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吊大个事儿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吊大个事儿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乱缘与迷情 乱缘与迷情

    贾莉修长的双臂紧紧地环抱着老头,柔顺的长发划过他的脖子,一股年轻女人才会使用的香水味钻入了老头的鼻腔,少妇臻首紧靠在他身上,时而摩梭两下,像是在和父亲撒着娇一般。老头也没有转过身,只是静静伫立在厨房。  贾莉以前曾经是个模特,身高很高,足足有一百七十四公分,厨房和客厅的地面是连在一起铺设的大理石,贾莉也没脱去长靴,穿着整整比一米七的公公高了小半截,从背后抱着老人的画面甚至显得有些滑稽和怪异。

    吊大个事儿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乱缘与迷情》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乱缘与迷情》,是作者吊大个事儿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贾莉修长的双臂紧紧地环抱着老头,柔顺的长发划过他的脖子,一股年轻女人才会使用的香水味钻入了老头的鼻腔,少妇臻首紧靠在他身上,时而摩梭两下,像是在和父亲撒着娇一般。老头也没有转过身,只是静静伫立在厨房。  贾莉以前曾经是个模特,身高很高,足足有一百七十四公分,厨房和客厅的地面是连在一起铺设的大理石,贾莉也没脱去长靴,穿着整整比一米七的公公高了小半截,从背后抱着老人的画面甚至显得有些滑稽和怪异。

《乱缘与迷情》 第18章 年轻的影子 免费试读

在无涯山庄逍遥放松三日之后,贾莉和公公老周决定即日启程,出发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白梨村。

就是那个白梨村,当年老周上山下乡、插队落户的白梨村。

孙正刚亲自开着他的那辆日系SUV在山路上仆仆风尘地行跃着,其实他本不想去白梨村,即使是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那里交通也并不十分方便,说来也怪,无涯山开发成景区后短短几年,方圆数十里之内的经济连带效应可谓惊人,偏偏就这个白梨村通往外界的路居然还是条土路。更怪的事是,按理白梨村这贫困村的帽子是没跑了,可偏偏这白梨村的不少村民还挺小康,村里新盖的二、三层小洋楼不下二十栋,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孙正刚去白梨村是老周坚持邀请的,他一边开车一边和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老周聊天,心里打着咕隆,昨天晚上老周和他商议的事情让他颇有些心神不宁。

后座上的贾莉和陆瑶已经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密友」,刚开始是老周和贾莉坐后座,小情人陆瑶坐副驾驶的,但俩爷们儿一合计,为了拉进两个女孩儿的关系,半途就改了座位。

女人的友谊是什么样的存在,老周和孙正刚心里其实清楚的很。

贾莉的知心人其实很少,难得有个年轻的漂亮妹妹和她聊一些女孩儿的话题倒也不错,但或许是曾经被后辈抢走的心爱男人的关系,加之两人各自作为中老年男人的地下情人而又心照不宣,隔阂始终都是黯然存在的。

驱车近四个小时,窗外的风景已失去了让人留恋的意义,接连翻过两座山,突然间竟豁然开朗。

到达白梨村已是中午时分了,饱尝长途跋涉之苦的老周一行人的疲倦立刻一扫而空,不仅仅是农村新鲜的空气,还因为村里有人来为他们接风洗尘了。

其实这也不奇怪,之前老周已经和村里的熟识打过电话,这位熟人姓王,正是白梨村的现任村长,与老周叙旧自然不必多言,巴结省公安厅副厅长孙正刚也是情理之中。

王村长摆的家宴可谓恰如其分,充满诚意而不奢华,一如他本人那般精明。

午餐过后,初夏的闷热浮躁一跃而上。

王村长家是去年年底才新盖的三层小洋房,装饰一新的院落在整个白梨村可谓第一豪宅,三楼最西侧的两间厢房是村长给老周一行预留的客房。

这王村长简直是个人精。

床头柜的小闹钟指向了三点,贾莉全身赤裸地躺在凉席上娇喘起伏,好不容易才平复了下来。

「小莉,去冲把澡吧。」

刚洗完澡的老周心疼地看了一眼正在用纸巾擦拭下体的贾莉,「我要出去趟。」

「爸,去哪儿?」

贾莉不情愿地问道。

「会个老朋友。」

「好吧。」

贾莉没多说什么,刚经历一场激烈恶战的她,脑海中还不时残留着性爱高潮时给她带来的冲击和温存。

「我很快就回来。」

老周临走前在贾莉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老周走后没多久,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谁?」

「是我,莉姐。」

「小陆?」

贾莉诧异地打开门,正是陆瑶。

「进来坐吧。」

贾莉其实有些尴尬,这屋子的隔音其实并非太好,之前和老周的一片云雨起因就是隔壁孙正刚和陆瑶这小妮子闹腾的太欢,也难怪,燥热的午后,孤男寡欲同处一室,唯有做爱排遣无聊的时光。

陆瑶年轻而精美的鹅蛋脸上暗暗泛起了潮红,略显媚态的羞涩与之前声嘶力竭的春叫声全然判若两人。

「姐,周叔挺厉害的嘛,看不出来啊。」

被年纪比自己小了近十岁的小姑娘调侃了的贾莉丝毫没有展现出恼怒的样子,年届三十的她无论从身体还是思想上都已经完全成熟,这使得她散发出一种特殊的少妇魅力,正是这种魅力,让她愈发受到周遭男人的迷恋和觊觎。

「姐在你这年纪,可没你这么厉害!」

贾莉巧妙地又把话推了回去。

陆瑶笑了,她一直知道贾莉是个精明无比的女人,也本就不想与贾莉为敌。

「姐,你别误会,我就是想和你聊聊。」

「坐吧。」

贾莉也笑了,那种包容和豁然的知性已然完完全全压过了陆瑶,以她的经历和水准,对付陆瑶这样的黄毛丫头自然是不在话下的。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和来白梨村车上的寒暄迥然不同,风情万种的绝美少妇贾莉和娇艳欲滴的年轻美女大学生陆瑶开始真正地去了解彼此,深入之后居然越发投机起来。

从小父母离异,跟着下岗工人的母亲长大,陆瑶有着和贾莉相似的童年,孤单缺乏疼爱的漂亮女生,一路走来也确实颇为不易。高挑、漂亮,知性、聪慧,连英俊帅气的男友曾被人抢走这一点也都惊人相似,贾莉对这个女孩儿的好感陡然增加,不过贾莉看得出来,陆瑶跟孙正刚是屈服于现实,而她对老周则是真心的。

这两个男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孙正刚给予物质换取陆瑶年轻美妙的肉体,而老周则用真心和真情爱着自己,得到的是贾莉更浓重的爱。

孙正刚是有家室的,陆瑶的职责是地下情人;而贾莉名义上依旧是老周的儿媳妇,哪怕是已经有了他们自己的孩子,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他们的关系都是不大能见天日的感情,难得遇到可以敞开心扉的外人,彼此心知杜明,这种微妙的关系反倒让彼此感到安全,卸下了防备。

正是如此,两位都市美女的话题自然而然地往性的方面靠拢,也丝毫没有不自然的因子。

「姐,你这么年轻,跟他能满足么?」

「当然了,你别看他老头子了,床上可能折腾人了!男人那玩意儿,光大光粗不管用,我家老头儿就喜欢慢慢磨,能磨死人!」

「周叔这一把年纪了,都这么能『干' 啊!我家那胖子最近越来越不行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陆瑶被禁忌的话题勾了起来,按说和贾莉认识也没多久,远不至于到分享性话题的闺蜜级别,却不由得吐露平时不会吐露的心声,或许毕竟还是太年轻了些。

「也许是工作压力大吧,他们做警察的,应酬也多。」

贾莉还真就认真地说出了自己的推论。

「开始我也这么想,按理说有了我之后,他已经甩了其他好几个小蜜,基本上都是我独占着他,可最近他和我做的时候都喜欢强着来,还喜欢说粗话,我其实也挺喜欢这样的,但他越说越难听,还逼着我也说,好像这样才会对我有欲望。」

「没事儿妹妹,你这资本条件放这儿呢,估计是年轻时候玩的太多太野了,我家老头儿一直都是老实人,现在都快七十了才能还这么生猛。」

不知不觉间,贾莉也说的起了兴致,「现在做的多了,我们以前都是一个礼拜一次,一次前后能有一个多小时呢!」

「硬吗?应该不太硬吧?」

「别说还真挺硬的,不比年轻人差多少,而且每次都能……到底,一下子到底的那种。」

已经是少妇的贾莉对于这样的话题已经很坦然,但毕竟还是有一丝羞涩。

「这么厉害啊!宝刀不老啊!」

「不信下次你来试试?」

「别啊姐,周叔看你那眼神儿可是真够深情的啊,我可不敢插一脚……不过你还别说姐,我和胖子做过,和瘦子做过,高个子矮小子,青年人中年人都做过,偏偏没和老头做过。」

「小妮子看不出来啊,够骚的啊。」

贾莉调笑到。

「彼此彼此,哈哈。」

陆瑶还是暴露出了少女的天真,不经意间就把自己的灰色历史全盘托出了,不过她也挺高兴,学校里的一些同学都知道她在外面做二奶的事情而因此看不起她,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绝色大美人儿姐姐居然还有公媳偷情的这一出,她和善且知性,又仿佛是一个能够完全托付内心的闺蜜。

「姐,那你老公呢?」

贾莉突然一下子收起了之前的和颜悦色,气氛变得僵硬起来。

「姐,你别生气啊,我就是随口一问。」

机敏的陆瑶很快就发现自己或许是问了不该问的问题。

「没事,妹妹,我和你说个故事,你答应我不许说出去。」

「嗯!」

陆瑶认真地点了点头。

六月的麦田,火热的昂然。

麦穗在流火里烫金。

麦杆在汗水里泛蓝。

贾莉显得很平静,她的表情一如她的叙述,让人沉醉,听完故事的陆瑶则是一脸茫然。

显然是受到了这个不平凡故事的震慑,陆瑶迟迟没有说话。

「姐,这是真的么?」

「嗯。」

贾莉的回答过于短促,却显得十分决然,她确实没有必要骗自己。

好一会儿的沉默。

「你想去看看吗?我估计老周和大刚去的就是那儿。」

贾莉没等她回答,又接着说到:「走吧,去看看吧。」

「嗯,我去换件衣服,外面太热了。」

陆瑶强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

贾莉随着话语回头一瞥,灼热阳光照射下的剪影,的确像极了更年轻时的自己。

几年前的自己并不会料到有这一天吧,她想。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