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子夜》小说全集阅读 shenlam、loverbaby(天堂圣客)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子夜 子夜

    本文前十一章为shenlam所写,从第十二章开始为loverbaby(天堂圣客)续写。

    shenlam、loverbaby(天堂圣客)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子夜》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子夜》,是作者shenlam、loverbaby(天堂圣客)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本文前十一章为shenlam所写,从第十二章开始为loverbaby(天堂圣客)续写。

《子夜》 第一章 免费试读

(1)

深夜十点,雪瑟瑟地夹杂在凄风中,小刀般地割划着行人的脸,陆子荣静静地斜倚在车内,伸出手将车窗摇了下来,立即,车内有了一股强烈的寒流,可是陆子荣却并没有感到冷,他是有烈性的男人,耐得住凛冽的风寒,刚刚迈进而立之年的他,子承父业,掌管着陆氏家族在南方的最大一个分公司,可谓是春风是意。

“二少爷,不冷吗?”熟练地驾驭着那辆宝马轿车的司机小云扭头关切地问。

“不冷不冷,小云,几个月不回来,这儿变化不小嘛。”

“嗯,是有些变化,这还不得感谢你们陆氏集团啦?”

“那倒是——哦,对了,老夫人还好吧?”

“哎,怎么说呢,还好,就是心情不大舒畅,你是知道的,老爷他——”

“老爷还没有与那个狐狸精断绝关系?”

“断是断了,可又迷上了另一位,听说这位新妇才十八岁,还在读大学哩,老爷也真是。”

陆子荣沉默了好一会,任寒风吹袭,脸色铁青。

宝马车转了一个弯,驶向一座山峦。

青桐山庄位于市郊的一座小山边上,起这座别墅完全是老爷子陆大青的意思,陆大青漂泊半生,眼见年纪大了,落叶归根只怕是不可能了,于是就在这山边上起了一座别墅,这别墅的方位,可是由风水大师察看过的,背靠青山,面向小河,颇合陆大青的口味,人啦,一辈子总抹杀不了家乡的影子,此别墅的风水与陆大青老家的风水无二,这也是陆大青之所以把别墅建在这儿的原因。

青桐山庄的大铁门徐徐地打开了,车子随即鱼贯而入,一个贵妇人,上身一件狐皮大衣,下身一件墨绿色的绸缎萝卜裤,脚上一双圆顶的高跟皮鞋,在一名少女的陪伴下,打着一把花伞,娉娉婷婷地站在风雪之中,正焦急地望着大门那个方向。

陆子荣在车内瞧见母亲,赶紧下了车。

山庄内灯火辉煌,似乎也在盼望着主人的归来。

“妈,这么冷,您怎么不在屋里休息。”陆子荣几个小步,上前挽起李柔倩的手,搀扶着她的腰。

“怎么这么晚才到呀,都把妈急死了,嗯——”李柔倩说着,一把扑在儿子的怀里,嘤嘤地哭泣起来。

“妈,您这是?”陆子荣抱着母亲,一脸的茫然,“小玉,还不快扶老夫人进去说话。”

“二哥,你回来了,这下好了,哥,你给人家带回来什么手信啦?”陆子燕笑呤呤地拉着哥哥的手,娇妮地接过手提包,然后蹭向哥哥的怀里。

“燕儿,别闹了,让你哥先洗个澡再说。”李柔倩嗔怒着喝斥着女儿,“小月小玉,水准备好了没有?”

“夫人,按照您的吩咐,都准备好了。”

“那还楞着干什么,快服侍少爷洗澡。”

浴室里,一个硕大的圆木桶,桶内热气腾腾,水面上,漂散一朵朵鲜花,浴室内充盈着阵阵泌人心脾的香气,陆子荣脱了衣服,钻进了木桶——他向来不喜欢洗淋浴,中南一所名牌大学毕业的他,自幼在母亲的影响下,浸淫古典文学很深,他很向往古代皇宫里的帝王们的生活方式。

小月小玉是李柔倩的两个侍女,陆家发达了,自然懂得享受生活,像小月小玉这样的侍女家里就有四个,她们年纪相若,十五、六岁,都是一些贫苦人家的孩子,相貌端正,都有明确的分工。

陆子荣静静地泡在水里,小月在一边拿着衣服和毛巾,小玉则在一边用手拭擦陆子荣的后背。

“二少爷,给我们带了礼物没有?”小玉的手慢慢地沿着后背向下移去。

“当然少不了你的,小淫妇,怎么,想我了?”小月小玉,陆子荣都曾尝过滋味,是故每次洗澡,陆子荣都喜欢叫她们来服侍自己。

陆子荣说着,探出手去,摸了一把小玉的屁股。

“嗯,好坏呀少爷,没带礼物,小心你的——”小玉一只玉手,在底下捏了陆子荣的鸡巴一把。陆子荣的鸡巴很硬,又粗又长,“嗯,少爷,你又起坏心了,小心老夫人骂你哟。”

“你个小婊子,个把月不见,就骚成这样,看我不日死你才怪。”陆子荣一把揽住小玉的腰,要将她拖入水里。

“少爷,别,别这样,夫人看见会骂的。”小玉拼命地挣扎。

“怕什么,有我哩。”陆子荣不依不饶,小玉拖入水中,厚厚的袄子湿了个透。

“小月,你来帮我擦背。”陆子荣也不脱小玉的衣服,一只手伸进了小玉的裤子里,“流水啰,小婊子。”

忽然,浴室的门开了,李柔倩缓缓地走了进来,一张雍容华贵的脸上,满是怒火。

“小婊子,教坏少爷,看我怎么治你。”李柔倩扬起手,重重地给了小玉一个巴掌。

鲜血立即从小玉的嘴角边流了下来。

小月连忙跪在了地上,小玉则哆嗦着从桶里爬出来,也跪在了地上。

“滚,今晚就给我滚。”李柔倩厉声喝道。

“夫人,小玉再也不敢了,您就饶小玉这一回吧。”小玉全身打着抖,一个劲地磕头。

“还不快滚,仔细我剥你们的皮!”李柔倩恨恨地又踢了小玉一脚。

小玉哭泣着,站起身来,踉踉跄跄地向门外走去。

“你也一样给我滚,今晚就滚,听到没有!”

小月大哭起来。

小月小玉出去后,李柔倩走过去把门关了,然后慢慢地走到木桶边。

“水凉了吧,荣儿,小心感冒哦。”

“娘,水热着哩,我还要泡一会儿。”陆子荣红着脸,不敢看母亲的脸。

李柔倩坐在木桶边的一把椅子上,拾起托盘中的毛巾,轻轻地替儿子擦起背来。陆子荣相貌英武,聪明才智过人,在陆家的四个子女中,最得李柔倩的疼爱。

“娘,我自己来吧,您还是去休息吧。”陆子荣抬起头,脸上仍然一片绯红。

“哎,就让娘来服侍你一回吧,这么久才回来一次,你不知道娘心里好苦。”李柔倩恢复了平静,幽幽地道。儿子的脊背白白净净,一块一块的肌肉,如律动的方阵,散发出一种青春的热量。儿子很喜欢锻炼身体,这一点,与其父有些不同。其父虽是行伍出身,可是事业有成后,却甚少参加体育活动。为此,李柔倩购置了一套最先进的健身设备。

“爹他是不是在外面又有了新的情人?”

“嗯,狗是改不了吃屎的。”

“娘很寂寞吧。”

“就你鬼精灵。”李柔倩见儿子这般说话,脸不由得透出几分红晕,虽然她已五十岁,可由于保养得当,脸上却无一丝皱纹,脸一红,在灯光的辉映,就像是一个少妇一般,娇艳无比。

“娘——爹在外面养女人,您也可以养——”

“屁话,娘这一辈子,最恨那些失贞的女人。”李柔倩擦拭完儿子的背,转手擦拭起儿子胸部。

“娘,您这是何苦呢。”

“休再提这事,荣儿,这次还得靠你帮忙。”李柔倩将手停在儿子那发达而强劲有力的胸肌上,反复的揉搓。这儿就像女人一样发达,李柔倩暗忖,为儿子的胸肌而自豪。望着儿子英武的俊脸,她感到下身似乎有某种异样的感觉。

“嗯,荣儿晓得,那个女人啥来头,住在哪里?”

“娘会告诉你的,来,站起来,娘帮你擦擦下边。”李柔倩说着,脸更红了。

“娘,还是我自己来吧。”陆子荣暗暗地用手在下面按了按那硬硬的鸡巴,心里头满是诅咒:不争气的东西,你软下去呀。

“站起来,荣儿,这么大了,还怕什么羞呀。”

陆子荣觉得这天底下就数母亲的声音最好听了,吐气如兰,酥香润滑,似乎带有某种不可抗拒的滋力,总能够勾起他灵魂深处的某些东西,如孩提时的记忆,如冬天里的一把火,温馨而甜美。

李柔倩出身名门望族,父亲是四十年代中国社科学方面的赫赫有名的教授,母亲则是小家碧玉,血缘的一脉相承,使得李柔倩具备着无穷的魅力。有时候,陆子荣面对母亲,甚至有些感到莫名其妙的怅然,这种感觉主要的来源是由于他始终未能娶到一个像母亲这样贤淑可人的女人。

陆子荣二十五岁娶妻,二十八岁丧妻,至今仍是孤家寡人一个。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就对外面那些形形色色的女人失去了兴趣,凭现在他的地位,找一位好太太是不成问题的,可是陆子荣宁愿逢场作戏,也不再续弦。其实,平日里嫖宿的女人当中,熟女占有的比例倒是蛮高的,陆子荣喜欢成熟的女人!

儿子变老了,哎,岁月不饶人啦。李柔倩默然地替儿子擦干上身,望着儿子那张英气勃勃的脸上的胡须,叹了一口气。

“娘,您有别的心事。”陆子荣的心里莫明的一跳。

“你老了,在外面别那么拼命嘛。”李柔倩伸出手摸着儿子的胡须——那是一小撮日本小鬼子似的胡须,硬而黑,不知怎么回事,李柔倩在摸索的一瞬间,竟产生一种很奇怪的念头——像阴毛,陆子荣以前是不畜胡子的,但近年来,为了应酬,他也不得不畜起了胡须——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在外给人的印象还是老成些的为好。

“好,我给您带了一条钻石项链。”陆子荣高高的鼻梁颤了颤,“下面还是我来擦吧,您去休息。”

“还是你疼我多一些,荣儿啊,娘可全靠你了,你爸你哥你姐他们,都很少回这个家了。”李柔倩擦拭起儿子的屁股来。儿子的屁股白白的,股肉一块一块,轮廓分明,似有无穷的力量,让李柔倩心里痒酥酥的。

“娘,这次我回来一定帮您把爹请回来。”

“哎,回来还不是老样子。”

“娘,真的是苦了您了,儿子这次回来还给爹带回来几袋子药材,您用来煲汤,保管有效果。”

李柔倩没有说话,静静地擦拭起儿子的下身来。半晌,才幽幽地说:“再怎么补,也比不上你这个——”李柔倩说完这话,脸更红了,在灯光的掩映下,杏眼含春,柔滑似水,耳环晃了晃。

陆子荣怔怔地望了望母亲,心里一个劲地打鼓,不由得鸡巴更硬了。

李柔倩拿着丝绸手巾,由鸡巴头擦拭,缓缓下移,力量由小到大,直到两个硕大的春蛋,忽然她笑了一下,说:“荣儿,你这东西,可能也是天下第一号!”

陆子荣的心弦又被拨动了一下,顺着母亲的话说:“儿是天下第一号,那母亲的东西莫非也是——”

“放屁,你小子在外面越学越坏了,迟早我会帮你找个管家婆。”李柔倩全身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但很快她就恢复了平静,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陆子荣望着母亲的娇柔模样,忽然有种冲动,想抱一抱母亲,可他却犹豫不决。

“哥,你怎么还没洗完哩,我要拉尿嘛。”浴室外这时响起了陆子燕稚嫩的声音。

“燕子,好好做你的作业,我等一下要检查的,仔细你的皮。”李柔倩柔声柔气地喝斥道,这时,陆子荣已从水桶中出来,穿好了衣服。

“哼,每次只许您陪哥洗澡,娘,你也太自私了。”

“还不快去!”李柔倩打开了浴室的门。

陆子燕是家中最小的,才满十六岁,生得小巧玲珑,一朵花一样的脸上,两只大眼睛如清水一般,一笑两个小酒窝,“哥,我去做作业了,这是我替你新织的一条围巾,你可要戴上。”

“好了,好了,我的小祖宗,去做作业吧。”陆子荣也来到浴室门口。

明天,阴到多云——房间里的大屏幕电视,正在播天气预报。

什么鬼天气,陆子荣避开妹妹火一般的眼光,嘟囔了一句。

“阴道多云!”陆子燕嘻嘻地一笑,蹬蹬地上了楼梯。

李柔倩嗔怒着说:“疯蹄子,就你多嘴。”

“娘,明天是阴到多云嘛。”陆子荣望着李柔倩说。

“你以为——”李柔倩微微抬了抬手,向下身指了指——“她呀——指的是——”

陆子荣忽然明白了妹妹的意思,脸刷地就红了。

(2)

站在儿子房中的穿衣镜前,李柔倩望着脖子上的那条亮晶晶的钻石项链,心中的幸福感顿生,陆子荣站在母亲的身边,轻抚着母亲的香肩,闻着母亲头发上散发出来的香气,怡然自得,一副笑脸。

“娘,也只有您才配得上这条项链。”

“嗯,就你小子嘴巴甜。”李柔倩微微笑了笑。

“娘,明天,我就去找那个女人算账。”

“小心点,可别闹出什么事儿。”

“娘放心,我自有分寸。”陆子荣伸手抚了抚母亲的头发。李柔倩一向是把头发盘在头上,形成云髻,堆成皇妃模样,具有典型的古典气质。

“娘,您把头发放下来,披在肩上,只恐怕迷死一大批人。”

“娘老了,还迷什么人,哎,连你爹都——”

室内的空调并没有开,床头的炉火旺盛。

“娘,坐在床上慢慢说罢。”陆子荣扶母亲坐在床边。

陆子荣的卧室与书房都在三楼,青桐别墅的式样是古典的,这也是李柔倩的意思。其实,在这个大家庭里,老爷子陆大青倒是个次要角色——陆大青当年也只是一个武夫,能娶上李柔倩,也是颇费了一些心机的。

陆大青的一个死党,与李家有些联系,陆大青军营的方位恰好与李家离不了太远,身为营长的他,从小就发誓一定要娶一个才貌双全的女人,故尔到了三十岁才结婚。

陆大青虽出行伍,可毕竟读过几年书,也晓得一些大家的礼数,加之其军人的天性,把小时候,贫苦人家的一些坏习气早压制服服贴贴的,故尔当年的他看起来,倒也是有几分吸引力,那个年代,军人的地位本就很高,何况陆大青还是营级干部呢。

通过死党的一番周旋,陆大青与李柔倩的老父亲交上了朋友,老头子有一次与陆大青喝酒,酒兴一上来,半迷糊之间,谈及陆大青的个人问题,一发狠,把只有十九岁的女儿就当众许配给了他。虽然过后他有些后悔,可泼出去的水,却再也收不回来了。

床前的火炉子一个劲地发着光,陆子荣拥着母亲,不知怎么回事,忽生一种别样的归宿感。两年来,他都是一个人过日子的,在商场里拼拼杀杀,整日忙碌个不停,除了每天晚上出去与风月场上的女子狂欢一番外,灵魂倒是一点儿也没得到安歇。

陆子荣有时候也不晓得自己将来的归宿到底为何,男人的一半是女人,晓玲,那个对陆子荣来说,有过那么一点印象的妻子,现在已完全从他的记忆里清除出去了,于是乎他的头脑里关于感情二字,只能是一片空白。商场如战场,兄弟之间的争斗,集团之间的争斗,朋友之间的倾轧,已经使他的记忆中却了感情这两个字,一切都迫不得已呀。

陆子荣的欲望很强,每天晚上在床上,至少要让两个女人累趴下,白日里带着面具应付,晚上当然得出来发泄,但日子过得却似乎不着痕迹。爱,什么是爱,很遥远。

“这次回来,打算住一段日子吧?”李柔倩发现儿子若有所思,柔声道。

“先把老爷子弄回来,再搞定一单生意,就回去,大约也就个把星期吧。”陆子荣胸中涌起一股暖流,哎,现在这世上,大概也只有母亲最关心我了。

“这么快回去干什么,多住一段日子,哎,子强子茹他们已两三年不着这个家了,你妹吧,虽在身边,却一天到晚野得像只鸟似的,娘闷得慌呀。”

“燕子她是有些不懂事,哎,还好她的成绩倒是蛮好的,娘,你可得抓严一点。”

“女孩子家家的,就爱追星哟,成天不正经,不过——”

“不过什么,娘。”陆子荣的手在母亲的怀里,觉得很暖和。

“不过,你这个妹妹倒是挺喜欢你的,墙壁上贴满了你的相片呢,她也是舍不得你走的。”

“嘻,这小女孩子——娘——”

“嗯——”李柔倩发现儿子的眼里似乎有一种异样的憧憬,不由得怔住了。

“娘——娘,你是不是也舍不得儿子走?”

“那当然。”李柔倩带着一双网格真丝手套的手,抚住儿子的胳膊,“天下有哪个做娘的,不心疼儿子呀。”

“娘——”陆子荣这时觉得裤子下面一阵异动,原来那条硕大的鸡巴慢慢地竟硬起来了。

“嗯——”李柔倩见儿子的脸有些绯红,眼睛里似乎藏着一股烈焰,不敢与其对视。

“娘——我想——”

李柔倩低头头睢了儿子的裤子一眼,不由得心里也是一凛,儿子两腿之间,竟在缓缓地颤动,似有怪物在里面跳动。

李柔倩突的心一阵紧密密的跳动,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就像当年入洞房时的那种感觉,我这是怎么了,“荣儿,你想什么——”问话之间,李柔倩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疯狂,竟想儿子说出那些情侣之间,才有可能说的话。是故,一问完这话,李柔倩的脸腾地红了。

“娘,你不舍得儿子走,是不是就像舍不得情人走一样?”陆子荣半天才憋出来这样一句话。

“——嗯——你这个小畜生——”李柔倩娇昵地看了儿子一眼,眼睛又不敢与其对视,两只放在儿子肩头的手莫明地被儿子移到了两腿之间,李柔倩竟没有去阻拦,她自己也感到非常地意外。

陆子荣见母亲如此娇艳的模样,不竟心都酥了,裤子下的那东西竟一个劲地长大。虽是冬天,可家里毕竟暖和些,陆子荣只穿了两层薄薄的真丝秋衣,不一会那东西就把裤子顶成了一个大大的帐篷。

李柔倩心慌意乱,两手抚在那东西上,再加之儿子的手,强烈的电流竟一下子将她的心都差不多击碎了,不觉得低声地呻吟了一声:“嗯嗯,湿了——湿——”

陆子荣的手用了用力,让母亲的手在裤上左右移动抚摸,他似乎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把嘴伏在母亲耳边,梦话一般地说:“娘——娘,哦——这东西好不好?”

李柔倩又呻吟了几声,全身抽搐性地打了好几个冷颤,语无伦次地道:“嗯——好,只可惜娘——”

“只可惜什么——娘?”

“嗯——你坏。”李柔倩如在梦中,像对情人那样,噘了一下嘴巴,两手微微一用力,隔着衣服,纤细的指尖如弹钢琴一般,上下跳动了起来——李柔倩琴棋书画可是都通的。

“哦——娘——您说,快说——哦——可惜什么?”

“可惜——可惜——不能——不能——”

“不能什么?”陆子荣抱住母亲,一只手钻进了母亲的裤子里。

“别,别我说——我说。”李柔倩的眼里充满了电一样的光芒,“一江春水向东流。”

“鬼话。”陆子荣不依不饶,手一个劲地继续向里探索。

“——嗯”儿子的手越来越放肆了,李柔倩不由得心里一惊,从梦境中醒了过来,脸红若猪肝。

“哦——啊——那里都湿糊糊的了,哦——用力一点,哦——我射了,射了——”

儿子说完这话,李柔倩便感到手一凉,接着自己的下身也一凉,接下来心也凉了个遍,如冬天里掉进了水溏里,突地将手挪开。

陆子荣喘了几声气,心也凉得一踏糊涂!

半晌,房间里没有声响。

“您休息去吧。”

“你也一样——”李柔倩像新娘子一样低头站起身来,走出了儿子的房间。

(3)

脱了那件狐皮大衣及那条丝绸绿裤,李柔倩钻进了被子里。

陆子燕已经睡着,房间里没有什么声音,除了极远极细的几声脚步响,那是山庄里的保安在值班。

山庄除了几名侍女,还有两名保安。李柔倩不喜欢那几名侍女,儿子一回来,就与她们不清不白,弄得她心里直起毛毛。虽说儿子的身边少了女人总是不行,可不知为何,李柔倩心里想起这事儿,就有些不舒服。今晚她是有气的,那股子气,她憋了很久,到今天才爆发。

儿子每次回来,李柔倩便想象着会发生些什么——是的,每次都什么没有发生,事实上,母子之间,还能发生什么呢?该发生的早发生了,儿子从她肚子里钻出来,然后得到她的爱与呵护,这些都是该发生的,连给儿子洗澡也是一样,都是一种很母性的爱。儿子是大了,可在她眼里,永远只是小孩子。

冬天里,躲在被子里最好,那是一种幸福,李柔倩早年曾弄过文学,关于冬天被子里的感觉,她还写过一篇散文哩——往事不堪回首,一切随风而逝,大富大贵,又能如何,还不是一日三餐,除了没有风餐露宿之苦,就是这被子里的快乐了。

这家里,还有多少人关心她一个年已半百的人,大儿子陆子凌,算了吧,他是一个最没出息的人,生得五大三粗的,打理在西北的一家公司,年年亏本,还是一名同性恋者,还曾因此去过公安局,丢祖宗的脸啦;大女儿陆子月,嫁出去的人,泼出去的水,整天盘算着如何从娘家捞到好处,一点也没有怜悯之心,过年过节也不晓得回来,哎,女大不中留啊——可那老东西,竟然说她打理公司得当,私底下说要将集团总栽的位置留与她,真不知道这那东西是如何的眼光;燕儿,哦,不用提了,整天缠住子荣,讨厌死了——朦朦胧胧之间,睡意袭来,李柔倩的眼皮子开始一个劲地打架。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