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奇欲四部曲》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多多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素流年
  • 奇欲四部曲 奇欲四部曲

    经几年的苦苦反思,犹豫再三,我终于下了决心,开始动笔,写下了我的自传体小说,凡十余万字,名曰《奇欲四部曲》 四部者,一曰“暗恋”二曰“试逗”三曰“明戏”四曰“狂欢”无非记述有情人从互相爱慕、彼此试探、灵犀相通直至尽情交欢的过程。

    多多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奇欲四部曲》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奇欲四部曲》,是作者多多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经几年的苦苦反思,犹豫再三,我终于下了决心,开始动笔,写下了我的自传体小说,凡十余万字,名曰《奇欲四部曲》 四部者,一曰“暗恋”二曰“试逗”三曰“明戏”四曰“狂欢”无非记述有情人从互相爱慕、彼此试探、灵犀相通直至尽情交欢的过程。

《奇欲四部曲》 第23回 情相系俊男丽母结仙籬 心相印英夫慧妻入妙境 免费试读

五年过去了!

慕容洁琼和司马伟如此亲密地过了五年多,互相的爱恋之情有增无减!

司马伟爲拥了有世界上最美丽、最多情的白雪公主而骄傲!

慕容洁琼爲终于投入到自己最锺情的白马王子的怀抱中而欢欣!

他们互相爱得那么深、那么专、那么诚,热情从来没有变。

慕容洁琼的驻顔术颇有成效,无论身材、容貌仍然保持少女时的风韵,加上轻抹淡妆,益发动人。而且,自从与司马伟结缘后,她的性格又回到了青年时代的特征,天真活泼、爱说爱笑、典雅潇洒。这一切,使她在人们的眼中,看起只像二十三、四岁。而司马伟,这时已经二十四岁,留了两撇小胡,越发英俊了。从外貌看来,不知道的人都说司马伟要比慕容洁琼长三、四岁。所以,有时候,阿伟还调皮地叫她一声「亲爱的妈咪小妹」,而慕容洁琼也就更有理由偎在爱郎的怀里,缠着他撒娇了。

总之,这一对恋人美满、和谐,真个令人羨煞!

这一年的冬季,慕容洁琼的丈夫在美国因病去世。慕容洁琼听到恶耗,十分悲痛。阿伟的父亲是一个品德高尚、爲人谦和、经营能力极强的老人。慕容洁琼在他心目中既是爱妻、又是爱女,可以说亲爱有加,视若掌珠,百般呵护,极力栽培。慕容洁琼的活动能力和经营技巧,固然与其天资聪潁有关,但更多是得助于老人的教导之功。所以,慕容洁琼也视他爲良师益友、忘年之交,从心眼里敬爱丈夫。虽然由于老人年迈,在性生活上不能满足她,但她毫无怨意,而且完全体谅,从来没有滋生过出墻红杏之念。后来,她之所以能衷情阿伟,那也因爲阿伟是丈夫的儿子,是自己亲爱的人。她从心里觉得无悔:总算没有背叛司马家族!

所以,得到丈夫的噩耗,慕容洁琼便立即带领几个子女去美国,爲丈夫操办了隆重的丧事,并处理了産业的交接。她决定把美国的産业完全交给长子去经营。

美国的事务办了一个月才结束。

在她决定回香港之前,三个子女私下讨论妈咪今后的生活问题。是妈咪把他们抚养长大,教导成人,所以,对妈咪感情极深,甚至可以说超过对父亲的感情 ?此,兄妹三人讨论了一个下午。

他们提出了各种方案:长子司马颢主张请妈咪轮流到他们家中去住,以尽孝道,使她能安渡晚年;

女儿司马蕙作爲女人,更能体谅女人的需要,她认爲:妈咪还这么年轻,青春之火尚在旺盛,不宜过早守寡!我们可以劝说妈咪改嫁,找一个称心如意的新郎君,重过幸福生活,以尽余年之欢;

小儿子司马伟则发出奇论,他认爲,按照妈咪的性情,是决不会同意到各家去住或者再改嫁的。应该找更好的办法!

哥哥和姐姐问他还有什么好办法?

他说:「我有一个极好的办法。但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

兄姊急着让他先说出来再研究。

他说:「我们都希望妈咪既不离开我们,又不会由于她一人生活而孤独和寂寞。要想找到一个两全之策,确实是很不容易的!但是,事在人爲,我认爲,最好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让我娶妈咪爲妻!」

「那怎么能行!」哥哥和姐姐一听大爲吃惊,这是他们从来所未曾想过的。因爲他们觉得:儿子娶母亲爲妻,那是乱伦,而且,母子间年龄又那么悬殊,根本行不通!而且他们坚信:对小弟的这一荒唐的建议,妈咪是肯定不会同意的!

阿伟对他们的议论却不以爲然,他耐心地向哥哥和姐姐说明了自己的想法的有力的理由:「哥哥,姐姐,我不赞成乱伦的说法!所谓乱伦,是指有血缘关系的男女之间联姻和发生性关系。严禁乱伦的理由是防止近亲生育而对下一代不利。可是,妈咪本来就不是我们的亲生母亲,在血缘上没有什么联系;所以,即使妈咪与我结婚,也根本谈不上乱伦!这是其一。第二,说到年龄,我与妈咪确实差别不少,但这也无关紧要,在男女结婚的年龄问题上,本无定规。人们在结婚年龄上之所以习惯于相差不大,大约是爲了使二人在相貌和生理上能协调一致;但是,妈咪身体健康,看起来是那么年轻而娇嫩、俊俏而美貌,不了解的人决不会认爲我比她年龄小。最后,关于妈咪是否同意的问题,我想,根据我们与妈咪的浓厚感情,只要我们说清道理,让她老人家理解我们的诚意,她未必就会断然反对!」

兄姊听后,甚觉有理,也改变了初衷,认爲这是一个极佳的方案:既能让亲爱的妈咪不离开家,又可使妈咪不致于将来守寡寂寞!他们担心的是:不知道妈咪是否能够同意?

他们议论了很久,决定分工让司马蕙去宛转地征求妈咪的意见。因爲像这类事情,由女儿去谈更好一些。

当天晚上,阿伟悄悄来到妈咪的房间。这一个多月来,由于处理丧事,他们一直没有接近的机会,更没有亲热的心思。现在一切都已结束,心情也已平衡,加上下午又专门讨论妈咪的未来,使他简直无法再压抑自己对心上人儿的思念。所以,晚上不到十点锺,他便敲开了慕容洁琼的门。

慕容洁琼看到阿伟进来时,也是那么激动!说真的,她对阿伟的怀念丝毫也不弱于他对她的惦记。所以,一见进来的是阿伟,她轻呼一声,一下扑进了自己的白马王子的怀中,紧紧地拥抱、频频地亲吻,嘴里不停地轻呼:「啊!亲爱的!……你让我想死了!……啊!小达达!……你再不来,我真的要发疯了!」

他紧抱着她颤抖的娇躯,频频在她的脸上亲吻,柔声说道:「啊!妈咪!我的小洁琼,我的宝贝心肝!我也十分想你!」

说着,一把将她抱起,走进卧室,放在床上。慕容洁琼秀眸微闭,嗓子里传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任阿伟爲自己宽衣解带,并扭动身子,与阿伟配合,……

司马伟以最快的速度,将她脱得一丝不挂,并迫不及待地抱着她那雪白的娇躯,颠鸾倒凤,左右其手、上下其舌,弄得她如醉如癡、娇呼连连……

真是重逢胜新欢!烈火乾柴,愈燃愈炽……

这一夜,她得到了十余次高潮!天快亮时,他们才结束造爱。两个人都十分满足,然而都十分疲惫不堪,拥抱在一起,交颈叠股,沈沈睡去……

第二天上午十点锺,司马蕙到妈咪的房间中去履行兄弟们交给她的使命。

她敲门时,慕容洁琼与司马伟刚刚醒来,正赤条条地拥抱在一起亲热着。

听到敲门声,慕容洁琼惊讶地高喊:「谁在敲门?」

「妈咪,我是阿蕙!您还没有起床吗?」

「你稍等,我就来开门!」说着,她推开继续在她胸前狂热舔吮的阿伟,说:「阿蕙来了!你快到厕所去躲一躲!等她走后再出来!」

阿伟抱起衣服进了厕所。

她随手拉过一件睡衣穿上,去开门。

司马蕙向妈咪问了早安后,母女便温情地交谈许久。后来司马蕙有意地问:「妈咪,我和哥哥与小弟昨天下午讨论您今后如何安排,我们很想听听妈咪有什么想法!」

慕容洁琼听后微微一笑,抚着女儿的头发,慈祥地说:「阿蕙,谢谢你们对妈咪的关心!不过,对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想过。但是,我倒是很想听听你们三人有什么高见!」

司马蕙将头偎在妈咪的怀里,两臂环着她的腰,说:「不,我想还是先听听妈咪的意见好!」

「阿蕙,妈咪真的没有想过!」她轻轻抚摩阿蕙那白嫩的脸颊,并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小声说:「你既然不愿说你们的意见,那就让我好好想想,以后再讨论这个问题吧!」

这时,司马蕙只好向她介绍了他们关于安置妈咪的各种方案,并表达了对妈咪的无限关切。

慕容洁琼一听,俏脸变得通红。她小声问:「那你们倾向于哪一种意见?」

阿蕙说:「我们一再研究,总是拿不定主意。不过,我们真想听听妈咪的态度!」

慕容洁琼问:「啊!我倒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现在心里很乱!阿蕙,你给我出个主意!好吗?」

司马蕙表示,她主张妈咪采纳阿伟的方案。

慕容洁琼听后,没有任何惊讶的表示,反而十分冷静。因爲今天上午起床后,阿伟已向她介绍了他们讨论的情况,所以,她是有思想准备的。但她却不能马上表示意见。

她只是对阿蕙说:「我对这个家有着浓厚的感情,是决不会改嫁出去的。至于怎么办,让我仔细考虑一天,好吗?」

其实,对这个问题,她心里已有决定,只是立即回答似有轻浮草率之嫌。

司马蕙离开后,她到厕所去叫出阿伟。两个人重新脱光衣服,上床造爱。因爲这一个多月来他们一直没有同房,岂能轻易分离!

这天晚上,她在与阿伟狂欢之后,二人又认真讨论了这个问题。当然,他们只是研究答复的方法。

第二天早饭后,慕容洁琼宣布了自己的决定:「孩子们,妈咪非常感谢你们的关心!对你们提出的几个方案,我反复考虑,第一个方案固佳,但那会给你们增添不少麻烦,而且你们分别住在美国、欧洲、亚洲,往返奔波会十分辛苦;第二个方案,我是决不会采用的,因爲妈咪舍不得离开你们,而且,按照我们中国的传统观念,我既然嫁给了司马家,就永远是司马家的人了,决不能离开这个家的!最后,我觉得还是阿伟的方案更切合实际。这样,我与阿伟生活在一起,你们兄妹就不必老是挂念我了;况且,阿伟年龄最小,我最不放心的也是他。如果我作了他的妻子,那大家都可以放心了!我只是有一点顾虑,那就是阿伟年龄与我差得太远,委屈了他。你们看,我的选择怎么样?」

他们一听,都高兴地跳了起来,一齐上前,抱住她,高呼「妈咪万岁」!

要知道,他们从小随她长大,她视他们如亲生,所以彼此的感情是很深的。两个大孩子又一齐向阿伟祝贺。

女儿说:「妈咪那么美丽、那么善良和多情,我见犹怜。小弟能与妈咪成婚,真是福与天齐了!」

长子却说:「小弟,你能与世界上最完美的女子结婚,我好羡慕你呀!可惜我已经结婚,不然我是不能让给你的。你要好好对待妈咪。」

他们商议再过三个月就爲阿伟和妈咪操办婚事。

这年的夏天,慕容洁琼与小儿子司马伟到教堂举行了结婚仪式。

亲朋好友都爲他们这一对璧人联姻而祝贺,认爲他们是天作地合的美满一对。两个离家在外的子女也都回来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并送来了丰厚的礼物。

女儿说:「我们衷心地祝贺妈咪和小弟结婚。」

他们仍改不了称呼,还叫她妈咪。她也犯难,那让他们称呼什么呢?总不能称自己「弟妹」。最后她决定让他们叫她的名子:洁琼。

然后,她与心爱的郎君决定到欧洲去渡过这使人终生难忘的蜜月。

在渡蜜月期间,他们先后到过英国、法国、义大利、西班牙等国。在异国渡蜜月,确实有说不尽的好处,主要是气氛和环境的改变,使人的心理上有了一种全新的感觉。虽然他们相爱已有几年,但在蜜月期间,仍然是那样的如胶似膝、绸缪缠绵。

无论他们走在路上、海边或绿树丛中,都会引来无数惊异、爱慕的眼光。有人说 :「这么美丽的一对小夫妻,令人羨煞!」

因爲是在新婚期间,她着意打扮,淡装轻抹,加上天生娇美的身材、白嫩的肌肤和羞花闭月的容貌,越发显得年轻、俊俏了。所以,难怪会使得那么多人对她癡迷。

从国外回来之前,阿伟神秘地告诉她:「琼妹,我在法国爲你订制了一件礼物,作爲新婚纪念。」

她问他是什么,他却说要暂时保密,到时候会让她大吃一惊的。她只好等待。

回来后不到十天,收到了航空公司的取货通知。阿伟亲自驾车去取了回来,并躲在一个屋子里拆卸安装。他说,到晚上才能与她见面。她焦急地等待着这件神秘的礼物。 晚上,他拥着她走进卧室。只见床上摆着一个像人一样的东西,用一个大床单覆盖着。阿伟说,我先爲你除去衣服。

她莫名其妙,只好任他熟练地把她脱得一丝不挂。然后他才对她说:「我们的爱情是世界上最美满的,做爱的方式应该独出心裁。所以我亲自设计了一部『做爱机』」。说着,他打开了床单。

啊,真的是一个人,与阿伟长得一模一样。她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便问他:「我有一个夫君就够了,爲什么又订做一个假的?」

他笑着说:这是一部机器人,是我的设计,它的身体、包括体温都是与我一样的。它身上装有各种控制设备。我是想给你一种更加完美的性享受。你知道,过去,我们从正面交欢过,也在你的后庭试过,都很美妙。是不是?她点头同意。他接着说:但是,如果能前后同时进行,可以设想,你会得到多么大的享受呀!

她被他说得心里好冲动,下面已经开始分泌了。

他又说:「我这个机器就是爲此而设计的。好,现在请你爬在它的身上。」

那个机器人是仰在床上的,两腿吊在床沿,生殖器高高地朝上,与阿伟的大小一样。她用手摸了一下,好柔软,好温暖,与真的一样。阿伟打开了一个开关,只见那东西微微振荡,还能可长可短地伸缩。

他让她把它插到她的阴道去。

她羞得满面通红,这怎么可以?

他说,你听我的。她只好照办,站在床前,爬在机器人的身上,把玉门套在那东西上。

她感到十分刺激,爱液涌出很多,所以很容易便插进去了,非常充实。阿伟打开了开关!

天啊,好舒服,而且它还能实行「九浅一深」的技术,快慢深浅自由调节。她扭动屁股与它配合,高声呻吟。

阿伟关掉了机器,使她突然有一种失落感。他说:「你忍耐一下,还有更美好的东西。」便把她的双腿分开,两手揽着她的腰,用他的玉柱插进了她的后门中。

这时她前后都被充实了,虽然都还没有动,已经産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激情。

阿伟说:「现在开始了。」她心里一紧张。他打开了开关,机器人的玉柱在她的前面浅进浅出,阿伟在后面也是慢慢地抽送。

这种前后夹击真是壮观极了,她身子也轻轻扭动起来,嘴里也发出了轻轻的呻吟声。这时,一切都在按慢节奏进行。大约过了五分钟,她开始不耐烦,屁股耸动的幅度越来越大。

这时,阿伟把机器又调到另一个档次,「九浅一深」开始了,时而浅进,时而深攻,而且也是没有规律的;阿伟在后面也开始了类似的深浅交替。

这一来,弄得她既舒服又难受,全身都通上了电流,稣麻痕痒,百味俱全。这种享受真是从来没有过的。但她又希望更刺激些,心里好着急,嘴里也不由自主地大声呻吟起来。

阿伟问:「你觉得怎么样?」

她大声叫道:「好极了……从来没有这么舒服……也从来没有这么难受……再大力些……可以吗?」

阿伟在后面加快了,她大叫:「好……好……美死我了……再快些好吗……」,突然,前面的进攻也加快了,力量很大。

前后都开始了猛烈的冲刺。她简直如入仙境,身子轻飘飘的,那种美妙真的无法用语言形容。她高兴得大声叫喊:「好……好……再快点……啊……啊……我不行了……救救我……我要死了……上帝……噢……呀……」,声音在颤抖,身子也在颤抖,她感到好象发生了地震,似乎世界的未日就要到了。

她身上的电流越来越强烈,刺得她欲仙欲死,无法自持,紧紧抱着阿伟的替身,脸在它身上来回摩擦,用舌头舔它那温暖的胸脯。她已经进入了半疯狂状态,分不清到底哪个是真的阿伟。这前后同时的猛烈夹击简直是要人命的。她「啊呀」尖叫一声,身子整个瘫软了,人也昏了过去。

过了近两个小时她才醒来。她软绵绵的娇躯还在阿伟的怀里。他在她身上抚摸着。问她:「亲爱的,你对这份礼物满意吗?」

她羞涩地点点头,小声说:「我好满意……谢谢你……我的阿伟……我刚才死过去了吗?……我觉得,我已经死了好长好长的时间了……」。

他抚摩她的脸蛋问:「还想再来一次吗?」

她说:「今天不要了……我没有精神准备……刺激太强烈……」。

阿伟说:「明晚我调节一个新的程式,你会觉得更加美妙的。」

她点点头:「明天中午好吗?我想早点试试。但是今天没有力气了……」。

新婚之后,他们无忧无虑,把生活安排得生动活泼、丰富多彩。

她认爲,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阿伟也经常在他的朋友和同事面前夸耀他的妻子如何贤慧和聪潁,还带她出席各种社交活动。不管她走到哪里,都成爲人们注目的中心,阿伟很爲此骄傲。

当然,他决不会担心有人会抢去他的妻子,因爲她对他忠贞不二,根本不可能有出墻红杏的念头。

有一天,阿伟告诉她:他希望有个孩子。其实,她是非常喜欢小孩子。原来指望阿伟早点结婚,让儿媳给她生个孙子。没想到现在得由她自己来生了。这个想法她早已萌生,只是由于不知他的想法而始终未说出。现在既然他提出来,她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了。

于是,她撤去了避孕措施。

因爲她是一个成熟的女人,所以,很快就怀孕了。

眼看慕容洁琼的腹部渐渐隆起,司马伟欣喜若狂!他天天爬在妻子光裸的肚皮上听胎音,按捺不住即将做父亲的喜悦,激动得像个小孩子。

阿伟希望生个女孩,长得像母亲一样美丽!

慕容洁琼则希望生个男孩,像父亲一样英俊!

最后,他们一致的意见是,请万能的圣母玛丽娅赐给他们一儿一女。

再过几个月,他们爱情的结晶便会降世!

爲了使孩子健康,他们暂时停止了那如火如荼的性交欢。有时,阿伟忍耐不住,她便用口舌爲他服务,使他得到满足。

现在,他们的重要事情是全力以赴地爲新生命的到来做准备。她相信,到那时,他们的生活会更加美满!

他们由衷地向上帝祈祷: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