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潜伏在校园andrew_x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潜伏在校园 潜伏在校园

    安阳的下身同样赤裸着,硬直的肉棒挺立在程倩倩小穴前面,程倩倩双手撑着椅子的扶手,上下起伏着身子用小穴上的两片嫩肉摩擦着安阳的肉棒,不时发出轻微的喘息声,而小穴里分泌的淫水,早已涂满了肉棒,让它在灯光下显得亮灿灿的。  当程倩倩又一次撑起身子的同时,安阳的左手扶住她的细腰,右手握着自己的肉棒在程倩倩的小穴外一阵触弄,待顶正了入口之后,改用双手握住程倩倩的腰部两侧,使劲往下一拖,程倩倩的身子往下急坠,肉棒迅速被她的小穴吞没了。

    andrew_x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潜伏在校园》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潜伏在校园》,是作者andrew_x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安阳的下身同样赤裸着,硬直的肉棒挺立在程倩倩小穴前面,程倩倩双手撑着椅子的扶手,上下起伏着身子用小穴上的两片嫩肉摩擦着安阳的肉棒,不时发出轻微的喘息声,而小穴里分泌的淫水,早已涂满了肉棒,让它在灯光下显得亮灿灿的。  当程倩倩又一次撑起身子的同时,安阳的左手扶住她的细腰,右手握着自己的肉棒在程倩倩的小穴外一阵触弄,待顶正了入口之后,改用双手握住程倩倩的腰部两侧,使劲往下一拖,程倩倩的身子往下急坠,肉棒迅速被她的小穴吞没了。

《潜伏在校园》 第25章 一夜春梦 免费试读

安阳就像一只打不死的小强,生命力出奇的顽强,腰间的伤口除了内部还感觉有些许疼痛以外,整个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精力出奇的开始旺盛,无奈程倩倩在追查到手的一丝线索,已经很久没来过医院了,而那个肖护士自从上次帮自己撸了一把之后,突然刻意跟他保持距离,再也不肯单独到安阳的病房里来,弄得安阳每次见到她眼睛里都直喷欲火。

当天色渐渐由亮变黑,走廊的灯光投射进昏暗的病房时,一个人躺在病床上,不是别人正是安阳。此时的他正在回忆着,回忆过去,回忆自己,回忆那些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女人。忙碌的工作和巨大的压力,已经很久没有让他飞转的大脑停下来休息,他几乎想不起上一次像这么闲暇无聊是什么时候。

病房的门突然轻轻的打开了,一缕光投射了进来,随机又被紧闭在门外,来人很快关好了门还不忘顺带插上了门栓。瞧着那轻手轻脚越发走近的纤细的身影,安阳不由心中一喜,他突然意识到今晚不会寂寞了。借着窗外淡淡的灯光,肖莉那美丽的胴体紧紧的被护士服包裹住,愈发的诱人。

“你怎么来了?”安阳冲肖莉一个微笑。

“怎么?我不能来吗?”伴随着一阵香气,肖莉坐到了安阳的病床边上,双眼紧紧的盯着他。“别这么看我,我会害羞的!”安阳作害羞低头状。就在肖莉被他逗得咯咯直笑的时候,安阳一伸手趁势搂住了她的细腰,另一只手立刻不安分的摸上了她胸前的乳房,隔着衣服,感受那久违的柔软和弹性。“你这是干什么?我们很熟吗?”肖莉喘息着,嘴里虽然埋怨着安阳,却将双腿也挪到了床上,变成整个人坐在安阳的身侧。

“一回生,二回熟,多做几回我们就会很熟悉了……”安阳故意拖长了“做”字音,就在肖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安阳已经把她整个往胸前一搂,一阵沐浴后的清香像兴奋剂一样点燃了安阳早已燥热的欲望。他像一只饿狼一样,迫不及待的吻上了肖莉的脸庞,吸吮着她的香舌。肖莉在安阳的进攻下,全身颤抖,反击似得摸向安阳的下身,一把握住了那蠢蠢欲动的肉棒。

享受着肖莉柔嫩小手的抚摸,探手到她脑袋后面,扯下她的护士帽,任凭那秀丽的长发如瀑布般垂下,按住她的后脑,使劲的往前推,让两人的双唇接触的更加紧密。肖莉的小手快速的套动着安阳的肉棒,鼻子里发出一阵阵蚀骨般的轻哼:“嗯……你好坏……”

安阳拥着肖莉美丽的胴体,隔着护士服揉摸着她饱满的乳房,一只手甚至从她脖颈衣服的领口处伸了进去,手指轻夹着那翘起的乳头,得意的说到:“那你还敢送上门来?”肖莉在安阳的身下扭动着,嘴里还击道:“我是来给你考体温的,你想到哪里去了?快放开我!”安阳笑着加速了手上的动作,双乳被抚摸,成熟的胴体不可抑制的变得火热,肖莉不由自主的发出让人心荡的呻吟。

很快,安阳熟练的拉下护士服身后的拉链,肖莉配合着蜷缩着身体,护士服很顺利的从她头上脱下,露出了里面贴身的胸罩和内裤,白色的蕾丝套件,穿在身上若隐若现,那三角地带的黑色令人蠢蠢欲动。紧接着,那贴身的遮挡也被除去,一具成熟的不能再成熟的女性肉体摆在面前,散发出阵阵热力,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只能被融化。

肖莉一手横在胸前,挡住那对突起,一只手轻轻按住了安阳几乎要跃起的身体:“乖乖躺着别动,我要给你检查身体了!”如水蛇般的裸体在黑夜里散发出阵阵魔力,安阳仿佛被咒语定身一样,立刻变得安分不少。像平常给安阳清洁身体一样,肖莉温柔的将安阳身上的被单拉下去,再将他的内裤缓缓拔下,任凭那一柱擎天的肉棒对着自己虎视眈眈。她跪在安阳的双腿之间,一手握住他的肉棒,一手摩擦着肉棒下面的阴囊,肉棒勃起的越来越大,大到肖莉的一只小手几乎握不住,每次套动,龟头都会从指缝中突破,急不可耐的跳动着。

望着安阳眼中逐渐炙热的欲望,肖莉俯下身子,用自己白皙柔软的双乳夹住勃起的肉棒,上下套动,并且张开小口,每次肉棒顶上去,都会插进那温热的小嘴,柔软的舌头和坚硬的的牙齿滑过,别样的快感涌遍安阳的全身。在如此强烈的刺激下,安阳急促的喘息着,肖莉加快了头部的动作,秀发披散开来,性感的搭散在安阳的小腹上,微微的刺痒更加宁安阳不安,肉棒在肖莉嘴里变大。肖莉全力的吞吐着肉棒,一次次的让肉棒深入喉咙,伴随着安阳一阵阵的痉挛,小手也握住肉棒频繁的套动,快的就像弹射出飞机舱的降落伞,先是一阵急促,紧接着是一股说不出的舒适和放松,安阳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肉棒还在继续跳动,一股有一股粘稠的精液喷射而出,被肖莉一滴不漏的全部吞进嘴里,就像一个吸食男人阳气的妖精,双手继续套弄着依然粗大的肉棒,压榨着哪怕是最后一滴的白色精华。在快乐的激动中,安阳渐渐恢复过来,感受着肖莉灵巧的小嘴在肉棒上舔舐,病房里已经弥漫着一股浓稠的淫靡之气。

望着胯间赤裸裸的肖莉,朦胧中她那风情万千的媚笑,还有唇边沾着的精液被她灵巧的香舌一卷随机吞下,欲火从小腹再度升起,肉棒再次高高翘起。一个翻身,将肖莉压在身下,张口含住她的乳头,双手用力的揉搓着她的乳房。肖莉被安阳的反击弄得手足无措,嘴里发出一阵呻吟,可没等她清楚的说出话来,坚硬的肉棒已经慢慢凑近她的下身。

“乖,现在换我为你量体温!”安阳在肖莉的耳边轻轻说到。

“嗯……什么?量什么体温?你的温度计呢?”肖莉本能的回应着,在她的意识里或许把安阳的话当做了一个实习生对自己的询问。

“哼!”一声低沉的喘气声,这是安阳的,伴随着声音他的下身狠狠的往前一顶。“嗯……”肖莉满足的呻吟。“喏,我的温度计已经插进去了!”安阳恶趣味的说到,不待肖莉反应过来,他已经开始缓缓抽插起来,肉棒顿时感觉到小穴深处那如同沼泽一般泛滥的湿润。小穴里的肉棒把闯入的肉棒紧紧的夹住,龟头前也有一团嫩肉阻挡着它的前进。安阳将肖莉一把抱起,双手搂住她结实的臀部,肖莉饱满的乳房被安阳的胸肌挤压的变形,她的身体轻轻的前后蠕动。安阳的手指随着肖莉的动作慢慢的往下摸去,从臀缝间伸进去,爱液随即涂满了他的双手。

肉棒一次又一次肆无忌惮的插入肖莉的体内,涨大的肉棒似乎要爆炸一样,把她狭小的阴道塞的满满的,每一次的抽插都带来无穷无尽的折磨,好在不停流出的淫水,湿润了两人的结合部,减缓了肉与肉直接的摩擦力。肖莉的情绪越来越亢奋,嘴里发出销魂蚀骨的呻吟,那种声音比靡靡之音更加诱人,令每个听到的男人热血沸腾,几欲把她整个吞下方能释怀。身体不住的上下起伏,配合着安阳的抽插,变得越来越快。

病房里充斥着两人欢爱的声音,肉棒就是安阳的武器,攻击着肖莉柔嫩的肉体,而她的呻吟及娇喘就像是魔咒,催发着安阳身体最深处的欲望,安阳忍着腰间的疼痛,微微挺动着小腹,配合着肖莉的动作抽插。肖莉一对丰满的乳房在胸前跳动,眼含如丝,两手揉搓着自己的乳房,在安阳身下尽情的挺动,光滑的小腹上满是晶莹的汗珠。

伴随着快感逐渐麻痹神经,肖莉的呻吟声也越发激烈,安阳的抽插忽然加快,最后重重的几次挺动,肉棒顶端的龟头突破了一圈肉箍,插入一个从未深入过的地方,随即肉箍又紧紧的收拢,夹裹住肉棒,不再让它前进分毫。一股滚烫的液体浇灌在肉棒顶端,肖莉就像被戳中死穴一样,瞪大了双眼,浑身激烈的颤抖,安阳紧紧的抵住肉棒,不让它收回,享受着滚烫的爱液,感受着如电流般颤抖的刺激,浑身一软,大股大股的精液喷发而出,全部射进了肖莉的身体最深处。

尽情宣泄后是无尽的疲惫,抱着肖莉安阳沉沉睡去。当他醒来时,肖莉已经不在身边,只有空气中弥漫着男欢女爱过后的味道,腰间阵阵的疼痛提醒安阳昨夜的疯狂。摇摇头,安阳已经搞不清楚自己是想早点出院还是愿意继续留在这里。就在这时,枕边的手机响了,是局里打来的。接通电话刚放在耳边,电话里传出一声急促的男声。

“安阳,我是何队,程倩倩被人抓走了!”

“什么!?”

寒流入侵,整个华南地区气温骤降,即使是阳光普照也感觉不到一丝温暖,更别提夜晚时分了。这天夜里,寒风呼啸,高庆市青藤校区的警卫值班室里,值班的保安泡了一杯热咖啡,跺了跺冻麻的双脚,打开了取暖器的开关。突然,他看到一个人向值班室走来,脚步踉跄,几乎快要跌倒。难道是学生吵架?又或者是有别的什么纠纷?这么冷的天,也真会挑时候。保安嘀咕着,像这种学生打架斗殴,情侣吵嘴等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早已是屡见不鲜了,这帮子学生,这么晚了还不消停。

来人越走越近,已经可以看清楚是一个长发女人,女人的脸色不好,脸上似乎还有伤痕,保安更加肯定了自己之前的判断。女人走到值班室前却停住了,隔着玻璃窗向里张望,也许这是第一次到值班室来报案的同学,还有点害羞吧?保安如是想,就在他考虑是不是主动出去询问一下的时候,女生的身体摇晃了几下,突然一头栽倒在地上。保安急忙冲出值班室,从地上扶起女生,只见她脸色煞白,呼吸越来越弱,眼看着就快不行了,保安冲着肩膀上别的对讲机大声的呼救:“这里是值班室,快打120,有学生晕倒了,情况很危急,重复一遍……”

女死者叫黄萍萍,是青藤大学制药系学生,此刻她正躺在冰冷的验尸台上,一个资深的法医已经做了初步的检查和解剖工作。死者外表衣物完整,没有撕扯过的痕迹,但是里面的内裤却只套在一条腿上,受害女性正是经期,以至于粘在内裤上的卫生巾脱落在裤子里,屁股上、大腿内侧都有不少经血,看样子似乎受到性侵,犯罪分子意图实施不轨的时候,受到了死者的坚决反抗,以至于最后并没有得逞,这点从之后的阴道解剖和体液化验可以证明,死者生前并未有过性行为。但是,在内裤还没有穿好的情况下,就急匆匆的提上外面的裤子,估计是死者挣脱了犯罪分子,在逃跑过程中自己仓促的行为。另外,死者手腕上有很明显的手铐留下的痕迹,这并不是成人用品店里出售的那种供SM需求的情趣手铐,是实打实的警用手铐的印痕。死者颅骨骨折,形成内出血,可以判断出是被硬物砸击造成,这也是死者的致命原因。

又是青藤大学?死者又是该校学生,这已经是与青藤大学有关的第三起凶杀案了,缉毒队还在调查青藤大学的贩毒案件,会不会两者之间又有什么关系?有鉴于此,刑侦队负责人找到了缉毒队的何队长,而当时程倩倩正在向何队汇报近期的工作,于是也参与进了该案的破获工作。

“这个女的我认识,她是……”程倩倩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要知道安阳在青藤大学潜伏可是缉毒队的最高机密,除了局长和何队以及下派的专员外,也就自己知道,虽然刑侦队长也是自己人,但毕竟安阳的身份不宜公开。

何队点点头,立刻明白了程倩倩的意思,拿起身边的档案资料,迅速的将话题引开:“这女的挺漂亮的,为什么没有被性侵呢?”“也许是她激烈的反抗,最后犯罪分子没有得逞。这点根据法医的初步判断可以看出来。”刑侦队长指指资料里的一叠报告。

“我可不这么认为,我觉得那是凶手给她穿上的。”程倩倩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你是说,犯罪分子脱掉了死者的裤子,甚至扒掉了内裤,意图性侵她的时候,见她激烈反抗顿时幡然醒悟,不但中止了性侵,还主动帮死者穿戴好衣物。只是最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又恼羞成怒的用硬物砸死了死者?你不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吗?”

“我也说不出到底是什么原因,不过李队,你不觉得这点很可疑吗?”程倩倩用手指指报告上的一排字,那里写着:死者外表衣物整齐……“你看,如果是死者仓促间穿好的裤子,怎么会穿戴整齐?还有这里……”说完又指了指一处:卫生巾脱落在裤子里……“如果是死者自己穿的裤子,明明卫生巾已经掉在裤子里,为什么不拿出来?还就这样穿好了裤子,任凭卫生巾上的经血糊满双腿。我想,但凡是个女的不至于这么恶心吧?”

“我觉得应该是熟人做的,对死者有兴趣,但程度有限!”程倩倩说出了自己的结论。

“也有可能犯罪分子脱掉死者的裤子之后发现对方来例假了,觉得恶心,从而主动放弃实施性侵。”何队根据自己这么多年的办案经验,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顿时让程倩倩涨红了双脸:“嗯……也有这个可能……”

“老何,别呛她了,新人能有这份眼力劲,好苗子啊!”李队见程倩倩吃瘪,主动帮她解围。话刚说完,李队的手机响了,接通手机说了几句话,李队挂上电话:“案件有了新进展,有人报案说在案发前的一个小时,在青藤大学附近的一个废弃的加油站见过死者。现在专案组已经赶过去了,我们也去看看?”

何队和程倩倩对视一眼,点点头,安阳现在在医院里躺着,冰毒案一直不见什么进展,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说不定两件案子还真有什么联系。于是三人一起上了刑侦队李队长的车,前往加油站。

这个加油站在青藤大学西校门之外,离大门还有点远,原本是省道附近的一个加油站,后来因为通了城际高速公路,省道上的车越来越少,加油站生意不好,自然就被废弃掉了。三人赶到的时候,专案组还没有到,李队联系上他们,原来路上出了一起车祸,他们被堵在了半道上,要稍后才到。何队和李队都是久经考验的老警察,将车停在路边,准备先找到报案人了解了解案情再做进一步打算。

就在车刚刚停好,三人还来不及下车的当时,一辆车从省道上飞驰而来,在经过加油站的时候突然改向,一头撞上了警车。三人在车上根本来不及躲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的发生,随着一声巨响,警车里的人顿时失去了意识。

何队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抬出了警车,四周围满了警员,看样子应该是专案组的成员,李队就躺在身旁不远处,脸上和身上全是鲜血,整个人一动不动。见他苏醒过来,立刻有一个人凑过来询问事情发生的经过。除了浑身疼痛外,何队尚算清醒,他回忆着,将事情的始末告诉了身旁的专案组人员,也就在这时候,120急救车终于赶来了。医护人员一下车就对两人进行了简单的救助,还好,李队也仅是受伤过重昏迷过去,并没有生命危险。众人用担架车将李队和何队送上救护车,在上车前的一刹那,何队想到了什么:“还有一个……还有一个……”

“何队长,我们赶来的时候,车上就只有你和李队,没有见到其他人啊!”

“什么?”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