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校园枫叶红》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muxinshui(木心水)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校园枫叶红 校园枫叶红

    本书是作者继《月落西窗》之后的又一部热门小说,讲述的是一个勤奋的中学校长,关心老师,爱护同学,积极社交,广纳贤才,受到广大师生和周围朋友们的青睐,尤其是女人们对他更是投怀送抱……

    muxinshui(木心水)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校园枫叶红》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校园枫叶红》,是作者muxinshui(木心水)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本书是作者继《月落西窗》之后的又一部热门小说,讲述的是一个勤奋的中学校长,关心老师,爱护同学,积极社交,广纳贤才,受到广大师生和周围朋友们的青睐,尤其是女人们对他更是投怀送抱……

《校园枫叶红》 第五章 第三节 走过了 免费试读

和队员们分了手,老李手机上的短信就嘀嘀嘀地催促个不停。这是老李以前的学生,现在老李女儿的德育老师谭维谭老师,为了在游戏里和现实中与老李有一个畅通的联络渠道,为老李的手机绑定了一款由游戏公司和电信公司共同开发的一项业务,即游戏中的某些联络内容可以通过现实中的通信手段加以更方便的沟通。

这不,游戏中的谭维在紧急呼喊她现实中的以前的老师了。

游戏中的人物在挂机练级(事后老李才知道,他的这种挂机练级的方式其实是一种作弊。起因是老李的另一个学生谭亮把老李替小竹练级的事情,当做一个不能完成的笑话说给他的妹妹谭维听,而谭维在知道这件事后不仅自己也去玩了这款游戏,还死逼着自己的哥哥为自己和哥哥以前共同的老师,特意编写这款作弊软件,以方便老师给他俩一直当亲妹妹看待的小竹妹妹来完成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老李在恢复了自己对游戏人物的操控后,就直接联系上了谭维。

事情有两件:一是在百花宫后崖处被灭掉的那三十多个忍者玩家,都是来自游戏中的一个非常隐秘的杀手集团(事后才知道,这个集团中凡事忍者身份的人大部分都来自一些国内高校中的日系留学生)而这个杀手集团现在在游戏中发布了公告,百花宫是他们的敌对帮派,以后见百花宫的成员都要杀之而后快!二是关于『小楼一夜听春雨』这把绝世名刀已经现世的消息。也就说这把相传记载了魔教教主绝世武功和魔教富可敌国的宝藏秘密的绝世名刀,现在已经成了大家争相追逐的目标了。

而相对于杀手集团将百花宫列为敌对帮派的公告,游戏的世界里大家更关心的还是古墓派入门信物的归属和谁拿了那把『小楼一夜听春雨』。

现实世界里人们已经被现实逼到了最后疯狂的边缘,而游戏的世界里因为没有了现实世界的诸多限制,所以只要一点点的一个火花引信就足以点燃所有人的疯狂。就比如说:杀了那个现在拿着『小楼一夜听春雨』的傻×,让自己成为这个游戏世界里最牛叉和最富有的那个人!现在已经成为某些人登陆游戏的唯一动力了。

是啊,现实生活中最后的疯狂往往在疯狂的开始就被打入到万劫不复中,而虚拟的世界里,没有最疯狂却总不缺少更疯狂。

而一切只是想让游戏给女儿带来一点乐趣的老李来说,这样的疯狂他是不是还要继续下去?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当每每有人说起这个句子的时候,人们更习惯为后面的那半句来感慨叹息,其实这句话的前半句才是现实世界更要感慨的『树欲静而风不止』。

你不想,可是你能不去想吗?人就是这样被一件又一件事推着挤着的在路上磕磕绊绊的走着的。而『子欲养而亲不待』只是面对着这些推推挤挤的诸多无奈中其中的一种而叹息吧。

不管事现实还是虚拟,只要走在路上就难免会被推着挤着。所以说上了路就别怕路上挤,上了船就要有掉进海里被淹死的觉悟,世界太大了,我们能为自己做主的事情太少了,世界太小了,以至于我们为自己做主的每一件事儿,都有可能把别人给推着挤着了。我们有时候是被风吹得哗哗响的树,有时候我们就是让树哗哗响的风,一个原则,做树的时候不要被风吹断了腰,做风的时候,不要在别人快断腰的时候在去踢他的屁股。

老李这辈子不怕做树也不怕被人当做风,所以他希望自己儿女也都能担待起是树还是风的转换,看着自己曾经的学生在语音通话这样小心翼翼地跟自己表述了自己在游戏中将要面对的东西,轻轻笑了的老李就直接问起来百花宫要怎么面对杀手集团所发的公告。

老师的轻笑声从耳麦里传来,这样笑声在过去的日子里是自己的哥哥一生都梦想要拥有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人生的一种平实与豁达,一个有了这样心境的男人,自己的担心真是有点多余了。

给老师发了一个组队练级的邀请,嘴里飘着口哨的谭维在小小的得意中拿眼梢藐了一下那三个眼巴巴看着自己的三个学生。

不用说,这三个眼巴巴看着谭维的仨小丫头,就是小竹和她的两个同学。

组队,练级,在游戏中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儿,可是现在这个时段与百花宫的人物走在了一起,老李忽然间就发现,他和谭维的周围,已经迅速的集结了一群看起来像似一群来打酱油的玩家了。

被隐藏了本来面目的『小楼一夜听春雨』在大家都没有知道是谁拿着它的时候,它是不会招来什么人关注的,能让这么多玩家追到了身边要打个酱油的什么的,目前最大的可能就是百花宫身份的谭维了。

是啊,被杀手盯上的人,而且还是个身份不低的人,如果这个人被杀手杀爆了的话,那他的身上能爆出一些什么装备来呢?

或许咱在打酱油的时候,这些爆在地上的装备就有一件事自己的呢?

周围玩家的心理,老李明白,谭维也明白,于是两个人什么心情都没了的时候,谭维扯出一个轴卷,就带着老李一起回了百花宫。

换做谁在被人惦记和觊觎的时候,都会浑身上下不舒服的。

面对面的时候,说谁怕谁的或许真需要真刀真枪的比拼上一下才可以。可如果是对上你知道是对手,却不知道对手身在何处的时候,这样有力而使不出来的滋味通常会让人抓狂。这不,和老李一起回了百花宫的谭维,就发现自己宫里面的小姐妹有人已经抓狂了,而且现在正抓狂的这位,还是在百花宫里地位非常特殊的一位。

此『女』在百花宫的地位是客卿,目前以游戏级别的67级位列游戏实力级别的第十三位,据说此女在要加入百花宫之初是直奔着百花宫宫主的位置来的。

可是级别她比不过现任的百花宫宫主,也是天香园的现任主持,而且,随后的比拼里,她不仅输给当时和她级别一样梅剑宫的主持,也输给了级别比她低一点的兰花谷的谷主谭维。

去留都不是的时候,是梅剑宫的主持用客卿这样一个与宫主在名义上等同的身份把她给留了下来。

而此女在整个游戏名气最大的不是她排名第十三的实力,而是她在游戏里的拍卖场中如银浪漂金一般地大把的撒钱。

比如此女手腕上现在戴着的那只从拍卖场上得来镯子,即使折算成现实世界里的人民币,恐怕也要折算到万元之上了;还比如,此女手中的那把宝剑,既不是什么干将龙泉的,但是其华丽的装饰在游戏的世界绝对是无出其右的,而其在拍卖场上的价值,目前还没有哪件兵器卖出了比它还高的价钱。

当然,这些还只是此女在游戏中名声在外的一个原因之一,如游戏中有多少个『男玩家』为她疯狂,还如又有那几家帮派因为她而火拼的等等新闻,已经成了这个游戏不是新闻的新闻了。

招摇过市的人,今天才上线不长时间就让市面上一众打酱油的人给盯扰得抓狂成这个样子!恐怕想要感慨一下子的不止只有在边上旁观的老李了。

仅仅是一个把对方列入敌对帮派的公告,就差点封得百花宫的人来门都快出不去了!说实话,对于杀手集团想出来的这样的一个招数,老李这个自认为见多识广的人,也不由得对这个以前没怎么注意过的游戏门派另眼相看了起来。

这里有两点最值得注意,一个是杀手集团那些人隐秘的身份和几乎是神出鬼没技能,让他们在游戏里几乎成了无所不能的代名词。也就是说,只要某个人或某个帮派被他们盯上了,那这个人或帮派就随时随地可能遭到狙杀。而杀手的技能往往是一击必杀,这是最让人防不胜防的,那被杀手盯上的对象呢?或许防不胜防的恐惧才是一个开始吧。

另一点就更值得玩味了,百花宫从目前注册的性别选择来说都是女性,那一个都是女性组成的团体在游戏中同样是倍受瞩目的,而且如那位百花宫客卿那样招摇过市的女人存在,是非常容易让存在不劳而获心理的人,更想趁着这样一个混乱的机会,在打打酱油的同时顺便来捞上一点便宜的。

仅仅从这两点就可以看出,杀手集团目前所使用的招数,基本都是针对女性这个群体中最引人注意的方面来施展的,可以说,如果百花宫里这些『女性』玩家们如果连眼前这些打酱油的玩家都应付不了的话,那百花宫距离在游戏里消失的时间也就很近了。

只是百花宫众人所面临才是人家杀手集团的一纸公告,那以后呢?粗粗的想到这里,老李不由得真的开始佩服起了杀手集团的这个策略了。

杀手集团,一直以来都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低调神秘在游戏中隐匿着,现在他几乎是有些高调的忽然就出现在大家眼前了,难道说这个集团此次行动的目的还不仅仅是从百花宫这里找回场子那么简单吧?

想到了这些,老李更是由衷地对这个集团大大滴佩服了一下。

是啊,小到一个游戏,大到我们的生活,一个可以让你产生许多联想的举动,都是一个人大脑运转产物。不管这些大脑运转的产物是因何而生的,能让人费心费力的来应付,那这个产物绝对是有其存在的价值的。而往往是,游戏中才是一个人不掩藏自己内心中最真实的自己的时候,换句话说,会怎么玩的人,就会在怎么玩的过程里不隐藏,不回避地的把自己或许从来没有说出来的自己展示出来。

旁观者在这一会儿看清楚了不少东西,可是当局中谭维就在这一会儿上也基本上看出来了旁观者所看出来的东西,只是看出来和怎么应付之间的距离一般总是很大的,于是谭维利用手机的绑定功能开始呼唤她们百花宫的主心骨——百花仙娘了。

说杀手集团的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在老李看来这位在游戏中有着众多传说的百花仙娘与之相比也丝毫不逊一分。原因嘛很简单,老李来百花宫做客也有几次了,这位百花仙娘是那一尊真神老李还真没有见过一次不说,就连老李经常带着练级的那三个百花宫的小丫头,好像入籍都快一年了,也没有谁见过这位百花仙娘。

百花仙娘,一手开创了百花宫,那她所凭籍的是什么?

在这款游戏中练级有三种途径,第一种就是单打独斗的传统刷怪升级,即所有辛苦一个受,所有的收益一个人拿;第二种就是几个人组队在一起共同合作,来完成一些难度较大的升级训练,由于难度加大所获得的收益也大,即使是所有的收益几个人平分,但总体上说要比个人单打独斗升级的快不少;第三种是为货币玩家准备的,即用货币请来系统内专职布置阵法的人,布置好一个专职练级的阵法,这里的练级速度比其他练级方式快百分之二十。

只快百分之二十,而且每个阵法在使用期限到期后,要等十二个小时才可以重新布阵。也就说,如果普通玩家肯在游戏中花时间下辛苦的练级,是不会被货币玩家远远甩在身后的。系统通过这样的一种限制,在相当程度上缩小了普通玩家与货币玩家之间的现实差距,从而在相当程度上避免了游戏发展到一定程度时,由货币玩家一统天下的格局。

其实一款游戏的参与者的人气是否充足,相对的游戏规则的平衡很重要。

在游戏中能够开宗立派且有人气支持的玩家一般要有三个条件,首先就是在游戏中的级别要够强,然后要有相应的资金做支撑,最后也是让这个宗派能让人向往的,就是开创者要拿的出适应各个级别玩家所修炼的各种技能,而要获得这些支撑宗派长远发展的技能,光有钱是办不到,那是系统在随机状态下由某个够幸运的玩家所触发的。

触发了剧情,但是系统所给予的奖励是否能够留在触发者的手中,大致要经历两个途径的考验:要么在面对武力抢夺时有实力保住这些奖励,要么当有人把足够多的钱摆在面前时,有足够的勇气来拒绝。否则,系统给你再好的奖励,都可能是别人的。

考验自己,也考验别人,这不在历经了数次的大规模玩家的火拼后,现在能站在游戏里开宗立派的门派,哪一个都是有着许多故事来讲给后来者听的。

而也就是在历经了数次的门派抢夺的战争,武力保障和雄厚资金的支持,是现有各大门派立足的根本,而且许多门派在面临生存压力的时候,各种形式的门派间的结盟与联盟就应运而生了。

这些相对于那些还有着在游戏占有一番天地梦想的后来者的玩家来说,光有着武力和资金的支持来达成心愿难度已经非常大了,而现在的游戏里如古墓派入门信物这样可以在游戏中开创一方事业的机遇已经非常少了,这也就是为什么仅仅一个入门信物的出现,就会引发这么多人觊觎的原因了。

现实社会中颠覆与反颠覆的争斗都在累积中不断上演着,而在游戏中这样的内容更是赤裸裸的摆在面前了,或许新一轮的门派兼并战就这样被拉开序幕了。

级别实力,百花仙娘位列游戏第九位,资金实力,百花宫在帮派财富排行榜中位列第二十一位(当然这只是游戏中的表面排名,现实中百花宫能有多少资金来支持帮派的发展,是谁也说不准的)帮派规模,二百一十四人的总人数,让百花宫位列游戏总排名的第四十九位,综合几项排名,百花宫只是游戏总实力的中等偏上的水平。

这样一个实力水准的门派,却在机缘巧合中面临着如此大的压力,摆在百花宫所有人面前的现实,怕不仅仅是头疼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今天的百花仙娘依旧如前两天那样没有回应谭维的联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又是现在集合在百花宫议事厅里的这几个人来临时决定一下她们要面对的问题了。

不用说,首先要做就是破解被杀手集团一纸公告所造成的封门问题!

可是破解的关键在哪里?

事情是由古墓派入门信物所引发的,可是现在杀手集团在公告里却对这一点只字未提,这也就是预示着,即使百花宫这方面如何处理入门信物都有可能得不到杀手集团的谅解,相反,这个集团很可能利用百花宫对信物的处置,使用更严厉的手段来挤压百花宫,或许最终的结果是杀手们不动一刀一枪,百花宫自己就乱作一团了。

一个小小的游戏,却展示了几乎要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谋略,老李不仅想问一下,这还是在玩游戏吗?

其实人生的本质就是一场游戏,区别的就是在一定的规则里每个人在游戏该怎么出演自己的角色。那既然都是在游戏,老李也就不妨要认真来对付一下了。

于是,老李在游戏中拉开了与谭维的私聊的对话框。

游戏中被杀了可以转生,装备爆了心疼了以后还有机会再找回来,这也就是说游戏的本身还是游戏,让每个参与者都不会在一个瞬间失去所有的筹码。可话又说回来,如果游戏中的生命属于每个参与者的机会只有一次的话,那这款游戏还有多少的参与者?

传说的武侠世界里的魔教,有一种非常极端的武功叫天魔解体大法。传说中对这种武功的解释说:使用者在瞬间将自身功力几倍或十几倍的提升后,在引爆了自身成为人体炸弹后,被这种武功所击中的对手,也一样随着解体者粉碎的肢体而灰飞烟灭。据传说,不仅是解体大法的实施者会永世不得超生,那些随着大法而灰飞烟灭的被击中者也同样会不得超生。

游戏没有忘记这种存在于武侠世界里的禁招,区别在于游戏中不管是大法的实施者,还是被大法袭击的倒霉蛋,恭喜你,你重生了,不过这样的重生是你从零级开始的重生。

老李跟谭维说了一种假设,如果某个百花宫人物,在受到杀手的袭击后使用了这样的招法,那杀手集团那边还会不会敢随便来招惹百花宫的人?而天魔解体大法一旦实施后,几乎要覆盖了整个的游戏画面,换句话说,只要是接近了大法的打击范围内的游戏众生,比如说那些跟在百花宫人身边想打打酱油的玩家,想不去重生的能有几个?

当然老李就是说了一种假设,不过谭维似乎连想都没有想的从老李那儿索取了所谓天魔解体大法的修炼秘籍后,就一脚把老李踢出了百花宫的议事厅。

回到了自己每天练级的地方,被踢出来的老李操控着游戏人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卖力地砍着身边刷出来的一个又一个的怪物。是啊,被踢的屁股疼不疼咱就不说了,使出了吃奶劲儿砍上几个怪的话,怎么也能把心里的憋屈砍出来一点儿不是?

游戏中也就是个把小时的时间,随着老李在游戏的画面中看到不远处一缕幽蓝的光华闪过后,一群大呼小叫着的玩家,从老李的身边四散奔逃而去了。

一片的狼藉,一片的萧瑟,整个的游戏画面就这样在令人心冷的寂静中展现在了老李面前。

是百花宫的一个名叫红梅的小丫头,就在老李给了谭维天魔解体大法的一个小时后,在众多打酱油的玩家的环视下,在杀手集团对百花宫的成员第一个实施突袭立威的瞬间,实施了她刚刚在游戏中修习了的天魔解体大法。

带着四个杀手集团已经上了45级的杀手,带着一堆的不知道大难从哪里来的打酱油的玩家,他们去重生了。

梅剑宫的红梅,自己也上了37级,她就是多数的时间里傻呆呆的跟在老李后面每天分着经验分到了37级的,而且她还是老李在游戏中第一个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老李明媒正娶的那个小丫头。

疮痍满布的画面,不知道游戏的世界里会不会有冷冷的风,不知道为什么,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悲凉,就在这个瞬间浸透了老李的心扉。

重生意味着不再拥有以前的一切,而使用了天魔解体大法的人,在重生的时候会被同样修习了天魔解体大法的人所感知,于是在第一时间里,老李就出现在了重生的小丫头的身边。

没有级别,没有原来的名字,没有任何一件重生前的装备,甚至连一件蔽体的衣服都没有,孤零零光溜溜的一个小丫头就这样被老李悄悄地领走了。

昨天晚上的游戏经历让老李这活了半辈子多的人,体会了一下别样的东西,不过这种别样的情绪没有让老李的心情变糟了,相反,正是体会了一下这不一样的心绪,早上一站在训练场的老李,反而比一般时候更尽心尽力了起来。

一直都在训练队里的主力球员,所以也许是被看好东西的时间久了的审美疲劳来作祟了一下,现在米教练在进了训练场没几分钟,她就主动地和老李互换了训练角色。老李带着主力球员在磨合技战术配合,米教练就带着替补们跑场练习。

于莲控球进入前场,在三分线顶弧外经大前锋的挡拆后,她的一只脚已经踏在三分线上时,随着老李的一声叫停,所有跟进落位的队员都停在了原位。

下一场的对手也有一个高中锋,在防守中突出了区域联防的同时,她们还会根据队员体力的分配及场上变化,很有突然性采用一些压迫性更强的扩大到半场的人盯人防守。在于莲现在所处的位置上,接过了篮球的老李没有去说如果现在是于莲控球采取什么战术,他用手中的篮球和脚下的步伐在一个接一个的要着场上其他队员的位置。

队员们在老李手中的篮球的指挥下,不停的变化着自己的位置,而于莲就站在老李的身后仔细地看着在篮球的运动下,队友们位置随之变化后所产生的战术变化。

运球;突破;传球。

几乎所有的为了最终投篮所准备的战术变化,就是围绕着这三个最基本的技术动作所展开的,但是在球场上怎么用好这三个基本的技术动作,却是很多人打了一辈子球都没能应用好的。

其原因很简单,除了每个球员自身的能力和队友之间的配合是一个因素外,另一个最大的因素就是你的对手在决定着你技术动作的应用是不是合理。所以战术不仅仅是对着自己来说的,它最大的用处是用来对付对手的。

分析了对手中每一个队员的技术特点,有了自身过硬的技术水准,这样再谈战术的时候,自己才会有底气。用技术支撑起战术,用战术促进技术的巩固,老李做教练只是想把这一点告诉给自己的队员。

最后一名队员也跟着收拾好东西的小张队医一起说说笑笑的走了,偌大的训练馆里除了老李,就是头枕双手躺在按摩垫子上看着天花板出神的米凤英教练了。

几天来米教练都有了那么一点点儿小心事儿,不过老李看得出来,米教练的心事不是因为紧张比赛才有的,她是为什么呢?

很自然的坐在了米教练的身边,如几天来一样,老李静静的坐着,米教练同样如身边无人那样继续的看着天花板。

默契很深的时候,交流只需要一个眼神对视就可以知道对方的意图,不过最好的默契,就是如米教练与老李同志现在这样,谁也不用看谁一眼的就为对方守住了这样一份难得的静谧。

是啊,宣泄的涌动是放开心怀的啤酒沫,那静谧的守候就是朦胧的灯光下,在杯中悠悠流转的红酒晕。宣泄释放了胸怀,静谧体味出心境,正午有些亮了的光影,一只麻雀就在打开的天窗边侧侧头地向训练场里询望。人的静谧,鸟儿的闲适,不期然间,在几天来这个时刻都不曾相遇过的两双目光,如期许了一世一般静静地交织了。

慢慢地将枕在头下的双手交叠地收拢在胸腹间,在静静流淌也交织的对视里轻轻合上双眼,随着男人温热且轻柔的气息拂在脸颊了,女人微微颤动的几下睫毛地缓缓的舒出了胸腹间交叠的双臂。

环上男人脖颈的双手,迎来了男人在额头上柔柔地一个亲吻,慢慢地张开了微合的双眼了,重新交织相融的对视里,男人更是轻柔了的吻啜在了女人微微少了点血色的双唇。

太过近距离的交融对视,让双方在对方的双眼里有了模糊的眩晕,轻啜的吻,从一下到了两下,当两个人的呼吸都在不间断的轻啜的亲吻间流淌起了微微的急促,随着女人环在男人脖颈的双臂越缠越紧,两双亲啜着的嘴唇也紧紧吸吮着的不肯分开……

守护了四十一年的女人贞洁,现在已经没有一点保留的交给了这个还压在自己身上,轻轻地亲吻着自己额头的男人。曾经为这一刻期待和想象过的无数的少女时的心怀,在这一刻真的到来以后,却没有在自己的心中荡起涟漪。

是啊,就这样平静地接受了这一切,就如这一切是在四十一年的时光里一直为自己的等待准备好的一个时间节点一样,他静静地来了,静静而自然的拿走了自己为他准备的守护。而此时自己内心的平静,却是自己在以前的任何时间里都不曾想到过的。

为什么会是这样?自己想不出,自己也不想去想清楚。现在的自己只有一个想法:把双腿再多分开一点,因为这个又开始用他那粗长的东西在自己的花房做来回运动的男人,带给自己的感觉真是太美好了。

(码这个节点的时候,一位大哥就在身后直溜溜的瞅着不肯离开,浑身有点不自在的老木只好放下手中的活计去一边溜达。好久,大哥走了,老木码字的的心情也就此消散的没了踪影。于是,这个节点就这样放下吧,相信以后在关键的时候没有人再来往老木的座位下放钉子了。

半决赛的比赛进入了最后一节,这也是进入八分之一决赛以来比分最为悬殊的一场的比赛:48:17。只不过领先的队伍是来自都不被大家看好的代表清江市出战的三十三中学女篮代表队。

原因很简单,在雅柔和天成女篮来的那个大前锋的双重夹击下,三十三中学女队对手的主要得分手,一个也身高到了一米九的高中锋到了目前,加上罚球的分数,才得了5分。而她们的另外两个在三分线外是杀手,在内也能突能投的前锋和后卫,也被到现在还满场疯跑的于莲、田甜和慧敏三人的轮番夹击和防守下,内线得了11分,外线一分未得。

60:32是终场哨音响起后最终的比分定格。从场下走上来的是第四节比

赛开始两分钟内就陆续被换下场的雅柔、天成女篮的大前锋、于莲、张楠和黑丫头,而场上除了最后三分钟又换上场的于莲和田甜,其余都是三十三中学女队更为让人侧目的替补:舒文、吕娜、周婷婷。

以往进入比赛的替补时间(也就是俗称垃圾时间)场上的替补队员更多是为了表现自身,而进行的个人秀居多。但是三十三中学女队的替补却给在场所有人一个意外,一节几乎于队内战术演练的现场秀直接让她们的对手无语了。

直到最后一场决赛的开始前一天,三十三中学女队才让所有参赛队真正把她们当做对手看待了,而且是当做了最大的对手来看待。只是现在还有资格把三十三中学女队当做最大对手来看待的队伍,如今只剩下了一支,那她们将用什么样的战术来对抗三十三中学女队呢?

不知道从哪一天起,老李只要一坐到了自己的电脑面前,他点开屏幕的第一眼一定是看见自己的那个傻乎乎的游戏人物,在死海边痴痴地砍怪升级。而今天这个晚上也不例外,傻小子在那里挥刀砍怪,他的身后却跟着一个梳着俩小抓髻的傻小丫头在傻傻地分着砍怪得来的经验值。

一身古代少女一样的装束,才三级多一点的游戏级别的她,拿着一双她现在的级别才刚好拿得动的分水峨眉刺,就这样跟在傻小子的身后机械地一次次地做着挥击的动作。

简单而机械的一次次的挥击,就这样在老李眼前不断的重复,恍惚之间,一种莫名的情绪在老李的心里充溢起来,他仿佛听见和看见,一个如多年前女儿那一点点成长起来的点点岁月。

所不同的是,现实中女儿已经是那样的亭亭玉立,而眼前的却是重生前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在重生后却成了自己的义女的傻丫头……等等!怎么回事?

老李仔细地又看看了和自己的那个傻小子有隶属关系的傻丫头!

不错,他们之间现有的定位关系是父女。也就是在古代很是流行,现代人偶尔有形似神不似仿冒出来的一种定位关系:义父和义女。

物是人非吗?一时之间老李被这样的定位关系弄得啼笑皆非。

是啊,是老婆变成了义女,还是义女变成了老婆?说实话,这样的变化对老李这个基本上不在网络上怎么鬼混的老年人来说,心理上的适应能力还真有点需要加强的。

不过也是,虽然这样变化对老李来说是要那么一点的心理适应,但是你要说就这让老李有多为难的那倒是有点看小了老李肚子里那点东西了。这不,在稍稍适应了一下自己的心理周期后,老李操控起游戏中的那个傻小子,来到了游戏地图中练级最为凶险的四大地域之一的魔宫。

这里刷出来的怪,级别高,抗打击能力强,而且攻击手段多。玩家来这里不仅要求你自身能力够,而且要防毒就要有防毒最好的工具,要防火就要有最好的防护器具。但是来这里就一个好处,升级比一般的地方要快一倍还多。

组队到这里刷怪的玩家来过不少,不过级别虽然升得快,但是买装备和药品的人民币也真实地大把地往出在花。所以游戏玩到了目前这个阶段,能来这里练级的普通玩家已经不是很多了。那像老李这样没有组队而只身前来练级的玩家,在地图刚开的时候确实也有不少人尝试过,而现在,你要不是被钱多烧着了,那一般人是不会来这里没事儿撒钱玩的。

玩个游戏就大把往里撒钱,这样的事儿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反正老李不论到了什么时候他是不会这样做的。就是现在老李来这里一不是来撒钱,二也不是来走风景看画儿的,他是来这里真实的演练一下『小楼一夜听春雨』这把在武侠世界里被传闻已久的绝世名刀的。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