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weileqi为作者的小说 weileqi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给岳母过生日 给岳母过生日

    来到弥漫女人香气的卧室,我一手抱着岳母,一手打开了她席梦思床上的红色缎被,将红色的缎面向上,然后将她放在缎被上。我打开空调,先脱去自己的衣服,然后脱去岳母内外裤,但仍让她穿着紫红色的对襟紧身缎袄。爬上床,我赤身紧紧抱着岳母对着她肉感的红唇先来了一阵激情的热吻。岳母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全身轻微地颤抖着。

    weileqi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给岳母过生日》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给岳母过生日》,是作者weileqi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来到弥漫女人香气的卧室,我一手抱着岳母,一手打开了她席梦思床上的红色缎被,将红色的缎面向上,然后将她放在缎被上。我打开空调,先脱去自己的衣服,然后脱去岳母内外裤,但仍让她穿着紫红色的对襟紧身缎袄。爬上床,我赤身紧紧抱着岳母对着她肉感的红唇先来了一阵激情的热吻。岳母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全身轻微地颤抖着。

《给岳母过生日》 给岳母过生日 续二 免费试读

我喘着粗气紧紧抱着穿着岳母紧身红缎袄凸凹有致的丰满身子,压在厚厚柔软的绿缎被上,激动上下摩擦揉动着,赤身感受着岳母全身的柔滑,一股舒服刺激的激情充满着我整个身体,带给我无比的温柔享受。

以前我曾赤身抱压着岳母的柔滑缎被揉弄,不断地意淫,把她缎被的柔软当着她肉体的柔软,把她缎被的光滑当成她肌肤的滑腻。就是那样我已经感到相当的舒服和刺激。现在我不仅仅真实的抱着岳母的身子,而且还是她这穿着紧身缎袄的丰满身子,更是压在她柔软的缎被上。我不断快速地摩擦揉弄着我这美艳的肉岳母,赤裸的上身及四肢的内侧与她身着缎袄和丝裙的丰满肉体紧紧挤压,小腿及双脚也压在光滑柔软的缎被上,上下揉动。我的全身真正陷入到色彩斑斓的温柔乡,那种柔滑的感觉侵入我的心扉,胀满我的大脑。

我身下的岳母,满头乌黑波浪卷发摊撒在绿缎被上,随着我的揉动上下飘荡,岳母身下的缎被一时被我揉得陷下去,一时又弹起来,不断起伏着。岳母娇媚丰腴的脸盘泛着红光,眯着勾魂的双眼盯着我,气喘声逐渐加快,肉感猩红的双唇蠕动着发出淫荡的呻吟:

“快,亲我!我的亲女婿!”

我血脉贲张,低头猛地扑向岳母的肉唇,马上,她的肉舌就伸进了我的口腔,急促地搅动着。

我的舌头也在她的嘴里迎接着岳母的香舌,相互缠绕、吸允、顶压,一会后,我突然把她的香舌用力吸拉出她肉嘟嘟的嘴,双唇喊着她肉肉的小香舌猛地吸允,吸允,她的头渐渐抬起适应着我的力度……“碰”的一声,双唇断开后,岳母“啊”的一声头又倒在缎被上。

“这么大力,舌头都被你吸嘛了。小坏蛋!”岳母抛着媚眼。

“谁叫你诱惑我的!”我继续在岳母的身上蠕动着,“妈,你真是迷死人了,今天我一定要好好享受!”

“谁诱惑你了?都是你这个小色狼把人家弄成像个荡妇一样!”岳母继续淫语娇声道。

“你就是个荡妇!我就是喜欢你这个专门勾引女婿的荡妇!我的肉岳母,你今晚一定要尽情放荡给我看,好吗?”揉动中我将顶在她丝裙上硬邦邦的鸡巴向她双腿间狠狠一杵。

“啊,我不是荡妇,我是你的岳母,人家是贤妻娘母。”

“好,那让我看看你是怎样的贤妻娘母。”我贴着岳母从她柔软的身上下滑,一直下滑到她的双腿。

把她的红丝裙向上一翻,啊,里面尽然是真空的。白净丰腴的双腿微微分开着,在丰满肉感的大腿之间贲起一圆润的小肉包,肉包上面是倒三角形的一片黑色的阴毛,那浓浓的阴毛下面就是迷人的沟壑幽谷。我从岳母的小腿慢慢向上抚摸、揉捏,来到大腿根部。我把她的大腿分开,一个熟美的肥屄呈现在我的眼前,两片微褐色肥厚的大阴唇微微张开,里面鲜红的嫩肉颤巍巍蠕动着,嫩肉的顶端一个鲜红的肉粒不断抖动。我先用一只手一把盖在肉丘上,忽的抓着整个肉包激情揉动。

“嗯,哎,好!”岳母开始呻吟起来。

我再分开她的大阴唇,一直大拇指对着正在抖动的阴蒂,用力一按,接着食指跟上双指捏住逐渐胀大的快速揉捏。

“啊,哎哟……那里不要……啊,太刺激了!快,快,啊……”岳母大声呻吟。

我迅速用另一只手的十指和中指,对着因地下面颤抖不已的嫩肉洞插了进去,在里面急促扣、搅,同时,捏住阴蒂的手继续揉捏。我的两只手齐动,速度逐渐加快,力度不断加强,抬头看着颤抖不已的岳母,低吼道:

“你还是贤妻娘母吗?啊,说呀,你这个肥骚屄!我肏、肏、肏烂你的骚屄!

嗯,肏、肏、肏死你这个欠日的荡妇!说,你是不是欠日的荡妇?说!”

“啊,啊,我不是贤妻娘母,不是!哎哟,好过瘾啊,对,用你的手死劲肏我的骚屄,狠狠肏烂我的骚肥屄!啊,啊,我就是个欠日的荡妇,我就是个欠女婿狠狠日的骚岳母!啊……”岳母不断抬起肥臀,浑身颤抖地跟着我双手动作的速度,快速起伏,大声呻吟。

“啊,啊,死了,舒服死了……啊,啊……完了……”她尽然在我双手的肏弄下达到了高潮!

抖了抖沾满岳母淫液的双手,看到在缎被上仍在大声喘气的岳母,以及在岳母肥臀下缎被上一大滩湿印,我下床到洗手间拿出一条毛巾,为岳母擦清双腿及其之间的污秽。把岳母拉了起来抱在怀里,亲吻着她红潮未退的脸盘和猩红肉感的双唇,一只手隔着缎袄抓着她的肥奶揉捏着。

“舒服吗?妈!”

“嗯,舒服!小坏蛋!”岳母紧紧依偎在我的怀里低声道。

“高潮了?”

“嗯。”

“妈,你怎么这么没用?”

“什么?”

“不经搞呀!”

“去,你个小色狼,站了老娘的便宜还卖乖!”

“不是吗?我还没动用真情实弹您就缴械投降了。”

“谁叫你专门弄人家敏感的地方,还那样刺激人家,你让我怎么受得了?”

“您倒是舒服了,可我正憋得慌呢!”我抓着她大奶的手狠狠一捏,再猛地一扭。

“啊,轻点捏,疼。”岳母口中喊着疼,身子却向上挺起,把一对肥奶尽量迎着我的揉捏。她习惯享受受虐的欲望开始启动。她也抬头勾魂地盯着我的眼睛:“憋死你,让你学坏!”

“真要憋死我?那好,我穿衣服了。”我假装起身。

“不,不要。”岳母马上拉住我,双唇一下吻住了了我的嘴:“我的小亲亲,我的亲女婿,我让你舒服!”

“您怎样让我舒服?”

“我让您真枪实弹地弄。”

“怎样真枪实弹呢?”我们又玩起了语言游戏,我喜欢这样进入激情。

“你说呢?”其实岳母也喜欢这种吊吊。

“好啊,你这个荡妇竟然戏弄我!”我一把将岳母按在缎被上,跨骑在她腰间,双手齐出隔着她大红紧身缎袄的大奶十指狠狠收拢,发力猛揉很捏。

“让你戏弄我,你这个大奶骚货。先让我把你的这对大肥奶捏破它,揉烂它,老子揉,老子狠狠揉,老子捏,老子狠狠捏!"“啊,哎呦喂,揉破了啊,我的奶让坏蛋女婿捏烂了呀……啊,啊……”岳母挺胸承受着我的蹂躏并无不适,媚眼不断抛向我:

“好,好,我要你坚硬粗大的鸡巴狠狠日我的骚屄!让我小亲亲女婿的大鸡吧狠狠蹂躏你肉岳母的肥骚逼!”

听着这么淫荡的话语从岳母猩红肉感的双唇中发出,看着岳母躺在绿缎被上放荡的摸样,我热血沸腾,一把抱起她将床头还叠着成长形的厚厚的软缎红色棉被拉到床中央,然后把岳母放在上面,望高高缎被上的岳母的身上一跨,顿时岳母连同红缎被一起向下陷入成一个船。我抱着岳母压在柔软厚厚的红缎被上狠狠揉弄了一番,感受了一番缎被和岳母的柔滑后,再次俯身滑向岳母的双腿之间。

我硬邦邦的鸡巴紧紧顶在柔滑的红缎被上,再次扒开岳母的大阴唇,找到她已发涨的阴蒂,低头贴了上去。我张开双唇,一下将她发胀的阴蒂含在口中,然后猛地吸允,轻轻叮咬,舌尖不时插进她阴道中狠狠搅动。

“啊,啊,……要命了,哦,太刺激了!好女婿,我的亲肉肉女婿,对,对,就这样添,添……哦,对狠狠添我的骚屄,啊,哦……,轻点咬呀,啊,啊……重点吸我的豆豆,哦,痒死了……啊,舒服死了!”

躺在缎被上的岳母一双丰腴的美腿垂在长形红缎被的两边,肉嘟嘟的阴部随着我的添咬起起伏伏。

“啊,要来了,来了!”岳母看似又要高潮了。

我顶在缎被上的鸡巴不断摩擦感受着无比的柔软和光滑,变得越来越硬。于是,我赶忙抬头离开了岳母的阴部,制止她过早的高潮。起身骑在缎被上,握住坚硬的鸡巴对着岳母已泛出淫液、粉红的肥厚肉屄,腰部向下,屁股向前狠狠猛地插了进去:“日!老子日死你这个肥奶骚岳母!”

岳母同时也大声呻吟道:“哦,终于日进来了,好粗呀,啊……好硬好大呀!

……日,日,狠狠地日死我!……啊,再大力点,哦,哎哟……““日,日!过瘾不过瘾?嗯!”我狠狠地日着肉岳母。

“啊,过瘾,日得我过瘾啊!用力!……嗯……再用力日!”

“日!我的肉岳母,你说你骚不骚?日!”

“啊,骚,我的小亲亲女婿,我骚,我骚得很呀!”

“日!你淫荡不淫荡?说!”

“哦,淫荡,我就是小亲亲女婿的淫荡骚货!啊,再日重点,日呀…… ”

“啊,日死你,太他妈骚了,太他妈淫荡了!日,我真想把你的肥骚屄日烂!

日穿!”

“哦,我的小亲亲女婿呀,岳母的肥骚屄今天就让你狠狠日烂!日……日穿!啊……”

“啊,日!我的肉岳母,你是不是欠日的骚婊子?啊!”

“哦,是,是,我就是我小亲亲女婿一个人的欠日的骚婊子!再日狠点,狠狠日你骚婊子肉岳母!啊……”

岳母淫声浪语一声高过一声,压在她肉体上冲锋陷阵的我,撞击力度也越来越大。岳母肥厚阴道里的嫩肉不断收缩、挤压我坚硬的肉棒,带来一阵接一阵的极度刺激。我的鸡巴在岳母的肥骚屄里快速进出,随着刺激度的不断加强,我抽出鸡巴时会抽到她的阴道口,而插进去时,一定要很猛地一插到底,岳母那两片肥厚的阴唇也随着我鸡巴的抽插翻进翻出,并不时带着阵阵淫液。岳母的屄是越日越过瘾,越日越刺激。忽然岳母紧缠绕在我屁股上的双腿大大张开,抓着我双臂的双手,一下紧紧抱住我激烈起伏的腰身,的下身急促上挺,迷人的双眸盯着我放出极度媚幻的眼光,猩红的双唇张开对着我高声叫道:

“快,快,我的小亲亲女婿,再快日,再用力点日!对,对,使劲,使劲日!

再日狠点,狠点,日,啊……我快来了,日,狠狠日死我……快!”

我也感到阵阵凉意染上脊梁,不好,我快出货了!马上,我直起腰身,抬头看着仍然穿着大红缎袄的岳母,缎袄的胸前在长时间挤压揉擦中两颗盘扣已经裂开,一对胀鼓鼓的大奶在缎袄中随着身体的揉动,上下荡漾。我双手齐出一把猛地隔着缎袄抓住大奶,狠狠狂抓猛捏一番后,突然抓着缎袄的胸襟向两边用力一拉,岳母一对白花花的肥奶终于赤裸展现在我的面前。下面插在肉屄里的鸡巴突地暴涨,进出的节凑不由自主更加提速。我粗壮的双手狠狠伸向岳母那对肥奶,十指贴着丰腴、柔滑、膨胀的奶肉用尽全身的力量猛地一抓,狠狠一捏,死死一掐,岳母肥大的双奶被我狠狠一顿蹂躏,肥嫩的奶肉从我十指中间不堪重负地溢出。脊梁的凉意越来越重,鸡巴的快感越来越刺激,抓着大奶的十指突然狠狠一发力,插在岳母肥肉屄里鸡巴突然猛地飞快加速:

“我也来了,我的肉岳母!日,日,日死你!日烂你!日穿你!啊,你这对淫荡的的奶子,我要揉烂你,捏破你这对害人的大肥奶呀!啊……日……日……日……!啊,我要射了!射!射……老子射满你的肥骚逼!射死你啊!……”

“啊,我的小亲亲、肉亲亲女婿呀,你淫荡的骚逼肉岳母今天真被你日上天了……啊,过瘾死了呀!……啊,我的骚肥屄呀,被你日,日穿了,日,日烂了!

……啊,我的淫荡的大奶呀,被你揉,揉烂了!捏,捏破了!……啊,我来了,来了!我感受到了你滚烫的精液,好多好多呀!……”

近两个小时的激情战斗,终于慢慢硝烟云散。

这次战斗比一个月前给岳母过生日时要激烈得多,因为这次岳母的付出一点也不比我少!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