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异想幻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白纸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异想幻记 异想幻记

    我常在想,痛苦,对于一个神经病来说有何意义?羞耻,对于一个行为异常的人又有何用处?是的,这一切都只是用来折磨一个正常心智的人。  新鲜空气真好,对于一个离开监狱的人来说,离开这就是抛下奴隶的身份,回复成身为一个人的尊严,可是我一点都不这么觉得,离开这,我没有感到一丝快乐……  我是为了复仇才离开这里的,我要她们付出比死更惨痛的代价!我的双手动脉上早已布满了恶心结疤的刀痕,记不清的自杀经历并不足以表示我所受到的痛楚。

    白纸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异想幻记》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异想幻记》,是作者白纸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常在想,痛苦,对于一个神经病来说有何意义?羞耻,对于一个行为异常的人又有何用处?是的,这一切都只是用来折磨一个正常心智的人。  新鲜空气真好,对于一个离开监狱的人来说,离开这就是抛下奴隶的身份,回复成身为一个人的尊严,可是我一点都不这么觉得,离开这,我没有感到一丝快乐……  我是为了复仇才离开这里的,我要她们付出比死更惨痛的代价!我的双手动脉上早已布满了恶心结疤的刀痕,记不清的自杀经历并不足以表示我所受到的痛楚。

《异想幻记》 第二十九章 永远的诅咒 免费试读

节一◆官能

所谓的官能,就是备受刺激的感官,会在正常人格之外,引发过度的性望反应。

这种病,还含有所可能并发的精神疾病,引起如焦虑、畏惧、强迫、分裂、挫败等等精神病症。

其中导致最坏的一种可能,就是肉慾的失控。

一旦处于这种状态中,神经就会随时都保持高度的敏感,性器官变得容易充血,而且难以消退。

染上这种病……应该说这种症状的人,会出现突发性的性慾扩张、没办法控制自己,在焦虑、急躁的时候,容易变得像随时都可能性冲动一样,一瞬间就进入痴狂的慾念状态。

然而,要超越这种“官能状态”的极限肉体,究竟……有可能到达什么样的地步呢?

午夜的时刻已经悄悄的到来,等待,真的是一件痛苦的事,在将近四个多小时的准备后,晚会才正式的开始。

很快的一场又一场更加盛大的淫乱晚宴,即将被举行,芳云这次并没有被拴起来,反而是被捆绑、固定在舞台上的正前方,下体的拉链原来可以打开,并完整的取下一件像内裤一样的皮件。

全身紧包着黑色皮衣……到了私处附近却好像变成穿着肉色丁字裤一样,完全曝露出女人美妙、敏感的神秘地带,这组件式的皮衣造型,可说是极端性感、别致……

“啊……”露出通风的敏感皮肤,赤裸性器的特殊部位,一种奇怪的冰凉感受……竟然让芳云有些受不了的兴奋打颤着。

然而看不到自己身后的芳云,下体被固定成像挺腰的母狗一样,只能直直的看着前方越来越多的人潮接近,却什么事也做不了。

“等的很急吗?看来你是需要一点娱乐。”宴会陆续有人到场,在还没开始以前,白面人突然走进到芳云的身边,并且冰冷的这样说道,只见后头不知何时就多了一名男人,使劲的要把自己肉棒插入芳云的牡穴内。

“啊……你……住……手……啊、啊……”好怪异的快感,竟然在一瞬间就被点燃一般,在芳云心里还来不及对男人产生排斥以前,私处内的酥麻感受……

却已经打败了她不断想挣紮的念头。

好可怕的肉体变化,芳云自己还没有注意到……这样的身体,将会越来越显露出它疯狂的一面。

“好……好怪……好紧……哇……太……太好了……哈、哈……”短短的几十秒钟里,这身后的男人竟然舒服的就要射精……这里面的一切实在美极了,他根本不知道,这样强烈紧缩的嫩唇里,要想夹断他的肉棒……都有可能。

更奇妙的是,当男人拔出自己射完精的肉棒时,极度潮湿的骚穴里,流出来的,却是大量、透明、晶亮的蜜液……男人所射出的粘稠精液……却丝毫没有溢出半滴。

“嗯……唔……抖……抖……”被改造后的美妙阴唇,不仅带给男人超出想像的快感,对于她现在这样容易敏感的身躯,也一样舒服的不得了。

“你的性器越来越好了……你注意到了吗?哼、哼……后面还排着很多男人呢,好好慢慢的享受、享受……”

“……我……不要了……不……不要让我这样……啊……”

“你会想起以前我们在一起的那段快乐时光,很快……你又会变回男人阴茎的奴隶,这一次,你会是在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沉沦在精液的泥沼里面……”

“不……别再顶……啊啊……会……会疯掉的……啊哈……”不知不觉的,这个女人开始浪叫了起来,她的眼睛慢慢的婆娑……逐渐看不清楚一切,浑身的性慾越来越强烈,她不知道自己在叫些什么……一切……好像又回到了被许多男人轮奸的地狱里……

这一次,情况似乎更加的严重了,她现在只要接近男人,就会忍不住的产生排斥、畏惧、甚至恶心,这样的身体,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变成了有精神洁癖的同性恋,没想到,竟然又会有这么一天,再次被这么多男人给玩弄……只要一想到这,芳云就激动的想大声哭叫。

更悲惨的是,这样的肉体,却做出完全不同的反应,在她不停起鸡皮疙瘩的排斥反应中,肉穴里却相反的产生出舒服得要死的快感……两方内心与躯体不断的交战下,她的意志早已彻彻底底的迷失……

可怜的女人,这一辈子,注定要取悦自己最讨厌的男人……为的,只是争取这得来不易的精液,要用已经觉醒的自我意识,来面对这副世间上……最淫贱的身体。

很快的,会场中所有的来宾都已经坐定,虽然晚宴还没开始,但每一个人都已经静下来,全神关注在芳云的身上,看着一次又一次,被不停轮奸的肉体。

就在她不停忍受着双重打击时,暗下来的灯光中,悄悄的,已经走近了一些人。

跟上次一样,蜜蜜还是牵着自己的狗阿姨登场,这一次,她的阿姨却是穿着整齐的高雅外衣,一就定位后立刻双手伏地、双膝大开,宛如像一头高贵的牧羊犬……

她突然间就拉开了自己胸前的衣衿,露出那圆滚滚的双乳间最明显的烙印,好像十分自豪般、爱抚着胸部,毫无羞耻的要把印痕展示在众人面前。

反观再次被李婷婷坐在上头的淫铃,身体却出现了急遽的变化,似乎……上一次的胜负,已然为她带来极遽的不幸……

这个女人,身体到处都有被鞭打过的痕迹,双乳的铃铛被取了下来,换上了一对更加笨重的假阴茎……

“唔……唔!……”淫铃的表情……不断痛苦的挣紮着,头不停的转到一旁去,似乎害怕极了被人看见,因为,她的脸上……已有了极为可怕的变化。

“哗……这……这是……”现场的众人,逐渐看清楚了淫铃脸上,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转变。

“犬养淫铃”、“婷婷之犬”八个大字各印在她脸颊的两边。

这女孩好残忍的作法,但,却是真正一辈子都无法抹灭的永生烙印……

“还痛不痛……”婷婷这次终于露出了难得的微笑,缓缓的用手指抚摸淫铃脸颊上的疤痕,那轻柔、缓慢的指尖动作,竟然……只是抚摸,就让发抖中的女人,产生出类似快感的反应……

“你就乖乖看吧,今天是轮到这个贱女人上台表演……”女孩看着自己的亲生母亲,眼睛里竟然再次显露出那股阴狠的表情,不知什么时候,她的人格……

已经被训练成像李姈一样残忍。

这种感觉蜜蜜也感受到了……她的心里有些迷惘,这个女孩曾经……还是自己的妹妹,脸上的面容跟自己几乎一模一样……她……没有像小婷一样的冰冷无情……

她感到害怕的向后退……突然,她撞倒了一个人,一个穿着白色绅士服装的男人,一个可以让她感到安心的白面男人……

“哥……哥哥……”

“你在害怕自己妹妹吗?别害怕……蜜蜜,从今天开始,你也要爱你的妹妹,尽管她变得再怎么坏,你也要随时能接受她,知道吗?”

“我……”蜜蜜总是被说服着,她并不知道,自己与小婷的命运,将会是如何的交错纵横着……

“今天,将是芳云……这个像征永远淫乱的女人,再次回到这里来的时刻……”

李姈开场便这样的说道。

“……这……难道……就是她吗?”台下的贵宾们有人已经开始好奇的追问道,这舞台上被许多男人轮奸的性感女子,尽管脸上与芳云十分相像,但怎么看都只有二十来岁的年纪,不可能是芳云才对。

“哼、哼……好像很多人都认不出你来……哼……呸!”李姈掐住芳云的下颚,竟对她吐了一口口水后,跟着更大声的对所有人这样宣布。

“没错……这个女人,就是芳云。”

“……哗……哈哈……真的是她!是芳云!?”厅台前难得的寂静中,立刻就鼓噪了起来。

“是……是你?嘿……嘿……我……我要射了!”芳云身后的男人,在知道自己干得竟是芳云时,忍不住在同一时间就射了出来。

“这个女人……为了让自己变得更淫乱,竟然做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现在这样的身体,就是最好的证明!”

“啊!……不……别脱……别……哎啊……”李姈一说完便拉开芳云背后的拉链,这皮衣上许多的拉链,原来是将它组合成一件衣服的套件,在缓缓脱去背上衣物时,芳云竟敏感的哀嚎出淫靡的呻吟声……

不仅如此,胸前那硕大无比的圆满巨乳,在裸露出来的同时,还不停的晃动着溢出一丝一丝的乳白汁液……

“不是的……不是……哎啊!……啊啊……”芳云正想要大声说话时,突然一名男人就走到了她的前面,将自己赤裸的大阴茎,直接就插入了她细嫩的小口中。

“你的那对乳房真是美极了,不过我先享用你的嘴唇看看……嘿嘿……”男人毫不保留的,就把阴茎深深插到芳云的口腔里面,不管她会不会难过,拚命的就做起了活塞运动。

“哼哼……这对孩子就是最好的证明!她们……就是芳云的儿子跟女儿!”

灯光很快就照在两孩子身上,李姈一边说着,一面看了一下旁边,示意一名女奴快准备好接下来要用的物品。

“什么?!原来就是她的孩子……”

“哈哈哈……我早就猜到了,嘿……会这么样的淫乱,不是她的孩子还会是谁的呢?”

“这臭婊子真是下贱的可以,竟然会让自己儿子变成这副模样,而且还让她们上台表演……只有这样肮脏的血液,才做得出这么龋齿的事……”戴着面具的人们,个个都毫无保留的尽情批判着芳云,好像不把她说得体无完肤,就不会过瘾一般。

只能享受台下这些戴面具的女奴们,对于秀台上的性爱演出……就只能过过干瘾,这些可悲的男人们,剩下来的,就只是一张阴狠、恶毒的嘴巴而已……

(不是这样的……不要说了……不!……呜呜……呜……)许许多多细微不清的责骂声,到处都是异样、鄙视的尖锐目光……芳云觉得自己好像身在火炉一样,拚命的燃烧、却挣脱不了这熊熊烈火的无情印烙。

“今天……不止要让你们更进一步看清楚这女人的淫乱,还要让你们亲眼看看……这女人如何乞求自己儿子的大鸡巴……”

“真的……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唔……唔!……唔唔……”芳云激烈的不停颤动着,眼泪再次潸潸的滑落下来,再也忍受不住……就要放声大哭一样。

“啊啊……给你、给你……噗吱……唔!……”很快的,前面享受口交的男人,就将精液胡乱喷洒在芳云标致的脸颊上,在下台之前,更忍不住的伸手抚摸那对肥大、丰满的绝顶巨乳……

“真是够大……嘿嘿……原来,你就是用这对母乳,养出这两个淫乱的孩子……哈哈哈……”

男人很快被请了下去,两名女奴上来把芳云的位置再次调高,把她的屁股挺得更高,双脚站立、头低到地板,就这样把背部正对着观众。

“看看……这就是你的母亲……是个彻底淫乱、无药可救的贱女人,是她害你身体变成这样的……”李姈抱着婷婷在她耳边悄悄说道,只见婷婷的眼睛里起了变化,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竟然……就接过了李姈手中的皮鞭……

“惩罚她吧……她真的需要好好受到惩罚……”

“不……小……婷……小婷……呜……呜……”芳云抬着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尽管……这两天里她已经看过了极度可怕的事实,但是,她还是不敢相信,原本活泼可爱的小婷……会对自己做出这样可怕的事来……

“我不是小婷。”婷婷拉了拉手上绷紧的皮鞭,跟着,手里便使劲的挥撒而下!

“我叫李婷婷……!”

“你……哎啊!啪!哎啊!……啊啊……啊!”不停被挨打的芳云再也没有力气抬起头来看看,她痛心的哀声惨叫,眼泪完全止流不住……她的心好像停止了跳动……整个人好像不再是自己的……变成一具悲惨的皮囊一样。

“哼……哼……”可悲的血液在内心里燃烧,这个小女孩根本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多么可怕的事,满腔莫名燃烧的恨意,正疯狂的……残忍的、全发泄在自己母亲身上。

“哥……我……我不想看……”尽管台下的叫好声不断,一旁的蜜蜜突然转过头去,抱着自己的肚子,脸上的眼睛里似乎红了起来……

“不……注意的看,看看你的母亲,这就是你们的血液,你永远也摆脱不了……

看着……面对你自己……面对你身体内的渴望……”身后的白面人,瞳孔像似会散发出绿色光芒一样,蜜蜜再也没办法移开自己的双眼,专心注意的看着对方眼睛……

“啊啊……啊……啊啊唔……”芳云的叫声越来越奇怪,鞭子的节奏原本由胡乱飞撒……到慢慢的归于一定速度,肉体对痛的刺激竟然产生出兴奋的反应,随着每一鞭挑起的空档间,快速的产生出酥麻要命的绝美快感……

婷婷不再漫无意义的使力乱打,她每鞭完一下、就停止的舔一舔皮鞭上的汗味,似乎可以嗅出这身体上对痛苦所产生出的快感一样,甚至用自己尖锐的指甲抓过一遍芳云的身体后,再将火辣辣的绳鞭,无情的打在相同的伤口上……

“这……这女儿也太残酷了吧……”

“嘿嘿……你眼睛有问题吗?”

“你看,那婊子已经忍不住滴了那么多淫液,还有那股骚死人的淫荡叫声……这还有假吗?”

“搞不好她们母子三人经常做这种事……嘿嘿……是我们太大惊小怪……”

台下不断窃窃私语、议论纷纷……不过,人人内心里倒是都兴致勃勃……

“啊啊……唔……哈……好……好……啊哈!……”可怕的皮鞭,渐渐的……竟改变了芳云的叫声,似乎每下一鞭,都能给她莫大的快感一样,当李婷婷稍微停止鞭打的速度时,她的身体却开始被迫的需要着……需要那酥麻的像毒瘾一样的快感……

可悲的人体,现在正不停的产生出解除疼痛的舒缓假象……跟着不断的给予芳云极端错误的快感幻觉……就快变成被虐狂的女人,不停挣紮在性慾与肉慾之中。

“哈……哈……啊……啊……”肉体的饥渴,立刻造成了下身的极度湿润,可怕的瘙痒刺激,已经让她快要失去理智……好想要有硬物捣弄那里……

“你很舒服吗?贱女人!呸!”婷婷抬起来母亲的脸,跟着竟然就学李姈的动作,对她吐了一口恶心的唾液。

“……啊……”芳云的眼睛已经完全空洞了,她没有什么反应……只空虚的看着眼前……

“哼、哼……看来你想要那种东西了……你是不是想要蜜蜜的肉棒?”婷婷的声音好像有股强烈的力量,呆滞的芳云……眼前突然慢慢的在对焦,十分害怕的念头,正不断将自己逼回现实之中。

“唔?……唔……不……啊……啊!……”芳云低下头去,不远的地方她看到了一双脚,那是蜜蜜的没错!不……不可以……这千万不可以!

“啊!!”很快的,粗大滚烫的阳物便再次深深的插入进去,由于刚刚已经被很多人抽插过,紧缩的肌肤已逐渐松弛,这时隔了一段时间再探进去,那种温热、兴奋、各种程度的时机都刚刚好,一瞬间便将芳云体内所储存的剧烈肉慾,给完全点燃!

“啊……啊……抖、抖……恶……恶……”全身兴奋的像快要死掉,双眼完全翻白,水口鼻涕直流……甚至……只不过抽了几下,骚穴里……竟然就失禁了……

“哗……真……真可怕……”

“这……这太刺激了吧……哈……哈……”对于这样过度激烈的景象,看的目瞪口呆的观众们,只能呆愣愣的睁大眼睛傻笑,就连口水滴到了地上都没有发现。

“哈……哈……啊……用力……里面……哈哈……”随着儿子不停将肉棒深入到肉穴里,极度疯狂的肉慾,已经完全战胜了意念,可怜的女人……已经不知道自己变成了什么,任由淫靡、浓郁的性慾,彻底燃烧在这无止无尽的黑暗空间中……

节二◆试炼

“这女人的私处……竟然能被锻链成这样……嘿嘿……”一名男人拔下芳云下体的奶瓶,里面原本浓浓的精液……竟然只残存下三分之一的地步,缓缓的溢出一些透明滑润的白色汁液……

“啊……受不了了……打我……用力点!啊哈……啊、啊……”

“她的皮肤好敏感……这是女人吗?好像全身都是阴户一样……”身上只要被脱下黑色皮衣,芳云的身体,就像个极度被虐狂一样,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她的下面被锻链的太好了……简直就是女人中的绝顶名器……”

“唔啊……给……给我……啊……夹子……还是夹……啊!”芳云兴奋的尿出来了,被男人用许多尖锐夹子掐住乳头、阴核……再猛力拔下来的一瞬,立刻就高潮的精尿齐发……

“你看……我在她鼻子上镶了这些装饰品……是不是变得比较好看?”芳云的身体上敏感的部位,都有着许多的小铁珠……这些,都是被婷婷直接用针……

一颗、一颗给别上去的。

“这样一来她就更像个淫乱女……嘿……你做的不错。”李姈嘉许着婷婷,如今在芳云可悲的人生里……最常受到的折磨……就是自己的女儿婷婷,唯一能干她的男人……却是自己的儿子蜜蜜……

十足凄惨的性慾奴隶,彻底崩溃的人伦悲剧!

这样的两个子女……有时,竟让她产生出有如白面具一样的错觉!

“啊……好渴……啊……舌头好烫……给我……求求你……”芳云竟然抓住对方的裙摆……拚命缠着自己的儿子蜜蜜……眼睛已经迷糊了,渐渐的男人都不知道跑哪里去……身上吸收的精液越来越少,身体里一些不正常的反应,正一一的浮现出来。

“蜜蜜不能给你了……他已经有八个月大了,你看……嘻嘻……”蜜蜜抚摸着自己圆融的肚皮……眼睛里,竟然有着母爱般的神情。

“你想要刺激吗?嘿嘿……让婷婷好好的疼爱你吧。”

“不……我够了……啊……啊……不要……哇!……”丑陋的声音,像是一次又一次的蹂躏着这副身躯,在多双性虐调教的交错下……芳云,总是被凄惨的对待后,又禁不住的不停喷发出凶猛的性慾!

当连续的晚宴进行到了第七天时,芳云……这个女人,终于再也维持不了她清醒的模样。

她的房间变成了狗笼,这里只有满地可以捡拾的淫具,墙壁的橱柜、侧门的浴厕等等……通通不见了,因为,现在的芳云,这些全都不需要。

她所需要的……就只剩下虐待跟精液而已。

她变得更加迷失,她不再认识任何人……不再存有任何感觉,除了精液、除了被虐待的快感……所有的一切,她通通都不想记忆……

这样的女人,完全就是为了感官而生的性奴隶。

她的身份变的比母狗还不如,全身由离开精液池后,就再也没有被清洗过,浑身不但臭的要命,腥辣、浓精的臭气越来越重,只有她自己,像似一点也不在乎的模样。

男人射出的精液原来是这么少,不知怎么,每次芳云都有这样的念头……好像,再多精液她也不够吃……

她的嘴巴跟阴道都被改造成很容易吸收的敏锐器官,不但经常将精液输送到替代养分的生化器官里,在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后,一旦少了精液……她的生活就整天难过的受不了。

她不能够性交,除了蜜蜜的以外,她被严格限制着只能用其他地方得到属于男人的甜美精液,这样经常慾求不满的身体,正不断的被痛苦的魔力给吸引着……堕入到极端被虐的喜悦恶欲之中……

只是,这样悲惨的身体与命运,却没有因为认命的服从,而得到丝毫改变。

突然间她发觉到,似乎,很久、很久都没有再见到白色面具的两个人……

她的脑子不太正常了,甚至……开始怀疑……到底有没有这两个人存在,或者说……根本……这两人……就是自己的儿子与女儿。

性爱的晚宴不知从什么时候就不再举办,她变成了孤单的性奴隶,失去了男人的折磨,跟着也就没有了体内必须要的臭精液,在身体莫名产生出剧烈的需要感时,她就只能幻想着乳白色的浓稠东西……

这是一种很可怕的精神折磨,她变得越来越失去别人的控制,好像再也没有人关心她一样,经常被随便拴在门口旁,甚至一整天被关在狗笼里,都没有人理会她,这种感觉让她十分的恐惧与害怕,渐渐的,她只有用更自虐的方式来安抚这种怪异、不安的想法。

一旦尝过这种可怕的伤害,是再也没办法用正常的理智,来思考事情。

简单的说,她的人格已经丧失,再也回覆不了了。

“也许……应该像小婷、小益一样,给予她一点“限制”跟“诱导”,不然迟早会像现在一样,把这个女人给完全逼疯……”

这是妡蓉对此恶毒的计谋,所下的注解,但,梦萝却并不同意。

他相信,这女人……绝对没有疯,他知道……这根本不是芳云应有的反应,这女人……没有想像中的简单。

只是,如果是这样,那能够支撑芳云……直到现在这种地步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

是谁……让她还存有这种隐藏心理情感的能力呢?

梦萝是知道答案的,他决定了,要再试一试芳云,要给她最后一次的“试炼”……

当芳云的狗笼牢房被打开时,里面赫然的,就先传出激烈的女人哀叫声。

“哈……舒服……我好舒服……哈……哈……我好下贱……可是好舒服……受不了了……啊啊……”芳云独自以淫具在自慰着,眼睛里已完全的溃散,她变得只是一头兴奋的母狗,不停的玩弄着自己异常敏锐的性器官。

“芳……云……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男……男人……你是男人……哈……啊哈……好……给我精液……求求你……给我……”这浑身臭气的疯癫女人,尽管外貌长的如何标致,那可悲、沦丧的心智……看在眼里,却没有丝毫的美感可言。

男人似乎没有把那浓浓腥臭的味道放在心里,他打开了狗笼的闸门,放出芳云后,便拉下自己的裤管,露出那属于男人的东西。

“肉棒……棒棒……哈……哈哈……”芳云的眼睛突然一亮,期待已久的东西……好像看见至宝一样,也忘了曾被教过要先问候等等,一把抓住男人的裤子,嘴巴就要含舔起来……

“啪!”重重沉闷的一声巨响,男人火烫的手掌印,就这样烙印在芳云的脸颊上。

“啊……给我……主人求求你……给我鸡巴……大鸡巴……我要精液……我要……”芳云的眼睛里依然没有一丝反应……似乎像没有了灵魂一样,变成一具没有心的肉奴隶而已。

“你是真的诚心诚意叫我主人吗?”

“是、是……主人、主人……下次不敢了……求求你饶了我吧……给我……呜呜……”

芳云竟然双脚跪地,向白面人不断的鞠躬、求饶……这种模样,根本就跟那些母狗的情况,没有两样。

“我不是你的主人,我是你的仇人……”白面人抓着芳云的下颚,一字一句的说道,突然间……他的眼睛好似在放大,在芳云的面前,就好像变成了一对只有眼睛的巨大身影。

“你……”芳云痛苦的流出口水,喃喃的只能看着眼前熟悉的影像。

“我是来告诉你,最后的真相……”

“你给我听好,你的好女儿……蜜蜜,再过一个月后,就会生出“我们的儿子”……”

“呼……呼……”脖子被掐住是十分难过的,芳云不停的挣紮……却也不断的由痛苦中反抗着。

“为什么是我们的?……你可知道吗?……这肚子里面的种,就是由你身上取下来……想堕掉的那名胎儿……”

“唔……主人……唔……我……我……”芳云的脑子似乎开始在活动着,逐渐悲痛的神情中,似乎在犹疑要不要清醒的模糊阶段……

“你以为当初做过这样残忍的事后,可以心安理得的过一辈子吗?哈哈……哈哈哈……”

“我告诉你不可能!不可能的……你们早就一个、一个受到诅咒……永远永远也解脱不了!解脱不了!”

“……你……恶……咳、咳……”白面人似乎反常的激动起来,跟着手上的力量也失去了控制,只见被掐住的芳云痛苦的不断想咳嗽,似乎难过的快要晕过去一样。

“你以为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让我告诉你……哼哼……”白面人放开芳云后,任由她痛苦的倒地挣紮,冰冷的说着接下来的话语。

“你还记得那个曾经到过你家的女人,梦萝吗?……”这句话才一说出,芳云眼睛竟立刻的瞪大了起来,然而她脸上依然装着痴呆的表情,咿咿啊啊的露出疯癫的模样。

只可惜,这样一点点的变化,却完全逃不过白面人的眼睛,最了解彼此的,始终只有自己的仇人……

“哼哼……由那个时候开始,你的女儿……她的下体就被硬物给抽坏……甚至变成什么东西插进去都会兴奋的敏感肉体,我让她以为自己有个尾巴、淫邪的尾巴,甚至让她失去其她的器官,变成尾巴的奴隶……”白面人一字一句慢慢的说着,似乎要让芳云完全听进去似的。

“这条尾巴,后来就变成了李姈……接着,再让李姈对你的恨意,变成小婷的……很快,你就有了报应……”

“……唔……”

“你伪装不了的,在我面前你是完全赤裸裸的,芳……云……”

“你……”

“为何要叫她李婷婷……为什么样把小益变成这样……呜呜……”芳云口齿有些不清,然而面容却已经变得不一样……这男人的可怕她完全见识到,即使要再勉强装作一个花痴的疯子,却也骗不了他那对清澈、可以贯穿自己身体般的坚定眼神。

“因为她们身上有你的血液,她们,注定要替你承受这些淫乱的罪孽……”

“不!不是这样……她……她们是……”芳云激动的大声哭喊着,她很想说出,这两个孩子其实跟孟安婕有相同的血液,是与她有血缘关系的亲弟妹……她知道……如果她早点这么说的话,说不定,就可以避免两孩子受到这么残酷的对待与折磨……

她永远也只能后悔,谁也不可能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她……永远……也无法让安婕这对姐弟知道……她们,是如何残忍的谋杀了自己亲弟妹的天性与人格。

她拚命的哭喊着呢喃不清的话语,会这么样的激烈,似乎还有着另外的一个原因……

当初……如果不是不小心怀了这对孩子,自己……也许就可以跟喜欢的男人,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她深深的怨恨着,所有的不幸都是孟家带给她的……可如今……她却第一次觉得迷惘……这样的恩、爱、情、仇……究竟……应该要怎么算才是?

“你以为自己的不幸,就可以完全不顾的加诸在别人身上吗?哼哼……”

“你们这些罪人应该受到永远的诅咒,这辈子再也离不开这里,永远都在品嚐着属于你们的罪孽!”

“你……你……究竟是谁?”芳云再也受不了了,她大声的对着眼前男人吼叫道。

“哼……你想知道吗?嘿嘿……你终于想知道了……”

“让我告诉你,什么才是事实。”

“你以为当初救走你的穆清,是你的好姐妹吗?”

“嘿嘿……告诉你,他根本是个男人。”

“男人?……你……你胡说!”

“还记得你收买过一个狱卒……让他去逼疯你的绊脚石、那个没血缘的义子……你还记得吗?”

“你……你!!”芳云声音越来越高、内心害怕的程度……直让整个身体感觉冰冷的要命……

“我把这办事机灵的男人丢到监狱里,让很多男人干他三、五个月……之后……就变成你所看到的好妹妹……你说这可不可笑……嘿嘿嘿……”

“这……这……不……不!穆清……穆清!她是穆清!你说谎……你……”

“真正的穆清,现在已经变成婷婷脚下的一条狗!哼、哼……对于伶牙俐齿的女人,让她变成了哑巴,是对她最棒的恩典……哼……脸上印着这样一对恶心的烙印后,到头来还不是比下贱的母狗还要听话。”

“不……你……你!”芳云眼睛里露出备受惊吓的表情,她拚命的向后退,想要退到角落,退到男人找不到的地方……这男人太可怕了,他根本不是人……

根本不是!

“你以为真正的穆清会救你离开吗?那个自私自利的女人……如果真让她知道你早已变成淫奴,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芳家主人,你说……她还会理你、帮助你吗?哈哈哈……”白面人阴险的笑着,声音好像恶毒的咒语,拚命的钻入到芳云脆弱的脑子里面。

“不会的……不会的……这不是真的……不!”

“你的儿子也一样!哼哼……你知道被你陷害后的男孩,是如何在监狱中度过艰难无比的每一天吗?嘿嘿……”

“这些……一点一滴的,都让你可爱的小益……仔细的品嚐过,甚至……她现在宁愿跟一个男人“父亲”、乞怜他的爱,也不会再想体会你这身肮脏、恶心的虚假母爱……”

“不……不!你……你……你是谁?……你是谁……啊啊!”芳云捂着耳朵歇斯底里的大叫着,她好想变成耳聋,好想立刻就失去这样恶心、污秽的生命……她不要听……她不要再听了!

“我是谁?……哼、哼……你不是应该知道我是谁才对?”

“你……你!……你是孟安婕的弟弟!”歇斯底里的叫声,完全失控的情绪,恐惧感……在这个可悲的躯体内,肆无忌惮的爆发出来。

“嘿嘿……你果然是聪明的女人,只可惜……你却一直都没有发觉,我所为你做的一切……”

“你……你说什么?”

“你一直都见过我的,你知道,只是你不敢说出来,你不肯相信……你认识我的眼睛,不是吗?”白面人慢慢的靠近着,不停的逼近芳云的眼前,直到脸都快贴近她的眼睛时,突然伸手握住自己的面具……

“你、你……”芳云竟然害怕了……害怕着不希望他拿下来……

“看看我的脸……这张脸……就是支持你活下去的力量,却也是永远……诅咒着你的永恒梦魇。”男人的手……终于放了开来,取下面具的那一刻,露出来的容貌,是张绝美无瑕的白皙面容……

“不!……不是!啊啊……不!……啊啊!!”疯狂……真是疯狂的结果!

揭下面具的那一刻,芳云仿佛就要堕入了一场……早已经安排好的地狱,正一次又一次……不断重复的品嚐相同的痛苦……

“仔细的看清楚,这张脸是你最想见到的……嘿、嘿、嘿……“她”会让你永远享受真实的痛,清醒的痛……再也挣紮不开、再也挣脱不了!……哈哈哈……”

狂啸的声音,划破了这女人的一切,不仅夺走了她的身体,更占有了她所仅剩下来的一丝“美好回忆”……

“呜呜……呜……呜啊!”

从今而后,这副躯体的女人……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支撑自己存活下去的力量,她,只能依附着这些报复她的人,清楚的享受着每一分……“清醒后”的剧痛……

节三◆最终

“梦萝……你的身体……你……不要去了……”身旁的女子不停的担心问道。

“我没事。”

“你……”身旁的女人满脸担心的神色,却被梦萝温热的双唇给覆盖了……

真情的拥吻,立刻软化了这名娇美动人的女子。

“嗯,姐……没事的……”梦萝勉强露出开朗的神情,淡淡的微笑着……轻轻的……抚摸着对方的秀发。

“不,说好你不再叫我姐姐的……我也不会再唤你主人……”回覆安婕姓名的女人……脸上布满红晕,她把手捂在梦萝的嘴唇上,像似不愿再想起以往的任何事情一样。

尽管脸上充满担心,她的表情仍掩不住浓浓幸福的韵味……因为她知道,自己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

梦萝对这个姐姐唯一还能做的事,就是解脱。

他不让姐姐再叫自己主人,甚至……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妡蓉”这个人存在。

这个女人已经怀有了自己的孩子,这小生命……将会是象徵两人未来的一切……会平静、舒适的,生活在没有“迫害”与“恐惧”的孟家宅院里。

这些,已经是他所能够做到的最后幸福,他再也不是姓“孟”,永远没办法解脱,他是这场罪恶中的最后一人,因为……他叫做梦萝。

尘嚣的旧都市里,大街上人来潮往,没有人会注意到,身旁的别人,究竟是由何处而来。

“妈……妈妈……你看……”

“小孩子不要看,眼睛闭起来……”身为母亲的人脸色十分难看,怎么会有这样不要脸的女人,竟然穿着这样的衣服就出来街上,而且……还搭在这么拥挤的公车巴士上。

“……她……怎么会有这种味道……亏她长的还挺标致……”

“穿的这么暴露、又像辣妹一样,你看那鼻子……上面还镶着一对钢珠呢!”

“好臭啊,好像……是那种味道耶……这……真的是她身上发出来的吗?”

“小心啊……一定有摄影机!像她这么漂亮……肯定是死日本仔又来台湾拍A片……可别被照进去……不然下次租片看到你就好玩了……哈哈……”挤在一起的乘客们,很多都是赶着上班、上学的通勤族……彼此认识的高中学生,忍不住、红着脸就跟旁边的同学低头耻笑、窃窃私语……

这每天挤的像沙丁鱼的大巴士,今天却异常的出现了一名美艳绝伦的性感女郎,那魔鬼比例般的窈窕身躯,却包裹着一身只有性虐狂才敢穿的黑色皮衣……

这样的皮衣紧绷的不得了,甚至,将她那对可怕的丰满巨乳,给托的遮不住乳晕……如果不是她一手死命的挡在自己胸前,还真不会有人怀疑……她是正在拍摄色情影片的AV女优。

这女人脸色红润极了,躲躲闪闪的扭捏模样,应该是十分惧怕被人看见……

一方面强烈隐忍的情慾,却透过那敏感的粗硬大乳头,缓缓的溢出一滴滴乳白色的汁液……

“你看……你看……她那里……那是什么东西……哇……!”

“不……不会吧……她看起来才几岁……已经有乳汁了……太可怕了吧……”

如果不是这粗硬的大乳头上,还镶有一对精致的白色钢珠……恐怕……这样的奶头,溢出来的汁液会更加可怕……

(不要再说……不要再说了……啊、啊啊……)女人似乎已经忍受不住,她的双手正在微微的颤抖,没有人发觉,在那条漆黑色的服贴皮裤里面……早已经溢满了热呼呼的湿润淫液……

许许多多的鄙视眼光、不停窃窃私语的呢喃指摘……这一切,似乎总是与这个女人离不开……

更奇怪的是……在芳云圆润的屁股后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正不停的对着她摩擦……

“啊……啊……”芳云的耳根红了起来,似乎是兴奋到发抖的地步,车子很快经过一间废弃的大楼旁,只见她连忙按铃下车……身后,却跟了一个男人……

芳云的脚步十分蹒跚,可却头也不回的拚命往废弃大楼走去,身后跟着的男人也越走越快,突然间,当两人已经走得差不多够隐密时,身后的男人却沙哑的叫道。

“喂……臭女人……嘿嘿,你是在勾引我吧……”这男人抹了一抹口水,摸了摸自己硬梆梆的拉链口,很粗鲁的这般叫道。

“……”芳云没有回答他,尽管刚刚是他主动把下体不停贴在自己臀后使劲摩擦,她仍然没有打算辩解……因为,她的确是在勾引着这个身体强壮的大老粗。

“嘿嘿……你可真臭……不过臭的真刺激,这都是男人的那味道……哼……

看来……你也不是普通的妓女……咭、咭……”

芳云没有说话,她缓缓的拉下已经撑开的胸前拉链,露出一对硕大肥美的沉沉巨乳……那沾满乳汁的皮肤上,更是显得异常淫猥、光亮。

“嘿嘿……”男人知道她的意思,裂嘴的笑了一声,跟着开始脱掉自己那轻薄的汗衫与庸俗的花短裤。

“呼、呼……真是够贱的女人,过来吧……帮老子舔舔。”男人露出自己粗大的阴茎来,用手晃了晃,似乎很自以为傲的模样。

芳云却没有走向前,反而坐在地上,双脚打开……她不停的爱抚着自己的身体,用力咬了咬会喷出乳液的大酥胸,一面以舌头挑弄上头的别致钢珠……一副十足骇人的挑逗模样。

“嘿嘿……妈的,你在刺激老子吗?嘻嘻……”男人尽管心急不已,但看到了这么激情的自慰演出,还是耐着粗暴的性子,跟着也在女人面前掏枪自慰。

芳云的动作越来越淫荡,像似在表演性感的自慰秀,在越来越高涨的情慾下……她忍不住的就要拉开下体的拉链……突然的,由私处里滑落下一根……十足粗长的巨大淫具。

“啊!你……”男人似乎被这样的景象给吓着了,身体的毛孔全都竖立……

好像十分兴奋又可怕一样。

“你的太小根了,不合我……你看……”芳云竟然露出天生的那股傲慢神色,嘴里舔着异常粗壮的假阴茎,将上头沾湿的粘稠淫液,一点一点的舔干……

“这才叫做阴茎……哈哈……舔……”

“妈的……贱货!”男人说完,竟一个箭步的冲向前,给了她火辣、紮实的一巴掌,他是个地痞的大老粗,手劲上一点都不懂的怜香惜玉……

“他妈的老子今天就要试试看……非把你操死不可!”男人的自尊彻底被激怒了,这女人……那冷漠的神情真叫人受不了……这种模样似乎极度的瞧不起人,身体连接触到男人都会起鸡皮疙瘩……像似感到……身体被极度恶心的东西触摸一样。

“我要操到你……操到大……大叫为止……不……不停……啊……”男人的声音十分的奇怪,原本死命的把阴茎塞到最深,却没想到……才剧烈的抽插几十次,肉棒好像被两片活肉给靡靡的吸抚着……一阵一阵带给神经异样的舒服,完全无法自我控制的,就喷了出精液来……

“嗯……呵呵……呵……呵……”女人的头呆呆的望着天花板,身体内冰冷的嘲笑声……似乎像在述说……这个男人很没用似的。

没可能……没可能这样啊!太邪门……这太邪门了!

“我操!笑什么……啪!你还笑!”男人的怒火就快要胜过内在熊熊的性慾,他控制不了的掴了芳云一巴掌,跟着似乎还不过瘾……除了脸上不停的耳光,双手用力的掐住她那对巨乳、死命的不停打击在她身体的各个部分上……

“……唔……哈哈……哈……”芳云没有表情的任由对方发泄……好像一具没有灵魂的充气娃娃,任由对方不停的宣泄、折磨……

“阿昌吗?他妈的快点给我叫人过来,我要教训、教训一个臭婊子……给我拿两盒套子……还有这里是……”想不到这个像流氓的男人,不但一手还在折磨着芳云,一面却拿起了手机,叫唤更多的人手过来……

“臭婊子你今天别想站起来走路……哼哼……老子今天不把你操到翻,我就不叫这个姓!哼!”男人反覆的玩弄着芳云的身体,甚至抽插她身上所有能够伸入的孔洞,在没有听见女人求饶以前,他那满腔的怒火与变态的性慾……是不可能有丝毫的减低……

可悲的肉体……在这样凄惨的命运里,注定……要纠缠着自己最憎恶的男人,一点一滴……卑微的生活着……

“蜜蜜呢?蜜蜜在哪里?”典狱长与副狱长似乎十分急促的,姗姗赶到医院的病房前。

“正在手术房呢,安静点。”回答的人正是老赵,他双手插腰的冷冷说道。

“哼……他怎么没有来?不是说……是他的孩子吗?”典狱长脸上有些不满的神色,心有不甘的这样说道。

“你不需要问这么多。”老赵依然冷淡的说道。

“你……可恶……”典狱长似乎有些被激怒,立刻便要与他吵了起来,然而这里是私人的小产房,狭窄的走廊上,有丝毫的喧闹声,很快的就会传开。

“好了……不要吵了,你们两位谁要进来?”突然由产房内走出一名医生,一名妇产科的专家,这样的对两人问道。

“我!……我!”典狱长才不管老赵是否也有意思要进去,整个人就抢在前面,接过手术服,跟着医生走入。

产房里面的蜜蜜已经准备好要生了,除了两位医生外,担任护士的,可是蜜蜜的亲蜜宠物……

由于她曾经在大医院里待过,尽管工作性质不同,却有着不错的医疗常识,因此,被获准穿上护士的衣服,为她的主人接生。

“蜜……蜜……乖女儿……疼不疼啊……”典狱长心急如焚又一付满心期待的模样,完全就像极了她的父亲似的。

“爹地……爹地!好……好痛……啊啊……”

“乖女儿……我的乖女儿……”可悲的情与欲……竟然由极度的占有中,变成了关爱、忌妒、甚至亲情……沉沦在虚假的情爱世界里,衍生出自己所希望的最后结果……

妇产科医生很快的安抚一旁观注的典狱长,在接生手续都准备好后,抬起女孩的双脚时……赫然却发现一条不属于女人的硬挺淫物……

“我真的不得不佩服你……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办到的……”苍老的医生露出赞叹的口吻,看着在一旁正检查孕妇全身的男人,不明白,这样的一切,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这是我的双手,生下来就被赋予的使命,我厌倦了平凡的身躯……这就是我最终的完美……”

“为何你要让她的胎儿转到阴道上生产?你该知道……这样的危险性要高很多……”

“我说过……这是一项完美,缺了任何一点,都不是我要的完美。”这个没有一丝怀疑的男人,露出极度的自信,似乎给了对方一种错觉……

他静静的在一旁冷眼观看,并非他没有办法自己接生,找这个医生来……就好像要对他这妇产权威下挑战,要验证他的整形医术……究竟高到何种诡谲的程度……

“你……难道,这就是你要我来接生的原因吗?哼……”妇产医生没有再多说,他早已被眼前男人的话语,给震惊过太多次,这样的身体……也即将是自己这辈子当中,最大的一项挑战。

“啊……啊……好痛!啊啊……啊啊!”蜜蜜不停的大声哭叫……由今天开始,这样的身体,已经完完全全的是女人的身份了!

没有剖腹,他们竟决定让蜜蜜像自然一般生产,生下这名医学界……奇蹟般的胎儿。

“这……是羊水吗?……这……这是什么器官?……”满腹的疑问、永远也找不到答案的医生……正在接生着……是一项人类中的极限可能。

“生了……生了!哈哈……哈哈哈!”喜悦的叫声,充满着新生的期待,这颠错倒置的奇妙生命……今后,不知道是该感到可悲还是幸福……!

“你好……请问……婷婷……李婷婷在吗?”

“可爱的小弟弟你又来了……嘻嘻,她正在补习呢,你找她有事?”身为女主人的李姈,这次竟然亲自的出来开门,看着双腮红润、身体还在发育中的腼腆男生,立即露出她亲切和蔼的甜美笑容。

“没……没什么……不好意思打扰了……阿姨,不、不……是漂亮姐姐……”

男孩好像很害羞似的,不仅婷婷长的美丽,这位姐姐的容貌,似乎也不比那心仪的小女孩差……

他飞快的冲出了大门口,眼睛不时的回头望……站在大门口的附近,似乎久久都不想离开。

这已是小男孩第三次登门找婷婷了,这里每天都有孩子会上门想找李婷婷,这些孩子都是附近国中的学生,当然……他们中的每一个……也都曾经有过那么一次难忘的性经验……

李姈知道这男孩会再回来的,她露出神秘却冰冷的笑容,轻轻的关上门,往婷婷的房间走去。

她偶尔都会亲自出来应门,就如同以往曾担任管家时一样,就算现在的女总管,已经换成了那名叫做芳姐的窈窕女郎,她,还是喜欢掌管一切的那种感觉。

李姈缓缓的走回楼上去,自己准备了一盘点心,推开婷婷的房门,要看看她现在的上课情况……

然而,房间内所映入眼帘的,却是完全疯狂、诡异的恶魔景象。

只见婷婷静静的坐在床边,不停踢腿、眼睛闪烁着像看见一件十分好玩的游戏一样,不时呵呵的大笑,一面指使着自己宠物照她意思去做。

这完全不像是在上课……根本……就像极了……是在交配……

这跪在婷婷面前的男人,原本是一名国小老师,曾经也是她的导师,被李姈受聘来当临时家教的中年男子。

可如今……他的双手却被绑在床柱上,身体被另一名女人给骑在上头,她不但将双头龙插在自己湿润的骚穴上,另一头还拚命的就往男人的屁眼里面抽送……

“啊……啊、啊……”男人表情怪异极了,听不出他到底有多痛苦……感觉声音有如杀猪般的凄惨,正急促的不停大呼小叫着。

“老师……你怎么了呢?”李姈好像明知故问般的说道,手上将点心放好,走到了男人面前蹲下,用同情、嘲笑般的口吻看着他。

“唔唔……唔……唔!”男人像很难过的不断挣紮,但嘴里塞着自己内裤,屁股已经被身后的女人给牢牢抓住,递送的力量只有增强,没办法挣脱……

“他很不中用耶……哼,才不过在铃铃身上射了五次,就已经不行了……所以我要他跟铃铃对调……妈妈你看,这样多好,嘻嘻……”婷婷不仅叫李姈为妈妈,还残忍的说出这样的话来,这背上的女人,可是露出完全不同的模样,似乎……很享受下体所带来的任何刺激。

这脸上烙着丑陋伤痕的女子,身上竟还换成了这男老师的服装,露出双乳、趴在他赤裸的身体上,将脚下裤管拉到一半,就这样不停的、剧烈的、做出男人心里最惧怕的恶心动作……

自从这女人洁白的脸蛋被烙上那几个字后,她的人就整个转变了。

她的生命中就只剩下淫慾,智慧对她已经不再重要……没有了身为人的自我,眼睛里早已经只剩肉慾,她,变成了身体优良的健康女犬。

“呼……呼……啊啊……啊!……”这男人竟然还哭了出来……想不到,第一天当这女孩的家教,就发生出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来,这一切,根本是他始料未及的……

这个叫徐明的男人,原以为李姈要找他来是要“帮那种忙”,可以让自己光明正大的,好好再次品嚐小婷的身体……却没想到……如今,竟……竟然会是这样的一种结果!

“我讨厌死他了……哼哼……我一直想要一只丑陋的大公狗,这次……嘻嘻……就决定要他吧……”

“嗯……婷婷你已经有一条健康的小母狗了,不可以随便再养一条……”

“不管、不管……嘻嘻,如果我可以让他一样听话……妈妈你就给我养好吗?”

“你真是不乖……哼,不过如果你能让他听话,我就让你收养……”李姈的眼睛像在散发光芒,那是一种淫邪的慾念,闪过脑中的模样,这个冰冷、阴森的女人……尽管随时都会露出这样可怕的感觉,但是对于婷婷……似乎有着另外一种奇妙的赤化心结……

“嘻嘻……老师,你也听见了吧……”

“愿不愿意当我的奴隶呢?”男老师拚命的摇摇头,身体后面还不断被淫铃撞击着,肉棒绑住橡皮筋,正被婷婷不停的快速套弄……这样的身体、整个脑袋里,就快要疯了一样……

“不愿意的话,这条没用的东西就切下来吧,我想把它腌成玩具的话,做成肉棒内裤给铃铃穿,她应该会喜欢的……”

“唔!唔!呼呼……唔!”男老师吓得快要晕倒一样,他不停的摇着头……

却找不到任何的方式,可以脱离这幼小恶魔的可怕折磨……

“那……你就好好说话啊,愿不愿意当婷婷女王的奴隶?”婷婷作势就抓住他被箍紧的肥肿肉棒……更使劲的快速套弄,让他拚命的空射……却想射也射不出东西来。

男人实在痛苦极了,他根本无计可施,被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这样恶整,内心……真是无比沉重的难受!

“答不答应?这是最后一次……”女孩要让他讲话,但稍微拉出一点老师嘴里的内裤时,却发觉上头全都是唾液,于是便又将那团恶心的东西,给硬塞了回去。

“唔……唔……恶啊……”他拚命的点头着,想不到这女孩却不断加深抽送速度并提高捏握的力道,这老师的整条命根子几乎就快被掐爆了,在痛苦与不断推送的刺激下,他,只能选择屈服……

“那怎么行,你是老师呢,怎么可以当学生的奴隶呢……”婷婷竟然还消遣他的这样说道。

“这样吧,只要你乖乖的说……你愿意一辈子都当婷婷女王的“母狗”,我就让你射出来,如何?”

“唔、唔!”

“我听不见你的声音……快说!”婷婷似乎怕脏,一把快速的抽出他嘴里的湿内裤后,连忙擦了擦自己彩绘过的美丽手指。

“我……一辈子……当婷婷……母狗……啊啊!……”解开的肉棒束缚、异样的屁眼刺激……双重的剧烈打击,这男人,却不知道自己说的……到底是如何可怕的话语。

“很好……”婷婷露出十分可怕的笑容,接着拿出一根长针,紧握男人喷射中的肉棒,对准他的尿道口,就直接的插了进去,深深的没入到底部……

“啊!……啊啊啊!……”凄厉、疯狂的哀嚎声,立刻的……就震撼了整间宽敞的房门内!

剧烈的疼痛无法形容男人的痛苦,穿破血管的神经,很快会让充血的阳具,变得硬铤而再也消不下去……

“嘻嘻……针是已经勾不出来,不过棒棒大概也都不会再消下去了,给你绑上母狗专用的皮带……”婷婷残忍的拿出拘束用的皮具,牢牢的套住这条可怜的阴茎,将它弄挺后,从今而后……大概都会是这样一副坚硬的假像……

“以后你可能尿尿会是流出来的……嘻嘻,谁叫妈妈说这里只能养“母狗”……以后只好帮你穿上蕾丝内衣、还有假发,嗯……就让你当条金黄色的腊肠狗好了……啊哈哈……”

“记着,在你的棒棒还没烂掉前,要好好的享受、享受喔……嘻嘻……”彻底淫邪的罪恶思想,绝美娇嫩的活泼幼女……在这样可怕、恶毒的环境中……胎卵着……一点一滴……正逐渐孵化出……她那一双双恶魔般的漆黑羽翼,跟着眼前惊艳、善变的美丽毒蛇,一同堕落往无边无际的黑暗深渊……

空气中,只留下无穷无尽的凄厉悲鸣……像在诉说着,又一条平凡、无辜的灵魂,即将附着于这股深深的罪孽淫流中,蜕变成那样妖异、凄美的可怜生物……

“这……这婊子……啊啊……”疯狂激烈的轮奸仍不停被进行着,被脱光的女人……

身体似乎异常的敏感、兴奋,拼了命的不停刺激每一个男人的大肉棒。

“我……我好累了……”

“别……别停……给我……给我精液……快……快……”

“该……死……唔……啊啊……射……射了!”在场的五、六个男人,早已用光了两打保险套……甚至还带着一样的浓稠套子,拚命的想征服这个傲慢的臭婊子……

长达三个小时的不停轮奸,这些男人已经累倒了……剩下的,竟是不停爬行于男人之间,一点一滴收集着套内精液的女人。

女人不知为何的……很贪婪的吸食掉这些精液……她不敢碰触男人,连接触到他们的目光时,眼睛都是血红的……

“呵呵……哈、哈……呜……恶……”在吮吸完每一滴的淫精后,芳云突然间就笑了起来……那是一种很空虚的痛苦,没有发现……自己的眼泪,正在滑过冰冷的脸颊旁……

“结束了吗?”熟悉的甜美声音,在芳云的耳边响起。

“这是你最后一次,享受男人的精液浴,从明天开始……你就不能够再出现于人类的世界上了……”走近的女子,手里拿着铁链,缓缓的一步步靠近着她。

“你,已经是个彻底恶臭的女人……”

“……嗯……”

“以后,你不再需要这件衣服……你已经可以忍受的了,这种极度易于兴奋的快感肉体……”

“这种程度……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女人慢慢的将手上铁链固定在芳云身上十多处的钢珠扣柄上,原来……这样的打扮后,每走一步……这身体各处部分……都会相互牵动的不停兴奋着。

“你知道,接下来我会怎么对待你吗?”

“……”芳云没有回答,她现在的双手……就连擦去脸上泪痕的力量也没有,像在静静的等候宣判一样……一点一点的……偿还这身永远也还不清的肉慾罪孽……

“我要挖掉你的双眼!这样可以让你变得更加敏感,比现在敏感十倍……不能停……不会停止的……嘿嘿……哈哈哈……哈哈哈……”悲凉的声音……不知道……究竟是在诅咒着自己,还是在憎恨着仇人……

浓的化不开的爱恨……永远……永远是不可能在人世间,得到解答的。

“我好恨……我好恨你,求求你……阿萝……更用力的折磨我,千万不要让我清醒……千万……千万不要……”

可悲的骄傲灵魂,永远被禁锢在没有解脱的痛苦煎熬里……一辈子……永生中……都没办法脱离……甘美的品嚐着……自己所受到的恶毒诅咒……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