下,舔弄她的肚脐,小腹,每舔一下,她都一下颤抖,浓密的阴毛透过窄小的内裤和黑色裤袜,显得那么诱人,沈艳云把腿大大的分开,我搂着她的腰,隔着裤袜,贴在她的私密部位,舔着、拱着。

“磊,我要,我好想要,啊”她身体开始乱摆,手指伸进内裤里,开始自己扣弄,我一路舔过大腿、小腿、脚踝,她突然说道:“不要,今天出了好多汗,脚很臭。”

这正是我需要的,我托起她的美脚,深深的呼吸,一股轻微的汗味,忍不住整个脸贴在她的足心,贪婪的亲着、舔着,将丝袜包裹的脚趾,一根根吞进嘴里,酸酸咸咸的味道,更加刺激我。

沈艳云声音已经有点打颤,说:“我要,磊,快点,我要你进来,我受不了。”

我趴上去,却不想脱下裤袜,找到接缝处,用力的撕开一个口子,把丁字裤拨到一边,里面已经汁液横流,阴毛也湿了一大片,粉红的蜜穴,正急促的张着小嘴,淫水因为小穴的张合,被拉出一条透明的丝线。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小穴,肥美的阴唇微微张开,丰满的阴阜的下方,那粒粉红的突起充血勃起,我将阴唇拨开,阴道的小嘴张得更开了,小小的尿点,也像小嘴一样收缩着。

沈艳云忽然从床上坐起来,一把推倒我,急迫的扯下我的内裤,小手抓住我的鸡巴,在她的穴口研磨了几下,细腰猛的往下一沉,啊的呻吟一声,我感到肉棒被一团湿滑的嫩肉包裹,温暖的壁肉紧紧地刮着龟头,沈艳云一手向后撑着床,另一只手揉着自己的奶子,屁股不停地前后耸动,口里喊着:“好粗,啊,老公,好充实啊。”

我略微的抬起头,看着两人的交合处,她浓密的阴毛下,不断被肉棒进出的小穴,这时她的一只美足,伸了过来,柔顺的丝袜,在我的乳头上摩擦着,我闻到一股丝袜混合着汗味、香水味的气息,不由得伸出了舌头,她故意挑逗般的让我舌头轻触一下就逃开,在我正想收回舌头的时候,她的足尖却一下塞进我嘴里,“老公,舔云云的脚,啊,你的舌头,哦,舔的我好美。”

撕开她足尖的丝袜,五根白嫩的玉趾,被我含进嘴里,脚上的肉香更加香甜,我说道:“小云,老公爱死你了。”“云云也爱你,啊,好爽啊。”

沈艳云坐直了身子,让肉棒插入最深处,扭动着身体研磨我的鸡巴,一只手却在自己的阴蒂处快速的拨弄,忽然她整个人蹲起来,丰满的翘臀大力的吞吐着我的肉棒,“老公,我不行了,云云就要来了,哎呀,好深,要死了,啊……”

我扶着她得腰,感到龟头的刺激也越来越强烈,同时她的小穴也收缩的越来越紧,就像在拼命地夹一样,屁股猛烈地上抬,迎合着她的套弄,沈艳云扶在我的胸口,大叫一声,屁股沉沉的坐了下来,一股热热的液体,浇在龟头上,我的浓精,跟随着她的抖动,尽数的喷射。

我们相互搂抱着,一边喘气,一边享受着高潮的余韵,沈艳云说:“磊,我比你大三岁,你真的不后悔,要娶我吗?我只要你对我好就行了。”

“你没听人说吗,女大三抱金砖,我爱你,你就是我这辈子要娶的人,你不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云云愿意,云云怕你嫌弃我……”不等她说完,我就堵住了她的小嘴,贪婪的吸食她的津液。

洗完澡,沈艳云躺在床上,看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不由得哭了起来,我搂着她说:“傻瓜,怎么又哭了。”

“我只是开心的,早点遇见你就好了,云云现在觉得好幸福。”她吧唧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说道。

我突然注意到,她一边说话,美足的脚趾却还调皮的乱动着,我扑过去一把捉住,在她的脚心挠痒,她笑着躲闪开,“痒死了,不给你吃。”又抓过身后的抱枕向我扔过来。

我一把接住,靠在身后,却紧紧的握住她的一只脚,沈艳云却不躲闪了,突然媚眼如丝,舌头吐出来,舔着嘴唇,那只脚慢慢的滑过我的肚皮,踩在我的肉棒上,接着另一只脚,伸到我的睾丸,轻柔的拨弄,鸡巴迅速的勃起。

她把被子递给我,我知趣的靠在背后,见她用一只脚背,支撑着肉棒,另一只完美的足底,在鸡巴上滑动,拇指与第二脚趾微微张开,刮蹭着,涂满粉色指甲油的脚趾,在灯光下耀眼生辉,圆润白皙的拇指,粘着龟头分泌出的液体,一下一下的在马眼处点着。

肉棒不由自主的跳动,她身体后仰着,一只手撑在背后,另一只手掰开自己的小穴,一前一后的挺动腰身,粉红的穴口跟随身体的运动,有节奏的张合,她纤细的手指,慢慢遮挡着嫩穴,移动到阴蒂画圈,口内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我咽了口吐沫,有种扑上去的冲动,接着她一双美足,足心合并,紧紧地夹住,做起了活塞运动,肉棒感受足底的摩擦,眼睛看着她粉红的小穴,一时间欲火被挑逗到极限。

沈艳云这时停止了套动,站起来跨立在我头上,两指掰开自己的蜜穴,中指在穴口处似进非进,我不由得仰起头,想要舔那迷人的洞口,她妩媚的一笑,转过身趴在床上,撅起圆滚滚的屁股,一只手用力的掰开,稚嫩的小穴已经有清澈的液体流出,那收缩的菊花也似乎向我招手。

我一下坐起来,搂着她的腰,整个脸凑了上去,埋在她的股沟处吸舔,她屁股用力的在我脸上蹭着,喊着:“老公,插进来,用你的粗大插进来。”

我突然想听她喊得更淫荡些,挺着肉棒在她的菊花口摩擦着,说:“云云的骚穴,是不是很痒啊,想要我的鸡巴操你是吗?”说完,把龟头顶在穴口,不进也不出。

她果真受不了,屁股下沉,想要吞进肉棒,我却早已料到,身子一低,她大口的喘着气,说:“老公,快进来吧,用你的鸡……鸡巴……啊……”不等她说完,我愤怒的肉棒,刺入了她的小穴。

“操的你美不美,你的骚穴真紧,鸡巴包裹的好舒服,我要操死你这个骚穴。”

“啊……好舒服,操……操的云云,哎呦,你操死我好了,不行,太深了。”

她一边淫荡的喊着,一只手竟然正快速的揉搓阴蒂。

我把她翻过身,一手揉搓奶子,一手抱着她的粉腿亲吻,她抓过一个枕头塞在屁股下面,两只腿大大的张开,喊道:“老公大力的操我,我要最快的那种。”

这时她已经完全被情欲包围,没有了丝毫的羞耻感。

将她的双腿顶在肩上,全身的重量全部压了上去,鸡巴大力的抽插起来,她头胡乱的摆着,声音都开始颤抖,“这样好深啊,感到插入子宫了,啊,不行了,要……老公,我……我要尿出来了。”

一道白色的液体喷出一小股,她的双手紧紧地扣住我的腰,我看着她尿道的喷射,同时热热的液体浇在小腹的感觉,更加大力的操起来,“啊”!她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双手也瘫软的垂了下去,白色的尿液,一下子冲天喷了出来。

我停止了抽动,有种成就感的看着,沈艳云用手捂着眼睛,说:“555 ,我不要了啦,羞死了,被你操的尿都出来了,你还笑,不理你了。”我突然低下头,在她的下体舔着汁液,“这时老婆爱我的表现啊。”

她翻起身把我压在身下,吸住我的舌头,说:“你真讨厌,那个水也喝得这么香,不过小云很开心呢。”她握住我依然勃起的肉棒,来回的抚弄,“我们再来一次吧。”

我们在床上折腾了大半个晚上,到后来又一直聊天,她竟然不停地和我提起杜鹃,让我的心里一阵痒痒,心里的那一双美足,又不时的出现脑中。

厂庆表扬获得了圆满的成功,杜鹃也不回家,仿佛和和沈艳云有说不完的话,由于房门并没有关,时不时传来一阵阵的笑容,我一边上网,一边还能只言片语,听见两人的谈话内容,而沈艳云竟然和她谈论的都是男女床上的一些事,不由得下体有些肿胀。

正在意淫,沈艳云叫我过去,说:“你和人家杜鹃说说话嘛,我先去洗个澡。”

说完话,扭着丰臀走了,我突然间不知道说什么,杜鹃斜靠在沙发上,一只脚坐在自己的大腿下,我说给你去添点热水吧,也不知是不是紧张,碰掉了她放在桌边的化妆袋,里面的小零碎,骨碌碌散落一地。

我说着对不起,一个一个的捡着,在她鞋边的时候,杜鹃突然伸过来,她那双秀美绝伦的美足,在我的嘴前,几乎就要碰到我的嘴唇,熟悉的气息却夹杂着一股汗味,让我差点眩晕,只听她甜腻腻的说:“哥,我的脚好酸啊,你帮我揉一揉吧。”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