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weileqi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weileqi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给岳母过生日 给岳母过生日

    来到弥漫女人香气的卧室,我一手抱着岳母,一手打开了她席梦思床上的红色缎被,将红色的缎面向上,然后将她放在缎被上。我打开空调,先脱去自己的衣服,然后脱去岳母内外裤,但仍让她穿着紫红色的对襟紧身缎袄。爬上床,我赤身紧紧抱着岳母对着她肉感的红唇先来了一阵激情的热吻。岳母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全身轻微地颤抖着。

    weileqi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给岳母过生日》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给岳母过生日》,是作者weileqi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来到弥漫女人香气的卧室,我一手抱着岳母,一手打开了她席梦思床上的红色缎被,将红色的缎面向上,然后将她放在缎被上。我打开空调,先脱去自己的衣服,然后脱去岳母内外裤,但仍让她穿着紫红色的对襟紧身缎袄。爬上床,我赤身紧紧抱着岳母对着她肉感的红唇先来了一阵激情的热吻。岳母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全身轻微地颤抖着。

《给岳母过生日》 正文 免费试读

今年的冬天比往年要暖和得多,但进入12月份江南的冬天也就真的寒冷了起来。

接到在外出差老婆的电话“命令”——今天到岳母家给她过生日。

下了班给岳母打了电话便冒着零星的小雪花往她家赶。其实就是老婆不给我电话我也会到岳母家去会她,因为长期以来,岳母的身影一直在我脑海里缠绕,而且最近越来越让我寝食难安……

“小刚来啦,快进来”岳母开门让我进屋。

“妈,今天是您的生日,雅琴出差,我来为您过生日”放下生日蛋糕,我一屁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都老太婆了,还过什么生日”岳母喜笑颜开开始为我倒茶。看着岳母忙碌的身子,我不由起了反映。

自岳父前年去世之后岳母就一直寡居,48岁的她因为原来是专业的舞蹈演员,所以无论是身材还是容貌完全不能与其年龄相符。波浪形如丝缎的黑发蓬松地披在双肩,白净丰润的肌肤,满月羞花的面容,大眼显出的媚态,性感丰满的樱唇,无一不显示出一个典型的美熟妇。而今天视乎更显得年轻:她身穿一件紫红色软缎对襟棉袄,也许身材稍许发福的原因,那件缎袄将她的上身绷得紧紧的,特别是胸前的一对大奶将紫色缎袄顶的鼓鼓仿佛要崩裂而出,相比之下腰身又显得太细,使得缎袄中断将她的腰身箍得紧紧的。而她穿着黑裤的下身,由于臀部的丰满也显得紧紧蹦蹦的,将缎袄的下摆也涨了起来,将全身的凸凹曲线十分美妙的展现出来。看着眼前晃动的岳母,我的胸中不断涌动着激情……“来,喝茶”

接过岳母递过的茶杯,我忽然发现她歪着脖子。

“妈。您的脖子怎么啦?”

“昨晚落枕了”

“哦,那我来给您按摩一下好吗?”我心里不由疾呼——老天助我也!

“好呀”

于是,我让岳母坐在一个方凳上,我站在岳母后面开始了给岳母过生日的第一个节目——按摩!我哪里会按摩呀?我是想好好的和我的缎袄岳母来一次激情的接触!当我站在岳母的身后时,岳母蓬松黑发散发出来的一阵醉人的香味扑鼻而来,我心在这香味下颤抖。我将岳母的黑发撩起,双手按在她颈部的两侧十指蠕动直接揉捏着她那滑嫩的肌肤开始了“按摩”……“嗯,好舒服”揉捏了一会儿,岳母如叫床般的呻吟道。

“解决落枕一定要将相连的经络都理顺,有的人甚至要将全身的经络理顺”

我胡编乱说。

“是吗,那我今天就好好享受一下哦”岳母高兴答道。

我的双手开始隔着她的缎袄抓捏着她的双肩。当我的双手紧紧抓捏着她的缎袄时,一股柔软滑润的感觉通过十指和手掌直冲我的脑海,我的下身顿时抗议雄起,双手不用自主加大了力度,紧贴缎袄揉捏的范围也不断扩大……揉着、捏着,我悄悄打开了我裤子的前门放抗议许久的兄弟出来参战。我忽然抓着岳母缎袄的双肩将它们向背中心一用力,只见岳母头向后一下倒在我怀里,而我的兄弟亟不可待地对着她缎袄的背部凶猛的杀了上去,兄弟紧紧趴在缎袄上亲着、吻着,一遍一遍享受着岳母那柔滑的缎袄……看着她那因双肩向后扭而挺得高高的前胸,她那肥硕的双奶被迫紧绷着的缎袄胸部,我双手激情地在她缎袄的双肩,双臂、柔背、滑腰不住地揉、捏、掐……

“嗯,嗯,舒服……”岳母闭眼继续呻吟着。

也许有的同好要问:你这样放肆难道岳母不知道?

也许各位不相信,我的岳母不仅知道,而且我敢说她根本就没有什么“落枕”,她不过是在引诱我!

记得一个月之前的一天早晨,也是奉老婆之命,我到岳母家送她要的化妆品,谁知当时岳母不在家,我便一个人开门进去等她(有岳母家的钥匙是很正常的哦)。

虽然经常来岳母家,但我一个人在她家待着还是第一次。于是,当时一种莫名的冲动油然而生。当我进到她的卧室,闻着闺房溢满女人气息的芳香,看着她尚未整理的席梦思床上凌乱的红色软缎棉被时,我一下子激情万丈。也不知是哪来的胆量,我突然脱去所有的衣服一下子扑向岳母的床上,将她那红红的缎被揉成一堆,用已经硬的不能再硬的分身对着柔滑细软狠狠猛插下去,同时全身紧压着缎被双手用力地抓捏着缎被,全身在缎被上狂日起来。前身贴着缎被光滑柔软的感觉是那样的爽,分身四周被柔滑缎被裹着激烈摩擦是那样的过瘾,随着不断地揉动我似乎进入了一个温柔乡,而身下的红色软缎棉被似乎变成了我那迷人岳母的沣润肉体,我的分身似乎正日着她那肉嘟嘟的美穴,我的双手好像正揉捏着她那丰满的乳房。一时间我的思绪进入了一种激情的游离状态,我死死压着缎被,双手狠狠揉捏着缎被,分身杵在缎被上狂猛日起来,嘴里不由自主喊了出来:

“日死你!日死你!日死你我的美肉岳母啊!……日,我要将你的肥肉逼日破!日!……揉,狠狠揉,我要将你的肥奶揉肿,揉烂!啊,我的肉肉岳母!”

就在我疯狂地将岳母的缎被当成岳母的肉身狂日起劲时,突然我听到客厅有动静。

我回头一看,只见岳母正在门外看着我。我吓得急忙爬起来,穿上衣服。我想,这下算是完了,岳母一定以为我是个变态狂,我如何面对她呀?又如何向老婆交待?

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当我走出岳母的卧室来到客厅时,岳母一句骂我的话都没说。

“你来啦?”她明显绯红着脸,看着我问道。

“妈,我这是……”我显得惊慌失措地刚要解释……“东西带来了吗?中午就在这里吃饭吧”岳母打断我的话,似乎刚才一切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岳母的神态我一时迷茫……后来当我和岳母亲密无间时,岳母給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自岳父去世后,岳母长时间以来一直把我当成他的意淫对象!(这是后话)按摩仍继续着,激情的火焰也越来越激烈。

靠在我怀里的岳母仍闭着眼,我的分身还紧紧顶在她背部的缎袄上。大面积揉捏好久后,我的双手从她的双肩慢慢滑到了她的胸部,突然我双手十指对着她那高耸紧绷的肥硕双奶隔着缎袄狠狠一收紧,猛地把她往怀里一拉,下体分身同时用力对着她背部的缎袄狂顶!

“啊,轻点,小刚……”岳母呻吟道。

“妈,我是在给您的乳房做按摩呢!”我一下狠似一下隔着缎袄疯狂揉捏着岳母的肥奶。

“啊,啊,开始舒服了,你揉吧,你捏吧,你狠狠揉捏妈妈淫荡的奶子吧,啊……”

我激情似火,双手在岳母肥奶缎袄上狂揉很捏,分身在她背部缎袄上狂杵:

“妈,你更本就没有落枕,是不是?”揉捏的力度不断加大,顶杵的速度越来越快。

“啊,啊,是的,我没落枕,我就是想让你弄我,啊,啊……”她再次呻吟。

“妈,来,到你卧室里我一定弄得你更舒服!”我从后面一把抱起岳母,走向她的卧室。

……

来到弥漫女人香气的卧室,我一手抱着岳母,一手打开了她席梦思床上的红色缎被,将红色的缎面向上,然后将她放在缎被上。我打开空调,先脱去自己的衣服,然后脱去岳母内外裤,但仍让她穿着紫红色的对襟紧身缎袄。爬上床,我赤身紧紧抱着岳母对着她肉感的红唇先来了一阵激情的热吻。岳母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全身轻微地颤抖着。

“嗯,小刚,快,快弄我……”两嘴刚一离开,岳母就眯着眼向我央求。

我双手撑在缎被上,挺起上身,看着红缎被上穿着紫红缎袄的岳母一幅媚态,分身再次暴涨。当我的眼光看到岳母因呼吸不断起伏地缎袄的胸部时,我再次用用力的双手狠狠抓住了她那肥肥的双奶,然后坐在她的胸前,将她的双奶抓起中形成一道凹沟再将自己硬邦邦的分身插在其中。肥大的双奶顶着柔滑的缎袄紧紧地包着我坚挺的分身,这种感觉真他妈爽极了,我不由得紧紧抓着双奶顶着的缎袄狠狠向分身揉捏,让分身充分享受缎袄挤压的柔软和光滑。硬硬的分身在岳母柔滑的缎袄奶沟中进进出出,不时碰到她性感的樱唇。但她依然紧闭着双眼和双唇。看来岳母心理上还没真正放开。必须首先在心理上完全打开岳母的羞耻感才能让我享受到淋漓尽致的快感。

“妈,睁开眼睛,看我怎样日你的肥奶!”我双手突然用力狠抓着她的双奶,对她吼道。

“啊,轻点,小刚……”她微微睁开了妩媚的双眼。

“日,你这个欠日的大奶!日死你!啊,真他妈柔软啊!嘴巴张开,我还要日你这性感的樱唇”

“嗯,嗯……”

当我的分身进入到她肉感湿润的小嘴时,她立刻将分身紧紧地含住。

“啊,真舒服啊,妈,你含鸡巴的技术怎么这样好?真刺激啊!日,我日你这勾人肉嘴,日啊!”揉捏着肥奶顶着的缎袄,日着缎袄奶沟,进出在柔湿的小嘴,我日动的速度渐渐加快,突感一阵急促的快感涌上心头,不好,要射了!我赶紧将鸡巴从岳母口中抽了出来,起身撇开她那丰满的双腿,握着硬邦邦的鸡巴对着她那肉嘟嘟的肥屄,用力猛地狠狠插了进去!

“啊”我俩几乎同时兴奋地喊了出来。岳母久未侵入的肉屄依然是那么样的紧,死死夹着我粗壮坚硬的鸡巴,让我万分兴奋,过瘾之极。我紧紧抱着她那穿着缎袄的丰满肉体,胸前压在她肥硕的双奶,鸡巴在她不断收紧的肥屄中快速插进抽出,狠狠上下左右捣腾。

“日,日死你!哦……好过瘾啊!日……!你过瘾吗我的肉岳母?”我气喘吁吁对着岳母道。

“啊,过……过瘾!……过瘾死了!……对,就是这样,再快些……哦……日……用力,用力日……啊……这下日穿了,对,对……再日很些……我的好女婿我给你日,快,……啊……快些日死你的岳母!啊……“岳母不断快速上下摆动着丰臀迎接我狂猛的抽插,似乎要和我来一场日屄PK,并不时淫语绵绵,浪荡满情不断诱使我加快狠狠日她。

“哦,你这个骚岳母,我日……你这个淫荡的岳母,啊……日,日,我要日穿你!日,日,我要日烂你引死人的肥肉屄!日,日……!”我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撞击的力度不断加大,恨不得真的要把我这淫荡风骚的美艳岳母日穿日透一样!

在岳母放荡不羁的呼喊中,我终于败下阵来,一泻千里!

唉,给岳母过这个生日我付出太多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