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失落的小说 作者失落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江湖 江湖

    凌威藏身树丛,痴痴地望著河边濯衣的少妇,圆圆的脸蛋,白里透红,比记忆中还要娇艳动人,淡青色的衣裳,剪裁合度,勾画出那那灵珑浮凸的身段,胸前双峰入云,纤腰不堪一握,美艳如花,使他腹下涨的难受,忍不住把手探入破烂的裤裆里,搓揉著那硬梆梆的肉棒……  那少妇是他的师妹香兰,当年两人青梅竹马,耳鬓斯磨,不知渡过多少美好的日子,直至金坤出现后,一切都变了,香兰变了心,不再和他在一起,整天和那娘娘腔的小白脸斯混,后来还在师父无言的鼓厉下,不知羞耻的与那小子亲热,气得凌威怒火如焚,恨不得一刀杀了那小子……

    失落 状态:已完结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江湖》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江湖》,是作者失落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凌威藏身树丛,痴痴地望著河边濯衣的少妇,圆圆的脸蛋,白里透红,比记忆中还要娇艳动人,淡青色的衣裳,剪裁合度,勾画出那那灵珑浮凸的身段,胸前双峰入云,纤腰不堪一握,美艳如花,使他腹下涨的难受,忍不住把手探入破烂的裤裆里,搓揉著那硬梆梆的肉棒……  那少妇是他的师妹香兰,当年两人青梅竹马,耳鬓斯磨,不知渡过多少美好的日子,直至金坤出现后,一切都变了,香兰变了心,不再和他在一起,整天和那娘娘腔的小白脸斯混,后来还在师父无言的鼓厉下,不知羞耻的与那小子亲热,气得凌威怒火如焚,恨不得一刀杀了那小子……

《江湖》 第五十二章 恶贯满盈 免费试读

“主人,你放了他们,不怕留有后患吗?”悦子忧心忡忡道……

“我答应了便一定要做的,而且我已经废掉黑寡妇的武功,其他的全是老弱小儿,七派也大多归顺,那有甚么后患……”凌威笑道:“留下她的性命,也可以让其他人知道和我作对的下场的……”

“我送他们出谷时,黑寡妇走也走不动,要让人袱著走路,昨儿一定吃尽苦头了,如何还敢和凌大哥作对……”冷春说……

“她的内功行吗?”绛仙问道,众女之中,只有她才知道婉清的武功尽失,是因为凌威采尽她的元阴……

“还不错,虽然比不上你现在的功力,但也很不俗了……”凌威笑道……

“主人,武林大会应该可以顺利举行吧?”悦子皱著眉说……

“一定可以的……”凌威计算著说:“少林封山,门下弟子又不知道方丈晦光的死讯,该不会多事,青城汴海已经降服,昆仑亦已退出江湖,华山崆峒元气大伤,还有点苍受制西天圣教,只要我许以极乐丹,也不难收服的,七派不敢生事,其他人不闻加盟才怪……”

“除了七派,还有其他门派呀!”盈丹说……

“陶方已经传来消息,大多人答应推举我为盟主,要是有人不服,才要我出马,要不然,立春之日,便是快活门称雄之时了……”凌威笑道……

“主人,你又要上点苍吗?”悦子依依不舍的说……

“不,让妙玉去便行了,现在距离立春还有一段日子,要是她办不成,再作打算也不迟……”凌威说:“我留在这儿,指挥大局,也有其他的事要办……”

“好极了……”众女雀跃地说……

“冷春,你的和合补天功诠境如何?”凌威问道……

“进展很好,再有一月功夫,应该练成了,可是……”冷春忧形于色道,由于修习淫魔的销魂种阴法,她的和合补天功,更是一日千里……

“我已经找齐了七星环,只要找到楚烈的墓穴,你便不用害怕了……”凌威笑道……

“是吗?”冷春惊喜交杂道……

凌威取出七星环,排在桌上,说:“七星环合起来便是一张地图,这儿是元昌,温安该是这里,还有几个星形的记号,可不知是甚么意思,要是墓穴所在,便不应有几个,我留下来,便是希望悟出其中奥妙……”

“这里该是南宫世家隐居的鹰愁峡了……”绛仙曾经往那里擒拿南宫世家,所以认出所在……

“我也认得很多地方,但是除了这几个星形记号,便没有指示墓穴的所在,实在使人费解……”凌威叹气道……

※※※※※

在长春谷里,凌威自然是享尽温柔,夜夜春宵,虽然和众女鬼混,也花了不少时间参详七星环的秘密,却是没有有甚么头绪,他也不大著急,因为自从采尽婉清的元阴,有一天化解冷春的阴火后,竟然一举练成九阳神功的第八层功夫,自忖功力胜过当年的九阳神君,该没有人是他的敌手,就算找到楚烈的墓穴,也是锦上添花吧……

冷春虽然害怕阴火焚心,但是对凌威充满信心,只道他有终会找到化解阴火之法,而且纵然练成和合补天功,也不会立即受害,遂不以为意……

这一天,妙玉从点苍回来,报告点苍派为了极乐丹,答应臣服快活门,随众推举凌威为武林盟主,但是她也报告,在返谷途中竟然也发现西天圣教的教主,领著一群人浩浩荡荡,杀奔长春谷……

“手下败将,有甚么了不起……”凌威不屑道……

过了不久,果然有人来报,西天圣教教主在谷外搦战,凌威不以为意,领著众女出战,暗念擒下教主后,可要尝一下异域美女的风情……

出到了谷外,凌威才发觉领头的,不是西天圣教教主,而是自称是西天圣主的白皮老者,凌威自恃武功高强,有心速战速决,一言不合,便打将起来……

凌威自然知道西天圣主不会是庸手,可想不到是如斯利害,他用尽了一身所学,剧战千招,不独不能取胜,还落在下风……

众女也知道形势不妙,悦子几番要加入战团,却为绛仙所阻,因为西天圣教的教主和一干教众,在旁虎视耽耽,要是惹起混战,就算自己敌得住教主,其他人定为教众缠住,那时别说救人,只怕自身难保,绛仙也知道事态不妙,和冷春商议几句后,冷春便领著众人,悄悄返回长春谷,只剩下她和抵死不走的悦子留下观战……

凌威固然愈战愈惊,西天圣主也是难以置信,没有料到这个后生小子竟然和他力抗千招,实在骇人听闻,心念一动,长笑一声,脱出战圈,喝道:“凌威,可有胆子接我一招七星连珠,比拼一下内力么?”

凌威知道再战下去,也是有败无胜,比拼内力,更是凶险万分,但是此时也不容他说不,再看谷外只剩下绛仙和悦子,接著发现绛仙比出手式,心里一舒,便朗声答应……

七星连珠果然利害,名是一招,却包含了七股内力,而且一股比一股强劲,凌威勉力接下五股内力,已是血气翻腾,待第六股内力袭到时,更是震开寻丈,圣主冷哼一声,继续发出最后一股内力,凌威立即惨叫一声,口吐鲜红,往后便倒……

圣主正要补上一掌,绛仙却及时抱起凌威,和悦子遁入谷中,圣主施展身法追去时,却让一阵强劲的箭雨逼退,接著谷口“轰隆”作响,原来冷春已经发动了机关……

长春谷的机关实在高明,圣主虽然武功高强,但是血肉之躯,不能力敌,终于受阻谷外,气得他顿足不已,破口大骂……

“凌威,你靠这些劳什子躲得过今天,可不能永远躲起来,立春之日,我再来取你性命,要是那时你不敢出战,看看甚么人让你当武林盟主……”圣主厉声叫道……

这时凌威正在谷里狂吐鲜血,那里能够回话,圣主辱骂了一会,便领著众人离开了……

※※※※※

凌威的伤势很严重,幸好他深谙药物之道,才能保住性命,功力受损不说,最烦恼的还是眼看即将称霸江湖,却突然冒出这个西天圣主,既不能力敌,仓猝间也不能使计,而且祸近眉睫,难道立春之日,便是死期?

“七星连珠……七星连珠……!”凌威喃喃自语道,这一招功力非凡,而且诡异绝伦,内力竟然一波比一波利害,除非在短时间内,功力能够突飞猛进,不然是必死无疑的……

众女也不知如何慰解,唯有噤若寒蝉,她们也曾劝凌威逃走,但是凌威怎会听从,他花了不少功夫,才有机会称霸江湖,要是一走了之,将来就算能够击败圣主,也难令群雄信服……

凌威痴痴呆呆的过了几天,口中不停念著七星连珠几个字,众女忧心如焚,不知如何是好之际,他忽然取出了七星环,目不转睛的看了一会,接著脸露喜色大叫道:“是这里了!”

“主人!”“门主!”“凌大哥!”众女围著他齐声叫道……

“楚烈之墓该在黄山鹰愁峡!”凌威叫道,原来地图上的几颗星形图形连起来,当中的地方正是鹰愁峡……

“我立即前去,倘若找到了修练和合补天功的秘诀,冷春便可以免去阴火焚心之苦,我的功力亦会大增,那时便可以和圣主一拼了……”凌威满怀希望道……

众女也是喜不自胜,满心欢喜,赶忙给凌威收拾行装……

凌威覤空把悦子拉过一旁,吩咐道:“此行要是我顺利回来便罢,要是到了武林大会之日,我还没有回来,便多半是凶多吉少,你便如此这般,相机封了神宫,可不能让九阳神宫落在敌人手里……”

“主人,你……”悦子大惊道,知道这是凌威交代后事……

“这件事只许你一人知道,其他人可不能和她们说,你明白吗?”凌威寒声道,他最信任悦子,所以才要她负责……

“主人,你要是有甚么事,我一定会追随你的……”悦子珠泪盈眸道……

“放心吧,我一定会回来的……”凌威撩慰道:“我跟你说,只是以防万一吧了……”

※※※※※

凌威易容改装,来到了鹰愁谷,找了几天,终于在丢空了的南宫世家后山,找到了楚烈之墓,原来楚烈生前与南宫世家交好,也是在他的安排下,南宫世家每一代,均会派出家中长子,为七派效力,直到这一代,少主早亡,婉清代夫行事,维持南宫世家的声誉,遂与凌威为敌……楚烈筑墓在此,也是暗藏让南宫世家守护之意……

找到了墓穴便好办了,凌威强行破墓而进……楚烈的墓穴,虽然没有九阳神宫的奇珍异宝,却不愧是武林人士的宝藏,除了他的一生所学,还有不少武林秘笈和奇形兵器,但是凌威也无暇深究,找到和合补天功的秘诀后,便封闭墓穴,赶回长春谷,只待击败西天圣主,才再回来寻宝……

※※※※※

立春之日,凌威神完气足,绛仙悦子左右相陪,和他一起出席武林大会,他已经练成了九阳神功,充满信心,可以击败西天圣主,唯一的遗憾,是冷春虽然练成了和合补天功,可以青春常驻,但是也让他采尽元阴,武功尽失,只能留在谷里……

陶方安排得很好,事事井井有条,但是他也很紧张,知道有人捣乱,四出安排人手,监视西天圣教的动静……

至于推举盟主的事,群雄早已决定推举凌威为盟主,只欠行礼,所以大会热闹而不紧张,紧张的只有知道内情的快活门中人吧……

时辰到了,果然西天圣主领著教主和教众出现,当场向凌威挑战,于是展开一场龙争虎斗……

虽然凌威功力大进,却也不敢轻敌,开始时,还故意隐藏功力,设下陷阱,引诱圣主入壳,此战绝不比当日长春谷外一战逊色,两人奇招百出,绝艺纷陈,瞧的群雄眼花撩乱,叹为观止……

剧斗千招后,圣主终于使出七星连珠了!一声“砰”然巨响之后,凌威吐出一口鲜血,他还是受了伤,但是西天圣主却打横飞出,“叭哒”跌倒地上,再也不能起来,却是给凌威一掌击毙……

西天圣教的教主大惊失色,转身便走,凌威本来打算活捉的,但是她起步再先,追之不及,又害怕留下后患,于是奋力使尽全力,击出一掌,竟然把她活活的凌空劈死……

※※※※※

凌威终于登上武林盟主的宝座了,长春谷里热闹了好几天,各路英雄开始陆续散去,陶方等人,也相继离开,回到凌威分配的地盘,巩固快活门的势力,长春谷又回复平静了……

虽然凌威志得意满,踌躇满志,但也感到有点空虚,好像失去了目标,环顾左右众女粉白黛绿,莺声燕语,暗念皇帝老子,三宫六苑,后宫三千,却不懂九阳神功,如何能够满足这些饥渴的女人,实在是暴殄天物,那有当皇帝的资格,心念一动,竟然生出攫夺天下的痴心妄想……

“盟主,黑寡妇婉清求见……”这时有人进来报告说……

“甚么?”凌威愕然叫道,怎样也料不到她会前来,想起那美妙的胴体,不禁欲火沸腾,暗念既然自行送上,可不能浪费了……

黑寡妇还是一身黑衣,却不是劲装疾服,或是俐落的衣裙,而是一件黑色斗篷,从头到脚掩盖著曲线灵珑的身段,她也没有挂上面幕,露出了迷人的俏脸,和凌威的记忆完全不同,好像有点不对劲似的……

“妾身婉清,叩见门主,恭贺门主荣登盟主宝座……”婉清竟然在凌威身前盈盈下拜,娇媚动人的说道……

“你来干甚么?忘不了我吗?”凌威不怀好意地说:“那两个是甚么人?”

原来婉清身后,还有两个和婉清一般打扮的黑衣人,只是他们黑布蒙头,分不清是男是女……

“她们亦是盟主的故人,和妾身一样,专程前来道贺的……”婉清柔声道……

“故人?甚么故人?”凌威警戒著说,他知道婉清诡计多端,更把他恨之刺骨,此番前来,怎会安著好心,至于那两个神秘的黑衣人,看来虽然武功不高,却也不敢掉以轻心……

“盟主,难道你不认得妾身吗?”左边的黑衣人缓缓解下蒙脸黑巾,莺声呖呖地说……

“还有我……”右边的黑衣人也差不多同时露出了真脸目道:“师哥,你忘了我吗?想不到我们还有再见之日,你还贵为武林盟主了……”

“是你们!”凌威大吃一惊,怎样也想不到左边的是曾经给他强奸的绮云,右边的却是以为已经坠崖而死的小师妹香兰,定一定神,寒声说道:“你们是来报仇的吗?”

“我们的武功已给你废掉,如何报仇呀?”婉清幽幽一叹道:“身上也没有武器,你尽管搜查便是……”

“那么你们来干甚么?”凌威沉声说道,暗念香兰的武功不足一哂,绮云弱不禁风,婉清也内力全消,自己熟读毒手药王的毒经,也曾服下回天丹,差不多百毒不侵,她们就算存心暗算,也不能有甚么作为的……

“我们习了一阙天魔妙舞,专程前来献舞,为盟主祝贺的……”婉清嫣然一笑道……

“甚么天魔妙舞?”凌威讶然道……

“这儿闲人太多,这阙舞又只宜一人觐赏,要是盟主不惧妾身等使诈,还请别移私室,让我们献舞吧……”婉清低声说道……

“我怕甚么?”凌威冷笑道,心里奇怪,究竟甚么舞蹈,竟然是只宜一人觐赏……

※※※※※

凌威把她们三人带到一间奇怪的房间,那里地方宽敞,布置华丽,但是无床无榻,也没有其他的家俱,地上铺著厚重的地毡,踏足上去,舒服无比,却满布色彩缤纷的软枕,整个房间,倒像一张硕大的绣榻,原来这里是凌威和众女行淫的地方,他把三女来到这里,自然是不怀好意了……

“盟主,请安座吧……”婉清柔声道……

凌威大刺刺的坐在一个大如小山的软枕上,那里是他最喜欢的座位,只是以前坐在这里时,身上多半没有多少衣服吧……

“妾身等献丑了……”婉清发出银铃似的笑声,妙曼动人地转了一个身,身上的斗篷便杳杳飘起,往身旁飞去……

凌威一直是怀有戒心的,但是斗篷只是飘去婉清身后,不类暗器,而且她的脚步轻浮,武功未复,心中释然,接著眼前一亮,顿时心浮像促,双眼发直……

原来斗篷之下,尽是颜色娇艳的彩巾,也不知是如何挂在身上,除了几方掩著重要部位的丝帕外,全是薄如蝉翼的轻纱,而藕臂粉腿,更是完全裸露,虽然重重叠叠,如烟似雾般缠绕著婉清的胴体,但是约隐约现,份外销魂,以凌威的目力,差不多可以穿透重纱,自然瞧得一清二楚,更肯定她的身上,没有藏著凶器……

婉清仪态万千地脱掉脚上不大协调的牛皮小靴后,口中浅哼低唱,便在凌威身前展动舞姿,翩翩起舞……

这时香兰绮云也相率解下斗篷,她们的打扮也和婉清一样,要说有些甚么不同,便是香兰没有婉清那么自然,笑脸还有点虚假,绮云却是见腆不安,含羞带愧……

三女围在凌威身畔载歌载舞,香泽微闻,曲子是通俗的“喜迎宾”,尽管没有丝竹管弦,仍然是悦耳动听,舞步轻盈妙曼,配合著轻快的曲调,娴熟整齐,看来是下了一番苦功的……

凌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阵阵幽香扑鼻,尽是脂香粉气,还有中人欲醉的体香,使他心旷神怡,意乱情迷,而且香还是香,完全没有古怪的药味,不该是毒药,更是戒心大减,放开怀抱欣赏销魂艳舞,也忘了查探三女如何会走在一起……

一曲“喜迎宾”告终,三女的舞步可没有停下来,好像是婉清荡人心弦的低叫一声,几片彩云便朝著凌威的头脸飘去……

凌威心中一凛,接著发觉是三女身上的彩帕,不知如何突然离体而出,轻飘飘的随风而至,该没有甚么危险,于是不闪不躲,含笑认准来势,其中两方彩巾还没有飘到他的身前,便掉在地上,剩下一方却是掉在脚下,毕竟没有碰到他的身体……

这时歌声又起了,听了几句,凌威便认得此曲名叫“红绡帐”,由于语多轻薄,香艳缠绵,只有青楼妓女才有胆子献唱,在筵前与客人打情骂俏,然后共赴巫山……

在靡靡之音里,三女的舞姿也更是大胆露骨,举手投足,不独搔首弄姿,而且媚态撩人,忽而轻抚酥胸,忽而探手腹下,身上的彩帕,也随著身体的扭摆,穿花蝴蝶似的在空中飞舞,瞧得凌威血脉沸腾,欲焰高涨……

愉快的时光是过得特别快的,转瞬间,“红绡帐”便唱完了,三女身上的彩巾已是所余无几,除了胸前腹下还有彩帕,大半却是掉在地上,乳波臀浪,使凌威目不暇给,神魂颠倒……

“盟主,天魔妙舞可入法眼吗?”婉清风姿绰约的拢一下秀皮说……

“很好,很好!”凌威呵呵大笑,却有点失望的说:“天魔妙舞便是只有这些么?好像短了一点……”

“还有最后一节“深闺怨”,但是恐怕会冒犯盟主……”婉清害羞似的说……

“没关系,尽管冒犯好了……”凌威哈哈大笑,“深闺怨”是出名的淫辞,大意是春闺少妇,独守空房,绮梦频生,淫秽无比,凌威自然不怕冒犯了……

婉清嘤咛一声,摇风摆柳般扭动蛇腰,娇躯慢慢向后弯去,最后仰卧凌威身前,诱惑地在地上蠕蠕而动,口里轻吟浅唱,哼出了曲子……

这时绮云和香兰也随著节拍,在凌威身畔翩翩起舞,卖弄风情,亦同时开腔清唱,果然如思春怨妇,柔靡撩人……

尽管曲调悦耳,三女也是唱得有板有眼,凌威却是无心欣赏,因为地上的婉清,舞姿愈来愈是诱惑大胆,简直像思春怨妇在绣榻辗转反侧,而绮云春兰,更是靠得贴近,两女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那不是无心的,香兰的酥胸差不多贴在凌威脸上,颤腾腾的肉球不住在眼前晃动,虽然还有丝帕缠绕,已是乳香醉人,凌威那里还按捺得住,怪笑一声,便把头脸压了下去……

“师哥……爱我……我要你!”香兰春情勃发似的抱著凌威的脖子,聒不知耻地叫……

※※※※※

这样胡天胡帝、大被同眠的荒唐日子,对凌威来说已经不新鲜了,说到淫荡饥渴,三女远不及他的女人,也没有她们那么多花样,但是三女的努力和积极,却使凌威说不出的刺激……

凌威轮番向三女攻击,一往无前的发泄他的欲火,此际九阳神功已臻大成,念动即生,更能让他毫无顾忌,尽情放肆了……

三女阅人不多,自然不是凌威的敌手,虽然三个一起,还可以有喘息时间,但是凌威实在太过利害,又只顾自己欢娱,不理别人死活,当然把三女弄得高潮迭起,死去活来了……

说也奇怪,三女本来不是欲壑难填的淫娃荡妇,此际已是累得不可开交,还像吃了春药似的需索频频,苦苦求欢,凌威也从来没有这样兴奋,有点控制不了澎湃的欲火,疯狂地狂纵横驰骋,大肆淫威……

凌威终于得到发泄了,美妙无比的酥麻自神经末梢涌起,瞬快的漫延全身,禁不住精关一麻,火山爆发似的汹涌而出,他常常说男人最快活的就是射精那一刹那,这一趟好像比平常更是快活,乐得他呱呱大叫,怪叫不绝……

“……师哥……你不行了吗……我……我还要呀!”香兰缠在凌威身畔叫……

“别著忙,我会让你这个小淫妇乐个痛快的!”凌威喘了一口气说,低头看见绮云正在喘个不停,头脸尽赤,香汗淋漓的娇躯还好像失控般发抖,叫也叫不出来,知道爆发时,也把她再次带上高潮……

“盟主……别理她……大淫妇要你呀!”婉清淫荡地叫……

“我两个都给!”凌威哈哈大笑,默运心法,才得到宣泄的鸡巴竟然立即勃然而起……

两女不知是惊是喜,欢呼似的尖叫一声,你争我夺的扰攘了一会,最后还是香兰得逞,饿虎擒羊般扑在凌威身上……

虽然刚刚得到发泄,凌威还是感觉体内欲火如焚,犹其是怀念刚才射精的那一刻,渴望重温那美妙无伦的感觉……

经过一轮狂风暴雨的冲刺后,香兰忽然全身抽搐,垂死似的挣扎著叫:“不……不行了……呀……天呀……射死我了……喔……救我……婉清姐姐……你来呀……!”

婉清看见香兰尖叫了几声,双眼反白,汗下如雨,接著便没有了声色,鼻子一酸,不禁热泪盈眸,悄悄抹去眼角泪水,咬一咬牙,趴在凌威身上,撤娇似的叫道:“还有我呀……盟主,你……你弄一下我的屁眼吧,我要你!”

这时凌威还是伏在香兰身上喘息著,灵魂儿飘飘然的,彷佛在天上遨翔,说不出的舒畅快活,不知为甚么,这一趟好像射得特别多,也因为这样,快活自然特别持久,使他舍不得离开香兰的胴体,听到婉清的话,没由来的再度生出兴奋的感觉,忍不住反手身后,在婉清光滑的肌肤上抚摸著说:“屁眼么……?是不是上一次弄得你太过瘾,现在要重温旧梦呀?”

“……是……给我,快点给我吧!”婉清强忍辛酸,急不及待似的搬动著凌威的身体道……

“不怕痛吗?”凌威桀桀怪笑道……

“……不怕……我……我喜欢呀!”婉清咬牙切齿道……

“好,便让你乐一下吧!”凌威兴奋地抽身而出,只见鸡巴秽渍斑斑,马眼仍然流出腌瓒的水点,好像软弱了一点……

“来吧!”婉清自动趴在凌威身前,高举粉臀叫道……

“让我歇一下成么?”凌威笑嘻嘻地抚玩著臀缝说……

“你……你不行了么?”婉清扭头握著凌威的鸡巴,好像要把他挤乾似的说道……

“行,怎么不行!?”凌威运气一挺,竟然雄风再起……

“那么来吧!”婉清拉著鸡巴,在股缝中间磨弄著说……

“淫妇!”凌威怪叫著扶稳著婉清的纤腰,鸡巴奋力刺进菊花洞里……

“哎哟!”婉清惨叫一声,身体发抖,粉脸变色,白豆似的香汗汨汨而下……

凌威不是第一次进入这个狭窄的菊花洞,但是由于运足了九阳神功,鸡巴暴涨,感觉上好像开山劈石,花了很多气力才能冲破重重障碍,闯进洞穴的深处,里边是火辣辣的,灼得龟头又酸又麻,使他奇怪地生出爆发的冲动……

“……不……不要走……留多一会儿吧!”婉清感觉凌威开始引退时,强忍著撕裂的痛楚叫……

“美吗?”凌威喘著气叫……

“……美……呀……插死我了!”婉清嚎哭著叫,因为凌威已经开始抽插起来了……

抽插了十数下后,痛的婉清脸如金纸,俏脸扭曲,好像随时要晕过去时,凌威忽地大吼一声,身体剧震,便在狭窄的洞穴里爆发了……

凌威脱力似的软在婉清身后急喘,隔了一会,好像仍然没有气力起来,接著还高声呼叫道:“来人……来人呀!”

婉清知道大功告成了,凄然一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在凌威的呼唤声中,悦子绛仙先后进来了,看见凌威脸无人色地瘫瘼在婉清身上,不禁大惊失色……

“拿药……给……给我拿药!”凌威迅快地念出了几种药物的名字道……

“甚么事?”绛仙动手想把凌威扶起来说……

“不……别碰我……我精流不止……快点去拿药!”凌威咬紧牙关叫……

“没用的……”婉清忽然张开了眼睛,喘著气说:“凌威,你死定了……没有药可以救你的!”

“你干了甚么?”悦子颤声叫道……

“销魂绝情花……你听过了没有,我们三人,前后两个洞穴,都擦满了销魂绝情花的花粉,想不到要用到第四个洞!”婉清厉叫道……

“胡说,你……你胡说,不是真的!”凌威铁青著脸叫,脑海中出现毒经关于销魂绝情花的记载……

销魂绝情花只在苗疆生长,而且十分罕有,苗人用来制作蛊毒,视如至宝,花粉是极利害的催情药物,无论男女,用过后,便会淫情勃发,要不断交媾,直至脱精而死,毒手药王也没有见过,别说解救了……

“是不是胡说,不用多久你便知道了……”婉清虚弱地说……

“门主,那两个女的……一个已经死了,还有一个也……快死了……”绛仙惊叫道……

凌威扭头一看,死的是绮云,香兰也是出气多入气少,下体却不住涌出雪白的精液,知道她已经脱阴,去死不远了……

“贱人,我……我杀了你!”凌威暴怒如狂地叫……

“杀吧,要是怕死,我们也不会来了,我会在地狱等著,和你算帐的!”婉清讪笑似的说,感觉阴精流个不停,知道已经脱阴了……

“扶……扶我起来……”凌威软弱地说,这时他头昏目眩,完全没有气力,任他如何运功,精液还是如山洪暴发,知道大限难逃了……

悦子赶忙扶著凌威从婉清的身后抽身而出,只见他的鸡巴萎缩,阴精流个不停,忍不住失声痛哭……

“门主,现在如何是好?”绛仙流著泪说……

“杀……杀了那贱人!”凌威颤声叫道……

“她已经死了……”绛仙正要动手,却发觉婉清已经香销玉殒了,原来她给凌威摧残太甚,又失去了武功,身体特别虚弱,早已毒发身亡……

“好……死得好!”凌威喃喃自语道,想不到自己才踏上盟主宝座,还有大好前程,却命丧今朝,彷如从云端掉下十八层地狱,心里的难受,可不是笔墨所能形容的……

此时众女也先后赶到,看见凌威垂垂待毙的样子,有几个已经忍不住痛哭起来……

“……别吵……!”凌威贾其余勇地低喝一声,呻吟著叫:“……悦……悦子,神……神宫……神宫……”

众女急忙止住哭声,但是瞬即又哭声震天,原来凌威叫了一声后,便脱阳而死,一代枭雄,终于一瞑不视了……

骤逢大变,绛仙冷春只是痛哭不止,盈丹也是泪流满脸,泣叫不停,妙玉红杏亦随著众人伤心流泪……

花凤应该高兴的,她惨遭凌威百般淫辱,尽情摧残,凌威死了,应该可以从此脱出魔掌了,但是奇怪地,她却是感觉从此没有了依靠,竟然随著众女落泪……

众女伤心痛哭之际,没有人留意悦子慢慢的退了出去,走进了黑暗的甬道!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