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xcbooer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xcbooer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姨恋缘 姨恋缘

    大川昭弘是一位高中的少年,居住在名古屋,(父母都是日本航空公司的职员,父亲是机长。母亲是空勤长)因为先天的遗传,所以16岁的他就已经有1。75米的身高,在日本人中算得上非常不错的了。而且身体结实,肌肉强健。长着一副娃娃脸。有点腼腆,对人和蔼,有礼貌。是学校的剑道和空手道会长。

    xcbooer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姨恋缘》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姨恋缘》,是作者xcbooer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川昭弘是一位高中的少年,居住在名古屋,(父母都是日本航空公司的职员,父亲是机长。母亲是空勤长)因为先天的遗传,所以16岁的他就已经有1。75米的身高,在日本人中算得上非常不错的了。而且身体结实,肌肉强健。长着一副娃娃脸。有点腼腆,对人和蔼,有礼貌。是学校的剑道和空手道会长。

《姨恋缘》 第十章 免费试读

中午时分,太阳火热,昭弘和智子到是丝毫不在乎天气的炎热,在家中的泳池中嬉戏起来,香子也换了一身更加薄的衣服在家中打扫厨房卫生。

打扫完卫生后的。香子回房间,也给宝贝们喂了一次奶,然后换了一套的白色运动套装,当然,为了托住她那巨大而丰满的乳房,那专门的哺乳胸罩是不会脱的,(这种胸罩是专门为母乳妈妈生产的,避免在怀孕和母乳期间如果因为不带乳罩,乳房就会变形,下坠的,这种乳罩和一般的乳罩其他方面完全一样,对乳房有良好的支撑作用,唯一不同的就是前面乳头部分没有盖,妈妈们可以很方便的给孩子喂奶,)

换好衣服,香子就到家中的小健身房内锻炼身体,在这间近20个平方米的空间里,放置着一些多功能的综合型健身器材,是香子和女儿们常来的地方,香子的身材能保持着这么好,和她经常锻炼身体是不开的,前两天忙开董事会的事情,几乎没有怎么锻炼,今天得好好锻炼一下。

正在香子锻炼了一会儿的时候,昭弘穿着泳装运动裤。头发上还滴着水,脖子上搭了一块毛巾,走了进来,(这个时候,外面的智子已经在泳池边的躺椅上睡起午觉了。)看见姨母也在锻炼身体,认为不妥的正要退出。要是平时,两个人的生活和作息时间不一样,昭弘锻炼的时候,姨母多半在做饭或者做家务,今天因为姨母反常的下午做运动,两个人才碰到了一起。

「昭弘,走什么呀?来锻炼身体吗?一起来吧,大家一起锻炼兴致才高呀!不用害羞,大家都是运动装嘛!」香子发话了。

「那好,我还以为打扰小姨了!」,昭弘看见全身白色运动套装的香子正在骑健身车。姨母一身洁白,凸现出美好的身体,加上美丽而和蔼,昭弘当然无法拒绝美意,但是昭弘因为穿着的是泳装,所以不敢多看姨母。怕出丑就麻烦了昭弘照惯例一样,开始锻炼起身体来。先做倒挂的运动,然后再上拉力器,这一切,刚好是背对着香子。费力的骑着健身车的香子看着身体完美如运动员的昭弘在自己的面前自如的伸展着那健美的肌肉,每一次都是力与美的体现,充满着阳刚之气。在香子眼中,现在的昭弘简直就是完美的健身老师正在做演示表演,看着倒挂着的昭弘用腰力支撑着去头脚合并,非常的轻松,频率也很快,香子不由赞叹到:「哇!太厉害了,好惊人的腰力呀!」联想到那天昭弘和智子在水中欢乐,昭弘用那惊人的腰力不断的把智子的大半身体给顶出水面,香子不由得脸上一红,摔了摔头,马上阻止了自己脑子里的胡思乱想。换到跑步机上面去锻炼身体。

香子穿的着套运动装分内外两层,外面一层是,长袖上?u>录象氤ぴ硕接下来,突然一下,香子感觉到和昭弘这边触感更加强烈了,她仔细感觉了一下,知道现在是和昭弘的手背在接触了,她做出很自然的样子,用眼角的余光向左下扫了一下,看见昭弘已经把手搭在了自己的左手上,手背刚好能因为走动,不时的碰到自己的左乳。但是这个时候,昭弘依然非常镇静的和她们说话,聊天,非常自然。香子怀疑是昭弘的有意所为的想法就显得半斤八两了。香子也在心里?#123;闷,大概是自己太敏感了吧,人家昭弘到没有在意这些事情。还是自己太胡思乱想了。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香子就的心里就砰砰直跳了,因为昭弘突然用小手指的指背轻轻的碰了一下自己的乳房前沿。

香子身体都打了一个颤栗,她知道自己今天外出没有换乳罩,乳房的前部是没有乳罩包住的,除了外衣,就是真空的了,加上这件丝制外衣的良好手感,质地细腻、光滑,所以昭弘的这一接触,令香子有点大呼受不了,那触感的确太奇妙了。像蚂蚁给轻咬了一下,一阵痒,一阵麻的感觉,并蔓延到全身,令浑身一软,使不出什么力来。

现在香子7成的把握,这些是昭弘的有意所为,但是,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应付,昭弘那自然、平静的神态,而且嘴里还在丝毫不乱的谈天说地。根本使人无法把他和这个骚扰事件挂上勾来。香子可不能因为这7成的怀疑就对其做出回应,比如猛然把手抽出来,不和昭弘携手了什么的,那怕是有9成的把握,香子也认为要为了最后那一成的无辜而信任昭弘。不能做出失礼的动作,这样会令昭弘和自己都陷入非常难堪的地步。

昭弘可不知道香子的这些心思,当他第一次去接触姨母的乳房前端后就感觉到是无比的美妙,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去碰一下,就这样,昭弘每隔一段时间,利用走动中的机会,就不时的去用手指背碰碰姨母的乳房,香子到后来还真的就有9成把握这是昭弘的有意所为,但是她还是没有做出反应,因为她也感觉到这样的接触非常的紧张和兴奋,比较刺激,每一次接触都令她有特别的快感,她对这样的亲密接触都感觉到有意思,所以哪里还会去做出阻止的动作呢。

终于来到了电影院,昭弘也就好结束了这些小动作,香子反而感觉到失去了什么似的。大家选择了一部时间比较合适的校园爱情片来看,既然看电影是香子提议的,所以自然是香子出钱,昭弘跑腿,去买了三张电影票外加一点零食和饮料,三人一起走进了电影院内。

来到座位上,昭弘先让香子坐进里面的位子,然后依次是自己和智子,这样自己在中间,左右两边都是大美人围坐。电影没有多久就开始了,电影的基本内容描写的是高中的校园生活,男主人公是转校生,家境非常显赫,到新学校后和女主人公认识并相恋,其中,女主角的家境不好,家里全由母亲维持着家用,父亲是一个常年酗酒者,知道了这对少男少女的恋爱后,就他常拿这个事情来要挟男主人公,要求得到金钱来继续他的酗酒生活,对妻子也是态度恶劣,经常不回家,妻子总是以泪洗面。

最终,两人帮住了母亲摆脱了酗酒的父亲,和其离婚,而母亲和女儿一起,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给香子感受最深的,当然是那位母亲的遭遇,无能的丈夫,失败的婚姻,没有幸福和温暖的家庭。

这一切,都有香子生活的影子,特别是看到影片中的母亲被丈夫虐待,香子这样一个感情丰富的女性自然毫不犹豫的给与泪流满面的回应。

就在香子感慨万千之时,看电影时,拿着饮料喝个不停的智子给昭弘示意了一下,因为内急而去洗手间去了。而刚才一直靠在姐姐一侧看电影的昭弘,现在没有什么好依靠的,转过头去看了一下姨母,发现姨母正在小声的抽噎,通过银幕上反射的光线,能看见姨母脸上的两道泪痕。

昭弘转过身去,关心的问:「小姨,你怎么了?」在昭弘眼里,这样的剧情还没有什么值得哭的,他哪里能体会到姨母一般的共鸣呀!

「没有事儿,没有什么,是有点感动!」香子看见昭弘关切地问候自己,让昭弘看到自己流泪,总感觉到有点不好意思。所以马上低下头,拿出纸巾,搽起眼泪来。

昭弘看见香子在哭泣,感觉很心疼,这个时候的香子给人一种美丽少妇,我见犹怜的感觉,昭弘此时恨不得马上把姨母拥进怀里,好好的疼爱过够。当然,那是不可能的,现在的他能做的是从自己刚才买的纸巾里抽一张出来,轻轻的拂上姨母的脸颊,温柔地为姨母搽拭着脸上的泪水。

香子看到昭弘的这个举动,心里感动之极,她能感觉到昭弘给自己抹去眼泪的神情和气质,完全是一付爱恋的感觉,那感觉太美妙了。这是香子一生中,第一次感觉到一个男子用最怜惜自己的感情来为自己做一件事情。昭弘轻拂在自己脸上的感觉是那样的温馨、手法轻柔,生怕弄痛了自己。就象最亲密的男友在关怀自己一样。

香子突然有一种恋爱的感觉,当体会到这种感觉时,浑身一震,心跳马上加快,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脸上泛起潮红。

香子这个时候好把头更加低下去了,昭弘这个时候换了一张纸巾,继续为自己抹干净眼泪。香子对此没有半点要阻止的意思,但是当昭弘再次接触香子的脸颊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低着头的香子能够清楚的看到自己那因为心跳加速而起伏不定的胸部。

突然,香子感觉到一股暖潮从乳头处涌了出来!「糟糕,出奶了!我怎么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香子的心里大叫不好,今天晚上因为是临时说起看电影,打乱了平常的时间安排,从下午四点多给孩子喂奶过后,到现在已经9点多了,5个小时都没有喂奶,刚才看电影太出神,再因为刚才突然心跳加速,胸部起伏,给乳房以压力,现在出奶了,最麻烦的事,因为今天出门时候的大意,带得是没有盖的母乳胸罩,这下麻烦了,外衣一定会被乳汁打湿。

香子现在感觉到有点手脚无处了,不知道怎么应付,而昭弘在为自己搽眼泪,再怎么说也要等他搽完。但是香子乳房涌动的暖流还在继续,她已经感觉到乳头前端的乳头周围已经打湿了。这样一来,香子更加紧张了,一紧张,奶又出得更加勤了。乳头周围的外衣都被打湿得粘在一起了。

昭弘也注意到姨母的胸部起伏得很厉害,以为姨母出什么事情了,马上紧张起来,关心的问道:「小姨,你怎么了,又什么不适吗?」昭弘很自然的把手伸到香子的胸部去感觉一下,深怕是什么呼吸道方面和心脏方面的功能问题,那可就麻烦了。

香子看见昭弘把手伸向自己的胸部,吓了一跳,本能的要回避,一紧张,反而手忙脚乱的,身体乱动,刚好,昭弘的手掌一下把贴到了她的右乳上,香子浑身一震,昭弘也马上感觉到右手被衣服上的什么液体打湿了,他马上一惊的骭开手,看了看打湿的右手,然后疑惑得问香子:「小姨,这是,?你刚才哭得这样厉害?」

香子脸红得耳朵得发热了,好在点电影院里的明暗不定的反射光线,谁也看不清楚。

但是昭弘这句问话她简直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忐忑不安地在座位上哑口了。突然偏头,看见智子的空空的座位,「厕所……!去厕所!」香子马上反应了过来,猛然站起身来,昭弘本能的让出身位,香子象飞奔着一般的逃离了座位和难堪。

昭弘看见姨母难堪的逃离了座位,正在迟疑,本能的举起自己的右手,一股奶味嗅进了鼻子,「哇!是奶!!姨母又出奶了!」昭弘的心里惊叫道,因为刚才看见姨母哭,流泪,所以没有联想到这个事情上来,现在知道了,原来是姨母奶胀出奶了,而且姨母今天的乳罩没有盖,所以把外衣打湿了。一定是这样了,怪不得姨母飞一般得逃跑了。一定是去厕所处理了。好遗憾,我又不能跟去,呜呜!!姨母大概要把多余的乳汁挤掉吧,太可惜了!!我好恨!不过昭弘还是二话不说,用舌头把手上的乳汁都舔了个干净,心中大呼过瘾。

旁边两个位置都人去空空,留下昭弘一个人在这里大发感叹。昭弘现在也是一付坐立不安的样子,他是好想去厕所,虽然明知道姨母是在女厕所,自己是不可能进去的,而且即使去了,碰到了也非常尴尬。所以好在座位上等了,然后幻想一下姨母在厕所的动作。

再说香子,香子一口气逃离了座位,满脸绯红,神色紧张的来到洗手间,进去就看见正在洗手台镜子前补妆的智子。智子也看到香子了,见母亲双颊泛红,神态慌张,智子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

马上过去,拉着母亲进了一间位子,关上门,悄悄的问:「怎么了?妈妈?」

香子抬头看了看关切自己的女儿,笑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奶胀了,把衣服都打湿了。」

智子耞到原来是这个事情,脸上露出了轻骭的笑容,她还以为出什么事情了呢,原来是这个,不过看到母亲如此慌张的样子,刚才说不定是被昭弘看见了,不然母亲不会这样紧张得脸都红了。

「智子呀,你出去一下,让我自己来挤奶吧!」香子开口了。智子正在想着昭弘知道了母亲奶胀了,一定嘴馋得很,耞到母亲说这话,先愣了一下,并没有动,然后突然带着微笑地对母亲说道:「我亲爱的妈妈,挤掉我们宝宝的早餐,那多可惜呀,还是让女儿来代劳吧!」

「你,难道你要,那,那……!」香子马上体会了其中女儿的意思。刚才才退烧的脸又泛起红霞。

让20岁的女儿来给自己吸奶,虽然两人都是女性,但是要让自己喂20岁大的女儿。感觉到有点不好意思。

「妈妈!我们都是当母亲的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女儿也是想为妈妈分忧呀!挤掉的确太可惜了!

智子的解释打消了香子心中的疑虑。

说完,智子熟练地帮母亲脱下上衣,母亲那硕大的乳房就呈现在自己眼前,除去那没有盖的哺乳胸罩,母亲那对巨波略为向下坠了一下,然后尖挺在胸脯上,形成两座巨大的人体山峰,彷佛在向智子招手。欢迎其前来攀登。

「哇!太大了!太饱满了!」智子的内心发出由衷地赞叹。她也是第一次在如此近的距离上看见母亲的乳房。

所以才会受到如此大的震撼,智子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昭弘虽然有了自己这样丰满身材的姐姐的同时,还对母亲的身体如此感兴趣,因为它的确太具有杀伤力了,特别是对男人。

「妈妈,你的这个好丰满呀!我看了都动心了!」智子说出发自内心的感慨。

香子耞到连女儿都这样赞美自己,看到自己裸露的乳房连女儿都着迷了,既有点含羞,但同时也感觉到自豪,想不到已经是四个女儿的妈妈的自己还能得到二十岁女儿发自内心的赞叹,她还是感觉到自己是蛮有实力的。

香子没有回答什么,是含笑得看着女儿,智子看了母亲一下,看见她那甜蜜的微笑,然后,埋下头,一口含住了母亲的乳头,使劲的吸奶起来。香子被女儿这一吸,吸得全身发软,差点大喊出来,好在还能控制住,是发出了低沉的鼻哼,感觉到自己乳房中的胀痛感正在逐渐减弱,取而代之的是乳汁被吸走,乳房里传来的阵阵舒爽的快感。香子被这样的快感包围着,鼻子着低哼着,双手不由自主地张开,把智子的头紧紧地揽入怀中。「吃吧!我的女儿,以前你小的时候,妈妈没有让你吃过痛快,现在补偿给你」

香子的内心充满着对女儿的关爱。

自懂事以来,智子还是第一次吸食人奶,以前自己的奶也喝过,不过是在杯子里喝的,没有什么的感觉。这次吸食母亲的乳汁,感觉大不一样,那浓浓的奶味,那爽滑的感觉,带着温热被自己吸了出来,充满着整个口中,咽下去的感觉是那么奇妙,彷佛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婴孩时代,母亲那温暖的怀抱。对,「母亲的怀抱」,终于懂了,终于知道昭弘为什么了这样喜欢吃奶了,昭弘一定是有恋母情节,因为从小受到的关怀不够,哎,我可爱的昭弘呀,好可怜。以后姐姐一定好好疼你,一定好好喂你。

母女俩各怀着心事,完成了这一次特别的哺乳体验。当智子的嘴离开母亲的乳房的时候,抬头一看,母亲潮红的脸泛起幸福的笑容。

智子也感觉到是为母亲完成了一次小小的服务。母女俩对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接着,香子点了点头,智子领会的离开了。剩下事情就是母亲自己要做的了。

智子又在镜子前稍微整理了一下,然后走出卫生间,回到了座位上。

看到昭弘坐立不安的样子,一见到自己就问:「怎么去了这样久呀!我都差点去厕所找你了!」智子抿着嘴笑了,对着昭弘耳语,「我看你是在问另外一个人怎么现在还没有回来吧?」

昭弘一惊,看了一下智子,他当然知道智子说得是谁,而且看姐姐的样子,一定和姨母是碰过头,甚至帮忙挤奶过了。他马上显出了一付惋惜遗憾的神气。还不住的连声叹气……「哎!……哎!!」

智子看到这个完全没有掩饰自己心态的弟弟的表演,更加是大感有趣。然后再次踌到昭弘耳边,悄声说道:「我的好弟弟,你不要遗憾了,那东西,没有浪费,嘻嘻,姐姐全帮你代劳了,妈妈现在还在那里整理衣服呢!」

昭弘一惊,转头看着智子,看见姐姐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看来这次姐姐真是帮姨母吸奶了。突然想到一个事情。猛然抱住智子的头,飞快地吻向了姐姐的美唇。

智子先是一惊,正想躲闪,然后马上体会到其中意思,也就引向昭弘,两个人的嘴对着嘴,舌头不断的绞缠翻滚。昭弘现在能真切地感受到姐姐口腔中的浓浓的奶味,令他兴奋不已。不断的把姐姐的舌头吸进自己的嘴中,好像要从上面吸走所以的奶因子一般。两个人抱头纠缠在一起好久,直到昭弘意识到姨母大概要回来了才骭开。

两个人气喘吁吁的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让急促的心跳慢慢的平缓了下来,智子看了昭弘一眼,看见弟弟一付极力克制慾望的神情,知道他对母亲是动了情的,不然也不至于一说到母亲的事情就令他如此猴急。不错,有希望,昭弘是能打开妈妈心结的人,昭弘已经动情了,就一定好说。

这个时候,香子也走了进来,回到了自己座位上。香子这个时候可不敢望昭弘,三个人都没有话说,一直到电影看完。

电影散场后,因为天色已经很晚了,三人没有再步行,而是叫巴士回到了家中,并分别返回各自房间休息。

而今天,经历了看电影的一系列艳遇的昭弘自然是久难入睡,打开电脑,上网把自己今天的经历写成文章,发表在了其同好者的园地。接着慾火焚身的来到姐姐房中,两人大战一番后,相拥着沉沉地睡去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