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长头发尧尧 长头发尧尧小说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绾君心 绾君心

    今年夏天,十八岁的陈默如愿来到了这座氤氲着水汽的南方小城,开启了她新奇的大学之旅。自小便喜欢画画,不过家里的反对让她一直压抑着这个梦想,所以安定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四处打听合适的绘画培训班。  就读的大学处于一片大学城,周围有十几座高校,这类的培训班自然多不胜数,可是陈默几乎瞬间就决定了现在的这个机构,是在看到何文柏的瞬间。

    长头发尧尧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绾君心》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绾君心》,是作者长头发尧尧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今年夏天,十八岁的陈默如愿来到了这座氤氲着水汽的南方小城,开启了她新奇的大学之旅。自小便喜欢画画,不过家里的反对让她一直压抑着这个梦想,所以安定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四处打听合适的绘画培训班。  就读的大学处于一片大学城,周围有十几座高校,这类的培训班自然多不胜数,可是陈默几乎瞬间就决定了现在的这个机构,是在看到何文柏的瞬间。

《绾君心》 第32章 意外的饭局 免费试读

虽然同徐永徵讲的时候,他并没有什么排斥的表现,但临到见面之时,陈默还是略有些担心起来,他们两人小时候打架的惨状一次次浮现在脑海中:时至今日,应该不会吃着吃着就掀桌子打起来吧。

在离约定时间还有两个小时的时候,她接到了安昕的电话,邀她提前半小时赴约。

「可以么婉婉?」安昕并没有说明原因,只是问了一嘴。

「当然没问题,我这里过去只要十几分钟。我马上和徐永徵说一下。」

「不用不用,他按点儿来就行了。」陈默在电话这头听出了安昕隐约的笑声,有种被捉弄的预感,「到底是有什么事啊?」

「你来了就知道了。」安昕欢快地说了一嘴,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陈默没办法,只好按约定到达餐厅,进门便发现安昕已经坐在位子上喝茶了。

「你来得好早啊,昕昕姐。」

「终于叫我'昕昕姐'了。」安昕暖暖地看过来,「昨天你一直叫我'安昕姐',我还以为我们生疏了呢。」

陈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太久没见了,所以一时······」

「真的是太久没见了,」安昕并没有介怀,熟络地揽过陈默的肩,像小时候一样亲密,「那个成天追在我后面的婉婉都已经有男友了。」

陈默霎时明白安昕让自己提前来这里的目的了,只是昨晚的饭局让她以为安昕早就忘记这件事了,如今完全被安昕弄得措手不及。

「怎么不说话啊,我来这么早就是为了和你探讨一下,别让我失望哦。」安昕打趣着,放开手上下咯吱陈默,「让我失望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别闹了,昕昕姐。」即便时隔数年,安昕喜爱嬉闹的性格依旧未变,陈默连忙举双手投降。

「那你倒是讲讲啊。」

「也没什么好讲的,」陈默看了看墙上的表,推脱说:「万一徐永徵早到了,听到这个多尴尬。」

「这有什么尴尬的?他一点都不知道?」安昕有些诧异,「婉婉,你周围除了我还有谁知道么?」

「······没有谁啊。」陈默也清楚这种境遇很古怪,家长长辈们不知道倒也情有可原,但连朋友们都没人知晓,总有一种干了坏事的嫌疑。看安昕有些转变的神情,陈默能猜出个一二,她连忙解释说:「我只是···找不出合适的契机说而已。」

「其实这也没什么,总比那些成天秀恩爱的人好多了。」空气仿佛凝滞住了一般,让人不是很舒服,安昕即刻用轻快的语气试图缓和一下,「而且成为第一个知道的人的感觉挺好。对了,他是做什么的?看起来好像已经工作了吧。」

「他和朋友合作开了几家美术培训班,是学美术的,在伦敦艺术大学念过书。」陈默还是第一次向别人介绍何文柏,思绪有些混乱,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原来是学美术的。」

安昕的反应让陈默摸不着头脑,什么叫做「原来是学美术的」?

「难怪那天在机场见他的时候就觉得眼熟,看来说不定我们见过。」

陈默被这句话弄得更加一头雾水,「昕昕姐,我···还是······」

「哈哈,看我,光顾着自己想了。」安昕看着茫然的陈默,笑着敲自己的头,「我以前在北京的一家画廊干过一年,可能有接过他的画展,他叫什么?」

「何文柏。」陈默好奇地看着安昕,她还是第一次听说何文柏曾经办过画展。

「何文柏······」安昕抿着嘴,自言自语:「这名字好熟,何文柏······何文柏?是文字的文,柏树的柏?」

「是啊。」难道世界真的这么小,表姐刚巧接过他的画展?陈默不由得感慨。

「看不出啊婉婉,如果我还在那里做事的话,你就是我老板娘了。」

「哈?」

「何文柏是我们画廊的老板,好像还和X集团高层有关系,我工作的时候没少听同事们议论他,总之他就是现实意义上的高富帅。」安昕狡黠一笑,用肩膀轻轻撞了下有些瞠目结舌的陈默,「婉婉,你们怎么认识的?」

「就是···我在他的培训班学习,然后就······」

「然后就擦出了爱情的火花么?」

「昕昕姐。」陈默有些不好意思,半笑半恼地去打安昕。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没多久,两个多月吧。」

「还处在热恋期嘛,难怪他看你的眼神都快把你吃掉了。」安昕双手回缩成虎爪状,夸张地低叫了一声。

「哎呀昕昕姐。」陈默被逗闹得哭笑不得,真不知道拿这个老顽童般的表姐怎么办。

「应该是他追的你吧,那他向你表白的时候有没有那种'千金只为美人笑'的桥段啊?」安昕不依不挠地追问着。

「为什么是他追我,也有可能是我追他啊,他那么的高——富——帅。」陈默做出「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歌舞手势,接起了安昕先前的话。

「有句话叫'从小看到大'懂不懂?你会穷追猛打地追男生?那太阳都得从大西洋里升起来。」两人吵闹了一会儿,有些乏了,渐渐安静下来。陈默靠在椅背上,拿起了桌上的水。

「不过啊,婉婉,他······」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来得最晚。」徐永徵风风火火地出现在桌边,喘着气道不是,「不过你们来得也太早了吧,我还特意提前出的门。」

「赤裸裸的借口,居然让我们这两位美女久等,这顿饭得你请啊。」安昕没有再继续方才的话题,转头和徐永徵说笑了一句。

「行啊,没问题,隔这么多年才见到小安姐,怎么也要请一次。」徐永徵大大咧咧地说,招呼起服务生。

现在这个气氛已经不适合再继续先前的对话了,陈默只好忍下,表面上如往常般笑着,感叹小时候的对头现在也能相处得这么和谐,但心里还暗暗惦记着安昕未说完的那句话,不过什么呢?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