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吊大个事儿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吊大个事儿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乱缘与迷情 乱缘与迷情

    贾莉修长的双臂紧紧地环抱着老头,柔顺的长发划过他的脖子,一股年轻女人才会使用的香水味钻入了老头的鼻腔,少妇臻首紧靠在他身上,时而摩梭两下,像是在和父亲撒着娇一般。老头也没有转过身,只是静静伫立在厨房。  贾莉以前曾经是个模特,身高很高,足足有一百七十四公分,厨房和客厅的地面是连在一起铺设的大理石,贾莉也没脱去长靴,穿着整整比一米七的公公高了小半截,从背后抱着老人的画面甚至显得有些滑稽和怪异。

    吊大个事儿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乱缘与迷情》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乱缘与迷情》,是作者吊大个事儿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贾莉修长的双臂紧紧地环抱着老头,柔顺的长发划过他的脖子,一股年轻女人才会使用的香水味钻入了老头的鼻腔,少妇臻首紧靠在他身上,时而摩梭两下,像是在和父亲撒着娇一般。老头也没有转过身,只是静静伫立在厨房。  贾莉以前曾经是个模特,身高很高,足足有一百七十四公分,厨房和客厅的地面是连在一起铺设的大理石,贾莉也没脱去长靴,穿着整整比一米七的公公高了小半截,从背后抱着老人的画面甚至显得有些滑稽和怪异。

《乱缘与迷情》 第11章野战 免费试读

初夏清晨的薄雾,调皮地在山间萦绕,空气中湿润的水分子,却带来别样的清新。

才四点不到贾莉就被公公叫醒了,睡眼惺忪的她一脸不乐意,嘟哝着殷桃小嘴却又没有把心中的小脾气发泄出来,因为毕竟是她自己和老周说要来看日出的。

天依旧朦朦黑,贾莉随意套了件白色的百褶修身长裙,一边在老周的催促中系上帆布鞋的鞋带。贾莉是和老周匆忙地出发后,在仍然是夜空笼罩下的青山间走着山路。

这山叫做无涯山,贾莉和公公是特意来此度假的,这里空气清新人也不多,离老周当年下乡时的白梨村虽不近却也并不太远,也亏得老周从前下乡时没少来山上打猎摘野果子,即使是前些年这里被开发成了度假的景区,如今老周依旧可以循迹当年,轻车熟路。

漫天璀璨的清澈星空,山间小路薄雾与晨露的凉爽,四周环抱着葱郁的树林,都是贾莉这个城市里长大的姑娘所好奇的。渐渐地,她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爸,您慢点儿……这黑灯瞎火的。」

贾莉已经有些跟不上老头的步伐了,小口喘着气,小嘴又不由得嘟哝起来。

「小莉啊,平时就叫你要多运动,你们年轻人啊,就是只知道工作,工作,其实身体健康才是第一位啊。」

老周拿着手电筒走在前面,在他看来,度假山庄通往看日出的平台实在是并不太远。

「平时我也没少运动啊,不都和您老人家在床上运动了么。」

贾莉的话与其说是抱怨,倒不如说是调戏着老周。

老周被儿媳这么突然一揶揄,反倒是有些羞愧,一路上也就没再多说话。倒是贾莉被老周越来越快的步伐折腾的够呛,一把拉住老头儿的大手,撒娇似地说要老头儿抱着她走,老周没办法,就只能随意找块路边的大石头准备坐下。

山林间空旷的幽谷满是自然的纯真。

「慢点,当心弄湿你的裙子。」

老周指了指石头上的露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白色手帕将其擦干,「你坐吧,我不坐了。」

「不要,爸你先坐吧。」

贾莉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我自有办法。」

老周才被半骗半哄地坐下,一头雾水,贾莉猛地一下,被老周抱了个满怀,正好就斜坐在了老周的大腿上。

「小莉,你又调皮,快起来……」

尽管口头上一阵谴责,但老头儿还是很享受年轻女孩坐拥在他怀中的那种感觉,儿媳修长的双臂紧紧地环绕着他的脖子,妩媚秀美的脸蛋在月光的映衬下离他的鼻尖不过几公分而已。

「嘻嘻,我——不——要!」

贾莉风铃一样的嬉笑声在无人的山林夜空中肆意地放荡着。

老周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扶着儿媳的柳腰,看了看微微地抬起的另一只手腕上的表。

「小莉,别闹了,都快五点了,天要亮了,再不走咱今天不就白起这么早了么。」

「您看啊爸,这左边的树林离前面山腰的亭子也没多少路,也没什么山啊树啊挡着,隐隐约约也能看见日出吧,要不咱就在这儿看吧?」

贾莉水汪汪的大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老周,老周就吃这一套,也就只能答应了下来。

「在这看成倒是成,不过小莉你还是起来吧,爸年纪大了,不中用了……」

「爸您说什么呢!」

贾莉直接打断了老周,假装一脸正色道,「谁前天晚上来的火车上把我折腾个要死要活来着?一次您还不够,您还非得要两次,都差点让列车员撞见。」

老周不由得嘿嘿地傻笑起来,脑海中那天晚上的香艳画面又浮现了出来。

「那可不怪我,谁叫你那天晚上不穿内裤,我一没忍住就……」

老周没好意思说下去。

「哦?是吗?那好,我今天正好又没穿内裤……不信你看……」

说完贾莉就准备掀自己的裙子。

老周赶忙阻止道:「别别小莉……当心被人看到……」

「爸您怕什么,这儿又没人。您还记得不?去年去北京玩,是谁在坐摩天轮的时候硬要脱裤子的,我可是当着首都一千多万人民,当着毛主席他老人家的面给您老口交的啊!」

面对儿媳的伶牙俐齿,老周有些无言以对,憋了好久还是没能憋出句话来,贾莉的香唇这时却送了过来。

自然而然的,四唇相交,一阵热吻,就如他们平时在家里所做的一样,仿佛这里从来就不是什么荒郊野外。

皎洁月空下的公媳二人,仿佛是完全置身并融入了自然,这里没有人也不会有人,因此老少夫妻大可以没有乱伦扒灰的禁忌,去做他们想要做的任何事情。

贾莉改侧着横坐为跨坐,面对面地相拥着自己的公公,年轻的少妇正在野外和自己年迈的公公深情地拥吻着,喉咙不时地发出「嗯……嗯……」

地呻吟,享受着老周愈发精炼的吻技所带来的愉悦。

或许是下体早已江河泛滥,贾莉忍不住扭捏地挣脱开老人的怀抱站起身来,飞速地把自己的白色长裙掀起到了腰际。

贾莉没有说谎,她的确没有穿内裤,天色虽然灰暗,但贾莉那模特身材却显得格外亮眼。老周也识趣地拉开裤子的拉链,那根坚硬地肉棒正笔直的耸立着。

「爸,你看,你比我还想要!」

贾莉说话的时候没有任何表情,反倒是双手扶住老周的肩膀,火热的躯体急匆匆地往下坐,或许是公媳二人之间对于男女之事的默契,不偏不倚,年轻的阴唇敞开着包容了老周的阳具,那年轻富有弹性的紧密阴肉夹含着慢慢消失的龟头,好似小嘴吞物一般。

整根没入,完全地交合在了一起,老少俩人才不由得如释重负地抒了口气。

这画面不但淫靡,甚至有些讽刺,老头坐在石头上,少妇光着的白嫩脚丫外,那双黑色的高帮帆布鞋紧紧地踩实着大山的表面,她双手紧紧勾住老人的脖子,在她的长裙,那象征着纯洁的白色长裙下,却是肮脏而卑劣地违背人伦的苟且之事。

贾莉不断地主动耸动着身子,胸前的乳波即使被乳罩和紧身T恤衫隔着,老周仍然不忘用自己的舌尖去挑逗贾莉敏感的乳头。

「爸……爸……好深……爸」贾莉紧闭双眼,让自己所有的感知都集中到下体带来的舒爽,「爸……我要嫁给你……好……不好?」

当快感成为了唯一的感觉,那些违背人伦的话语又再次被提起。

抽插了一会儿,贾莉起身主动示意老周起身,她翘起那娇俏玲珑的紧实屁股,主动迎接老人从背后的插入。这个姿势是老周和贾莉共同的最爱,不过在荒野山间而并非在室内这倒是第一次,两人颇为兴奋,贾莉的双手被老周死死地拽住,细长的粉颈保证了她能够轻松地转过脖子和老周一边做爱,一边湿吻。

这山林小路的疯狂禁忌或许很荒谬,却无法否认她奇妙的魅力。

老周的每一次深入腹地都绝非浅尝辄止,所有的撞击次次直中靶心,龟头冲击子宫口的力度和速度让少妇的喘息越发地困难。说来也奇怪,年龄,身高,身份都有着巨大差异的公媳二人,却在性生活上总是能够达成完美的一致和协调,那些高个子女孩阴道更深的传闻也似乎不攻自破,或许这就是两人能够跨越伦理走到一起的原因吧,对于老周来说,贾莉青春绝妙的肉体又何尝不是菩萨赐与他晚年最好最合适的礼物。

或许是野战带来的刺激和快感,老周和贾莉在情欲中完全地扭曲,而两人竟然又一次在同时达到了高潮。

东方的天空显露出一丝鱼肚白,很快地,柔和的光线驱赶了黑色的夜,伴随着一轮素装红日的升起,老周退出了儿媳美好的身子,粘稠的白色液体因为地心引力的关系沿着贾莉修长白嫩的长腿内侧缓缓地流向黑色帆布鞋的鞋面。

贾莉侧头靠在老周的肩膀之上,只见得那一方的异彩,揭去了满天的睡意,新生的光线尤抱琵琶半遮面般传透了整山的绿林,隐约间,后知后觉般地,唤醒了四隅的明霞。

太阳照常升起。

回度假山庄下山的时候,由于日出的关系,明亮的光线使得老周终于不用担心安全问题而大胆地选了条小路,贾莉跟着老周也放心,清晨山间新鲜的空气连带着刚才野外偷情的刺激,让贾莉心情大好。

山谷间的一条小瀑布,流下的泉水汇成一条碧透的小溪流,和善的阳光撒向溪面,一阵波光粼粼,甚是好看。

贾莉年轻人的天性展露了出来,她脱下帆布鞋,光着白嫩的脚丫子就冲入了水塘,在溪水中尽情玩耍。老周劝她不成,只能在岸面上看着儿媳白色长裙的裙摆被溪水浸湿,细长笔直的双腿在长裙底下若隐若现,细嫩脚踝上的那条铂金的脚链在和煦晨光的照耀下特别闪烁,那正是前年贾莉为老周生下孩子时老周送她的礼物。

老周掏出手机拍了几张贾莉的照片,刚想转身找块干净的石块坐下,却敏锐地发现小树林里异样的细微动静。当过侦查兵的老周可以确定树林里有人,年轻时的嗅觉仿佛从未退化过。

莫非有人在偷窥贾莉?老头一股血气往脑袋上直冲,男人都是这样,自己的女人不允许被任何外人染指,一丝一毫都不行。可这山野深林会是谁呢?老周不动声色地慢慢从树林的另一边绕了过去,想一探究竟。

空气中清洗的氧气仿佛霎时被神秘的气氛所驱赶,遮天的大树阻隔了阳光的直射,在不为人知的地带,上演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老周悄悄地从背后包抄了上来,这是当年部队老营长亲自教授的王牌战法。

只不过见到眼前的一幕,老周一下子懵住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